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4762b624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IF『守護者ルート』6

parent db303cd2

Too many changes to show.

To preserve performance only 153 of 153+ files are displayed.

......@@ -109,3 +109,443 @@
可能的話,真想现在就来给这个状况吐个槽——不对,真想像往常一样让这个状况被诺斯菲给搅和一通、阿尼艾斯祈求着。
祈求着,但是这份祈求却传达不到。
这时候的诺斯菲并没有听取这份祈求的余裕。因为这时的诺斯菲正——
◆◆◆◆◆
在加奈美迅速地缩短着与艾尔米拉德之间的距离的时候,诺斯菲正置身于在学院内的竞技场里发生的激烈交锋中。
这艾尔多拉琉学院准备了接近两位数的竞技场。
虽然有残留着很强的决斗文化这一理由,但是单纯为了让学生们能够在各国举办的大会中表现活跃而准备好练习场才是根本原因。
虽然对学生们来说是显得有些广阔的竞技场,但是对守护者级别的战斗来说就显得过于狭窄了,而在这样的竞技场中,四名男女正在战斗着。
诺斯菲手握用魔法构筑而出的光之旗,袭向了身为敌人的艾德。但是这一击却被艾德用木制手甲弹开,诺斯菲惊愕着后撤。
[————什!?妾身以艾德为对手居然会处于下风……!?还是在接近战中!?]
诺斯菲本来以为只要杀到对方面前的話,举手之间便可将对手击晕,但是却因为这跟预想中完全相反的结果而惊叹。
对面艾德的动作跟千年前相比实在是差得太大了。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绝不会输,在下绝不会再输辣——!!]
再加上这般过度偏离人物形象的咆哮,给诺斯菲都看呆了。
身为诺斯菲队友的阿尔缇立刻插手援护,用伸长的炎剑挡下艾德追击诺斯菲使出的一记冲拳。
[这个眼镜仔,他是拼了老命了!诺斯菲,不要深追!]
[切!面对那个艾德,妾身居然会——!!]
以根本不是战士的艾德为对手居然不能取胜,诺斯菲对此感到了屈辱。
但是诺斯菲没有枉顾阿尔缇的建议,冷静地拉开了距离整顿态势。
就算在这里猛攻与艾德厮杀,在艾德身后也有守株待兔的缇达。在这个状况下,与阿尔缇共进退是必须的。
[哦~。艾德这家伙,挺努力的呀~。姐姐我虽然不能明目张胆地说,但是还是得偷偷给你加个油呀~。加油加油,艾德yeah~。啊,当然也会给诺斯菲你们加油助阵就是了~]
诺斯菲并不打算把理应是第三名队友的缇缇当成战力。
不管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给双方加油助威的缇缇,诺斯菲瞪着敌人。
在诺斯菲视线的前方,是发誓绝不退缩的艾德。
死士艾德吼道。
[——听好辣!站在这里的已经不是那个内心脆弱的在下辣!!]
知道自己在战斗力上被诺斯菲看扁了的艾德,为了颠覆这一印象宣言道。
他在极其无聊的日子里,以极其无聊的理由,破茧重生了。
[在下已经不会再败辣!绝不会再败的!为了在下唯一真实的愿望,绝不能败!在下就是为了这一刻而生的!终于察觉到《真正的留恋》是什么了!将加奈美大人迎为自己的姐姐便是留恋!!没错,那才是在下的《留恋》哦哦啊啊啊——!!]
[——就是这么回事了!为了吾友艾德之愿,鄙人缇达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作为守护者做出了宣言,对此缇达加以附和。
对在场的人们来说,《留恋》这个词汇的重量,要比正常人沉得多。
在与这份《留恋》一同许下的绝不退缩的誓言面前,就算是诺斯菲和阿尔缇也不得不改变作战计划了。
話是这么说,但是这两人也实在是慑于这《留恋》的离奇内容。
败给了艾德的万(变)丈(态)豪情,在心理层面上被压制了。
[诺斯菲,想办法转换一下场所吧!!在学院里的話我的魔法没法全力输出!!]
[啧,没办法了呢……。这么下去的話,毫无疑问只会是重复没有意义的小打小闹。到学院之外……不对,想办法转移到联合国之外去……!!]
针对这两人的作战会议,艾德奔驰而出。
一直采取守势的艾德,现在却向比自己的实力高了不知道几个华莱士的对手发动决死突击。绞尽全力地给自己的身体施加强化魔法,让双腕的笼手闪耀出祖母绿色的光辉,嘶吼着自己的夙愿。
[呜嗷哦噢,唔噢噢噢哦哦嗷嗷——!!别想那么容易就转移!在下能赢!必将胜利!为了能跟美丽的加奈美大人一起用膳,一起研究魔法!为了能够一起走过研究室,和谐美好地谈笑风生,一起追寻同一个梦想!直到最后能两人一起振兴一个崭新的国度,拯救这个世界,然后在城上阳台彼此相视而笑,一起确认人生的意义一起消失为止!在下都没有败北可言——!!]
