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46b21c59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update] 異世界迷宮の最深部を目指そう

parent 96bedd60
# novel
- cover: https://images-na.ssl-images-amazon.com/images/I/817TAwHlR%2BL.jpg
## preface
```
作者:割內塔莉莎
插圖:鵜飼沙樹
圖源:帕林庫洛找到我說要我做英雄
翻譯:我也實在不是謙虛
校對:我一個小小的異邦人哪裡做得來英雄呢
潤色:還是另請高明吧
——————————————————
【簡介】
「三十層の守護者を打ち破ったら、真実を教えてやる」
......@@ -14,3 +25,4 @@
方法を探すカナミに手を差し伸べたのは、かつての彼を知るラスティアラで——!?
因縁渦巻く舞闘大會が幕を開け、自身の誓いを違わなかったとき——
少年は《全て》を思い出す。
```
......@@ -1331,11 +1331,11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喲,感覺好多了。都是多虧了您吶。」
「是吧,畢竟在迷宮附近建有水渠的可只有這北面的『弗茲亞茲』一個啊。」
「是吧,畢竟在迷宮附近建有水渠的可只有這北面的『弗茨亞茨』一個啊。」
「……嘿~,原來是這樣啊。其它地方都沒有嗎?」
「可不是麼,騎士国家真不是白叫的。在環繞迷宮的五国當中,弗茲亞茲可是最有錢的。」
「可不是麼,騎士国家真不是白叫的。在環繞迷宮的五国當中,弗茨亞茨可是最有錢的。」
嗯。各種陌生的詞匯全蹦出來了。
......@@ -1343,7 +1343,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我裝作有所領會的樣子繼續打探更多的信息。
「『弗茲亞茲』還在什麼別的公共項目上投了錢嗎?」
「『弗茨亞茨』還在什麼別的公共項目上投了錢嗎?」
「那當然,有的是專門為迷宮建造的設施。怎麼?小伙子你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国家嗎?」
......@@ -1477,11 +1477,11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我繼續往下讀。
現在我身處的国家是位於迷宮北部的『弗茲亞茲』。這是個將一名偉大的騎士尊奉為始祖,重視騎士道的,以貴族為核心的国家。
現在我身處的国家是位於迷宮北部的『弗茨亞茨』。這是個將一名偉大的騎士尊奉為始祖,重視騎士道的,以貴族為核心的国家。
看板上的地圖也標明了我現在所在的位置。
茲亞茲的土地被劃分為了一百個區域,每個區域都有屬於自己的編號。在這個国家的傳統習俗上,身份越是高貴,其所居住的地區編號越小。
茨亞茨的土地被劃分為了一百個區域,每個區域都有屬於自己的編號。在這個国家的傳統習俗上,身份越是高貴,其所居住的地區編號越小。
順帶一說,我現在身處於二十一區。從這裡繼續往前走的話是二十二區商店街,往回走的話是二十區,那裡是公共機關和中介所的聚集地。
......
......@@ -72,27 +72,27 @@
「沒什麼特別好說的呢。比起這個,您方便推薦些留宿的場所嗎?」
「嗯,留宿的場所啊。弗茲亞茲倒是有公共的住宿場所,但是費用很高哦。……不過話又說回來,在弗茲亞茲就沒什麼便宜的東西啊。」
「嗯,留宿的場所啊。弗茨亞茨倒是有公共的住宿場所,但是費用很高哦。……不過話又說回來,在弗茨亞茨就沒什麼便宜的東西啊。」
「是這樣嗎?」
看來弗茲亞茲是個生活成本很高的国家。
看來弗茨亞茨是個生活成本很高的国家。
事實上,迷宮門口的那個警備兵的話已經讓我隱隱約約地聽出了些端倪。
「看來你也是淺嘗輒止地選了個国家就入境了啊。畢竟弗茲亞茲看上去最為繁榮,所以對聯合国了解不深的人大抵都會先來到這裡。雖然這裡既景氣治安也良好,但與此相應的,消費水平也很高。畢竟是以貴族為核心的騎士国家,這牌面可不是假的。」
「看來你也是淺嘗輒止地選了個国家就入境了啊。畢竟弗茨亞茨看上去最為繁榮,所以對聯合国了解不深的人大抵都會先來到這裡。雖然這裡既景氣治安也良好,但與此相應的,消費水平也很高。畢竟是以貴族為核心的騎士国家,這牌面可不是假的。」
「原來如此……」
我來到弗茲亞茲其實只是偶然,不過現在看來,這個国家的優缺點分化很極端。
