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b0e1a6b9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done] 狼は眠らない 40-12

parent 3398c042
......@@ -23,15 +23,18 @@
「你要跳進去嗎?」
「當然。」
傳說跳進<黑洞>里的人會獲得龐大的財寶和強大的力量,許多国家的開国元勛與傳說中的英雄等都在<黑洞>里獲得了財富和力量。在這亂世之中<黑洞>會出現是理所當然的也說不定。
傳說跳進<黑洞>裡的人會獲得龐大的財寶和強大的力量,許多国家的開国元勛與傳說中的英雄等都在<黑洞>裡獲得了財富和力量。在這亂世之中<黑洞>會出現是理所當然的也說不定。
<黑洞>每隔幾十年一次,會在迷宮的BOSS被打倒時打開,但是沒有人知道<黑洞>會在什麼時候,哪個BOSS房間中出現。跳進<黑洞>之後所到達的盡頭到底有什麼在等著,誰也不知道。
無論是哪個冒険者都夢想著有一天能遇到<黑洞>。但是遇到<黑洞>之時並不是誰都會跳進去。比起跳進去得到榮華富貴的人來說,絶大多數人就這樣一去不復返了。
雷肯之所以毫不猶豫的決定跳進去,不僅是因為他有著與冒険者之名相符的冒険精神,還有體力與氣力都十分充沛,更有著他是孤身一人浪跡天涯,了無牽掛的原因在裡面吧。
這兩年中一起共同行動的波德,也是一位和雷肯同類型的冒険者。換言之,他早已把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並時刻保持著警惕,不會去考慮無利可圖的事情,只要能夠一攫千金即使是自己性命也能毫不猶豫的拿來當作籌碼。而波德也是一個有著實力沒有家人的男人。
雷肯往<黑洞>中跳去。
波德也跟著跳了進去。
然後<黑洞>就像是一直在等著他們跳進去那樣,在他們跳進去之後就關閉了。
之後迷宮也是一如往常的景象。
......@@ -55,8 +58,8 @@
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雷肯還清楚地記得他跳進了<黑洞>
在<黑洞>往下墜落的途中失去了意識。
雷肯還清楚地記得他跳進了<黑洞>
在<黑洞>往下墜落的途中失去了意識。
然後醒來就在這兒了。
也就是說這裡就是<黑洞>的盡頭了嗎。
......@@ -65,6 +68,7 @@
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洞穴的樣子。
雷肯轉動身體用剩下的右眼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四周生長著的草木都是雷肯從來沒有見過的。
雷肯曾經在世界各国旅行過,但即使有著在各處旅行經驗的雷肯,這個森林中的草木也是十分異樣和陌生。
雷肯確認自己身體狀況十分良好。
這裡的空氣也十分清新。但是,這個空氣的氣味似乎與雷肯迄今為止所知的空氣氣味有所不同。
......
<生命感知>感知到了青色的點。
綠色的點是普通的野獸,青色的點是魔獸。對於青色的點與原來的世界一樣被十分清晰的顯示出來,雷肯稍稍感到了安心。
將<生命感知>的靈敏度提高到最大上限。無數的綠點顯示了出來。看來應該是一些小鳥,蟲子之類的小型動物。在這片生機勃勃的森林裡,這些綠點中或許有著毒蟲和毒蛇等雷肯所不知道的危險生物混在裡面也說不定,不能疏忽大意。
雷肯把<生命感知>的靈敏度降低了一些,靈敏度太高顯示得詳細過頭的情報十分礙事。
並用右手從<收納>中取出自己的愛劍,在森林中向著青色點的位置,也就是魔獸的方向走去。
<收納>的能力能正常使用,自己的愛劍也好好的呆在其中,雷肯稍稍鬆了口氣。這樣看來放在裡面的其他物品應該也相安無事。接下來<收納>要暫時成為自己的生命線了。不能長期存放的食物必須得早點拿出來吃掉。
腳踩到草上沒有不適的感覺。
左手確認著樹木的觸感,慢慢的向前走著。
綠色的點漸漸遠離消失,看來野獸們發現在逐漸接近的雷肯後都逃走了。
......@@ -15,26 +18,34 @@
雷肯為了確認自己身體的感覺,空揮了三次。
身體狀況非常良好,能夠正常的行動,揮劍破空的手感也很舒適。
感覺身體十分的輕盈,比起平時更加的輕快。
