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6e36f816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117 auto/2018-07-30-00-35-10

Merge pull request !117 from demogitee/auto/2018-07-30-00-35-10
parents b48ef37e f1a8c4bc
......@@ -74,7 +74,7 @@
另一方面,另一个班达鲁和其他成员一起聚集在布鲁托周围。
「看了日蝕,升阶了?」
「看了日蝕,升阶了?」
「是的。因为本来等級已经到达100,所以若条件符合就可以升阶。」
......
......@@ -14,10 +14,10 @@
 比千的千倍还要古老,比万的万倍还要久远的从前。
 首先,原初的创造神存在着。
 也就是世界还没被创造的时候。
 除他以外谁也没有,除他以外什也不存在。
 除他以外谁也没有,除他以外什也不存在。
 他很孤独。
 他期待着有和自己同样的存在出现、一直等着那个时候。但是,即使经过了比百的百倍还要长的岁月,除他以外的东西什也没出现。
 终,忍受不了孤独的创造神,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他期待着有和自己同样的存在出现、一直等着那个时候。但是,即使经过了比百的百倍还要长的岁月,除他以外的东西什也没出现。
 终,忍受不了孤独的创造神,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然後,从失去了生命的他的身体裡,诞生了七柱神。
 火之神从流出的血中诞生。
 水之神从流出的泪中诞生。
......@@ -53,22 +53,22 @@
 然後,从创造神的身体中诞生出了鸟,称赞了鸟之神。
 鸟之神将力量给予了那之中的一部分,那一部分成为了鸟人(ハーピュアン)。
 听见充斥着世界的生物们崇拜各自的神的声音的人类之神这说了。
 听见充斥着世界的生物们崇拜各自的神的声音的人类之神这说了。
「我也像兄弟神们那样制作崇拜着我的种族吧」
 这说着,从创世神的身体裡诞生出了人类。
 这说着,从创世神的身体裡诞生出了人类。
 但是,诞生出的人类既没有利爪,也没有尖牙,连翅膀或鳞都没有。是就这样下去的話马上会死的程度的脆弱的生物。
「啊啊!为什么,创造了这么弱的生物呢」
「啊啊!为什麼,创造了这麼弱的生物呢」
 人类之神大声悲叹起来。
 看见了这个的火之神教给了人类使用火的智慧。
 但是,人类之神即使这样也没有停止悲叹。
 然後水之神教给了人类使用水的智慧和捕鱼的方法。
 但是,人类之神即使这样也没有停止悲叹。
 再之后大地之神将耕作的智慧、风之神将采集植物的智慧、兽之神将与野兽战斗的智慧、鸟之神将打下飞鸟的智慧,通通教给了人类。
 这样终于满足了的人类之神停止了悲叹,对人类这么说了。
 再之後大地之神将耕作的智慧、风之神将采集植物的智慧、兽之神将与野兽战鬥的智慧、鸟之神将打下飞鸟的智慧,通通教给了人类。
 这样终於满足了的人类之神停止了悲叹,对人类这麼说了。
「你们会用火,会猎鱼,会耕种大地,会采集植物,会狩猎野兽,会打落飞鸟。得到这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并繁荣吧!」
......@@ -83,5 +83,5 @@
鸟人肩往下是翅膀,膝往下是钩爪
我没找到蜥蜴人的具体外貌,只找到说是人和爬虫类的合体
人鱼、矮人、森精好像都和一般的一样
还有,我生肉只看了十多話,外貌介绍是从後面的話翻出来的(主要是作者独创词害得我得去看长什样来避免翻错)
还有,我生肉只看了十多話,外貌介绍是从後面的話翻出来的(主要是作者独创词害得我得去看长什样来避免翻错)
......@@ -221,7 +221,7 @@
「就是這樣,那個人類,甚麼都沒有做」
「但是,御子大人!這伙是人類!」
「但是,御子大人!這伙是人類!」
男性獸人那樣反駁,但是在謝姆路張開的右手放到自己的左胸時,不止男人連抱著孩子們的母親也發出驚訝的聲音。
「那個人類是我的恩人。希望能放過他」
......
......@@ -9,19 +9,19 @@
“奥拉,是比七柱神更古老的大神。”
这样说着出来的,是太婆。【女性尊称,姑且我就这翻了】
这样说着出来的,是太婆。【女性尊称,姑且我就这翻了】
聚集着所有的兽人们的关注,太婆一边拄着拐杖,一边走向苍马的方向。
“生存着的一切生命之终末的看护女神。存在着的一切事物之终末的见证女神。七柱神唯一恐惧敬畏着的姊姊亦为母亲的女神。那是杀害创造神,创生出七柱神的女神。”
初次听到的女神的存在,兽人们惊愕了。
初次听到的女神的存在,兽人们惊愕了。
至今为止对他们来说的神明,就是包括自己所崇拜的兽之神在内的七柱神,以及现在没有了的创造神。颠覆了这种常识,甚至还曾杀害创造神的女神,其震惊是不可估量的。
“那是真的吗,太婆……?”
伽拉姆愕然地询问。
伽拉姆自己,没有听过这样的神的事。但是,这样说着的是叙述氏族,祭祀之巫女的太婆。即便是有着部族中谁都不知道的知识也不会不可思议,但对与以往的常识相差甚远的内容,毕竟是无法确认。
伽拉姆自己,没有听过这样的神的事。但是,这样说着的是叙述氏族,祭祀之巫女的太婆。即便是有着部族中谁都不知道的知识也不会不可思议,但对与以往的常识相差甚远的内容,毕竟是无法确认。
太婆来到苍马的身边,用手上的拐杖处指示苍马的额头。
“前代这般传说,我是这般被告知的。‘两条蛇纠缠着身体,彼此咬住尾巴,貌若如此的那个纹章。那是女神奥拉的纹章。奥拉不可赞颂。奥拉不可贬损。奥拉不可言说。奥拉不可触及。奥拉不可知晓。要说为何,是因那位女神司掌死亡与破坏。’如此。”
......@@ -33,14 +33,14 @@
与现代日本不同,在现实中存在着神明,科学文明又不甚发达,所以是连各种各样的迷信都能一并相信的世界。
除此之外,年长而变得皱巴巴的太婆也看似猿猴的木乃伊般,这样的太婆的逼真演技,令懦弱的女孩子们发出了悲鸣。
“这,这家伙的错!这家伙给我们带来了灭亡!”