我來到弗茨亞茨其實只是偶然,不過現在看來,這個国家的優缺點分化很極端。
該說是個以利而存趨利而生的国家為好嗎。
「實際上,如果在金錢方面沒有多少餘裕,那麼想留在弗茲亞茲探索迷宮是很困難的。要是只能賺幾個銅幣,那恐怕連飯都是有上頓沒下頓。所以生活在弗茲亞茲的探索者都是高級别高收入的群體。」
「實際上,如果在金錢方面沒有多少餘裕,那麼想留在弗茨亞茨探索迷宮是很困難的。要是只能賺幾個銅幣,那恐怕連飯都是有上頓沒下頓。所以生活在弗茨亞茨的探索者都是高級别高收入的群體。」
「這麼嚴重嗎……那麼順便問一下,這裡的住宿費用跟其他国家相比大概貴了幾成?」
「那可不是貴了幾成這麼簡單。跟鄰国相比直接就是好幾倍。在弗茲亞茲住宿的話花上幾百枚銅幣都是便宜的。」
「那可不是貴了幾成這麼簡單。跟鄰国相比直接就是好幾倍。在弗茨亞茨住宿的話花上幾百枚銅幣都是便宜的。」
「几、幾百枚……!?」
......@@ -130,7 +130,7 @@
我就這樣離開了兌換所。
雖然『所有物』的儲備少了很多,但這樣一來總算能在弗茲亞茲找個地方落腳了。
雖然『所有物』的儲備少了很多,但這樣一來總算能在弗茨亞茨找個地方落腳了。
我直接前往了店主告訴我的留宿價格最便宜的旅店。
......@@ -481,7 +481,7 @@
国境上雖然建有石牆,但越境竟然不需要辦理任何手續。雖然很好奇這裡到底是怎樣管理人員和物資的流動的,但我注意到石牆上也有那個所謂的『魔石線』,可能是擁有什麼未知的技術吧。
在瓦爾德逛了一會兒之後,我很快就發現了這裡跟弗茲亞茲的不同。
在瓦爾德逛了一會兒之後,我很快就發現了這裡跟弗茨亞茨的不同。
且不說貧富差距更加顯著,最明顯的區別要數職業分層。
......@@ -1255,7 +1255,7 @@
「那我就打頭偵查了。」
聊著聊著我們就來到了迷宮的入口前,與弗茲亞茲那整潔的迷宮入口相比,瓦爾德的入口顯得相對破舊,而且入口附近也沒有警備兵。
聊著聊著我們就來到了迷宮的入口前,與弗茨亞茨那整潔的迷宮入口相比,瓦爾德的入口顯得相對破舊,而且入口附近也沒有警備兵。
「好,出發吧。」
......
......@@ -59,7 +59,7 @@
『異世界迷宮最深部為目標』用語集
迷宮:據傳在千年前誕生於世的,位於開拓大陸的巨大遺跡。只要提到迷宮兩個字,那麼所有人聯想到的都是這個遺跡。在故事開始的時間點,迷宮已經被攻略至二十三層,而其總層數據說共有百層。
迷宮聯合国:用於統一稱呼盤踞在開拓大陸迷宮周圍的五国的名詞。這五個国家的名字分別為弗茲亞茲、瓦爾德、勞拉維亞、艾爾多拉琉、古爾亞德。五国的国教均為萊文教,且都將迷宮攻略與国家利益掛鈎。
迷宮聯合国:用於統一稱呼盤踞在開拓大陸迷宮周圍的五国的名詞。這五個国家的名字分別為弗茨亞茨、瓦爾德、勞拉維亞、艾爾多拉琉、古爾亞德。五国的国教均為萊文教,且都將迷宮攻略與国家利益掛鈎。
萊文教:約千年前開始滲透大陸的的宗教。盡管塑造有諸多神明,但教徒最為崇拜的卻是萊文教的『聖人』和『使徒』。教義宣揚博愛主義,侵略性不強。戒律也僅為重視愛與和平,對信徒沒有任何強制性的約束。
探索者:特指以探索迷宮為業的人。因為迷宮聯合国對探索迷宮的行為頗為推崇,所以開拓大陸有許多人以此為業。如果遠離迷宮聯合国,則從事相似職業的人被稱作探索者。
魔法:將魔力變換為其它力量的所有行為如今均被視作魔法。根據萊文教的傳承,是『聖人』緹婭拉打造了魔法的基礎。基本屬性為『火』『水』『土』『木』『風』五種。此外還有『神聖』一系的魔法也十分常用。將各屬性細分的話還有『太陽』『冰』『水晶』『月』『生』等等,稀有屬性則有『光』『暗』『次元』『星』『血』種種。
......
台版 轉自 輕之国度
圖源:諾斯菲弗茲亞茲
圖源:諾斯菲弗茨亞茨
翻譯:落地死的流星
校對:相川陽滝
潤色:相川湖凪
......@@ -917,7 +917,7 @@ BOSS旋即喪失了浮力自空中墜落。BOSS一面隕落一面化作光芒消
「非常感謝。有機會的話,我會考慮一下。」
「好的。如果有機會,還望你造訪艾爾多拉琉學院!啊,赫勒比勒夏因家的宅邸位於弗茲亞茲的第三區!無論哪一邊都行,只要你有空的話,請務必蒞臨!」
「好的。如果有機會,還望你造訪艾爾多拉琉學院!啊,赫勒比勒夏因家的宅邸位於弗茨亞茨的第三區!無論哪一邊都行,只要你有空的話,請務必蒞臨!」
依依不舍的芙蘭琉萊直到最後還念念不忘地一再囑咐。如果是在原來的世界裡遇到了她的話,那我應該會對她頗有好感。只是冷靜地思考過後,我還是將她判斷為對現在的我而言不必要的人物。這時,另外兩個人也同我道別。
......
