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40a1a229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異世界支配のスキルテイカー ~ ゼロから始める奴隷ハーレム ~

parent 12f5b995
......@@ -9,10 +9,10 @@
店内弥漫着男人汗水的臭味。
「喂。看那个…」
「在那的不是《武神》露娜吗?」
「在那的不是《武神》露娜吗?」
看来这个叫做露娜的少女作为冒険者也有相应的实力的样子。
酒場里的冒険者们看到露娜的时候都从嘴里漏出了惊讶的声音。
酒場裡的冒険者们看到露娜的时候都从嘴裡漏出了惊讶的声音。
「要說的并无其他。正是因为看中您单独攻略迷宮的实力而想要拜托你一件工作」
......@@ -23,7 +23,7 @@
話。能帮助我一起歼灭食尸鬼吗?」
「为什么需要我的力量?那个叫做食尸鬼的魔物是那样強的魔物吗?」
叫做食尸鬼的魔物在游戏的世界有着只有在初盘到中盘才会出来的杂魚魔物的印象。
叫做食尸鬼的魔物在游戏的世界有着只有在初盘到中盘才会出来的杂魚魔物的印象。
「是的。如果出现的只是通常的食尸鬼的話也没有必要借助悠斗桑的力量。但是,在我
故乡出现的食尸鬼莫名的強……普通的冒険者都完全没办法対付」
......@@ -41,7 +41,7 @@
冒険者也不是为了帮助人才討伐怪物的。
就算是再困扰的人虧本的話就不会接受工作。
「怎么样?请问能帮忙吗?当然不会是免费的。当安全討伐食尸鬼成功将会支付您相
「怎么样?请问能帮忙吗?当然不会是免费的。当安全討伐食尸鬼成功将会支付您相
应的报酬」
「…明白了。那个委托我接了」
「真的吗!?非常感谢!?」
......@@ -53,7 +53,7 @@
就可以发动能力略奪把那个技能入手了也說不定的。
还有一点不說也知道,因为可愛就是正義!
放任可愛的女孩子一个劲的困扰悠斗的选项并没有那个。
放任可愛的女孩子一个劲的困扰悠斗的选项并没有那个。
「不愧是主人大人!只要是美丽的女性就一个劲的溫柔呢─」
「令人佩服!連委托的详情都还没有听就直接接受…」
......@@ -61,7 +61,7 @@
絲碧卡和希露菲婭的視线好痛。(萌:坚持住猫耳萝莉即是正義!!)
「首先准備将悠斗大人带到我的故乡的猫妖精村去。详情到了那再說吧」
「首先准備将悠斗大人带到我的故乡的猫妖精村去。详情到了那再說吧」
「恩……?猫妖精的村子…?」
怎么回事。
......
从结论說,悠斗的预感中了。
跟着露娜走,来到了以前拜访过的同一个猫妖精的村子。
这个村子是在悠斗宅邸工作的丽丽娜和萨尼亞姐妹的故乡。
这个村子是在悠斗宅邸工作的丽丽娜和萨尼亞姐妹的故乡。
「喂!在那的不是露娜吗!?」
「喂!在那的不是露娜吗!?」
「村子第一手腕的她回来的話,也就没有惧怕食尸鬼的必要了!」
看来露娜在村子也是相当有名的人呢。
看来露娜在村子也是相当有名的人呢。
当悠斗们踏进村子的时候,大量的村民开启了欢迎模式上来迎接。
「露娜呦。那位是?」
......@@ -34,7 +34,7 @@
是为什么呢。
和高兴的村人们相対露娜的表情好冷淡。
「接下来将会把悠斗桑带到村長的家里去。在那里将会详细說明报酬的…是那样打
「接下来将会把悠斗桑带到村長的家裡去。在那裡将会详细說明报酬的…是那样打
算的」
虽然嘴上說的很平静但,感觉到露娜的态度有点不愉快的感觉。
......
