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d66fdca4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done] 異世界迷宮の最深部を目指そう 319

parent 7d88c034
......@@ -151,7 +151,7 @@
滿身瘡痍的基督為了保護我卸開了敵人的攻擊。
那一閃是如此凌厲,就跟我夢想中的英雄如出一轍。正所謂是肉眼無法追及的劍與劍的邂逅。
管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合時宜,但我還是覺得這一幕好美,同時,我也感到了艷羨。
管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合時宜,但我還是覺得這一幕好美,同時,我也感到了艷羨。
倒在地上之後,我回過了神,為了不至礙基督的事,我在地上掙扎著想拉開與敵人的距離,結果卻失敗了。因為我少了一只支撐身體的手。
接著在視線的前方,我看到了自己那滾落在地的握著劍柄的右手。
將它看在眼中的我不禁在心裡自嘲道。
......@@ -175,7 +175,7 @@
夢想遠比生命更重要。這是我早就決定好的。
那麼,基督呢?
他是我第一個同伴。是第一個認同了緹亞這名少年的人。
管只有短短幾天的相處,但他卻給了我很多。
管只有短短幾天的相處,但他卻給了我很多。
是他予我以理解,是他成為了我第一個朋友。
啊啊,我明白了──
......
......@@ -7,7 +7,7 @@
我在服務台付清了費用,想到這樣一來緹亞便不會被逐出醫院,我不禁鬆了口氣。
在這之後,我跟從接待員的引導,抵達了緹亞所在的病房。
既然是国內規模最大的醫院,那麼準備的客房自然也是最上等的。雖然是木結構的建築物,但清掃工作做得很細心,在衛生方面不至於有什麼顧慮。
管與原本世界的醫院比起來在清潔度上有天壤之別,可以這個世界的水準而言已經相當不錯了。
管與原本世界的醫院比起來在清潔度上有天壤之別,可以這個世界的水準而言已經相當不錯了。
病房內設有質樸的醫療工具和我從未見過的魔法器具。在這個世界中,立足於魔法的醫療水平頗為先進,這些應該都是輔助治療的道具吧。
在微風吹拂下的褐色窗簾旁邊設有一張病床。緹亞此時正躺在上面休息。經過醫生的治療,她的臉色好了不少。
在病床旁邊的一把木椅上,坐著一名高齡的醫生。
......@@ -186,7 +186,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確實,相比於只能在病床上靜養的緹亞,將這把劍借給我使用更具意義。我沒有理由拒絶。
於是我開始審視手中的劍。
雖然是一把飽經滄桑的劍,但它很明顯是一件稱手的傑作。管以實用性為優先,但一樣綴有不妨礙性能的銀飾。是一把簡樸而美麗的西洋單手劍。
雖然是一把飽經滄桑的劍,但它很明顯是一件稱手的傑作。管以實用性為優先,但一樣綴有不妨礙性能的銀飾。是一把簡樸而美麗的西洋單手劍。
「阿雷亞斯家的宝劍」
......@@ -258,10 +258,10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按理說這裡明明只有我一人在場,但卻傳來了不屬於我的聲音。
「──維、『維度・決戰演算』!!」
「──維、『Dimension・決戰演算』!!」
我立刻展開魔法。
因為我還沒有進入迷宮,故而此前沒有施展『維度』
因為我還沒有進入迷宮,故而此前沒有施展《Dimension》
首先拔劍出鞘,接著探尋聲音的源頭。
魔法開始檢索周遭的訊息。
......@@ -340,7 +340,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這毫無陰晦的姿態讓我感到她並沒有說謊。阿爾緹真的對我沒有敵意。
但不得不提防的是,我會這麼想可能只是因為她城府太深。無論如何,心頭的不安都難以消散。
想到這裡,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要是她能單純點兒直接我襲擊過來該多好,那樣可比現在要輕鬆不知幾倍。我今天出發前在腦海中構築的對守護者用的計劃此時已經全盤癱瘓。
要是她能單純點兒直接我襲擊過來該多好,那樣可比現在要輕鬆不知幾倍。我今天出發前在腦海中構築的對守護者用的計劃此時已經全盤癱瘓。
「那個、你的意思就是說,你要一直在我身邊轉來轉去?直到我信任你為止?」
「就是這樣了。」
......
