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32a0d797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

parent 15a75529

Too many changes to show.

To preserve performance only 180 of 180+ files are displayed.

......@@ -29,9 +29,9 @@
在回廊的一隅镇座着一个小型的祭坛。待我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後,发现那座祭坛風化严重且岌岌可危。
在青苔密布的石坛上,留存着两根蜡烛的殘渣。在那旁边供着似乎是动物皮毛的什东西,还插有颇具古韵的箭簇。
在青苔密布的石坛上,留存着两根蜡烛的殘渣。在那旁边供着似乎是动物皮毛的什东西,还插有颇具古韵的箭簇。
「这、这什情况……?」
「这、这什情况……?」
心中的惊诧将疑问逼出了口。
......@@ -63,7 +63,7 @@
「──嚎、嚎叫声?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完全搞不懂什么是什么。就連从我自己的口中吐出的台词也不例外。
完全搞不懂什麼是什麼。就連从我自己的口中吐出的台词也不例外。
在混乱的胁迫下,我朝着咆哮声传来的反方向跑了起来。
......@@ -95,7 +95,7 @@
我立馬转身頭也不回地驱使着双脚拼命地奔跑。此时此刻,我根本无暇顾及逃跑的路径,只是依从本能的指挥尽可能地远离怪物身边。
随着体力渐渐不支,我奔跑的速度也开始减缓。接着,利用調整紊乱的呼吸的机会,我总算是恢了些许的理性。
随着体力渐渐不支,我奔跑的速度也开始减缓。接着,利用調整紊乱的呼吸的机会,我总算是恢了些许的理性。
「──呜嗷嗷嗷嗷嗷嗷!!」
......@@ -111,7 +111,7 @@
「──、───!!」
到底在說什,我还听不清楚。但我就像被未见之光所吸引一般,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迈出脚步。
到底在說什,我还听不清楚。但我就像被未见之光所吸引一般,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迈出脚步。
我那因胆怯而丧失了大半机能的頭腦對他人──對『人』的存在无比饥渴。
......@@ -145,11 +145,11 @@
我现在腦海中一片混乱,而且十分恐惧。
如果我能够冷静地對情况做出判断的話,那我理应是可以隐藏起来的。
如果我能够冷静地對情况做出判断的話,那我理应是可以隐藏起来的。
然而,我却只是傻站在原地寸步未动。結果,我與那名手持细劍的領队目光相合。
「──什么!?你小子是什么人!?」
「──什麼!?你小子是什麼人!?」
男子以惊愕的表情冲我怒吼。听到他的吼声,我一下子回过了神,接着不假思索地向他求助道。
......@@ -169,7 +169,7 @@
如果是平时的我自然不会注意不到。
现在这些人根本没有余力为我提供帮助。并且他们也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心人。就凭他们身上的装束,拿在手上的凶器,加上那个狰狞的猛獸,这十万火急的状况早已夺去了他们的余裕,我没有理由領会不到这些。
现在这些人根本没有餘力为我提供帮助。并且他们也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心人。就凭他们身上的装束,拿在手上的凶器,加上那个狰狞的猛獸,这十万火急的状况早已夺去了他们的餘裕,我没有理由領会不到这些。
可是此时的我早已丧失了应有的判断力。結果是致命的。
......@@ -181,7 +181,7 @@
「呜、呜啊啊啊!!!」
我意识到自己的腿被人砍伤,是尖叫着跌坐在地。
我意识到自己的腿被人砍伤,是尖叫着跌坐在地。
「有个单干的同行!全员後撤!让他给我们垫背!」
......@@ -193,7 +193,7 @@
那个被狼撞飞的戰士、还有其余的人,全都對我冷眼相看。他们所有人都只是缄口不言地向我身後跑去。
自然而然地,追赶着这些人的巨狼冲到了我的面前──
自然而然地,追赶着这些人的巨狼冲到了我的面前──
「──呜、呜啊、啊啊啊啊!!」
......@@ -203,7 +203,7 @@
暴露在巨狼那狰狞的双瞳和尖牙利齿之下,我只覺死路一条。
思考的洪流便在这时泛滥开来。形形色色的负面情感如狂風骤雨般翻飞不已。我至今为止的经、人生的一幕幕都被倾倒于腦海。紧接着──
思考的洪流便在这时泛滥开来。形形色色的负面情感如狂風骤雨般翻飞不已。我至今为止的经、人生的一幕幕都被倾倒于腦海。紧接着──
「技能『???』暴走了」
......@@ -213,11 +213,11 @@
──一项不明所以的『表示』浮现于視野的边缘。
但是现在没工夫去管这些。我根本无暇去理解这个『表示』的意義是什。然而,一反内心的焦躁,我大腦的思考却急速地冷却了下来。
但是现在没工夫去管这些。我根本无暇去理解这个『表示』的意義是什。然而,一反内心的焦躁,我大腦的思考却急速地冷却了下来。
泛滥的思考重归于沉静,负面情感也烟消云散,所有的思考都转而集中到了探索破局之法上。
条理清晰的思考终做出了最佳的抉择。
条理清晰的思考终做出了最佳的抉择。
我没有顾及被砍伤的左腿,单单倚靠右腿的力量站了起来。
......@@ -225,9 +225,9 @@
不过速度还是差了太多。在與敌人擦身而过的瞬間,我的右上臂被它的利爪撕裂了。
尽管一陣乎令手臂失去知覺的剧痛在体内游走,但我可腾不出功夫叫唤。
尽管一陣乎令手臂失去知覺的剧痛在体内游走,但我可腾不出功夫叫唤。
到这时,已经逃到安全圍内的那帮人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边。
到这时,已经逃到安全圍内的那帮人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边。
「很好,就是这个位置!攻击!把路堵死!!」
......@@ -235,7 +235,7 @@
敌人不只有这匹巨狼而已。我意识到那帮人也一样都是威胁我生命的敌人。
了镇定的大腦推测出了他们的目的。
了镇定的大腦推测出了他们的目的。
──这帮混蛋!把我當成诱饵自顾自地逃走居然还不满足!!
