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badeed42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

parent d575ccbc
......@@ -68,7 +68,7 @@
「帕尼亞啊。虽然详情不是很了解,不过方位还是知道的。那可确實是远得不得了。說起来,帕尼亞是个怎样的地方?」
问起来还没完了,恐怕是太闲了吧。在談的太多以至露出馬脚之前还是尽早切入正题为好。
问起来还没完了,恐怕是太闲了吧。在談的太多以至露出馬脚之前还是尽早切入正题为好。
「没什麼特別好說的呢。比起这个,您方便推荐些留宿的場所吗?」
......@@ -98,7 +98,7 @@
「毕竟这可是兜裡揣满金币的人信步而行的国家啊。很遺憾,如果没钱的話,那你今天就先在没有『魔石線』的地方露宿吧。等到明天再前往东边的『瓦爾德』。那个国家的治安虽然差了点,但却是个适合进行迷宮探索的国家。只有几枚铜币也一样能找到住宿的地方。」
露宿街頭这我可受不了。今天一天對精神的刺激已经够多了,真不敢想象要是再积累更多的压力我会变成什麼样。技能『???』暴走的条件肯定又会满足,这个是没跑了。我可不覺得让那个技能的『混乱』肆意积累下去会生什麼好事。而且我也不知道那个什麼『魔石線』到底哪裡有哪裡没有。从店主的口气听来,在那上面露宿恐怕是被严格禁止的。可是我在圖書館裡获得的知识却只說它是『可以传递魔力的宝石炼制而成的線路』而已。
露宿街頭这我可受不了。今天一天對精神的刺激已经够多了,真不敢想象要是再积累更多的压力我会变成什麼样。技能『???』暴走的条件肯定又会满足,这个是没跑了。我可不覺得让那个技能的『混乱』肆意积累下去会生什麼好事。而且我也不知道那个什麼『魔石線』到底哪裡有哪裡没有。从店主的口气听来,在那上面露宿恐怕是被严格禁止的。可是我在圖書館裡获得的知识却只說它是『可以传递魔力的宝石炼制而成的線路』而已。
既然如此,那我今天无论如何都得把钱凑足。
......@@ -154,15 +154,15 @@
经歷了如此多灾多难的一天,我总算是有机会休息了。
绷紧的神经得到了缓。
绷紧的神经得到了缓。
結果一个不留神,我的思考便倾向了正常的方向。
就常理而言,今天生的一切都荒诞不羁。未尽的疑点多如繁星。
就常理而言,今天生的一切都荒诞不羁。未尽的疑点多如繁星。
一旦疑问浮现於腦海,那麼不能解決的話就会令心情焦躁不已。
到底生了什麼啊。我在心裡盘算道。
到底生了什麼啊。我在心裡盘算道。
不该去思索,可我却思索了起来。不能自问自答,可我却自问自答了起来。
......@@ -213,7 +213,7 @@
「快起来快起来!!」
积攒在肺的空气全都被我倒吐了出来。
积攒在肺的空气全都被我倒吐了出来。
感覺到下腹一股重压,我隨着一陣剧痛睁开了双眼。
......@@ -255,7 +255,7 @@
我以恭敬的語气同她交談。
虽然不清楚她到底是什麼身份,但就从在迷宮裡生的一連串對白来看,她肯定是上流階級的大小姐。
虽然不清楚她到底是什麼身份,但就从在迷宮裡生的一連串對白来看,她肯定是上流階級的大小姐。
「这样啊。哎呀~,我覺得你现在应该挺烦恼的所以就过来了。級别一直只有1不能升級的事儿应该让你很是在意吧。」
......@@ -345,7 +345,7 @@
我在自己的下方看到了拉絲緹婭拉的頭顶。於是理解到,我的投技不仅没有生效,还反过来被擒住摔了出去。这根本不是一个看上去体重不到五十公斤的少女能拥有的臂力。
在決定动手之前我就做好了生什麼都不奇怪的心理準備,故而急速冷却的大腦开始加速运转,我将意识集中到調整落地的姿势上。
在決定动手之前我就做好了生什麼都不奇怪的心理準備,故而急速冷却的大腦开始加速运转,我将意识集中到調整落地的姿势上。
