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b95ed40a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

parent cd5a342f
......@@ -51,7 +51,7 @@
刚听到就后悔了。果然,对于奴隶之间的关联性要再好好确认下才行。
“侵犯,或,或者玩弄,一直持续到弄坏为止”
“侵犯或者玩弄,一直持续到弄坏为止”
“我不会的。暂且放心”
“暂且 吗?”
“明天说不定就出售掉。真变成那样的話,这种觉悟也是必要的,所以就那样把这話好好记着吧。今天,我把你买回来纯粹只是个失误,一时迷失了理智而已”
......
......@@ -216,7 +216,7 @@ Index: 3.异世界的系統
马上的放手了,这景象生理上感到恐怖,但是会感到恐怖才是正确的吧!
-「好,《所有物》」
+「好,『携带品』」
+「好,『所有物』」
-——物品 肉干*1——
+--物品 肉干×1--
......
......@@ -181,7 +181,7 @@ MP 72/72
马上的放手了,这景象生理上感到恐怖,但是会感到恐怖才是正确的吧!
「好,『携带品』」
「好,『所有物』」
--物品 肉干×1--
......
......@@ -82,11 +82,11 @@ Index: 26.開始閲読(読みあい)
-刚听到就后悔了。果然,对于奴隶之间的关联性要再好好确认下才行。
+刚听到就後悔了。果然,对于奴隷之间的关联性要再好好确认下才行。
-“侵犯,或,或者玩弄,一直持续到弄坏为止”
-“侵犯或者玩弄,一直持续到弄坏为止”
-“我不会的。暂且放心”
-“暂且 吗?”
-“明天说不定就出售掉。真变成那样的話,这种觉悟也是必要的,所以就那样把这話好好记着吧。今天,我把你买回来纯粹只是个失误,一时迷失了理智而已”
+「侵犯,或,或者玩弄,一直持续到弄坏为止」
+「侵犯或者玩弄,一直持续到弄坏为止」
+「我不会的。暂且放心」
+「暂且 吗?」
+「明天说不定就出售掉。真变成那样的話,这种觉悟也是必要的,所以就那样把这話好好记着吧。今天,我把你买回来纯粹只是个失误,一时迷失了理智而已」
......
......@@ -51,7 +51,7 @@
刚听到就後悔了。果然,对于奴隷之间的关联性要再好好确认下才行。
「侵犯,或,或者玩弄,一直持续到弄坏为止」
「侵犯或者玩弄,一直持续到弄坏为止」
「我不会的。暂且放心」
「暂且 吗?」
「明天说不定就出售掉。真变成那样的話,这种觉悟也是必要的,所以就那样把这話好好记着吧。今天,我把你买回来纯粹只是个失误,一时迷失了理智而已」
......
......@@ -2,7 +2,7 @@ Index: 34.3人パーティー 3人行
===================================================================
--- 34.3人パーティー 3人行 [object Object]
+++ 34.3人パーティー 3人行
@@ -1,145 +1,144 @@
@@ -1,219 +1,217 @@
+我和菈絲蒂娅菈一起回到了新家,玛丽亚跑出来迎接我。
+玛丽亚她「你回来--啦!?」这样,一看见菈絲蒂娅菈就将说到一半的話给凝固住了,但随即就回復正常来招呼客人而行动。
......@@ -180,14 +180,15 @@ Index: 34.3人パーティー 3人行
-本来想说拉斯提娅拉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不过过了一阵子后就带了一个大型麻布袋回来。看来是将迷宫中会用到的物品都放进去了。
+本来想说菈絲蒂娅菈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不过过了一阵子後就带了一个大型麻布袋回来。看来是将迷宫中会用到的物品都放进去了。
我对於我自己的『持有物品』这件事,想说应该要怎麼说明才比较好而感到苦恼。
-我对於我自己的『持有物品』这件事,想说应该要怎麼说明才比较好而感到苦恼。
+我对於我自己的『携带品』这件事,想说应该要怎麼说明才比较好而感到苦恼。
虽然蒂亚说不定已经稍微注意到这件事了,但实际上这能力我还没有对任何一人提起过。
-不过我认为对玛丽亚和拉斯提娅拉开诚布公这些还是为之尚早。
+不过我认为对玛丽亚和菈絲蒂娅菈开诚布公这些还是为之尚早。