不久魔獸就進入了<立體知覺>的範圍內。
已經能夠看見在沙沙沙沙搖晃著的樹叢了,看來魔獸十分熟練的將自己隱藏在樹叢之中。
<立體知覺>的感知範圍是半徑五十步的距離,這點沒有辦法改變。但是,卻能夠將注意力集中在範圍內的其中一部分來獲得更加精準的情報。上下左右前後各個方向都能顧及到,做到360°全方位無死角。要把這個能力像這樣運用自如需要一點小竅門,但是一旦能夠運用自如的話就沒有比這更能在戰鬥中派上用場的能力了。特別是在狹小的場所以寡敵眾的時候,這個能力能夠發揮出壓倒性的優勢。
在接近到三十步左右的距離時,魔獸從草叢中現身的同時進行突擊,看來是以高速的突擊作為攻擊手段的魔獸。
魔獸在眨眼之間開始加速,在它前方有一個小斜坡,為了不讓魔獸的速度進一步加快,雷肯決定就在這個斜坡處進行攻擊。
這是一隻雷肯從未見過的魔獸,雖然大小看起來跟中型犬差不多,但是臉部卻長得和野豬一樣。
就在魔獸要將雷肯撞飛的前一瞬間,雷肯向右前方跳開並揮下了劍。
魔獸就這樣以迅猛的勢頭衝過,撞到大樹後倒下了。
雷肯的揮下的劍精準的砍到了魔獸的頸部,隨著將魔獸的皮肉切開時的手感,雷肯身體些微顫抖,感到了一種奇怪的滿足感。
與敵人戰鬥並將其打倒之時,雷肯才能夠確實的感覺到自己還活著。
靠近魔獸確認是否死亡後,雷肯將拳頭放在胸前低下頭,祈禱它能夠安息。
雷肯將劍換到左手,把右手的手掌對著魔獸的屍體,正確的來說將手掌對著魔獸那有著魔石的心臟位置。
使用了<魔力吸收>。
如同吃面一般哧溜~哧溜~~的,魔力開始流入手掌也漸漸發燙,吸收的魔力通過右手臂流向雷肯的體內。
如同吃麵一般哧溜~哧溜~~的,魔力開始流入手掌也漸漸發燙,吸收的魔力通過右手臂流向雷肯的體內。
最後一滴魔力都被榨乾後,魔獸的屍體在頃刻之間便化為了塵土。
這件事情給雷肯帶來了一股巨大的安心感。
魔獸確實無誤的有著魔石,能夠確實的吸取魔力,魔力被吸收完的屍體變成了塵土。
這點跟原來的世界是相同的。
將魔獸打倒並且能夠吸收魔力這點已經證實了。
接下來必須得驗證這片土地是食物是否能夠食用。
雖然有些風險,但必須得嘗試一下才行。
就在這時女性的悲鳴傳到雷肯的耳朵裡。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11,22 +11,27 @@
雷肯跑了起來並逐漸加快速度。
只要最大限度的發揮<立體知覺>的能力,即使是在這個樹枝橫七豎八到處雜亂無章的森林裡疾速奔跑也能如同玩耍一般簡單。
外套的衣擺嘩啦嘩啦的隨風飄動著,雷肯計算著衣擺不會被樹枝鉤住的角度。大口吸入的空氣使身體裡的力量噴涌而出,真是讓人愉快。
已經十分接近目的地了。紅色的點有兩個,也就是說有兩個人類在。
在那紅點的旁邊有五個綠色的點和一個青色的點。
青色的點比較大,散發的光芒也很強烈,看來是個強大凶狠的魔獸。
雷肯放緩了速度。
暫時先不跟這裡的人接觸,躲起來確認一下狀況好了。
雷肯一邊藏起自己的腳步聲,一邊注意著不要讓對方發現自己,一邊向著目的地靠近。
雷肯藏在目的地附近茂盛的樹木後面,用<立體知覺>觀察著整個現場。
有一輛馬車,裡面有兩位女性。拉著馬車的馬,或者是跟馬很相似的動物非常的驚慌,車夫在拚命的安撫著。
馬車的附近有一人一馬倒在地上。
一個男性正騎著馬與魔獸戰鬥著。
魔獸與先前雷肯打倒的是同一種類,但是這邊的體型大得多,有著成年男性的兩倍大。
魔獸對騎馬的男子重複的進行著突擊,男子利用馬的機動性一一躲過,並趁機用劍反擊。但是因為騎在馬上無法使出全身的力量進行攻擊,這樣根本沒辦法打倒魔獸。
旁邊的另一個男人像在地上拖著一條腿一樣揮劍向魔獸砍去,但那一劍並沒能夠到。
雷肯十分震驚。
明明現場有著兩位女性和四位男性。
但是<生命感知>卻只感知到了女性的二人,四位男性並沒能被感知到。
這是一個從根本上顛覆了雷肯常識的事件。
這個世界難道有著能夠讓<生命感知>無效的能力或者物品嗎。
雷肯雖然十分震驚,但還是發動了<魔力感知>。
......@@ -41,6 +46,7 @@
魔力是生命的根本。所有活著的生物身上都會擁有魔力。不管是多麼微小的蟲子都沒有例外。但是這四個男性卻沒有魔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沒有魔力就代表他們並不是活著的。
難道這些男性們,雖然有著人類的外表但並不是人類。是某種模仿人類可怕怪物嗎?