......@@ -74,7 +74,7 @@
「嘿~,聯合国還會舉辦祭典嗎?」
「嗯。為了紀念和稱頌建立了聯合国的英雄們,每年都會舉辦祭典。在聖誕祭之前的幾天裡,聯合国北面的弗茲亞茲會是舉国歡慶的狀態。而在聖誕祭當天,弗茲亞茲大聖堂會舉辦盛大的儀式。」
「嗯。為了紀念和稱頌建立了聯合国的英雄們,每年都會舉辦祭典。在聖誕祭之前的幾天裡,聯合国北面的弗茨亞茨會是舉国歡慶的狀態。而在聖誕祭當天,弗茨亞茨大聖堂會舉辦盛大的儀式。」
我對那個祭典自是一無所知,對此,緹亞十分詳盡地解釋了起來。
......@@ -581,7 +581,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我催促男人繼續,而後男人便壊笑了一聲開始自我介紹。
「我的名字是帕林庫洛・勒伽西。是聯合国北部的弗茲亞茲的騎士。別看我這樣,我姑且也有『天上的七骑士(Celestial Knights)』這麼個了不起的職位。」
「我的名字是帕林庫洛・勒伽西。是聯合国北部的弗茨亞茨的騎士。別看我這樣,我姑且也有『天上的七騎士(Celestial Knights)』這麼個了不起的職位。」
說著,帕林庫洛空著手擺出揮劍的架勢。
......@@ -1052,7 +1052,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當然,在采買的過程中,我不遺餘力地將『表示』物盡其用。話雖如此,擺放在面向大眾的店裡的東西基本都是隨處可見的量產貨,從這裡面淘不到什麼好東西。
盡管我旁敲側擊地跟店主打聽有沒有價值高昂的武器,但結果只是了解到那種東西必須在拍賣場競拍或者去跟弗茲亞茲有關係的特殊的店鋪才能買到。
盡管我旁敲側擊地跟店主打聽有沒有價值高昂的武器,但結果只是了解到那種東西必須在拍賣場競拍或者去跟弗茨亞茨有關係的特殊的店鋪才能買到。
因為我手上拿著『阿雷亞斯家的宝劍』這種高級裝備,所以還不到非要出遠門購買高價武器的時候。
......
......@@ -69,11 +69,11 @@
確認了我的真實身份後,女性停了一拍,接著她鄭重其事地說道。
「我的名字是塞拉・蕾蒂安忒,是隷属于弗茲亞茲的『天上的七骑士』的一員。此次前來所為無他,就是專程來找你決鬥的。」
「我的名字是塞拉・蕾蒂安忒,是隷属于弗茨亞茨的『天上的七騎士』的一員。此次前來所為無他,就是專程來找你決鬥的。」
她一邊說一邊提住尚在鞘中的劍,以此表明戰意。
酒館頓時一片嘩然。突然找上門來說要決鬥一事固然讓人驚訝,但更讓他們吃驚的還是那所謂『天上的七士』的名號。
酒館頓時一片嘩然。突然找上門來說要決鬥一事固然讓人驚訝,但更讓他們吃驚的還是那所謂『天上的七士』的名號。
「不明所以。你為何要與我決鬥?」
......@@ -83,7 +83,7 @@
想必是對我方才的反應不太滿意吧,蕾蒂安忒的憤怒形于顏色,她氣勢洶洶地向我逼近過來。就在這時,直到事發為止都一直在和我交談的克羅來到我們兩人之間,打算庇護我。
「喂,你給我等一等。我不管你是弗茲亞茲的騎士還是什麼的,不過你風急火燎地過來,就這個態度我可是看不過眼。這裡可是酒館,可不是讓你為難店員的地兒。」
「喂,你給我等一等。我不管你是弗茨亞茨的騎士還是什麼的,不過你風急火燎地過來,就這個態度我可是看不過眼。這裡可是酒館,可不是讓你為難店員的地兒。」
又有幾個和我有過交流的客人站了起來。
......@@ -105,7 +105,7 @@
店長隔著我的腦袋放話說道。
「你們戾氣也太重了。這位來自弗茲亞茲的小姐也沒說現在就要大鬧個一番吧。……不過啊,這位小姐,請聽我說一句,這裡是酒館,是營業的地方。如果你要妨礙我們做生意的話,那接下來咱們雙方可都不好過了。」
「你們戾氣也太重了。這位來自弗茨亞茨的小姐也沒說現在就要大鬧個一番吧。……不過啊,這位小姐,請聽我說一句,這裡是酒館,是營業的地方。如果你要妨礙我們做生意的話,那接下來咱們雙方可都不好過了。」
不愧是接近20級的男人,即使面對那來勢洶洶的一行人,店長也不讓寸分。
......@@ -131,7 +131,7 @@
蕾蒂安忒說著,帶著一行人走到一張大圓桌子旁。
「好了好了,只是弗茲亞茲的騎士們紆尊降貴來這裡用餐而已,你們也不要太在意,回去喝你們的酒吧。」
「好了好了,只是弗茨亞茨的騎士們紆尊降貴來這裡用餐而已,你們也不要太在意,回去喝你們的酒吧。」
「喂喂,這樣真的合適嗎?店長?」
......@@ -561,7 +561,7 @@
「狀態」
名字:拉絲緹婭拉・弗茲亞茲 HP 670/689 MP 312/315 職業:英雄
名字:拉絲緹婭拉・弗茨亞茨 HP 670/689 MP 312/315 職業:英雄
級别15
......@@ -620,7 +620,7 @@
「沒感覺派上什麼用場就是了……」
「不過,既然它確實是欲加之罪,那你直接耐心地解釋一番,回避與他們的爭執不是更好?但渦波你沒有這麼做,而是選擇接受決鬥。『『天上的七士』這種程度的對手,根本不在話下、用來摸個底正是再好不過』──你是這麼想的,沒錯吧?」
「不過,既然它確實是欲加之罪,那你直接耐心地解釋一番,回避與他們的爭執不是更好?但渦波你沒有這麼做,而是選擇接受決鬥。『『天上的七士』這種程度的對手,根本不在話下、用來摸個底正是再好不過』──你是這麼想的,沒錯吧?」
拉絲緹婭拉看穿了我在決鬥前的小算盤。
......@@ -693,7 +693,7 @@
「那說說看,你的目的是什麼?
