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d6d0e40f authored by player's avatar player

Update Files(三度被龍輾死,我的轉生職人生活)

parent c5abddf1
......@@ -192,5 +192,5 @@
「謝謝。」
在可愛的臉上滿面笑容的薩曼莎。
那個小小的身體,是出奇地可靠地認為的我——。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在可愛的臉上露出滿面笑容的薩曼莎。
那個小小的身體,讓我覺得出奇地可靠——。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那麼,在辦理帳戶開設手續時,請允許我以用於這個城市的特殊系統進行說明。」
薩曼莎一臉認真地繼續說著。
「作為大前提,在這個城市基本上不需要使用現金。」
「誒?」
看到我們驚訝的反應後,她從帶來的包裏拿出了什麼。
是手掌大小的金屬板。
「這個是『吉利卡片』——俗稱『吉利卡』。在街上買東西、吃飯、買商品等,賣方和買方在金錢的交換幾乎都是用這個來進行的。」
薩曼莎熱情地說著,我沒有空閒用【解析】去看卡片的情報。
「將客人的『吉利卡』與交易對象的『吉利卡』重疊後,會顯示視窗,雙方設定交易金額,再進行最終確認。」
這樣,取出2張卡片,重疊起來實際示範了。
出現兩個視窗,以熟練的感覺互相輸入2000吉利。在雙方的金額視窗一起顯示提問「確定嗎?」,兩邊都按『是』的話,就響起『吓~鈴♪』輕快的聲音了。
一邊的餘額减少了2000吉利,另一邊增加同樣的金額。
「這樣就完成交易了。很簡單吧?」
得意洋洋地說,怎麼樣。
「確實很方便,但是丟了卡就麻煩了。可能會被濫用。」
「那沒問題。因為『吉利卡』也具備確認是本人功能,如果不是契約者本人不能使用。當然如果遺失了就不能用了,請馬上辦理補辦手續。」
「原來如此。那就放心了……咦?這樣的話,莉露就不能用了吧。」
是不是要給莉露另外開個帳戶?
「您不用擔心。如果有契約者本人的承諾,在同一個帳戶可以發行供他人使用的『吉利卡』。」
關係好的冒險者隊伍,也會設置專用帳戶,共享金錢的情况。
我還聽了一些其他的幾種說明。 
「那麼,請給我莉露用的卡片。」
「知道了。那麼,首先由阿利特先生的卡片開始製作。」
在遞出的紙上寫上姓名、年齡等必要事項。
薩曼莎準備了別的皮袋,把金幣放進去。把它放到包裏,取而代之的是台座之類的東西。在那裡放置新的銀色的卡片。確認登記用紙,小點點頭。
「請用手指觸摸卡片。」
按照他說的去做,銀色的卡片被耀眼的光包圍了。不久就會消失。
「這樣就完成了本人的登錄。存款處理也結束了,請確認。」
拿著卡片仔細一想,視窗就顯示出來了,上面寫著『餘額:5,000,000吉利』。
接著,我要辦理莉露的專用卡。
在此期間,我基於興趣,試著【解析】了『吉利卡』。
========================
名称:吉利卡片(銀)
屬性:―
S1:◆◆◆◆◆(聖)[locked]
S2:◇◇◇◇◇ [locked]
S3:◇◇◇◇◇ [locked]
S4:◇◇◇◇◇ [locked]
HP:40/40
性能:D+
強度:E+
魔效:C-
【特殊】
 本人認證
 互相通訊
 核心系統通訊與同步
========================
嗯嗯…………[locked]是什麼?
其他稍微放在旁邊,安排疑問的解决的我。把注意力集中在項目上,解說就被表示出來了。