雷肯藏在茂密樹叢的後面觀察著事態的發展。
騎在馬上的男子因為魔獸的突擊方向改變而從馬上掉了下來。對著向落馬的男子突進的魔獸,馬車上乘坐著的女性放出了一個火焰的團塊。
......@@ -49,11 +55,15 @@
火焰的團塊直擊魔獸的一側並爆炸了,魔獸大聲的慘叫著停了下來。因爆炸而燃燒的火焰很快熄滅了,魔獸那燒焦一半的臉露了出來。
魔獸緊盯著從馬車窗戶探出身子放出魔法的女性,並開始向著馬車突進。
雷肯這個時候已經直接沖了出來,在看到魔獸將馬車上的女性作為目標的時候,就習慣性的動了起來。
魔獸以十分驚人的氣勢沖了過來。男人們只能毫無辦法的怒吼著。就在魔獸將要撞飛馬車之時,雷肯從馬車的後方跳了出來,跟魔獸擦身而過。
魔獸筆直衝向馬車的的行經路線偏向了左邊,衝進了後面的樹叢裡。雷肯從魔獸身旁通過之後就減速停了下來。
男性的兩人停止了怒吼,目瞪口呆的看著雷肯。不久之後從落馬的男子爬了起來,也發現了雷肯的存在。
男人雖然在喃喃自語著,但是並不能聽懂他在說些什麼。
他們認為雷肯一直緊盯著魔獸的方向。這雖然沒錯,但是雷肯並不是以肉眼在看而是以<立體知覺>的能力來盯著魔獸。同時雷肯也沒有疏忽大意的漏掉那三個男人和馬車上的兩位女性。在戰鬥中被偷襲背後的次數已經多到數不清了,更何況這些連同伴都算不上的人。
在不斷咔嚓咔嚓的折斷樹枝之後重新出現的是,已經失去左前腳的魔獸。
先前在與雷肯擦身而過的時候左前腳被砍掉了,所以魔獸才偏離了方向,沒有直接撞上馬車。
雷肯慢慢的接近魔獸。
......@@ -62,7 +72,9 @@
雖然剛才那一下直接幹掉它固然好,但是若沒能一擊解決的話馬車就會直接被撞飛。所以瞄準了腳,即使不能直接砍斷也能讓它改變突進的方向。
魔獸發出淒厲的叫聲,以讓人無法想法這是缺了一隻腳的速度和氣勢開始了突進。如此猛烈的攻擊即使只是被蹭到些微也會造成致命傷吧。
雷肯敏捷的躲開從左前方襲來的攻擊,右手順勢揮劍一閃。
魔獸倒向地面發出了一聲巨響。
魔獸的脖子上有著從上往下斬開的傷口。這個魔獸叫什麼名字,雷肯雖然不知道,但這種魔獸頭部的皮膚十分的堅韌,從柔軟的下頜處往上砍姑且不論,從上向下是很難斬開的。
雷肯故意選擇了這種高難度的做法,清楚的表明了自己和這個魔獸究竟誰才是強者。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在這個世界醒來的時候,雷肯的魔力就已經完全恢復了。在這個狀態下先前又吸收了魔獸的魔力,如今體內有著過多的魔力。
雷肯的魔力<魔力吸收>十分的靈活,能夠吸收平時完全狀態下的好幾倍的魔力,但是吸收的多餘魔力並不能保存太長時間,很快就會流失。
但是只要帶著魔石的話,就可以在你隨時想要的時候吸取魔力。這也是雷肯為什麼要採取魔石的原因。
不知道為什麼男性們在騷動著,但是首先得把魔獸處理了。
雷肯走到被殺死的魔獸屍體前,雙腳併攏,右手握拳放在左胸處,微微低頭。
然後撿起附近地上的枯樹枝,插進魔獸的身下,在將屍體翻過來的瞬間使用<魔力感知>確認了魔石的位置後用劍將魔石取了出來。
失去了魔石的屍體,就這樣變成塵土崩塌了。
魔石和劍上都沾滿了魔獸的血液。最好能夠清理一下。
一條河流就流動在附近的斜坡下面。
雷肯右手拿著劍,左手拿著魔石,快速走下了斜坡。背後的男子不知在叫喊著什麼。
一邊清洗著劍和魔石,一邊讓心情平復了下來
(那些有著人類外表的傢伙們不管怎樣都沒有關係)(這個世界的事情我一無所知,也許對這個世界來說我反而才是其中的異類。總之再用<魔力感知>在試一次)
(那些有著人類外表的傢伙們不管怎樣都沒有關係)
(這個世界的事情我一無所知,也許對這個世界來說我反而才是其中的異類。總之再用<魔力感知>在試一次)
劍和魔石都擦拭乾淨並<收納>之後,開始往斜坡上走去。
要隱藏<收納>的這個能力嗎?