-可是看到拉斯提娅拉这个样子也知道说总有一天也会有在迷宫里打长期战的情况在。到时候也会有也不得不将『持有物品』展现给她们看的情况了吧。
-那麼,先亮一些情报做打预防针的动作至少可以让之后不会那麼麻烦。
+可是看到菈絲蒂娅菈这个样子也知道说总有一天也会有在迷宫里打长期战的情况在。到时候也会有也不得不将『持有物品』展现给她们看的情况了吧。
+可是看到菈絲蒂娅菈这个样子也知道说总有一天也会有在迷宫里打长期战的情况在。到时候也会有也不得不将『携带品』展现给她们看的情况了吧。
+那麼,先亮一些情报做打预防针的动作至少可以让之後不会那麼麻烦。
-「拉斯提娅拉,你带来的那些东西借我一下吧」
......@@ -196,10 +197,11 @@ Index: 34.3人パーティー 3人行
-「嗯?」
+「嗯?」
可是我没有任何暴露这些的理由在。所以我就一如往常似的透过将手探入袋中从『持有物品』中拿东西作为掩饰。
-可是我没有任何暴露这些的理由在。所以我就一如往常似的透过将手探入袋中从『持有物品』中拿东西作为掩饰。
+可是我没有任何暴露这些的理由在。所以我就一如往常似的透过将手探入袋中从『携带品』中拿东西作为掩饰。
「这个魔法道具的袋子,里面十分地宽广。所以有一些小东西可以先拿来让我保管这样」
@@ -147,73 +146,72 @@
「嘿,嗯哼,是魔法道具啊。不过我孤陋寡闻所以没听说过这种道具耶……」
「什麼啊,说得好像是我说谎骗人一样」
......@@ -213,11 +215,12 @@ Index: 34.3人パーティー 3人行
「那就拜托了。要是能让两手空空的話,那当然是多多益善啊」
-拉斯提娅拉如此说著,并将麻布袋里的水以及食物拿出来交给了我。
-我则将这些丢进『持有物品』中。
+菈絲蒂娅菈如此说著,并将麻布袋里的水以及食物拿出来交给了我。
我则将这些丢进『持有物品』中。
+我则将这些丢进『携带品』中。
-包含拉斯提娅拉的东西在内,我『持有物品』中的物资数量变得越来越庞大了。只要有这些的話,我跟玛丽亚就能在迷宫中毫无顾忌地探索了。
+包含菈絲蒂娅菈的东西在内,我『持有物品』中的物资数量变得越来越庞大了。只要有这些的話,我跟玛丽亚就能在迷宫中毫无顾忌地探索了。
+包含菈絲蒂娅菈的东西在内,我『携带品』中的物资数量变得越来越庞大了。只要有这些的話,我跟玛丽亚就能在迷宫中毫无顾忌地探索了。
-当准备完毕的同时,我朝她们2人说就这样出发去迷宫了。
+当准备完毕的同时,我朝她们2人说就这样出发去迷宫了。
......
......@@ -128,18 +128,18 @@
本来想说菈絲蒂娅菈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不过过了一阵子後就带了一个大型麻布袋回来。看来是将迷宫中会用到的物品都放进去了。
我对於我自己的『持有物品』这件事,想说应该要怎麼说明才比较好而感到苦恼。
我对於我自己的『携带品』这件事,想说应该要怎麼说明才比较好而感到苦恼。
虽然蒂亚说不定已经稍微注意到这件事了,但实际上这能力我还没有对任何一人提起过。
不过我认为对玛丽亚和菈絲蒂娅菈开诚布公这些还是为之尚早。
可是看到菈絲蒂娅菈这个样子也知道说总有一天也会有在迷宫里打长期战的情况在。到时候也会有也不得不将『持有物品』展现给她们看的情况了吧。
可是看到菈絲蒂娅菈这个样子也知道说总有一天也会有在迷宫里打长期战的情况在。到时候也会有也不得不将『携带品』展现给她们看的情况了吧。
那麼,先亮一些情报做打预防针的动作至少可以让之後不会那麼麻烦。
「菈絲蒂娅菈,你带来的那些东西借我一下吧」
「嗯?」
可是我没有任何暴露这些的理由在。所以我就一如往常似的透过将手探入袋中从『持有物品』中拿东西作为掩饰。
可是我没有任何暴露这些的理由在。所以我就一如往常似的透过将手探入袋中从『携带品』中拿东西作为掩饰。
「这个魔法道具的袋子,里面十分地宽广。所以有一些小东西可以先拿来让我保管这样」
......@@ -154,9 +154,9 @@
「那就拜托了。要是能让两手空空的話,那当然是多多益善啊」
菈絲蒂娅菈如此说著,并将麻布袋里的水以及食物拿出来交给了我。
我则将这些丢进『持有物品』中。
我则将这些丢进『携带品』中。
包含菈絲蒂娅菈的东西在内,我『持有物品』中的物资数量变得越来越庞大了。只要有这些的話,我跟玛丽亚就能在迷宫中毫无顾忌地探索了。
包含菈絲蒂娅菈的东西在内,我『携带品』中的物资数量变得越来越庞大了。只要有这些的話,我跟玛丽亚就能在迷宫中毫无顾忌地探索了。
当准备完毕的同时,我朝她们2人说就这样出发去迷宫了。
......
