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80c9500f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

parent 6e36f816

Too many changes to show.

To preserve performance only 146 of 146+ files are displayed.

......@@ -2,7 +2,7 @@
图源:落地死的流星
翻译:落地死的流星
:流星死了吗?
:流星死了吗?
润色:流星已经死了
──「召唤」欢迎回来,相川渦波──
......@@ -13,21 +13,21 @@
如果想将我朦胧的意识唤醒的話,只凭这点刺激还是稍逊火候。
头来,将我的意识从黑暗中狠狠敲醒的并非視觉而是嗅觉
頭来,将我的意识从黑暗中狠狠敲醒的并非視覺而是嗅覺
那是一道极其刺鼻的異臭。在異味侵入鼻腔的同时,一股宛如污泥在喉逆冲的吐意令我大感不适。
那是一道极其刺鼻的異臭。在異味侵入鼻腔的同时,一股宛如污泥在喉逆冲的吐意令我大感不适。
「──!?」
在这不堪忍受的刺激的折磨下,我睁开了双眼。
最先映入我眼中的,是缀有点点白斑的黑色墙壁。再定睛一看,我意识到那其是天花板。
最先映入我眼中的,是缀有点点白斑的黑色墙壁。再定睛一看,我意识到那其是天花板。
我連忙起身确认周圍的情况。
原来我正横卧在一栋石制的回廊裡。乍一看下明明是并不见光的回廊,但石壁自身却散发着淡薄的光。拜此所赐,我得以掌握周圍的状况。
在回廊的一隅镇座着一个小型的祭坛。待我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後,发现那座祭坛化严重且岌岌可危。
在回廊的一隅镇座着一个小型的祭坛。待我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後,发现那座祭坛化严重且岌岌可危。
在青苔密布的石坛上,留存着两根蜡烛的殘渣。在那旁边供着似乎是动物皮毛的什么东西,还插有颇具古韵的箭簇。
......@@ -35,13 +35,13 @@
心中的惊诧将疑问逼出了口。
「简直不知所谓……感好惡心……」
「简直不知所谓……感好惡心……」
心脏的跳动变得剧烈开来,連带着胸口的鼓动快得如同逐日。
正如零落出口的台词一样,此时的我是一头雾水,対现状感到不明所以。
正如零落出口的台词一样,此时的我是一頭雾水,對现状感到不明所以。
──我应该是睡在自家床上才的啊。
──我应该是睡在自家床上才的啊。
可是这裡既没有溫暖的床铺,也没有吵人的机械闹钟,没有自窗外降注的日晖,更遑论电灯的光明。
......@@ -67,33 +67,33 @@
在混乱的胁迫下,我朝着咆哮声传来的反方向跑了起来。
我在回廊中不断地奔跑。这发着淡光的石板是如此不可理喻,让我越跑越得惡心。尽管我在奔跑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转向,但眼前的景色却从未有何改变。纵然这一成不变的光景让我越发焦虑,但我还是不顾一切地向远処奔逃着。
我在回廊中不断地奔跑。这发着淡光的石板是如此不可理喻,让我越跑越得惡心。尽管我在奔跑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转向,但眼前的景色却从未有何改变。纵然这一成不变的光景让我越发焦虑,但我还是不顾一切地向远処奔逃着。
在奔跑的途中,耳边传来「吧唧」一声,这声音也是一样令人反胃。
因为脚边有踩到某硬物的感触,故而我看向了运动鞋的下方。
因为脚边有踩到某硬物的感触,故而我看向了运动鞋的下方。
结果我看到的是一只被踩烂的拳头大小的昆虫,它正因剧痛而凄厉地哀嚎。
結果我看到的是一只被踩烂的拳頭大小的昆虫,它正因剧痛而凄厉地哀嚎。