拉絲緹婭拉的目的。」
在第一天為我使用回復魔法。特意夜襲過來強制讓我升級。令我成為『天上的七士』的眼中釘。有意設計我和蕾蒂安忒決鬥,藉此向我舉薦自己。
在第一天為我使用回復魔法。特意夜襲過來強制讓我升級。令我成為『天上的七士』的眼中釘。有意設計我和蕾蒂安忒決鬥,藉此向我舉薦自己。
若是不弄清她這一連串行動的理由,我可能會一輩子都將拉絲緹婭拉視作敵人吧。
......@@ -789,7 +789,7 @@
拉絲緹婭拉就像是抓住了什麼千載難逢的機會一樣死死地握住我的手甩來甩去。
「拉絲緹婭拉・弗茲亞茲加入了隊伍」
「拉絲緹婭拉・弗茨亞茨加入了隊伍」
隊伍隊長是相川渦波
......@@ -867,15 +867,15 @@
「原來如此~,正好可以用來找同鄉是嗎。真有意思,該說是巧合吧,其實我的名字也差不多哦?」
「這麼說來,你的姓氏是弗茲亞茲來著啊。以国名為姓氏的話,那就意味著你身上流淌著王室之血咯?要是那樣的話,就有點麻煩了。」
「這麼說來,你的姓氏是弗茨亞茨來著啊。以国名為姓氏的話,那就意味著你身上流淌著王室之血咯?要是那樣的話,就有點麻煩了。」
茲亞茲正是位於瓦爾德北方的国家。既然她的姓氏和那個国家的名字完全一致,那這裡面肯定存在著某種因緣。
茨亞茨正是位於瓦爾德北方的国家。既然她的姓氏和那個国家的名字完全一致,那這裡面肯定存在著某種因緣。
「嗯,雖然你說的沒錯。但是在聯合国中這樣的名字也不算太稀奇吧。在這裡光是以王稱名的權貴就達百餘名之多哦?政事也是通過為數眾多的王共同研究決定的。可以說是曾經瘋狂吞並小国後所留下的後遺症吧。」(譯注:弗茲亞茲是元老院和萊文教統治的寡頭政權)
「嗯,雖然你說的沒錯。但是在聯合国中這樣的名字也不算太稀奇吧。在這裡光是以王稱名的權貴就達百餘名之多哦?政事也是通過為數眾多的王共同研究決定的。可以說是曾經瘋狂吞並小国後所留下的後遺症吧。」(譯注:弗茨亞茨是元老院和萊文教統治的寡頭政權)
「嘿~是這樣嗎?我還不太清楚這個世界的事,你這話聽著挺有意思的。」
「在過去,大国弗茲亞茲的掌權者是個雖然蠢到無以復加,但又十分有意思的人物。哦,這個故事也是我十分中意的英雄譚之一。那個人奪取政權後,非但沒有將原來的王族斬草除根,卻反過來去稱頌他們。縱使失敗無數次,那位掌權者也從不氣餒。以將笑容撒遍世界為理想,數十年如一日的征戰著。然後呢──」
「在過去,大国弗茨亞茨的掌權者是個雖然蠢到無以復加,但又十分有意思的人物。哦,這個故事也是我十分中意的英雄譚之一。那個人奪取政權後,非但沒有將原來的王族斬草除根,卻反過來去稱頌他們。縱使失敗無數次,那位掌權者也從不氣餒。以將笑容撒遍世界為理想,數十年如一日的征戰著。然後呢──」
講述著英雄傳說的拉絲緹婭拉顯得十分開心。
......
