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deae41f1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258-265

parent 90f96b3e
......@@ -5,12 +5,24 @@
- author: 割内@タリサ
- source: http://ncode.syosetu.com/n0089bk/
- cover: https://c.bookwalker.jp/coverImage_1124471.jpg
- publisher: syosetu
- date: 2018-03-25T10:31:00+08:00
- status: 連載
## series
- name: 異世界迷宮の最深部を目指そう
## preface
```
主角醒來便是在異世界某迷宮的祭壇中,(被某異端審問團斷罪後執行了天罰?)開始在迷宮中漫無目的四處碰壁,想逃,路卻只有來時的單行道,也不知是哪個混球的設計,深陷絕望之時終於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找到了人類的氣息,充滿著驚訝與喜悅,無奈命運的捉弄,深深地感受到了來自世界的惡意,遭受了背叛他,命運又該何去何從………………
劍與魔法的王道幻想,淚與汗水交織的冒險,編織出追夢的詩篇。
「異世界に迷い込んだ少年は見覚えのない暗い回廊で目を覚まし、魔物にも人間にも殺されかけてしまう。その後、彼は元の世界へ帰還するために、迷宮の最深部を目指すことになる。優遇されたステータス・スキル・システムを利用し、才能ある仲間たちと共に、世界の真実が待つ『最深部』へ向かって進み続ける――」――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未改稿で、一章から七章まで掲載しています。
※PS.2018/1/24 この小説の改稿を始めました。お手数おかけしますが上部にある「作者:割内@タリサ」から「異世界迷宮の最深部を目指そう 《一章改稿》」までお願い致します。内容は大きく変わりませんが、読みやすくなっております。おすすめです。
```
## tags
......@@ -23,6 +35,24 @@
- syosetu
- 魔法
- 後宮
- R15
- シリアス
- ダンジョン
- チート
- ハッピーエンド
- ハーレム
- バッドエンド
- バトル
- ヤンデレ
- 奴隷
- 成長
- 欠損
- 残酷な描写あり
- 男主人公
- 異世界転移
- 異世界迷い込み
- 西洋
- 魔王
-
# contribute
......@@ -40,7 +70,17 @@
- 相川阳滝
-
# options
## syosetu
- txtdownload_id: 360053
# link
- [译文整合下载word/txt版](https://tieba.baidu.com/p/5339797046)
- [異世界迷宮の最深部を目指そう.ts](https://github.com/bluelovers/node-novel/blob/master/lib/locales/%E7%95%B0%E4%B8%96%E7%95%8C%E8%BF%B7%E5%AE%AE%E3%81%AE%E6%9C%80%E6%B7%B1%E9%83%A8%E3%82%92%E7%9B%AE%E6%8C%87%E3%81%9D%E3%81%86.ts)
- [dip.jp](https://narou.dip.jp/search.php?text=n0089bk&novel=all&genre=all&new_genre=all&length=0&down=0&up=100) - 小説家になろう 更新情報検索
- [异世界迷宫最深部为目标吧](https://tieba.baidu.com/f?kw=%E5%BC%82%E4%B8%96%E7%95%8C%E8%BF%B7%E5%AE%AB%E6%9C%80%E6%B7%B1%E9%83%A8%E4%B8%BA%E7%9B%AE%E6%A0%87&ie=utf-8 "异世界迷宫最深部为目标")
-
......@@ -15,8 +15,8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
-映入视野中的是黑暗的回廊,没有一丝丝的光照,只有默默发光的石造房间。
+映入野中的是黑暗的回廊,没有一絲絲的光照,只有默默发光的石造房間。
+环四周,背後是小型祭坛一般的建筑。仔细观察发现「祭坛」风化严重,処在快要奔溃的边缘。
+映入野中的是黑暗的回廊,没有一絲絲的光照,只有默默发光的石造房間。
+环四周,背後是小型祭坛一般的建筑。仔细观察发现「祭坛」风化严重,処在快要奔溃的边缘。
+上面有小石台和两只蜡烛的殘渣,还供奉着插着箭的动物皮。
-环视四周,背后是小型祭坛一般的建筑。仔细观察发现「祭坛」风化严重,处在快要奔溃的边缘。
......@@ -37,20 +37,21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不能理解情况,说着意义不明的话语。
-
+語言重叠在一起,心脏鼓动的声音越变越大,有快要蹦出来的感觉。
+不能理解情况,着意義不明的話語。
+不能理解情况,着意義不明的話語。
什么时候在这里睡着的?
