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44e88901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

parent 43743761
......@@ -112,7 +112,7 @@ Index: 10.再次向迷宫発起挑戦
+---
-一只眼睛的怪物《撕裂者比德尔》(枫:再次修改第几话出现的怪物名称来着,反正就是那只大甲虫,激突→撕裂)
+一只眼睛的怪物『撕裂者比德尔』(枫:再次修改第几話出现的怪物名来着,反正就是那只大甲虫,激突→撕裂)
+一只眼睛的怪物『撕裂者比德尔』(枫:再次修改第几話出现的怪物名来着,反正就是那只大甲虫,激突→撕裂)
-刚脱离《正道》,稍稍前进就遇到了。迷宫的北部虫系怪物较多,瓦尔德在这一层面上更为强化,所以这一只是预想中的怪兽。
+刚脱离『正道』,稍稍前进就遇到了。迷宫的北部虫系怪物较多,瓦尔德在这一层面上更为强化,所以这一只是预想中的怪物。
......
......@@ -81,7 +81,7 @@ HP 39/52 MP 431/431
---
一只眼睛的怪物『撕裂者比德尔』(枫:再次修改第几話出现的怪物名来着,反正就是那只大甲虫,激突→撕裂)
一只眼睛的怪物『撕裂者比德尔』(枫:再次修改第几話出现的怪物名来着,反正就是那只大甲虫,激突→撕裂)
刚脱离『正道』,稍稍前进就遇到了。迷宫的北部虫系怪物较多,瓦尔德在这一层面上更为强化,所以这一只是预想中的怪物。
......
......@@ -160,13 +160,13 @@ Index: 13.活動
+每一层的入口到下一层的阶梯为止的最短距离被『正道』化。如果沿着这前进的話,能轻松的到达下一层。现在,『正道』化是到23层为止,也是现在迷宫的攻略率。
-【正道】化能到那里被认为是人类最强大的迷宫探索者——格伦这位勇者的功绩。
+『正道』化能到那里被认为是人类最强大的迷宫探索者--格連这位勇者的功绩。
+『正道』化能到那里被认为是人类最强大的迷宫冒险者--格連这位勇者的功绩。
-但是,那个【正道】化今年也停滞了。现在迷宫中发生了一种状况,虽然到达了20层,但是,在这一年中,3层以外的攻略没有任何进展。20层中的怪物跟以前相比級别高出了许多。
+但是,那个『正道』化今年也停滞了。现在迷宫中发生了一种状况,虽然到达了20层,但是,在这一年中,3层以外的攻略没有任何进展。20层中的怪物跟以前相比級别高出了许多。
-虽说如此,【正道】化还是成功了,但该层的考验并没有被完全的清除。最强的探索者格伦在与20层Boss的对战中取得了胜利后并没有继续向深处推进的样子。从那时便传出了人类前途多难的谣言。
+虽说如此,『正道』化还是成功了,但该层的考验并没有被完全的清除。最强的探索者格連在与20层BOSS的对战中取得了胜利後并没有继续向深处推进的样子。从那时便传出了人类前途多难的谣言。
+虽说如此,『正道』化还是成功了,但该层的考验并没有被完全的清除。最强的冒险者格連在与20层BOSS的对战中取得了胜利後并没有继续向深处推进的样子。从那时便传出了人类前途多难的谣言。
-「我今天的预定是到10层为止,但到更深处去也行。」
+「我今天的预定是到10层为止,但到更深处去也行。」
......@@ -235,7 +235,7 @@ Index: 13.活動
+到达之前不能去考虑。相川渦波这个人格不出现最好。至少,还有一年的时间是没必要出现的。
-我是以迷宫最深处为目标的探索者——基督, 现在只要这样就好。
+我是以迷宫最深处为目标的探索者--基督, 现在只要这样就好。
+我是以迷宫最深处为目标的冒险者--基督, 现在只要这样就好。
-「哈哈,好吧,稍微离开【正道】 开始与敌人战斗吧!」
+「哈哈,好吧,稍微离开『正道』 开始与敌人战斗吧!」
......@@ -430,7 +430,7 @@ Index: 13.活動
「这小子,很嚣张了啊?!」
-「喂喂,别这么冲动,要是这传出去,以后会被人说我们欺负弱小的吧?而且,这离【正道】很近。探索者们互相争夺一下就暴露了吧?」
+「喂喂,别这么冲动,要是这传出去,以後会被人说我们欺负弱小的吧?而且,这离『正道』很近。探索者们互相争夺一下就暴露了吧?」
+「喂喂,别这么冲动,要是这传出去,以後会被人说我们欺负弱小的吧?而且,这离『正道』很近。冒险者们互相争夺一下就暴露了吧?」
-并不认为烯烃们拥有能捉住我使用《维数·决战演算》的能力或技巧。在以上的条件下,欺负弱小是逆转的吧。
+并不认为烯烃们拥有能捉住我使用『維度・决战演算』的能力或技巧。在以上的条件下,欺负弱小是逆转的吧。
......