「呜、呜哇啊啊啊!!」
眼前的惨状吓得我惊叫出声。
我倒也不是怕虫子的人。但在满是钢筋混凝土的现代都市中,这规格的昆虫大抵是遇不到的,與其說是害怕,不如說是产生了生理上的厌惡感。
我倒也不是怕虫子的人。但在满是钢筋混凝土的现代都市中,这规格的昆虫大抵是遇不到的,與其說是害怕,不如說是产生了生理上的厌惡感。
即将一命呜呼的昆虫咯吱咯吱地叫着,看上去仿佛是在求生一般。
从这一幕中感到可怖的我連忙抬起了。随後我的視线投向了回廊的下一个拐角。
从这一幕中感到可怖的我連忙抬起了。随後我的視线投向了回廊的下一个拐角。
在那个拐角裡,有一只体型跟人一样大的昆虫正在窥伺着我。
昆虫竟然有这种体型,简直是悖道逆理。它一面咔哧咔哧地发出瘆人的声音,一面活动着昆虫特有的尖锐手足。乍一看去感觉像是锹甲虫,但它头上那対異形的双角却令我惊恐不已。
昆虫竟然有这種体型,简直是悖道逆理。它一面咔哧咔哧地发出瘆人的声音,一面活动着昆虫特有的尖锐手足。乍一看去感覺像是锹甲虫,但它頭上那對異形的双角却令我惊恐不已。
「──!!!?」
极度的恐惧让我不敢出声。一旦发出惊叫,恐怕就会遭到它的袭击而亡命。
我立馬转身也不回地驱使着双脚拼命地奔跑。此时此刻,我根本无暇顾及逃跑的路径,只是依从本能的指挥尽可能地远离怪物身边。
我立馬转身也不回地驱使着双脚拼命地奔跑。此时此刻,我根本无暇顾及逃跑的路径,只是依从本能的指挥尽可能地远离怪物身边。
随着体力渐渐不支,我奔跑的速度也开始减缓。接着,利用調整紊乱的呼吸的机会,我总算是恢复了些许的理性。
......@@ -113,41 +113,41 @@
到底在說什么,我还听不清楚。但我就像被未见之光所吸引一般,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迈出脚步。
我那因胆怯而丧失了大半机能的头腦対他人──対『人』的存在无比饥渴。
我那因胆怯而丧失了大半机能的頭腦對他人──對『人』的存在无比饥渴。
尽管我越向那边靠近野獸的声音就越是宏亮,但與之相应的,人类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拉开距离!先拉开距离,然後争取时間!」
一名男性身边的同伴们如此号令道。
一名男性身边的同伴们如此号令道。
浮现在我眼前的光景真可谓是幻想故事中的一幕。最先引起我注意的,是这些人身上那些非同寻常的装束。
有身着只能在博物館裡一览采的皮甲和木弓的人。有奋力挥动粗制铁劍的人。有从质朴的木杖中击出火焰的人。
有身着只能在博物館裡一览采的皮甲和木弓的人。有奋力挥动粗制铁劍的人。有从质朴的木杖中击出火焰的人。
这些穿着饱负幻想性的人们正在回廊的道中央與身長足足三米的巨狼上演着酣畅的武打戏。
但我可没有纵身扑进这場激之中的勇气。我能做的只有在远処作壁上观罢了。
但我可没有纵身扑进这場激之中的勇气。我能做的只有在远処作壁上观罢了。
「先争取到时間,然後总会有办法的!撑住!」
似乎是領队的男子冲手持大劍的战士下达指示。
似乎是領队的男子冲手持大劍的戰士下達指示。
战士挥出大劍斩向巨狼。但狼洞破了他的意图,并以骇人的速度狠狠地撞了战士一把。结果那名战士就像皮球一样被撞飞到了回廊的深処。
戰士挥出大劍斩向巨狼。但狼洞破了他的意图,并以骇人的速度狠狠地撞了戰士一把。結果那名戰士就像皮球一样被撞飞到了回廊的深処。
下一个被狼盯上的目标是那名持杖的女性。察觉到这一点的其他人为了保护女性而大幅地变换了陣型。
下一个被狼盯上的目标是那名持杖的女性。察覺到这一点的其他人为了保護女性而大幅地变换了陣型。
「重振态势!把空位补上!」
随着陣型的調整,一队人进行大幅度地移动试图拉开他们與狼之間的距离。
这就导致战場與我之間的距离变得更近了。対我来說,这既是一个机会,但同时也蕴藏着危險。
这就导致戰場與我之間的距离变得更近了。對我来說,这既是一个机会,但同时也蕴藏着危險。