又再一次將劍從<收納>里拿了出來,登上了斜坡。
又再一次將劍從<收納>裡拿了出來,登上了斜坡。
先前騎著馬戰鬥的男人在和馬車裡面交談著。另一個男人正照顧在戰鬥中受傷的傢伙。車夫似乎成功安撫了馬匹。
男人注意到了雷肯,又在大聲的叫喊著什麼,但是雷肯又再次無視了。
回到先前藏身的茂密樹叢後,從<收納>里取出劍鞘將劍收入其中後在腰上系好,接著取出行李包掛在肩上,這樣看起來應該就像一個普通的旅行者了。
回到先前藏身的茂密樹叢後,從<收納>裡取出劍鞘將劍收入其中後在腰上繫好,接著取出行李包掛在肩上,這樣看起來應該就像一個普通的旅行者了。
......@@ -49,15 +56,21 @@
果然不管怎麼想這裡都不是雷肯所熟知的世界。
這些人的臉型跟雷肯所知道的国家的人的臉型都不一樣。
看起來這是一個圓滑隨和的男人。但因為身高的關係,變成了雷肯在俯視著他。
從馬車中傳來了一個年輕女性的聲音。
雷肯已經用<立體知覺>感知過馬車裡了。知道馬車裡面乘坐著一個十幾歳和另一個二十幾歳的年輕的女性。
大概最年輕的那個女性是這裡地位最高的人,她似乎對那個男子下了什麼命令。
男子雖然想反駁寫什麼,但女性用強硬的語氣讓他服從。接著男子靠近馬車打開了車門。
從馬車中下來的是一位十分美麗的女性,但比雷肯想像中的更加年輕。
那位女性走到雷肯的面前,優雅的行了一禮後,用平靜的語調在說些什麼。大概實在說些感謝的話吧。從她身上完全感覺不到一絲敵意,不僅如此從她眼中還透露著敬意。
在女人說完之後,雷肯用左手壓住劍鞘,右手放在左胸前,左腳後退半步彎下腰來行了一禮。
這是貴族的行禮方式。雷肯雖然是個粗野的冒険者,但他以前被某個国家的国王收為養子,也就是人們所說王子,但是並沒有王位繼承權。在被国王收養這件事上雖然有著一些內情,但雷肯也確實作為王子在王宮生活了兩個月左右,相應的禮儀還是會的。
可能是因為看見了雷肯優雅的行禮,年輕女性身後進行著準備的人無一不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這之後,完成了對傷者的治療,看來那個年輕的女性能夠使用恢復魔法。
在治療的場合先前使用了火焰魔法的那位女性總是和她在一起。
雷肯被他們邀請同行。無論如何,總有一天必須得跟這片土地的人接觸不可。能夠與他們這樣友好的人進行接觸,沒有比這更好的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艾扎克是朱維德*莫爾家的騎士。
在聽說盧比安菲爾小姐要去<斷崖>的時候我就應該阻止她的。朱維德*莫爾家的家族成員只有家主,長男和小姐三人。長男在王都進行騎士的修行,家主還有三天才能回來。小姐最好不要外出。但是在擔任小姐侍女的馬琳卡看來,小姐十分的頑固。
艾扎克是朱維德莫爾家的騎士。
在聽說露比安菲露小姐要去<斷崖>的時候我就應該阻止她的。朱維德莫爾家的家族成員只有家主,長男和小姐三人。長男在王都進行騎士的修行,家主還有三天才能回來。小姐最好不要外出。但是在擔任小姐侍女的馬琳卡看來,小姐十分的頑固。
無可奈何,只好以包括自己在內的三名護衛隨行為條件,同意了小姐的外出。平時幾乎不會耍性子的小姐說出想要出去散心的時候,我不想毫無理由的拒絶。
從<斷崖>上看下去的美麗景色是無論怎麼看都不會看膩的絶景。
在回去的路上艾扎克的顯得憂心忡忡。
對於盧比安菲爾小姐的才能和小姐今後的人生來說該究竟該如何是好。
對於露比安菲露小姐的才能和小姐今後的人生來說該究竟該如何是好。
所以在被鼻曲奇襲的時候反應慢了一拍。雖然是一隻非常大的歪鼻子,但只要在萬全的狀態下,艾扎克一個人也能打倒。但是在晚了一拍才察覺到襲擊情況下已經被它衝到了近處。
奇斯為了保護馬車而摔下馬來,士兵的烏里也右腳負傷。艾扎克雖然攻擊幾度命中,但因為以不合理的角度進行了攻擊傷到了他的手。
......@@ -23,6 +26,7 @@
看來是馬琳卡的<火焰箭>。
魔獸轉向了馬車的方向。緊盯著讓自己受傷的人。
在那之後發生了什麼,艾扎克無法確實的回憶起來。
有一個黑色的影子。
總之有一個巨大的影子不知從哪裡飛了出來。讓要撞向馬車的魔獸改變了方向,之後只用了一劍就將魔獸的脖子斬斷了。
因為語言不通的原因,無法和那個男子交流。
......@@ -31,18 +35,26 @@
(是從北方來的嗎?)