擦着天花板飞过的身体最後摔到了床上。尽管我成功利用双脚和右手着陸,但冲击仍然漫及了全身。當我为这股冲击的剧痛咬紧牙關时,拉絲緹婭拉已经来到了面前。
......@@ -990,7 +990,7 @@
我一边默默地刷洗着厨房裡的盘子,一边在腦海裡模拟與迪亞波羅的交流,这时,我突然听到店内传来一陣喧哗声。
當然,對这家酒館来說,吵闹是稀松平常的。可是在这陣吵闹声中却掺杂着迪亞波羅的声音,於是我決定看看生了什麼。
當然,對这家酒館来說,吵闹是稀松平常的。可是在这陣吵闹声中却掺杂着迪亞波羅的声音,於是我決定看看生了什麼。
「哈哈哈,跟一个1級的小鬼组队能给我们带来什麼好处。你要是拖我们後腿还死在迷宮裡可就麻烦了。」
......@@ -1063,7 +1063,7 @@
◆◆◆
在那件事生之後,我利用『維度』注意到迪亞波羅一个人进了迷宮。不过,很快他就被折腾得够呛然後又出来了,可想而知,他在迷宮裡肯定没什麼收获。
在那件事生之後,我利用『維度』注意到迪亞波羅一个人进了迷宮。不过,很快他就被折腾得够呛然後又出来了,可想而知,他在迷宮裡肯定没什麼收获。
酒館關門之後,我和店長切磋了下料理的手艺,然後隨手做了点料理。料理本身直接充作了给我的伙食摆到了桌上。
......@@ -1353,7 +1353,7 @@
緹亞的魔力數值确實是23.25,而属性魔法的數值则为2.09,这我没有看错。不过以这種數值就创造出这種现象还是让我难掩不安,恐怕还有什麼別的因素起了作用。
这就意味着我在接下来的戰鬥中等於是将背後交给了一个駕着镭射槍的人。虽然他的人品值得信赖,但我跟緹亞毕竟相识不久。究竟会生什麼都未可知。就算他的攻击對我没有惡意,但要是来个误射照样能在我肚子上开个洞。
这就意味着我在接下来的戰鬥中等於是将背後交给了一个駕着镭射槍的人。虽然他的人品值得信赖,但我跟緹亞毕竟相识不久。究竟会生什麼都未可知。就算他的攻击對我没有惡意,但要是来个误射照样能在我肚子上开个洞。
我的小心臟已经吓得快要从嗓子裡蹦出来了。
......@@ -1439,7 +1439,7 @@
「因为我是特別擅長索敵的魔法使,所以才会有这个結果。」
「这麼一說的話,明明周圍这麼暗,基督却总是能确地把握到敌人的所在啊。而且还都是隔了好远就能……」
「这麼一說的話,明明周圍这麼暗,基督却总是能确地把握到敌人的所在啊。而且还都是隔了好远就能……」
「嗯,其實我是使用了魔法才能发现敌人的。所以才能让我们这边抢占先机,为火力型的魔法使緹亞提供了安全的输出环境。視場所而定还可以直接狙击。緹亞为了发挥出威力而需要的时間,由我完美地创造了出来。所以才有了这種每戰必胜的展开。」
......@@ -1512,7 +1512,7 @@
說實話我絶對不想在没有MP的情况下戰鬥。
那样无法保護好緹亞的可能性会提高。如果我不能使用魔法的話,在招架怪物的时候消耗的时間和体力就会更多。时間拖得越久,生意外的可能性就更高。给了敌人更多攻击的机会,我们就越容易被敌人的特殊能力干掉。那样的戰鬥是无利可图的。
那样无法保護好緹亞的可能性会提高。如果我不能使用魔法的話,在招架怪物的时候消耗的时間和体力就会更多。时間拖得越久,生意外的可能性就更高。给了敌人更多攻击的机会,我们就越容易被敌人的特殊能力干掉。那样的戰鬥是无利可图的。
「我明白了。我先给基督送出去,之後我会自己一个人挑戰的。」
......@@ -1576,7 +1576,7 @@
我没有将这種会打碎緹亞夢想的話說出口,而是以平和的語气询问他。
「你为什麼要執着劍術呢?如果想要力量和金钱的話,只要研习魔法打倒怪物不就好了麼。那样一来,緹亞既能作为一个魔法使臻于大成,也能赚到可观的钱。」
「你为什麼要執着劍術呢?如果想要力量和金钱的話,只要研习魔法打倒怪物不就好了麼。那样一来,緹亞既能作为一个魔法使臻于大成,也能赚到可观的钱。」
「或许是那样,可是,我非劍不可啊!」
......