......@@ -1005,7 +1005,7 @@ Index: 64.虚無を焦がすものマリア
-「──咕,魔法『Dimension‧決戰演算』、魔法『Freeze』!」
- 
+
+「──咕,魔法『Dimension・決戰演算』、魔法『Freeze』!」
+「──咕,魔法『維度・決戰演算』、魔法『冻结』!」
+
冷氣廣布屋中。
煩人的冷氣正消除著我的火炎。
......
......@@ -693,7 +693,7 @@
構築著炎之劍的同時,我慢慢地接近主人。
「──咕,魔法『Dimension・決戰演算』、魔法『Freeze』!」
「──咕,魔法『維度・決戰演算』、魔法『冻结』!」
冷氣廣布屋中。
煩人的冷氣正消除著我的火炎。
......
......@@ -75,7 +75,7 @@ Index: 65
+
+阿尔緹肯定的瞬间,顿时给我一种天变地异的冲击。
+肯定在我的心里某处,对阿尔緹寄予了信赖吧。因此才会在受到背叛的时点上受到这么大的打击。
+我一边遭受着精神的冲击一边从「持有物品」中抽出了愛剑,吼道。
+我一边遭受着精神的冲击一边从『携带品』中抽出了愛剑,吼道。
+
+「怎么会这样、阿尔緹,为什么会这样。虽然你也是怪物那一类的,但是我还是以为彼此能实现交流!彼此能互相理解的!结果,你也跟緹达一样是我的敌人吗!?阿尔緹!!」
+
......@@ -131,7 +131,7 @@ Index: 65
+菈絲蒂娅菈受到仪式的影响剩余的MP很少,身体状况也很差。肯定无法自如地行动。
+緹亚受到了先前的攻击,不仅出血量巨大,意识也不清。在她身旁菈絲蒂娅菈正竭力施以回復魔法,但魔法的光芒很弱,效果似乎也不好。
+海因也没办法继续战斗了。今天的战斗中承受负担最重的就是他,加上被帕林庫洛砍伤,看上去也快到极限。
+只有雷迪安特小姐没有受到较大的损伤。被我伤到的手足已经恢復完全,如果我从『持有物品』中取出剑给她的話,应该能成为战力吧。(我记得後面有说道,塞拉变成狼之後,再变回人时是全裸的,还要换衣服,你不给人家衣服穿怎么变成战力啊0 0)可是那样一来,她背上的两人就危险了。
+只有雷迪安特小姐没有受到较大的损伤。被我伤到的手足已经恢復完全,如果我从『携带品』中取出剑给她的話,应该能成为战力吧。(我记得後面有说道,塞拉变成狼之後,再变回人时是全裸的,还要换衣服,你不给人家衣服穿怎么变成战力啊0 0)可是那样一来,她背上的两人就危险了。
+这样的話--
+我分析完状况後,提高音量喊道
+
......@@ -354,7 +354,7 @@ Index: 65
-与我相对,阿尔缇用手中溢出的魔法温和地将玛利亚包裹起来。携着非青非红亦非黄色的幻想般辉耀的火柱升至2人上空。上升的火焰在空中散落,降下了炎之雪。
-[基督、你让我回想起以前了、想起了过去!你的面容、让我想起了往事。只要将你打倒的话、终于、我的悲恋也能实现了!————魔法『Flame·决战炎域』、魔法『焦热世界』!]