“这,这傢伙的错!这傢伙给我们带来了灭亡!”
一个人陷入恐慌状态叫喊着。
听到这一点的兽人们,发出声音起身。面对谁都是初次知道的女神奥拉和其御子的苍马露出了恐怖的表情。
但是,恐怖即是拒绝,拒绝化为愤怒。
现在,想到降临在《牙的氏族》的全部灾祸的原因是苍马。无计可施的现状,又找不到解决的手段,不知道愤怒的矛头该朝向哪裡的战士们拔出了山刀,迅速对视后,眼见得便要发起袭击。
“咄!都说了。这伙是死亡与破坏之女神的御子。如若杀害,不知会降下何等灾难。”
“咄!都说了。这伙是死亡与破坏之女神的御子。如若杀害,不知会降下何等灾难。”
听了太婆的話,战士们带着胆怯的表情退下了。
太婆向苍马回头一笑。然後,用只有苍马和那附近的榭穆尔能听见的声音说着。
......@@ -48,9 +48,9 @@
“戛戛戛。稍微,太过可怕了吗?”
“……太婆”
像坏孩子一样恶作剧的太婆,榭穆尔惊呆了。
像坏孩子一样恶作剧的太婆,榭穆尔惊呆了。
但是,也确实多亏如此过大评价苍马的氛围,在兽人中确保了生命。
虽然不知道详情,但是怎么说也是女神的御子,莫不是很厉害吧,这样感觉着。
虽然不知道详情,但是怎麼说也是女神的御子,莫不是很厲害吧,这样感觉着。
没有具体的东西,完全是不得要领的想法,但这种可疑的部分反而会激发大家的想象,在他们心中,苍马变成了绝无仅有的怪物。
“小子。你真的是死亡与破坏之女神……那位的御子吗?”
......@@ -80,7 +80,7 @@
为了公私分明,明明说过在同胞们面前不会叫哥哥,是相当动摇吧。这样想着,突然浮现出了笑容。
有意思,这样觉得。
妹妹这般照顾的男性还是初次见到。因为比任何人都高傲,不寄于任何人的妹妹,是认真想要救命的男性。
一看就知道不是男女的情爱吧,那伙能取得谁都没能取下的妹妹的心,真是硕大的武勋。
一看就知道不是男女的情爱吧,那伙能取得谁都没能取下的妹妹的心,真是硕大的武勋。
那样的話,借助那个武运也很有意思吧。
这样在心裡决定了的伽拉姆,睁开了眼睛。
......@@ -93,7 +93,7 @@
战士们催促族长改变想法,伽拉姆却反过来问。
“那,我族战士们啊。你们之中,有能像那个小子那样豪言能夺回村子的人吗?”
“那,我族战士们啊。你们之中,有能像那个小子那样豪言能夺回村子的人吗?”
大人的战士们自不用说,到昨天为止都张扬威势的年轻人也露出尴尬的表情。
......@@ -110,18 +110,18 @@
伽拉姆召集了战士们,围着篝火听苍马的说法。
不过,害怕苍马的战士们不想接近他,相反的是从战士那裡守护苍马的榭穆尔正紧紧地拉着他,就像是苍马和榭穆尔两人与伽拉姆战士们对立的构图。
在兽人们的视线中,苍马尽量选择言辞,传达自己的想法。
当然,对苍马的話战士们排斥了。说是激怒也不为过了。苍马的提案,与他们作为战士的骄傲背道而驰。
当然,对苍马的話战士们排斥了。说是激怒也不为过了。苍马的提案,与他们作为战士的骄傲背道而驰。
但是,这裡帮助了的果然还是榭穆尔。
“如果这样就能取胜的話,我就做吧。”
如果是被认为是最高傲的“高尚之牙”都这说的話,战士们也很难反驳。但是,即便如此,也有人感到苦涩。
如果是被认为是最高傲的“高尚之牙”都这说的話,战士们也很难反驳。但是,即便如此,也有人感到苦涩。
“那样卑怯的做法!死了的人还比较好。”
在这么说着的年轻战士脸上,忽然被丢了什么东西。
在这麼说着的年轻战士脸上,忽然被丢了什麼东西。
“噗!什,什,什啊?!”
“噗!什,什,什啊?!”
用手抓起脸上的东西,那是染作漆黑的布。还想着这样无礼的人是谁,看向扔来的人时,发现在那裡的是太婆。
......@@ -130,11 +130,11 @@
那个布,是作为兽人的风俗覆盖死者嘴的。在兽人中,死亡之人人的灵魂会从口中脱离被召唤到兽之神的身边。但是,如果放置着那些脱离了灵魂的肉体,就会出现虫形的恶灵从口中进入,对尸体作恶。因此,用被虫讨厌的树液染黑的布覆盖死者的嘴,使恶灵疏远。
在日本,说起古老的幽灵的经典形象,一定会有在头上带着火葬死者时戴的白色三角巾(也有叫额头乌帽和纸冠的)。和那个相似的东西,在兽人中用黑色的布盖住嘴是幽灵和亡灵的固定印象。
“原来如此。不如去死的話,那最初就成为死後亡灵就好了吗?”
“原来如此。不如去死的話,那最初就成为死後亡灵就好了吗?”
婆婆的恶作剧,最先反应的是榭穆尔。自己拿黑色的布盖着嘴,对苍马说“适合吗?”展示着。不知道兽人对幽灵的经典形象的苍马,为怎样反应而感到困惑,在场的兽人们也无法对御子做的事开玩笑,视线转向了伽拉姆。
婆婆的恶作剧,最先反应的是榭穆尔。自己拿黑色的布盖着嘴,对苍马说“适合吗?”展示着。不知道兽人对幽灵的经典形象的苍马,为怎样反应而感到困惑,在场的兽人们也无法对御子做的事开玩笑,视线转向了伽拉姆。
“放弃吧。即便我说什,也不会改变的。”
“放弃吧。即便我说什,也不会改变的。”
听到这个的榭穆尔则,
......