......@@ -9,7 +9,7 @@
好了,說到這部作品的旋律,那可是很直接很簡單的。就是『與女主角一起潛入迷宮!』哦。絶對不是『為了從女主角身邊逃走而不得不潛入迷宮!』哦。也不是『利用女主角撒了歡兒地欺負渦波君!』哦。是『與女主角一起潛入迷宮!』(但願如此)。
所以呢,這部書的女孩子會不可避免地多那麼一些。
已經毋庸贅言的是,本書第一卷的女主角是緹亞。除了她之外也有拉絲緹婭拉啦瑪利亞啦這些女孩子登場,她們也都是有女主角的待遇的。管在第一卷她們都很老實,可等到第二卷之後就會變得非常活躍了。
已經毋庸贅言的是,本書第一卷的女主角是緹亞。除了她之外也有拉絲緹婭拉啦瑪利亞啦這些女孩子登場,她們也都是有女主角的待遇的。管在第一卷她們都很老實,可等到第二卷之後就會變得非常活躍了。
當然,也請期待還未登場的女主角們。
⋯⋯不過話說回來,出身於WEB小說的書籍作品,總覺得介紹方式也有些特殊了呢。因為在某種程度上登場角色已經是確定了的,所以就讓我直接報上她們的名字進行介紹好了。
在網絡上不知為何人氣特別高的斯諾和諾文。
......@@ -35,7 +35,7 @@
『異世界迷宮最深部為目標』用語集
迷宮:據傳在千年前誕生於世的,位於開拓大陸的巨大遺跡。只要提到迷宮兩個字,那麼所有人聯想到的都是這個遺跡。在故事開始的時間點,迷宮已經被攻略至二十三層,而其總層數據說共有百層。
迷宮聯合国:用於統一稱呼盤踞在開拓大陸迷宮周圍的五国的名詞。這五個国家的名字分別為弗茨亞茨、瓦爾德、勞拉維亞、艾爾多拉琉、古爾亞德。五国的国教均為萊文教,且都將迷宮攻略與国家利益掛鈎。
萊文教:約千年前開始滲透大陸的的宗教。管塑造有諸多神明,但教徒最為崇拜的卻是萊文教的『聖人』和『使徒』。教義宣揚博愛主義,侵略性不強。戒律也僅為重視愛與和平,對信徒沒有任何強制性的約束。
萊文教:約千年前開始滲透大陸的的宗教。管塑造有諸多神明,但教徒最為崇拜的卻是萊文教的『聖人』和『使徒』。教義宣揚博愛主義,侵略性不強。戒律也僅為重視愛與和平,對信徒沒有任何強制性的約束。
探索者:特指以探索迷宮為業的人。因為迷宮聯合国對探索迷宮的行為頗為推崇,所以開拓大陸有許多人以此為業。如果遠離迷宮聯合国,則從事相似職業的人被稱作探索者。
魔法:將魔力變換為其它力量的所有行為如今均被視作魔法。根據萊文教的傳承,是『聖人』緹婭拉打造了魔法的基礎。基本屬性為『火』『水』『土』『木』『風』五種。此外還有『神聖』一系的魔法也十分常用。將各屬性細分的話還有『太陽』『冰』『水晶』『月』『生』等等,稀有屬性則有『光』『暗』『次元』『星』『血』種種。
怪物:用於稱呼自異界出現的,與人類敵對的動物。然而說實話,怪物一詞應用的極其廣泛而曖昧,只要是凶暴的動物就算沒有魔力也會被稱作怪物,持有魔力但個性溫和的動物也一樣被稱作怪物。而在迷宮內出現的動物則全部被稱為怪物。
......