[啊啊,够了!从刚刚开始就好变态!变态变态变态变态!你不把这没意义还偏偏特有计划性的野望挂在嘴边不行吗!?艾德,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现在有多变态啊!?]
听到这过于坦率的主张诺斯菲都起了鸡皮疙瘩。一旁的阿尔缇露出了苦涩的表情嘀咕着[得,得赶紧给那玩应儿烧成灰才行……!!]
看到诺斯菲连在自己最擅长的舌战中都处于下风,附和艾德的缇达大笑道。
[哈哈哈哈,说得没错!确实是不堪入目!但是,男人变态有什么错!?现在艾德正在作为一个《人》而迫近真实!反抗自己悲惨不公的命运,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高歌猛进!这有什么不好!?虽然不管哪边都是艰苦的抉择,但是我觉得这样做才是正确的!这可是难得的《理的盗窃者》们齐聚一堂的现代啊!走上本来不可能走上的《道路》有什么不行!没错,没有什么不行!!毕竟,这么搞很High很Interesting啊!!]
[缇达……!!你这,恶趣味……!还是老样子,妾身的骑士们就没有一个正常的……!!]
当诺斯菲想着为什么自己的身边尽是一群奇怪的男人而对自己的命运感到不公时,不知为何缇缇却感动到泪目。
[唔唔……。一会没见儿就长大了啊,艾德……。姐姐我,好欣慰……。姐姐会用风做好隔音工作的,你就尽情地咆哮,尽情地战斗吧……]
作为姐姐,缇缇似乎觉得现在的艾德很给力。
在这令人大跌眼镜的事实面前,诺斯菲作为一个常识人做出批驳。
[缇缇!!不、行、的!作为姐姐你必须得矫正弟弟这种不良喜好才行!]
[唔,唔姆。但是,既然那是艾德自己选择的道路,就不应该……]
[你的弟弟,正在错误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啊!你好好看看,他那副模样!!]
诺斯菲指向眼睛里尽是血丝正在突进中的艾德。
[唔噢哦哦哦哦,嗷嗷嗷嗷——!!加奈美大人,请您稍作等候!在下现在就去把纠缠你的那个自称圣女(笑)给排除掉——!!]
[比妾身还恶劣哦!?]
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性格之恶劣的诺斯菲以自己为例子,向缇缇说明艾德现在烂到什么地步。
但是,即使如此艾德的突击也不见停歇。
瞬间,学院的竞技场炸了。
以艾德使出的超越极限的一记炸裂拳为标志——守护者的战斗进入到第二阶段。
因为守护者们拥有庞大的魔力和体力,因此战斗持续着。
即使黄昏已过、夜晚降临,在学院的郊外依旧继续着。
并且,在这个时候。当这场惊天大战胶着不停的时候,在战场不远处的艾尔多拉琉学院,处于漩涡中的涡波(加奈美)正在——
◆◆◆◆◆
[——哈啊、哈啊!啊啊,太好了……。刚才真是千钧一发啊,艾尔……]
[呼、啊啊……。多谢了,加奈美……。要是你没有过来的話,我恐怕就……]
现在正是日薄西山,夜幕降临的时刻。
在艾尔多拉琉学院校舍的角落里,艾尔米拉德正抱着加奈美的身体。
加奈美的呼吸紊乱,额头处滴落着鲜血,全身瘫软使不出力气。艾尔米拉德担心地怀抱着她。
在夜间的校舍后面已经没有其他学生的身影。
只有五名全身穿着漆黑衣着的可疑男子。他们全员现在都晕倒在地。
看到这副情景的阿尼艾斯惊道——
[诶,诶诶诶……?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一次在去忙别的事情离开了一会儿的时候就发生了怪事。
阿尼艾斯心中再三念着不想打听不想打听,但是还是不得不询问事情的经过。
[这个呢……。是盯上了艾尔的贼人跑到学院发动了袭击……。因为偶然之下我当时正好在场,所以就两人一起击退了他们……]
[虽说在劳拉威亚工作的时候经常发生这种事……,但是真想不到居然跑到学院中行此暴举……。真是抱歉连累了你,加奈美。居然伤到了你的脸……]
刺客居然跑到了这个艾尔多拉琉学院里来?
而且在此之上加奈美同学又正好在场?真,真的假的?