據說生活在偏遠北方的大国的人有著野獸般的外表。雖然不能理解對方在說些什麼,但這個男人的臉看起來就如同野獸一般。
鼻子、眼睛還有嘴巴附近的皮膚十分光滑,在光滑皮膚的周圍被頭髮遮蓋著。儘管他的皮膚有被太陽曬過,但膚色還是讓人驚訝的白,反而襯托出了頭髮的顏色。鼻子很高,眼睛長而尖銳。但左眼一直是閉著的。尖下巴,嘴裡隱隱的閃爍著尖銳的牙齒。
而且非常的高大。
艾扎克是一行人中身高最高的,這個男人比他還要高出兩三頭來。雖然領地裡的一些農民和工人裡面有著和這個男人身高相當的人在,但是都沒有如此的精悍。
這真是何等的精悍度。
男人並沒有在生氣。也沒有表露出什麼敵意。只是安靜的站著。但是在那靜靜站著的姿態裡透露著一種可怕的精悍感,只要是個武人,都能體會到。
與那個男人面對面交談,必須得鼓起極大的勇氣才行。
此刻並沒有感受到敵意,但下一個瞬間誰也不知道會怎樣。但是他們很明顯不是會逃跑的人,為了確保小姐的安全,必須要確認這傢伙是什麼人,有著什麼目的。
話雖然如此,艾扎克感覺這個男人並不會做出什麼無法無天的事情。
要說為什麼的話,這個男人向著被打倒的魔獸屍體祈禱了。誰都不會做這種事情。魔獸本身就是邪惡的,是威脅和災害的體現。向這樣的魔獸祈禱的男人,艾扎克雖然感到十分吃驚,但是並沒有不快。相反這個行為讓內心受到了震撼。
更何況被那個男人瞪著的時候,全身都不聽使喚,甚至無法採取防禦姿態。
馬車裡的盧比安菲爾小姐要對救助自己的人直接道謝的時候我雖然反對了。但看到應對小姐淑女之禮所展現的禮儀後真的是令人震驚。
馬車裡的露比安菲露小姐要對救助自己的人直接道謝的時候我雖然反對了。但看到應對小姐淑女之禮所展現的禮儀後真的是令人震驚。
雖然是從未見過的動作,但那確實是一個十分精練和完整的禮儀。這個野獸一樣的男人實際上是外国的一個身份高貴之人也說不定。
所以,當小姐說出為了表示感謝要將他帶回宅邸的時候,艾扎克並沒有強烈反對。
不僅如此,在三天後,當回來的家主向艾扎克詢問對這個男人的印象時,他甚至做出了如下評價⋯
......