......@@ -2,7 +2,7 @@
种族:猫妖精
職業:村長
固有能力:无
进入在猫妖精的村子中最大的村長的家里以后,有一张熟悉的脸在那里
进入在猫妖精的村子中最大的村長的家裡以後,有一张熟悉的脸在那裡
「你是…?」
......@@ -16,7 +16,7 @@
要說为何那就是有着馬上就要受到盜贼団《緋色之歪》的头領田中和也暴行的时候被悠
斗所救助了的经历。
和悠斗分开以奧利維亞的愛意也没有消失。
和悠斗分开以奧利維亞的愛意也没有消失。
但是。
作为村長这一職業拥有保护村子职责的自己和在各地游走冒険的冒険者是不可能相结合
......@@ -27,7 +27,7 @@
混乱的奧利維亞向着悠斗說了奇怪的言語。
「请冷静下来!我来这是为了当退治食尸鬼的帮手的哟!」
「请冷静下来!我来这是为了当退治食尸鬼的帮手的哟!」
対着预想之外开始暴走的奧利維亞,悠斗发起的吐槽。
......@@ -36,8 +36,8 @@
「是吗…!是这样啊!但是,是你来做梦也没有想到…!」
在那之
听了悠斗的详细解說,奧利維亞取回的平静。
在那之
听了悠斗的详细解說,奧利維亞取回的平静。
「悠斗君。详细的話应该也听露娜說过了,我们的村子迎来的前所未有的困境。対突然
出现的食尸鬼村民已经有好几人被拐走了。
......@@ -76,4 +76,4 @@
和奧利維亞說的一样今天已经很晚了。
走晚上的森林伴随着危險所以还是住在这比较好。
悠斗快速答应后,奧利維亞漏出了奇妙的迫不及待的样子。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悠斗快速答应後,奧利維亞漏出了奇妙的迫不及待的样子。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那天的晚上。
悠斗被《有单独的話想要和你說》而被奧利維亞叫了过去。
没有特别想要做的悠斗把絲碧卡和希露菲婭放在一旁自己来到了村長的家
没有特别想要做的悠斗把絲碧卡和希露菲婭放在一旁自己来到了村長的家
「喂~。悠斗君。真是让我好等~」
......@@ -27,16 +27,16 @@
(恩,这还真美味)
水和蜂蜜发酵以制作出来的蜂蜜酒在这个世界男女都很有人气的饮品。
在这之中対酒很讲究的奧利維亞的家的蜂蜜酒就更是絶品──
水和蜂蜜发酵以制作出来的蜂蜜酒在这个世界男女都很有人气的饮品。
在这之中対酒很讲究的奧利維亞的家的蜂蜜酒就更是絶品──
是可以让还没喝惯的悠斗的舌头满足的程度。
「悠斗君!喝的好!」
在倒酒的势气下大胆的绕到背双手抱住悠斗。
在那之
悠斗的背有两个大大的胸压了下来、
在倒酒的势气下大胆的绕到背双手抱住悠斗。
在那之
悠斗的背有两个大大的胸压了下来、
(…好大!?)
......@@ -61,8 +61,8 @@
「…不是說了很让人开心的話吗」
听了悠斗話的奧利維亞漏出了妖艳的笑容。
不知道在想点什么,奧利維亞突然脱起了衣服。
在那之
不知道在想点什么,奧利維亞突然脱起了衣服。
在那之
被真红的内衣包裹的奧利維亞的裸体裸露了出来。
『……』
......@@ -71,18 +71,18 @@
要說为何──
奧利維亞的裸体美丽到让人惊呆的程度。
反应过来,悠斗隔着内衣拼命的开始揉胸。
反应过来,悠斗隔着内衣拼命的开始揉胸。
「这样好吗?在这样下去将会一发不可收拾哦?和年轻女性不一样…我的性欲可是
不见地的哦」
「没关系哦」
悠斗简单回答,在自己的掌上发动了詛咒魔法发情。
悠斗简单回答,在自己的掌上发动了詛咒魔法发情。
发情
(让対象性的感度上升的魔法)
「那边才是…不要为挑逗我的事而悔啊」
「那边才是…不要为挑逗我的事而悔啊」
让対方性感度上升这一魔法対女性特别起作用这一点经过过去的经验就知道了。
......@@ -95,7 +95,7 @@
~~~~~~~~~~~~~~~~~~~~~~
另一方面的同时。
猫耳忍者娘──露娜.霍内克前往这奧利維亞的家
猫耳忍者娘──露娜.霍内克前往这奧利維亞的家
(我真是…做了无礼的事呢)
......@@ -139,7 +139,7 @@
「近衛悠斗…我絶対不会原谅你的!」
露娜那样宣告很气势的关上了门飞出了家外。
露娜那样宣告很气势的关上了门飞出了家外。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不要說和好反而更加被討厌了不是吗,悠斗抱着头。
......
