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67cb99d2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done] 迷深 250 每次看迷深的時候 都剛好會特別腦昏想睡 好奇怪

parent 6a4df1d0
......@@ -139,7 +139,7 @@
說實話,晚飯的體驗不怎麼樣。
跟我原來世界的飯菜的味道比起來有天壤之別。不見米飯這種可口的食物,有的是賣相糟糕的物和薯芋類的作物。主食則是硬得咯牙的麵包。
跟我原來世界的飯菜的味道比起來有天壤之別。不見米飯這種可口的食物,有的是賣相糟糕的物和薯芋類的作物。主食則是硬得咯牙的麵包。
吃過晚飯後我前往了客房。
......
......@@ -114,7 +114,7 @@
以從許多身經百戰的冒險者裡收集來的信息為主,構成了這次作戰計劃。
「真如信息中所說的那樣,我從這裡也能把握Boss的位置。然後,迪亞朝我手指的方向全力發射魔法。大概,Boss可以當場死亡。圍在boss身邊的怪物也能夠一起擊斃,同時也能取得掉落的物品。在某種程度上,怪物會向這邊襲來,不過也打算遠距離消滅。有這樣的打算,不過,如果敵人接近了就由我來做誘餌。那個時候我會不考慮MP的消費,全力支援迪亞的戰鬥。作戰內容以上。以我們的能力的話,應該是可以很有余欲的應對。有什麼疑問嗎?」
「真如信息中所說的那樣,我從這裡也能把握Boss的位置。然後,迪亞朝我手指的方向全力發射魔法。大概,Boss可以當場死亡。圍在boss身邊的怪物也能夠一起擊斃,同時也能取得掉落的物品。在某種程度上,怪物會向這邊襲來,不過也打算遠距離消滅。有這樣的打算,不過,如果敵人接近了就由我來做誘餌。那個時候我會不考慮MP的消費,全力支援迪亞的戰鬥。作戰內容以上。以我們的能力的話,應該是可以很有餘裕的應對。有什麼疑問嗎?」
「真的可以嗎?」
......@@ -216,7 +216,7 @@
可見之前魔法的力量是巨大的。我的空間掌握魔法《維數》在近戰時也是發揮著無與倫比的強度。
「那個的話,還很有余欲。比起那個,這樣真的結束了。」
「那個的話,還很有餘裕。比起那個,這樣真的結束了。」
「....是嗎,太好了。」
......
......@@ -97,7 +97,7 @@
並且,等待著良機的出現。
不知何時,迪亞的出血止住了。到現在為止沒有使用神聖魔法是因為存在著限制呢,還是說本來就沒用過,不懂如何使用。但是,靠著這個騏達確實沒了余欲
不知何時,迪亞的出血止住了。到現在為止沒有使用神聖魔法是因為存在著限制呢,還是說本來就沒用過,不懂如何使用。但是,靠著這個騏達確實沒了餘裕
泡沫光的魔法使騏達流動著的身體凝固住,能看見彼此之間正拼命的進行著激烈的魔法交鋒。
......
......@@ -136,7 +136,7 @@
老實說,晚飯不怎麼好吃。
跟我的世界比起來相差懸殊。沒有米之類的東西,即使是磨碎的物和薯類也沒有,只有以異樣堅硬的麵包之類的東西為主食。
跟我的世界比起來相差懸殊。沒有米之類的東西,即使是磨碎的物和薯類也沒有,只有以異樣堅硬的麵包之類的東西為主食。
晚餐結束後,我進入了租房內。
......
......@@ -42,7 +42,7 @@
“從現在開始,我們要穿過正門,向著大聖堂突擊。從昨天就開始尋找路線,但是那裡的警備都很森嚴。那麼,只有從路線明確的正面突破了。”
海因桑這樣說的話,我也不會對。本來,對於不清楚內部路線的我來說,如果不是正面的路線的話會有迷路的危險。所以,預定不變。
海因桑這樣說的話,我也不會對。本來,對於不清楚內部路線的我來說,如果不是正面的路線的話會有迷路的危險。所以,預定不變。
“我明白了,一起前去幫助拉斯緹婭拉吧,海因桑。”
......