在不對插槽進行屬性賦予或解除的狀態下,在B級的【道具强化】技能可以讓插槽進入【locked】狀態。
然而,要解除這個狀態,好像需要S級的【道具强化】。
我突然升到S級,所以不知道哪個等級能做什麼。
反省,今後必須學習這方面的知識。
那個暫且不提。
點燃了我的職人魂。
這個,如果解鎖進行强化,會變成怎樣?
首先在强化圖鑑上有登錄。
未强化的狀態是『吉利卡片(銅)』。然後,在銀色狀態下給插槽2填滿【聖】屬性的話,就變成『吉利卡片(金)』,插槽3也賦予【聖】的話,就變成『吉利卡片(黑)』了。
隨著狀態值的强化,上升,特殊效果並沒有新增。屬性也還是無屬性的。
大概,為了區別禮賓服務而改變外觀吧。
順便賦予了【聖】屬性以外的場合,有鹹的特殊效果,不過,並不怎麼强化。
但是,如果給予【混沌】變成怎樣,不明白喲。
按耐不住。
我想試一下。
在薩曼莎的說明中並沒有說强化吉利卡是不行的。
但是因為特意鎖定著插槽,說不定有問題。
所以我問了一下。
「那個,可以强化『吉利卡』嗎?」
正好莉露的卡片做好了,薩曼莎一邊遞交一邊溫柔地回答。
「强化用的插槽鎖住了,一般是不行的。嘛,在解約帳戶的情况下,返還『吉利卡』,但如果當時保持現狀的話是沒有問題的。」
聽起來有點驚訝的聲音是不是心理作用?
或許,過去有過强化的人。
解鎖需要S級的【道具强化】,無論何種技能很難升到S級。但是在都市,應該有幾個人吧。
總之,現在在這裡,我自重了。
之後,與薩曼莎小姐閒聊,提到新房子的話題。傳達了房子的條件和希望等,徵詢意見,熱烈地談論著。
「那麼,我選幾個候補吧。明天有什麼安排嗎?從早上開始可以嗎?」
「是的。沒有什麼預定。」
「那麼早上9點,請在本行的營業開始時間前來。」
薩曼莎微笑著說,回來的時候給了我一張便條紙。記著附近的幾家旅舘。
雖然看起來很小,但是這個人很能幹。而且很親切!
來到陌生的城市的第一天,能遇到這麼好的人,除了幸運以外什麼都不是。
回過神來,已經快到中午了。好像聊了很久。
和莉露兩個人,邊說著到哪裡吃午飯,邊從銀行的大門出去。
在大馬路的對面,有一個外貌出眾的美少女。
金色頭髮編成三股辮子,長到足以觸地。手持華麗的錫杖,寬敞舒適的白色神官服十分整潔,儘管如此,豐滿的胸部卻無法掩飾。
周圍有三個男人包圍著她。
一看就是冒險者風格。腰上插著劍的人,穿著長袍的人,還有在拳頭上纏著看上去很硬的布的拳擊士。
但是,少女是神官風格的,所以看上去不像是一個平衡的隊伍……。
哎呀,是不是有女孩子被纏住了?
一個像是劍士的男人正在向她搭話,另外的兩個人擋在她的身後和旁邊。打開的只是臨街的地方。
美少女雖然臉上露出了笑容,但時不時露出困惑的眉毛。
路上的行人也很在意的樣子,但是男人們並不是强行逼近的,怎麼說呢,好像在拜託她似的。
金髮美少女面向這邊。
美麗的臉上露出笑容,隔著馬路向這邊揮手。
我不由得轉過身去。沒有人。或者說,是門。被關閉了的銀行入口的厚重的門。
我馬上把臉轉向了旁邊。
「莉露,妳認識嗎?」
我妹妹搖了搖頭。「不是哥哥認識的嗎?」反過來問我。
「聖職者,我只認識村裡的神父。」至少在這次的人生。
再看她一眼,她對圍著她的男人們點頭哈腰地低下頭,在她快要衝出馬路的時候停下脚步,向右看向左看確認安全,然後就往這邊跑了過來。
我和莉露,在這樣的她面前——。
 
「要去哪裡?」
兩個人慌忙地左轉走了出去。
因為我想如果一直站在銀行的入口前會礙事啊。
話說,妳想對素不相識的我做什麼?我覺得很可疑——。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