+
+「果然、果然啊!你也跟緹达一样。是我的敌人!阿尔緹!----魔法『Dimension・决战演算』、魔法『次元之冬』!!」
+「果然、果然啊!你也跟緹达一样。是我的敌人!阿尔緹!----魔法『維度・决战演算』、魔法『次元之冬』!!」
+
+与我相对,阿尔緹用手中溢出的魔法溫和地将玛利亚包裹起来。携着非青非红亦非黄色的幻想般辉耀的火柱升至2人上空。上升的火焰在空中散落,降下了炎之雪。
+
......
......@@ -30,7 +30,7 @@
阿尔緹肯定的瞬间,顿时给我一种天变地异的冲击。
肯定在我的心里某处,对阿尔緹寄予了信赖吧。因此才会在受到背叛的时点上受到这么大的打击。
我一边遭受着精神的冲击一边从「持有物品」中抽出了愛剑,吼道。
我一边遭受着精神的冲击一边从『携带品』中抽出了愛剑,吼道。
「怎么会这样、阿尔緹,为什么会这样。虽然你也是怪物那一类的,但是我还是以为彼此能实现交流!彼此能互相理解的!结果,你也跟緹达一样是我的敌人吗!?阿尔緹!!」
......@@ -71,7 +71,7 @@
菈絲蒂娅菈受到仪式的影响剩余的MP很少,身体状况也很差。肯定无法自如地行动。
緹亚受到了先前的攻击,不仅出血量巨大,意识也不清。在她身旁菈絲蒂娅菈正竭力施以回復魔法,但魔法的光芒很弱,效果似乎也不好。
海因也没办法继续战斗了。今天的战斗中承受负担最重的就是他,加上被帕林庫洛砍伤,看上去也快到极限。
只有雷迪安特小姐没有受到较大的损伤。被我伤到的手足已经恢復完全,如果我从『持有物品』中取出剑给她的話,应该能成为战力吧。(我记得後面有说道,塞拉变成狼之後,再变回人时是全裸的,还要换衣服,你不给人家衣服穿怎么变成战力啊0 0)可是那样一来,她背上的两人就危险了。
只有雷迪安特小姐没有受到较大的损伤。被我伤到的手足已经恢復完全,如果我从『携带品』中取出剑给她的話,应该能成为战力吧。(我记得後面有说道,塞拉变成狼之後,再变回人时是全裸的,还要换衣服,你不给人家衣服穿怎么变成战力啊0 0)可是那样一来,她背上的两人就危险了。
这样的話--
我分析完状况後,提高音量喊道
......@@ -219,7 +219,7 @@ Rank 第十守护者--
在火之丘全域张开了冬之结界、在剑周围的空间内展开了次元魔术。我构筑起魔法阵的二重圆环,在火焰乱舞的山丘上,降下了冰之雪。
火之世界与冬之世界彼此重合。
「果然、果然啊!你也跟緹达一样。是我的敌人!阿尔緹!----魔法『Dimension・决战演算』、魔法『次元之冬』!!」
「果然、果然啊!你也跟緹达一样。是我的敌人!阿尔緹!----魔法『維度・决战演算』、魔法『次元之冬』!!」
与我相对,阿尔緹用手中溢出的魔法溫和地将玛利亚包裹起来。携着非青非红亦非黄色的幻想般辉耀的火柱升至2人上空。上升的火焰在空中散落,降下了炎之雪。
......