......@@ -181,7 +181,7 @@
而留在御殿內的自己,則將視線投向了玉座那邊。
待在那裡的是睡眼惺忪的黑髮之王——『相川陽滝』。體內寄宿著使徒大人的『迪亞布羅・西斯』則興致勃勃地在王的身旁同她搭話。
至於就在不遠處發生的鄙人和『魔石人類』之間的交談,她們而言似乎根本無關痛癢。
至於就在不遠處發生的鄙人和『魔石人類』之間的交談,她們而言似乎根本無關痛癢。
這兩人還是老樣子。
無論何時都待在一起。緹亞大人只是跟陽滝大人搭話——盡管這原本就是鄙人和使徒大人的誘導,但還是希望她在人前能夠多少收斂一下。
......@@ -215,7 +215,7 @@
盡管用的是與緹亞大人一樣的聲音,但語氣腔調截然不同。
如今身在此處的並非方才那名純真的少女,而是曾經名震世界的傳說中的使徒——西斯大人。
[不過,艾德居然會那麼大的火,真是少見啊。竟然還宣布要跟盟友決鬥。……話雖然是說出去了,不過你能贏嗎?]
[不過,艾德居然會那麼大的火,真是少見啊。竟然還宣布要跟盟友決鬥。……話雖然是說出去了,不過你能贏嗎?]
西斯大人隨意地同身旁的黑髮少女打了個招呼,接著從玉座邊上退開一步。
緹亞大人雖然有技能『過捕護』的節制,但西斯大人卻沒有這方面的束縛,所以可以自由地行動。
......@@ -436,7 +436,7 @@
[這樣離我們理想中的植物就又近了一步了!有了這種高度耐寒的作物,在最北部的窮困地區的人的生活也可以得到保障了!最重要的是,收獲果實的大小跟以前相比有著天壤之別!這樣大家都能吃個飽飽的了!]
『魔石人類』指著一株長在中庭邊緣的結有果實的植物如此說道。
在中庭的花壇中也有一部分領域是用來耕作的田地,在那裡栽有經過改良的物。也就是說,這個中庭還有『實驗場』的作用。
在中庭的花壇中也有一部分領域是用來耕作的田地,在那裡栽有經過改良的物。也就是說,這個中庭還有『實驗場』的作用。
基本都是利用鄙人作為『木之理的盜竊者』的力量改良的品種。
[真了不起。把這件事交給你負責果然沒錯。……不過,用來果腹的植物固然重要,可其餘的植物都還好嗎?]
......@@ -518,7 +518,7 @@
結束啟動『城堡』的實驗之後,必須盡快投入下一步的准備工作。
念出魔法名,藉此加快實驗的完成。
[——魔法『Wood・Ymir Kindom』
[——魔法『Wood・Ymir Kindom』]
說實話,對『體術』的確認若局限於方才的排練未免有些草率。除此之外,還需要考慮到與魔法的相性問題,進而對植物作出多種調整。
既想要準備出為決鬥而特化的新品種,也想要和先前接受了自己的委托將應對的術式刻在植物上的『她』做一番商討。
......
......@@ -138,7 +138,7 @@
說實話,晚飯的體驗不怎麼樣。
跟我原來世界的飯菜的味道比起來有天壤之別。不見米飯這種可口的食物,有的是賣相糟糕的物和薯芋類的作物。主食則是硬得咯牙的麵包。
跟我原來世界的飯菜的味道比起來有天壤之別。不見米飯這種可口的食物,有的是賣相糟糕的物和薯芋類的作物。主食則是硬得咯牙的麵包。
吃過晚飯後我前往了客房。
......@@ -1275,11 +1275,11 @@
離開入口附近的『正道』前進了一小會兒,我就感知到了它的存在。因為聽說過瓦爾德這邊的迷宮一層以昆虫系怪物居多,所以這次遭遇已在預料之中。
我利用『維度』這個索敵能力占據了先攻的有利位置,而後發動了名為『維度・戰演算』的衍生魔法。這個魔法是將『維度』的效果向近身戰鬥特化而成的,雖然索敵的範圍會縮小,但在接近戰中必要的距離感和集中力都會加強。
我利用『維度』這個索敵能力占據了先攻的有利位置,而後發動了名為『維度・戰演算』的衍生魔法。這個魔法是將『維度』的效果向近身戰鬥特化而成的,雖然索敵的範圍會縮小,但在接近戰中必要的距離感和集中力都會加強。
在酒館聽魔法使聊天的時候,有談到魔法的效果隨想象改變的話題。這個魔法就是很好的例子。
在『維度・戰演算』的加持下,我精准地掌握了怪物的一舉一動。
在『維度・戰演算』的加持下,我精准地掌握了怪物的一舉一動。
「附近只有這一只怪物,按照我們的計劃上吧。」
......