我现在腦海中一片混乱,而且十分恐惧。
如果我能够冷静地情况做出判断的話,那么我理应是可以隐藏起来的。
如果我能够冷静地情况做出判断的話,那么我理应是可以隐藏起来的。
然而,我却只是傻站在原地寸步未动。果,我與那名手持细劍的領队目光相合。
然而,我却只是傻站在原地寸步未动。果,我與那名手持细劍的領队目光相合。
「──什么!?你小子是什么人!?」
......@@ -157,7 +157,7 @@
我举步維艰地向男子走去。
尽管說的話支支吾吾,但我还是相信自己的意思有确实地传达给他。
尽管說的話支支吾吾,但我还是相信自己的意思有确實地传達给他。
「帮帮你?我說你小子是傻吧?」
......@@ -171,11 +171,11 @@
现在这些人根本没有余力为我提供帮助。并且他们也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心人。就凭他们身上的装束,拿在手上的凶器,加上那个狰狞的猛獸,这十万火急的状况早已夺去了他们的余裕,我没有理由領会不到这些。
可是此时的我早已丧失了应有的判断力。果是致命的。
可是此时的我早已丧失了应有的判断力。果是致命的。
「这裡可是迷宮,而且还是在『管理領域之外』的地方。你应该有所悟了吧,小鬼。」
「这裡可是迷宮,而且还是在『管理領域之外』的地方。你应该有所悟了吧,小鬼。」
男子接下来的話如冰冷的刀刃一般刺入了我的心。紧接着不仅在精神上,他手中的细劍也在物理的意義上向我袭来。
男子接下来的話如冰冷的刀刃一般刺入了我的心。紧接着不仅在精神上,他手中的细劍也在物理的意義上向我袭来。
旋即我的大腿便像被火焰炙烤一般席卷起一股熱流。
......@@ -187,23 +187,23 @@
領队男子接着又向周圍人如是号令。
我没能理解他这話的意思。──不、不,是我不想理解。
我没能理解他这話的意思。──不、不,是我不想理解。
持杖的女性瞥了我一眼随後一語不发地从我身旁经过。
那个被狼撞飞的战士、还有其余的人,全都対我冷眼相看。他们所有人都只是缄口不言地向我身後跑去。
那个被狼撞飞的戰士、还有其余的人,全都對我冷眼相看。他们所有人都只是缄口不言地向我身後跑去。
那么自然而然地,追赶着这些人的巨狼冲到了我的面前──
「──呜、呜啊、啊啊啊啊!!」
在难以言喻的恐惧感的压迫下,我亟欲向後方奔逃。然而被砍伤的大腿在一陣剧痛中让我莫无遁処,果只能凄惨地扑倒在地。
在难以言喻的恐惧感的压迫下,我亟欲向後方奔逃。然而被砍伤的大腿在一陣剧痛中让我莫无遁処,果只能凄惨地扑倒在地。
失去了此前與自己激正酣的敌人,巨狼只好向我逼近过来。
失去了此前與自己激正酣的敌人,巨狼只好向我逼近过来。
暴露在巨狼那狰狞的双瞳和尖牙利齿之下,我只死路一条。
暴露在巨狼那狰狞的双瞳和尖牙利齿之下,我只死路一条。
思考的洪流便在这时泛滥开来。形形色色的负面情感如狂骤雨般翻飞不已。我至今为止的经历、人生的一幕幕都被倾倒于腦海。紧接着──
思考的洪流便在这时泛滥开来。形形色色的负面情感如狂骤雨般翻飞不已。我至今为止的经历、人生的一幕幕都被倾倒于腦海。紧接着──
「技能『???』暴走了」
......@@ -225,7 +225,7 @@
不过速度还是差了太多。在與敌人擦身而过的瞬間,我的右上臂被它的利爪撕裂了。
尽管一陣几乎令手臂失去知的剧痛在体内游走,但我可腾不出功夫叫唤。
尽管一陣几乎令手臂失去知的剧痛在体内游走,但我可腾不出功夫叫唤。
到这时,已经逃到安全范圍内的那帮人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边。
......@@ -237,21 +237,21 @@
恢复了镇定的大腦推测出了他们的目的。
──这帮混蛋!把我成诱饵自顾自地逃走居然还不满足!!
──这帮混蛋!把我成诱饵自顾自地逃走居然还不满足!!