......@@ -2,9 +2,9 @@
也就是,将六个士兵作为一个分队,四个分队加上一名小队长的二十五人作为一个小队。然後四个小队为一个中队。四到八个中队,为一个大队。两个大队为一个连队。连队有两个以上,称作军团。
这次,派遣的士兵的,是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率领的一个大队。
其编成是五个步兵中队五百人、两个弓兵中队两百人、一个辎重兵中队一百人,合计约为八百名。
步兵的装备,是用金属制贴脸颊的头盔,躯是在厚布上用金属片缝成鳞状,脚上是皮革的凉鞋和皮革带卷起来的护腿。武器是二米半的金属制枪尖的枪,腰挂双刃剑。然後,背面用金属补强了表面,内侧贴着皮革的大型的圆盾。
步兵的装备,是用金属制贴脸颊的头盔,躯是在厚布上用金属片缝成鳞状,脚上是皮革的凉鞋和皮革带卷起来的护腿。武器是二米半的金属制枪尖的枪,腰挂双刃剑。然後,背面用金属补强了表面,内侧贴着皮革的大型的圆盾。
在在当时,是标准的步兵装备吧。
弓兵的装备与步兵没有什变化,只是为了开阔视野,换成碗状的头盔,以及代替枪拿着弓,代替盾背着矢筒而已。
弓兵的装备与步兵没有什变化,只是为了开阔视野,换成碗状的头盔,以及代替枪拿着弓,代替盾背着矢筒而已。
最後尾没有枪的步兵,是辎重对的士兵。把水和粮食等放在背篓裡背着。另外,在辎重队中拖着粮食堆积如山的荷车的,是被称为荷龙的巨大蜥蜴。被称为骑龙的亚种,其身体比骑龙大一圈。相比用两条脚站立的骑龙,荷龙用像圆木一样的四根粗脚步行,它的动作虽然迟钝,但相反力量很强,这是一种用于拉荷车这种力气活所使用的动物。
然後,站在大队前锋的是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和直属部下构成的精锐部队。比一般兵的盔甲更贵,在进行硬化处理的皮革盔甲上用铆钉钉上了金属板的铠甲,穿了打入鞋钉的皮靴。
其中,一人骑着马,戴着的头盔有青穗的是大队长鲁格尼亚特斯。相比之下,在後面乘着骑龙的,头盔上加上红穗的三人是中队长。
......@@ -17,27 +17,27 @@
“正如大队长所说的那样啊。”
“赶快把野兽们收拾掉,想回王都啊。”
“甚是,甚是。都怪那个米尔达斯什的神官,花了无用的时间。”
“甚是,甚是。都怪那个米尔达斯什的神官,花了无用的时间。”
按照预定,应该是早点离开城寨去前往山脉的。
然而,在城寨中的一位名叫米尔达斯的圣教神官,因为在兽人的逃狱时吵闹着要对逃走的人类孩子进行搜索。最後,那个人类的孩子也没找到,想说反正会在哪边野地死掉的,完全是浪费时间。
“这想的話,赶紧让士兵们加快。中午前,就进入宿营地吧。”
“这想的話,赶紧让士兵们加快。中午前,就进入宿营地吧。”
大概是心情不好,被附和大队长反而不高兴了,对此中队长们面面相觑。中队长中最擅长说話的人,开始讨好他的情绪。
“那还请原谅,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殿。再怎说,我们乘坐的,是这个骑龙。”
“那还请原谅,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殿。再怎说,我们乘坐的,是这个骑龙。”
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啪啪地拍打着自己坐的骑龙脖颈。
“这寒冷的話,骑龙们的活动也很迟钝。与之相比,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先生乘坐真是漂亮的马啊。真是,令人羡慕啊。”
“这寒冷的話,骑龙们的活动也很迟钝。与之相比,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先生乘坐真是漂亮的马啊。真是,令人羡慕啊。”
正如中队长所说,今天早上因为寒冷而驱动骑龙们也是一个辛苦的事情。用在篝火中加热的石头拿布包裹着做成的临时怀炉,给骑龙们温热,喝了烈酒,终才能动起来。
正如中队长所说,今天早上因为寒冷而驱动骑龙们也是一个辛苦的事情。用在篝火中加热的石头拿布包裹着做成的临时怀炉,给骑龙们温热,喝了烈酒,终才能动起来。
在这一点上,马比骑龙更耐冷。不仅如此,即使拿马力和持久力相比,还是马高出一级。考虑到价格和照顾的工夫,才是骑龙的优势,但总有一天要拥有自己的骑马,是这个时代的将士们的梦想。
然後,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乘坐的马,是靠最近刚拿到的巨款得来的,这次是骑马的首次战,中队长是知道的。
然後,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乘坐的马,是靠最近刚拿到的巨款得来的,这次是骑马的首次战,中队长是知道的。
夸奖了那匹马,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的心情,渐渐地变好了。
“嘛,那也没办法呢。没什,只要你们在战场上活跃,也很快会得到的。”
“嘛,那也没办法呢。没什,只要你们在战场上活跃,也很快会得到的。”
虽然装作平静,但声音无法掩盖的喜悦中,中队长们露出了苦笑。
然後,过了一会儿,在山路的前面看到了用木栅围起来的宿营地。
......@@ -47,9 +47,9 @@
接受了这个命令,一个步兵率先跑向宿营地。那个士兵的身影进入宿营地之後不久,一个矮小的士兵出来,大开了门。
听说是将熟练的士兵部队作为先遣队派兵的,但居然混有少年兵吗,中队长一人稍稍质疑着。【想起了koko,当年刚进坑的时候178就有在旁边推荐的】
但是,并不是什了不起的事情,马上就排除了自己的意识外。
但是,并不是什了不起的事情,马上就排除了自己的意识外。
“什啊?不来迎接吗!”