......@@ -24,7 +24,7 @@
「恩…… 就这样說定啰。」
 悠斗从絲碧卡那收到的,是因生气而鼓起膨胀的脸颊。
 悠斗从絲碧卡那收到的,是因生气而鼓起膨胀的脸颊。
 ~~~~~~~~~~~~
......
此刻,在罗納斯平原最北部位置的某个洞穴中。
猫耳娘忍者────露娜.霍内克,用火焰魔法照亮四周昏暗的洞穴并面前进着。
猫耳娘忍者────露娜.霍内克,用火焰魔法照亮四周昏暗的洞穴并面前进着。
途中虽然遇到了传言中強化了得食尸鬼,但対于拥有【隐密】技能的露娜来讲算不上敌人。
从我方发起攻击的話対方是察觉不到的。
可以完全阻挡自身气息,气味,魔力流动的【隐密】技能対于不依靠視力进行战斗的魔物可以說有着无敌的性能。
......@@ -7,8 +7,8 @@
(……一开始我一个人做就行了,借助那样的变态的力量我肯定是哪裡有问题)
烙印在露娜腦海一直忘不掉的是昨夜奧莉維亞淫乱的身姿。
対幼年在完全與外界隔絶的猫妖精的村子長大,成为冒険者过着专心致志工作的生活的露娜来讲,対于色色的事情是完全无缘的东西。
烙印在露娜腦海一直忘不掉的是昨夜奧莉維亞淫乱的身姿。
対幼年在完全與外界隔絶的猫妖精的村子長大,成为冒険者过着专心致志工作的生活的露娜来讲,対于色色的事情是完全无缘的东西。
一想到昨夜的事脸就发熱起来并且大腿間不可以思议地感到痒痒的。
(为什么会対昨天的事……)
......@@ -26,18 +26,18 @@
(話又說起来,这个洞好像好宽敞啊)
越往洞面走,食尸鬼的數量就越来越多。
越往洞面走,食尸鬼的數量就越来越多。
露娜这样想着。
正因为天生有着【隐密】技能的自己才能没事,不过,如果是普通的冒険这进到这面,肯定一瞬間就会成为他它们的食物了。
更加往面走着的时候─────
正因为天生有着【隐密】技能的自己才能没事,不过,如果是普通的冒険这进到这面,肯定一瞬間就会成为他它们的食物了。
更加往面走着的时候─────
露娜走向了不经意間打开的空間。
在那空間放着有什么被祭祀过的痕迹的祭坛。
在那空間放着有什么被祭祀过的痕迹的祭坛。
「吼,没想到能有人类能达到这
「吼,没想到能有人类能达到这
在洞穴中响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往声音方向看去,一个巨大骸骨怪物在那
往声音方向看去,一个巨大骸骨怪物在那
「什……」(なっ)
......@@ -69,7 +69,7 @@
封印着塔納托斯的东西应该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才対。
当初应该召集了最強的魔術師们张开了結界才対的─────
日月过去使得結界变弱了让冒険者进到面把封印解开了吧。
日月过去使得結界变弱了让冒険者进到面把封印解开了吧。
(这个魔物是不行的…我絶対打不倒)
......