由着这股寒意,我瞥了身後一眼,果看到一道好似要吞没一切的烈焰正在向我这边逼近。
由着这股寒意,我瞥了身後一眼,果看到一道好似要吞没一切的烈焰正在向我这边逼近。
狼也一样注意到了这股烈焰。但是已经迟了。为了将我啃噬而高高跃居空中的狼是无法回避这一击的。
当然,我也和狼一样分身乏术
當然,我也和狼一样分身乏術
烈焰以我们的所在位置为中心炸裂开来,爆炸的势好似要将一切燃烧殆尽。
烈焰以我们的所在位置为中心炸裂开来,爆炸的势好似要将一切燃烧殆尽。
我匆忙間只能以双手护住头部。而後竭尽全力地扑向远処并死死地贴紧地面。
我匆忙間只能以双手護住頭部。而後竭尽全力地扑向远処并死死地贴紧地面。
火焰携爆炸的气浪一同在我的後背肆虐,并将我直接吹飞。
随後我直感到全身都在被火焰所焦灼,这种感觉就像全身的皮肤都被扒了下来一样。
随後我直感到全身都在被火焰所焦灼,这種感覺就像全身的皮肤都被扒了下来一样。
将这股剧痛充作刺激,我維系着大腦的思考,以懊悔和憎恨为支撑保住气力。
......@@ -269,17 +269,17 @@
它也和我一样直起了身。
不过看上去手比方才虚弱了不少。
不过看上去手比方才虚弱了不少。
想必是因为它那一计泰山压顶的惡果吧。相较于我,在空中成为活靶的巨狼结结实实地吃下了火焰大面积的直击,这让它受到的伤害更加严重。
想必是因为它那一计泰山压顶的惡果吧。相较于我,在空中成为活靶的巨狼結結實實地吃下了火焰大面积的直击,这让它受到的伤害更加严重。
尽管的狼的气息紊乱,整个身子也摇摆不定,但它的眼瞳仍是熠熠生辉。
手的斗志絲毫不减,它一面呻吟一面向我靠近,就像是在說「狼在受伤之後才愈显骇人之処。」
手的斗志絲毫不减,它一面呻吟一面向我靠近,就像是在說「狼在受伤之後才愈显骇人之処。」
我也和它一样做好了悟。
我也和它一样做好了悟。
我坠落的位置可谓恰到好処。虽然狼可能看不到,不过在我的後方正好有一柄大劍。这恐怕是此前被它顶飞的那个士的武器。如果能用好这把劍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話,那我姑且能争得几分胜算。
我坠落的位置可谓恰到好処。虽然狼可能看不到,不过在我的後方正好有一柄大劍。这恐怕是此前被它顶飞的那个士的武器。如果能用好这把劍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話,那我姑且能争得几分胜算。
我将狼置于身後向着大劍全力奔驰。
......@@ -287,9 +287,9 @@
左腿又是一陣剧痛,危險信号在腦海中吵个不停。
即使如此我仍然不顾一切地跑着。我強行役使几乎失去知的腿脚踩踏着地面。
即使如此我仍然不顾一切地跑着。我強行役使几乎失去知的腿脚踩踏着地面。
实話应当在何时迎击我也没有头緒。狼到底会怎样袭来,我也无从预测。
實話应當在何时迎击我也没有頭緒。狼到底会怎样袭来,我也无从预测。
我能做到的就只有拼尽全力将大劍捡起,而後举劍回身横扫。
......@@ -313,19 +313,19 @@
我带着想将这三米長的巨体甩飞到天涯海角的气势挥动双臂。
结果却只能在我和狼之間制造出一个狭窄的缝隙。可就算是这样,対现在的我来說也是十分可貴的成果。我利用这个空隙迅速从狼的压迫下脱身。
結果却只能在我和狼之間制造出一个狭窄的缝隙。可就算是这样,對现在的我来說也是十分可貴的成果。我利用这个空隙迅速从狼的压迫下脱身。
我松开大劍并與手拉开距离,而後慎而又慎地窥探着狼的动向。
我松开大劍并與手拉开距离,而後慎而又慎地窥探着狼的动向。
然而狼并没有发动更进一步的追击。
対,它有挺身上前的意思。但它的身体已经无法将意志付諸于实践。
對,它有挺身上前的意思。但它的身体已经无法将意志付諸于實践。
满身疮痍的狼已经到极限了。不仅血流如注,身体也被烈焰重创。
但是我还不能大意。
我一边拉开距离,一边持续观察着対手的模样,接着我注意到狼的右眼已经被火灼烂。而且它的後腿上还插着箭簇。貫穿首級的大劍恐怕已经深达呼吸道。它的气息以是细若游絲。
我一边拉开距离,一边持续观察着對手的模样,接着我注意到狼的右眼已经被火灼烂。而且它的後腿上还插着箭簇。貫穿首級的大劍恐怕已经深達呼吸道。它的气息以是细若游絲。