雷肯留在朱維德*莫爾家,已經過去了一年。
雷肯留在朱維德莫爾家,已經過去了一年。
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最大難題,語言,也充分的學習過了。雖然雷肯打算說的很流利,但在周圍人看來也還是有點結結巴巴的。而且這個世界的教育水平很低,有學識的人很少,雷肯也在其中也沒有特別顯眼。字寫得很難看,文字的詞彙量也很少,姑且算做是會讀寫。
在庭院一角的小屋就是雷肯的住處。
雷肯的睡眠時間很短。今早也在黎明前起床穿行在森林中,並解決了兩匹小型魔獸。
在這之後和艾扎克進行劍術的練習。最近宅邸裡的騎士和士兵全員都跑來請求劍術的指導了。雷肯的屋子前也變成了一個小型的訓練場。
......@@ -10,8 +12,10 @@
「早上好,雷肯。」
「早上好,盧比。」
盧比安菲爾小姐的斜後方站著的侍女長古麗雅,以尖銳的目光看著雷肯,但雷肯也毫無辦法。
小姐讓雷肯稱呼她為盧比,絶不允許稱呼她為盧比安菲爾小姐或是大小姐。這隻對雷肯如此要求,這個宅邸裡對小姐使用盧比這一愛稱的只有家主的父親,和在王都騎士團裡的哥哥而已。即使如此小姐還是要求雷肯稱呼她為盧比。古麗雅也沒有出言提醒。所以沒有辦法只好以愛稱稱呼小姐。在雷肯用愛稱稱呼小姐的時候,古麗雅就會以嚴厲的目光看著他。
露比安菲露小姐的斜後方站著的侍女長古麗雅,以尖銳的目光看著雷肯,但雷肯也毫無辦法。
小姐讓雷肯稱呼她為盧比,絶不允許稱呼她為露比安菲露小姐或是大小姐。這隻對雷肯如此要求,這個宅邸裡對小姐使用盧比這一愛稱的只有家主的父親,和在王都騎士團裡的哥哥而已。即使如此小姐還是要求雷肯稱呼她為盧比。古麗雅也沒有出言提醒。所以沒有辦法只好以愛稱稱呼小姐。在雷肯用愛稱稱呼小姐的時候,古麗雅就會以嚴厲的目光看著他。
雖說如此,用小姐的愛稱稱呼的時候,只限於私下和只有古麗雅或侍女的馬琳卡在的情況。有其他人在的時候,並沒有強制要求使用愛稱。
「我的狼啊,我有一個請求。」
......@@ -19,18 +23,20 @@
雷肯將右手手指漂亮的併攏放在左胸上。這是明白了的動作。
小姐十分喜歡這種充滿了異国情調的動作。
「我想要去<斷崖>走走,請作為護衛同行。
』明白了,我會按照艾扎克的指示行事。「
「我已經得到了父親的許可,等下就會去告訴艾扎克。所以呢,雷肯。今天不要穿著這死板的裝束了,穿你自己的,那件漂亮的外套也要穿上哦。
「我想要去<斷崖>走走,請作為護衛同行。
「明白了,我會按照艾扎克的指示行事。」
「我已經得到了父親的許可,等下就會去告訴艾扎克。所以呢,雷肯。今天不要穿著這死板的裝束了,穿你自己的,那件漂亮的外套也要穿上哦。
雷肯再次將右手放在左胸前。真是個奇怪的命令,在沒有人煙的森林深處裡根本沒有人會看到,無論你穿什麼都沒有問題才是。
回到小屋裡雷肯脫下了借給他的衣服穿上了自己衣服。那看起來不太好看的黑色背心是用千岩蜘蛛的絲製成的逸品,有著驚人的魔法防禦力。被弄髒到看不出原本顏色的褲子,也是加入了稀少素材由優秀的所工匠製成。
在小屋前空揮了一段時間後,騎士的艾扎克過來了。
「雷肯,有工作了。是擔任小姐馬車的護衛,可以儘快過去嗎。
「我知道了,馬上過去。
「雷肯,有工作了。是擔任小姐馬車的護衛,可以儘快過去嗎。
「我知道了,馬上過去。
進入小屋,將一角的外套披上。穿上這件外套就會有一種安心感。是因為有一段時間沒穿了嗎,摸上去有點硬硬的觸感。這件外套是由国王熊的皮所製成的。物理防禦力自不用說,魔法防禦力也是相當的優秀。而且領子的裡面還縫入了附加<自動修復>效果的寶玉。
看到穿上外套後出來的雷肯,艾扎克皺起了眉頭。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貴族家的護衛,也難怪他會皺眉了。但要求穿上這身衣服的是小姐。
......@@ -38,18 +44,27 @@
雷肯跟在前往<斷崖>道路上的馬車後面一邊走一邊思考著。
「差不多也是時候了「
「差不多也是時候了」
朱維德莫爾家雖然不錯。不只是不錯,他們能收留一看就知道是外国人的我,可以說是十分舒適的環境了。
朱維德*莫爾家雖然不錯。不只是不錯,他們能收留一看就知道是外国人的我,可以說是十分舒適的環境了。