......@@ -556,7 +556,7 @@
「好嘞。不過海因你不上合適嗎?我覺得這應該是你的職責才對啊。」
「這並不是屬於某一個人的職責,而是『天上的七骑士』的職責。我們肩負著看好大小姐,不讓她胡來的使命,萬萬不可掉以輕心。就算距離她下落不明還不過數日,但大小姐極有可能已經在此期間成長到『天上的七骑士』的水平了。」
「這並不是屬於某一個人的職責,而是『天上的七騎士』的職責。我們肩負著看好大小姐,不讓她胡來的使命,萬萬不可掉以輕心。就算距離她下落不明還不過數日,但大小姐極有可能已經在此期間成長到『天上的七騎士』的水平了。」
「嗯,確實由你來監視大小姐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嘛,算了算了。我說那邊的多情小哥,過來和我決鬥吧。」
......@@ -676,7 +676,7 @@
「什麼叫『先不論我如何啊』,太過分了吧~。」在一旁的霍普思聽到那番話似乎受到了相當大的打擊,情緒也很低落。我有點明白這個人目前所處的地位了。明明是長輩,可混得也太可憐了吧。
「既然基督君你具備和『天上的七士』比肩的力量,那事情自然另當別論。上面那些大人物知道這點也能稍稍放下心來吧。況且大小姐您應該也沒有讓那個儀式功虧一簣的打算,沒錯吧?」
「既然基督君你具備和『天上的七士』比肩的力量,那事情自然另當別論。上面那些大人物知道這點也能稍稍放下心來吧。況且大小姐您應該也沒有讓那個儀式功虧一簣的打算,沒錯吧?」
「嗯,當・然・了。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在聖誕祭的時候回去一次的。」
......@@ -1449,7 +1449,7 @@
這傢伙雖然做事肆意妄為。但基本上都是基於善意做出的舉動。
第一天強行給我升級也好,讓『天上的七士』過來找碴也好,加入隊伍也好,告誡瑪利亞,以及這次給我請假的事也好,出發點全都是基於她自己對所謂「善意」的認知。
第一天強行給我升級也好,讓『天上的七士』過來找碴也好,加入隊伍也好,告誡瑪利亞,以及這次給我請假的事也好,出發點全都是基於她自己對所謂「善意」的認知。
最終這件事以拉絲緹婭拉低頭認錯而告終。隨後我們便其樂融融地一邊享受著晚餐,一邊商討著關於以後的迷宮探索計劃。
......@@ -1646,7 +1646,7 @@
「狀態」
名字:拉絲緹婭拉・弗茲亞茲 HP 670/709 MP 283/325 職業:英雄
名字:拉絲緹婭拉・弗茨亞茨 HP 670/709 MP 283/325 職業:英雄
級别16
......@@ -2000,7 +2000,7 @@
那裡站著一位女性騎士,以及一匹毛色泛青的狼。
能抵達二十層的騎士──多半她也是『天上的七士』之一吧。
能抵達二十層的騎士──多半她也是『天上的七士』之一吧。
我試著將自己魔法的感知從二十一層延伸至二十層,並對那位女性騎士使用『表示』
......@@ -2113,7 +2113,7 @@
「誒?但是,那孩子能力值很低啊?」
拉古涅的能力值比目前為止遇到的『天上的七士』都要低的多。我感覺不到她什麼有什麼值得拉絲緹婭拉如此正色。
拉古涅的能力值比目前為止遇到的『天上的七士』都要低的多。我感覺不到她什麼有什麼值得拉絲緹婭拉如此正色。
「她是那種少有的『數值無法表現的數值』很高的人。再多我也不方便說了,畢竟這樣有點太偏袒你了。總之小心不要在『最初的一招』上敗下陣來。」
......@@ -2207,4 +2207,4 @@
因為我們是通過『連接』移動的,所以沒有跟著她們一道,而是選擇揮手目送直到她們的身姿消失在遠處。
如此這般,與『天上的七骑士』的第三次交手順利地落下了帷幕。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如此這般,與『天上的七騎士』的第三次交手順利地落下了帷幕。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14,7 +14,7 @@
「祭典?」
「嗯,弗茲亞茲現在正好處在祭典的最高潮哦?雖然一年一度的聖誕祭要在四天後,但其實之前的一整周都會呈舉国歡慶的狀態來著。」
「嗯,弗茨亞茨現在正好處在祭典的最高潮哦?雖然一年一度的聖誕祭要在四天後,但其實之前的一整周都會呈舉国歡慶的狀態來著。」
「啊啊,這個我聽說過。」
......@@ -74,11 +74,11 @@
我敲著在前面笑的花枝亂顫的拉絲緹婭拉的腦袋,同她們一起走出家門。
從我家到弗茲亞茲,距離倒也不是太遠。畢竟毗鄰迷宮的位置換句話說就意味著距離其他国家相當之近。
從我家到弗茨亞茨,距離倒也不是太遠。畢竟毗鄰迷宮的位置換句話說就意味著距離其他国家相當之近。
大約走了一個小時左右,一股節日特有的歡快氣息便向我們迎面撲來。就連国境邊上氣氛都如此熱鬧,看來弗茲亞茲舉国歡慶祭典這事不假。
大約走了一個小時左右,一股節日特有的歡快氣息便向我們迎面撲來。就連国境邊上氣氛都如此熱鬧,看來弗茨亞茨舉国歡慶祭典這事不假。