......@@ -179,7 +179,7 @@ Index: 66
接着,白炎颤动起来。
-与此同时,魔法『Dimension』掌握到我身后的一部分地面变作了溶岩。紧接着,一道白炎从溶解的地面中射出。
+与此同时,魔法『Dimension』掌握到我身後的一部分地面变作了溶岩。紧接着,一道白炎从溶解的地面中射出。
+与此同时,魔法『維度』掌握到我身後的一部分地面变作了溶岩。紧接着,一道白炎从溶解的地面中射出。
我将身体扭转至极限,避开了这一击。
-到这一步,我终于理解到。这道白炎是将火焰凝练成一条细线的魔法。而且作为术者的阿尔缇可以随心所欲地操纵这道高速的火焰。正如其名,这是一道堪比闪光的火焰。
......@@ -339,7 +339,7 @@ Index: 66
把完全没有使用过的11点技能点数都加到了冰结魔法上。
同时我还解除了导致MP-200补正的魔法『Connection』。
@@ -260,9 +260,9 @@
@@ -260,95 +260,95 @@
对冰结魔法的认识进一步加深,对分子振动的掌控力也得以加强。
该怎么做才能中止世界的振动。我终于得以窥视相应的法则。
......@@ -350,10 +350,12 @@ Index: 66
我把全部的魔法解除,只集中于对冷气的精炼。
我要精制出前所未有的极寒冷气。
@@ -271,84 +271,84 @@
将这份冷气像长袍般披在身上的我藉此抵御袭来的火焰。
名字姑且先叫魔法『零度之衣』好了。
接着从『持有物品』取出布料,再将水瓶砍碎,把淋湿的布料像兜帽一样蒙到头上。
-接着从『持有物品』取出布料,再将水瓶砍碎,把淋湿的布料像兜帽一样蒙到头上。
+接着从『携带品』取出布料,再将水瓶砍碎,把淋湿的布料像兜帽一样蒙到头上。
-随后,我奔跑起来。
+随後,我奔跑起来。
......@@ -451,7 +453,7 @@ Index: 66
虽然MP已经枯竭,但作为代替,我削减自己的生命来咏唱魔法。
-〔——魔法『Dimension・决战演算』〕
+「--魔法『Dimension・决战演算』」
+「--魔法『維度・决战演算』」
-――HP246/372 MP0/657――
-――HP238/366 MP0/657――
......
......@@ -126,7 +126,7 @@
我无法估算出那道白炎的溫度。然而可以肯定,即使是现在的我,一旦被那东西直接击中会也会遭受重创。
接着,白炎颤动起来。
与此同时,魔法『Dimension』掌握到我身後的一部分地面变作了溶岩。紧接着,一道白炎从溶解的地面中射出。
与此同时,魔法『維度』掌握到我身後的一部分地面变作了溶岩。紧接着,一道白炎从溶解的地面中射出。
我将身体扭转至极限,避开了这一击。
到这一步,我终于理解到。这道白炎是将火焰凝练成一条细线的魔法。而且作为术者的阿尔緹可以随心所欲地操纵这道高速的火焰。正如其名,这是一道堪比闪光的火焰。
......@@ -270,7 +270,7 @@
名字姑且先叫魔法『零度之衣』好了。
接着从『持有物品』取出布料,再将水瓶砍碎,把淋湿的布料像兜帽一样蒙到头上。
接着从『携带品』取出布料,再将水瓶砍碎,把淋湿的布料像兜帽一样蒙到头上。
随後,我奔跑起来。
......@@ -343,7 +343,7 @@
虽然MP已经枯竭,但作为代替,我削减自己的生命来咏唱魔法。
「--魔法『Dimension・决战演算』」
「--魔法『維度・决战演算』」
--HP 246/372 MP 0/657--
--HP 238/366 MP 0/657--
......
......@@ -6,18 +6,19 @@ Index: 67
-[……不错嘛、基督。真不愧能杀掉那个缇达]
-携着巨大的出血量,阿尔缇却仍然带有余裕地对我说道。
-[吵死了,给我赶快消失吧……!]
-我从『持有物品』中取出新的潮湿的外套,裹在身上往前迈进。
-残余的HP还有238,从这个数字上来看,还能继续战斗。现在放弃的话还太早了,我一定要像帮助拉丝缇亚拉那样,把玛利亚也救下来给你看,这样想着我重新积蓄起魔力。
-[不过还差得远呢。对吧?玛利亚?]
-[是的,还差得远呢。]
-玛利亚站到阿尔缇的身边,重复着同样的台词。
-阿尔缇摇摇晃晃地靠近玛利亚,并从身后抱住她。接着,两个人[还没完]、[这才刚刚开始]地不停重复着。
+「……不错嘛、基督。真不愧能杀掉那个緹达」
+
+携着巨大的出血量,阿尔緹却仍然带有余裕地对我说道。
+
+「吵死了,给我赶快消失吧……!」
+
我从『持有物品』中取出新的潮湿的外套,裹在身上往前迈进。
-残余的HP还有238,从这个数字上来看,还能继续战斗。现在放弃的话还太早了,我一定要像帮助拉丝缇亚拉那样,把玛利亚也救下来给你看,这样想着我重新积蓄起魔力。
-[不过还差得远呢。对吧?玛利亚?]