......@@ -107,11 +107,11 @@
每一层的入口到下一层的阶梯为止的最短距离被『正道』化。如果沿着这前进的話,能轻松的到达下一层。现在,『正道』化是到23层为止,也是现在迷宫的攻略率。
『正道』化能到那里被认为是人类最强大的迷宫探索者--格連这位勇者的功绩。
『正道』化能到那里被认为是人类最强大的迷宫冒险者--格連这位勇者的功绩。
但是,那个『正道』化今年也停滞了。现在迷宫中发生了一种状况,虽然到达了20层,但是,在这一年中,3层以外的攻略没有任何进展。20层中的怪物跟以前相比級别高出了许多。
虽说如此,『正道』化还是成功了,但该层的考验并没有被完全的清除。最强的探索者格連在与20层BOSS的对战中取得了胜利後并没有继续向深处推进的样子。从那时便传出了人类前途多难的谣言。
虽说如此,『正道』化还是成功了,但该层的考验并没有被完全的清除。最强的冒险者格連在与20层BOSS的对战中取得了胜利後并没有继续向深处推进的样子。从那时便传出了人类前途多难的谣言。
「我今天的预定是到10层为止,但到更深处去也行。」
......@@ -161,7 +161,7 @@
到达之前不能去考虑。相川渦波这个人格不出现最好。至少,还有一年的时间是没必要出现的。
我是以迷宫最深处为目标的探索者--基督, 现在只要这样就好。
我是以迷宫最深处为目标的冒险者--基督, 现在只要这样就好。
「哈哈,好吧,稍微离开『正道』 开始与敌人战斗吧!」
......@@ -305,7 +305,7 @@
「这小子,很嚣张了啊?!」
「喂喂,别这么冲动,要是这传出去,以後会被人说我们欺负弱小的吧?而且,这离『正道』很近。探索者们互相争夺一下就暴露了吧?」
「喂喂,别这么冲动,要是这传出去,以後会被人说我们欺负弱小的吧?而且,这离『正道』很近。冒险者们互相争夺一下就暴露了吧?」
并不认为烯烃们拥有能捉住我使用『維度・决战演算』的能力或技巧。在以上的条件下,欺负弱小是逆转的吧。
......