阿尼艾斯已经变得什么都无法相信了。
虽说情况对想要跟艾尔米拉德打好关系的加奈美来说很有利,但是今天之内实在是有利得太异常了。这种展开迅速到让人怀疑这个学院是不是被施加了什么《魔法》的地步。
物语的节奏实在是太快,让阿尼艾斯害怕得想哭。
[艾尔,不要太挂心。毕竟是我擅自出手的缘故啊]
[但是,这都是因我而起……。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得赶紧找地方休养才行。此地不安全。……对了。先去我家好了。在那里是绝对不会发生任何危险的]
不知不觉间,这两人都开始用爱称称呼彼此了。实在是太恐怖了。
更恐怖的是,居然要招待今天刚刚认识的加奈美去身为四大公爵家之一的希达尔克家宅邸,这让阿尼艾斯感到毛骨悚然。
这一连串的发展实在太过诡异,让人不由得怀疑起在那里躺着的人是不是爱歌羽家指派过来的。
[没关系的……。这种小伤不要太在意……。我就这么回到宿舍,然后拜托熟人用回复魔法治疗一下就好了]
[但是那样的話我实在过意不去……!!]
艾尔米拉德摇着头加强对婉拒的加奈美的攻势。
用力将加奈美的身体拉到身边,继续劝说。
[不是的,加奈美。我不是因为你的伤才邀请你。是我想要你去我家才邀请的。所以,你就去我那里吧——!]
[唔嗯-、不行的。……因为我已经没有去艾尔的家里的理由了啊]
艾尔米拉德不再掩饰,道出自己的真心邀请加奈美。
因此加奈美露出虚幻般的微笑摇了摇头。
阿尼艾斯则[诶,这是搞啥……]地守望着。她被强制安排来观赏这两人的爱情罗曼史的终盘。
[今天一天里,我已经很好地了解到艾尔的为人了……。艾尔你……虽然有些傲慢,但是却非常积极。虽然有些多事,但是那都是因为你无法对困扰着的人坐视不管。也有着明知自己会身陷危险,也愿意为了照顾同级生而来到这样偏僻的地方的温柔之处。还有在插手帮忙的我即将被刺中时,敢于挺身庇护的勇气。因为真的已经足够了解了……所以说,这样就结束了啊]
加奈美在艾尔米拉德的怀抱中,述说着他的优点。
接着加奈美一个人站起身,离开了艾尔米拉德的怀抱。然后将自己今天真正的目的如实道出。
[艾尔你是非常优秀的人啊。是比我从斯诺口中听来的还要更加出色的人哦]
[从斯诺那听说……?……啊啊,原来加奈美是斯诺的朋友啊。……因此才]
艾尔米拉德在听到自己婚约者的名字的瞬间就察觉到了一切。
他明白了为何今天一天里加奈美对自己如此感兴趣。
加奈美看到他这幅样子,询问道。
[呐,艾尔会生气吗?]
[……不会的,我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感到生气。我反而觉得愿意为了朋友做到这个地步的加奈美,比我还要优秀啊]
[谢谢你。……但是,正因如此今天就要在此作别了。艾尔……。斯诺她,就拜托你了呢……]
[啊啊……]
加奈美拒绝了艾尔米拉德的邀请,一个人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艾尔米拉德目送着她离开。
虽然阿尼艾斯跟不上这段神展开,但是还是察觉到了艾尔米拉德被甩得很惨这一点。
阿尼艾斯向目送着加奈美的背影的艾尔米拉德搭話。
因为阿尼艾斯与他还算有点交情,立场也还算接近,所以想着得聊表一下慰藉,于是适当地询问他。
[……希达尔克卿,你还好吗?]