......@@ -4,9 +4,9 @@
(使体内魔力的回复速度上升的技能)
之前,从摩托下来的时候会感觉到魔法使用的疲劳,不过───────
之前,从摩托下来的时候会感觉到魔法使用的疲劳,不过───────
从水晶魔法人偶获得《魔力精制》的技能身体再也感觉不到疲劳感了。
从水晶魔法人偶获得《魔力精制》的技能身体再也感觉不到疲劳感了。
托新入手的技能的福,速度能够比以前更加地快。
「主人大人,有敌人!」
......@@ -17,7 +17,7 @@
和罗納斯平原的其他魔物対比,战斗能力好像出奇的高。【还不是渣渣……】
數量是4体
食尸鬼的魔物有着人类死腐烂的尸体变成的怪物一样令人毛骨悚然的外表。
食尸鬼的魔物有着人类死腐烂的尸体变成的怪物一样令人毛骨悚然的外表。
走在一起的話,其冲击力是3倍。
「主君。请小心……?那个食尸鬼感觉不対劲!」
......@@ -32,7 +32,7 @@
「诶?什么?」
但是。
在希露菲婭說出那个提醒之
在希露菲婭說出那个提醒之
4体食尸鬼被悠斗用手中的長劍把它们的头和身体分离了。
到底在眼前发生了什么────
......@@ -44,7 +44,7 @@
接受了意料之外的事态的希露菲婭重新体会到自己主人的力量。
悠斗在那确认着自己的状态。
悠斗在那确认着自己的状态。
近衛悠斗
 固有能力: 能力略奪 隷属契約 魔眼 透過 警鐘 成長促進 魔力精製
......@@ -73,5 +73,5 @@
最初看到食尸鬼那诡異外表的悠斗対委托的熱情大大下降了,不过────
因为这个的原因,状况有了改变。
悠斗対今夜晚的事情有着與以往不同的充实感。
悠斗対今夜晚的事情有着與以往不同的充实感。
提高熱情开始了対食尸鬼的討伐任务。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25,11 +25,11 @@
如果进去的話也许能救助被捕的村民们。
如今委托已经完成了,无視这个洞穴感觉是可以的。
「主君!请看那的树枝!」
「主君!请看那的树枝!」
看向希露菲雅所指的方向,洞穴附近的树系着很眼熟的颜色的布。
「那是……和露娜桑穿来的衣服一样的东西吧。那个布那稍微有露娜桑的味道。」
「那是……和露娜桑穿来的衣服一样的东西吧。那个布那稍微有露娜桑的味道。」
「原来如此。也就是說那是露娜进入洞穴时做成的记号呢?」
......@@ -43,7 +43,7 @@
从行会那收到的《初学者支援集》,放入了能将黑暗照亮的魔石。
悠斗从魔法包里拿出魔石交给絲碧卡和希露菲雅后,向洞穴里走去。
悠斗从魔法包裡拿出魔石交给絲碧卡和希露菲雅后,向洞穴裡走去。
~~~~~~~~~~~~
......@@ -55,7 +55,7 @@
先行一步的露娜那边已经进行討伐了吧。
在路上偶尔,滚转著被斩首的食尸鬼的尸体。
悠斗在那再次确认状态。
悠斗在那再次确认状态。
近衛悠斗
固有能力:能力略奪隷属合同魔眼透过警钟生長促进魔力精制
......@@ -75,7 +75,7 @@
风耐性LV4(6 / 40)
住在洞穴的食尸鬼比想象的还要多,悠斗的詛咒魔法急速成長了。
住在洞穴的食尸鬼比想象的还要多,悠斗的詛咒魔法急速成長了。
咒魔法Lv 5
使用魔法催(0)情减重增重
......@@ -100,12 +100,12 @@
回到宅子的話馬上就开始增重的魔法的验証工作吧。
「啊。在这就走不了了?」
「啊。在这就走不了了?」
那之走了不一会儿,悠斗面前出现了一面耸立的墙壁。
那之走了不一会儿,悠斗面前出现了一面耸立的墙壁。
在某処路线选择错误了么?
悠斗的眼中看来这之继续向前走是不可能了。
悠斗的眼中看来这之继续向前走是不可能了。
「不,主人Sama。看来爬上墙壁就有路了。那上面有露娜桑的味道。」
......@@ -115,11 +115,11 @@
対在幼时就《攀岩》至极的悠斗来說,爬上这种程度高度的墙壁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絲碧卡。希露菲雅。你们先爬上去,我在面跟着」
「絲碧卡。希露菲雅。你们先爬上去,我在面跟着」
「嗯。那是没关系……很意外啊。还以为主君一定是比什么都先一步前进的类型呢。」
「嘛啊。平时是那样吧,不过这次不一样啊。你们掉下来受伤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吧?我在面爬的話,两人掉的时候也可以接住。」
「嘛啊。平时是那样吧,不过这次不一样啊。你们掉下来受伤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吧?我在面爬的話,两人掉的时候也可以接住。」
悠斗简洁地用凛然的表情回答道。
......@@ -150,7 +150,7 @@
悠斗向攀登岩壁过程中集中以至于太过无防備了的二人的裙子中眺望着。
但是、在那之
但是、在那之
対悠斗来說意料之外的事态发生了。
「……呀!」
......@@ -169,7 +169,7 @@
(这样的話!)