走上弗茲亞茲的大道後,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街頭巷尾那鱗次櫛比的攤位,店主們正扯著嗓門吆喝客人,其中既有飲食店,也有出售各種日用雜貨的店鋪,各種類型可謂是應有盡有。
走上弗茨亞茨的大道後,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街頭巷尾那鱗次櫛比的攤位,店主們正扯著嗓門吆喝客人,其中既有飲食店,也有出售各種日用雜貨的店鋪,各種類型可謂是應有盡有。
最令我感興趣的便是他們的飲食文化,於是我決定好好觀察一下在各種攤位上出售的食品。
......@@ -114,7 +114,7 @@
那是身披野獸外套、模仿狼和熊在街上游行的團體。或許在他們的祭典中,打扮成這幅裝束有著什麼特別的意義在裡面吧。
我決定詢問一下理應對弗茲亞茲的風俗了若指掌的拉絲緹婭拉。
我決定詢問一下理應對弗茨亞茨的風俗了若指掌的拉絲緹婭拉。
「拉絲緹婭拉,我想問一下剛才的盛裝游行,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在裡面嗎?」
......@@ -156,9 +156,9 @@
拉絲緹婭拉輕描淡寫地同意道。瑪利亞見狀微微一笑。
可是我卻笑不出來。雖然瑪利亞不知道,但我可是清清楚楚地知道拉絲緹婭拉的姓氏是弗茲亞茲,無論如何我都很難認為這其中沒有貓膩。
可是我卻笑不出來。雖然瑪利亞不知道,但我可是清清楚楚地知道拉絲緹婭拉的姓氏是弗茨亞茨,無論如何我都很難認為這其中沒有貓膩。
我們一邊聽著瑪利亞的介紹,一邊在弗茲亞茲的市區踱步。
我們一邊聽著瑪利亞的介紹,一邊在弗茨亞茨的市區踱步。
要說祭典最熱鬧的地方,那肯定非市中心莫屬,於是乎我們很自然地朝著那裡走去。
......@@ -609,7 +609,7 @@
在聽到聖誕祭一詞的時候,拉絲緹婭拉展露出一種飄渺虛幻的笑容。聖誕祭對她來說或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吧。只見她以慈愛的目光環顧周圍若有所感地繼續道。
「現在舉辦的這場祭典,是某個人物的聖誕祭的前祭。前祭會持續舉辦整整一周,並且弗茲亞茲的大聖堂會在聖誕祭當日舉行一場盛大的儀式。」
「現在舉辦的這場祭典,是某個人物的聖誕祭的前祭。前祭會持續舉辦整整一周,並且弗茨亞茨的大聖堂會在聖誕祭當日舉行一場盛大的儀式。」
「嗯,在我的世界裡也有差不多的活動。那這種事一年都有幾回呢?」
......@@ -619,7 +619,7 @@
盡管風俗不同,但這種活動跟我的世界卻不無相似之處。縱使星球和社會生活的根基迥異,但看來人這種生物只要活著,考慮的事就總是趨同的。
「這次舉辦的是聖人緹婭拉・弗茲亞茲的聖誕祭。她是大陸家喻戶曉的構建出魔法的基礎的聖人──」
「這次舉辦的是聖人緹婭拉・弗茨亞茨的聖誕祭。她是大陸家喻戶曉的構建出魔法的基礎的聖人──」
「等等。之前我就一直感到在意了,你們的名字、是不是太雷同了啊?」
......@@ -679,7 +679,7 @@
「哦?聖人緹婭拉是那麼偉大的人物嗎?」
「那可是相當偉大滴。今天大陸上司空見慣的各種事物,其基礎基本都是由她締造的。而且她可是最先創造出魔法的人哦。另外,弗茲亞茲也是她締造的。」
「那可是相當偉大滴。今天大陸上司空見慣的各種事物,其基礎基本都是由她締造的。而且她可是最先創造出魔法的人哦。另外,弗茨亞茨也是她締造的。」
「那確實很厲害啊……」
......@@ -699,11 +699,11 @@
「你說的這個世界樹具體是在哪裡呢?」
「離這裡很遠哦。畢竟因為各種原因,聯合国所在的位置相當於大陸的邊陲嘛。世界樹生長在本土中心位置的弗茲亞茲本国境內,所以要去那裡得花上好幾十天的時間才行。」
「離這裡很遠哦。畢竟因為各種原因,聯合国所在的位置相當於大陸的邊陲嘛。世界樹生長在本土中心位置的弗茨亞茨本国境內,所以要去那裡得花上好幾十天的時間才行。」
聯合国五国實際上相當於各自的本国派駐在外的殖民地。而且聯合国各国與本国之間還都不接壤。
我們所在的聯合国在世界地圖上的位置十分偏僻,距離人們口中的本土的大陸路途十分遙遠。以我在圖書館中讀到的知識來看,如果要從聯合国前往弗茲亞茲本国的話,那至少要花上幾十天的時間。
我們所在的聯合国在世界地圖上的位置十分偏僻,距離人們口中的本土的大陸路途十分遙遠。以我在圖書館中讀到的知識來看,如果要從聯合国前往弗茨亞茨本国的話,那至少要花上幾十天的時間。
聯合国五国的本国全都是本土的大国,首都都不在這大陸的邊緣。實際上,能夠躋身聯合国的一個條件,就是国力要足夠雄厚,以保證在邊陲開闢殖民地也不會構成負擔。
......@@ -1980,7 +1980,7 @@ HP的減少,這是無可辯駁地向死亡踏出了一步。既然看到了這
就在我們準備移步通往下一層的台階時,卻注意到有人正背靠階梯佇立著。
那是一名身纏風之魔力的男性──隷属於『天上的七士』的金髮美男子、海因。
那是一名身纏風之魔力的男性──隷属於『天上的七士』的金髮美男子、海因。
今天霍普思並不在他的身邊。看樣子是只身前來等候我們的。
......