......@@ -33,9 +33,9 @@ Index: 14.連戦
-怪物的名字是【影挂】。如影子般粘在迷宫的墙壁上的黑色液体生物。并且,有着会暗地里从墙壁上吊下来袭击探索者的特征。剑等物理攻击能给与有效的伤害,魔法攻击效果不显著,无法造成决定性的一击。
-
+从这个世界的常识来看,級别是要花数年时间提高的东西,对于我们6級的事可能做梦都没想到吧。
+如果在这里说的話,那如床般的大额头肯定会流下害怕的冷汗。作为探索者长年以来的骄傲,不会被允许的吧……
+如果在这里说的話,那如床般的大额头肯定会流下害怕的冷汗。作为冒险者长年以来的骄傲,不会被允许的吧……
+然後,在『正道』宣誓结束,我们开始共享怪物的情报。
+怪物的名字是「影挂」。如影子般粘在迷宫的墙壁上的黑色液体生物。并且,有着会暗地里从墙壁上吊下来袭击探索者的特征。劍等物理攻击能给与有效的伤害,魔法攻击效果不显著,无法造成决定性的一击。
+怪物的名字是「影挂」。如影子般粘在迷宫的墙壁上的黑色液体生物。并且,有着会暗地里从墙壁上吊下来袭击冒险者的特征。劍等物理攻击能给与有效的伤害,魔法攻击效果不显著,无法造成决定性的一击。
有固定的掉落物品,用它的数量决胜负。
「去吧,开始!」
......@@ -388,7 +388,7 @@ Index: 14.連戦
黑色的面具笑了。
-「哼哼哼,我是守卫着20层的看守,黑暗之理盗物,骐达,请多指教」
+「哼哼哼,我是守卫着20层的看守,黑暗之理盜物,达,请多指教」
+「哼哼哼,我是守卫着20层的看守,黑暗之理盜物,达,请多指教」
-并且,在自我介绍中,宣告了自己就是20层的Boss怪物。
+并且,在自我介绍中,宣告了自己就是20层的BOSS怪物。
......
......@@ -11,9 +11,9 @@
那之後,两人对四人也没关系这一地方进行更进一步的挑衅。虽然会被怀疑但没有可能可以退出了。
从他们看来,对上前几天还是名不见经传的低級别的孩子,不可能会输,这只是单方面的剥削而已。
从这个世界的常识来看,級别是要花数年时间提高的东西,对于我们6級的事可能做梦都没想到吧。
如果在这里说的話,那如床般的大额头肯定会流下害怕的冷汗。作为探索者长年以来的骄傲,不会被允许的吧……
如果在这里说的話,那如床般的大额头肯定会流下害怕的冷汗。作为冒险者长年以来的骄傲,不会被允许的吧……
然後,在『正道』宣誓结束,我们开始共享怪物的情报。
怪物的名字是「影挂」。如影子般粘在迷宫的墙壁上的黑色液体生物。并且,有着会暗地里从墙壁上吊下来袭击探索者的特征。劍等物理攻击能给与有效的伤害,魔法攻击效果不显著,无法造成决定性的一击。
怪物的名字是「影挂」。如影子般粘在迷宫的墙壁上的黑色液体生物。并且,有着会暗地里从墙壁上吊下来袭击冒险者的特征。劍等物理攻击能给与有效的伤害,魔法攻击效果不显著,无法造成决定性的一击。
有固定的掉落物品,用它的数量决胜负。
「去吧,开始!」
......@@ -212,6 +212,6 @@
并且,数值中并不是表示出怪物,而是作为守护者的表述。
黑色的面具笑了。
「哼哼哼,我是守卫着20层的看守,黑暗之理盜物,达,请多指教」
「哼哼哼,我是守卫着20层的看守,黑暗之理盜物,达,请多指教」
并且,在自我介绍中,宣告了自己就是20层的BOSS怪物。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42,7 +42,7 @@ Index: 17-2.迪亜波羅•西斯
-
-我没有姓名。
-
+是现在自称为緹亚的探索者的故事。
+是现在自称为緹亚的冒险者的故事。
+我没有名字。
在这个世界上诞生的时候,被母亲当作恶魔害怕,所以就那样没能得到名字。
-
......@@ -303,12 +303,13 @@ Index: 17-2.迪亜波羅•西斯
-——————————————————————————————
-
走马灯结束
-
右臂被斩击吹飞,终于怪物骐达的返还刃朝我的头袭来。
+右臂被斩击吹飞,终于怪物缇达的返还刃朝我的头袭来。
-「迪亚啊啊啊啊啊啊啊!」
-右臂被斩击吹飞,终于怪物骐达的返还刃朝我的头袭来。
+「緹亚啊啊啊啊啊啊啊!」
-「迪亚啊啊啊啊啊啊啊!」
-
破破烂烂的基督为了保护我,把刀刃弹开了。
-
-那一闪很犀利,就跟梦想中的英雄一样。眼睛完全追不上这剑与剑的邂逅。
......@@ -377,7 +378,7 @@ Index: 17-2.迪亜波羅•西斯
-
-然后,只有打倒那个骐达之类的怪物。
-
+然後,只有打倒那个达之类的怪物。
+然後,只有打倒那个达之类的怪物。
虽说是特化了精神魔法,但那个怪物的真正价值在于那个不定形的身体。与基督的那个冰冻魔法一样,必须更为的强烈。
-
因此,有许多对应的魔法。自幼培养的,为了应对所有的局面学习了许多神圣魔法。
......