悠斗使用过的是,《风魔法》的Wind和《詛咒魔法》的减重结合在一起创造出的《飞行魔法》。
悠斗使用过的是,《风魔法》的Wind和《詛咒魔法》的减重结合在一起创造出的《飞行魔法》。
使用飞行魔法的悠斗,成功快速接住两人落下的身体。
......
平安地成功登上岩壁的悠斗一行人到达了洞穴的最深処。
......@@ -10,7 +10,7 @@
「露娜!」
继续走向面、有被吊在十字架的露娜在。
继续走向面、有被吊在十字架的露娜在。
「……悠斗桑……快一点……逃走……」
......@@ -21,7 +21,7 @@
用尽自己剩下的力量在警告的露娜──。
看见悠斗的背后『那个』的身影、确认之后露出了絶望的表情。
看见悠斗的背後『那个』的身影、确认之後露出了絶望的表情。
「呼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
......
......@@ -2,7 +2,7 @@
塔納托斯这样宣言、使用自己的固有能力《魂创造》在地面之中注入魔力。
紧接之
紧接之
埋在地面中的人类尸体得到了灵魂、变成了食尸鬼。
让肉体寄宿灵魂的《魂创造》技能、只要有尸体和魔力就可以无限生成食尸鬼。
......@@ -56,7 +56,7 @@
「去死吧!」
使用影缝技能来到悠斗背的塔納托斯、用手挥动镰刀向上斩向悠斗。
使用影缝技能来到悠斗背的塔納托斯、用手挥动镰刀向上斩向悠斗。
有着巨大身躯的塔納托斯动作却很灵敏。
......
......@@ -18,7 +18,7 @@
悠斗晚上会自称《透明人間PLAY》而袭击在睡的女生──。
但是决定今要控制一下。
但是决定今要控制一下。
(不敢相信。那个塔納托斯……只靠一个人就打倒了……)
......@@ -53,7 +53,7 @@
从悠斗受到出乎预料问题的露娜、不由自主地讲不出話。
少时候在没有同世代男生的猫妖精村長大、成为冒険者之补称为《武神》的露娜対異性毫无抵抗力。
少时候在没有同世代男生的猫妖精村長大、成为冒険者之补称为《武神》的露娜対異性毫无抵抗力。
「这、这是那个……我不是有那想的想法而說的……」
......@@ -70,4 +70,4 @@
在那样的場合待不下去的悠斗试图搪塞过去。
但是。
露娜的腦海里已经刻录了悠斗的話。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露娜的腦海裡已经刻录了悠斗的話。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2,7 +2,7 @@
据說这矿山以前是以挖掘貴重的魔石場,所以是艾克斯佩因的商人们視为宝物的但是──。
当魔石挖尽了过、谁也没再来过了,就那样成为了魔物们居住的場所的样子。
当魔石挖尽了过、谁也没再来过了,就那样成为了魔物们居住的場所的样子。
「話說回来………像这样和主人二人出街什么的真是久违了。」
......@@ -35,19 +35,19 @@
悠斗刚到大角猫头鹰矿山的入口就看见了脸熟的一位女性。
(什,为什么她会在这……?)
(什,为什么她会在这……?)