通過在城鎮和村子裡了解到了,收留異邦人並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在城鎮和村子裡雷肯被當成是個怪人,是個引人注目被人迴避的存在。雖然在雷肯是領主雇傭的護衛劍士這一傳聞傳開後,周圍的視線並沒有那麼冰冷了,但也仍然是一個不受歡迎的存在。
難得來到一個未知的国家。閑居在鄉下的小領主家中,跟我的性格實在是合不來。想去看看那些從未見過的事物、想和未知的強者們戰鬥、想要去得到財富和權力,朱維德*莫爾家實在是太過和平了。
難得來到一個未知的国家。閑居在鄉下的小領主家中,跟我的性格實在是合不來。想去看看那些從未見過的事物、想和未知的強者們戰鬥、想要去得到財富和權力,朱維德莫爾家實在是太過和平了。
而且波德在哪裡也說不定。找到了也沒打算和他一起做些什麼的打算,只是和兩年間作為同伴一起旅行的波德意氣相投。只要和他一起不論怎樣的強敵也能與之一戰,也可以進行一些危險的冒険。
這個世界也存在著迷宮。迷宮的魔獸除了會掉落魔石之外,有時還會掉落珍稀的寶物。無論如何都想要去一趟迷宮。也想和地上各種各樣的魔獸戰鬥。
總有一天,能回到原來的世界也說不定。為了那一天得好好的準備許多的伴手禮才行。
在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生命感知>發現了魔獸。雷肯追上了在先頭騎著馬的艾扎克,以手指打出的離開信號得到同意後,外套下擺飛舞著的雷肯跑進了森林裡。
找到了。
是蜘蛛猿。還是一隻相當大型的。有著和人類一樣的身高。當蜘蛛猿達到這個體型時,它就會從樹上轉移到地面進行移動,在樹上的時候蜘蛛猿六隻手腳的功能並沒有多大的差異,在地面時,就會變成四條腿兩隻手。雙手的力量十分巨大,人類的頭顱之類的輕鬆就能捏碎。
蜘蛛猿正要發出威嚇的叫聲時,雷肯扔出小刀,直接破壊了它的喉嚨。靠近之後斬飛了它的頭,並深深的砍進了右胸部。
等噴出的血流盡後,將魔石取出用布擦拭乾淨放進<收納>之中。
雷肯已經證實過了,這個世界的魔獸不能活著將魔石取出。魔石是魔獸死的瞬間產生的。大體上魔石都是在與心臟相對的位置,但也有著種族的差異和個別特殊個體存在。
在這個世界魔石是十分珍貴的。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10
沒有比從<斷崖>上俯瞰的景色更加美麗的了。
河川滔滔不絶。
飛鳥三五成群。
複雜怪異,卻又展現出協調姿態的樹木色彩極其玄妙。
對於這些全都是朱維德*莫爾家的領地,也只有驚嘆了。
對於這些全都是朱維德莫爾家的領地,也只有驚嘆了。
話雖如此,現狀卻是,要從斷崖上下來不得不費一番功夫。將斷崖上看到的地方都開發出來,會是在遙遠的將來吧。但這一天一定會到來的。
在品味了一陣斷崖的風光之後,我們下到了風勢較小的地方開始吃午飯。今天的午飯非常的奢華。是小姐和小姐侍女的馬琳卡親手分發的。
小姐今天很高興。
這一年裡小姐已經從一個小姑娘變成大人了。確實我記得說是十三歳來著,這個年齡是對女性來說是特別的成長期嗎?以前從沒考慮過。
第一次與小姐見面的時候,是從<斷崖>回去的路上。從哪之後,來這裡已經是第四次了,一直都是雷肯在護衛。
最初在宅邸的時候都是沐浴在周圍看待可疑人物的視線下,自從首席騎士的艾扎克開始向雷肯請教劍術後不久,大部分的騎士和士兵都跑來拜師請教。只要是雷肯來護衛的話就能放心了的氛圍也開始擴散開來。
午飯之後,小姐再一次站在了<斷崖>的邊緣上。
不知為何,雷肯從那側顏中看到了一絲寂寞。
......@@ -18,19 +24,26 @@
11
三天後,宅邸裡舉行了慶祝。
盧比安菲爾小姐迎來了十四歳的生日。
露比安菲露小姐迎來了十四歳的生日。
對貴族千金來說,十四歳生日是特別的。
這一天之後就會被認為是成人。
可以結婚了。
又過了一個月,雷肯被禁止出入本館兩天。看來是有其他的貴族客人來了。
幸運的是,在這兩天裡出遠門的雷肯感知到了一個強大而又讓人恐懼的青色點。
是一個強大的魔獸。
因為是平時不會靠近的深山之中,即使放著不管也沒什麼大問題。但是這個魔獸也許會靠近城鎮或是村莊,也有可能城鎮或村莊的人會靠近它的棲息地也說不定。
雷肯從陰影處悄悄的靠過去。
因為還沒有到<立體知覺>的範圍內,所以只好用僅剩的右眼仔細的觀察魔獸。那是一個體長超過二十步,身高超過十步的巨大怪物。
身軀如小山一般高聳,背上還覆蓋著如同長槍一般的尖刺。