“什啊?不来迎接吗!”
大队的先锋快到宿营地的门口了,但是宿营地的士兵一个都不来迎接,又惹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不高兴。中队长们一边怨恨着“给我做麻烦事”的士兵们,但也安抚着大队长。
......@@ -57,20 +57,20 @@
但是,即使大队的前锋来到了宿营地的正中央,却连一个士兵都不露面的話,果然是会感觉到异常的。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人?”
“这是,怎麼回事?为什麼,没有人?”
“确实,应该说是有一个中队啊……”
“刚才通知的士兵,还有刚刚开门的士兵也看不到。”
听着中队长们在背後说的話,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巡视着宿营地,发现了奇怪的东西。在宿营地的各处,都堆满了柴火和枯草扎起来的东西。
“那是,什……?”
“那是,什……?”
“大概,是为了过冬的准备吗?今後也要增加寒意,篝火也是必要的吧。”
“那么,为什么不收集到一个地方呢?!”
“那麼,为什麼不收集到一个地方呢?!”
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的指出,中队长们慌慌张张地环视着周围。
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的指出,中队长们慌慌张张地环视着周围。
柴和枯草束不仅在建筑物的旁边,而且在那个屋顶上,还有山侧出口的门边都堆成了山。
“等一下,有什奇怪的味道吗?”
“等一下,有什奇怪的味道吗?”
“要说的話……”
“这种臭味是……?”
......@@ -97,10 +97,10 @@
“是兽人!兽人在上面!”
在士兵们的呼喊中,仰望向宿营地背後悬崖上的鲁格尼亚特斯大队长,发出了绝望的悲鸣。
在悬崖上现身的,是包括老人和孩子们在内的十名兽人。
然後,站在前面的个人兽人的手上,握着发出熊熊火焰的火把。
在悬崖上现身的,是包括老人和孩子们在内的十名兽人。
然後,站在前面的个人兽人的手上,握着发出熊熊火焰的火把。
从兽人们之中,远远望去也有着不寻常气氛的黑毛兽人走出一步,张大喉咙,使大气哔哩哔哩震颤地远吠。
没有给出确切的指示,只被命令撤退的士兵们,不知道该怎办才好地徘徊着。即使想撤退,山路上也充满了後续部队的士兵们。
没有给出确切的指示,只被命令撤退的士兵们,不知道该怎办才好地徘徊着。即使想撤退,山路上也充满了後续部队的士兵们。
“躲开!不躲开的話,就给踩碎了!”
......
......@@ -8,7 +8,7 @@
 感觉好像有谁在呼唤他的名字,木崎苍马醒了过来。
 这裡是自己的房间。
 因为今天就读的高中放假的关,所以在中午过後就拿着在便利商店买的杂志一边躺在床上打滚一边读着,结果就那样睡着了。散落着脱掉乱扔的衣服和漫画的房间,不知不觉间被向西方倾斜的夕阳用茜色给渲染了。
 因为今天就读的高中放假的关,所以在中午过後就拿着在便利商店买的杂志一边躺在床上打滚一边读着,结果就那样睡着了。散落着脱掉乱扔的衣服和漫画的房间,不知不觉间被向西方倾斜的夕阳用茜色给渲染了。
 抬起头,脸上的周刊杂志掉了下来发出啪哩啪哩的声音。
「哇啊……」
......@@ -20,7 +20,7 @@
「妈—!刚才是你在叫我吗?!」
“怎了,苍马?我没叫过你。”
“怎了,苍马?我没叫过你。”
从厨房方向,我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夹杂着油炸食物的声音。
......@@ -62,15 +62,15 @@
突然,周围的声音嘈杂起来。
缓慢睁开眼,是一间微暗的房间,太阳是什时候下山的?
缓慢睁开眼,是一间微暗的房间,太阳是什时候下山的?
一开始以为是在没注意到的时候失去了意识,但马上就发现不是那回事。
一开始以为是在没注意到的时候失去了意识,但马上就发现不是那回事。
躺在地上仰视四周,就像倒着的剑山一样,无数钟乳石倒挂在上方。
而且,异常的还不止如此。
困惑地环视附近,就在分钟前,我还在家门口,而现在我却处在一个完全没有见过的钟乳洞中。
困惑地环视附近,就在分钟前,我还在家门口,而现在我却处在一个完全没有见过的钟乳洞中。
这是个巨大的洞窟,而且布满发光的钟乳石,到处都有着巨大的岩柱,并有蜡烛点缀,这光景就如梦幻一般。
......@@ -86,7 +86,7 @@
「ディハ ノイハ? フェロ ラン ディラーン ノイハ!?」
家伙再说什么
傢伙再说什麼
他到底是谁?
......@@ -94,7 +94,7 @@
这样的疑问在脑海中驱驰,可身体却拼命述说着不适,以致于无法好好思考。
随着时间的推进,我的酩酊感和倦怠感越发厉害,就像在新年半开玩笑式地喝下一瓶威士忌,本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喝下之後全身都开始发热,脑袋痛得就像要裂开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进,我的酩酊感和倦怠感越发厲害,就像在新年半开玩笑式地喝下一瓶威士忌,本以为没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喝下之後全身都开始发热,脑袋痛得就像要裂开一般。
在痛苦的折磨下,翻滚着的苍马发现了正在俯视自己的女性,轻声发出哀鸣。
......@@ -106,7 +106,7 @@
突然,不知是谁的手触碰了苍马的额头。
是刚才的老人,不知什时候跪在了苍马旁边,俯视着苍马。老人用颤抖的双手抚开苍马的留海看向前额,突然,在哪有着深深皱纹的脸上,显露出惊讶至极的表情。
是刚才的老人,不知什时候跪在了苍马旁边,俯视着苍马。老人用颤抖的双手抚开苍马的留海看向前额,突然,在哪有着深深皱纹的脸上,显露出惊讶至极的表情。
「ウズ ヤクハ キハ! ウズ ミグー セイハ!」
......@@ -142,7 +142,7 @@
于是,他们全心全意地祈祷着。
以他们的怨恨支撑,向着他们所认为的永恒的存在祈祷着,终,变化出现了。
以他们的怨恨支撑,向着他们所认为的永恒的存在祈祷着,终,变化出现了。
在这个不会有一族之外者存在的神殿中,一个男孩从天而降。
......@@ -178,7 +178,7 @@
每个人都因欢喜而流泪,呜咽着发出喜悦的言语。
于,Aura回应了族人的祈愿,一族的大志终于到了实现的时候。
於,Aura回应了族人的祈愿,一族的大志终於到了实现的时候。
无论是谁,都在那个喜悦里沸腾着。
......@@ -196,11 +196,11 @@
随着一身令下,无数箭从狭窄的洞口中飞出。一支箭射在老人胸口上,带给他穿新的疼痛
“什!?这!”