-
-但是,这里没有温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讨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异臭,还有模模糊糊恶心的石头在发光。
-
+但是,这里没有溫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討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異臭,还有模模糊糊心的石头在发光。
+但是,这里没有溫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討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異臭,还有模模糊糊心的石头在发光。
气氛好糟!
-
我按住恶心的胸口走过回廊。
+我按住惡心的胸口走过回廊。
+突然,从远処传来咆哮声
-突然,从远处传来咆哮声
-我按住恶心的胸口走过回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从远处传来咆哮声
-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那是理性的,能让人感到恸哭的声音!
......@@ -61,8 +62,9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等等等等等等等」
-
慌乱发出的呼喊,不懂发生了什么,所以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慌乱发出的呼喊,不懂发生了什么,所以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
+慌乱发出的呼喊,不懂发生了什么,所以也不知道在說着什么。
混乱的状况下,我朝着听到咆哮声相反的方向跑去。
-
跑着穿过了石造的回廊。
......@@ -72,7 +74,7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途中,周围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恶心的石头。
-
+多次的曲折,但是路途上的景色没有絲毫改变,焦躁的同时也只能往远的方向逃跑。
+途中,周圍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心的石头。
+途中,周圍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心的石头。
脚底发出「咔叽」的声音,像是在努力逃跑的同时踩到了什么的感觉,慢慢地向穿着运动鞋的脚下看去
-
在那里的是拳头般大小的昆虫尸体
......@@ -80,7 +82,7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好吧啊!!!」
死状的凄惨,不由得让我提高了声音。
+我并不是特别討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圍的城市里絶对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恶,跑开了那里。
+我并不是特别討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圍的城市里絶対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惡,跑开了那里。
-我并不是特别讨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围的城市里绝对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恶,跑开了那里。
-
......@@ -123,18 +125,18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忽地血色就退下去,身体变得僵硬。
-
但是,有比那个怒吼声更近的声音。
+那是人的話声
+那是人的話声
-那是人的说话声
+「───話,───!!」
+「───話,───!!」
-「---话说,---!!」
-
我被看不见的光邀请似的,朝那个声音的方向走去。
+中想道,有其他人,在寻求着『人』
+中想道,有其他人,在寻求着『人』
-脑中想道,有其他人,在寻求着《人》
+越接近獸的声音也逐渐增大,人話的声音也变得能清楚的听懂。
+越接近獸的声音也逐渐增大,人話的声音也变得能清楚的听懂。
-越接近兽的声音也逐渐增大,人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能清楚的听懂。
+「拉开距离!距离!还剩多少时間!!」