......@@ -267,7 +267,7 @@
還剩最後一匹。因為時間不足,我需要拔劍迎戰。眷屬的位階比一般的怪物還高,所以我必須全力以赴。
「──『維度・戰演算』!」
「──『維度・戰演算』!」
于我們而言,這最後一匹才是真正的BOSS戰。
......@@ -1051,7 +1051,7 @@ BOSS專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來只需注意
狀態:加護1.00
經驗值:321/3200
裝備:阿雷亞斯家的宝 艾麗婭的髮夾 質量上乘的布衣 皮制胸甲 外套 皮靴
裝備:阿雷亞斯家的宝 艾麗婭的髮夾 質量上乘的布衣 皮制胸甲 外套 皮靴
因為級别的迅速提高,狀態的數值也有了飛躍性的上升。
......@@ -1204,7 +1204,7 @@ BOSS專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來只需注意
幾秒鐘過後,在我手中就生成了一根跟想象裡一模一樣的冰箭。
不過遺憾的是,它並不能從我的手中射出去。要是它能直接射出去的話,那名字也不叫什麼『寒冰・速成箭』而是真正的『冰矢』了。這中間那個點是很重要的。
不過遺憾的是,它並不能從我的手中射出去。要是它能直接射出去的話,那名字也不叫什麼『寒冰・速成箭』而是真正的『冰矢』了。這中間那個點是很重要的。
我用手握住冰箭向緹亞搭話道。
......@@ -1236,7 +1236,7 @@ BOSS專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來只需注意
那把劍上肯定傾注有緹亞的一份念想吧。我觀察了一番後,發現那把外觀歷經滄桑的劍大有來頭。
「阿雷亞斯家的宝
「阿雷亞斯家的宝
攻擊力5。攻擊力享受裝備者技巧20%的加成
......@@ -1264,7 +1264,7 @@ BOSS專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來只需注意
而險些被敵人擊傷的緹亞則連忙退到了後方。
確認過緹亞已經後撤至安全範圍內,我將『維度』切換為『維度・戰演算』,全力以赴地投入戰鬥。
確認過緹亞已經後撤至安全範圍內,我將『維度』切換為『維度・戰演算』,全力以赴地投入戰鬥。
我以在這場戰鬥不能期待緹亞的掩護為前提,將精力集中到攻擊而非一貫的防御上。接著,我沒有用劍招架敵人的攻勢,而是縱身閃避,隨後朝對手身體的中心位置刺出一劍。劍身貫穿了爪瑙蠍,敵人隨光芒一同消去了身影。
......@@ -1310,7 +1310,7 @@ BOSS專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來只需注意
「喂喂,這要是打起來,那不就成了我們欺負弱小了嗎?而且這裡還在『正道』附近,探索者之間要是打了起來立馬就會暴露的哦?」
說實話,我可不覺得阿爾肯一行人能奈何得了使用『維度・戰演算』的我。所以真要是動起手來,那其實是我們欺負他們。
說實話,我可不覺得阿爾肯一行人能奈何得了使用『維度・戰演算』的我。所以真要是動起手來,那其實是我們欺負他們。
比起這個,阿爾肯剛才說在『正道』附近不能引發爭端,由此看來,『正道』果然有警備和稽查的作用。
......@@ -1683,7 +1683,7 @@ MP還剩三成。我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所以才保留了一定程
接著,我將魔法詠唱出來。
「──魔法『維度・戰演算』。」
「──魔法『維度・戰演算』。」
「臭小子啊啊啊!!」
......@@ -1695,7 +1695,7 @@ MP還剩三成。我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所以才保留了一定程
太慢了。
在我眼中,阿爾肯的動作實在是慢得要命。盡管級别比我高,但技巧和敏捷的數值卻比我低了好幾截。在此之上,我還運用『維度・戰演算』給命中和回避提供了大量的加成,他的攻擊根本不可能奏效。
在我眼中,阿爾肯的動作實在是慢得要命。盡管級别比我高,但技巧和敏捷的數值卻比我低了好幾截。在此之上,我還運用『維度・戰演算』給命中和回避提供了大量的加成,他的攻擊根本不可能奏效。
在宛如行動不在同一條時間軸上的懸殊差距中,我奔馳起來。
......@@ -1781,7 +1781,7 @@ MP還剩三成。我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所以才保留了一定程
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我猛地往後一跳。
因為『維度・戰演算』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阿爾肯等人身上,再加上我們身處於迷宮的『正道』,結果讓我在索敵上生了疏忽。
因為『維度・戰演算』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阿爾肯等人身上,再加上我們身處於迷宮的『正道』,結果讓我在索敵上生了疏忽。
緹亞也跟著我向後一躍。
......