......@@ -14,7 +14,7 @@
啊,这个,走马灯--?
过去的故事
是现在自称为緹亚的探索者的故事。
是现在自称为緹亚的冒险者的故事。
我没有名字。
在这个世界上诞生的时候,被母亲当作恶魔害怕,所以就那样没能得到名字。
我天生就拥有巨大的魔力。
......@@ -145,7 +145,7 @@
---
走马灯结束
右臂被斩击吹飞,终于怪物达的返还刃朝我的头袭来。
右臂被斩击吹飞,终于怪物达的返还刃朝我的头袭来。
「緹亚啊啊啊啊啊啊啊!」
......@@ -178,7 +178,7 @@
「--神圣魔法『紫苑』」
然後,只有打倒那个达之类的怪物。
然後,只有打倒那个达之类的怪物。
虽说是特化了精神魔法,但那个怪物的真正价值在于那个不定形的身体。与基督的那个冰冻魔法一样,必须更为的强烈。
因此,有许多对应的魔法。自幼培养的,为了应对所有的局面学习了许多神圣魔法。
由于那个原因,心里的角落里总有着什么对手都能赢的念头,我也为自己变得如此傲慢发愁。
......
......@@ -11,7 +11,7 @@
「离开那里!」
弹开了骐达准备砍向緹亚头颅的第三刀,由于撞击,骐达的身体微微向後退。
弹开了缇达准备砍向緹亚头颅的第三刀,由于撞击,缇达的身体微微向後退。
跑到摔倒在地的緹亚面前,注视着那令人心跳加速的双眸。
感觉不到一絲生气的空虚的眼睛。那眼睛的前方,是緹亚凄惨滚落在地的紧紧握住宝劍的右臂。一动不动的持续看着那个,呆然自失的样子。
......@@ -19,32 +19,32 @@
「真感到吃惊呢……人之间的互相帮助是如此的美丽。正因为无所求,更让这美丽进一步的升华。」
达轻轻摇动身体重整体态,评价着緹亚的奋斗。
达轻轻摇动身体重整体态,评价着緹亚的奋斗。
对这个破灭主义者来说,似乎緹亚采取的行动很可喜。缓缓接近的同时拍起了手。
虽然如此但也絲毫没有任何犹豫的打算,从那杀气中可以感觉的到。我握住劍,开始思考,只考虑着如何杀死这妖怪。为了帮助身受重伤的緹亚,就算只快一秒也想尽快杀了他。
幸运的是,夺走思考的高扬感全部转变成了恐惧。
只是,那并非是自己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对于朋友逝去的恐惧。有可能会因为愤怒而感到狂暴,但身体绝不可能因为害怕而颤抖不已。
我为了粉碎达冻结着的身体,蹬地。
胜算很低。但是,只有这样才能打倒达。不能迷失自己,如果赌上一切的話,就有可能会出现希望。
我为了粉碎达冻结着的身体,蹬地。
胜算很低。但是,只有这样才能打倒达。不能迷失自己,如果赌上一切的話,就有可能会出现希望。
「兴奋在向恐怖转变了?那么再一次,重新施加魔法--」
达看着我的脸,掌握到现在的状态的变化。但是,那个途中,转而像在看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一般看着我。
达看着我的脸,掌握到现在的状态的变化。但是,那个途中,转而像在看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一般看着我。
不,正确来说是我的後方。
「--神圣魔法『紫苑』」