......@@ -277,7 +277,7 @@
察覺到我的心思,阿爾緹輕輕一笑。
接著,火焰的形狀恢復如初,我滿心歡喜地繼續做著料理。照著這個氣勢學會更多魔法的話,我說不定就能在迷宮裡派上用場了。抱著這樣的希望,我準備好了料理。
那天早上,吃過早飯的主人和拉絲緹婭拉小姐前往迷宮探索,但是很快又折返了回來。
拉絲緹婭拉小姐沒說幾句話就急匆匆地趕往了弗茲亞茲
拉絲緹婭拉小姐沒說幾句話就急匆匆地趕往了弗茨亞茨
看起來心緒難平的主人被她一個人留在了家。
兩人獨處的機會固然可貴,但是我不能打破與阿爾緹的約定。以長遠的眼光來看,魔法的修練是絶對必要的。一時的歡愉雖然誘人,但我不能敗給誘惑。
我把主人留下,去跟阿爾緹匯合。
......@@ -333,7 +333,7 @@
那剩下的就是拉絲緹婭拉小姐身邊的人了。也就是說在迷宮中遭遇的那些騎士們。的確,對我來說那些人有讓主人和拉絲緹婭拉小姐的關係拉近的麻煩。
「是說那些騎士們嗎?」
「沒錯,正如瑪利亞擔心的那樣。弗茲亞茲的騎士打算強行撮合他們兩個人的關係。」
「沒錯,正如瑪利亞擔心的那樣。弗茨亞茨的騎士打算強行撮合他們兩個人的關係。」
「這、這樣的話,那就得抓緊才行了……請盡快將魔法傳授給我吧,師父!」
「呵呵,毫不迷茫啊。可是,繼續學習高級的魔法會給你的身體帶來更惡劣的影響。這也無妨嗎?」
「當然沒關係。」
......@@ -687,7 +687,7 @@
不僅局限於主人和拉絲緹婭拉小姐今天的對話,還要以更加寬廣的視野統合情報,找尋原因。──隨後,我找到了線索。
阿爾緹跟我說過。「那兩個人並沒有什麼變化。」「可是,他們身邊的人卻不容於此。」恐怕這就是招致現在這個狀況的原因了吧。舍此之外就沒有別的線索了。
也就是說,主人的變化是因他人之手所致。
可能的嫌犯,不外乎是弗茲亞茲的騎士們。如果利用大国最先進的魔法道具或是什麼藥品,那便不無可能。
可能的嫌犯,不外乎是弗茨亞茨的騎士們。如果利用大国最先進的魔法道具或是什麼藥品,那便不無可能。
主人因為某種非人道的手段而受到了改造,而他剛才就是察覺到了這一點,於是因自己的不成器而失笑、並感到了憤怒,於是決定去營救拉絲緹婭拉小姐?
這個可能性很高。不,肯定是這樣,不然他沒有理由在這個時間點上出門。
在這個時間點上獨自出行,目的只可能是為了幫助拉絲緹婭拉小姐。如果要去迷宮,那他理應使用那道魔法門才是。
......@@ -699,7 +699,7 @@
明明是自己得出的答案,可我卻因之顫栗不已。
狀況與過去在故鄉遭遇的失敗太相似了。
就跟那時候一樣……又要失去所有為我所珍視的東西……
我忍不住飛奔出了家門,打算一直跑到弗茲亞茲。然而,在我去路的前方擋著一個男人。
我忍不住飛奔出了家門,打算一直跑到弗茨亞茨。然而,在我去路的前方擋著一個男人。
這已經是我第三次遇到他了。
在奴隷市場見過一次,和阿爾緹在酒場碰面時又見過一次,然後這是第三次。
技能『炯眼』敲響了警鐘。它向我高喊著面前的男人十分危險。
......@@ -716,20 +716,20 @@
我不明白他言中之意。但有一點很清楚,此人心裡盤算的絶對不是什麼好事。我決心不再奉陪,於是邁步打算從他身旁走過。
但他隨之而來的話語卻扯住了我的腳步。
「你不是有事想問弗茲亞茲的人嗎?別看這樣,我在弗茲亞茲也算是個頗有地位的騎士哦。而且我和主上拉絲緹婭拉還有基督小哥也關係不淺。你要是有事,大可找我聊一聊哦?」
「你……你是弗茲亞茲的騎士……?」
「你不是有事想問弗茨亞茨的人嗎?別看這樣,我在弗茨亞茨也算是個頗有地位的騎士哦。而且我和主上拉絲緹婭拉還有基督小哥也關係不淺。你要是有事,大可找我聊一聊哦?」
「你……你是弗茨亞茨的騎士……?」
茲亞茲的騎士──也就是蠱惑主人嫌疑最深的敵人。
茨亞茨的騎士──也就是蠱惑主人嫌疑最深的敵人。
「是啊,我就是。」
聽罷便有一股血氣上湧。我那無處宣泄的感情在找到這麼一個弗茲亞茲的騎士之後,一下子就傾瀉而出。
聽罷便有一股血氣上湧。我那無處宣泄的感情在找到這麼一個弗茨亞茨的騎士之後,一下子就傾瀉而出。
「你、你們這些人,到底對主人做了什麼!?主人的樣子很奇怪!就因為跟你們弗茲亞茲扯上了關係,他才會變得這麼奇怪的!!」
「你、你們這些人,到底對主人做了什麼!?主人的樣子很奇怪!就因為跟你們弗茨亞茨扯上了關係,他才會變得這麼奇怪的!!」
我聲嘶力竭地喊道。但男人不為所動,他以平靜的口氣回答道。
「非也,我們只對主上──拉絲緹婭拉・弗茲亞茲動了手腳。至於基督小哥,我們並沒有對他做什麼。」
「非也,我們只對主上──拉絲緹婭拉・弗茨亞茨動了手腳。至於基督小哥,我們並沒有對他做什麼。」
「你說謊!我知道你們想要利用主人!你們肯定是為了自己的目的而對主人施加了魔法吧!?為了操縱他!」
「不,我們沒有。小妹妹你應該明白我沒有說謊吧。」
......@@ -770,7 +770,7 @@
「那、那種事……我才不知道那種事。我還沒有看到……」
「估計也是。這就是過分依賴『眼睛『技能』』的小妹妹的極限了。你根本就不理解基督小哥的事,一點兒也不。」
主人想要作出改變?可是,因為我過分依賴於技能『炯眼』,所以才沒有注意到?因為『炯眼』,我又犯下了錯誤?在不覺之間,主人的內心變得更加堅強,讓他獲得了敢於同弗茲亞茲為敵的意志?所以,主人才會憤怒于弗茲亞茲的所作所為,從而決定去幫助拉絲緹婭拉小姐?
