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68f1571a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

parent 790e552c
从21层逃回来的我们,采取各自分开休息的方式。
玛利亚回到房间后就倒在了床上然后一直保持着闭门不出的状态,拉斯提亚拉说还有事情要处理就匆匆地出门了。
虽然想利用这段时间,和玛利亚讨论一下今后的事宜,但是被她以“想一个人静静”而婉言拒绝了。我也独自考虑过(今后的发展),因此在感到勉强之前,还是任性一点(带着玛利亚)吧。
......
......@@ -143,24 +143,27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不现实的人类们在与2米左右的狼战斗。
-
+那童話般的景象。
+拿着木弓穿着只有博物馆才能看见的皮鎧。奋力挥动的铁,絲毫机械要素都没却能让木杖喷火的人。
+拿着木弓穿着只有博物馆才能看见的皮鎧。奋力挥动的铁,絲毫机械要素都没却能让木杖喷火的人。
+不现实的人类们在与2米左右的狼战斗。
我没有加入这场激战中的勇气,所以我只能站在远方,呆呆的看下去。
-「还有时间的话,会有办法的!黏住!」
+「还有时间的話,会有办法的!黏住!」
认为是队长的男子,拿着大剑指挥着战斗
-认为是队长的男子,拿着大剑指挥着战斗
-
大剑大振りかぶり,打ち下ろそ的战士。巨狼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以可怕的速度撞向战士。战士像枯木一般的被吹跑了。
-大剑大振りかぶり,打ち下ろそ的战士。巨狼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以可怕的速度撞向战士。战士像枯木一般的被吹跑了。
-
再次急速接近剑士的狼被木杖能喷火的女性烧了眼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其他人开始以保护女性为主阵形发生巨大的改变。
-再次急速接近剑士的狼被木杖能喷火的女性烧了眼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其他人开始以保护女性为主阵形发生巨大的改变。
-
+认为是队长的男子,拿着大劍指挥着战斗
+大劍大振りかぶり,打ち下ろそ的战士。巨狼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以可怕的速度撞向战士。战士像枯木一般的被吹跑了。
+再次急速接近劍士的狼被木杖能喷火的女性烧了眼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其他人开始以保护女性为主阵形发生巨大的改变。
于是开始了大幅度的移动,移动的结果,战斗地带越发向我靠近。
-
混乱,恐惧。
+如果头脑冷静,也有充裕的話,我也应该向後方跑去,但是,我只是呆呆的站着,到最後也只能呆呆的站着
+然後,拥有细的领导人样子的男人的视线看向我
+然後,拥有细的领导人样子的男人的视线看向我
-如果头脑冷静,也有充裕的话,我也应该向后方跑去,但是,我只是呆呆的站着,到最后也只能呆呆的站着
-
......@@ -202,5 +205,5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
-然后,男人所持有的冰冷细剑轻拂过我的大腿。
+男人还是继续着冰冷的話语。
+然後,男人所持有的冰冷细轻拂过我的大腿。
+然後,男人所持有的冰冷细轻拂过我的大腿。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76,19 +76,19 @@
一个成熟男人低沉的声音。
一个男人在对着附近其他的人发号施令。
那童話般的景象。
拿着木弓穿着只有博物馆才能看见的皮鎧。奋力挥动的铁,絲毫机械要素都没却能让木杖喷火的人。
拿着木弓穿着只有博物馆才能看见的皮鎧。奋力挥动的铁,絲毫机械要素都没却能让木杖喷火的人。