[……还好。现在只能干脆地放弃了。毫无疑问,聪慧的她已经察觉到了我的心意。因此才会对我说出那些話]
虽然看表情已经知道完全没戏的,但是艾尔米拉德却丝毫不气馁。
不如说,反而开心地笑着,继续说着非常具有挑战性的話。
[脸上的这股热意。还有这份挫败感。真是久违了啊。——阿尼艾斯,请你转达给她。《我与斯诺的婚约完全是家人做出的决定,是存粹的政治婚约。我和她不过貌合神离,一直都没有什么深度的交际。但是,我打算找机会与她见一面,好好谈一谈。好好了解彼此,然后再确认双方真正的意愿是什么。请让我从那一步开始重新来过》]
[……我知道了。感觉那才是我的使命的样子,我答应你]
到了这一步,阿尼艾斯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涡波转入学院的理由和目的——全都是为了在学院中被孤立的龙人斯诺。
[我一直以为自己的热情已经衰退了,但是看来心中还是有所残留的啊。……虽然有点对不起斯诺,但是就让我把一切都重新来过吧。不把一切都从零开始整顿好可不行……]
艾尔米拉德翻身而去,临走前留下一句話。
[啊啊。虽然现在还不行,但是让我们在不远的将来再战吧。我的《思慕之人》——]
被搁置在状况之外的阿尼艾斯虽然一脸懵逼地想问[这小子说啥呢],但是毕竟艾尔米拉德的声音和姿态都太帅哥所以勉勉强强地把这一幕当成了某种画面,将到了嘴边的问题咽了回去。
于是只剩下阿尼艾斯留在现场。
总之她算是明白了在今天一天里加奈美和艾尔米拉德之间发生了什么,然后又很快告终了。
阿尼艾斯一边想着俊男美女之间谈个恋爱真是高大上又神展开啊~,一边因为自己成为需要处理这些躺倒在地的刺客们的背锅侠而想哭。
就这样,在加奈美单枪匹马地解决(?)了斯诺的婚约调查的时候。
拜托了阿尼艾斯照顾加奈美的诺斯菲此时正——
◆◆◆◆◆
——深夜。
激战正酣。
在联合国之外的平原上,守护者之间的大战即将进入决定性阶段。
同时也将是日后作为一则联合国的怪谈而流传开来的《吞噬夜空之巨树人》的战斗。
[出来吧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噢噢噢——!!
《对始祖用封印巨树人(维艾西亚)》啊啊啊啊啊啊——!!!!]
深夜中的平原上,艾德绞尽全力打造的魔法闻声而动。
大地开裂,隐藏在地下的《三代目世界树》如做一飞冲天之势的巨龙一般破土而出,直冲天际。
欲将星空吞噬殆尽的巨大树木,一边成长一边改变形状。巨龙化作人形,根干收束而成的双足每每迈步,大地就震颤不已。
这便是神話时代众多传说中的一个。
毁灭城市如同踩死一只蚂蚁般的树之巨人被召唤出来了。
[——什!事到如今,就凭那么个老古董!——魔法《Flame·火焰之剑》!!]
話是这么说,其对手也是神話时代传说中的一人《火之理的盗窃者》。
从阿尔缇高举的双手中,诞生出足以将巨人斩断的火焰之剑。她将巨大的炎剑横向挥出,打算将敌人召唤出的巨人给一刀两断。
但是在火焰接触到的一瞬间,树木上就长出了像苔藓一样闪耀的水晶。接着蕴含了浓厚魔力的水晶化作了铠甲,弹反了足以将世界燃尽的烈焰。
[什么!?用我的炎剑居然斩不断!?]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天真了!你们真以为只要能不在意周围的状况的話,自己就是必胜的了吗!?只要场所足够宽阔的話就不会输了吗!?想得美!那是我的台词才对!!]
跑进了巨人内部的艾德通过周围的植物,向外侧的守护者们嘲讽道。
相对的,站在正对面的阿尔缇将手中的炎剑加大到可以直达天际的水准,继续挥舞。
[既然这样!我就用更强的炎剑反复砍直到给你砍碎为止就好——我说,动作好快!?不如说,这也太快了感觉好恶心!艾德,不觉得动作有点奇怪吗!?]
巨人的行动比挥动的炎剑还要快。
巨人用不符合自己那巨体的敏捷脚步,像是个在跳舞的小孩子一样舞动着。
但是,它每在郊外的平原上踏出一步,就会在一旁的联合国引发地震。
[唔哈哈哈!看到了吗,这股机动力!?确实只凭借我一个人的力量的話,只能做出跟千年前一样又笨拙又脆弱的光是个头大的玩应儿了吧!但是,今天不一样!在下还有同伴在!有千年前没有的强大的同伴们共同奋战!]
[听你的口气!难道说,这里面还有其他人!?]
[没错!千年后的今天,我的王牌终于打造成功了!首先是对作为缺点的柔软性和速度的增强!液体化了的缇达阁下代替血液在巨人的体内来回循环流动,就如同得到了人的神经一般!再将昏迷的诺文阁下作为魔力炉,构筑出绝对不会碎裂的水晶之铠!驾驶员则是莉帕阁下!她的話就能够一边确认外部的状况,一边采取准确的行动了!然而在下因为没有天分所以不适合操纵呢!这实在太遗憾了!!]
因为使得巨大树人能够自由自在的运作,这份快感让艾德的兴奋感达到了最高潮。他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的王牌的**之处,接着他的話,在里面操纵而感到开心的莉帕的声音也响遍平原。
[好厉害!这个真有意思!好开心——!]