......@@ -134,7 +134,7 @@
腿部蜷曲變作了獸足。
誠可謂喪失人形,化為了一匹貨真價實的怪物。
「──魔法『維度・戰演算』!」
「──魔法『維度・戰演算』!」
我立刻使出次元魔術,與此同時,緹達的液態軀體猛地一縮,而後便像貓一樣一躍而起。
他在轉瞬間便殺到了緹亞的身前,以手化成的凶刃行將摘取緹亞的性命。
......@@ -155,7 +155,7 @@
結果鳴響一道清脆的金屬音。
我橫向揮出的一閃被緹達那變作刀刃的雙手架住了。
緊接著,緹達以雙刃蹭著我的劍身殺來。游刃而上的雙刀意在剔除我的慣用手。為了化解這一擊,我將手抽離劍柄。劍于刹那間被蕩至空中,而我則瞅准時機將之在空中重新握緊,而後順勢刺向緹達的面門。
攻防全在一瞬之間。這是依靠『維度・戰演算』才得以鑄就的神技。
攻防全在一瞬之間。這是依靠『維度・戰演算』才得以鑄就的神技。
然而這一切都被緹達洞破,他在避開這一擊的同時笑道。
「呵呵呵,如此技量、如此速度,已經踏入人類20級(頂級)的領域!你果然有這個資格!」
......@@ -206,7 +206,7 @@
我對緹亞作出指示,隨後以全力沖了出去。
到頭來信息量還是太少,既然這樣,那我現在能做的──
「絞盡全力的、──『維度・戰演算』!!」
「絞盡全力的、──『維度・戰演算』!!」
──就是將面前這張笑嘻嘻的臭臉千刀萬剮!
......@@ -216,7 +216,7 @@
如果正八經兒地戰鬥我的劍根本奈何他不得。而且考慮到剩下的MP我也必須要在短期決出勝負。綜上考慮,我只能賭一把了。
隨著敵我距離的縮短,我將姿態逐漸放低,隨後將握於右手的劍順左腰揮出。我使出渾身解數,將所有的力量、速度都灌注於這一劍之上。魔力也好體力也罷全都置諸腦後,這便是我灌以全力、提至全速的一閃。
緹達對這一閃仍是洞若觀火,他將右手變作刀刃試圖將我的劍打落。
我則使出了高密度的『維度・戰演算』,將現狀的時間拆解為每0.1 秒加以理解,將空間的單位分化為0.001 米予以把握。
我則使出了高密度的『維度・戰演算』,將現狀的時間拆解為每0.1 秒加以理解,將空間的單位分化為0.001 米予以把握。
時間開始被不斷壓縮。梭巡於體內的魔力喚发了近似於分泌腦內麻藥一般的化學現象。在切實而緩慢的時間中,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深思熟慮。
就這樣,我解出了在這刹那間的攻防中最合適的行動。
我首先利用沒有持劍的左手的護臂從側面敲擊緹達的劍刃,在這不允許絲毫誤差的神技之下,本應將我的一閃化解的緹達的劍的走勢產生了些許的偏移。
......
......@@ -248,7 +248,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說著,緹亞將搭在一邊的她自己那把劍扔給了我。
『阿雷亞斯家的宝』。這是那把寄宿著緹亞的某份念想的劍。
『阿雷亞斯家的宝』。這是那把寄宿著緹亞的某份念想的劍。
「雖然它確實能派上用場,不過把它給我真的好嗎?」
......@@ -266,7 +266,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雖然是一把飽經滄桑的劍,但它很明顯是一件稱手的傑作。盡管以實用性為優先,但一樣綴有不妨礙性能的銀飾。是一把簡朴而美麗的西洋單手劍。
「阿雷亞斯家的宝
「阿雷亞斯家的宝
攻擊力5。攻擊力享受使用者技巧20%的加成。
......@@ -337,7 +337,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狀態:混亂8.59
經驗值:17501/20000
裝備:阿雷亞斯家的宝 異界的衣服 較大的外套 異界的鞋子 皮制護手 皮制胸甲
裝備:阿雷亞斯家的宝 異界的衣服 較大的外套 異界的鞋子 皮制護手 皮制胸甲
擊敗緹達獲得的數萬經驗值讓我的級别升到了10級。屬性的數值跟6級那時候相比又上了好幾個台階,總覺得現在的我甚至能夠追上緹達的速度。
......@@ -369,7 +369,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按理說這裡明明只有我一人在場,但卻傳來了不屬於我的聲音。
「──維、『維度・戰演算』!!」
「──維、『維度・戰演算』!!」
我立刻展開魔法。
......