「你这是……」
......@@ -349,7 +349,7 @@
連亡骸都没有,就像是幻影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在狼消失的地方则留有一颗闪耀着翠色光芒的晶。
而在狼消失的地方则留有一颗闪耀着翠色光芒的晶。
随後,又一项『表示』默默地浮现于視网膜之上。
......@@ -362,13 +362,13 @@ Str補正+0.10──
将狼打倒之後,我慎重地将周圍搜查了一番。
按理說这离奇的事态本应让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但不可思议的是,我现在的情緒十分冷静。简直就像是心中的混乱熟視无睹一样,我能够极其镇定地采取行动。
按理說这离奇的事态本应让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但不可思议的是,我现在的情緒十分冷静。简直就像是心中的混乱熟視无睹一样,我能够极其镇定地采取行动。
首先我去将掉落在與狼斗的地方的物品捡了起来。
首先我去将掉落在與狼斗的地方的物品捡了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我从被狼杀害的人的尸体身上搜出了不少可堪一用的东西。
搜尸的行为并没有让我产生罪惡感。之所以会这样,與其說是因为我深谙这么做的必要性,不如說是我的感已经趋于麻木。为了存活,我已经不做他想,只求做出最合适的选择。
搜尸的行为并没有让我产生罪惡感。之所以会这样,與其說是因为我深谙这么做的必要性,不如說是我的感已经趋于麻木。为了存活,我已经不做他想,只求做出最合适的选择。
尸体上携带的物资是我想要在这裡活下去所必须的──冷静而透彻的思考导出了这个答案。
......@@ -382,33 +382,33 @@ Str補正+0.10──
助我击毙巨狼的大劍就在那裡。
虽然我很想继续使用这柄大劍,但它的重量终究有单手劍的两倍之多,要一边拖着它一边前进不是很现实。真正令我在意的不是大劍,而是那颗闪着翠色光芒的结晶。
虽然我很想继续使用这柄大劍,但它的重量终究有单手劍的两倍之多,要一边拖着它一边前进不是很现實。真正令我在意的不是大劍,而是那颗闪着翠色光芒的結晶。
上,我在尸体上也发现了不少與这相似的物件。
上,我在尸体上也发现了不少與这相似的物件。
以现状而言,我认为那都是徒具重量的负担,考虑到携带无用之物或许会在键时刻成为拖累,故而没有将它们納入行李之内。
以现状而言,我认为那都是徒具重量的负担,考虑到携带无用之物或许会在键时刻成为拖累,故而没有将它们納入行李之内。
不过,这个晶的成色却與狼的毛色十分相似。
不过,这个晶的成色却與狼的毛色十分相似。
于是我便做出了一份推测,尽管推测的内容有些荒诞无稽,但我却自认确凿无疑。在这个地方打倒了怪物的話,就会掉落某种东西,而那所谓的某种东西正是我眼前的这个结晶。
于是我便做出了一份推测,尽管推测的内容有些荒诞无稽,但我却自认确凿无疑。在这个地方打倒了怪物的話,就会掉落某種东西,而那所谓的某種东西正是我眼前的这个結晶。
我不免有些感伤。
一想到我和它一样都是受到了那帮人攻击的同志,就涌生出一股莫名的亲近感。
我捡起了这颗晶,将它塞进了口袋裡。
我捡起了这颗晶,将它塞进了口袋裡。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在这裡能做的事我都做了。
如果再有什么敌生物过来袭击我的話,我已经具備了迎击的手段。
如果再有什么敌生物过来袭击我的話,我已经具備了迎击的手段。
那么接下来该考虑的,就是到底应该『留在这裡』还是『继续移动』了。
大腿的伤势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严重。方才的行动不便恐怕是身体下意识的畏缩所致。不过,虽然依靠压迫止血法多少缓和了伤势,但每有所行动的时候仍是苦不堪言。
大腿的伤势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严重。方才的行动不便恐怕是身体下意识的畏缩所致。不过,虽然依靠压迫止血法多少缓和了伤势,但每有所行动的时候仍是苦不堪言。
