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63fffc25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add] 迷深 外伝空間6 閑話2 瑪利亞生日的慶祝短篇

parent c3fc1023
......@@ -45,7 +45,7 @@
可是這裡既沒有溫暖的床鋪,也沒有吵人的機械鬧鐘,沒有自窗外降注的日暉,更遑論電燈的光明。
有的卻是污穢不堪的石板。令人反胃的著仄暗光芒的牆壁。幾欲摧垮鼻腔的異臭。
有的卻是污穢不堪的石板。令人反胃的著仄暗光芒的牆壁。幾欲摧垮鼻腔的異臭。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樣異常和不詳。
......@@ -67,7 +67,7 @@
在混亂的脅迫下,我朝著咆哮聲傳來的反方向跑了起來。
我在回廊中不斷地奔跑。這发著淡光的石板是如此不可理喻,讓我越跑越覺得惡心。盡管我在奔跑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轉向,但眼前的景色卻從未有何改變。縱然這一成不變的光景讓我越发焦慮,但我還是不顧一切地向遠處奔逃著。
我在回廊中不斷地奔跑。這發著淡光的石板是如此不可理喻,讓我越跑越覺得惡心。盡管我在奔跑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轉向,但眼前的景色卻從未有何改變。縱然這一成不變的光景讓我越發焦慮,但我還是不顧一切地向遠處奔逃著。
在奔跑的途中,耳邊傳來「吧唧」一聲,這聲音也是一樣令人反胃。
......@@ -123,7 +123,7 @@
浮現在我眼前的光景真可謂是幻想故事中的一幕。最先引起我注意的,是這些人身上那些非同尋常的裝束。
有身著只能在博物館裡一覽風采的皮甲和木弓的人。有奮力揮動粗制鐵劍的人。有從質的木杖中擊出火焰的人。
有身著只能在博物館裡一覽風采的皮甲和木弓的人。有奮力揮動粗制鐵劍的人。有從質的木杖中擊出火焰的人。
這些穿著飽負幻想性的人們正在回廊的道中央與身長足足三米的巨狼上演著酣暢的武打戲。
......@@ -189,7 +189,7 @@
我沒能理解他這話的意思。──不、不對,是我不想理解。
持杖的女性瞥了我一眼隨後一語不地從我身旁經過。
持杖的女性瞥了我一眼隨後一語不地從我身旁經過。
那個被狼撞飛的戰士、還有其餘的人,全都對我冷眼相看。他們所有人都只是緘口不言地向我身後跑去。
......@@ -337,7 +337,7 @@
就這樣過了一會兒,狼倒下了。
流淌在地的鮮血如一攤池水,它的呼吸聲也越短促。就在呼吸聲戛然而止的一瞬間,狼渾身散發著翠綠色的光芒消失了。
流淌在地的鮮血如一攤池水,它的呼吸聲也越短促。就在呼吸聲戛然而止的一瞬間,狼渾身散發著翠綠色的光芒消失了。
「咣啷」一聲,插在狼身上的大劍和箭簇紛紛落地。
......@@ -596,7 +596,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為了弄清楚有沒有什麼新的『表示』,我按照順序把遊戲中常用的詞匯一個一個地念了出來。
最希望看到的『教程』毫無反應。網絡游戲里常有的『日志』和『聊天』之類的東西也統統沒有反應。
最希望看到的『教程』毫無反應。網絡遊戲裡常有的『日志』和『聊天』之類的東西也統統沒有反應。
唯一有效的是『技能』──
......@@ -698,7 +698,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掃視周圍,接著我在視野的邊緣捕捉到了一個正在移動的東西。
那是個扭曲物,一個籃球大小的『扭曲物』一邊著振翅聲一邊左搖右晃地漂浮在空中。仔細觀察之後,我發現這個『扭曲物』的輪廓和虫子很像。
那是個扭曲物,一個籃球大小的『扭曲物』一邊著振翅聲一邊左搖右晃地漂浮在空中。仔細觀察之後,我發現這個『扭曲物』的輪廓和虫子很像。
「怪物!?」
......@@ -706,7 +706,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把現在的狀況當成自己正在打遊戲,以此替換掉原來那種日常生活時的思維。我讓自己所有的情感都變得麻木,只考慮如何提高打遊戲的效率。
正因為這個情況非同尋常,正因為我置身『這裡』所以才要運用這個技巧。
正因為這個情況非同尋常,正因為我置身『這裡』所以才要運用這個技巧。