不现实的人类们在与2米左右的狼战斗。
我没有加入这场激战中的勇气,所以我只能站在远方,呆呆的看下去。
「还有时间的話,会有办法的!黏住!」
认为是队长的男子,拿着大指挥着战斗
大振りかぶり,打ち下ろそ的战士。巨狼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以可怕的速度撞向战士。战士像枯木一般的被吹跑了。
再次急速接近士的狼被木杖能喷火的女性烧了眼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其他人开始以保护女性为主阵形发生巨大的改变。
认为是队长的男子,拿着大指挥着战斗
大振りかぶり,打ち下ろそ的战士。巨狼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以可怕的速度撞向战士。战士像枯木一般的被吹跑了。
再次急速接近士的狼被木杖能喷火的女性烧了眼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其他人开始以保护女性为主阵形发生巨大的改变。
于是开始了大幅度的移动,移动的结果,战斗地带越发向我靠近。
混乱,恐惧。
如果头脑冷静,也有充裕的話,我也应该向後方跑去,但是,我只是呆呆的站着,到最後也只能呆呆的站着
然後,拥有细的领导人样子的男人的视线看向我
然後,拥有细的领导人样子的男人的视线看向我
「起来,你谁啊!」
......@@ -112,4 +112,4 @@
「迷宫,这里是『管理外领域』。觉悟啊,小子。」
男人还是继续着冰冷的話语。
然後,男人所持有的冰冷细剑轻拂过我的大腿。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然後,男人所持有的冰冷细劍轻拂过我的大腿。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28,7 +28,7 @@
HP 39/52 MP 431/431
职业:
职业:
級别1
......@@ -47,9 +47,9 @@ HP 39/52 MP 431/431
「不好意思。无力的我普通攻击无法对怪物给与伤害,因此,想使用魔法。」
好像緹亚的无法擊倒怪物,而找到的同伴似乎也都拘泥这一点。魔法需要咏唱,而SOLO怪物的話通常没有时间进行咏唱,所以理解了魔法不能有效利用的原因。
好像緹亚的无法擊倒怪物,而找到的同伴似乎也都拘泥这一点。魔法需要咏唱,而SOLO怪物的話通常没有时间进行咏唱,所以理解了魔法不能有效利用的原因。
那已经不是剑士了吧?把剑放下比较好不是吗?但是嘴上不能说出来。好歹緹亚是以剑士作为目标。
那已经不是劍士了吧?把劍放下比较好不是吗?但是嘴上不能说出来。好歹緹亚是以劍士作为目标。
「我明白了。不过,我会尽量逃离有效的范围,毕竟不想受伤。」
......@@ -57,7 +57,7 @@ HP 39/52 MP 431/431
「嘿,这的确是最好的阵形,不过,我偏重在策略和扰乱敌方的方面。」
「級别上升的話我也可以用战斗,在那之前请忍耐!」
「級别上升的話我也可以用战斗,在那之前请忍耐!」
不,你还是侧重在魔法方面比较好。不过,说不出口啊,因为如果被问到为什么要这么说的时候,无法说出是『表示』里面的信息,所以会回答不出来。
......@@ -95,11 +95,11 @@ HP 39/52 MP 431/431
「我明白了!」
按照预先商量好的那样行动。緹亚进入魔法咏唱,为了不让怪物打断緹亚的咏唱,我堵在怪物眼的正前方,用和它干架。
按照预先商量好的那样行动。緹亚进入魔法咏唱,为了不让怪物打断緹亚的咏唱,我堵在怪物眼的正前方,用和它干架。
弹开,闪避,走位。集中的同时,注意位置的走动不让怪物向緹亚靠近。
『撕裂者比德尔』向我突进。我全力用抵住,停止它的突进。
『撕裂者比德尔』向我突进。我全力用抵住,停止它的突进。
魔法的效果逐渐显现出来,没有任何看不清的动作。危险的情况也没发生,被两边夹击的样子也没发现。
......@@ -299,11 +299,11 @@ HP 39/52 MP 431/431
