Commit fb61f9e2 authored by player's avatar player

Update Files(其實,我乃最強+三度被龍輾死,我的轉生職人生活)

parent 0174b651
......@@ -15,7 +15,7 @@
我們進了沿街的酒館。
我們走進沿街的酒館。
有15個左右的餐桌席位,是中型店。其中一半的位子已經坐了人。
......@@ -49,7 +49,7 @@
「還有,等一下能不能再給我講幾句話?」
酒館是資訊的寶庫。我想問問我們預定要去的街道。
我是第四次人生,不過,出生的國家各自不同。所以這個國家的情報只知道鄉下生活的那些。我想知道現在街道的情況。
我是第四次人生,不過,出生的國家各自不同。所以這個國家的情報只知道鄉下生活的那些。我想知道現在城市的情況。
歐巴桑「嘿」了一聲,很佩服地盯著我看。
......@@ -62,7 +62,7 @@
歐巴桑眨眼間就走了。
莉露也終於放鬆了肩膀的力量。
雖然能和村子裏的大家愉快地對話,但是偶爾旅行者訪問村子,卻躲在我和母親的後面不出來。
雖然能和村子裏的大家愉快地對話,但是偶爾旅行者來村子訪問,卻躲在我和母親的後面不出來。
她在都市能好好地生活嗎,稍微變得不安。
那麼,在等待料理的期間,我考慮著是否要討論一下入手的『食人魔水』的強化方法。
......@@ -94,11 +94,11 @@
「嗯?啊,是流動的冒險者。聽說是從塞克斯海姆來的。」
塞克斯海姆是我們目標都市的名字。那附近有很多迷宮和魔物的棲息地,是作為冒險者的街道而有名的地方。
塞克斯海姆是我們目標都市的名字。那附近有很多迷宮和魔物的棲息地,是作為冒險者之城而有名的地方。
是有找到了什麼好工作了嗎?」
他們是有找到了什麼好工作嗎?」
質樸的疑問一碰,歐巴桑就聳了聳肩膀。
問到一個簡單的問題,歐巴桑就聳了聳肩膀。
「那些傢伙怎麼可能接到好的委託呢。只是把回復藥以天價賣出去了。」
......@@ -116,18 +116,18 @@
「實際上,鎮長的女兒受到了奇怪的詛咒。」
眼看著HP越來越少,鎮上的恢復藥已經快用完了。
今天白天,偶然來到那裡的那些冒險者們,看到了鎮長的困境,提出了額外的價格
眼看著她的HP越來越少,鎮上的恢復藥已經快用完了。
今天白天,偶然來到那裡的那些冒險者們,趁著鎮長的困境,開出了高價
小鎮被不安的空氣包圍著,似乎是發生來源不明的『詛咒』事件。
小鎮被不安的氣氛包圍著,似乎是發生來源不明的『詛咒』事件。
「但是,詛咒的話,去大上買解咒專用道具不就好了嗎?」
「但是,詛咒的話,去大的城市上買解咒專用道具不就好了嗎?」
「當然有在做。三天前,就去找能解咒用的道具,與能解咒的人。但是,還沒有回來。」
步行到街上要兩天左右的單程時間。如果讓馬跑的話,即使辦完事兩天也能回來。
單程步行到街上要兩天左右的時間。如果騎馬的話,即使辦完事兩天也能回來。
根據詛咒的種類,道具和高等級的咒術師怎麼也不找到,在回家的路上有什麼嗎……。
根據詛咒的種類,道具和高等級的咒術師怎麼也不找到,在回家的路上有什麼耽誤了嗎……。
在我想像著不好的事的時候,歐巴桑說「等一下」就進到廚房裡。上菜來了。
......@@ -148,7 +148,7 @@
「我們正在去塞克斯海姆的路上。我想在那裡成為強化道具的工匠。」
「啊,不是冒險者,是職人啊。嘛,那裡是冒險者雲集的街道,武器和防具的工房也很多。也有大間的綜合店。我所知道的有――」
「啊,不是冒險者,是職人啊。嘛,那裡是冒險者雲集的城市,武器和防具的工房也很多。也有大間的綜合店。我所知道的有――」
阿姨饒舌的說明。
不要太長了,要簡潔的規模和特點,詳細的瞭解強項和弱項。深入挖掘我想要的資訊,實在是易懂的解說。
......@@ -158,7 +158,7 @@
「不,是很有益的話。非常感謝。如果還有其他什麼街頭流言的話能告訴我嗎?」
就算是謠言……。啊,對了,找到新的迷宮什麼的。」
沒有什麼可說的……。啊,對了,找到新的迷宮什麼的。」
「新的迷宮,是嗎?」
......@@ -166,7 +166,7 @@
「最近的話題。所以規模也不知道有多大。嘛,因為是鎮長的女兒,所以大家都沒有時間去在意。」
原來如此。比起不確定的其他街道的最新資訊,更重要的是身邊的問題。
原來如此。比起不確定的其他城市的最新情報,更重要的是身邊的問題。
姑且,歐巴桑得到能知道的限度的資訊的地方。
......