看见了那位女性──拉瑟.斯卡蕾多的身姿的希露菲婭把不爽二字表现在脸上。
难得能和悠斗二人一起的远征就这样被泼冷水的感觉。
「为什么拉瑟会在这
「为什么拉瑟会在这
「呼呼。因为想要帮助你的升級考试啊。听见悠斗君要去大角猫头鹰矿山所以就先你一步到达咯。」
「感动到我了…………就那么为我着想………!?」
「别說那么惡心的話。只是为了还你之前在地城时的恩而已。想在这一次还清罢了。」
「别說那么惡心的話。只是为了还你之前在地城时的恩而已。想在这一次还清罢了。」
「………」
......@@ -97,14 +97,14 @@
「可是,主人!这样下去只会被瞧不起所以请退下……」
「所以說同伴之間争吵也没什么好処的吧!我们的敌人在矿山里的怪物们啊……」(矿山里的怪物:敌人就是矿山外的怪物………)
「所以說同伴之間争吵也没什么好処的吧!我们的敌人在矿山裡的怪物们啊……」(矿山裡的怪物:敌人就是矿山外的怪物………)
「可是啊,悠斗君。被她开口說了的我也不能就那么简单的让步唷。我也是有自尊的。」
「………」
拉瑟說得也有道理。
以主从的命令权的話也能简单的使希露菲婭道歉,但是那样做的話絶対会造成其中那一方的尾巴被踩着的结果。(そんなことをすれば絶対に尾を引く結果になってしまう 这不是很明白!只是跟着我觉得的感觉翻的)
以主从的命令权的話也能简单的使希露菲婭道歉,但是那样做的話絶対会造成其中那一方的尾巴被踩着的结果。(そんなことをすれば絶対に尾を引く結果になってしまう 这不是很明白!只是跟着我觉得的感觉翻的)
为了让事情稳定下来必需选择【决斗】以外的方案,是必需的。
......@@ -114,7 +114,7 @@
「这个胜负,收下啦!」
「没有意见,会让你悔嘲笑主人的」
「没有意见,会让你悔嘲笑主人的」
拉瑟和希露菲婭向着対方的脸,发出巴叻巴叻的火花。
......
......@@ -14,7 +14,7 @@
拉瑟把做为洞窟探險的必需品照亮黑暗的魔石从包包中取出,先悠斗一步踏入黑暗之中。
悠斗和希露菲婭跟着拉瑟那布丁布丁的屁股
悠斗和希露菲婭跟着拉瑟那布丁布丁的屁股
~~~~~~~~~~~~~~
......@@ -30,7 +30,7 @@
対悠斗来說,做为被召唤到这世界开始就有很深的感触的怪物。
精灵这魔物是,以前遇到的妖精这魔物还要大上一圈的外形。
可是它不是手持弓箭又有妖精那样回复魔法的魔物如此推测(翻:这不明白しかし、手には弓を携えいることからフェアリーのような回复魔法だけが取り得の魔物ではないことが推测される。)
可是它不是手持弓箭又有妖精那样回复魔法的魔物如此推测(翻:这不明白しかし、手には弓を携えいることからフェアリーのような回复魔法だけが取り得の魔物ではないことが推测される。)
「那么。首先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如何。让你先手」
......@@ -42,7 +42,7 @@
(果然是外行人。以豬人和精灵为対手还正面対抗………已经吹牛吹破皮了啊)
引用冒険者们的理论的話,这样的状态应该绕到面先把精灵干掉才是最好的手段。
引用冒険者们的理论的話,这样的状态应该绕到面先把精灵干掉才是最好的手段。
先干掉精灵,这样在前线的豬人们就失去了回复手段了。
......@@ -57,7 +57,7 @@
「『『呼吼噢噢噢噢!』』」
那过
那过
豬人们的头随着斩线分离,发出了最终的悲鸣。
「什………」
......
在討伐了精灵和豬人悠斗悠哉的确认着状态栏。
在討伐了精灵和豬人悠斗悠哉的确认着状态栏。
近衛悠斗
......@@ -31,12 +31,12 @@
在魔物中,也是有这种稀有种(无能力)存在的吧。(翻:稀有(ˉ(∞)ˉ)还不快播打女騎士熱线,要多生产此物种)
确认成果的悠斗重拾心情往矿山深処前进。
确认成果的悠斗重拾心情往矿山深処前进。
~~~~~~~~~~~~~
从那之
从那之
拉瑟和希露菲婭的快进击还在继续着。
前卫的豬人被希露菲婭的劍,后卫的精灵被拉瑟的槍。以各自打到的组合,为前进着的矿山深処填增些光辉。(魔物:Gan!组队打副本结果遇到老司机!)