......@@ -42,7 +42,7 @@
因為她的個頭大概跟小學生差不多,所以衣服的袖子多出了一大截。盡管將袖子挽了起來,但還是無法掩蓋那份稚嫩感。要是換了別人,估計會覺得這是在陪小孩子出來玩耍,從而感到幾分愜意吧。
不過我可不一樣。哪裡有什麼愜意,我無時無刻不處在臨戰態勢之下。帶著稍有不慎就會喪命的警戒心,我始終維持著戰時特供的次元魔術『維度・戰演算』。用比較貼近遊戲的說法,就是用上了專門對付BOSS的輔助魔法。
不過我可不一樣。哪裡有什麼愜意,我無時無刻不處在臨戰態勢之下。帶著稍有不慎就會喪命的警戒心,我始終維持著戰時特供的次元魔術『維度・戰演算』。用比較貼近遊戲的說法,就是用上了專門對付BOSS的輔助魔法。
可這都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這個以赤色為特徵的少女,正是迷宮的大BOSS──
......@@ -325,7 +325,7 @@
事態每秒都在不斷惡化,被倒吊在空中的少年即將被怪物吞入口中,連強行突擊的少女也行將遭受觸手荼毒。
「──魔法『維度・戰演算』!」
「──魔法『維度・戰演算』!」
察覺到我的亂入,眷屬們紛紛前來阻攔,但我憑借在次元魔術輔助下的感官以最小限度的動作加以回避。
......@@ -399,7 +399,7 @@
就連在與四人小隊交戰的眷屬也向我襲擊了過來,這樣的話就不會有人犧牲了。我鬆了一口氣,安心地開始了迎擊。
雖然眷屬們依仗軟體組織向我襲來,但動作實在太過遲緩。只要展開了『維度・戰演算』,我就不可能輸給這種貨色。沒過多久,我便將它們全數殲滅了。
雖然眷屬們依仗軟體組織向我襲來,但動作實在太過遲緩。只要展開了『維度・戰演算』,我就不可能輸給這種貨色。沒過多久,我便將它們全數殲滅了。
「……哈啊、哈啊、哈啊。」
......
......@@ -66,7 +66,7 @@
接著,緹亞用寄宿著某種全新的信念的眼神看向我。我在她的目光中感受到了近乎妄執的情感。這讓誤以為緹亞已經恢復了往常狀態而鬆懈的我有些膽怯。
「對了,距離我出院還有七天是吧。我記得那天正好是圣诞祭來著。」
「對了,距離我出院還有七天是吧。我記得那天正好是聖誕祭來著。」
緹亞若有所思地如是說道。
......@@ -74,7 +74,7 @@
「嘿~,聯合国還會舉辦祭典嗎?」
「嗯。為了紀念和稱頌建立了聯合国的英雄們,每年都會舉辦祭典。在圣诞祭之前的幾天裡,聯合国北面的弗茲亞茲會是舉国歡慶的狀態。而在圣诞祭當天,弗茲亞茲大聖堂會舉辦盛大的儀式。」
「嗯。為了紀念和稱頌建立了聯合国的英雄們,每年都會舉辦祭典。在聖誕祭之前的幾天裡,聯合国北面的弗茲亞茲會是舉国歡慶的狀態。而在聖誕祭當天,弗茲亞茲大聖堂會舉辦盛大的儀式。」
我對那個祭典自是一無所知,對此,緹亞十分詳盡地解釋了起來。
......@@ -96,7 +96,7 @@
到最後,我在病房裡逗留了大概一小時左右。
聊一聊近況啊、跟緹亞打聽些有關圣诞祭的詳情啊,如此這般地,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聊一聊近況啊、跟緹亞打聽些有關聖誕祭的詳情啊,如此這般地,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雖然有些不捨,但打擾緹亞太久也不好,我隨便找了個理由就同她告別了。
......@@ -881,7 +881,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啊啊,說起來,還有這麼個東西在啊。你先待著別動。」
說著,我拿起倚在邊上的『阿雷亞斯家的宝
說著,我拿起倚在邊上的『阿雷亞斯家的宝
「噫。」
......@@ -889,11 +889,11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剛才那副氣定神閑的樣子消失得無影無踪,這次她倒是露出了與年紀相符的驚恐的表情。