莉帕就像小孩子一样上手很快。
开心的同时对巨***纵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进步,就像杂技表演一样不仅是阿尔缇的炎剑,连带着她的魔法箭矢也一并躲开。当然,有的时候也会被击中,但是攻击全都被绝不会碎裂的水晶之铠防御住了。
木属性跟火属性。
明明相性是最糟糕的,但是这个巨人却有颠覆属性相克的力量。
看到了在战斗方面堪称无敌的阿尔缇都打得不耐烦,艾德不由得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快看啊,就算是阿尔缇大人都敌不过啊!那么我维艾西亚就是、完、全无敌的辣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狂笑,巨人舞动着,时不时挥出水晶之拳向下攻击。
对此火与光的《理的盗窃者》一边躲避敌人的攻击,一边开展作战会议。
诺斯菲因为敌人太讨人厌而抽动着脸,对同伴说道。。
[那个变态姐控白发四眼废柴!!完全得意忘形了呢……!!]
[嗯-,但是敌不过确实是事实啊。我要是再使出这以上的全力攻击的話,整个大陆都要化作焦土了。身后的缇缇也一样,估计大陆会被打裂的]
[诶诶,妾身也知道。必须得使用单纯的火力攻击以外的手段才行]
[这样的話,我们也试试共鸣魔法好了?]
[请不要说傻話,阿尔缇。我们是绝对不可能共鸣的]
[以前那时确实说不好,但是我感觉现在的話应该是可以的呢……]
大敌当前,阿尔缇吐露出在千年前绝对不可能说出口的台词。她的話语中没有丝毫造作之意,是发自内心的诉说。
看到了阿尔缇充满好意的笑容,诺斯菲一时茫然。
但是她立刻将头扭到一旁,不带好气地说道。
[即使如此,妾身也不想跟涡波大人以外的人共鸣]
[……这样啊。算我多言了]
阿尔缇做出了[还差那么一点了吧]的判断,没有在此强求。
作战会议绕回了原点,两人重新开始商量。
[但是如果不共鸣的話,诺文的水晶实在是太棘手了啊。因为那个的缘故,我的火焰烧不到里面去]
[妾身的光之干涉也全都被缇达给挡回来了]
两个人越交谈越对敌人的强大了解的更深刻。对手的无敌确实足以撑起艾德这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诺斯菲判断通过战斗破坏巨人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于是叹了口气打算用自己的方式决出胜负。
[哈啊,没办法了。把妾身的一张手牌打出去好了。虽然有点可惜就是了……]
至今为止的堂堂正正的较量,都是符合敌人艾德与同伴阿尔缇的行事原则的。精神干涉类型的诺斯菲并不是这种刚正面决胜负的人。
她现在将用魔法证明这一点。
利用她原本的天职、治愈与救济来解决面前的问题。
[——让诺文·阿雷亚斯痊愈。在此之上,让他稍微闹腾一番]
诺斯菲构筑起光魔法,全身都被光芒笼罩。
接着,既不宣告魔法名,也不说向谁释放,就发动了构筑出来的魔法。
[诺文?但是,现在魔力应该无法进入敌人内部的吧……?——啊啊,原来如此啊]
阿尔缇一时间没弄懂诺斯菲的意图,但是很快就理解了魔法的意义。她在战斗中加速运作的思考推导出了答案。
[原本妾身的魔法就是这个作用。但是诺文却毫无防备地,全心全意地信赖着妾身的回复魔法,并坦诚地接受了治疗。现在就让妾身对此回礼好了]
所有的准备都结束了。
胜负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在艾德将诺文当做同伴带来的时间点上——经由《地之理的盗窃者》的背叛,诺斯菲侧的胜利就是必然的。
作为证明,诺斯菲身为主君的命令响彻世界。
[向我之骑士诺文·阿雷亚斯下令。胆敢阻我弗茨亚茨之御旗前进者,神魔毋论——斩立决]
念出在千年前的战争中使用的让人怀念的敕命,一股魔力发动了《诅咒》。
那是在艾德的巨人中准备的诺文的身体中——在其深处潜藏的《光之魔力》发热,催促宿主的觉醒。
她下达的命令很简单。
就是砍。把敌人给我砍了,诺文·阿雷亚斯。
仅此而已。
因此诺文的身体采取的行动也很简单。
摆出已经熟能生巧的架势,神魔共杀的剑闪闪耀。
不管距离与场所,无论大小和软硬,剑闪所过之处,无不断裂。
[——唔唔,这是!?内部发生了异常!?]