一旦在这个地方丧失了体力,那我也就没有活路了。所以继续移动是个背负大量險的选择。
一旦在这个地方丧失了体力,那我也就没有活路了。所以继续移动是个背负大量險的选择。
但是如果只是留在这裡的話也一样不安全。
......@@ -418,13 +418,13 @@ Str補正+0.10──
就算我留在这裡等待他人路过恐怕也无济于事。
所以,我定『继续移动』
所以,我定『继续移动』
「就将这把劍做拐杖好了……」
「就将这把劍做拐杖好了……」
我试了试劍的反馈。
结果发现它并不适合充当拐杖。
結果发现它并不适合充當拐杖。
「得找个什么更合适、更好的『道具』才行啊……」
......@@ -444,25 +444,25 @@ Empty
看来不会有错了,在这裡就是能看到这一类的『表示』
就是有这么一机制。
就是有这么一机制。
「哈、哈哈,这简直就跟──」
──简直就跟游戏一样。
我隐約之間已有这种感觉
我隐約之間已有这種感覺
幻想。迷宮。怪物。巨型昆虫。巨狼。探索者。劍士。弓箭。魔法使的烈焰。死後的光芒。宝石。斗後浮现的信息。『表示』。道具。
幻想。迷宮。怪物。巨型昆虫。巨狼。探索者。劍士。弓箭。魔法使的烈焰。死後的光芒。宝石。斗後浮现的信息。『表示』。道具。
这全都是频繁出现在游戏中的存在。
想到这裡,我直感到一陣头晕目眩,不过我很快就対这个揣测付諸了认同。
想到这裡,我直感到一陣頭晕目眩,不过我很快就對这个揣测付諸了认同。
要予以认同本身是很容易的。只要这可以缓和心中的恐惧,那我自会不假思索地采用,哪怕这是対现实的逃避也未尝不可。这么一想,总觉得視角也像在做梦一样被拉远了。
要予以认同本身是很容易的。只要这可以缓和心中的恐惧,那我自会不假思索地采用,哪怕这是對现實的逃避也未尝不可。这么一想,总覺得視角也像在做夢一样被拉远了。
「……既然如此,那就以我自己为象来『表示』一下吧。」
「……既然如此,那就以我自己为象来『表示』一下吧。」
总而言之,我适地组织了一番台词以示期许。
总而言之,我适地组织了一番台词以示期许。
「状态」
......@@ -484,11 +484,11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状态:混乱1.00 出血0.52
经验值:805/100
装備:铁制单手劍 異界的衣服 艾芬(Elfen)外套 皮制手套 異界的鞋子 附有咒印的投掷短刀
装備:铁制单手劍 異界的衣服 艾芬(Elfen)外套 皮制手套 異界的鞋子 附有咒印的投掷短刀
「啊,变成日語了。」
不知为何『表示』能够我的話做出反应。
不知为何『表示』能够我的話做出反应。
跟英語比起来在格調上虽然有些逊色,但简单易懂这点还是很重要的。我浏览起了这个用日語描述的『状态』
......@@ -496,7 +496,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唔─嗯。可是,我身上明明带着肉干和水来着啊……」
然而无关乎这个事实,『表示』上还是这样。
然而无關乎这个事實,『表示』上还是这样。
『所有物』
......@@ -504,19 +504,19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经过反覆确认,果然它还是說我什么都没有。
「不过,大致的方向我差不多有緒了……毕竟我还挺喜欢打游戏的……」
「不过,大致的方向我差不多有緒了……毕竟我还挺喜欢打游戏的……」
恐怕是因为我没有满足某条件吧。
恐怕是因为我没有满足某条件吧。
存在着某种朴素的游戏性的、同时又十分絶対的条件,而我现在并没有满足它。
存在着某種朴素的游戏性的、同时又十分絶對的条件,而我现在并没有满足它。
「这上面說的装備恐怕是会対战斗造成直接影响的物品。换句話說就是左右战斗参數的东西……」
「这上面說的装備恐怕是会對戰斗造成直接影响的物品。换句話說就是左右戰斗参數的东西……」
而除此之外的东西都不是装備。也就是說,那都不是应该随身携带的东西。
「也就是类似于可以无限存储的物品栏一样的东西吗?」