......@@ -91,17 +91,17 @@
但是,只有一個問題。
我想在大的街,有持有【鑑定】技能的人在。
全屬性完整,【道具強化】技能是S等級,有兩個限定技能想保密。
我想在大的城市,應該會有持有【鑑定】技能的人在。
全屬性完整,【道具強化】技能是S級,還有兩個限定技能希望能保密。
因為一旦發生騷亂,麻煩事降臨的可能性很大。
我想悄悄地作為道具強化職人安上力量,總有一天做出傳說級的武具和道具,成為冒險者大成
我想悄悄地作為道具強化職人安上力量,總有一天做出傳說級的武具和道具,成為偉大的冒險者
為此,想預先有隱瞞狀態的方法。
為此,我希望有隱瞞自己狀態的方法。
實際上,存在使那個成為可能的道具。
是擁有了所說的『狀態隱藏』的相同名字的特殊效果的道具。
是擁有了所說的『狀態隱藏』的同名的特殊效果的道具。
在【強化圖鑑】上寫著這個道具以【聖】屬性的『魔物避開的護符』做為基本,再充填相剋的【闇】屬性。
......
......@@ -111,7 +111,7 @@
她似乎察覺到我有些不知所措,毫不避諱的如此自我介紹了。
向隱藏在我身後的莉露投以柔和的笑容。莉露靦腆地應答了。
難道是小鬍子的叔叔,理解我們是年輕的鄉下人,選擇了容易說話的女朋友嗎?那樣的話很有能力。不愧是街上最大的銀行接待員。
難道是小鬍子的叔叔,理解我們是年輕的鄉下人,選擇了容易說話的她嗎?那樣的話很有能力。不愧是城市最大銀行的接待員。
薩曼莎說「這邊請」,把我們帶到別的房間。
......
吃了美味的午飯,走出了店。
總覺得是『請客那樣』的感覺,不過,還是莎菈小姐『作為感謝』全額支付了餐費。
總之,不過,『哎呀不要那樣』,『別介意』那樣的對話往返三次。
對了,莎菈小姐,支付的時候使用了黑色的吉利卡……。那是等級最高的傢伙吧?
妳到底是什麼人……?
然後,我在吃飯的時候,考慮著下午該怎麼度過。
「那阿利特哥哥,加油吧!」
「你妹妹的事就交給我吧!」
兩人氣勢都很好。
我想儘快找到工作,沖到顯眼的地方。
我想把莉露交給今天剛見面的人,但是有黑卡的有錢人,比什麼都親近,大概沒問題吧。
而且,也準備了發生什麼事時的對策。
我和她們分別後,來到了大馬路。
這個城市擁有30萬人口,很大,寬廣。移動使用共乘的馬車是主流。
馬車幾乎不用等待的時間,陸陸續續地駛來。向等待的人告知目的地,我詢問應該乘坐哪一輛比較好。雖然像是鄉巴佬,也沒辦法。因為不想浪費時間。
於是,來到了城市北方的商業區。
這個城市大致分為東西南北4個區域,雖然各具特色,但是在商業區和住宅區等區域劃分得很細。
北部和南部一樣,有很多冒險者作為據點。城市的南側是廣闊的平原,主要是危險度低的魔物出沒。所以以低等級的冒險者為主。
與此相對,北部地方聚集了高等級的冒險者,他們攻佔了難關的迷宮。
當然,經營高級武器和物品的店很多。
其中的『多羅阿斯商會』似乎很有名。
和街道上規模最大的綜合商店。
我因為把道具强化做為專業,比起武具店和道具店,一手處理那些的店好。
闖入7層樓高的愚蠢的大商店。
寬敞的店內擠滿了熱門商品。劍、盾、鎧甲。感覺連恢復藥和裝飾品都亂七八糟的,這裡好像是以展示為目的,2樓以上好像是專門的樓層。
我戰戰兢兢地向附近的店員打招呼,傳達了想在這裡工作的意思。
店員沒有露出特別討厭的表情,帶我去了頂層。
在接待室等10分鐘左右。
「哎呀哎呀,讓你久等了吧?對不起,我現在有點忙。」
來的是40歲左右的爽快大叔。