达呆住了,連我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达马上采取防御姿势跳开。往後方确认状况,确认到施放距离偏离了我的位置。
达呆住了,連我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达马上采取防御姿势跳开。往後方确认状况,确认到施放距离偏离了我的位置。
那是泡沫状的光。大量的直径约有数米的光,转眼间就将这狭窄的空间填满。
「da--」
在那个中心,浑身浴血的緹亚站了起来。
那双空虚的眼睛紧紧盯着达。
那双空虚的眼睛紧紧盯着达。
絲毫不介意伤口不断往外溢出的血液,緹亚摇了摇断绝的右腕。
紧接着連锁反应般无数的泡沫状的光也暴乱起来。
面对那股激流,我和达同时咽了下口水。
面对那股激流,我和达同时咽了下口水。
魔力的威压摁住了我。泡沫状的光本身没有物理性的力量,不过还是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着我,那应该就是魔力造成的效应。
我向四周展开『維度』扭曲空间
緹亚不断的咏唱魔法咒语。
......@@ -55,35 +55,35 @@
「神圣魔法『固化愚人节』,神圣魔法『阶級』『迪瓦恩之箭』『迪瓦恩--』
无差别施放着魔法。
恢復魔法止住了緹亚的出血,我的刀伤,达似乎也沾了点光。
恢復魔法止住了緹亚的出血,我的刀伤,达似乎也沾了点光。
然後,那个攻击魔法无规则的朝迷宫的各个方向释放出去。
没有任何敌我之分,是谁看了都知道处于暴走状态中。有感觉到对达的敌意,但同时也没有将作为同伴的我考虑在内。
没有任何敌我之分,是谁看了都知道处于暴走状态中。有感觉到对达的敌意,但同时也没有将作为同伴的我考虑在内。
我理解了那个,从緹亚身边拉开距离。
并且,等待着良机的出现。
不知何时,緹亚的出血止住了。到现在为止没有使用神圣魔法是因为存在着限制呢,还是说本来就没用过,不懂如何使用。但是,靠着这个达确实没了餘裕。
泡沫光的魔法使达流动着的身体凝固住,能看见彼此之间正拼命的进行着激烈的魔法交锋。
我从緹亚的视野之外,笔直的朝着达飞奔而去。
不知何时,緹亚的出血止住了。到现在为止没有使用神圣魔法是因为存在着限制呢,还是说本来就没用过,不懂如何使用。但是,靠着这个达确实没了餘裕。
泡沫光的魔法使达流动着的身体凝固住,能看见彼此之间正拼命的进行着激烈的魔法交锋。
我从緹亚的视野之外,笔直的朝着达飞奔而去。
那个过程中,似乎哪个魔法先中断的話就完了。
我赌上全部,开始发起最後的攻击。
视野被红色所覆盖,从口中体會到铁锈的味道。脚犹如灌铅般沉重,无法感受到双臂的存在。尽管如此,这也已经是将緹亚所带来的恢復效果全部投入到肢体上了。
达的视线确认到急速接近的我,立即悟出了这是又是舍命攻击,马上采取了迎战姿态。
只要是持劍手以外的話,达的刀刃无论伤害到那里都没关系,我跳了过去。
达看破了我那个想法,手臂上的刀刃朝我拿着劍的手挥舞。我的舍身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在那之前我的姿势前倾,加快速度。
达的视线确认到急速接近的我,立即悟出了这是又是舍命攻击,马上采取了迎战姿态。