-[是的,还差得远呢。]
-玛利亚站到阿尔缇的身边,重复着同样的台词。
-阿尔缇摇摇晃晃地靠近玛利亚,并从身后抱住她。接着,两个人[还没完]、[这才刚刚开始]地不停重复着。
+我从『携带品』中取出新的潮湿的外套,裹在身上往前迈进。
+殘余的HP还有238,从这个数字上来看,还能继续战斗。现在放弃的話还太早了,我一定要像帮助菈絲蒂娅菈那样,把玛利亚也救下来给你看,这样想着我重新积蓄起魔力。
+
+「不过还差得远呢。对吧?玛利亚?」
......
......@@ -4,7 +4,7 @@
「吵死了,给我赶快消失吧……!」
我从『持有物品』中取出新的潮湿的外套,裹在身上往前迈进。
我从『携带品』中取出新的潮湿的外套,裹在身上往前迈进。
殘余的HP还有238,从这个数字上来看,还能继续战斗。现在放弃的話还太早了,我一定要像帮助菈絲蒂娅菈那样,把玛利亚也救下来给你看,这样想着我重新积蓄起魔力。
「不过还差得远呢。对吧?玛利亚?」
......
......@@ -27,8 +27,8 @@ Index: 69
-[哦、哦哦!真厉害啊,涡波。凭那副状态真亏你能做到这种地步]
-帕林库洛一副发自心底感到吃惊的模样,笑着说。
-烦躁。帕林库洛的所作所为,全都让我感到不快。
+没有想这想那的功夫,我守在玛利亚身前,从『持有物品』中取出预备的剑挡下帕林庫洛的攻击。
+我拿来辅助的魔法仅仅只有『Dimension・决战演算』。HP与MP就是匮乏到这等地步,以至于最後演变为单纯的剑术对拼。
+没有想这想那的功夫,我守在玛利亚身前,从『携带品』中取出预备的剑挡下帕林庫洛的攻击。
+我拿来辅助的魔法仅仅只有『維度・决战演算』。HP与MP就是匮乏到这等地步,以至于最後演变为单纯的剑术对拼。
+帕林庫洛的剑从我的剑身上方滑过,伴随着流利的动作,帕林庫洛潜进我的怀中。帕林庫洛那单手持剑挥舞的剑技显得有些异样的轻柔。
+剑与剑交错之际,帕林庫洛用空下来的另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腕。他就这样强行使我们转入僵持状态,以停止剑术的搏杀。
+随即,帕林庫洛身上的魔力开始增福。
......@@ -164,7 +164,7 @@ Index: 69
+一击接着一击力道越来越强、速度越来越快,并且在帕林庫洛自身的剑技加持下,其級别也升华至更高的境界。那过去緹达也不曾具备的技能让我的防御出现了些许破绽。
+这样下去的話会输。我强行强化魔法的力度。
+
+「可恶!『Dimension・决战演算』--!!」
+「可恶!『維度・决战演算』--!!」
+
然而,这是步错棋。
-因为数度强行构筑魔法,导致我的身体已经迫近极限了。单看数值的话,最大HP仍有残留。虽然从理论上来说,继续使用魔法是可能的。但是实际上身体的状况已经无法实现了。
......
......@@ -5,8 +5,8 @@
帕林庫洛一边回答,一边朝我们接近。
说着,他挥下那把染上鲜血的剑。
没有想这想那的功夫,我守在玛利亚身前,从『持有物品』中取出预备的剑挡下帕林庫洛的攻击。
我拿来辅助的魔法仅仅只有『Dimension・决战演算』。HP与MP就是匮乏到这等地步,以至于最後演变为单纯的剑术对拼。
没有想这想那的功夫,我守在玛利亚身前,从『携带品』中取出预备的剑挡下帕林庫洛的攻击。
我拿来辅助的魔法仅仅只有『維度・决战演算』。HP与MP就是匮乏到这等地步,以至于最後演变为单纯的剑术对拼。
帕林庫洛的剑从我的剑身上方滑过,伴随着流利的动作,帕林庫洛潜进我的怀中。帕林庫洛那单手持剑挥舞的剑技显得有些异样的轻柔。
剑与剑交错之际,帕林庫洛用空下来的另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腕。他就这样强行使我们转入僵持状态,以停止剑术的搏杀。
随即,帕林庫洛身上的魔力开始增福。
......@@ -97,7 +97,7 @@
一击接着一击力道越来越强、速度越来越快,并且在帕林庫洛自身的剑技加持下,其級别也升华至更高的境界。那过去緹达也不曾具备的技能让我的防御出现了些许破绽。
这样下去的話会输。我强行强化魔法的力度。
「可恶!『Dimension・决战演算』--!!」
「可恶!『維度・决战演算』--!!」
然而,这是步错棋。
因为数度强行构筑魔法,导致我的身体已经迫近极限了。单看数值的話,最大HP仍有殘留。虽然从理论上来说,继续使用魔法是可能的。但是实际上身体的状况已经无法实现了。
......