厚厚的工作服很髒,給人一種職人的感覺。
實際,試著用【解析】技能窺視他的狀態,【鍛造】技能是A級與【合金】是B級的老職人。但是,他的【道具强化】是C級啊。
我結束了寒暄之後,馬上開始自我展示。
熱情地說著,幹勁要比別人加倍。
「啊,這麼年輕就【强化道具】是B級嗎?目標也很堅定,好厲害啊。」
抓住一切。
我在看不見的地方緊握拳頭。但是,可是。
「但是,不止如此。你難道不想記住武具和道具、哪些製作系的技能嗎?」
「誒……不,現在是……」
「一定要記住比較好。你還很年輕,道具强化之類的以後再學也無所謂。」
「……」
恐怕這個大叔不是有惡意才說的吧。倒不如是對前途有希望的年輕人的期待,推薦著製作系的技能。
但是,道具强化『之類』的哪裡蔑視了的發言,讓我著急。
同時,也會產生不安。
「那個,强化物品,不是很重視嗎?」
「當然重要。誰也不會輕視的。只是,果然道具强化是特殊的。」
「特殊……?」
「因為啊,如果只會强化道具的話,技能點數根本不會積累吧?」
嗯。我的情况是比噸稍微新增一點,但是為了解除强化被帶走了一半,玩得太多的話會减少很多。是這麼回事嗎?
這種輕鬆的想法在下一個瞬間被否定。
「越做越沒有技能積分的話,就不能工作了。確實,不提升到等級S的話,在强化中使用的技能點,通過經驗得到的技能點不是沒有提升嗎?」
啊?是嗎?是嗎?A級以下是『使用SP>取得SP』?
嘛,在S上基本是噸,所以等級比那個低也是理所當然的。話說,其他的職人系的技能不一樣嗎?你嚇了我一跳。
「所以,首先是【鍛煉】也好,什麼都要掌握好手藝,積累了技能積分後【强化道具】的等級就可以了。不過考慮到效率,我不推薦。」
大叔温柔地说『你的目標是地獄。改走別的路吧』。
我還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那麼——。
「我有個請求!」
大叔被我跪在地上的氣勢嚇了一跳。
「我是個鄉下無知的小夥子。關於道具强化的現狀,您能多教我一點嗎?」
完全忘記正在找工作,一味地拜託。
擔當的大叔雖然露出了『真是奇怪的事情來了』的表情,
「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沒關係。我們交個朋友吧。」
他興致勃勃地回答了我的問題——。
結果,我的錄用被擱置了。
理由是掌握其他職人系的技能。當然了。
對足足三個小時,把工作扔下不管,陪伴我的那個大叔,我只有感謝。
下到店鋪的一樓,環視店內。
商品種類齊全。被裝飾著的果然是引人注目的精品。
但是,幾個强化槽,填埋著三四個。
【道具强化】的技能等級很低也是有的,但是插槽和充填的狀況在沒有【鑑定】時是無法知道的,所以用摸索的方式去强化。
據大叔說,至少現在的職人沒有人掌握【解析】技能。
原本S等級冒險者也難以得到的限定技能。如果不是天生的話,不可能有職人會有。
【道具强化】的連S級也沒有。為了優先其他的技能,這麼大的城市好像也只有幾個人。
想起了以前村子裏湯姆叔叔說過的話。
『矮人是夢想從0到10的種族。把1的東西變成10是邪道對待』之類的。
不僅限於矮人,職人的理想就是『0到10』吧。
因此結論。
道具强化,由於專用技能的特殊性和職人氣質的關係,沒那麼被重視。
作為專業的我,並不是那麼必要的人才。
我蹣跚地在街上走。
我沒有力氣突擊別的店。沒有其他製作系技能的我,恐怕無論在哪個工作職場都會被拒之門外吧。
那麼要記住別的技能嗎?