只要是持劍手以外的話,达的刀刃无论伤害到那里都没关系,我跳了过去。
达看破了我那个想法,手臂上的刀刃朝我拿着劍的手挥舞。我的舍身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在那之前我的姿势前倾,加快速度。
手背被划过,我的劍掉落在地。
如果没有劍将不能造成致命伤。达理解到那个,胜利的笑容使整个脸颊扭曲了。
如我预定的那样,那个被划伤的手抓住达的刀刃。
达的脸浮现出惊恐,然後打算调动那个刀刃但被我的手阻止。
如果没有劍将不能造成致命伤。达理解到那个,胜利的笑容使整个脸颊扭曲了。
如我预定的那样,那个被划伤的手抓住达的刀刃。
达的脸浮现出惊恐,然後打算调动那个刀刃但被我的手阻止。
然後,我空着的左手从『携带品』中取出备用的劍。
顺着取出的气势,那劍顺利的将达身首分离。
顺着取出的气势,那劍顺利的将达身首分离。
达脖子以上的部位飞了出去。
达脖子以上的部位飞了出去。
那触感不像想砍到水一样东西的感觉,而是真正切到肉的手感。
由于冰冻魔法和光魔法的缘故,完全固态化。那真真确确的感觉传到给我的手。
达的身体像是失去了力量,向地面倒去。
斩断那个手脚,刺穿心脏。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所以尽量的对身体追加伤害,目光转向飞出去的达的头。
在地面滚转的达的头在往这边看。
达的身体像是失去了力量,向地面倒去。
斩断那个手脚,刺穿心脏。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所以尽量的对身体追加伤害,目光转向飞出去的达的头。
在地面滚转的达的头在往这边看。
有些惊讶的,似乎又有些喜悦的感觉。
只有头的达说話了。
只有头的达说話了。
「--啊,啊,糟糕了,是你们的胜利」(枫:翻到这里,总有些悲凉的感觉)
......@@ -97,9 +97,9 @@
「谢谢,很开心。最後的魔法好怀念啊。」
达对于自己的败北感到喜悦一般笑了。
达对于自己的败北感到喜悦一般笑了。
最後未免太过简单了。
借由『携带品』系统,发动奇袭。一次都没使用过,难道从什么都没的地方拿出劍达也能预料到,这是不可能的。
借由『携带品』系统,发动奇袭。一次都没使用过,难道从什么都没的地方拿出劍达也能预料到,这是不可能的。
「由于这个我的愿望实现了……果然,你们是能够实现我愿望的存在……如果可以的話请照着这情形,阿尔緹的,就是刚才那火焰的女孩,那个孩子的愿望也拜托帮忙实现呐,可以吗……「
......@@ -108,7 +108,7 @@
『不,原本是互相相杀的敌人,被那样说也……』
『哈,哈哈哈,也是呢…』
说完最後一句話,达化成了沙。
说完最後一句話,达化成了沙。
并且,最後殘留的沙也马上成为光消失了。
看到那个的我,放下了举起的劍。
--称号『黑暗的冲洗』获得
......@@ -116,7 +116,7 @@
光的痕迹中殘留着一颗黑色的宝石。
我将它拾起,凝视。
--守护者的魔石
守护者达的魔力结晶--
守护者达的魔力结晶--
看到敌人消失後出现的掉落物品确认到安全的我,喘息着跑向緹亚。
緹亚依旧蹲着。仿佛,初次相遇时那般。
......
