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ee073930 authored by player's avatar player

Update Files(其實,我乃最強)

parent e4e731fd
我來看望我的親生母親,坦白地說,我不想和這個阿姨有太多的關係。因為她對我和我現在的家人(芬菲斯家族)做了很多壞事。
只是,要這位阿姨從舞台上退場有點困難。
因為國內可能會陷入動亂。因此,直到夏洛特成年為止,為了維持國內勢力的均衡,必須讓她活著。
然而,即使她戴上了項圈,野心也沒有減弱,還在暗地裡和魔人聯繫。真頑強。
然後,她又和學院裡的搞笑集團接觸了。
不管和他們有什麼企圖,對我來說都無所謂,但問題是夏洛特把那個搞笑的學生集團定為了下一個遊戲玩伴。
為了確保妹妹的安全,我必須好好地工作。
「妳知道阿列克謝・古貝爾克嗎?」
頓時,警戒MAX的吉澤洛特的眉毛跳了一下。
「……太突然了。對,我知道。他不僅是古貝爾克伯爵家的繼承人,以他的魔法力量來說,現在還是學院裡最有名的英才呢。」
果然,他是個厲害的人啊。
「我聽說妳很快就要與他會面了。」
「他是古貝爾克領主在王都的嫡子。有權勢的貴族和王族交換意見並不稀奇。」
「不是代替貴族家領主會面,而是作為『號碼』的代表,對吧?」
吉澤洛特狠狠地瞪著我。好可怕。
「……對,一切都在你預料之中吧。」
一口喝乾玻璃杯裡的東西,吉澤洛特深深地坐在沙發上。
「你和芬菲斯卿關係很好。也就是说,你是國王派。」
妳突然在說什麼?
「呋呋呋。就算是你,似乎也會害怕身為王妃的我與貴族派聯手吧。」
所以妳在說什麼?
「好吧,那我們做個交易。我拒絕他們的提議,你就把這個項圈――!?」
碰的一聲,吉澤洛特的頭飛到正上方,「哎呀!」頭撞到了天花板。掉下來的頭和身體互相吸引,一下子就回到原來的位置。
「什、什……」
「妳不知道自己的立場嗎?能和我對等的交易嗎?」
「那你來這裡有什麼事!?」
不,為了騷擾『1』的人,阿列克謝前輩,我來對這傢伙說『不要聯手』。雖然在那個意義上是對的。
「哦,我明白了。」
吉澤洛特用手按住撞到的地方,臉上露出了微笑。
「你是想讓我和他們聯手,再從他們那裡得到情報嗎?」
我沒有那個想法啊。這個傢伙在邪惡的地方比我厲害。
「好啊,既然是這個時候,就用它吧。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打算的。」
如果跟不上話保持沉默,就會順利的進行著。
但是,可以吧?雖然與預定不同,不過說不定可以知道號碼們的意圖。
如果變成這一點,要先打預防針嗎?
「別讓學生遭遇危險。」
看來這傢伙好像還不知道夏爾加入號碼。其他的成員雖然無所謂,不過他們姑且是夏爾現在的遊戲對象,不想變成錯綜複雜的狀況。
「什麼意思?他們對你來說,應該是敵視的貴族派的孩子們吧?」
我不知道什麼貴族派。那麼,該如何解釋呢?
如果考慮的話,好像又隨意地達到了突然的答案。
「……原來如此。說到底,你的敵人是在他們背後暗中活動的『教團』吧。」
又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名詞。教團是什麼?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也可以和你一起並肩戰鬥嗎?也許你誤會了,我提供資金是為了利用那些人,而不是為了認同那個教義。」
「我沒打算和你相處。」
總之先把真心說得帥氣。哼哼,王妃擦了擦。
嘛,隨心所欲的話以後可能也很麻煩,還是趁機再先打預防針吧。
「順便給你個忠告吧。教團可不是像你這樣的人對付得了的對手。豈止是會被絆倒,連綿延不絕的生命也會被自己捨棄。」
吉澤洛特的臉很强硬。
說實話,雖然不知道什麼是教團什麼的,只是隨便裝作而已,但是效果好像相當不錯。
「你知道到哪裡了?路西法拉教團的事,到哪裡去了……」
路西法拉?好像在哪裡聽到的……啊——。
「魔神……」
的名字吧。裝扮成巴爾.阿戈斯的貴族的魔人說了。讓它復活什麼的。
「啊!?」
嗯?總覺得吉澤洛特的臉變蒼白了?我剛才說了什麼了嗎?算了吧。
「我已經安排好了。跟號碼沒有關係,那邊的窗口只有古貝爾克一個人,可以查到情報。」
「……爽快地追加了條件。」
如果事態變得很糟糕,和其他成員接觸,然後和夏爾見面,會很困擾。這個女人對情操教育不好。
「那麼,再見了。」
用光學迷彩結界突然消失,這傢伙驚訝地睜開眼睛。我從悄悄進來的窗戶裏不發出聲音走了出去。然後靜靜地關上了窗戶——。
★★★
化身濕婆的黑衣男消失了。
吉澤洛特警戒了一段時間,終於放鬆了身體。直截了當,頭裡的疼痛告訴了自己。
我絕對無法贏過他。
只要是對峙過一次的人,這種恐懼就會像詛咒一樣侵蝕全身。
無窮無盡的魔力,不可思議的魔法。
即使是被譽為當代最强的她,過去也有過靠個人力量無法戰勝的對手。魔王就是這樣。
可是那個還是作為群體能處理的範疇。實際上,贏了。
(但是,那個男人……)
即使動員了國內所有精銳部隊,不但沒有獲勝,反而有可能成為真正的『戰爭』。
如果有能够對等戰鬥的對手的話,那也只有神代的怪物了吧。
如果有的話――。
「魔神……」
濕婆不經意說出的話。
按住疼痛的頭,吉澤洛特扭曲地笑了。
到現在為止,不管再怎麼探索,也不知道路西法拉教團的真正目的。但是在有關教團的話題中,卻出現了『魔神』這個名詞,她立刻想到了他們的目的。
「你們打算讓魔神復活吧……」
如果能够得到那份力量的話。
吉澤洛特悄悄地把手放在了項圈上。
「也許能戰勝那個男人……」
痛。頭裡產生了劇痛。頭疼得像要裂開似的。
「什、什麼……?」
並且,伴隨著疼痛,在腦海中迴響的聲音。
『啊,那種渴望,如同燃燒殆盡的怨恨。總算找到了』
「誰……?到底說什麼……?」
『聽見我聲音的人啊,你的願望,由我來實現吧。快點成為我附身的對象吧!』
「不,等一下――」
事到如今,拒絕是沒有意義。既然許了一次願,就再也無法對抗它了。
吉澤洛特雙眼被扭轉,意識被收割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