[啊,艾德大哥哥。这个,大概是诺文他……]
[魔力炉发生故障了吗!?这样的話,出力就切换为在下——]
附近的植物(扬声器)中传来了巨人内部的声音。
但是,在話还没讲完的时候,剑闪就已经将一切终结了。
首先是第一剑。
如同在绘画上来回刻划一样,细线在世界上奔走。
巨人的右臂从根部被切断。从内部发出的剑击,十分轻描淡写地就将之一刀两断了。
紧接着三剑。在右臂掉落之前,细线就在世界上刻画出一道三角。
诺文经由《魔力物质化》伸长的剑刃根本不把巨人的巨体放在眼里。极度迅速的剑闪,一口气就把巨人的四肢完美地切断了。当然,连同身为自己的理的《不坏水晶》也不例外。
——在《光之理的盗窃者》的命令下,《地之理的盗窃者》诺文·阿雷亚斯使出了剑术。
仅仅如此,被《木之理的盗窃者》视为完全无敌的巨人,就在谈笑间被大卸八块。
被斩断的双臂落到平原,腰与胴体分离,失去了支撑的上半身应声跌倒。
[唔,唔哦、噢噢噢——!?怎么会,这不可能!在下的王牌维艾西亚啊啊啊啊啊!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崩坏的巨人内部,艾德发出了非常有反派风的惨叫。
巨人的上半身叩向地面,以为自身重量导致头部断折。身首异处,双臂被砍,再怎么是经由魔法构造而出的巨人,到了这个状态想要再构筑也够呛了吧。
伴随着这如同山崩一样的光景,平原上卷起了滚滚烟尘。
诺斯菲和阿尔缇则丝毫不敢大意地用魔法探查烟尘中的状况。
[呼。这样一来就决出胜负了呢。诺文他……啊,带着莉帕逃走了吗。算了,只限这回就绕过他好了]
[真是傲娇啊,诺斯菲。明明就很感谢人家的]
留在巨人之中的就只剩下了艾德和缇达。
作为王牌的巨人被人从内部破坏,两个人都以魔力仅剩不多的状态倒地。
诺斯菲确信了己方的胜利,拜托一直待在后方的缇缇去把他们抓来。
缇缇在不牵涉到战斗的方面很坦率地接受委托——使用风的力量吹散烟尘,折断碍事的植物,踏过水晶瓦砾,将两个守护者从巨人之中打捞出来。
[浪里个浪~。两个人都带来了哦~]
被卷进崩坏而遍体鳞伤的两个人,被带到了诺斯菲和阿尔缇的面前,立刻被罚正坐受审。
虽然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败北,但是艾德在精神上仍然不肯屈服,怒瞪着女性阵营。
[咕……!虽然这次失败了……但是下一回可就不会这么算了!在下对加奈美大人的《留恋》是货真价实的。我艾德就算全身被烧成灰,被洗净洗脑,被踢到太阳上,也不会屈服于你们!]
[你还在这里嘴硬啊,艾德。反省反省。不然人家真的会狠狠地踢你一脚的哦~。超疼的哦~]
关系融洽的姐弟一脸和气地对話。简直就像是姐姐在教训恶作剧的弟弟一样。但是阿尔缇和诺斯菲可不吃这一套。两个人冷笑着,将本次的惩罚细细道出。
[很有骨气嘛,艾德。既然你这么说,那么尝尝火刑的滋味如何?全身烧成灰什么的那种轻松的死亡方式是不会赐给你的,你就放心吧。就让我亲自教教你,最有效率的让人持续品尝痛苦的方法好了]
[那么,妾身就让你的精神在高兴与痛苦之间无限反复好了。不管你在哪一边变成了无法思考的废人,妾身都会用回复魔法将你复原的]
[啊啊,原来如此。就算发狂了诺斯菲也会给你恢复原样的話,幅度在各种意义上都拓广了不少呢。拷问的幅度]
[阿尔缇,人是一种虽然会因为痛苦而死,但在心情好的时候一样也会选择死亡的生物。呵呵,我们二人合力的話,似乎能够研究出很有趣的烧烤方式呢]
看到了因为极其残酷的理由而要完成共鸣魔法的两人,缇缇颤栗起来。
[好,好恐怖……]
虽然如此但是也不打算帮助弟弟。
这一次实在是怨他自作自受,因此只能希望弟弟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渡过这个坎儿了。肩负着姐姐这样的期待,艾德在露出了残忍的笑容的二人面前虚张声势。
[绝不会屈服的……!不过是这种程度的责难,岂能跟我的人生相比……!!]
[不不不不,就算是对受惯了痛苦的我们来说那也太过分了吧,你们说的那个!]
愉快犯缇达则有点屈服的意思。一贯的余裕如今荡然无存,假面上都流出了冷汗。
面对这样的缇达,诺斯菲微微一笑。
[呵呵呵。在这里的話感觉悲鸣会传到联合国那边去的,我们先回迷宫去吧]
[不是,从这里到联合国什么的,你是要搞出多惨烈的悲鸣啊!?]