......@@ -86,7 +86,7 @@ Index: 7.準備時間与升級
+「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比起这个,哪裡有能住的地方能推荐下吗?」
-「啊,能住的地方?《弗祖雅族》(枫:フーズヤーズ翻译软件是FUZUYAZU用拼音打出来是弗祖雅族所以接下来我都会用弗祖雅族来表示话说フーズヤーズ到底是什么是水井的名称还是国家名23333)的话,就有公共的住宿设施,只是价格有点高。虽说如此,原本《弗祖雅族》
+「啊,能住的地方?『弗茲亚茲』(枫:弗茲亚茲翻译软件是FUZUYAZU用拼音打出来是弗茲亚茲所以接下来我都会用弗茲亚茲来表示話说弗茲亚茲到底是什么是水井的名还是国家名23333)的話,就有公共的住宿设施,只是价格有点高。虽说如此,原本『弗茲亚茲』
+「啊,能住的地方?『弗茲亚茲』(枫:弗茲亚茲翻译软件是FUZUYAZU用拼音打出来是弗茲亚茲所以接下来我都会用弗茲亚茲来表示話说弗茲亚茲到底是什么是水井的名还是国家名23333)的話,就有公共的住宿设施,只是价格有点高。虽说如此,原本『弗茲亚茲』
就没有便宜的地方」
......@@ -110,7 +110,7 @@ Index: 7.準備時間与升級
+进入『弗茲亚茲』是偶然。但是总觉得是个缺点满满的感觉。就跟有钱人为有钱人服务的国家一样。
-「老实说,没有相当的钱和富余的人只靠在迷宫探索在《弗祖雅族》是很难生存的,只能挣到些许铜币,也不能好好的吃上饭,所以不是高收入高级别的迷宫探索者是不会呆在《弗祖雅族》的」
+「老实说,没有相当的钱和富余的人只靠在迷宫探索在『弗茲亚茲』是很难生存的,只能挣到些许铜币,也不能好好的吃上饭,所以不是高收入高級别的迷宫探索者是不会呆在『弗茲亚茲』的」
+「老实说,没有相当的钱和富余的人只靠在迷宫探索在『弗茲亚茲』是很难生存的,只能挣到些许铜币,也不能好好的吃上饭,所以不是高收入高級别的迷宫冒险者是不会呆在『弗茲亚茲』的」
-「要到那里?......顺便说下,住宿费和别的国家相比起来增加多少左右」
+「要到那里?……顺便说下,住宿费和别的国家相比起来增加多少左右」
......
......@@ -72,7 +72,7 @@
「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比起这个,哪裡有能住的地方能推荐下吗?」
「啊,能住的地方?『弗茲亚茲』(枫:弗茲亚茲翻译软件是FUZUYAZU用拼音打出来是弗茲亚茲所以接下来我都会用弗茲亚茲来表示話说弗茲亚茲到底是什么是水井的名还是国家名23333)的話,就有公共的住宿设施,只是价格有点高。虽说如此,原本『弗茲亚茲』
「啊,能住的地方?『弗茲亚茲』(枫:弗茲亚茲翻译软件是FUZUYAZU用拼音打出来是弗茲亚茲所以接下来我都会用弗茲亚茲来表示話说弗茲亚茲到底是什么是水井的名还是国家名23333)的話,就有公共的住宿设施,只是价格有点高。虽说如此,原本『弗茲亚茲』
就没有便宜的地方」
......@@ -90,7 +90,7 @@
进入『弗茲亚茲』是偶然。但是总觉得是个缺点满满的感觉。就跟有钱人为有钱人服务的国家一样。
「老实说,没有相当的钱和富余的人只靠在迷宫探索在『弗茲亚茲』是很难生存的,只能挣到些许铜币,也不能好好的吃上饭,所以不是高收入高級别的迷宫探索者是不会呆在『弗茲亚茲』的」
「老实说,没有相当的钱和富余的人只靠在迷宫探索在『弗茲亚茲』是很难生存的,只能挣到些许铜币,也不能好好的吃上饭,所以不是高收入高級别的迷宫冒险者是不会呆在『弗茲亚茲』的」
「要到那里?……顺便说下,住宿费和别的国家相比起来增加多少左右」
......
......@@ -87,7 +87,7 @@ Index: 8.不想潜入迷宫的説
当然,起着名字是有原因的。说不定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其他我的世界中的居民也说不定。
为了增大与同胞之间彼此相遇的机会,取个比较有名的名字比较好这么想道。
@@ -83,43 +82,43 @@
@@ -83,49 +82,49 @@
把国名原封不动的当作名字,或是用有名国家的总统名,这虽然可以随口说出来,但问题在于组合的技巧吧。
语感上要比什么都好。直译过来是拯救大陆的感觉,或者可以说这已经是我大脑的极限了。
......@@ -137,6 +137,13 @@ Index: 8.不想潜入迷宫的説
听到店长从厨房飞出「低薪碍到你了吗?」的声音,男人再次笑了。
这是在酒馆里特殊的平衡。
-店长原本是迷宫有名的探索者,不管如何粗暴的人都会退让一步。就像刚才说的,不知道听见多少次骂客人了。
+店长原本是迷宫有名的冒险者,不管如何粗暴的人都会退让一步。就像刚才说的,不知道听见多少次骂客人了。
但不这样,是无法在迷宫旁边开店的吧。
例如,女性员工快被戏弄了,日樱小姐笔直的飞出去,一脚踹飞了他。
@@ -135,11 +134,11 @@
只是,马上就信任了刚雇佣的我,在经营方面感觉不太好。
......@@ -216,7 +223,7 @@ Index: 8.不想潜入迷宫的説
虽然如此,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也没有经过很好的说明,马上就被入取到店里工作也很奇怪啊。难道是有想说也说不出的痛处吗?