主人想要作出改變?可是,因為我過分依賴於技能『炯眼』,所以才沒有注意到?因為『炯眼』,我又犯下了錯誤?在不覺之間,主人的內心變得更加堅強,讓他獲得了敢於同弗茨亞茨為敵的意志?所以,主人才會憤怒于弗茨亞茨的所作所為,從而決定去幫助拉絲緹婭拉小姐?
「小妹妹,已經沒有時間了。到了明天,基督小哥就會去救我家主上。到時候,有所成長的他恐怕會十分漂亮地將我主救出來吧。」
......@@ -883,7 +883,7 @@
說完這些,阿爾緹便將我送回了家。之後,阿爾緹和我約好明天會再過來一趟便離開了。因為臨走的時候她表示自己今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我也不好挽留。
我懷抱著阿爾緹賜予的這份希望,孤身一人在家裡等待著主人的歸來。
雖然那個弗茲亞茲的騎士滿懷自信地斷言說主人一定會去幫助拉絲緹婭拉小姐,可到底如何還未可知。既然阿爾緹說了現在還不明朗,那就肯定還有希望。
雖然那個弗茨亞茨的騎士滿懷自信地斷言說主人一定會去幫助拉絲緹婭拉小姐,可到底如何還未可知。既然阿爾緹說了現在還不明朗,那就肯定還有希望。
我忍受著煎熬在家裡反覆練習魔法和料理。
期間,主人回來了。
──他回來了。正如阿爾緹所言,他真的回來了。
......@@ -1117,7 +1117,7 @@
不要丟下我……
──然而,這個想法終於沒能變作言語。
主人頭也不回地沖了出去。
他去了拉絲緹婭拉小姐所在的弗茲亞茲
他去了拉絲緹婭拉小姐所在的弗茨亞茨
將我丟在了家裡、一個人……
......@@ -1247,7 +1247,7 @@
一個令人無比嫉妒的人。一個人如果沒有出現該多好的人。
只要拉絲緹婭拉小姐在那裡,主人就會被那道光所吸引。無論她嘴上怎樣表示會幫助我,但現實是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妨礙。
令人不快。所有一切都令人不快。
溫柔而耀眼的拉絲緹婭拉小姐。多管閑事的弗茲亞茲的騎士們。沒多久就擠進來的新伙伴。你也好他也好,全都礙事得不得了。
溫柔而耀眼的拉絲緹婭拉小姐。多管閑事的弗茨亞茨的騎士們。沒多久就擠進來的新伙伴。你也好他也好,全都礙事得不得了。
只要有兩個人就好了。
只要有我和主人兩個人就好了。
只要我們兩個人平凡而幸福地活下去就好了。
......
......@@ -1427,13 +1427,13 @@ HP 208/332 MP 0/657
可是,這傢伙的不滿怎麼樣都無所謂,我立刻思考起逃走的路線。
坦白來說,就算一對一跟他戰鬥我也有自信不會輸。只要再削減些許最大HP的話,應該就能跟面對其他的『天上的七士』一樣無傷獲勝了。
坦白來說,就算一對一跟他戰鬥我也有自信不會輸。只要再削減些許最大HP的話,應該就能跟面對其他的『天上的七士』一樣無傷獲勝了。
──但是我卻不想與之交戰。
不能跟這個人戰鬥。我的本能如此警示我。
如果要逃跑的話,只能挑帕林庫洛的反方向了。但是,那是通往弗茲亞茲的方向。而且,瑪利亞的行進速度比帕林庫洛要慢,單純逃跑的話很快又會被追上。
如果要逃跑的話,只能挑帕林庫洛的反方向了。但是,那是通往弗茨亞茨的方向。而且,瑪利亞的行進速度比帕林庫洛要慢,單純逃跑的話很快又會被追上。
我孤注一擲地轉頭,『表示』著帕林庫洛的一舉一動。
......
......@@ -36,7 +36,7 @@ HP與MP是如此匱乏,以至於我拿來輔助的魔法僅僅只有『維度
我鞭笞著痛苦不堪的身體奮力沖他喊道。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僅僅擾亂弗茲亞茲還不能讓你滿足嗎!?」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僅僅擾亂弗茨亞茨還不能讓你滿足嗎!?」
「那件事是我興趣使然,而我現在的行動也是出於興趣。但是我的目的可不能告訴你。不然我的計劃就會被看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