我瞄准那個『扭曲物』執劍就是一記上挑。但敵人在毫釐之間避過了我這一擊。
......@@ -722,15 +722,15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這樣的話,需要把握准的就是時機了。使用我手頭上的材料能夠予以反擊。
我在腦袋裡制定好了反擊的作戰計。雖然可能會有人說沒有遊戲設計得那麼周詳以至於能讓我的作戰成功,但我仍然認為有一試的價值。
我在腦袋裡制定好了反擊的作戰計。雖然可能會有人說沒有遊戲設計得那麼周詳以至於能讓我的作戰成功,但我仍然認為有一試的價值。
就在『扭曲物』來到身後的瞬間,我從『所有物』中取出水袋,將裡面所有的水都灑到後方。
振翅聲隨即紊亂,還傳來了一陣尖銳的鳴叫聲。
看來我的計成功了。
看來我的計成功了。
既然是有翅膀的生物,那它就很可能弱水,我在這個可能性上賭了一把選擇用水攻擊。這是遊戲裡的虫子,這是遊戲中的戰鬥,建立在這些想法的基礎之上的作戰計並沒有失敗。因為被水澆濕,『扭曲物』的輪廓變得更醒目了,不僅如此,它的速度也減慢了。
既然是有翅膀的生物,那它就很可能弱水,我在這個可能性上賭了一把選擇用水攻擊。這是遊戲裡的虫子,這是遊戲中的戰鬥,建立在這些想法的基礎之上的作戰計並沒有失敗。因為被水澆濕,『扭曲物』的輪廓變得更醒目了,不僅如此,它的速度也減慢了。
確認到這一點後,我釋放出魔法。
......@@ -802,7 +802,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或許我砍的位置確實不太好。不過再怎麼樣我也沒有料到有這種質量的刃物居然會彈刀。雖然我還為了耍帥「喝!」了一聲,可是在各種意義上都菜得要命。
不過它的行動速度倒是沒什麼好怕,跟那匹巨狼還有黑環螢比起來要慢不少。為了實行自己在腦海的一隅編組的計,我從『所有物』中取出了相應的道具。
不過它的行動速度倒是沒什麼好怕,跟那匹巨狼還有黑環螢比起來要慢不少。為了實行自己在腦海的一隅編組的計,我從『所有物』中取出了相應的道具。
而鋸齒甲虫卻只會重複突擊而已。
......@@ -903,7 +903,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要命的就是我現在是遍體鱗傷的狀態,而大蛤的體液就順著傷口滲入了我體內,結果讓我陷入了『狀態:中毒』的窘境。
在狀態裡看到自己中毒後,我嚇得臉色青,然後立馬取出了解毒藥服用。
在狀態裡看到自己中毒後,我嚇得臉色青,然後立馬取出了解毒藥服用。
但是中毒的狀態並沒有解除。
......@@ -1469,7 +1469,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根據這個看板上的信息來看,這個国家似乎是『為了迷宮而存在』的。
準確來說是由信奉同一個宗教的五個国家依據該宗教的教誨,圍繞這座巨大的『迷宮』,組成合国進行攻略。根據該宗教留下的傳承來看,只要跨越迷宮的試練,抵達迷宮的最深部,也就是第一百層的話,似乎就能『實現任何願望』
準確來說是由信奉同一個宗教的五個国家依據該宗教的教誨,圍繞這座巨大的『迷宮』,組成合国進行攻略。根據該宗教留下的傳承來看,只要跨越迷宮的試練,抵達迷宮的最深部,也就是第一百層的話,似乎就能『實現任何願望』
這通關條件真是充滿了人為的信息。
......
......@@ -80,7 +80,7 @@
事實上,迷宮門口的那個警備兵的話已經讓我隱隱約約地聽出了些端倪。
「看來你也是淺嘗輒止地選了個国家就入境了啊。畢竟弗茲亞茲看上去最為繁榮,所以對合国了解不深的人大抵都會先來到這裡。雖然這裡既景氣治安也良好,但與此相應的,消費水平也很高。畢竟是以貴族為核心的騎士国家,這牌面可不是假的。」
「看來你也是淺嘗輒止地選了個国家就入境了啊。畢竟弗茲亞茲看上去最為繁榮,所以對合国了解不深的人大抵都會先來到這裡。雖然這裡既景氣治安也良好,但與此相應的,消費水平也很高。畢竟是以貴族為核心的騎士国家,這牌面可不是假的。」
「原來如此……」
......@@ -96,7 +96,7 @@
「几、幾百枚……!?」
「畢竟這可是兜裡揣滿金幣的人信步而行的国家啊。很遺憾,如果沒錢的話,那你今天就先在沒有『魔石線』的地方露宿吧。等到明天再前往東邊的『瓦爾德』。那個国家的治安雖然差了點,但卻是個適合進行迷宮探索的国家。只有枚銅幣也一樣能找到住宿的地方。」
「畢竟這可是兜裡揣滿金幣的人信步而行的国家啊。很遺憾,如果沒錢的話,那你今天就先在沒有『魔石線』的地方露宿吧。等到明天再前往東邊的『瓦爾德』。那個国家的治安雖然差了點,但卻是個適合進行迷宮探索的国家。只有枚銅幣也一樣能找到住宿的地方。」