「是啊,也没怎么教过。」
@@ -217,61 +216,61 @@
@@ -217,102 +216,101 @@
「嗯,得救了。我的故乡不是什么随意能到达的地方,所以只能靠自己。」
过度的被期待也很为难,所以决定先设好防线。
......@@ -294,8 +301,11 @@ Index: 8.不想潜入迷宫的説
MP消耗增加效力也越大,所以在当时简单的就把名字给改了。
技能名称越长,在使用时的爽快感也越强,这是我的主张。
@@ -281,38 +280,37 @@
-技能名称越长,在使用时的爽快感也越强,这是我的主张。
+技能名字越长,在使用时的爽快感也越强,这是我的主张。
店的外面是一个大的木制揭示板。好像有个和我同龄的孩子戴着衫帽蹲在那里的样子。
我很在意,出到店外。
外面下着白色颗粒,纷纷扬扬的,很漂亮。
......
......@@ -123,7 +123,7 @@
这是在酒馆里特殊的平衡。
店长原本是迷宫有名的探索者,不管如何粗暴的人都会退让一步。就像刚才说的,不知道听见多少次骂客人了。
店长原本是迷宫有名的冒险者,不管如何粗暴的人都会退让一步。就像刚才说的,不知道听见多少次骂客人了。
但不这样,是无法在迷宫旁边开店的吧。
......@@ -273,7 +273,7 @@
MP消耗增加效力也越大,所以在当时简单的就把名字给改了。
技能名越长,在使用时的爽快感也越强,这是我的主张。
技能名越长,在使用时的爽快感也越强,这是我的主张。
店的外面是一个大的木制揭示板。好像有个和我同龄的孩子戴着衫帽蹲在那里的样子。
......
......@@ -19,7 +19,7 @@ Index: 18.毒されあう二人
-最后是国家的哪个伟大人物过来交涉了。尽管有很多争议,把魔石跟大金交换了后,我回到了医院。
-支付了金额跟办了手续后,确认了迪亚没有发生什么事后我安心了。
-然后他们帮我带路到了病房。
+达掉落的魔石是破格的物品。比现在确认了的最上級的魔石的纯度还要高,没有前例的样子。
+达掉落的魔石是破格的物品。比现在确认了的最上級的魔石的纯度还要高,没有前例的样子。
+最後是国家的哪个伟大人物过来交涉了。尽管有很多争议,把魔石跟大金交换了後,我回到了医院。
+支付了金额跟办了手续後,确认了緹亚没有发生什么事後我安心了。
+然後他们帮我带路到了病房。
......@@ -78,7 +78,7 @@ Index: 18.毒されあう二人
-「我知道了。然后,还有最后的事,因为失去了右臂所以有可能身心平衡被破坏了的悬念。因为剑的使用和魔法的构筑肯定会出现障碍,所以对探索者的迪亚来说肯定会是很大的打击把」
-「是这样的呢。。。。」
-「好好想想和决定今后的是怎么办比较好哦。以上说明结束了。暂且先入院一个星期吧,如果希望复原的场合的話别的手续也是需要的所以希望你能接受。
+「我知道了。然後,还有最後的事,因为失去了右臂所以有可能身心平衡被破坏了的悬念。因为劍的使用和魔法的构筑肯定会出现障碍,所以对探索者的緹亚来说肯定会是很大的打击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