雷肯壓低身子,將凸起的土堆作為遮蔽物靠近,終於將巨獸收進了<立體知覺>的範圍內。
小小的頭部有著三隻眼睛。有三隻眼睛的魔獸雷肯還是第一次見到。額頭上的第三隻眼睛異常的巨大,跟下面的兩隻眼睛分開來各自看向不同的方向。六隻腳和身體比起來顯得十分的小。大概移動速度不會太快。
巨獸正在吃著殘留的獵物。
看著巨獸的樣子雷肯猶豫了。
......@@ -43,6 +56,7 @@
雷肯決定撤退,就在這時巨獸額頭上的眼睛看向了這邊。儘管有著凸起的土堆作為遮蔽物,但巨獸的眼睛還是直直的盯著雷肯的方向。巨獸不再去吃獵物,發出低吼聲。
雷肯感到一陣惡寒,也不顧會發出聲響徑直向身後的方向跳開。
巨獸將背後像長槍一樣的尖刺射了過來。數十根尖刺以驚人的勢頭刺穿了凸起的土堆向著雷肯襲來。
但在此之前雷肯就已高高躍起,開始吟唱咒語。
......@@ -68,6 +82,7 @@
落到地面的雷肯,轉身背對著怪物。與它的距離已經超過了百步。看來能夠毫無問題的順利逃走。
但是雷肯還是想的太天真了。
背後響起了樹木折斷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一場大規模的自然災害。
稍微回頭一看,只見怪物捲起身體翻滾著以可怕的速度向著這邊衝來。
......@@ -75,13 +90,19 @@
在風魔法的輔助下,雷肯奔跑著。樹枝將臉和手都掛傷了,但雷肯已經顧不上這些了。
跑了許久,怪物滾動的聲音突然遠去了。那樣巨大的身體,只靠著身體肌肉的力量是沒辦法如此高速滾動的,大概是使用了魔力來驅動。看來是燃料用盡了。
但是燃料用盡這點對雷肯來說也是一樣的。
逃到足夠安全的距離後,雷肯坐到了地上,調整著呼吸,從<收納>里拿出了大約六個小型魔石吸取其中的魔力。
然後雷肯突然想到了從朱維德*莫爾家哪裡拿到的魔法藥,也取出來喝掉了。
逃到足夠安全的距離後,雷肯坐到了地上,調整著呼吸,從<收納>裡拿出了大約六個小型魔石吸取其中的魔力。
然後雷肯突然想到了從朱維德莫爾家哪裡拿到的魔法藥,也取出來喝掉了。
真是糟糕的味道。喉嚨裡還一直殘留著餘味。能夠正常的喝掉這種玩意兒,這個世界的人的味覺真是太奇怪了。
明明以不會留下難忘回憶的速度喝了一堆。臉上和手上的擦傷卻沒有消失。是因為這個世界的魔法藥的藥效有延遲嗎?等了很長一段時間也沒有效果顯現出來,雷肯又拿出來原來世界的下級魔法藥喝掉了。不久身上的傷口就開始癒合了。雖然不能說是傷口立刻就會消失,但只要到了明天就能完全治好。當然左眼還是原來瞎掉的樣子。左眼在被弄瞎的時候只要喝下上級恢復藥就能夠治好,但當時雷肯並沒有這麼多的錢。
在這期間怪物也還在<生命感知>的範圍內蠢蠢欲動。
魔獸並沒有向著朱維德*莫爾家領地的方向過來。用不了多久,雷肯就能在黎明前回去了。
魔獸並沒有向著朱維德莫爾家領地的方向過來。用不了多久,雷肯就能在黎明前回去了。
本館的正面停著一輛馬車,但是沒有馬,應該是在馬廄吧。
真是一輛豪華的馬車。
對這豪華的馬車,不知為何雷肯有種不祥感覺。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12
雷肯躺在床上,睜開了右眼。
有入侵者。
而且還擁有魔力。
雷肯快速穿上了外套,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劍放進<收納>里,沒有發出腳步聲,靜悄悄的向本館走去。
雷肯快速穿上了外套,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劍放進<收納>裡,沒有發出腳步聲,靜悄悄的向本館走去。
即使是在這種深夜,這個入侵者也依然選擇樹蔭之類隱蔽的位置通過,而且速度快得讓人害怕,看來是個專業的刺客。
侵入者靠在主樓正面的柱子上,停了下來。大概是在爬柱子吧。因為〈生命感知〉無法區分高低差,所以在爬柱子只是推測。應有著能夠攀爬徒手無法爬上的柱子的裝備吧。
(為什麼要從正面爬上去呢?家主一家都是住在裡面的樓梯上層。)
實際上,裡面的牆壁有著各種各樣的陷阱。為了讓宵小之輩乖乖回去,想要爬上牆壁,牆面就會剝落。是這個世界貴族宅邸的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