「嗯。不想增加受伤的几率。其实在战斗中也在使用着魔法,但MP3怎样也不可能吧,接近战也会弱化。」
「嗯?和魔法同时的吗?」
「嗯?和魔法同时的吗?」
「是啊,这是一种古来的魔法,可以使感观变得清晰。」
「一直在用着魔法吗?完全不知道,快速自在用着剑的样子就跟剑士一样。真的是魔法师呀!」
「一直在用着魔法吗?完全不知道,快速自在用着劍的样子就跟劍士一样。真的是魔法师呀!」
「是的,所以没了MP的魔法使就跟单纯拿着棒的木偶了一般」
......@@ -353,13 +353,13 @@ HP 39/52 MP 431/431
「魔法打倒了哟。一个人无法施放魔法攻击,到现在无法打倒怪物的原因。你自己应该最清楚了吧!」
「我有!」
「我有!」
「所以呢,那个无法造成伤害的是行不通的吧。」
「所以呢,那个无法造成伤害的是行不通的吧。」
我能看见緹亚的状态,所以某方面比緹亚更了解緹亚。
他是个魔法特化型的人,所以用的效果一点也不显著。
他是个魔法特化型的人,所以用的效果一点也不显著。
「不过,没有时间了,我要尽快的得到『力量』和『钱』……」
......@@ -367,29 +367,29 @@ HP 39/52 MP 431/431
在那里的强烈意志,让我很头疼。
「緹亚就算在这里挥舞多少次都打不倒怪物的。可以使用魔法,有能使用出魔法的状况的話,我就同意。但是,那样的状况少的可怜吧」
「緹亚就算在这里挥舞多少次都打不倒怪物的。可以使用魔法,有能使用出魔法的状况的話,我就同意。但是,那样的状况少的可怜吧」
「不,魔法是不行的。现在是没办法,但是我的剑想要变得更强。用剑战斗是我的梦想。因此想训练剑
「不,魔法是不行的。现在是没办法,但是我的劍想要变得更强。用劍战斗是我的梦想。因此想训练劍
你没有的才能。
你没有的才能。
心里忍耐住折断緹亚的梦想的話继续向緹亚说
「为什么是啊?如果你想要力量和金钱的話,努力磨练魔法一个劲的打倒怪物不就好了。因此,緹亚成为魔法使,钱也同样能得到」
「为什么是啊?如果你想要力量和金钱的話,努力磨练魔法一个劲的打倒怪物不就好了。因此,緹亚成为魔法使,钱也同样能得到」
「也许会是这样。不过,不是不行!」
「也许会是这样。不过,不是不行!」
緹亚很能恭維说她擅长理性思考。无论如何,感情的部分都拘泥在上。要说服这个现在恐怕我们的关系还太稀薄了。
緹亚很能恭維说她擅长理性思考。无论如何,感情的部分都拘泥在上。要说服这个现在恐怕我们的关系还太稀薄了。
「无论如何?」
「啊,怎么也要。我想鍛炼
「啊,怎么也要。我想鍛炼
我头痛的挠着头,确认緹亚的属性。
积存着升級所需的经验,HP有所减少。
「我明白了。无论如何都想用剑的話,不会阻止了。剑和魔法都会的話,那真是件好事。但是,想做好准备开始剑的修行的話,首先一口气冲出迷宫吧。」
「我明白了。无论如何都想用劍的話,不会阻止了。劍和魔法都会的話,那真是件好事。但是,想做好准备开始劍的修行的話,首先一口气冲出迷宫吧。」
「哎~那样。」
......@@ -397,15 +397,15 @@ HP 39/52 MP 431/431
「怎么了?」
「不,还有点不理解状况……到现在为止,谁都不同意我用……」
「不,还有点不理解状况……到现在为止,谁都不同意我用……」
緹亚的术似乎相当的拙劣。
緹亚的术似乎相当的拙劣。
我作为前排没有确认到那无情的景象,不过好像是谁看了都会阻止用的級别。
我作为前排没有确认到那无情的景象,不过好像是谁看了都会阻止用的級别。
「我也不是不明白这种心情」
我也是玩游戏的时候大多选择剑的角色,也有作为男孩子感到魅力,这样的世界观使用剑的話容易成为主角的想法。想成为主人公的童心,勉强使用剑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也是玩游戏的时候大多选择劍的角色,也有作为男孩子感到魅力,这样的世界观使用劍的話容易成为主角的想法。想成为主人公的童心,勉强使用劍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真的希望只用魔法战斗,但是,在这里强硬的話,可能导致緹亚对我的好感度下降。有着这样肮脏的打算,我只能用着承认的语调。
......