露宿街頭這我可受不了。今天一天對精神的刺激已經夠多了,真不敢想象要是再積累更多的壓力我會變成什麼樣。技能『???』暴走的條件肯定又會滿足,這個是沒跑了。我可不覺得讓那個技能的『混亂』肆意積累下去會發生什麼好事。而且我也不知道那個什麼『魔石線』到底哪裡有哪裡沒有。從店主的口氣聽來,在那上面露宿恐怕是被嚴格禁止的。可是我在圖書館裡獲得的知識卻只說它是『可以傳遞魔力的寶石煉制而成的線路』而已。
......@@ -229,7 +229,7 @@
我睜開眼睛,確認來者的樣貌。
果不其然,那個堪稱幻想之象的少女就在眼前。
果不其然,那個堪稱幻想之象的少女就在眼前。
「我帶好東西過來了,趕緊起來吧!」
......@@ -323,7 +323,7 @@
緊接著,我將手搭在門把上擰──但是擰不動。
不管我怎麼用力,門把手都紋絲不動。只見上面著淡紫色的光芒,似乎是因為『魔法』而被固定住了。到這時我終於意識到,她剛才的魔法就是為了將我鎖死在這個房間。
不管我怎麼用力,門把手都紋絲不動。只見上面著淡紫色的光芒,似乎是因為『魔法』而被固定住了。到這時我終於意識到,她剛才的魔法就是為了將我鎖死在這個房間。
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拍門大喊。
......@@ -865,7 +865,7 @@
我在酒館的一隅試驗著『表示』的各種機制。
我一邊檢查有沒有新的用法,一邊冷靜地盤算著接下來的計
我一邊檢查有沒有新的用法,一邊冷靜地盤算著接下來的計
既然已經獲得了一定量收入的保證,心中的焦慮自然減了幾分。針對這個異世界感到的困惑和恐懼也在技能『???』的作用下基本被消除,接下來只要細心把控好精神的安定就夠了。
......@@ -924,7 +924,7 @@
對各種各樣的人觀察得越是深入,我對『表示』的了解就越多幾分,這樣的話自然沒有罷手的理由。
我還現在進行『表示』時可以附加相應的條件。
我還現在進行『表示』時可以附加相應的條件。
比如說在『表示』人物信息時,如果我在心裡想著只看名字和級别還有能力的話,『表示』就會變成這樣。
......@@ -1050,7 +1050,7 @@
我則悄聲施展魔法不計耗費地拓展『維度』的範圍追踪迪亞波羅的去向。
我可不會輕易放跑他。因為迪亞波羅・西斯是能讓我探索迷宮的計事半功倍的人才。
我可不會輕易放跑他。因為迪亞波羅・西斯是能讓我探索迷宮的計事半功倍的人才。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基督君你也是別在那兒看著了,趕緊回去工作。」
......@@ -1067,7 +1067,7 @@
酒館關門之後,我和店長切磋了下料理的手藝,然後隨手做了點料理。料理本身直接充作了給我的伙食擺到了桌上。
於是我按照計尋找起了這時候應該正情緒沮喪的迪亞波羅。
於是我按照計尋找起了這時候應該正情緒沮喪的迪亞波羅。
我用光所有的MP,最後在一個小巷子裡發現了蹲坐在地的迪亞波羅。
......@@ -1141,7 +1141,7 @@
迪亞波羅有些不安地邀請我道。
要是時間再拖下去,我怕是要忍不住去邀請他了。既然計一切順利,那我自然一口答應了下來。
要是時間再拖下去,我怕是要忍不住去邀請他了。既然計一切順利,那我自然一口答應了下來。
「嗯,感覺那樣也不錯。而且我們的實力也相近,正好能彼此互助。」
......@@ -1202,7 +1202,7 @@
在這個世界裡,向神獻上祈禱的人非常多。雖然不乏虔誠的信徒,但就連從事迷宮探索這種危險職業,怎麼看都不覺得宗教信仰深厚的人也會進行這種行為。這是因為祈禱本身是升級的一部分所致。在神父的頌禱中,不僅有正常的布道,也包括了促使升級的詠唱,因此形形色色的人帶著各式各樣的目的都會造訪教會。
與我的世界裡的對世俗並無干涉的神明大人相比,這邊的神明大人好像還挺積極的。既然升級這麼重要的行為被把持在了宗教手裡,那麼在這個宗教的指示下建成合国的事也就不足為奇了。
與我的世界裡的對世俗並無干涉的神明大人相比,這邊的神明大人好像還挺積極的。既然升級這麼重要的行為被把持在了宗教手裡,那麼在這個宗教的指示下建成合国的事也就不足為奇了。
結束了祈禱的緹亞在跟神父說過几句話之後,便趕來與我匯合。
......@@ -1281,7 +1281,7 @@
在『維度・决戰演算』的加持下,我精准地掌握了怪物的一舉一動。
「附近只有這一只怪物,按照我們的計上吧。」
「附近只有這一只怪物,按照我們的計上吧。」
「好!」
......