......@@ -335,7 +335,7 @@
很好,全都談妥了。不管會呈現以怎樣的鬧劇,事到如今都只能一條路走到黑了。
「順帶一說,對大小姐的戀情只是個幌子心裏有數的,就只有我和帕林庫洛、以及上面的人而已。其餘的騎士全都不知道。」
「也就是說差不多所有人都被蒙在鼓嘍。」
「也就是說差不多所有人都被蒙在鼓嘍。」
「知道真相的人越少越好。」
接下來我只要努力不讓這場戀愛騷動的事傳到上面的人耳邊就行了。
......@@ -411,7 +411,7 @@
雖然瓦爾德的重要人物、守護者阿爾緹的出場讓我感到了意外,但結果確如帕林庫洛所說,她並沒有添什麼亂子。不僅如此,她在祭典的過程中尤其喜歡跟奴隷少女交談,藉此增加了少年少女相處的時間。
接著,守護者帶著奴隷離去,少年和少女兩個人留了下來。
得可以說是很漂亮,我看著也沒有什麼怨言。
得可以說是很漂亮,我看著也沒有什麼怨言。
「⋯⋯多虧了守護者,現在他們兩人獨處了啊。」
......@@ -550,7 +550,7 @@
離開時的腳步異常的輕快。不光只有腳步,連身與心也是一樣。
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解放感。
国家(弗茨亞茨)、家族(赫勒比勒夏因)、職位(天上的七騎士)──父親、母親、兄弟姐妹、上司、同僚、朋友──得以從所有的羈絆中解放出來的我,首次獲得了切實的自由。
那個弱小的我已經不再。縈繞在心的恐懼開霧散。扯住了我的腳步的躊躇也已不復存在。──這些全都已經消散如煙。
那個弱小的我已經不再。縈繞在心的恐懼開霧散。扯住了我的腳步的躊躇也已不復存在。──這些全都已經消散如煙。
我終於能作為我自己,為了少女的幸福而行動。
終於能作為一個孑然一身的騎士投身於戰鬥了。
僅僅如此,就令我狂喜不已。
......@@ -606,7 +606,7 @@
「就算自己是『被造物』,我也覺得沒關係。」
管我據實以告,但少女還是不假思索地給出了自己的答覆。
管我據實以告,但少女還是不假思索地給出了自己的答覆。
她既沒有感到痛苦,也沒有發怒,更沒有要貶斥我的意思。
聽到『被造物』一詞,她甚至沒有追問其中的意思,只是平靜地給予了答覆。
就算自己受到了欺騙,受到了利用也無妨。
......@@ -648,10 +648,10 @@
與計劃中的一樣,少女因為突然襲擊而昏厥,但少年卻不一樣。
果真不愧是故事的主演。
他以遠超想像的實力,將我的猛攻抵擋到了最後。
管因為計劃的不順而感到了焦躁,但與此同時,我也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喜悅。果然非他莫屬。只有他能夠代我實現自己過去的留戀。
管因為計劃的不順而感到了焦躁,但與此同時,我也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喜悅。果然非他莫屬。只有他能夠代我實現自己過去的留戀。
少年才是為拯救少女所必須的棋子。
在想像之外的苦戰中,我如此確信。
到最後──我未能成功地令兩人失去意識。管計劃被挫敗,但這卻是值得高興的誤算。如果是那個少年的話,就算弗茨亞茨以国家力量向兩人伸出魔掌,他也一樣能將之戰勝。
到最後──我未能成功地令兩人失去意識。管計劃被挫敗,但這卻是值得高興的誤算。如果是那個少年的話,就算弗茨亞茨以国家力量向兩人伸出魔掌,他也一樣能將之戰勝。
我將少女的現狀暗示予少年之後,便逃離了現場。
緊接著,回到了大聖堂的我立馬做起了捕獲具備遠超想像的實力的少年少女的準備。
反正都是行將捨棄的身份,我毫無顧忌地運用『天上的七騎士』以及赫勒比勒夏因家嫡子的立場,調集了大量隷属於弗茨亞茨的騎士。我要用人海戰術將少年壓倒。
......