......@@ -243,7 +243,7 @@ Index: 11.狩猟
+首先第一体什么都不会感到就消失了。殘余下两体这次似乎注意到了魔法的施放方向。两体直线的朝我们袭来。看到这个情况,我让緹亚继续进行同样的事。将直线迫近的怪物定为目标,还未到达之前其中一体的身上已经穿了个洞。
-然后,最后一体,我用剑来与它对峙。眷属怪物,比通常的怪兽等级要高,战斗中不能丝毫大意的节约MP。
+然後,最後一体,我用来与它对峙。眷属怪物,比通常的怪物級别要高,战斗中不能絲毫大意的节约MP。
+然後,最後一体,我用来与它对峙。眷属怪物,比通常的怪物級别要高,战斗中不能絲毫大意的节约MP。
-此次的Boss战。对我来说,相当于只是跟这最后的一体眷属的近身战。
+此次的BOSS战。对我来说,相当于只是跟这最後的一体眷属的近身战。
......@@ -251,7 +251,7 @@ Index: 11.狩猟
我和怪物,接近到彼此手能够到达的距离,肌肤感受的到敌人的力量。
-那个怪兽与螳螂相似,两臂上都有着尖锐的刀锋。挥动其中的一只向我快速的压来。但在我的眼中犹如慢动作般,轻轻挪动身体便躲开了。还没来得及换口气,螳螂另一臂的刀刃便由下往上拉。我用剑护住腹部,踢向螳螂的躯体与它拉开距离。
+那个怪物与螳螂相似,两臂上都有着尖锐的刀锋。挥动其中的一只向我快速的压来。但在我的眼中犹如慢动作般,轻轻挪动身体便躲开了。还没来得及换口气,螳螂另一臂的刀刃便由下往上拉。我用护住腹部,踢向螳螂的躯体与它拉开距离。
+那个怪物与螳螂相似,两臂上都有着尖锐的刀锋。挥动其中的一只向我快速的压来。但在我的眼中犹如慢动作般,轻轻挪动身体便躲开了。还没来得及换口气,螳螂另一臂的刀刃便由下往上拉。我用护住腹部,踢向螳螂的躯体与它拉开距离。
我确信胜利属于这边。
......@@ -358,7 +358,7 @@ Index: 11.狩猟
+--技能社会地位
-――技艺社会地位
+先天技能:术1.01 冰冻魔术2.02
+先天技能:术1.01 冰冻魔术2.02
+後天技能:次元魔术5.01
- 先天技艺剑术1.01冰冻魔术2.02
......
......@@ -192,13 +192,13 @@
首先第一体什么都不会感到就消失了。殘余下两体这次似乎注意到了魔法的施放方向。两体直线的朝我们袭来。看到这个情况,我让緹亚继续进行同样的事。将直线迫近的怪物定为目标,还未到达之前其中一体的身上已经穿了个洞。
然後,最後一体,我用来与它对峙。眷属怪物,比通常的怪物級别要高,战斗中不能絲毫大意的节约MP。
然後,最後一体,我用来与它对峙。眷属怪物,比通常的怪物級别要高,战斗中不能絲毫大意的节约MP。
此次的BOSS战。对我来说,相当于只是跟这最後的一体眷属的近身战。
我和怪物,接近到彼此手能够到达的距离,肌肤感受的到敌人的力量。
那个怪物与螳螂相似,两臂上都有着尖锐的刀锋。挥动其中的一只向我快速的压来。但在我的眼中犹如慢动作般,轻轻挪动身体便躲开了。还没来得及换口气,螳螂另一臂的刀刃便由下往上拉。我用护住腹部,踢向螳螂的躯体与它拉开距离。
那个怪物与螳螂相似,两臂上都有着尖锐的刀锋。挥动其中的一只向我快速的压来。但在我的眼中犹如慢动作般,轻轻挪动身体便躲开了。还没来得及换口气,螳螂另一臂的刀刃便由下往上拉。我用护住腹部,踢向螳螂的躯体与它拉开距离。
我确信胜利属于这边。
......@@ -275,7 +275,7 @@ BOSS級怪物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物品也很好的确保了,还有其他
--技能社会地位
先天技能:术1.01 冰冻魔术2.02
先天技能:术1.01 冰冻魔术2.02
後天技能:次元魔术5.01
??? ???