[为了让你们愿意帮助把涡波大人恢复原状,必须得好好地招待你们一下,让你们彻底屈服才行呢。我们也是认真的哦]
被投以寒冷彻骨的笑容,艾德瞪了回去。
[不,不会屈服……!要杀要剐随便你……!!]
[不不不,等一等!我投降!我会帮忙的所以拜托您高抬贵手!]
缇达立马就反水了。在一边正坐的艾德,最后因为同伴的背叛而[骑士缇达啊啊啊!?]地绝望了。
[这样啊。嘛啊,不过这个跟那个是两码事,拷问是不会少了你的。反正,这都是缇达煽动的吧?你这人是最不省心的,必须重点照顾]
[明明都没证据太过分了!嘛啊,虽然猜对了但是也太过分了!]
当然,诺斯菲并没有接受交易。
阿尔缇也一样。
最后一个常识人缇缇也知道缇达是个愉快犯所以没有制止。
就这样,首先被剁了双手双脚的缇达被押送回迷宫——第一次守护者大战就迎来了结局。
艾德和缇达共同创造的《三代目世界树》之《对始祖用封印巨树人维艾西亚》,在诺斯菲的计略下被漂亮地攻破了。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场战斗的遗址成为了联合国西北部的名物。
虽说夜里的噪音和地震之类让联合国受到了袭扰,但是怎么说也是世界树,周围的作物都长得很好。还有很漂亮的水晶散落着,能够拿来观光。
联合国的大人物们又一次露出了微妙的表情,默认了守护者们的暴走。
最后,那一天到早上为止,从迷宫深处就一直传来连地上都能听得到的悲鸣——事件总算告一段落。
斯诺婚约者的调查也结束了,守护者们的艾尔多拉琉学院转入作战也以大成功(?)告终。
◆◆◆◆◆
——第二天,艾德和缇达在强迫下帮助涡波恢复了原状。
在又借机给涡波做全身触诊的诺斯菲身旁,涡波红着脸嚎哭。他一个接一个地回忆起相信自己是女性的期间做过的每一件事。
首先是同艾尔米拉德共度的一天,想都不用想简直是惨绝人寰的黑历史。
仅仅是回想到阿尼艾斯那冰冷的眼神就羞耻得想死。
接着还在空闲的时间里跑去莱纳和海因那边玩。到这时涡波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时莱纳会脸红了。为什么我要摆出一副姐姐的模样,无微不至地关照莱纳啊。太羞耻了,想死。真心想死啊。
帕林库洛在中途明明没有什么要事却跑来见我的理由也明白了。绝对是在哪里听到了传闻然后跑来找乐子。虽然那家伙当时一脸平静地跟我说話,但是内心里肯定在嘲笑我啊。不会错的。
此外还有海因和格连他们,还有这个还有那个等等等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aaaaaaa!啊!a!啊————!!!]
持续两天,迷宫中回荡着悲鸣。
于是,涡波再也不去学校露面,仅仅数天里转校过来的黑发美少女就这样变成了学院的一场幻象。
......@@ -8,55 +8,59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最初感到不协调是气味,鼻子疼,有一股浓厚的腥臭味。然后呼吸器官开始陷入有某种胶状的污泥升上来的错觉中,被这样的不快感所震惊。
-
+黑暗,无论哪裡都是黑暗,感觉不到一点光线的黑暗。
+最初感到不协是气味,鼻子疼,有一股浓厚的腥臭味。然後呼吸器官开始陷入有某种胶状的污泥升上来的错觉中,被这样的不快感所震惊。
+最初感到不协調是气味,鼻子疼,有一股浓厚的腥臭味。然後呼吸器官开始陷入有某种胶状的污泥升上来的错觉中,被这样的不快感所震惊。
睁开双眼,一跃而起。
-「--!」
+「──!」
-映入视野中的是黑暗的回廊,没有一丝丝的光照,只有默默发光的石造房间。
+映入视野中的是黑暗的回廊,没有一絲絲的光照,只有默默发光的石造房
+环视四周,背後是小型祭坛一般的建筑。仔细观察发现「祭坛」风化严重,在快要奔溃的边缘。
+映入视野中的是黑暗的回廊,没有一絲絲的光照,只有默默发光的石造房
+环视四周,背後是小型祭坛一般的建筑。仔细观察发现「祭坛」风化严重,在快要奔溃的边缘。
+上面有小石台和两只蜡烛的殘渣,还供奉着插着箭的动物皮。
-环视四周,背后是小型祭坛一般的建筑。仔细观察发现「祭坛」风化严重,处在快要奔溃的边缘。
+「这是什么……」
-上面有小石台和两只蜡烛的残渣,还供奉着插着箭的动物皮。
-
+自言自語的我,自然拼凑着零碎的語言。
-「这是什么.....」
-
自言自语的我,自然拼凑着零碎的语言。
+「意義不明……气氛糟糕……」
-自言自语的我,自然拼凑着零碎的语言。
-
-「意义不明.....气氛糟糕......」
+「意义不明……气氛糟糕……」
语言重叠在一起,心脏鼓动的声音越变越大,有快要蹦出来的感觉。
-
-语言重叠在一起,心脏鼓动的声音越变越大,有快要蹦出来的感觉。
-
-不能理解情况,说着意义不明的话语。
-
+不能理解情况,说着意义不明的話语。
+語言重叠在一起,心脏鼓动的声音越变越大,有快要蹦出来的感觉。
+不能理解情况,说着意義不明的話語。
什么时候在这里睡着的?