......@@ -140,7 +140,7 @@
「所以,我才會覺得我們這麼合得來啊。」
一直縈繞在心的疑問終於開霧散。本來覺得她給我這樣特別的關照有些可疑。但既然是由同伴意識而生的體恤之情,那便不難理解了。與此同時,『炯眼』也肯定阿爾緹對我懷抱好意。
一直縈繞在心的疑問終於開霧散。本來覺得她給我這樣特別的關照有些可疑。但既然是由同伴意識而生的體恤之情,那便不難理解了。與此同時,『炯眼』也肯定阿爾緹對我懷抱好意。
「就是這麼一回事了。總而言之,只要喝下我的血就行。怎麼樣,要喝嗎?」
......@@ -159,7 +159,7 @@
「呵呵,不錯的回答。」
接著阿爾緹毫不遲疑地劃破手腕,使之滲出血跡。管為這樣果決的自殘行為感到驚訝,但我轉而想到,或許在熟練的魔法使看來,這種程度的行為根本不值一提。於是我也下定決心,把嘴貼近阿爾緹的手腕。
接著阿爾緹毫不遲疑地劃破手腕,使之滲出血跡。管為這樣果決的自殘行為感到驚訝,但我轉而想到,或許在熟練的魔法使看來,這種程度的行為根本不值一提。於是我也下定決心,把嘴貼近阿爾緹的手腕。
血液零落,滴在我的舌尖。從舌尖開始,血液透過喉嚨,浸染在我的體內。口中泛起一陣鐵銹的味道,喝下別人的血的實感讓我有些興奮。與此同時,隨著腹中湧起一陣熱意、仿彿體內的魔力受到擊蕩那樣,血液躁動起來,這使我意識到自己掌握了某種全新的能力。
自己的心情不免被牽動得有些雀躍。
......@@ -748,7 +748,7 @@
面前的男人乾脆利落地回答道。
因為主人很溫柔,所以他選擇去救人。理由就這麼簡單。
我不想認同。是因為我想獨那份溫柔,還是因為什麼其它的理由呢。
我不想認同。是因為我想獨那份溫柔,還是因為什麼其它的理由呢。
「⋯⋯或許是這樣,確實也有這種可能性,可是在這之上,主人還是個膽小、優柔寡斷、是個沒出息的人!所以本來的話,他不應該會去救拉絲緹婭拉小姐的!」
「也對,確實是這樣。你說的我也很明白。」
......@@ -1029,7 +1029,7 @@
既然如此,那我該做的就只有一件事。唯一一件事。
我一面構築炎之劍,一面緩緩接近主人。
「──魔法『維度・決戰演算』、魔法『凍結』!」
「──魔法『Dimension・決戰演算』、魔法『凍結』!」
主人喊出了魔法名。接著便有令人生厭的冷氣想要抹消我的火焰。
我不會讓它得逞的。這是為了讓我能得到主人而必須的火焰。
......@@ -1043,7 +1043,7 @@
主人的身體因為焦灼而為之一僵。我趁這個機會再次揮下炎之劍。
然而攻擊毫無意義地撕裂了空氣。
主人的魔力膨脹開來,接著我和他四目相對。
管不過一瞬間,但我看到了主人那認真的眼神。這是他在迷宮裡戰鬥時會露出的表情。
管不過一瞬間,但我看到了主人那認真的眼神。這是他在迷宮裡戰鬥時會露出的表情。
在身後一寒的同時,一切都塵埃落定了。
主人擒住了我的雙手別到了背後,並順勢將我壓倒在地。
......@@ -1119,7 +1119,7 @@
拜託了,主人。
不要丟下我⋯⋯
──然而,這個想法終於沒能變作言語。
主人頭也不回地了出去。
主人頭也不回地了出去。
他去了拉絲緹婭拉小姐所在的弗茨亞茨。
將我丟在了家裡、一個人⋯⋯
......
......@@ -7,7 +7,7 @@
帕林庫洛邊回答邊向我們逼近。
那把沾染鮮血的劍隨之襲來。
情況危急,我拋去雜念守在瑪利亞身前,從『所有物』中取出備用的劍擋下了敵人的攻擊。一道不詳的金屬音旋即回蕩在周圍。
HP與MP是如此匱乏,以至於我拿來輔助的魔法僅僅只有『維度・決戰演算』而已。因此戰鬥演變為純粹的劍術對決。
HP與MP是如此匱乏,以至於我拿來輔助的魔法僅僅只有『Dimension・決戰演算』而已。因此戰鬥演變為純粹的劍術對決。
帕林庫洛驅使單手使出的劍技異樣得輕柔。在劍與劍交錯之際,他用空下來的另一隻手抓住了我的手腕。
伴隨這一動作,敵人身上的魔力膨脹開來。
與之接觸的肌膚那邊傳來一道瘮人的魔力。本能對異物的侵襲發出警告,我連忙削減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在一瞬間強化次元魔術的效果。
......@@ -42,7 +42,7 @@ HP 52/275 MP 0/657──