“什!?这!”
一瞬间,洞窟布满了惨叫与哀鸣。
全副武装的士兵从洞口一拥而入,用手中的长枪与剑残杀着老人一族。这些族人没有使用武器的经验,这也是为什他们只知道向Aura祈祷,现在他们对这些士兵束手无策。
全副武装的士兵从洞口一拥而入,用手中的长枪与剑残杀着老人一族。这些族人没有使用武器的经验,这也是为什他们只知道向Aura祈祷,现在他们对这些士兵束手无策。
”消灭所有邪教徒!一个也别放过!“
......@@ -234,7 +234,7 @@
这个少年,黑髮与其他的衣服与这附近区别很大。应该不是邪教徒,更肯是周围村落被拐的孩子。
就在队长仔细观察这孩子是,在少年的前额,好像看到了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谨慎的队长用剑撩开少年的头发,然後,他失去了言语。
就在队长仔细观察这孩子是,在少年的前额,好像看到了什麼闪闪发光的东西。谨慎的队长用剑撩开少年的头髮,然後,他失去了言语。
仔细确认後,少年额头的印记消失了。
......@@ -244,7 +244,7 @@
後来,他上交的报告书中这样写着:
“今天,根据周围村落的信息,终找到了那伙残暴的邪教徒的根据地。我带领这24名士兵,杀死了看守洞口的两人,从洞口突入。
“今天,根据周围村落的信息,终找到了那伙残暴的邪教徒的根据地。我带领这24名士兵,杀死了看守洞口的两人,从洞口突入。
洞窟内部的情形很奇怪,大量邪教徒聚集在这似乎在举行一个奇怪的仪式。
......@@ -258,16 +258,16 @@
◆◇◆◇◆
在瑟鲁蒂亚斯大陆的悠久史中,无数英雄贤者名动天下。
在瑟鲁蒂亚斯大陆的悠久史中,无数英雄贤者名动天下。
当然,在史中留名的还有许多其他种类的人,如暴君与虐杀者,恶の英雄等等。
当然,在史中留名的还有许多其他种类的人,如暴君与虐杀者,恶の英雄等等。
推行无谋的改革,以致于饿死本国人民数万的《愚断帝》卡苏那鲁。
为了自己的奢侈生活,毒杀丈夫,情人,亲族数十人的《剧毒贵妇人》玛丽·瑟伦那鲁。
将帝国俘虏全部斩首,并将首级铸成防御屏障,让敌军因为恐怖而败走的《斩首公》巴甘杨。
除他们之外,还有多如海的恶名留存于史之中。
除他们之外,还有多如海的恶名留存于史之中。
可是,在这众多恶人中,这个男人在历史上留下的深深刻印使人无法忘记。
......@@ -275,14 +275,14 @@
他带来的混乱造成了数百万人的死亡,即使在他死後,他的阴影仍笼罩着这片大陆。
毁灭反对自己的臣下,领民,敌对的整个国度,就如无止境虐杀的《暴虐帝》古拉·古密斯苏一般桀骜不逊。曾有人如此评价他的作为:“这虐杀的规模已经超越了大屠杀这个词,这纯粹是斩尽杀绝,一个人类怎可能做出如此行径。”
毁灭反对自己的臣下,领民,敌对的整个国度,就如无止境虐杀的《暴虐帝》古拉·古密斯苏一般桀骜不逊。曾有人如此评价他的作为:“这虐杀的规模已经超越了大屠杀这个词,这纯粹是斩尽杀绝,一个人类怎可能做出如此行径。”
他监督制造的炸弹将无数城市从地图上抹去,甚至允许帝国科研机构在战俘身上做各种参无人道的实验。他的狂气的天才科学家《死神》オットー・ザイデンベッヒャーに(译注:实在是不想在取名字了,放着等后来者決定吧.)称赞道:“我,是在破坏都市与人类,而他,是在破坏这个世界。”
这一切都开始于他突然出现在这片大陆的某天。
然後,他在大陆上的影响力渐渐扩大,并举起了反抗帝国的旗帜,最终击溃了帝国的根基,数百年後,帝国倒塌,而这世界陷入了真正的动乱。
过那些的人们,都满怀憎悪,嫌悪,恐怖,畏怖地称呼他
过那些的人们,都满怀憎悪,嫌悪,恐怖,畏怖地称呼他
【破坏之御子苍马·木崎】
......@@ -34,7 +34,7 @@
對於此時人類方面的損失,獸人方面沒有留下詳細的記錄。
可作為參考的,只有在城寨中留下的瑪律庫洛尼斯中隊長輔佐留下的日誌。
根據那個,確認到山上開始起火了之後,從三天到之後數日,以最後尾輜重隊的士兵為中心,二個中隊的士兵到達了城寨。但是,那些士兵們的身姿非常糟糕,全身都是灰塵和煤煙的髒汙,因投石而受到重傷的人和重度燒傷的人很多。據說,很多這樣的人即便拼命治療也徒勞地斷氣了,數量達到了抵達城寨士兵們的四分之一。
根據那個,確認到山上開始起火了之後,從三天到之後數日,以最後尾輜重隊的士兵為中心,二個中隊的士兵到達了城寨。但是,那些士兵們的身姿非常糟糕,全身都是灰塵和煤煙的髒汙,因投石而受到重傷的人和重度燒傷的人很多。據說,很多這樣的人即便拼命治療也徒勞地斷氣了,數量達到了抵達城寨士兵們的四分之一。
在當時的中隊大約有一百名,所以可認為倖存者大約有一百五十名。
而且,作為獸人們的俘虜,之後被依次解放而回到了城寨的士兵,最終是兩個中隊。
除此之外也有不回城寨而逃亡的士兵,但即使是最近的村莊,也必須從城寨走上兩天,所以認為並沒有那麼多。另外,不難想像,其大半都會因饑餓和受傷而喪命。
......