......@@ -145,11 +145,11 @@
一路上我小心谨慎地节約着MP。索敵这件事固然怠慢不得,但在與低位階的怪物戰鬥时,我会极力避免使用『維度』
我一面拣选易击败的怪物一面带着緹亞在迷宮中前进。
我一面拣选易击败的怪物一面带着緹亞在迷宮中前进。
於是乎回廊的面貌逐渐换了新颖。
原本那毫无特的石制回廊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转而变成了绿意盎然的通道。回廊变得越来越宽,樹木也愈显层叠掩映。走到最後,眼前的光景终於被彻底替换为一座森林。
原本那毫无特的石制回廊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转而变成了绿意盎然的通道。回廊变得越来越宽,樹木也愈显层叠掩映。走到最後,眼前的光景终於被彻底替换为一座森林。
千转百回的回廊不复存在,郁郁苍苍的森林取而代之。
......@@ -550,7 +550,7 @@ BOSS专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来只需注意
「因为如果有这两者的話,那这世上的一切都能任我予取予求了。名誉也好、地位也好、女人也好、美食也好、自由也好、幸福也好、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
緹亞这番話中带有几絲怨气。我能从中感覺出类似于執念或怨念的什麼东西。看来緹亞是因为过去生了什麼才会如此渴求力量和金钱。
緹亞这番話中带有几絲怨气。我能从中感覺出类似于執念或怨念的什麼东西。看来緹亞是因为过去生了什麼才会如此渴求力量和金钱。
「这可真是有些俗气的夢想啊……」
......@@ -716,7 +716,7 @@ BOSS专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来只需注意
在『維度』能触及的範圍内,我发现了先前被馬車运到这裡的奴隷们。他们现在正在接受打理。为了提升作为商品的格調,此时正在按顺序进行洗浴、化妆、打扮等过程。
镣铐加身的奴隷共有十人。我边观察奴隷在这个世界中的待遇边从负责接待的男人口中打探相關的信息。
镣铐加身的奴隷共有十人。我边观察奴隷在这个世界中的待遇边从负责接待的男人口中打探相關的信息。
没聊多久,一名奴隷突然走进了我们所在的門厅。
......@@ -757,7 +757,7 @@ BOSS专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来只需注意
「啊,不好意思。喂,来人!把那个奴隷带到裡面去!」
男人也注意到了事情的生,他連忙拍手喊人过来。
男人也注意到了事情的生,他連忙拍手喊人过来。
即使如此,少女仍然盯着我。接着,她气若游絲地呢喃道。
......@@ -817,9 +817,9 @@ BOSS专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来只需注意
都怪我得意忘形,竟然對这个異世界的人涌生了亲切感。結果就遇到了那名不能遇到的少女。
再怎麼依靠技能『???』反覆調节情緒,我将这个世界當做遊戏的思維模式都已经撑不下去了。确来說的話,现實和空想已经开始互相混杂。
再怎麼依靠技能『???』反覆調节情緒,我将这个世界當做遊戏的思維模式都已经撑不下去了。确来說的話,现實和空想已经开始互相混杂。
於是乎,我明明还在異世界,但思考却开始向原来的世界倾斜。就算去想也无济事的種種思緒开始萦绕於腦海。
於是乎,我明明还在異世界,但思考却开始向原来的世界倾斜。就算去想也无济事的種種思緒开始萦绕於腦海。
我一面拼命压制内心的动摇,一面奋力拖动沉重的步伐。
......@@ -858,7 +858,7 @@ BOSS专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来只需注意
这既是一場夢,也是對过去的记忆的清算。
在原来的世界生的事化作了夢浮现在眼前。
在原来的世界生的事化作了夢浮现在眼前。
但记忆的再现并不是很鮮明。毕竟这只是一場夢,会暧昧一些也是理所當然,整場夢就像花了的磁带一样掺杂着陣陣杂音。
......@@ -980,7 +980,7 @@ BOSS专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来只需注意