「我才不怕!都已經殺了阿爾緹,我不會再有什麼猶豫了!」
「哈哈,居然把阿爾緹大姐當人看啊。真不愧是渦波小哥!你腦子是真的有毛病啊!」
話音落畢,我做出殺死帕林庫洛的覺悟,準備上去與他交戰。
話音落畢,我做出殺死帕林庫洛的覺悟,準備上去與他交戰。
然而沒等我動身,帕林庫洛從懷中取出的物品便令我停下了腳步。
「不過,說的也是啊。如果你認真的話我確實會被殺掉的。說來慚愧,即使是在這樣有利的狀況下,我也無法戰勝相川渦波。沒錯,我不會高估自己的實力。既然如此,那就要用到這個了。」
......@@ -68,7 +68,7 @@ HP 52/275 MP 0/657──
與此同時,他的魔力躁動開來。世界以帕林庫洛為基點產生了扭曲,劇變驟臨,整個空間都在痙攣。
帕林庫洛的目光也失去了生氣。
他那本就稀薄的人性變得更加稀薄,名為帕林庫洛・勒伽西的人類正在不斷變質。
管外觀毫無變化,可毋庸置疑的是,帕林庫洛已經不同以往。
管外觀毫無變化,可毋庸置疑的是,帕林庫洛已經不同以往。
「哈、哈哈、來吧,讓我們開始吧、英雄喲⋯⋯」
......@@ -101,10 +101,10 @@ HP 52/275 MP 0/657──
一擊接著一擊,帕林庫洛的力道越來越強、速度越來越快,並且在他自身劍技的加持下,其實力又升華到了更高的境界。就連緹達也不曾展露的精妙戰技逐漸令我疲於應付。
這樣下去的話會輸的。我不得不強行增強魔法的效果。
「可惡!!──『維度・決戰演算』!!」
「可惡!!──『Dimension・決戰演算』!!」
然而這是一步錯棋。
因為數度強行構築魔法,我的身體已經瀕臨極限。單看數值的話,最大HP仍有殘留。管從理論上來說繼續使用魔法是可能的,但實際上身體的狀況已經無法實現了。
因為數度強行構築魔法,我的身體已經瀕臨極限。單看數值的話,最大HP仍有殘留。管從理論上來說繼續使用魔法是可能的,但實際上身體的狀況已經無法實現了。
在大腦的刺痛中,我的魔法構築宣告了失敗。
「咕──、嗚啊啊啊⋯⋯!!」
......@@ -157,7 +157,7 @@ HP 52/275 MP 0/657──
「果然,不讓這兩個人再弱化一些是行不通的嗎。不光是身體,內心也不例外啊──來吧!」
觀察結束後,帕林庫洛跑了起來。
這一次他直接無視了我,徑直向了後方的瑪利亞。我也強忍劇痛全力奔跑,搶在帕林庫洛前面攔住了他。然而帕林庫洛並沒有選擇同我交戰,而是取另外的方向重新逼近瑪利亞。
這一次他直接無視了我,徑直向了後方的瑪利亞。我也強忍劇痛全力奔跑,搶在帕林庫洛前面攔住了他。然而帕林庫洛並沒有選擇同我交戰,而是取另外的方向重新逼近瑪利亞。
我不顧流淌的鮮血堅持追踪帕林庫洛。每在地上踏出一步,身體就哀嚎不絶。所有的細胞都在向大腦傳達著危險信號,要求我現在立刻放手讓意識遠離。
帕林庫洛對我身體現在的狀況恐怕是了若指掌。
他很清楚,只要像這樣引誘我跟他來回折騰,那麼很快我就會力盡而倒。所以他才會將攻擊的目標選為瑪利亞。
......@@ -179,7 +179,7 @@ HP 52/275 MP 0/657──
然而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卻沒有一個清楚的認識。
只能感覺到有什麼蘊含熱量的東西從身邊經過。與此同時,勒住我脖頸的帕林庫洛解除了對我的束縛。
──很好。這樣一來我就還能繼續戰鬥。
可是,管我又燃起了戰意,降在眼前的黑幕卻遲遲不曾拉開。臉頰始終貼在泥濘的地面上,無論我怎樣號令,身體都不聽使喚。
可是,管我又燃起了戰意,降在眼前的黑幕卻遲遲不曾拉開。臉頰始終貼在泥濘的地面上,無論我怎樣號令,身體都不聽使喚。
遠處傳來了瑪利亞的悲鳴。可即使如此我的身體還是動彈不得。
動⋯⋯不了⋯⋯
......@@ -194,7 +194,7 @@ HP 52/275 MP 0/657──
那瘮人的魔力侵入了我的體內。就連認識到這一點,對我來說都已經極其困難。
──還沒,我還能戰鬥⋯⋯
管我在心中如此嘶喊,但這份戰意卻無法驅動身體。
管我在心中如此嘶喊,但這份戰意卻無法驅動身體。
因為帕林庫洛的魔力,不僅是視野,就連大腦也被侵染成了黑色。
我墜向了深淵的底部⋯⋯
在意識的不斷墜落中,我聽到了聲音。
......