......@@ -47,7 +47,7 @@
「希露菲婭君………是这名来着。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确认了希露菲婭无言的点着头拉瑟继续问道。
确认了希露菲婭无言的点着头拉瑟继续问道。
「你既然有这样的力量为什么还甘心只做奴隷这种身份呢,如果你有那份心的話就算不依赖男人也能独立生活下去了不是吗」
......@@ -78,7 +78,7 @@
拉瑟娇的拉着西部帽的一角向着希露菲婭的方向望去。
「收回之前的話。在我眼你是一名伟大的騎士,就当我之前所有的无礼的发言没发生过吧」
「收回之前的話。在我眼你是一名伟大的騎士,就当我之前所有的无礼的发言没发生过吧」
拉瑟向希露菲婭伸出手并說出道歉的話。
......@@ -90,4 +90,4 @@
「………拉瑟桑,你的那份娇偶尔也向着我一些不行吗?」
(翻:不是男主加后宮而是后宮的后宮的感觉?!不管怎么說百合塞高)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翻:不是男主加後宮而是後宮的後宮的感觉?!不管怎么說百合塞高)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希露菲婭&拉瑟的争斗平安的结束了,悠斗为了成为銀級冒険者而被 委托的寻找硬币的任务继续进行。
暂时确认下状态↓
......@@ -32,7 +32,7 @@
到目前为止,使用魔石来照明,但《闪光照明》取得了,而没有必要依赖工具。
「这面是矿山的最深部。这一带开始渐渐 出现高水平的魔物。」
「这面是矿山的最深部。这一带开始渐渐 出现高水平的魔物。」
拉瑟带路,走下去,悠斗等人来到了宽敞的空間。
......@@ -45,15 +45,15 @@
那異样的外貌,周圍普通人没有不知道这个是(魔族)
「魔族……!?为什么魔族在这!?」
「魔族……!?为什么魔族在这!?」
拉瑟在战栗。
作为冒険者,各种经历的拉瑟,是首次遇到魔族。
魔族與人类的战争中失败,在各地躲避人类,與人类的街道没有接点。
魔族與人类的战争中失败,在各地躲避人类,與人类的街道没有接点。
很少人接触,虽然有些人做了坏事,但也有这样的原因,但只有极少數派这样的存在。
「告诉你吧。小姐姐。我的目的是……杀了那的男人」
「告诉你吧。小姐姐。我的目的是……杀了那的男人」
快速从岩壁上跳下来的阿瑪达(アマルダ)继续說。
......@@ -63,8 +63,8 @@
「游戏是……?」
「啊。在我们的世界里,你是一个小小的名人。这里的魔族,他们都是想把你打倒的人。
所以我要……向你提出一対一的战斗,但是你的胜利条件是把这的所有的魔族打倒。」
「啊。在我们的世界裡,你是一个小小的名人。这裡的魔族,他们都是想把你打倒的人。
所以我要……向你提出一対一的战斗,但是你的胜利条件是把这的所有的魔族打倒。」
「太槽了…」
......@@ -77,17 +77,17 @@
「嗯~ ~。参加也不错。不过那个游戏,我赢的話有什么好処呢?」
「嘻嘻嘻(キヒヒ)。没理由吧!你会死在这!」
「嘻嘻嘻(キヒヒ)。没理由吧!你会死在这!」
阿瑪达(アマルダ)不断发出刺耳的笑声
「只是嘛,提高你的动机,你想要說什么准備做什么,也是可以的哦(有点長,不好理解)?这的人为了打倒你赢的荣誉的也是有的噢?」
「只是嘛,提高你的动机,你想要說什么准備做什么,也是可以的哦(有点長,不好理解)?这的人为了打倒你赢的荣誉的也是有的噢?」
(我把这个魔族的話分段了,变得娘炮了,嘛…)
「是吗,我赢了,你就随便回答我一个问题」
「喂喂!那样的条件吗?!?反正这是梦想的报酬更建议嘛(就是說男主你可以想个更美好,更有建设性的报酬)。」
「喂喂!那样的条件吗?!?反正这是梦想的报酬更建议嘛(就是說男主你可以想个更美好,更有建设性的报酬)。」
「……没有这样的必要,就请你遵守約定吧」
......@@ -108,11 +108,11 @@
「没关系。这个游戏我有必胜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