......@@ -255,7 +255,7 @@
将这股剧痛充作刺激,我維系着大腦的思考,以懊悔和憎恨为支撑保住气力。
被熱浪掀飞的我终摔到了地上,倒地之後我睁开双眼窥探周圍的状况。
被熱浪掀飞的我终摔到了地上,倒地之後我睁开双眼窥探周圍的状况。
将周圍一带尽情摧殘过的烈焰就像魔法一样转瞬間便消失了。
......@@ -263,7 +263,7 @@
「这、这──」
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吗,我本想这說,但却没能成功。被火焰摧殘过的喉咙已无法正常发声。但双眼还能正常活动。
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吗,我本想这說,但却没能成功。被火焰摧殘过的喉咙已无法正常发声。但双眼还能正常活动。
因为火焰堵住了退路,在这个石制的回廊中只剩下了我和那匹巨狼。
......@@ -275,11 +275,11 @@
尽管的狼的气息紊乱,整个身子也摇摆不定,但它的眼瞳仍是熠熠生辉。
對手的志絲毫不减,它一面呻吟一面向我靠近,就像是在說「狼在受伤之後才愈显骇人之処。」
對手的志絲毫不减,它一面呻吟一面向我靠近,就像是在說「狼在受伤之後才愈显骇人之処。」
我也和它一样做好了覺悟。
我坠落的位置可谓恰到好処。虽然狼可能看不到,不过在我的後方正好有一柄大劍。这恐怕是此前被它顶飞的那个戰士的武器。如果能用好这把劍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話,那我姑且能争得分胜算。
我坠落的位置可谓恰到好処。虽然狼可能看不到,不过在我的後方正好有一柄大劍。这恐怕是此前被它顶飞的那个戰士的武器。如果能用好这把劍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話,那我姑且能争得分胜算。
我将狼置于身後向着大劍全力奔驰。
......@@ -287,7 +287,7 @@
左腿又是一陣剧痛,危險信号在腦海中吵个不停。
即使如此我仍然不顾一切地跑着。我強行役使乎失去知覺的腿脚踩踏着地面。
即使如此我仍然不顾一切地跑着。我強行役使乎失去知覺的腿脚踩踏着地面。
說實話应當在何时迎击我也没有頭緒。狼到底会怎样袭来,我也无从预测。
......@@ -303,7 +303,7 @@
尽管我勉強避过了狼爪的挥击,但却奈何不得它足足三米長的躯体。
一股难以置信的重量压迫于全身。挤压直接让我把胃的东西吐了出来。
一股难以置信的重量压迫于全身。挤压直接让我把胃的东西吐了出来。
就算首級被大劍貫穿,狼仍然张开血口一欲将我吞杀。
......@@ -362,13 +362,13 @@ Str補正+0.10──
将狼打倒之後,我慎重地将周圍搜查了一番。
按理說这离奇的事态本应让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但不可思议的是,我现在的情緒十分冷静。简直就像是對心中的混乱熟視无睹一样,我能够极其镇定地取行动。
按理說这离奇的事态本应让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但不可思议的是,我现在的情緒十分冷静。简直就像是對心中的混乱熟視无睹一样,我能够极其镇定地取行动。
首先我去将掉落在與狼戰的地方的物品捡了起来。
首先我去将掉落在與狼戰的地方的物品捡了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我从被狼杀害的人的尸体身上搜出了不少可堪一用的东西。
搜尸的行为并没有让我产生罪惡感。之所以会这样,與其說是因为我深谙这做的必要性,不如說是我的感覺已经趋于麻木。为了存活,我已经不做他想,只求做出最合适的选择。
搜尸的行为并没有让我产生罪惡感。之所以会这样,與其說是因为我深谙这做的必要性,不如說是我的感覺已经趋于麻木。为了存活,我已经不做他想,只求做出最合适的选择。
尸体上携带的物资是我想要在这裡活下去所必须的──冷静而透彻的思考导出了这个答案。
......@@ -390,7 +390,7 @@ Str補正+0.10──
不过,这个結晶的成色却與狼的毛色十分相似。
是我便做出了一份推测,尽管推测的内容有些荒诞无稽,但我却自认确凿无疑。在这个地方打倒了怪物的話,就会掉落某種东西,而那所谓的某種东西正是我眼前的这个結晶。
是我便做出了一份推测,尽管推测的内容有些荒诞无稽,但我却自认确凿无疑。在这个地方打倒了怪物的話,就会掉落某種东西,而那所谓的某種东西正是我眼前的这个結晶。