......@@ -16,7 +16,7 @@
「最後剩下來的,是兩個頗為有趣的孩子。……不知二位可願在此接受我的試練呢?盡管人類已經抵達二十三層,但我這第二十之試練卻未嘗有人敢於一試,意下如何?如果能將我打倒的話,你們便可攫取英雄之名哦?」
漆黑的能面訕笑著向我們問。
漆黑的能面訕笑著向我們問。
這毫無疑問是惡魔的勸誘。
正當我思考該如何同這個惡魔交涉之時,緹亞先于我同緹達講道。
......@@ -559,7 +559,7 @@ HP 92/169 MP 0/262
緹達的笑聲、黑色的液體,二者一同沖刷著我正常的思考。明明自己的意志被扭曲,我卻沒有絲毫不快。豈止如此,我甚至產生了一種無上的快感。
一切多餘之物紛紛從我心中脫落。
也好、打算也好、下場也好,這些不解風情的東西全都消失了。
也好、打算也好、下場也好,這些不解風情的東西全都消失了。
方針、利益、損害,這些羈絆也都全無必要。
「不行啊,基督!!再這樣下去的話──!!」
......@@ -573,7 +573,7 @@ HP 92/169 MP 0/262
身後的聲音越來越近。
即使如此我仍是頭也不回地繼續揮劍。
生命在不斷磨耗著。時間拖得越久,我的劍招就越遜色幾分,戰局在不斷的惡化。就算知道這麼下去只有敗北一個結局,我也沒有心思變換戰法。
緹達的刀游刃有地招架著我的劍。
緹達的刀游刃有地招架著我的劍。
想當然耳,緹達的刀刃距我越來越近。戰況越來越嚴峻了。
終於,決出勝負的一手被打出,緹達的刀揮向了我的脖頸。
看來是到此為止了。雙眼被蒙蔽只會狂亂地攻擊的我已經到了極限。
......@@ -774,4 +774,4 @@ HP 92/169 MP 0/262
我絶對不會讓緹亞喪命的。
在心中如此許誓之後,我再次開始朝地上進发。為了能盡快讓緹亞得到治療,我心無旁騖地邁步。
就這樣,我和緹亞從迷宮中生還了。
我們跨越了讓联合国的所有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第二十之試練』,並成功回到了地上。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我們跨越了讓聯合国的所有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第二十之試練』,並成功回到了地上。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36,7 +36,7 @@
我開始對使徒的責任產生了懷疑。
我到底是為何而生、又想要些什麼呢。
於是乎,為了確認自己的初心,我拜托国家讓我回到故鄉看一看。
那是一個雖然質但卻溫暖的村莊。在那裡有著雖然清貧卻努力生活的村民。
那是一個雖然質但卻溫暖的村莊。在那裡有著雖然清貧卻努力生活的村民。
我決定去看看將我孕育出來的那個家。
結果我在那裡看到的是臉上掛著如沐春風般的笑容的雙親,同時還有一個孩子牽著雙親的手踱步。
那孩子是我的弟弟。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我居然有弟弟了。
......@@ -110,7 +110,7 @@
少年的目標是成為一名劍士。他必須忘記奪去了自己重要之物的神聖魔法。
我有一份微薄的願望,我希望自己這麼做就能讓一切重新開始。
之後我便徑直朝著迷宮出發了。
路上遇到了盜賊結果九死一生才逃離險境。被自稱是帶路的人騙了個一塌糊。接著又被伸出援手的商人所騙,險些成了商品。差點成了怪物的腹中餐。最後失去了手上所有的錢,連果腹都成了問題──
路上遇到了盜賊結果九死一生才逃離險境。被自稱是帶路的人騙了個一塌糊。接著又被伸出援手的商人所騙,險些成了商品。差點成了怪物的腹中餐。最後失去了手上所有的錢,連果腹都成了問題──
在這段漫長的旅途的最後,我來到了瓦爾德。
路上的坎坷差點就摧垮了我的心靈,不,不對。
......