......@@ -96,7 +96,7 @@
就這一點讓我不甘。輸給了帕林庫洛這件事,讓我極其不甘。
我將這份感情全部變換為冷氣,魔力暴走著幾欲將束縛我的一切盡數凍結。為了襲擊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我使出全力展開了次元魔術。
拘束著我的鐵枷板和枷鎖振動開來。
枷鎖伴隨一道獨特的金屬音試圖驅散我的力量。可即使如此,魔力還是緩緩地泄出,我的身體也有了掙脫束縛的兆。
枷鎖伴隨一道獨特的金屬音試圖驅散我的力量。可即使如此,魔力還是緩緩地泄出,我的身體也有了掙脫束縛的兆。
「──什麼?!這可是有三重的魔力鎖、以及通常五倍的枷板啊!怎麼可能精煉魔力和行動!等,等一下、你們兩個,等等!」
......@@ -473,7 +473,7 @@
「渦波小哥!別放棄希望、你死了的話我們會很難辦的!!」
我最憎恨的男人,我喊出「別放棄希望」這種話。我能感覺到他正消耗著龐大的魔力,構築著試圖挽救我精神的魔法。
我最憎恨的男人,我喊出「別放棄希望」這種話。我能感覺到他正消耗著龐大的魔力,構築著試圖挽救我精神的魔法。
帕林庫洛竟然跟普通人一樣拼死努力,這可真是一副不可思議的光景。
「不要絶望!還沒結束呢!保持住意識!聽我接著說!!」
......@@ -557,7 +557,7 @@
「技能『???』被封印了」
「技能『???』被封印了」
管我想盡力保持意識,但這已成奢望。
管我想盡力保持意識,但這已成奢望。
從無法辨識遠近的地方傳來了聲音。
「呼⋯⋯這樣一來可疑的固有技能總算是全給搞定了。是因為渦波小哥感到絶望的原因嗎,魔力通行得很順利呢。不過,『代價』也挺沉痛的。」
......@@ -583,7 +583,7 @@
自身也為帕林庫洛・勒伽西所囚。
最後,技能『???』的使用次數超過了十次,所有的感情都被退還。作為我同伴的瑪利亞也一同被囚禁,拉絲緹婭拉的詳細情況不明。
⋯⋯這就是我積攢下來的欠債被『清算』的結果。
這就是區區一個高中生被入異世界中,拼死拼活戰鬥的結果。
這就是區區一個高中生被入異世界中,拼死拼活戰鬥的結果。
在失去了意識,朝黑暗墮落的過程中,我對這難看的結果發起了自嘲。
──啊啊、要怎樣才能做得更好呢⋯⋯
這不是向誰提出的問題,我自己也不期望會得到回答。
......