岂止如此,我很可能会在焦躁感和罪惡感的驱使下发狂。那样的結果就是不眠不休不饮不食地朝最深部挑戰。那样就只是暴走而已,于人于己都没有任何益处。那麼做算不上是为了陽滝。
我必须要當这一切没生过。
我必须要當这一切没生过。
还不到相川渦波登場的时候,我要继续作为只考虑如何尽快回到原来世界的探索者基督・歐亞活下去。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 -1132,7 +1132,7 @@ BOSS专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来只需注意
从升到6級的緹亞的属性来看,到5层为止她应该有能力獨自解決戰鬥。
緹亞的力量已经接近4.00 了。跟不到1.00 那时候比起来是判若云泥,应该不至於生攻击无效的情况。根據我在酒館裡打听来的情报,力量3.00 到4.00 的戰士就可以在五层戰鬥了。
緹亞的力量已经接近4.00 了。跟不到1.00 那时候比起来是判若云泥,应该不至於生攻击无效的情况。根據我在酒館裡打听来的情报,力量3.00 到4.00 的戰士就可以在五层戰鬥了。
力量和級别的重要性就是这麼大。
......@@ -1288,7 +1288,7 @@ BOSS专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来只需注意
一名背着大劍的男人边笑边向我们靠近过来。在他身边还跟着另外三名同伴。
我早就用『維度』察覺到了他们的接近所以并不惊讶。就凭在这个階层活动的人的級别,即使发生冲突我也可以在反手之間摆平,故而无需多作戒備。
我早就用『維度』察覺到了他们的接近所以并不惊讶。就凭在这个階层活动的人的級别,即使發生衝突我也可以在反手之間摆平,故而无需多作戒備。
这个男人是那个、那个什麼来着,就是那时候的……
......@@ -1304,7 +1304,7 @@ BOSS专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来只需注意
顺带一說,我已经确认了这个人的详细情报,他是个9級的劍士,名叫阿爾肯。圍在这人身边的同伴水平也都差不多,才能方面都不值得大書特書。
就他们的状态而言,即使爆了争端我一个人也可以轻鬆解決。既然没多少風險,同时这附近还没幾个怪物,那我就先静观其变好了。
就他们的状态而言,即使爆了争端我一个人也可以轻鬆解決。既然没多少風險,同时这附近还没幾个怪物,那我就先静观其变好了。
「你这傢伙,是在找架打吗!」
......@@ -1462,7 +1462,7 @@ BOSS专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来只需注意
「行啊,那你想怎麼比?」
「決定输赢的条件很简單,就用討伐數量的多少为基准好了。只要把目标的特征告诉我们就行。」
「決定输赢的条件很简單,就用討伐數量的多少为基準好了。只要把目标的特徵告诉我们就行。」
「这样好吗?你们就什麼条件都没有?」
......@@ -1625,7 +1625,7 @@ MP的消費量在个位數,成果差強人意。
阿爾肯就知道在那裡不可能来不可能去。
我本以为他会诡辩說这都是我们捡来的所以无效、或者說我们手頭一开始就有不少所以耍赖什麼的呢,結果他連这点能力都没有。看来是事情过於出乎意料以至把他全部的思考能力都剥夺了吧。
我本以为他会诡辩說这都是我们捡来的所以无效、或者說我们手頭一开始就有不少所以耍赖什麼的呢,結果他連这点能力都没有。看来是事情过於出乎意料以至把他全部的思考能力都剥夺了吧。
「可惡!喂,你们幾个,给他们圍起来!!」
......@@ -1701,7 +1701,7 @@ MP还剩三成。我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所以才保留了一定程
首先用劍轻轻刺伤阿爾肯的惯用手,接着再击伤他的双脚。将阿爾肯击倒後,我开始對付那个用槍的。我以擦肩而过的形式在瞬間砍伤了此人的惯用手。紧接着我顺势冲向魔法使那边。途中,獸人劍士咆哮着像我扑来,但还没等對手将劍挥下,我已经刺伤了他的手腕。隨後我将因痛苦而呻吟起来的獸人一脚扫倒,然後从他的腦袋顶上跨了过去。最後,我将劍锋抵在为了释放魔法而站在原地的女魔法師的喉頭。
所有这一切不过生在幾秒之内。
所有这一切不过生在幾秒之内。
我以尽可能低沉的声音說道。
......