......@@ -20,7 +20,7 @@
“害怕失败,是理所当然的。即便如此也想要前进的你,才是我的‘脐下之君’。”
“谢谢你,榭穆尔”
感觉颤抖有些平息了。
“那,我的‘脐下之君’啊”。这之后,是你的战场了。”
“那,我的‘脐下之君’啊”。这之后,是你的战场了。”
摆着戏剧性的动作,榭穆尔再次引导他去协议之间。
刚经过通道上的挂毯,进入协议之间後,当场的兽人们以视线施加压力,袭向了苍马。
特别是巴努卡的视线,好像光靠视线就要杀人了。
......@@ -40,7 +40,7 @@
“我们是高傲的兽人战士!不能顺从你这种软弱的人类!”
那是一定会被弹劾的,在伽拉姆和榭穆尔的商议中早有设想到。因此苍马不慌不忙地回答。
“即使遵从我,也决不会伤害兽人战士的骄傲。”
“有何证据,凭什么这么断定?”
“有何证据,凭什麼这麼断定?”
“忘了吗?榭穆尔作为御子的恩宠。”
兹古语塞了。
没有人不知道榭穆尔的恩宠。
......@@ -52,9 +52,9 @@
居然是如此恐怖的恩宠吗,兹古焦躁起来了。
当然,榭穆尔不是出于这样的想法而取得的恩宠,但有时人的纯真,惊人地具有着坚韧的力量,这正是一个好例子。
兹古决定改变进攻手法。
“你不是人类吗!将我们视为下等的野兽对待,想要根绝的人类,为什要站在我们友方呢?!只能认为是有内幕的!”
“我,和这边的人类没有关。”
“没有关吗?”
“你不是人类吗!将我们视为下等的野兽对待,想要根绝的人类,为什要站在我们友方呢?!只能认为是有内幕的!”
“我,和这边的人类没有关。”
“没有关吗?”
“是的。我,是从异世界来到这个世界的‘落子’。与这个世界的人连话都没有说过。”
兹古众人露出惊讶的表情,婆婆则保证了苍马的话。
“兽之神的名字在上,是真的。若不是老身和榭穆尔,连这边世界的语言都说得不好。”
......@@ -65,7 +65,7 @@
但是,苍马不打算特意照顾它。抓住这点,对兹古加以了激烈的反击。
“不。我,因榭穆尔得以救命。听说兽人有一句话叫‘一兔之恩’,在我出生的地方也有‘一宿一饭的恩义’。意思是一晚的住宿和一顿饭照顾的恩义,务必要归还。所以,我把力量借给了《牙之氏族》。”
“无法相信!只不过吃顿饭,就要背叛自己的种族吗!”
在巴诺卡的呼喊中,兹古惊呆了。为什苍马要特意说到“一兔之恩”呢,巴努卡没有理解吧。
在巴诺卡的呼喊中,兹古惊呆了。为什苍马要特意说到“一兔之恩”呢,巴努卡没有理解吧。
一直沉默着的伽拉姆,脸上露出不好的笑容对巴鲁卡说了。
“嚯。《鬃之氏族》的人,似乎很轻视‘一兔之恩’吗。”。
“不……不,虽然知道那个……!”
......@@ -79,28 +79,28 @@
通过将自己的行动做成美谈,苍马得以封锁兹古的进攻手法。
“……请让我们听听进攻城寨的具体方法吧。”
兹古露出咬碎苦虫的表情,挤出话语来。
本来的话,在进攻城寨的具体话题之前,想要抓住苍马的种族和品行,敲打这裡,立精神上的优势。
本来的话,在进攻城寨的具体话题之前,想要抓住苍马的种族和品行,敲打这裡,立精神上的优势。
但是,在这裡不顺畅结束的现在,只能看苍马提出的计划,挑挑毛病,把协议的主导引向这边了。因此,苍马所说的一点小问题也不能放过,这样等待苍马开口。
可是,苍马却说出了意外的话。
“具体的话,现在不能说。”
“什,什?!”
“什,什?!”
“我们有一句话叫‘谋事以密’。”
在场的兽人们因为无法理解苍马在说什而感到困扰。
这点兹古也不例外,但实话说他不明白,对兹古的自尊心太难了。
在场的兽人们因为无法理解苍马在说什而感到困扰。
这点兹古也不例外,但实话说他不明白,对兹古的自尊心太难了。
“重要的作战,不知道从哪裡泄露给敌人就会失败。所以,在秘密之中进行比较好。”
“哦,哦!正是如此啊!”
苍马解说了,兹古也装作很了解的态度点头了。
“但,但是,这样的话不就没法决定是否与你合作吗!”
巴努卡这样说着,也是最重要的。
关键的将城寨攻陷的方法保密的同时,即使说要协助,也不知道该怎做判断。
关键的将城寨攻陷的方法保密的同时,即使说要协助,也不知道该怎做判断。
“这点,只能说请相信我。”
“就这样绝对无法相信!凭什要相信?!”
“就这样绝对无法相信!凭什要相信?!”