......@@ -273,7 +273,7 @@
見我不再抗拒,帕林庫洛從訓練場的角落取來一把練習用的劍。
他隔遠將劍扔了過來,我將劍在空中接住,隨後輕聲念道。
「──『次元之冬』。」
「──《次元之冬》。」
展開自己擅長的魔法,下定決心邁進賽場。
然而看到了青筋直冒的公會成員們,我不由得還是感到了憂慮。
......@@ -291,7 +291,7 @@
少女的級别只有12,技能也只有劍術而已。如此級别又是個純粹的劍士的話,那她自然不會是我的對手。
⋯⋯話說回來,這個『表示』可真是個犯規的能力。
雖・然・只・能・看・到・這・個・世・界・的・生・物・的・狀・態・欄,但是就算這樣也足夠耍賴了。
我把握了少女的實力後,隨意地舉起了劍。估計就算我解除所有的輔助魔法,她也不是我的對手。管身體能力被較高的級别加持著,但是對方實在沒有什麼值得大書特書之處。
我把握了少女的實力後,隨意地舉起了劍。估計就算我解除所有的輔助魔法,她也不是我的對手。管身體能力被較高的級别加持著,但是對方實在沒有什麼值得大書特書之處。
「那麼第一戰,開始!」
......@@ -319,7 +319,7 @@
「這、這就是,帕林庫洛選中的『英雄』⋯⋯?」
總覺得話中帶有異樣的熱度。因為感到一陣不寒而慄,我連忙運用『維度・決戰演算』避開少女的視線,慌慌張張地離開她身邊。
總覺得話中帶有異樣的熱度。因為感到一陣不寒而慄,我連忙運用『Dimension・決戰演算』避開少女的視線,慌慌張張地離開她身邊。
我下定盡快結束連場戰的決心,在賽場等待下一個對手。
第二名挑戰者還是女性。
因為這個世界中存在著級别和魔力,所以男女之間不存在過分的實力差。話雖如此,如果可能的話我還是希望以劍相向的對手能是一名同性。
......@@ -341,7 +341,7 @@
「好,開始!」
帕林庫洛一發信號,我就開始接近緹莉。
自然,緹莉打算在我接近之前決出勝負而開始構築魔法。但是卻遭到了『次元之冬』的妨礙。結果她發動的魔法被衰減至一小陣微風的程度。
自然,緹莉打算在我接近之前決出勝負而開始構築魔法。但是卻遭到了《次元之冬》的妨礙。結果她發動的魔法被衰減至一小陣微風的程度。
「──什!?魔法居然!」
......@@ -517,7 +517,7 @@
本來以為終於有個正常思考的人出現了,結果最後卻帶著壊笑離開了。簡直就像個發現了勁敵的孩子一樣。
之後也是一樣,雖然零星有人說了不好聽的話,但基本上沒有人對我抱持明顯的惡意。沒有任何人表現出了對空降領導感到不滿的態度。
管感覺到了成員們的異常,可我還是帶著營業式微笑逐一應付。
管感覺到了成員們的異常,可我還是帶著營業式微笑逐一應付。
最後,持續不斷的寒暄終於結束,訓練場內只剩下了帕林庫洛和斯諾。斯諾在一邊呆呆地抬頭望著星空。
一頭霧水的我向留下的帕林庫洛問道。
......@@ -565,7 +565,7 @@
「如果有餘力的話,我希望你能為了勞拉維亞和公會去延長『正道』。如果不行的話,那就是討伐三十層的守護者了。總之只要能為『史詩探索者』留下某種名譽和實績就沒有問題。」
「⋯⋯如果有餘力的話呢。為了給我和瑪利亞提供庇護的勞拉維亞,我本來也有打算做出一定的貢獻來著。」
「再有就是,如果在『舞闘大會』中獲得優勝的話也能算是貢獻。勞拉維亞在這方面一直落後於其他四国已經有很多年了。⋯⋯至於在各地進行的英雄活動,以及擔任與北方的戰爭的總大將這些就是玩笑了。」
「如果不是玩笑的話我會很困擾的⋯⋯我只要能守護好自己身邊的世界就足夠了。入国與国之間的紛爭這種事,打死我都不干。」
「如果不是玩笑的話我會很困擾的⋯⋯我只要能守護好自己身邊的世界就足夠了。入国與国之間的紛爭這種事,打死我都不干。」
「哈哈,這樣啊,我知道了啦。話說回來,剛才說的那些,說到底只是個計劃而已。你現在先專心於公會會長的工作就好。先不用想著迷宮和『正道』的延長,專心提升自己的實力就行。」
「說的也是,雖然是被強行安排的職位,不過既然當了,如果不做好身為公會會長的分內事是不行的⋯⋯不然會給公會成員們添麻煩的啊⋯⋯」
「沒錯。如果你不趕快從我這裡接手的話,就趕不上了啊⋯⋯」
......@@ -637,7 +637,7 @@
「⋯⋯這就是我擅長的魔法。」
這樣說著,斯諾使帶有些許龜裂的石塊進一步晃動,最後縱向開裂。
因為『維度』已經展開,所以我能辨識出斯諾擅長的魔法效果為『振動』
因為《Dimension》已經展開,所以我能辨識出斯諾擅長的魔法效果為『振動』
「讓石塊產生振動是嗎?」
「⋯⋯嗯。我的屬性是『無』與『火』。而且,如果將我的魔力特性跟『古代魔法』相結合,還能做到更有意思的事。」
......