......@@ -16,9 +16,9 @@
既然是国內規模最大的醫院,那麼準備的客房自然也是最上等的。雖然是木結構的建築物,但清掃工作做得很細心,在衛生方面不至於有什麼顧慮。
盡管與原本世界的醫院比起來在清潔度上有天壤之別,可以這個世界的水而言已經相當不錯了。
盡管與原本世界的醫院比起來在清潔度上有天壤之別,可以這個世界的水而言已經相當不錯了。
病房內設有質的醫療工具和我從未見過的魔法器具。在這個世界中,立足于魔法的醫療水平頗為先進,這些應該都是輔助治療的道具吧。
病房內設有質的醫療工具和我從未見過的魔法器具。在這個世界中,立足于魔法的醫療水平頗為先進,這些應該都是輔助治療的道具吧。
在微風吹拂下的褐色窗簾旁邊設有一張病床。緹亞此時正躺在上面休息。經過醫生的治療,她的臉色好了不少。
......@@ -260,7 +260,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多謝了。那它就先交給我保管好了。」
確實,相比只能在病床上靜養的緹亞,將這把劍借給我使用更具意義。我沒有理由拒絶。
確實,相比只能在病床上靜養的緹亞,將這把劍借給我使用更具意義。我沒有理由拒絶。
於是我開始審視手中的劍。
......@@ -489,7 +489,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想到這裡,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要是她能單純點兒直接沖我襲擊過來該多好,那樣可比現在要輕鬆不知幾倍。我今天出發前在腦海中構築的對守護者用的計此時已經全盤癱瘓。
要是她能單純點兒直接沖我襲擊過來該多好,那樣可比現在要輕鬆不知幾倍。我今天出發前在腦海中構築的對守護者用的計此時已經全盤癱瘓。
「那個、你的意思就是說,你要一直在我身邊轉來轉去?直到我信任你為止?」
......@@ -535,7 +535,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即使談及的是將她自己抹殺的方法,阿爾緹的表情仍是如沐春風。
「其實我們守護者是因為有留戀才會作為怪物鎮守迷宮的。而我的疑念,就是如果留戀實現了的話,守護者們會怎樣。正是緹達讓我弄清了這個問題的答案。隨著留戀的實現,我們會變得越來越弱,待到願望成真的時候,我們便會消失。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那個近乎不死身的緹達才會脆利落地死掉。」
「其實我們守護者是因為有留戀才會作為怪物鎮守迷宮的。而我的疑念,就是如果留戀實現了的話,守護者們會怎樣。正是緹達讓我弄清了這個問題的答案。隨著留戀的實現,我們會變得越來越弱,待到願望成真的時候,我們便會消失。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那個近乎不死身的緹達才會脆利落地死掉。」
聽阿爾緹此言,她是看到了緹達的結局。而且根據她的意思,原本來說緹達是不會那樣就死掉的。
......@@ -543,7 +543,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這我還是初次聽說。以前我從來沒聽人提到過這種事。
我意識到這個情報即使在以攻略迷宮為目標的合国也是極其珍貴的。
我意識到這個情報即使在以攻略迷宮為目標的合国也是極其珍貴的。
「呵呵,然後就是我的願望了呢……我的願望啊,只有一個。只有一個啊……」
......@@ -573,7 +573,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接著,朝陽升起。
天空的顏色由黑轉白,閃耀的日暉正是象全新的一天已經到來的信號。
天空的顏色由黑轉白,閃耀的日暉正是象全新的一天已經到來的信號。
本來的話,這新的一天是應該讓我以全新的狀態潛入迷宮的。
......@@ -581,7 +581,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可事與願違,基督・歐亞的迷宮探索以預想不到的形式遭受了挫折。
精心準備的迷宮探索的計划付諸東流。齒輪運轉失常的聲音隨計划的崩壊聲一同喧囂起來。
精心準備的迷宮探索的計劃付諸東流。齒輪運轉失常的聲音隨計劃的崩壊聲一同喧囂起來。
命運的車輪就此轉動。
......