......@@ -83,7 +83,7 @@ Index: 00040_第四章 二十層階処,魍魉沉影池。盼求君臨至,直
-这裡是五层,我和缇亚的等级还是6级。
+然而在去路的前方,我又看到了一名少女,紧急之下我連忙驻足。
+被緹達唤作阿爾緹的少女也散发着不负他的压迫感。
+被緹達唤作阿爾緹的少女也散发着不负他的压迫感。
+这是一名小个子的赤髮少女,在她身上缠满了刻有文字的绷带。最为異常的是她的双脚,少女的双脚并非肉身,而是火焰。翠色的火焰从绷带之下喷涌而出,令少女整个人漂浮于空中。
-至少在今天,我们不该当其锋芒。
......@@ -97,7 +97,7 @@ Index: 00040_第四章 二十層階処,魍魉沉影池。盼求君臨至,直
-
-然而在去路的前方,我又看到了一名少女,紧急之下我连忙驻足。
-
-被缇达唤作阿尔缇的少女也散发着不负他的压迫感。
-被缇达唤作阿尔缇的少女也散发着不负他的压迫感。
-
-这是一名小个子的赤髮少女,在她身上缠满了刻有文字的绷带。最为异常的是她的双脚,少女的双脚并非肉身,而是火焰。翠色的火焰从绷带之下喷涌而出,令少女整个人漂浮于空中。
-
......@@ -527,7 +527,7 @@ Index: 00040_第四章 二十層階処,魍魉沉影池。盼求君臨至,直
-房间的亮度并没有变化。这在『维度』的把握下是一目了然的。但也正因如此,我才会感到不可思议。
-
+房間的亮度并没有变化。这在『維度』的把握下是一目了然的。但也正因如此,我才会感到不可思议。
生了变化的是我,是我个人体感的黑暗增幅了。
生了变化的是我,是我个人体感的黑暗增幅了。
+这简直就像我用於辨別明暗的『什麼东西』丧失了机能一样。
+渐渐的,就連『維度』获取的信息也被拉上了一道暗幕。於是我意识到这不是物理上的黑暗,而是精神上的黑暗。
......@@ -603,8 +603,8 @@ Index: 00040_第四章 二十層階処,魍魉沉影池。盼求君臨至,直
-“——什、什麼!?”
+「──什、什麼!?」
-完全搞不懂生了什麼,在缇达念出魔法名的一瞬间,我的脚就没了力气。
+完全搞不懂生了什麼,在緹達念出魔法名的一瞬間,我的脚就没了力气。
-完全搞不懂生了什麼,在缇达念出魔法名的一瞬间,我的脚就没了力气。
+完全搞不懂生了什麼,在緹達念出魔法名的一瞬間,我的脚就没了力气。
+我立馬重新发力。
+可是,尽管我将气力灌入了双腿──、但我却不知道该怎麼站起来。
+明明身体还好好的,但我向神经下達的起身的指令却迟迟得不到落實。
......@@ -782,7 +782,7 @@ Index: 00040_第四章 二十層階処,魍魉沉影池。盼求君臨至,直
-HP140/190 MP0/262
+我在这个魔法中赌上了一切。榨乾我所有的力量,穷尽凍結之能事。
+以亟欲生成南极全土之寒霜的气势、用将分子层面的所有振动尽數遏制的念頭,令不惜将我自己和緹達一起冰封的魔法在现場爆出来。
+以亟欲生成南极全土之寒霜的气势、用将分子层面的所有振动尽數遏制的念頭,令不惜将我自己和緹達一起冰封的魔法在现場爆出来。
+冰在緹達的体内不断生成,整个房間的气溫也急剧下降,黑色的液体渐渐凝結为了黑色的固体。
+魔法的餘波一併凍結了我的伤口。
+火花噼里啪啦地在視野中迸现,喉咙深处翻上一陣血锈。
......@@ -802,7 +802,7 @@ Index: 00040_第四章 二十層階処,魍魉沉影池。盼求君臨至,直
-我在这个魔法中赌上了一切。榨乾我所有的力量,穷尽冻结之能事。
-
-以亟欲生成南极全土之寒霜的气势、用将分子层面的所有振动尽数遏制的念头,令不惜将我自己和缇达一起冰封的魔法在现场爆出来。
-以亟欲生成南极全土之寒霜的气势、用将分子层面的所有振动尽数遏制的念头,令不惜将我自己和缇达一起冰封的魔法在现场爆出来。
-
-冰在缇达的体内不断生成,整个房间的气温也急剧下降,黑色的液体渐渐凝结为了黑色的固体。
-
......@@ -1101,11 +1101,11 @@ Index: 00040_第四章 二十層階処,魍魉沉影池。盼求君臨至,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