......@@ -117,7 +117,7 @@
男子在高度的緊張中勉強裝出了親切的態度。
如此看來,他雖然畏懼沃克家,但是也不得不想方設法的套近乎。
不知不覺間,『維度』竟然被錘煉地能掌握如此細微的情感了。可能是最近在同諾文的訓練中反覆使用『維度』的結果吧。這樣一來我平常就必須要克制一下了,否則就相當於隨身帶了個測謊儀。
不知不覺間,《Dimension》竟然被錘煉地能掌握如此細微的情感了。可能是最近在同諾文的訓練中反覆使用《Dimension》的結果吧。這樣一來我平常就必須要克制一下了,否則就相當於隨身帶了個測謊儀。
我在後面守望著斯諾和男子的交談。
聽起來,這名男子是在勞拉維亞相當有勢力的商家的當主,此次是為了加深同沃克家的交情。男子在乏味的會話中摻入與沃克家交易的話題,伺機獲取於己有益的口實。
為了參考,我打算將這番對話記下來。
......@@ -151,7 +151,7 @@
於是,在有關公會的話題結束後,男子握住了我的手。
手邊傳來金屬的觸感。
『維度』告知我自己現在正握著幾枚金幣。
《Dimension》告知我自己現在正握著幾枚金幣。
「寥表敬意,還望笑納。都是為勞拉維亞盡心盡力的同志,我衷心期待您的活躍。」
「誒,怎麼能,恕我不──」
......@@ -210,7 +210,7 @@
「久別無恙⋯⋯義母大人⋯⋯」(譯注:這裡讀作母親寫作義母)
斯諾對一名妙齡女性以母親相稱。
然而兩人卻完全不像,那是一名金髮艷麗,眼若飢鷹,威風凜凜的女性。管身著的禮服有相似之處,但兩人在性格上著實是完全相悖的。
然而兩人卻完全不像,那是一名金髮艷麗,眼若飢鷹,威風凜凜的女性。管身著的禮服有相似之處,但兩人在性格上著實是完全相悖的。
「是斯諾啊⋯⋯今年以來,有關你的傳聞不少呢。看來,你還沒有忘記我告誡你的那些話啊⋯⋯」
......@@ -254,7 +254,7 @@
反覆再三地談及「害怕」二字的斯諾,身體是顫抖的。
不同於平常那副散漫的樣子,神情黯然的斯諾在畏縮些什麼。她這副孱弱的模樣不禁讓我回想起曾幾何時的迷宮探索。跟希達爾克一起參與『魔石線』的工事時,斯諾也是這個樣子。
『維度』將斯諾的精神狀態報知於我。
《Dimension》將斯諾的精神狀態報知於我。
毫無疑問,斯諾在餘裕盡失的時候就是如此脆弱。
平時的她恐怕是逞強裝出一副從容的樣子來的。斯諾這個人的精神,放在同齡的女孩子中想必屬於極度脆弱的一類。
因此,她無法將自己的意思明確地傳達給義母。
......@@ -304,7 +304,7 @@
於是順水推舟的,與商家的照面又開始了。
就算它是我們在舞會這一場合下的工作,但要再來一遍那樣的苦行也太折磨人了。
斯諾的感受也一樣,『維度』沒有放過斯諾眼眉的抽動。
斯諾的感受也一樣,《Dimension》沒有放過斯諾眼眉的抽動。
「幸會,在下是南方古爾亞德的香料商人──」
......@@ -319,7 +319,7 @@
「──說起來,艾爾米拉德・希達爾克卿和斯諾・沃克小姐的婚事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了嗎?」
就算不用『維度』我也明白,斯諾的表情在一瞬間凝固了。
就算不用《Dimension》我也明白,斯諾的表情在一瞬間凝固了。
「這個啊,差不多吧。因為她的才華,斯諾確實有不少候補的婚約者,但目前的確是我的優勢最大。是這樣吧,斯諾?」
......@@ -349,7 +349,7 @@
我用沉靜而清越的聲音打斷了話題。
僅出一言,周圍人的目光便集中到了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