......@@ -59,10 +59,10 @@
『異世界迷宮最深部為目標』用語集
迷宮:據傳在千年前誕生於世的,位於開拓大陸的巨大遺跡。只要提到迷宮兩個字,那麼所有人聯想到的都是這個遺跡。在故事開始的時間點,迷宮已經被攻略至二十三層,而其總層數據說共有百層。
迷宮合国:用於統一稱呼盤踞在開拓大陸迷宮周圍的五国的名詞。這五個国家的名字分別為弗茲亞茲、瓦爾德、勞拉維亞、艾爾多拉琉、古爾亞德。五国的国教均為萊文教,且都將迷宮攻略與国家利益掛鈎。
迷宮合国:用於統一稱呼盤踞在開拓大陸迷宮周圍的五国的名詞。這五個国家的名字分別為弗茲亞茲、瓦爾德、勞拉維亞、艾爾多拉琉、古爾亞德。五国的国教均為萊文教,且都將迷宮攻略與国家利益掛鈎。
萊文教:約千年前開始滲透大陸的的宗教。盡管塑造有諸多神明,但教徒最為崇拜的卻是萊文教的『聖人』和『使徒』。教義宣揚博愛主義,侵略性不強。戒律也僅為重視愛與和平,對信徒沒有任何強制性的約束。
探索者:特指以探索迷宮為業的人。因為迷宮联合国對探索迷宮的行為頗為推崇,所以開拓大陸有許多人以此為業。如果遠離迷宮联合国,則從事相似職業的人被稱作探索者。
探索者:特指以探索迷宮為業的人。因為迷宮聯合国對探索迷宮的行為頗為推崇,所以開拓大陸有許多人以此為業。如果遠離迷宮聯合国,則從事相似職業的人被稱作探索者。
魔法:將魔力變換為其它力量的所有行為如今均被視作魔法。根據萊文教的傳承,是『聖人』緹婭拉打造了魔法的基礎。基本屬性為『火』『水』『土』『木』『風』五種。此外還有『神聖』一系的魔法也十分常用。將各屬性細分的話還有『太陽』『冰』『水晶』『月』『生』等等,稀有屬性則有『光』『暗』『次元』『星』『血』種種。
怪物:用於稱呼自異界出現的,與人類敵對的動物。然而說實話,怪物一詞應用的極其廣泛而曖昧,只要是凶暴的動物就算沒有魔力也會被稱作怪物,持有魔力但個性溫和的動物也一樣被稱作怪物。而在迷宮內出現的動物則全部被稱為怪物。
魔石:指蘊含魔力的寶石。打怪掉落的、從礦山開的、經由魔法工藝鍛造的寶石統統被稱作魔石。在這個異世界裡,魔石與寶石的探采量極其突出。且不說從迷宮的怪物身上掉落的魔石,僅僅是從自然勘探中獲得的就與主人公所在的世界有天壤之別。
魔石:指蘊含魔力的寶石。打怪掉落的、從礦山開的、經由魔法工藝鍛造的寶石統統被稱作魔石。在這個異世界裡,魔石與寶石的探采量極其突出。且不說從迷宮的怪物身上掉落的魔石,僅僅是從自然勘探中獲得的就與主人公所在的世界有天壤之別。
魔石線(Line):使用溶解的魔石和寶石打造而出的線。凡是可以讓魔力在其中流通的線,一般都被稱作『魔石線』。用途十分廣泛,既可以用於信息的傳達,也可以用於能量的運輸和魔法的輔助。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4,7 +4,7 @@
翻譯:落地死的流星
校對:相川陽滝
潤色:相川湖凪
(譯注:經過對貼吧那邊的讀者的意見的求,接下來文庫的魔法名字會採用外文+中文的形式。變化如下:
(譯注:經過對貼吧那邊的讀者的意見的求,接下來文庫的魔法名字會採用外文+中文的形式。變化如下:
『維度』→『維度』
......@@ -24,7 +24,7 @@
對迷宮的印象或許因人而異。提到這兩個字時,有的人會聯想到主題公園裡的鏡子屋,有的人則會聯想到紙上的繪畫。
至於像我這樣成長現代社會的孩子,在談及這兩個字的時候,一般都會想到遊戲中的迷宮。
至於像我這樣成長現代社會的孩子,在談及這兩個字的時候,一般都會想到遊戲中的迷宮。
不僅如此,想必還會給迷宮二字附上Dungeon的注音吧。我覺得思春期的男孩子大抵都是如此。
......@@ -50,7 +50,7 @@
這映于視網膜之上的『表示』,便是確鑿無疑的證據。
少女的名字叫阿爾緹。她便是合国的探索者們在這幾十年來也未能打倒的怪物。
少女的名字叫阿爾緹。她便是合国的探索者們在這幾十年來也未能打倒的怪物。
「好的,阿爾緹。那就準備戰鬥吧。我在後面支援你。」
......@@ -128,11 +128,11 @@
「那可不。畢竟我沒把你當做一個女性,而是當做怪物來對待的呢。」
隨便做過自我介紹之後,我與阿爾緹便直接以名字稱呼對方。目前我們姑且在最低限度上保有組隊的體裁。不過我無意讓現在這種能搞得人胃穿孔的探索一直延續下去。我打算盡快揭露阿爾緹的真面目,並且為達此目的,我已經想好了計