......
......@@ -143,7 +143,8 @@ Index: 12.夢的奴隷,奴隷的夢
-是触及到缇亚作为人的最纯粹的感情的缘故吧。
+是触及到緹亚作为人的最纯粹的感情的缘故吧。
这个事实,让我对来来往往的人们产生了兴趣。现在经过的背着剑的青年,是什么样的地方出生的,有着什么样的愿望。其次走过的兽人女性是什么样的性格,又为了怎样的目的走着。
-这个事实,让我对来来往往的人们产生了兴趣。现在经过的背着剑的青年,是什么样的地方出生的,有着什么样的愿望。其次走过的兽人女性是什么样的性格,又为了怎样的目的走着。
+这个事实,让我对来来往往的人们产生了兴趣。现在经过的背着劍的青年,是什么样的地方出生的,有着什么样的愿望。其次走过的兽人女性是什么样的性格,又为了怎样的目的走着。
虽然在心里的某处蔑视着那些非玩家角色的人,但从血脉中理解他们也是作为一个人活着的。
......
......@@ -110,7 +110,7 @@
是触及到緹亚作为人的最纯粹的感情的缘故吧。
这个事实,让我对来来往往的人们产生了兴趣。现在经过的背着的青年,是什么样的地方出生的,有着什么样的愿望。其次走过的兽人女性是什么样的性格,又为了怎样的目的走着。
这个事实,让我对来来往往的人们产生了兴趣。现在经过的背着的青年,是什么样的地方出生的,有着什么样的愿望。其次走过的兽人女性是什么样的性格,又为了怎样的目的走着。
虽然在心里的某处蔑视着那些非玩家角色的人,但从血脉中理解他们也是作为一个人活着的。
......
......@@ -2,7 +2,7 @@
顺便说一下,来迷宫之前结束了购物。买完必需品後钱多少还有点余裕,所以也买了装备。
我的左手装备上便宜的笼手,将备用的放入『携带品』。
我的左手装备上便宜的笼手,将备用的放入『携带品』。
我为緹亚买了轻胸甲,被回绝了,不过以防御对緹亚来说绝对必要的为由说服了。
......@@ -27,7 +27,7 @@
状态:混乱5.31
经验值:1094/3200
装备:铁的单手
装备:铁的单手
异界的衣服
......@@ -40,7 +40,7 @@
--状态
名字:迪亚波罗・西斯 HP 98/112 MP 631/631
职业:
职业:
級别6
......@@ -65,11 +65,11 @@
从緹亚的职业栏里感到了一个不安要素。
我的是什么都没有,緹亚的则是士。如果说緹亚是因为职业的恩惠而得到肌肉力量和体力的提升,那么这影响是非常大的。如果是因为职业的影响而加上升級时投入所获得的点数的話,那么我就浪费了到級别6为止所有的奖励点。这是必须尽早解决的事情。
我的是什么都没有,緹亚的则是士。如果说緹亚是因为职业的恩惠而得到肌肉力量和体力的提升,那么这影响是非常大的。如果是因为职业的影响而加上升級时投入所获得的点数的話,那么我就浪费了到級别6为止所有的奖励点。这是必须尽早解决的事情。
只是,关于职业的情报没有获得任何的进展。书籍上也没记载,如果在酒馆里打听的話会被反覆的追问职业的事。緹亚坚持主张自己是剑士怎么就成为剑士了呢?