-
-但是,这里没有温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讨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异臭,还有模模糊糊恶心的石头在发光。
-
+但是,这里没有溫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讨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异臭,还有模模糊糊恶心的石头在发光。
+但是,这里没有溫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討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異臭,还有模模糊糊恶心的石头在发光。
气氛好糟!
-
我按住恶心的胸口走过回廊。
-
突然,从远处传来咆哮声
+突然,从远処传来咆哮声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从远处传来咆哮声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理性的,能让人感到恸哭的声音!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就像受伤的野兽发出的怒吼一般,夹杂炽热的杀意振动着。
那是理性的,能让人感到恸哭的声音!
+就像受伤的野獸发出的怒吼一般,夹杂炽熱的杀意振动着。
-「---等等等等等等等」
-就像受伤的野兽发出的怒吼一般,夹杂炽热的杀意振动着。
+「───等等等等等等等」
-「---等等等等等等等」
-
慌乱发出的呼喊,不懂发生了什么,所以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
混乱的状况下,我朝着听到咆哮声相反的方向跑去。
......@@ -65,9 +69,10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
-多次的曲折,但是路途上的景色没有丝毫改变,焦躁的同时也只能往远的方向逃跑。
-
+多次的曲折,但是路途上的景色没有絲毫改变,焦躁的同时也只能往远的方向逃跑。
途中,周围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恶心的石头。
-途中,周围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恶心的石头。
-
+多次的曲折,但是路途上的景色没有絲毫改变,焦躁的同时也只能往远的方向逃跑。
+途中,周圍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恶心的石头。
脚底发出「咔叽」的声音,像是在努力逃跑的同时踩到了什么的感觉,慢慢地向穿着运动鞋的脚下看去
-
在那里的是拳头般大小的昆虫尸体
......@@ -75,20 +80,22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好吧啊!!!」
死状的凄惨,不由得让我提高了声音。
-
我并不是特别讨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围的城市里绝对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恶,跑开了那里。
+我并不是特别討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圍的城市里絶对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恶,跑开了那里。
-我并不是特别讨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围的城市里绝对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恶,跑开了那里。
-
-
-
昆虫发出叽叽的鸣叫,就想在呐喊助威的样子。
-
突然感觉到发冷的我抬头看向下一个转角。
-
从那个转角处,人大小的昆虫露了出来。
-从那个转角处,人大小的昆虫露了出来。
-
+从那个转角処,人大小的昆虫露了出来。
那有着常识来看不可能的大小。
+那个「可絲可思」晃动的身体和讨厌的声音加上昆虫特有的棱角和摇动的前肢,突然看见的时候,感觉与锹形虫相近。只是其异常的大小和异常形式的两根角削去了我的理智。
+那个「可絲可思」晃动的身体和討厌的声音加上昆虫特有的棱角和摇动的前肢,突然看见的时候,感觉與锹形虫相近。只是其異常的大小和異常形式的两根角削去了我的理智。
+「──!」
......@@ -108,8 +115,9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哇啊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
野兽的怒吼声
-野兽的怒吼声
-
+野獸的怒吼声
这次离的更近了,我是笨蛋嘛我,又逃回来了。
-
忽地血色就退下去,身体变得僵硬。
......@@ -126,30 +134,32 @@ Index: 1.异世界通往迷宫的道路
+脑中想道,有其他人,在寻求着『人』
-脑中想道,有其他人,在寻求着《人》
+越接近的声音也逐渐增大,人说話的声音也变得能清楚的听懂。
+越接近的声音也逐渐增大,人说話的声音也变得能清楚的听懂。
-越接近兽的声音也逐渐增大,人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能清楚的听懂。
-
「拉开距离!距离!还剩多少时间!!」
+「拉开距离!距离!还剩多少时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