隨便做過自我介紹之後,我與阿爾緹便直接以名字稱呼對方。目前我們姑且在最低限度上保有組隊的體裁。不過我無意讓現在這種能搞得人胃穿孔的探索一直延續下去。我打算盡快揭露阿爾緹的真面目,並且為達此目的,我已經想好了計
接下來,在同怪物的戰鬥中,我會故意令自己陷入險境藉此尋求阿爾緹的幫助。如果阿爾緹借機向我發動攻擊,那計可謂大獲成功。到時候我只要讓上鈎的阿爾緹狠狠地喝一壺便是。如果情況反過來,阿爾緹真的救我脫離了險境,那也是另一種形式的成功。我會借機盛贊阿爾緹,然後裝出已經完全信任了她的樣子,接著向她提議為了提高效率還是分頭行動為好,並趁機提高自己的級别,這樣也非常理想。
接下來,在同怪物的戰鬥中,我會故意令自己陷入險境藉此尋求阿爾緹的幫助。如果阿爾緹借機向我發動攻擊,那計可謂大獲成功。到時候我只要讓上鈎的阿爾緹狠狠地喝一壺便是。如果情況反過來,阿爾緹真的救我脫離了險境,那也是另一種形式的成功。我會借機盛贊阿爾緹,然後裝出已經完全信任了她的樣子,接著向她提議為了提高效率還是分頭行動為好,並趁機提高自己的級别,這樣也非常理想。
於是我一邊前進一邊等待實行計的時機。
於是我一邊前進一邊等待實行計的時機。
接著,在探索二層和三層的途中,我發現了可堪一用的怪物。
......@@ -192,7 +192,7 @@
但凡是怪物,就要提防。將這條理念貫徹始終顯然是最合理的做法。
想到這裡,我決定按照當初的計,裝出開始信任阿爾緹的樣子。
想到這裡,我決定按照當初的計,裝出開始信任阿爾緹的樣子。
「哈哈,互相幫助是理所當然的、嗎……我明白了。我就承認好了。我知道阿爾緹只是想讓我幫助你實現自己的願望,並且對我沒有任何敵意了。」
......@@ -305,7 +305,7 @@
我拋下了阿爾緹在回廊中狂奔不已。越是前進,回廊中的濕氣便越重。最後,我來到了以淺灘構成的戰場。
在戰場的中央,長有無數觸手的巨型BOSS正在盡情肆虐。乍一看去那像是一只巨型烏賊(Kraken)。等接近之後還會現在BOSS身邊蠢動著差不多十只的章魚型的眷屬。
在戰場的中央,長有無數觸手的巨型BOSS正在盡情肆虐。乍一看去那像是一只巨型烏賊(Kraken)。等接近之後還會現在BOSS身邊蠢動著差不多十只的章魚型的眷屬。
四人小隊中的一人──金髮的少年被巨型烏賊逮住了。他的腳被烏賊的觸手捆住,整個人也倒吊在空中。隊伍中的一名少女為了救助少年,正在發起一次魯莽的突擊。剩下兩名同伴雖有相救之意,但卻因為眷屬的阻擋而未能靠近。
......@@ -767,7 +767,7 @@ BOSS旋即喪失了浮力自空中墜落。BOSS一面隕落一面化作光芒消
嗯。我這一趟做得真棒。
這可是比我自己一個人挑戰還要有價值的探索啊,有好幾倍的價值呢。等結束之後,這次經歷一定能成為很好的經驗。雖然和起初的計有較大的偏差,但這毫無疑問是一場比獨自挑戰困難得多的試練。不如說,這種機會可是很難得的,我應該感到高興才對。
這可是比我自己一個人挑戰還要有價值的探索啊,有好幾倍的價值呢。等結束之後,這次經歷一定能成為很好的經驗。雖然和起初的計有較大的偏差,但這毫無疑問是一場比獨自挑戰困難得多的試練。不如說,這種機會可是很難得的,我應該感到高興才對。
如此這般地調整好心態後,我向前面走去。
......@@ -1085,7 +1085,7 @@ BOSS旋即喪失了浮力自空中墜落。BOSS一面隕落一面化作光芒消
「這可真是、該怎麼說呢,驚人的事實……」
這事兒我在酒館裡聽都沒聽說過。搞不好這是連合国都不知道的情報。
這事兒我在酒館裡聽都沒聽說過。搞不好這是連合国都不知道的情報。
「緹達時不時也會變裝去街上散步哦。」
......@@ -1111,7 +1111,7 @@ BOSS旋即喪失了浮力自空中墜落。BOSS一面隕落一面化作光芒消
「我?」
「就是那個叫芙蘭琉萊的孩子啦。我蠻喜歡那種稚拙的戀之火的。嘛,雖然看上去還沒芽就是了。呵呵呵、呵呵。」
「就是那個叫芙蘭琉萊的孩子啦。我蠻喜歡那種稚拙的戀之火的。嘛,雖然看上去還沒芽就是了。呵呵呵、呵呵。」
總覺得阿爾緹笑得好下流。
......@@ -1135,7 +1135,7 @@ BOSS旋即喪失了浮力自空中墜落。BOSS一面隕落一面化作光芒消
最後我們商定,平時基本採取分頭行動的模式,如果發現了合適的人物就向對方報告。
如此一來雖然我不得不定期與阿爾緹碰面,但這樣便可以走在不用與守護者戰鬥的道路上了。我的計可謂是大獲成功。
如此一來雖然我不得不定期與阿爾緹碰面,但這樣便可以走在不用與守護者戰鬥的道路上了。我的計可謂是大獲成功。
然而,我卻在心中陷入了嚴重的自我厭惡。
......
