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4762b624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IF『守護者ルート』6

parent db303cd2
黑暗,无论哪裡都是黑暗,感觉不到一点光线的黑暗。
最初感到不协是气味,鼻子疼,有一股浓厚的腥臭味。然後呼吸器官开始陷入有某种胶状的污泥升上来的错觉中,被这样的不快感所震惊。
最初感到不协調是气味,鼻子疼,有一股浓厚的腥臭味。然後呼吸器官开始陷入有某种胶状的污泥升上来的错觉中,被这样的不快感所震惊。
睁开双眼,一跃而起。
「──!」
映入视野中的是黑暗的回廊,没有一絲絲的光照,只有默默发光的石造房
环视四周,背後是小型祭坛一般的建筑。仔细观察发现「祭坛」风化严重,在快要奔溃的边缘。
映入视野中的是黑暗的回廊,没有一絲絲的光照,只有默默发光的石造房
环视四周,背後是小型祭坛一般的建筑。仔细观察发现「祭坛」风化严重,在快要奔溃的边缘。
上面有小石台和两只蜡烛的殘渣,还供奉着插着箭的动物皮。
「这是什么……」
自言自语的我,自然拼凑着零碎的语言。
自言自語的我,自然拼凑着零碎的語言。
「意不明……气氛糟糕……」
「意不明……气氛糟糕……」
言重叠在一起,心脏鼓动的声音越变越大,有快要蹦出来的感觉。
不能理解情况,说着意义不明的話语
言重叠在一起,心脏鼓动的声音越变越大,有快要蹦出来的感觉。
不能理解情况,说着意義不明的話語
什么时候在这里睡着的?
但是,这里没有溫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讨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异臭,还有模模糊糊恶心的石头在发光。
但是,这里没有溫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討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異臭,还有模模糊糊恶心的石头在发光。
气氛好糟!
我按住恶心的胸口走过回廊。
突然,从远传来咆哮声
突然,从远传来咆哮声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是理性的,能让人感到恸哭的声音!
就像受伤的野兽发出的怒吼一般,夹杂炽热的杀意振动着。
就像受伤的野獸发出的怒吼一般,夹杂炽熱的杀意振动着。
「───等等等等等等等」
......@@ -33,21 +33,21 @@
混乱的状况下,我朝着听到咆哮声相反的方向跑去。
跑着穿过了石造的回廊。
多次的曲折,但是路途上的景色没有絲毫改变,焦躁的同时也只能往远的方向逃跑。
途中,周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恶心的石头。
途中,周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恶心的石头。
脚底发出「咔叽」的声音,像是在努力逃跑的同时踩到了什么的感觉,慢慢地向穿着运动鞋的脚下看去
在那里的是拳头般大小的昆虫尸体
「好吧啊!!!」
死状的凄惨,不由得让我提高了声音。
我并不是特别讨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围的城市里绝对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恶,跑开了那里。
我并不是特别討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圍的城市里絶对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恶,跑开了那里。
昆虫发出叽叽的鸣叫,就想在呐喊助威的样子。
突然感觉到发冷的我抬头看向下一个转角。
从那个转角,人大小的昆虫露了出来。
从那个转角,人大小的昆虫露了出来。
那有着常识来看不可能的大小。
那个「可絲可思」晃动的身体和讨厌的声音加上昆虫特有的棱角和摇动的前肢,突然看见的时候,感觉与锹形虫相近。只是其异常的大小和异常形式的两根角削去了我的理智。