“只凭些微的战士和老人孩子,将800的人类军势赶走了的实绩。”
如果这裡非难的话,显然会反问“你能做到吗?”。
巴诺卡只能悔恨地闭上嘴。
但是,兹古很惊讶。
苍马的回答实在是奇怪。如果认真想要得到其他氏族的协力的话,倒不如说应该率先提出把城寨攻陷的方法来获得信赖。对那个方法有信心的话,那样更快吧。
当然,预想得到兹古可能会对此刁难来取得协议的主导权,但是只是为了避免这一点的话就本末倒置了。虽然不知道是什样的策略,但想要把城寨攻陷的话应该是想要其他氏族的协力的,但是把它藏起来的话,只能像巴努卡那样加强不信任。
当然,预想得到兹古可能会对此刁难来取得协议的主导权,但是只是为了避免这一点的话就本末倒置了。虽然不知道是什样的策略,但想要把城寨攻陷的话应该是想要其他氏族的协力的,但是把它藏起来的话,只能像巴努卡那样加强不信任。
这样的话,倒不如说兹古看不出是要求与其他氏族的合作,。
“如果这样说,我也无法借出人手的。”
兹古像这样展现强硬,用这个手段进攻。
......@@ -110,8 +110,8 @@
于是,兹古便是,做到了!这样笑了。
“呐,伽拉姆啊。首先,你们《牙之氏族》率先,对我们展示了对这个人类小子的信赖的话,我们就也非得模仿吗?”
苍马和伽拉姆的目标是,削减《爪之氏族》的战力,兹古瞪着。
至今为止,《牙之氏族》已经有几次数次向城寨发动了攻击失去了众多的战士,相比之下《爪之氏族》避免了与人类的战斗而温存着战士们,早有人注意到了吧。
因此,在取得了兹古他们协力的基础上,将《爪之氏族》赶往最危险的地方,想要减少战士的数量。【都什时候了还内讧,所以说腐朽的帝国注定灭亡啊】
至今为止,《牙之氏族》已经有幾次数次向城寨发动了攻击失去了众多的战士,相比之下《爪之氏族》避免了与人类的战鬥而温存着战士们,早有人注意到了吧。
因此,在取得了兹古他们协力的基础上,将《爪之氏族》赶往最危险的地方,想要减少战士的数量。【都什时候了还内讧,所以说腐朽的帝国注定灭亡啊】
但是,巧妙地利用了这句话,用自己无法轻易相信也没办法,取得了苍马的话柄,就以此为契机要求《牙之氏族》首先亲自向其他氏族示范,作为城寨攻略的前锋,如此打出了逆袭。
这一手,兹古期待着两人要如何回答呢,但伽拉姆的反应超出了预想。
“《愤怒之爪》所言,确实很重要。原本,我等《牙之氏族》就将担任先锋。”
......
......@@ -215,7 +215,7 @@
「那真是十分慚愧,我的話實在不知道到底是甚麼的『御子』,為了尋求判斷所以帶過來了」
 米爾達斯「真是個笨蛋」的嘲笑著。被選為『御子』的人會在身體的某處被刻下刻印。看見那個刻印的話,選擇了那個『御子』的存在就能一眼看出。如果說不知道那個,就只是缺乏知識而已。
 認為對被派遣到這個邊境軍隊的沒有知識的伙,展示出自己優秀的知識也不錯的米爾達斯,一邊擺著架子一邊被帶去少年的所在。
 認為對被派遣到這個邊境軍隊的沒有知識的伙,展示出自己優秀的知識也不錯的米爾達斯,一邊擺著架子一邊被帶去少年的所在。
「這就是那個少年」
......
......@@ -184,28 +184,28 @@
“比起那个,让榭穆尔感到不快了对不起。”
“如果那个卑劣的事的話,尽情揍过的話,已经不介意了。”
“嗯。不只是刚才的事情,这个项圈什的……”
“嗯。不只是刚才的事情,这个项圈什的……”
苍马也听说了榭穆尔是被兽人们称为《高尚之牙》的。这样的她明明把异种族的苍马当作“脐下之君”,却这样让她像野兽一样戴上项圈,拖着锁链一样的举止,令苍马感到很辛苦。
但是,榭穆尔的反应和苍马所想的不同。
“这个项圈,怎了吗?”
“这个项圈,怎了吗?”
面对这样平淡的榭穆尔,苍马眨了眨眼。
“那,那个,像奴一样会讨厌吧?”
“那,那个,像奴一样会讨厌吧?”
这样的苍马,榭穆尔叹了口气,轻轻地摇头。简直就像是说“这种事也不知道吗”而感到惊讶。
这样的苍马,榭穆尔叹了口气,轻轻地摇头。简直就像是说“这种事也不知道吗”而感到惊讶。
榭穆尔从正面看向苍马的脸,
“我,相信苍马。”
突然的告白,令苍马慌乱起来。
“因为我是笨蛋,也有不知道你在想什而感到不安的时候。你所说的策略,也会烦恼着算不算卑鄙。你的作为,是否会令兽人灭亡也很恐怖。
“因为我是笨蛋,也有不知道你在想什而感到不安的时候。你所说的策略,也会烦恼着算不算卑鄙。你的作为,是否会令兽人灭亡也很恐怖。
这是在其他兽人在场时绝对不能说的榭穆尔的真心話。
“但是,温柔、脆弱、受伤,即使如此也要为我们做些什的木崎苍马的人类,我是相信着的。相信着你本身。”
“但是,温柔、脆弱、受伤,即使如此也要为我们做些什的木崎苍马的人类,我是相信着的。相信着你本身。”
榭穆尔所相信的,不是苍马的计策。
而是相信着苍马这个人类。
......@@ -214,12 +214,12 @@
榭穆尔指着在自己的脖子上挂着锁链的脖颈。
“那么,这样的东西是项圈。的确看起来很不好。也会剥夺身体的自由。但是,这又怎么样呢?”
“那麼,这样的东西是项圈。的确看起来很不好。也会剥夺身体的自由。但是,这又怎麼样呢?”
这样的东西不足为道,笑了起来。
“以外表糟糕为耻的,是艺人和演员吧。
于战士来说,耻辱就是违背自己的骄傲。被剥夺了身体的自由,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束缚我的心与魂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事!”