只是,关于职业的情报没有获得任何的进展。书籍上也没记载,如果在酒馆里打听的話会被反覆的追问职业的事。緹亚坚持主张自己是劍士怎么就成为劍士了呢?
如果去问的話,说不定会回答「拿着剑当然是剑士了」这样的结果。
如果去问的話,说不定会回答「拿着劍当然是劍士了」这样的结果。
有着怎样的人就有怎样的职业倾向,但无法十分明了的掌握条件。
......@@ -125,11 +125,11 @@
「差不多,我来带路了。『正道』不是不会出现敌人。紧急的时候,我不当肉盾是不行的。」
「不,不,6級了,差不多也该到让我展示下华丽的术的时候了。」
「不,不,6級了,差不多也该到让我展示下华丽的术的时候了。」
「啊,五层以下就说不准了」
「明白不行的,虽然明白,但是我的--啊,嗯。行吗?」
「明白不行的,虽然明白,但是我的--啊,嗯。行吗?」
「好吧,直到五层为止的話。」
......@@ -191,7 +191,7 @@
緹亚一转弯,马上缩短距离一斩而去。
使劲太多的缘故吗,第一刀越过头了……天空鱼对突然的袭击者迅速展开了撕咬攻击。緹亚立即用护住腹部接下。
使劲太多的缘故吗,第一刀越过头了……天空鱼对突然的袭击者迅速展开了撕咬攻击。緹亚立即用护住腹部接下。
看来,似乎没问题的样子,能跟的上天空鱼的动作。
......@@ -223,23 +223,23 @@
成长到級别6的我,肌肉力量和技术的显著提高使我的投掷的冰箭以可怕的速度与命中率向天空鱼袭去。但是,天空鱼不是一层而是三层的怪物。马上注意到了冰箭,立即扭开身体躲过。
但冰箭还是命中了天空鱼的一羽。因此,天空鱼的姿态崩溃了。緹亚没有漏掉那个空隙马上挥迫近。
但冰箭还是命中了天空鱼的一羽。因此,天空鱼的姿态崩溃了。緹亚没有漏掉那个空隙马上挥迫近。
那一成功将天空鱼分为漂亮的两半儿了。对肌肉力量上升了的緹亚似乎只要一击的样子。
那一成功将天空鱼分为漂亮的两半儿了。对肌肉力量上升了的緹亚似乎只要一击的样子。
「干了…擊倒了……」
緹亚似乎对眼前的光景有点难以置信的样子,凝视着自己的跟切碎的怪物。不久,天空鱼化为光芒消失了。
緹亚似乎对眼前的光景有点难以置信的样子,凝视着自己的跟切碎的怪物。不久,天空鱼化为光芒消失了。
「恭喜。」
「谢。谢,基督。怎么说呢,那个,感慨很深的东西。从孩提时便一次次的梦见,用这把打倒怪物」
「谢。谢,基督。怎么说呢,那个,感慨很深的东西。从孩提时便一次次的梦见,用这把打倒怪物」
这么说着的緹亚握紧了拿在手中的
这么说着的緹亚握紧了拿在手中的
对着那把剑陷入了某种沉思的表情。那把剑很陈旧的感觉但还是被使用着,从详细的情况来看也明白是把宝刀。
对着那把劍陷入了某种沉思的表情。那把劍很陈旧的感觉但还是被使用着,从详细的情况来看也明白是把宝刀。
--那个阿加雷斯家的宝
--那个阿加雷斯家的宝
攻击力5,会额外增加装备者本身攻击力的20%--
......@@ -249,7 +249,7 @@
回应道的緹亚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迷茫。
在用的战斗中取得甜头没什么不好的,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也很开心。
在用的战斗中取得甜头没什么不好的,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也很开心。
并且,跟我预想中的一样,3层的怪物强度远在我们之下。是就算是緹亚担当前卫也没问题的怪物。
......@@ -259,13 +259,13 @@