不愧是狀態偽裝是不行的。實際操作時出現破綻。
技能點以萬為單位剩餘著,如果只是一個技能的話,能一口氣提高到B級左右。
腰間的包包震動了。
是莉露吧。
我一下子溜進小巷裏,在沒有人氣的角落把手伸進小袋裏。震動的是『吉利卡』。
操作後,貼在耳朵上。
「莉露啊。怎麼了?」
『哇,真的聽到了聲音。是阿利特哥哥,對吧?嗯,聲音有點怪,不過沒錯。』
「別那麼興奮。周圍沒有人吧?」
「嗯,有告訴過妳要保密,所以我偷偷地在做。」
嗯。在旁人看來,這只不過是將『吉利卡』貼在耳朵上,沉迷於自言自語。那樣的話會被認定為奇怪的人。
我鬆了一口氣,一邊問有什麼事。
『那個,哥哥的情況怎麼樣了,我很在意……』
讓妹妹擔心了嗎?而且,現在必須傳達沒有成果,難受。
『打起精神來,哥哥。一定沒問題的。因為,你能够做出這麼厲害的發明。』
「不是,不是發明,而是强化……」
『雖然不太明白,總之很厲害。這種事情,只有哥哥才能做到吧?』
背上跑著冰冷的東西。
並不是因為恐怖。
我現在,在和遠處的莉露對話。
吃午飯的時候,完全融洽的莉露和莎菈沉浸在談話中,因為閒暇,强化了『吉利卡』在玩。
如果解除鎖定,讓空著的插槽充分充填【火】和【風】和【混沌】的話,就會被賦予了『通話』的特殊效果。
雖然不太清楚經由中央系統進行管理的雙向通信是如何的難懂的說明,總之,能够直接和連自己身在何處都不知道的莉莉對話。
這是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情。
【道具强化】是最好的S級。除【解析】之外,還擁有【强化圖鑑】這種稀有的技能。更加屬性也包含【混沌】全種完備。
對了,對了。
我雖然沒用,但是還是從『銅劍』製作出『魔劍』的男人。
甚至可以偽裝狀態的符紙、解除强力的詛咒的藥。
因為道具强化能做到的事。
因為是我才能做到的事。
只有强化道具——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
反過來想。
大家都不重視道具强化的話,就沒有競爭對手了。
做得了。可以啊。
「謝謝妳,莉露!我决定了。」
啊?收到了可以想像的聲音,我高聲宣佈。
「不要找工作了。我自己開店!」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紮拉・耶塞爾出生在侯爵家,但貭素並不高,家人也完全不期待她。
紮拉・耶塞爾出生在侯爵家,但貭素並不高,家人也完全不期待她。
耶塞爾家的繼承人肯定是長兄。他與凡庸卻魔法等級很高的子爵家的千金訂了婚,父親侯爵對長兄的下一代寄予了期待。
話雖如此,最近發言力顯著下降的侯爵家,不可能像以賭博般的一次決勝負了事。
......@@ -27,7 +27,7 @@
「沒什麼。對了,阿列克謝,你可以在這種地方消磨時間嗎?和我單獨相處,會傳出不好的傳言的?」
阿列克謝・古貝爾克,到去年為止,在學校內實力是最的,作為古貝爾克伯爵家的下一任主人,家世無可挑剔。
阿列克謝・古貝爾克,到去年為止,在學校內實力是最的,作為古貝爾克伯爵家的下一任主人,家世無可挑剔。
容貌優美,對國家的未來擔憂,一邊學生一邊牽引貴族至上主義的貴族派。
瞄準他的不僅是女學生。也有其他國家的公主也向他求婚了的這樣的傳言。
......@@ -35,16 +35,16 @@
(嘛,這個頑固不是我喜好的那種類型,我本來就不願意吧。)
女學生保持距離與他相對認真對話,是因為彼此都認識到『選擇除外』。和『同志』的關係也起著很的作用。
女學生保持距離與他相對認真對話,是因為彼此都認識到『選擇除外』。和『同志』的關係也起著很的作用。
但是,可是。
「謠言,啊。好幾次被懷疑和你的關係。這是最近的事。」
「哎呀,那不是更糟糕嗎?」
「什麼,那樣的話就可以使用了。和同志一起無所顧慮地談論著國家的未來。當然,應該注意不要洩漏對話內容。而且……」
「什麼,那樣的話就可以用了。和同志一起無所顧慮地談論著國家的未來。當然,應該注意不要洩漏對話內容。而且……」
,隨口聽到的紮拉的耳朵裏,突然傳來了意想不到的話。
這時,隨口聽到的紮拉的耳朵裏,突然傳來了意想不到的話。
「如果是和你的話,將來變成那樣也沒關係。」
......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