......@@ -142,16 +144,17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拉开距离!距离!还剩多少时间!!」
-
一个成熟男人低沉的声音。
-
一个男人在对着附近其他的人发号施令。
+一个男人在対着附近其他的人发号施令。
+那童話般的景象。
+拿着木弓穿着只有博物才能看见的皮鎧。奋力挥动的铁劍,絲毫机械要素都没却能让木杖喷火的人。
+拿着木弓穿着只有博物才能看见的皮鎧。奋力挥动的铁劍,絲毫机械要素都没却能让木杖喷火的人。
+不现实的人类们在與2米左右的狼战斗。
+我没有加入这場激战中的勇气,所以我只能站在远方,呆呆的看下去。
-那童话般的景象
-一个男人在对着附近其他的人发号施令
+「还有时間的話,会有办法的!黏住!」
-那童话般的景象。
-
-拿着木弓穿着只有博物馆才能看见的皮铠。奋力挥动的铁剑,丝毫机械要素都没却能让木杖喷火的人。
-
-不现实的人类们在与2米左右的狼战斗。
......@@ -166,14 +169,14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
-再次急速接近剑士的狼被木杖能喷火的女性烧了眼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其他人开始以保护女性为主阵形发生巨大的改变。
-
+认为是队的男子,拿着大劍指挥着战斗
+认为是队的男子,拿着大劍指挥着战斗
+大劍大振りかぶり,打ち下ろそ的战士。巨狼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以可怕的速度撞向战士。战士像枯木一般的被吹跑了。
+再次急速接近劍士的狼被木杖能喷火的女性烧了眼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其他人开始以保护女性为主陣形发生巨大的改变。
于是开始了大幅度的移动,移动的结果,战斗地带越发向我靠近。
-
混乱,恐惧。
+如果头冷静,也有充裕的話,我也应该向後方跑去,但是,我只是呆呆的站着,到最後也只能呆呆的站着
+然後,拥有细劍的领导人样子的男人的视线看向我
+如果头冷静,也有充裕的話,我也应该向後方跑去,但是,我只是呆呆的站着,到最後也只能呆呆的站着
+然後,拥有细劍的領导人样子的男人的視线看向我
-如果头脑冷静,也有充裕的话,我也应该向后方跑去,但是,我只是呆呆的站着,到最后也只能呆呆的站着
-
......@@ -205,11 +208,11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
-这个人不是什么善类,这个人没有丝毫的温柔。那样的装束,手持凶器面对狂乱的野兽,这是危险的状况,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获得帮助。
-
+这个人不是什么善类,这个人没有絲毫的溫柔。那样的装束,手持凶器面对狂乱的野獸,这是危险的状况,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获得帮助。
+这个人不是什么善类,这个人没有絲毫的溫柔。那样的装束,手持凶器面対狂乱的野獸,这是危險的状况,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获得帮助。
但是,现在的我没有那样的思考力
-「迷宫,这里是《管理外领域》。觉悟啊,小子。」
+「迷宫,这里是『管理外领域』。觉悟啊,小子。」
+「迷宮,这里是『管理外領域』。觉悟啊,小子。」
-男人还是继续着冰冷的话语。
-
......
......@@ -4,8 +4,8 @@
「──!」
映入野中的是黑暗的回廊,没有一絲絲的光照,只有默默发光的石造房間。
四周,背後是小型祭坛一般的建筑。仔细观察发现「祭坛」风化严重,処在快要奔溃的边缘。
映入野中的是黑暗的回廊,没有一絲絲的光照,只有默默发光的石造房間。
四周,背後是小型祭坛一般的建筑。仔细观察发现「祭坛」风化严重,処在快要奔溃的边缘。
上面有小石台和两只蜡烛的殘渣,还供奉着插着箭的动物皮。
「这是什么……」
......@@ -15,11 +15,11 @@
「意義不明……气氛糟糕……」
語言重叠在一起,心脏鼓动的声音越变越大,有快要蹦出来的感觉。
不能理解情况,着意義不明的話語。
不能理解情况,着意義不明的話語。
什么时候在这里睡着的?
但是,这里没有溫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討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異臭,还有模模糊糊心的石头在发光。
但是,这里没有溫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討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異臭,还有模模糊糊心的石头在发光。
气氛好糟!