我重新检視了一遍身上的东西。那无限存储的物品栏可以說是游戏的标配。
我重新检視了一遍身上的东西。那无限存储的物品栏可以說是游戏的标配。
于是我一遍又一遍地将东西从口袋和衣兜中拿出放进。
......@@ -526,7 +526,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收起来收起来收起来─……
我一边在心中默念,一边将肉干伸向空无一物的空間。虽然这个举动有些滑稽,但就果而言,这似乎才是正确的做法。
我一边在心中默念,一边将肉干伸向空无一物的空間。虽然这个举动有些滑稽,但就果而言,这似乎才是正确的做法。
異象陡生,空間扭曲着将肉干吞没。
......@@ -542,7 +542,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肉干
「哈哈。嗯嗯,这可真有游戏的感。」
「哈哈。嗯嗯,这可真有游戏的感。」
我半喜半惧地感叹道。
......@@ -558,23 +558,23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顺带一說,探索者的尸体和小型昆虫是放不进去的。
虽然不知道放不进去的具体原因,不过应该是與某条件相违背了吧。
虽然不知道放不进去的具体原因,不过应该是與某条件相违背了吧。
『所有物』
肉干 水袋 油 麻痹针 解毒藥 奧兰(Oria)大劍 皮袋 皮制手套 皮靴 布衣 木弓 铁匕首 没有印记的箭矢 打火机 智能手机 石子 树枝 十位魔石 九位魔石
肉干 水袋 油 麻痹针 解毒藥 奧蘭(Oria)大劍 皮袋 皮制手套 皮靴 布衣 木弓 铁匕首 没有印记的箭矢 打火机 智能手机 石子 樹枝 十位魔石 九位魔石
再顺带一說,智能手机和打火机都是起先就揣在牛仔裤裡的东西。摸到智能手机之後,我立馬试着打了个电話,可是理所然的,手机根本就打不通。不仅如此,手机上报示的时間也差了好几年,这样看来,手机很可能是因为冲击发生了故障。不过打火机和手表还能正常使用,真可谓不幸中的万幸。
再顺带一說,智能手机和打火机都是起先就揣在牛仔裤裡的东西。摸到智能手机之後,我立馬试着打了个电話,可是理所然的,手机根本就打不通。不仅如此,手机上报示的时間也差了好几年,这样看来,手机很可能是因为冲击发生了故障。不过打火机和手表还能正常使用,真可谓不幸中的万幸。
「放进去了不少东西啊……話說根本搞不懂是什么的东西都能显示出名字真是帮大忙了。但是如果这是游戏的話,那这种系统不是会降低游戏的难度么。算了,不计较这个,毕竟它确实很有用……」
「放进去了不少东西啊……話說根本搞不懂是什么的东西都能显示出名字真是帮大忙了。但是如果这是游戏的話,那这種系统不是会降低游戏的难度么。算了,不计较这个,毕竟它确實很有用……」
本以为只是一堆粉末,果没想到居然是解毒藥,我的表情登时开朗了不少。
本以为只是一堆粉末,果没想到居然是解毒藥,我的表情登时开朗了不少。
「好的。再多试试別的──」
「──唔嘎啊啊啊啊──!!」
我想要深入尝试一些事的时候,回廊中又传来一道野獸的咆哮。
我想要深入尝试一些事的时候,回廊中又传来一道野獸的咆哮。
「──还、还是之後再试吧。」
......@@ -586,9 +586,9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途中检查了下『状态』,发现出血得到了缓和,HP也自然恢复了起来。
到生命危机的化解,我总算是有了些余裕。
到生命危机的化解,我总算是有了些余裕。
借着这份余裕,我着手进行各各样的试验。
借着这份余裕,我着手进行各各样的试验。
虽然如果想存取什么物品就得驻足搜寻,但有的试验却可以边走边做。我一边将想到的单词說出口一边缓缓地行进着。
......@@ -602,8 +602,8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技能』
先天技能:劍术1.01 冻结魔法2.00
後天技能:次元魔5.00???:??????:???
先天技能:劍術1.01 冻結魔法2.00
後天技能:次元魔5.00???:??????:???