「啊,抱歉。你害怕刃物是嗎。不過不用擔心。我不會失手的,你先老實呆著。──魔法『維度・戰演算』。」
「啊,抱歉。你害怕刃物是嗎。不過不用擔心。我不會失手的,你先老實呆著。──魔法『維度・戰演算』。」
雖然對瑪利亞這出乎意料的反應感到驚訝,但我還是展開了魔法。
接著,我輕輕揮動『阿雷亞斯家的宝』。揮出的劍刃精准無誤地在不傷及瑪利亞的情況下切斷了她脖子上的頸環。
接著,我輕輕揮動『阿雷亞斯家的宝』。揮出的劍刃精准無誤地在不傷及瑪利亞的情況下切斷了她脖子上的頸環。
要摘取這個頸環的話雖然也可以去專門的設施,但以我而言用這個方法就足夠了。已經締結了契約的頸環是不能用這樣的方式破壊的,但如果尚未締結契約的話,這麼做便毫無問題。
......@@ -1054,7 +1054,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盡管我旁敲側擊地跟店主打聽有沒有價值高昂的武器,但結果只是了解到那種東西必須在拍賣場競拍或者去跟弗茲亞茲有關係的特殊的店鋪才能買到。
因為我手上拿著『阿雷亞斯家的宝』這種高級裝備,所以還不到非要出遠門購買高價武器的時候。
因為我手上拿著『阿雷亞斯家的宝』這種高級裝備,所以還不到非要出遠門購買高價武器的時候。
我買下易於使用的短劍和一些輕便耐用的防具交給了瑪利亞。
......@@ -1246,7 +1246,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五層的怪物基本以昆虫系和野獸系為主。雖然偶爾也會遇到懸影,但那時候我會像對付緹達那樣使用凍結魔法將之固化,然後用劍將敵人敲碎。
基本上都是一擊秒殺。我的攻擊力與『阿雷亞斯家的宝』結合在一起,對付這些怪物有如砍瓜切菜。
基本上都是一擊秒殺。我的攻擊力與『阿雷亞斯家的宝』結合在一起,對付這些怪物有如砍瓜切菜。
順便一說,除了BOSS掉落的魔石之外,我都沒有撿的意思。現在我手頭的積蓄還有十枚金幣左右,與其去回收價值不過銅幣的魔石,還是應當以經驗值和時間為優先。畢竟這次狩獵的目的在於實驗而不是賺錢。
......@@ -1957,7 +1957,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凍結魔法:凍結1.04 冰1.06
次元魔術:維度1.42 連接1.00 形式1.00
固有魔法:維度・多重展開1.02 維度・戰演算1.04
固有魔法:維度・多重展開1.02 維度・戰演算1.04
我確認了一下自己的魔法。
......
......@@ -296,7 +296,7 @@
最後,在互相對著『魔石線』起誓後,我們同時拔劍出鞘。
「──魔法『維度・戰演算』、魔法『形式』。」
「──魔法『維度・戰演算』、魔法『形式』。」
我開始詠唱起魔法,隨著魔法的感覺向四周擴散開來,從劍身上也浮現出數個魔法泡。
......@@ -426,7 +426,7 @@
只不過,在劍與劍接觸的時候,我也成功將『形式』的泡沫轉移到了蕾蒂安忒的劍上。
獲取敵人情報的速度由是在刹那間得到了大幅的提升。由於空間被特化、範圍大大縮小,如今的『維度・戰演算』僅需專注於把握劍的動向,精度也大幅提高,可以將雙方的劍的動作精確到毫米級並且實時反饋給我。
獲取敵人情報的速度由是在刹那間得到了大幅的提升。由於空間被特化、範圍大大縮小,如今的『維度・戰演算』僅需專注於把握劍的動向,精度也大幅提高,可以將雙方的劍的動作精確到毫米級並且實時反饋給我。
實驗成功了。
......@@ -436,7 +436,7 @@
接下來只需在盡可能隱藏起我的能力的情況下速戰速決便是。
我以龐大的魔力為代價,暫時性地大幅強化魔法『維度・戰演算』的效果。
我以龐大的魔力為代價,暫時性地大幅強化魔法『維度・戰演算』的效果。
以刹那為單位,將劍的軌跡烙在腦海中,並計算身體應當採取的最合適的動作。
......