......@@ -993,10 +993,10 @@ Index: 70
-文库:
+??? ???(封印)--
+--魔法
+冰结魔法:Freeze1.07 Ice1.10
+次元魔术:Dimension1.53 Connection1.01 Foam(泡沫)1.04
+固有魔法:Dimension・多重展开1.04
+Dimension・决战演算1.10
+冰结魔法:冻结1.07 冰1.10
+次元魔术:維度1.53 Connection1.01 Foam(泡沫)1.04
+固有魔法:維度・多重展开1.04
+維度・决战演算1.10
+冰结箭1.01 次元雪1.02
+冰结剑1.00
+次元之雪1.04
......
......@@ -649,10 +649,10 @@
??? ???(封印)--
--魔法
冰结魔法:Freeze1.07 Ice1.10
次元魔术:Dimension1.53 Connection1.01 Foam(泡沫)1.04
固有魔法:Dimension・多重展开1.04
Dimension・决战演算1.10
冰结魔法:冻结1.07 冰1.10
次元魔术:維度1.53 Connection1.01 Foam(泡沫)1.04
固有魔法:維度・多重展开1.04
維度・决战演算1.10
冰结箭1.01 次元雪1.02
冰结剑1.00
次元之雪1.04
......
......@@ -17,7 +17,7 @@ Index: 100
-我从《持有物品》中取出了《新月琉璃制直剑》,将剑刃抵在了《腕轮》上。
-这把剑是连结晶格雷姆都能斩裂的利刃。不管这个《腕轮》是用什么矿物制成的,应该都能破坏掉。
+我从『持有物品』中取出了『新月琉璃制直剑』,将剑刃抵在了『腕轮』上。
+我从『携带品』中取出了『新月琉璃制直剑』,将剑刃抵在了『腕轮』上。
+这把剑是連结晶哥雷姆都能斩裂的利刃。不管这个『腕轮』是用什么矿物制成的,应该都能破坏掉。
-我朝抵着《腕轮》的剑中灌注力量,一口气切下去。
......@@ -77,7 +77,7 @@ Index: 100
伴随着那发现了猎物的咆哮,怪物扑向我。
-[——《Dimension·决战演算》]
+「--『Dimension・决战演算』」
+「--『維度・决战演算』」
掌握了空间内的一切动作,我以坚强的意志站在原地。
-接着,对应怪物挥下的豪腕,我使用《腕轮》加以防御——。
......@@ -90,10 +90,10 @@ Index: 100
我的手中握着剑。
-我明白的。使用《Dimension》已经把握到了。过程也记忆到了脑中。
+我明白的。使用『Dimension』已经把握到了。过程也记忆到了脑中。
+我明白的。使用『維度』已经把握到了。过程也记忆到了脑中。
-就在我用《腕轮》进行防御的一瞬间,一股正体不明的感情袭来,使我从《持有物品》中拔出了剑并斩杀了敌人。仅此而已。
+就在我用『腕轮』进行防御的一瞬间,一股正体不明的感情袭来,使我从『持有物品』中拔出了剑并斩杀了敌人。仅此而已。
+就在我用『腕轮』进行防御的一瞬间,一股正体不明的感情袭来,使我从『携带品』中拔出了剑并斩杀了敌人。仅此而已。
-[被怪物破坏也行不通……?]