「--哇,对不起!」
我赶紧挤到緹亚面前,用阻挡怪物的攻击。
我赶紧挤到緹亚面前,用阻挡怪物的攻击。
怪物的攻击直接袭向了緹亚後,在後方落下。
确认到緹亚移动到安全圈後,我将『維度』向『維度・决战演算』切换,全力开始对怪物展开攻击。
考虑到緹亚受到援护後没有进行攻击,便不再继续承受伤害转而开始进攻。敌人的攻击要么用剑挡住,要么扭动身体避开,同时找准时机用剑攻击要害。 剑深深的刺入怪物的要害,不久化为光消失了。
考虑到緹亚受到援护後没有进行攻击,便不再继续承受伤害转而开始进攻。敌人的攻击要么用劍挡住,要么扭动身体避开,同时找准时机用劍攻击要害。 劍深深的刺入怪物的要害,不久化为光消失了。
「唉,危险危险。」
......@@ -285,7 +285,7 @@
「那时候級别1的小子吧?果然,来到这与身高都不合的地方作死吗。哈哈」
携带着大的男人。然後,那个四周的三人应该是队伍成员吧。
携带着大的男人。然後,那个四周的三人应该是队伍成员吧。
魔法已经掌握到他们的接近,所以并不吃惊。在这一阶层的一般都是同一級别的人,就算发展成武斗也完全没问题,就没去特别注意。
......@@ -299,7 +299,7 @@
好像緹亚与这个男人相性不好的样子。我放着两人的对話。
顺便说一下,男人的详细信息确认了,名字是烯烃級别9的士。四周的伙伴都是半斤八两的样子,才能也没有值得一提的东西。
顺便说一下,男人的详细信息确认了,名字是烯烃級别9的士。四周的伙伴都是半斤八两的样子,才能也没有值得一提的东西。
从状态上看,与这个队伍发生争执的話我一个人就足够了,这样判断到。如果只是逃跑的話,以我的敏捷也没有可以追上我的东西,便没有介入口角站着旁观。
......
......@@ -35,7 +35,7 @@ Index: 14.連戦
+从这个世界的常识来看,級别是要花数年时间提高的东西,对于我们6級的事可能做梦都没想到吧。
+如果在这里说的話,那如床般的大额头肯定会流下害怕的冷汗。作为探索者长年以来的骄傲,不会被允许的吧……
+然後,在『正道』宣誓结束,我们开始共享怪物的情报。
+怪物的名字是「影挂」。如影子般粘在迷宫的墙壁上的黑色液体生物。并且,有着会暗地里从墙壁上吊下来袭击探索者的特征。等物理攻击能给与有效的伤害,魔法攻击效果不显著,无法造成决定性的一击。
+怪物的名字是「影挂」。如影子般粘在迷宫的墙壁上的黑色液体生物。并且,有着会暗地里从墙壁上吊下来袭击探索者的特征。等物理攻击能给与有效的伤害,魔法攻击效果不显著,无法造成决定性的一击。
有固定的掉落物品,用它的数量决胜负。
「去吧,开始!」
......@@ -219,7 +219,7 @@ Index: 14.連戦
-
-残余的MP还有三成左右。预料到可能会变成这样的事,留下了一定量的MP。一定要达到压倒性打倒他们的地步。
-
+然後,我拔出了
+然後,我拔出了
+殘余的MP还有三成左右。预料到可能会变成这样的事,留下了一定量的MP。一定要达到压倒性打倒他们的地步。
我嘟哝着
......@@ -232,19 +232,21 @@ Index: 14.連戦
-
-并且,与此同时,同伴的兽人剑士,和轻松的使用着枪的人,追随在后。在后排的女性开始了魔法咏唱。根据那个信息,我开始构想最快压制的方案。
-
+并且,与此同时,同伴的兽人剑士,和轻松的使用着枪的人,追随在後。在後排的女性开始了魔法咏唱。根据那个信息,我开始构想最快压制的方案。
烯烃的剑掠过我的鼻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