......@@ -324,7 +324,7 @@
對於昨天才剛剛升到11級的我來說,它似乎不是一個恰如其分的對手。可是從能力值上來看,我絲毫不比20級的人遜色。若情報無誤,那這應該會是一場勢均力敵的較量。
「──魔法『維度・戰演算』,魔法『形式』。」
「──魔法『維度・戰演算』,魔法『形式』。」
接近三米長的巨斧向我襲來。
......@@ -602,7 +602,7 @@
能夠感覺得到我和霍普思之間的氣氛變得嚴肅了起來。
「──魔法『維度・戰演算』、魔法『形式』。」
「──魔法『維度・戰演算』、魔法『形式』。」
這場比試,如果順利的話最終應該是由我獲勝。海因先不論,以霍普思的能力值是跟不上我的速度的。只是他有個叫『工作』的技能。如果該技能有出乎我意料的某種效果,那無疑會成為動搖勝利的隱患。
......@@ -678,7 +678,7 @@
「既然基督君你具備和『天上的七骑士』比肩的力量,那事情自然另當別論。上面那些大人物知道這點也能稍稍放下心來吧。況且大小姐您應該也沒有讓那個儀式功虧一簣的打算,沒錯吧?」
「嗯,當・然・了。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在圣诞祭的時候回去一次的。」
「嗯,當・然・了。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在聖誕祭的時候回去一次的。」
和毫不遲疑地給出回答的拉絲緹婭拉不同,海因這次的反應則稍顯猶豫。
......@@ -952,7 +952,7 @@
確實,這樣下去的話瑪利亞搞不好就一命嗚呼了。現在可不是什麼保留實力的時候。
「──魔法『維度・戰演算』『多重展開』『形式』『冰』『凍結』!!」
「──魔法『維度・戰演算』『多重展開』『形式』『冰』『凍結』!!」
我一口氣解放了所有的魔法。
......@@ -1796,7 +1796,7 @@
准備工作結束後,兩只里約鷹沖著這邊呼嘯而來。
我和拉絲緹婭拉背靠著背,各自負責自己正面的這一只。我利用『維度・戰演算』,把握著裡約鷹的動向。
我和拉絲緹婭拉背靠著背,各自負責自己正面的這一只。我利用『維度・戰演算』,把握著裡約鷹的動向。
看穿了怪物意圖的我雖然得以防下它的初次進攻,但因為沖擊實在太大,反擊的時機慢了半拍。很可惜,這次我又揮空了。身後的拉絲緹婭拉情況也相同。
......@@ -2125,7 +2125,7 @@
不過,這已經算是偏袒我偏的很厲害了好吧………
都這麼千叮嚀萬囑咐了,怎麼還有輸掉的道理。我用更甚以往的力度展開『維度・戰演算』
都這麼千叮嚀萬囑咐了,怎麼還有輸掉的道理。我用更甚以往的力度展開『維度・戰演算』
「可以開始了吧?」
......@@ -2139,7 +2139,7 @@
──一柄來歷不明的劍刃直逼我的咽喉。
因為『維度・戰演算』,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就清楚地把握到了劍刃的意圖,所以只需向上揮舞手中的劍,干擾對面劍刃的運動軌跡便成功化解了這一擊。
因為『維度・戰演算』,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就清楚地把握到了劍刃的意圖,所以只需向上揮舞手中的劍,干擾對面劍刃的運動軌跡便成功化解了這一擊。
隨後,我開始確認那劍刃究竟為何物。
......