那个「可絲可思」晃动的身体和討厌的声音加上昆虫特有的棱角和摇动的前肢,突然看见的时候,感觉與锹形虫相近。只是其異常的大小和異常形式的两根角削去了我的理智。
「──!」
......@@ -58,7 +58,7 @@
「───哇啊啊啊啊啊啊!!」
的怒吼声
的怒吼声
这次离的更近了,我是笨蛋嘛我,又逃回来了。
忽地血色就退下去,身体变得僵硬。
但是,有比那个怒吼声更近的声音。
......@@ -69,22 +69,22 @@
我被看不见的光邀请似的,朝那个声音的方向走去。
脑中想道,有其他人,在寻求着『人』
越接近的声音也逐渐增大,人说話的声音也变得能清楚的听懂。
越接近的声音也逐渐增大,人说話的声音也变得能清楚的听懂。
「拉开距离!距离!还剩多少时!!」
「拉开距离!距离!还剩多少时!!」
一个成熟男人低沉的声音。
一个男人在对着附近其他的人发号施令。
那童話般的景象。
拿着木弓穿着只有博物馆才能看见的皮鎧。奋力挥动的铁劍,絲毫机械要素都没却能让木杖喷火的人。
不现实的人类们在2米左右的狼战斗。
我没有加入这激战中的勇气,所以我只能站在远方,呆呆的看下去。
不现实的人类们在2米左右的狼战斗。
我没有加入这激战中的勇气,所以我只能站在远方,呆呆的看下去。
「还有时的話,会有办法的!黏住!」
「还有时的話,会有办法的!黏住!」
认为是队长的男子,拿着大劍指挥着战斗
大劍大振りかぶり,打ち下ろそ的战士。巨狼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以可怕的速度撞向战士。战士像枯木一般的被吹跑了。
再次急速接近劍士的狼被木杖能喷火的女性烧了眼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其他人开始以保护女性为主形发生巨大的改变。
再次急速接近劍士的狼被木杖能喷火的女性烧了眼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其他人开始以保护女性为主形发生巨大的改变。
于是开始了大幅度的移动,移动的结果,战斗地带越发向我靠近。
混乱,恐惧。
如果头脑冷静,也有充裕的話,我也应该向後方跑去,但是,我只是呆呆的站着,到最後也只能呆呆的站着
......@@ -97,7 +97,7 @@
「坛子,我迷路了,请帮助我!」
我在求助。
然後,我慢慢向男人的方向爬去,言断断续续的,但是意思应该有传达到。
然後,我慢慢向男人的方向爬去,言断断续续的,但是意思应该有传达到。
应该是的,但男人反应非常冷,就像在看什么无所谓的东西一般。
「帮助?你是笨蛋吗?」
......@@ -106,10 +106,10 @@
不是肯定,但是也不是否定。
那样的要求不值一提般污蔑的回答。
平时的我应该注意到了吧。
这个人不是什么善类,这个人没有絲毫的溫柔。那样的装束,手持凶器面对狂乱的野,这是危险的状况,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获得帮助。
这个人不是什么善类,这个人没有絲毫的溫柔。那样的装束,手持凶器面对狂乱的野,这是危险的状况,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获得帮助。
但是,现在的我没有那样的思考力
「迷宫,这里是『管理外领域』。觉悟啊,小子。」
男人还是继续着冰冷的話
男人还是继续着冰冷的話
然後,男人所持有的冰冷细劍轻拂过我的大腿。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20,13 +20,13 @@
玛利亚保持笑容,继续说下去。
不对。不是那样的好东西。
我为了明哲保身,勉了玛利亚。
我为了明哲保身,勉了玛利亚。
无意识地,避开总有一天会发生的事。(LZ:或者「避开某个的景象」)
「这还真的是自我意识过剩阿。我是,没有体谅别人的余力」
「不,不对。因为主人大人不想让我伤心,所以才没有决定撤退的说呢?对於会破坏我的梦想,才犹豫不决的说呢?」
玛利亚说我就好像一个好人的似。但是,这是个不当的评
玛利亚说我就好像一个好人的似。但是,这是个不当的评
的确也有过这种的表面,根本的原因是我没有决断力和精神力。
「说了不对了吧……」
......@@ -34,7 +34,7 @@
继续否认的我和,玛利亚在微笑。
然後,一微笑之後,突然玛利亚的脸孔变得阴沈,接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