於战士来说,耻辱就是违背自己的骄傲。被剥夺了身体的自由,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束缚我的心与魂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事!”
“束缚心与魂,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
苍马反刍着,榭穆尔说着。
......@@ -228,8 +228,8 @@
榭穆尔从全身迸发的威严和气魄,令苍马压倒了。
“真正束缚奴隶的不是铁的锁链,而是自己的恐惧与放弃!对夺命的恐惧。对鞭打的恐惧。那才束缚着奴隶的心与魂。
放弃与此恐怖战斗、抗争,心生恐惧放弃了自己前进。决定自己的命运感到沉重放弃了而逃避。将束缚心与魂的锁链交付他人,自己便堕落为了真正的奴隶。”
“真正束缚奴隷的不是铁的锁链,而是自己的恐惧与放弃!对夺命的恐惧。对鞭打的恐惧。那才束缚着奴隷的心与魂。
放弃与此恐怖战鬥、抗争,心生恐惧放弃了自己前进。决定自己的命运感到沉重放弃了而逃避。将束缚心与魂的锁链交付他人,自己便堕落为了真正的奴隷。”
榭穆尔握紧右拳,强烈敲击自己胸膛。
......@@ -255,13 +255,13 @@
脸颊通红的苍马,禁不住握住她的双手。
“我,落到这个世上感到懊悔。能回去的話,现在马上就想回家。但是,和榭穆尔相遇的事绝对不会懊悔。绝对!”
“我也是,承认你为‘脐下之君’的事不会悔。”
“我也是,承认你为‘脐下之君’的事不会悔。”
榭穆尔紧紧地握还苍马的手。
这个时候,苍马的喉咙中涌出了热潮。
抑制也抑制不住咽喉涌起的东西,苍马稍稍呻吟。
“怎了,苍马?”
“怎了,苍马?”
榭穆尔发现苍马的脸色变了,担心地歪着脑袋。
但是,苍马没有余裕回答。
......@@ -273,7 +273,7 @@
“咕,好恶心……”
,盛大地把胃里的东西吐了出来。
,盛大地把胃里的东西吐了出来。
【热热乎乎的我全倒出来】
......@@ -286,32 +286,32 @@
“不认真做的話,我会困扰的,我的‘脐下之君’”
“……真没面子。”
在现代日本流通的啤酒酒精度数是4%到6%,而在酒馆,苍马喝的麦芽酒,接近古代埃及的啤酒,其酒精度数是10%以上的。这是接近葡萄酒的酒精度数。甚至连酒都没有正经喝过,就拿着小壶一饮而尽,在街上跑来跑去。不醉才很奇怪。
在现代日本流通的啤酒酒精度数是4%到6%,而在酒馆,苍马喝的麦芽酒,接近古代埃及的啤酒,其酒精度数是10%以上的。这是接近葡萄酒的酒精度数。甚至连酒都没有正经喝过,就拿着小壶一饮而尽,在街上跑来跑去。不醉才很奇怪。
“嘛,什都弄得很完美的話,我没有支撑的空间也很困扰。偶尔会失败的話,我也能安心。”
“嘛,什都弄得很完美的話,我没有支撑的空间也很困扰。偶尔会失败的話,我也能安心。”
榭穆尔像是梳毛一样,梳着苍马的头发。
平静的时间流逝着。
幸好,两人在的空地位于上风处,从不快的城的臭味中解放出来,久违地能从肺底深呼吸。暂时的解放感,两人沉浸其中。
幸好,两人在的空地位于上风处,从不快的城的臭味中解放出来,久违地能从肺底深呼吸。暂时的解放感,两人沉浸其中。
“榭穆尔……”
“什啊,苍马?”
“什啊,苍马?”
“多亏了榭穆尔,我想到攻陷这座城市的方法了。”
苍马的話语,令榭穆尔脸上平静的东西消失了,浮现出了战士的表情。
“怎做呢,我的‘脐下之君’哦?”
“怎做呢,我的‘脐下之君’哦?”
苍马从榭穆尔的膝盖上抬起头,站了起来。
他视线的前方,是漂浮着异样恶臭的街道。
是充满了污浊和污物,闭塞的街道。
“我,想要买奴。”
“我,想要买奴。”
============================
酒要20岁以才能喝!
酒要20岁以才能喝!
平民4人家庭的最低限度的伙食费(几乎只有面包!)
平民4人家庭的最低限度的伙食费(幾乎只有麵包!)
1日2迪纳斯×4人= 8迪纳斯。
一个月是240迪纳斯。
......@@ -323,4 +323,4 @@
8迪纳斯×800人×30日=192000迪纳斯
鲁格尼亚特斯大队也包含了不支付日薪的职业士兵,也包含了对立下功劳的士兵的奖赏,所以设定在城砦上有这种程度的军资金。
顺便说一下,金币没怎流通。只有相当大宗的商谈,或是作为赠礼使用而已。
顺便说一下,金币没怎流通。只有相当大宗的商谈,或是作为赠礼使用而已。
......@@ -146,7 +146,7 @@
 對上眼睛的瞬間又被威嚇。
 但是這樣就明白了獸人的目標是麵包。
 可是蒼馬苦惱了。現在在身邊的食物只有這個剩下的小小麵包而已。本來就肚餓了,不知道下次甚麼時候能得到食物。不如說,甚至下次能不能得到也不清楚。
 在這個時候的正確選擇是省著吃這個麵包吧。總而言之眼前的獸人沒有任何關係,沒有幫助的情理。而且被關在這種地方,說不定是甚麼壞人。因為那種伙的關係而將自己重要的食物分出去是傻子才會做的事。
 在這個時候的正確選擇是省著吃這個麵包吧。總而言之眼前的獸人沒有任何關係,沒有幫助的情理。而且被關在這種地方,說不定是甚麼壞人。因為那種伙的關係而將自己重要的食物分出去是傻子才會做的事。
 蒼馬那樣勸說自己,打算咬住麵包,但是那隻手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