我按住心的胸口走过回廊。
我按住心的胸口走过回廊。
突然,从远処传来咆哮声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29,18 +29,18 @@
「───等等等等等等等」
慌乱发出的呼喊,不懂发生了什么,所以也不知道在着什么。
慌乱发出的呼喊,不懂发生了什么,所以也不知道在着什么。
混乱的状况下,我朝着听到咆哮声相反的方向跑去。
跑着穿过了石造的回廊。
多次的曲折,但是路途上的景色没有絲毫改变,焦躁的同时也只能往远的方向逃跑。
途中,周圍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心的石头。
途中,周圍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心的石头。
脚底发出「咔叽」的声音,像是在努力逃跑的同时踩到了什么的感觉,慢慢地向穿着运动鞋的脚下看去
在那里的是拳头般大小的昆虫尸体
「好吧啊!!!」
死状的凄惨,不由得让我提高了声音。
我并不是特别討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圍的城市里絶对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恶,跑开了那里。
我并不是特别討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圍的城市里絶対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惡,跑开了那里。
昆虫发出叽叽的鸣叫,就想在呐喊助威的样子。
突然感觉到发冷的我抬头看向下一个转角。
......@@ -62,33 +62,33 @@
这次离的更近了,我是笨蛋嘛我,又逃回来了。
忽地血色就退下去,身体变得僵硬。
但是,有比那个怒吼声更近的声音。
那是人的話声
那是人的話声
「───話,───!!」
「───話,───!!」
我被看不见的光邀请似的,朝那个声音的方向走去。
中想道,有其他人,在寻求着『人』
中想道,有其他人,在寻求着『人』
越接近獸的声音也逐渐增大,人話的声音也变得能清楚的听懂。
越接近獸的声音也逐渐增大,人話的声音也变得能清楚的听懂。
「拉开距离!距离!还剩多少时間!!」
一个成熟男人低沉的声音。
一个男人在着附近其他的人发号施令。
一个男人在着附近其他的人发号施令。
那童話般的景象。
拿着木弓穿着只有博物才能看见的皮鎧。奋力挥动的铁劍,絲毫机械要素都没却能让木杖喷火的人。
拿着木弓穿着只有博物才能看见的皮鎧。奋力挥动的铁劍,絲毫机械要素都没却能让木杖喷火的人。
不现实的人类们在與2米左右的狼战斗。
我没有加入这場激战中的勇气,所以我只能站在远方,呆呆的看下去。
「还有时間的話,会有办法的!黏住!」
认为是队的男子,拿着大劍指挥着战斗
认为是队的男子,拿着大劍指挥着战斗
大劍大振りかぶり,打ち下ろそ的战士。巨狼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以可怕的速度撞向战士。战士像枯木一般的被吹跑了。
再次急速接近劍士的狼被木杖能喷火的女性烧了眼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其他人开始以保护女性为主陣形发生巨大的改变。
于是开始了大幅度的移动,移动的结果,战斗地带越发向我靠近。
混乱,恐惧。
如果头冷静,也有充裕的話,我也应该向後方跑去,但是,我只是呆呆的站着,到最後也只能呆呆的站着
然後,拥有细劍的领导人样子的男人的视线看向我
如果头冷静,也有充裕的話,我也应该向後方跑去,但是,我只是呆呆的站着,到最後也只能呆呆的站着
然後,拥有细劍的領导人样子的男人的視线看向我
「起来,你谁啊!」
......@@ -106,10 +106,10 @@
不是肯定,但是也不是否定。
那样的要求不值一提般污蔑的回答。
平时的我应该注意到了吧。
这个人不是什么善类,这个人没有絲毫的溫柔。那样的装束,手持凶器面对狂乱的野獸,这是危险的状况,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获得帮助。
这个人不是什么善类,这个人没有絲毫的溫柔。那样的装束,手持凶器面対狂乱的野獸,这是危險的状况,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获得帮助。
但是,现在的我没有那样的思考力
「迷宫,这里是『管理外领域』。觉悟啊,小子。」
「迷宮,这里是『管理外領域』。觉悟啊,小子。」
男人还是继续着冰冷的話語。
然後,男人所持有的冰冷细劍轻拂过我的大腿。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