......@@ -26,7 +26,7 @@
我大感驚訝。
從肉體年齡來看,面前的少女不可能還是個嬰兒。
「依仗目前的魔法技術是可能做到的。因為必須要讓她趕上三年後的圣诞祭,所以自然要對她的肉體年齡予以適當的調整。在始祖預言的年份,在命中注定的那一天獻上十六歳的完成品乃是我們的使命。」
「依仗目前的魔法技術是可能做到的。因為必須要讓她趕上三年後的聖誕祭,所以自然要對她的肉體年齡予以適當的調整。在始祖預言的年份,在命中注定的那一天獻上十六歳的完成品乃是我們的使命。」
斐勒盧托將感到驚訝的我撂在一旁若無其事地繼續道。
......@@ -162,7 +162,7 @@
……如此這般的,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用這些藉口說服自己。
即使知道那根本沒有什麼幸福可言,我依舊進行著以教育為名的洗腦。
對『拉絲緹婭拉』的調整就這樣持續了下來……一年、兩年、三年……
──然而,就在距離預定中的圣诞祭還有短短幾天的時候,少女突然說出了那句話。
──然而,就在距離預定中的聖誕祭還有短短幾天的時候,少女突然說出了那句話。
「──海因。……在最後,我想去外面看一看。」
......@@ -415,19 +415,19 @@
「……多虧了守護者,現在他們兩人獨處了啊。」
更加令人感到可喜的是,兩人開始就圣诞祭的話題聊了起來。繼續順著這個話題講下去的話,少女的秘密就會被少年得知,而他也會因而感到忐忑不安吧。
更加令人感到可喜的是,兩人開始就聖誕祭的話題聊了起來。繼續順著這個話題講下去的話,少女的秘密就會被少年得知,而他也會因而感到忐忑不安吧。
我心急如焚地等待著故事切入『轉』的部分。(譯注:即故事的起承轉合的轉)
我強壓著焦躁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可是無論等多久,少女都沒有講述自己的秘密。
她非常巧妙地對會令少年感到擔心的部分避之不談。明明只剩幾天的時間了,但少女卻對自己的問題諱莫如深。
再這樣下去,圣诞祭將在少年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落幕。明明如此,可少女到最後竟然將話題引到了少年的身上。
再這樣下去,聖誕祭將在少年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落幕。明明如此,可少女到最後竟然將話題引到了少年的身上。
「誒?基督的世界裡沒有魔法嗎?」 「好厲害!我反過來想聽聽你那邊的事了!」『感覺還是你那邊的事更有意思!』
她對自己的事情絶口不提,反而津津有味地聽起了少年講的話。
「大小姐這到底是……?」
「哈哈,別問我啊。嗯─,可能是想留到圣诞祭前一天再說吧?」
「哈哈,別問我啊。嗯─,可能是想留到聖誕祭前一天再說吧?」
「有、有道理。前一天。確實,留到前一天說才有戲劇性。她一定是在追求戲劇性的情節吧。唉,看來是我的教育的負面影響了。」
「嗯,應該是了。那我們就慢慢等好了……?」
......@@ -457,7 +457,7 @@
所以她才會對自己的問題閉口不談。
她肯定是覺得,即將接受儀式的自己沒有與少年在一起的資格。
耳邊傳來了計劃支離破碎的聲音。
而那此前一直被我背離目光避之不看的、名為『圣诞祭的儀式』的現實氣勢洶洶地殺到了我的面前。
而那此前一直被我背離目光避之不看的、名為『聖誕祭的儀式』的現實氣勢洶洶地殺到了我的面前。
只剩下幾天了。再過幾天,時限就到了。
一股渾黑凝重的惡意狠狠地竄到了背後,差點壓得我氣悶而絶。
我的計劃失敗了。無可辯駁的。
......@@ -666,7 +666,7 @@
我並不知道原因何在。
不過這樣的發展也談不上壊。因為如此一來,我就沒有退路了。
覺悟會推著我這枚棋子不斷向前。
我隱隱約約地看到了一張全新的棋盤。看到了圍繞明天的圣诞祭的棋子的配置。果然我只是一個配角,而少年才是故事的主演。
我隱隱約約地看到了一張全新的棋盤。看到了圍繞明天的聖誕祭的棋子的配置。果然我只是一個配角,而少年才是故事的主演。
能過將掉少女的,果然還是少年這枚棋子。
沒錯,非他不可,舍他其誰。
既然這樣,那我這枚棋子的任務是什麼呢──
......
......@@ -18,7 +18,7 @@
與之相應的,我和海因紛紛構築出魔法。
「──魔法『維度・戰演算』、魔法『凍結』。」
「──魔法『維度・戰演算』、魔法『凍結』。」
「──『Wind・Bless』、『Wind・Draw』。」
......@@ -150,7 +150,7 @@
我首先閃過她的攻擊,然後用空手奪白刃的姿勢夾住了她的魔劍,
接著,我將積攢在『維度・戰演算』當中的『凍結』的冷氣一口氣灌到了魔劍上。經我再三凝練的凍結魔法釋放出的冷氣在頃刻間就把魔劍全部冰封,就連它的起點都不例外。
接著,我將積攢在『維度・戰演算』當中的『凍結』的冷氣一口氣灌到了魔劍上。經我再三凝練的凍結魔法釋放出的冷氣在頃刻間就把魔劍全部冰封,就連它的起點都不例外。
「好、好冷!」
......@@ -174,7 +17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