......@@ -39,7 +39,7 @@
先天技能:直感1.77
後天技能:劍術2.12 神聖魔法0.89
級别已臻20,是人類最高水──看來弊店今天來了一位了不得的貴客。
級别已臻20,是人類最高水──看來弊店今天來了一位了不得的貴客。
隨著女性向前邁步,那頭泛著湛藍色的銀髮也搖曳起來。她將劉海扎成一束別在了左端,一頭長髮垂至腰跡,看到那從頭髮中探出的獸耳以及身後類似狼一樣的尾巴,可以判斷她是一名獸人。不過最具特徵性的還是那雙眼睛。她那容不得半點馬虎的嚴厲性格從如狼般尖銳的目光中便可窺見一二。便於行動的著裝上僅僅配有最低限度的銀制防具,腰上則別著一把劍。
......@@ -276,7 +276,7 @@
我一直都很在意。先前,我打倒了令人類感到束手無策的緹達。既然如此,那麼我現在的實力放在人類當中究竟是何等水平呢?
這時候湊巧遇到有20級以上的人在我面前現身,可謂是求之不得,雖然她現在精神有點亢奮,但本質應該還是一個講求人道,彬彬有禮的正派人士,應對起來也不消花費太大精力,就連我提出的這種半吊子的規則也欣然接受,真是正・中・下・懷。這實在是能夠確定自己目前水的絶佳機會。
這時候湊巧遇到有20級以上的人在我面前現身,可謂是求之不得,雖然她現在精神有點亢奮,但本質應該還是一個講求人道,彬彬有禮的正派人士,應對起來也不消花費太大精力,就連我提出的這種半吊子的規則也欣然接受,真是正・中・下・懷。這實在是能夠確定自己目前水的絶佳機會。
我使用『表示』,比較自己和蕾蒂安忒的數值。
......@@ -386,7 +386,7 @@
我差點被那劍技迷得心蕩神馳,還好自己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克制。
這次的目標可不是來鑒賞蕾蒂安忒那高超的劍術的、而是測試我自己的實力究竟何,同時還得確實地將她勸退。可沒空讓我在這裡優哉游哉。
這次的目標可不是來鑒賞蕾蒂安忒那高超的劍術的、而是測試我自己的實力究竟何,同時還得確實地將她勸退。可沒空讓我在這裡優哉游哉。
於是乎,我盡可能將自己內心中那想要將蕾蒂安忒的劍技更進一步引導出來的慾望予以平復。
......@@ -460,7 +460,7 @@
因為大意而未能盡展自身招式的蕾蒂安忒、出其不意地使出最高速度的劍招的我,兩相比較之下,自然會是我摘得勝利的桂冠。如果這是實戰的話,她的人頭已經落地了。
說來諷刺,『表示』這個技能的真正威力,並非展現在與怪物之間的戰鬥,而是在與人之間的戰鬥中盡展無
說來諷刺,『表示』這個技能的真正威力,並非展現在與怪物之間的戰鬥,而是在與人之間的戰鬥中盡展無
意識到決鬥究竟是何種結果的騎士們開始站不住了,甚至有人已經將手搭在了別在腰間的劍上。
......@@ -871,7 +871,7 @@
弗茲亞茲正是位於瓦爾德北方的国家。既然她的姓氏和那個国家的名字完全一致,那這裡面肯定存在著某種因緣。
「嗯,雖然你說的沒錯。但是在合国中這樣的名字也不算太稀奇吧。在這裡光是以王稱名的權貴就達百餘名之多哦?政事也是通過為數眾多的王共同研究決定的。可以說是曾經瘋狂吞並小国後所留下的後遺症吧。」(譯注:弗茲亞茲是元老院和萊文教統治的寡頭政權)
「嗯,雖然你說的沒錯。但是在合国中這樣的名字也不算太稀奇吧。在這裡光是以王稱名的權貴就達百餘名之多哦?政事也是通過為數眾多的王共同研究決定的。可以說是曾經瘋狂吞並小国後所留下的後遺症吧。」(譯注:弗茲亞茲是元老院和萊文教統治的寡頭政權)
「嘿~是這樣嗎?我還不太清楚這個世界的事,你這話聽著挺有意思的。」
......@@ -920,13 +920,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