+「被怪物破坏也行不通……?」
......@@ -175,7 +175,7 @@ Index: 100
-我想着这么下去的话要被干死了,所以没有办法只好把周围的怪物们都给剁了。
-在飞散的光芒中,我擦拭流出的鲜血。从《持有物品》中取出回复道具,进行最低限度的止血。
+我想着这么下去的話要被干死了,所以没有办法只好把周围的怪物们都给剁了。
+在飞散的光芒中,我擦拭流出的鲜血。从『持有物品』中取出回復道具,进行最低限度的止血。
+在飞散的光芒中,我擦拭流出的鲜血。从『携带品』中取出回復道具,进行最低限度的止血。
-[这样也不行吗……,那么…——]
+「这样也不行吗……,那么…--」
......@@ -184,7 +184,7 @@ Index: 100
+我牵着自己遍体鱗伤的身体,从10层回到了『史诗探索者』。
-立刻使用《Dimension·多重展开》,寻找能够破除我无意识的防御的实力者。
+立刻使用『Dimension・多重展开』,寻找能够破除我无意识的防御的实力者。
+立刻使用『維度・多重展开』,寻找能够破除我无意识的防御的实力者。
-首先,我看到了斯诺待在自己的房间。但是,可能的话还是最后拜托斯诺为好。我对她的不安,促使自己将她的优先序位后调。
+首先,我看到了斯诺待在自己的房间。但是,可能的話还是最後拜托斯诺为好。我对她的不安,促使自己将她的优先序位後调。
......@@ -405,7 +405,7 @@ Index: 100
+即使是为了诺文,我也必须要赶快破坏自己的『腕轮』。
-虽然不安但是别无他法。除了她之外没有我认识的能够破坏我的《腕轮》的人了。
+我拓展『Dimension』,寻找後备的人。
+我拓展『維度』,寻找後备的人。
-我为了去见待在《史诗探索者》的一间屋子里的斯诺而迈起脚步。
+虽然不安但是别无他法。除了她之外没有我认识的能够破坏我的『腕轮』的人了。
......
......@@ -6,7 +6,7 @@
「能成吗……?」
我从『持有物品』中取出了『新月琉璃制直剑』,将剑刃抵在了『腕轮』上。
我从『携带品』中取出了『新月琉璃制直剑』,将剑刃抵在了『腕轮』上。
这把剑是連结晶哥雷姆都能斩裂的利刃。不管这个『腕轮』是用什么矿物制成的,应该都能破坏掉。
我朝抵着『腕轮』的剑中灌注力量,一口气切下去。
......@@ -48,7 +48,7 @@
看到了一只像大猩猩一样好对付的怪物之後,我赤手空拳地靠近过去。
伴随着那发现了猎物的咆哮,怪物扑向我。
「--『Dimension・决战演算』」
「--『維度・决战演算』」
掌握了空间内的一切动作,我以坚强的意志站在原地。
接着,对应怪物挥下的豪腕,我使用『腕轮』加以防御--。
......@@ -58,9 +58,9 @@
看着化作光芒消失的怪物的姿态,我留下冷汗。
我的手中握着剑。
我明白的。使用『Dimension』已经把握到了。过程也记忆到了脑中。
我明白的。使用『維度』已经把握到了。过程也记忆到了脑中。
就在我用『腕轮』进行防御的一瞬间,一股正体不明的感情袭来,使我从『持有物品』中拔出了剑并斩杀了敌人。仅此而已。
就在我用『腕轮』进行防御的一瞬间,一股正体不明的感情袭来,使我从『携带品』中拔出了剑并斩杀了敌人。仅此而已。
「被怪物破坏也行不通……?」
......@@ -121,13 +121,13 @@
脑袋被揍使得视线模糊,腹部被打伤意识也渐远,手脚受到冲击无法自如活动。即使如此,『腕轮』仍然无伤。
我想着这么下去的話要被干死了,所以没有办法只好把周围的怪物们都给剁了。
在飞散的光芒中,我擦拭流出的鲜血。从『持有物品』中取出回復道具,进行最低限度的止血。
在飞散的光芒中,我擦拭流出的鲜血。从『携带品』中取出回復道具,进行最低限度的止血。
「这样也不行吗……,那么…--」
我牵着自己遍体鱗伤的身体,从10层回到了『史诗探索者』。
立刻使用『Dimension・多重展开』,寻找能够破除我无意识的防御的实力者。
立刻使用『維度・多重展开』,寻找能够破除我无意识的防御的实力者。
首先,我看到了斯诺待在自己的房间。但是,可能的話还是最後拜托斯诺为好。我对她的不安,促使自己将她的优先序位後调。
......@@ -290,7 +290,7 @@
即使是为了诺文,我也必须要赶快破坏自己的『腕轮』。
我拓展『Dimension』,寻找後备的人。
我拓展『維度』,寻找後备的人。
虽然不安但是别无他法。除了她之外没有我认识的能够破坏我的『腕轮』的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