有两个项目是以『???』的形式表示出来的。明明都做到这一步了,可设计出这东西的人竟然还是想有所保留。
......@@ -613,52 +613,52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魔法」
结魔法:冻结1.00 寒冰1.00
次元魔:維度1.00
結魔法:冻結1.00 寒冰1.00
次元魔:維度1.00
我本来是做好了什么魔法都不会的觉悟的。不过所幸上面列出了三种魔法。竟然可以使用魔法,这让我有些小激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能用,但既然掌握了那就要物尽其用。以玩游戏的习惯来想的話,就当它是初始技能好了。
我本来是做好了什么魔法都不会的覺悟的。不过所幸上面列出了三種魔法。竟然可以使用魔法,这让我有些小激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能用,但既然掌握了那就要物尽其用。以玩游戏的习惯来想的話,就當它是初始技能好了。
──前提是,这真的只是游戏……
如果思考向那方面继续发散下去,我恐怕又会失去理智。所以我赶紧摇了摇遏制了进一步的思考,将注意力转移到试射上。
如果思考向那方面继续发散下去,我恐怕又会失去理智。所以我赶紧摇了摇遏制了进一步的思考,将注意力转移到试射上。
这才是现在最好的做法。
「我试试,上吧!冻魔法『寒冰』!」
「我试试,上吧!冻魔法『寒冰』!」
我一边喊一边挥手。理想中的画面是冰块从我的手掌中射出去。
念出魔法名之後,我产生了一股身体裡有什么被消耗掉的感觉。紧接着,我的手掌变得越来越凉,同时有某种正体不明的东西在向手掌中凝聚。
念出魔法名之後,我产生了一股身体裡有什么被消耗掉的感覺。紧接着,我的手掌变得越来越凉,同时有某種正体不明的东西在向手掌中凝聚。
我确实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凝聚──可是这速度未免也太慢了。
我确實感覺到有什么东西在凝聚──可是这速度未免也太慢了。
恐怕这是在聚集空气中的水分,然後通过静止分子运动来降溫,从而生成冰块吧。
可是,花了十秒的时間最後聚集在手的冰块也只有手掌大小,更遑论被射出去什么的了。不管怎么看,这都不像是攻击的手段。
可是,花了十秒的时間最後聚集在手的冰块也只有手掌大小,更遑论被射出去什么的了。不管怎么看,这都不像是攻击的手段。
「……啥?就这样?」
魔法到底是啥玩意儿……咋回事儿啊……
这难道是所谓的生活魔法啥的么?因为刚才那一連串的遭遇,我本来还期待它是能拿来対付大型昆虫和动物的手段呢,结果却是大失所望。
这难道是所谓的生活魔法啥的么?因为刚才那一連串的遭遇,我本来还期待它是能拿来對付大型昆虫和动物的手段呢,結果却是大失所望。
不过难得造出了冰块,正好从『所有物』中取出衣服,然後将衣服的干净部位切下,将冰块包起来做了个冰袋。做是做了,可是将它按在火伤処却引来一陣刺痛,于是立馬就被我丢掉了。
嗯─,冻结魔法『寒冰』。盖棺定论地說,没什么软用。
嗯─,冻結魔法『寒冰』。蓋棺定论地說,没什么软用。
接着我又试着释放了『冻结』。可是这个魔法的效果跟『寒冰』也没什么区別。只是我周圍的溫度缓缓下降而已,說实話感觉很微妙。
接着我又试着释放了『冻結』。可是这个魔法的效果跟『寒冰』也没什么区別。只是我周圍的溫度缓缓下降而已,說實話感覺很微妙。
最後剩下的『維度』让我伤透了腦筋。維度这个词的意思,我记得是跟次元啦尺寸啦之类的有关。不过我不是很有自信。但既然有了那两个冻结魔法的前车之鉴,與这个魔法相关的效果我或多或少能做些揣测。
最後剩下的『維度』让我伤透了腦筋。維度这个词的意思,我记得是跟次元啦尺寸啦之类的有關。不过我不是很有自信。但既然有了那两个冻結魔法的前車之鉴,與这个魔法相關的效果我或多或少能做些揣测。
没准一下子能搞出个传送门,然後直接离开这个地方呢什么的,說实話,我可不觉得这么容易就能获得打破如此硬核的局面的魔法。想来想去因为不能确定它的效果,所以我出于安全考虑决定按下不用。
没准一下子能搞出个传送門,然後直接离开这个地方呢什么的,說實話,我可不覺得这么容易就能获得打破如此硬核的局面的魔法。想来想去因为不能确定它的效果,所以我出于安全考虑決定按下不用。
搞不好弄出个黑洞啥的可就吓人了。
不过借助这个契机,我开始不同的魔法展开联想。
不过借助这个契机,我开始不同的魔法展开联想。
「回复魔法、白魔法、获得魔法、新获魔法、新魔法、应急処置、烧伤、治──」
「回复魔法、白魔法、获得魔法、新获魔法、新魔法、应急処置、烧伤、治──」
结果很遺憾,全都是徒劳的。
結果很遺憾,全都是徒勞的。
虽然我想拥有回复魔法想得望穿秋水,可是我好像并没有被赋予那方面的能力。
......@@ -666,7 +666,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技能点的分配」
术1.01 冻结魔法2.00 次元魔术5.00
術1.01 冻結魔法2.00 次元魔術5.00
现在的技能点总數为0
......@@ -680,11 +680,11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