我不免有些感伤。
......@@ -398,15 +398,15 @@ Str補正+0.10──
我捡起了这颗結晶,将它塞进了口袋裡。
「好了,接下来该怎办……」
「好了,接下来该怎办……」
在这裡能做的事我都做了。
如果再有什敌對生物过来袭击我的話,我已经具備了迎击的手段。
如果再有什敌對生物过来袭击我的話,我已经具備了迎击的手段。
接下来该考虑的,就是到底应该『留在这裡』还是『继续移动』了。
接下来该考虑的,就是到底应该『留在这裡』还是『继续移动』了。
大腿的伤势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严重。方才的行动不便恐怕是身体下意识的畏缩所致。不过,虽然依靠压迫止血法多少缓和了伤势,但每當有所行动的时候仍是苦不堪言。
大腿的伤势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严重。方才的行动不便恐怕是身体下意识的畏缩所致。不过,虽然依靠压迫止血法多少缓和了伤势,但每當有所行动的时候仍是苦不堪言。
一旦在这个地方丧失了体力,那我也就没有活路了。所以继续移动是个背负大量風險的选择。
......@@ -414,7 +414,7 @@ Str補正+0.10──
将求生的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的惡果,我刚才已有切肤之痛。
怪物们倒也就罢了──可自己向人类求救却反过来被砍伤的经令我心有余悸。
怪物们倒也就罢了──可自己向人类求救却反过来被砍伤的经令我心有余悸。
就算我留在这裡等待他人路过恐怕也无济于事。
......@@ -426,7 +426,7 @@ Str補正+0.10──
結果发现它并不适合充當拐杖。
「得找个什更合适、更好的『道具』才行啊……」
「得找个什更合适、更好的『道具』才行啊……」
說着,我又开始环顾周圍。
......@@ -434,9 +434,9 @@ Str補正+0.10──
Empty
──紧接着,我眼中又凭空浮现出这一项『表示』
──紧接着,我眼中又凭空浮现出这一项『表示』
「咦,怎回事……这是?」
「咦,怎回事……这是?」
混乱和讶異进一步加剧,我哑然失笑。
......@@ -444,7 +444,7 @@ Empty
看来不会有错了,在这裡就是能看到这一类的『表示』
就是有这一種机制。
就是有这一種机制。
「哈、哈哈,这简直就跟──」
......@@ -452,13 +452,13 @@ Empty
我隐約之間已有这種感覺。
幻想。迷宮。怪物。巨型昆虫。巨狼。探索者。劍士。弓箭。魔法使的烈焰。死後的光芒。宝石。戰後浮现的信息。『表示』。道具。
幻想。迷宮。怪物。巨型昆虫。巨狼。探索者。劍士。弓箭。魔法使的烈焰。死後的光芒。宝石。戰後浮现的信息。『表示』。道具。
这全都是频繁出现在游戏中的存在。
想到这裡,我直感到一陣頭晕目眩,不过我很快就對这个揣测付諸了认同。
要予以认同本身是很容易的。只要这可以缓和心中的恐惧,那我自会不假思索地采用,哪怕这是對现實的逃避也未尝不可。这么一想,总覺得視角也像在做夢一样被拉远了。
要予以认同本身是很容易的。只要这可以缓和心中的恐惧,那我自会不假思索地採用,哪怕这是對现實的逃避也未尝不可。这麼一想,总覺得視角也像在做夢一样被拉远了。
「……既然如此,那就以我自己为對象来『表示』一下吧。」
......@@ -492,7 +492,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跟英語比起来在格調上虽然有些逊色,但简单易懂这点还是很重要的。我浏览起了这个用日語描述的『状态』
令我感到特別在意的,是刚才出现的那个『「Item」 Empty』。如果从字面意義上去理解的話,那就是說我现在手上什东西也没有的意思。
令我感到特別在意的,是刚才出现的那个『「Item」 Empty』。如果从字面意義上去理解的話,那就是說我现在手上什东西也没有的意思。
「唔─嗯。可是,我身上明明带着肉干和水来着啊……」
......@@ -502,15 +502,15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经过反覆确认,果然它还是說我什都没有。
经过反覆确认,果然它还是說我什都没有。
「不过,大致的方向我差不多有頭緒了……毕竟我还挺喜欢打游戏的……」
恐怕是因为我没有满足某種条件吧。
存在着某種素的游戏性的、同时又十分絶對的条件,而我现在并没有满足它。
存在着某種素的游戏性的、同时又十分絶對的条件,而我现在并没有满足它。
「这上面說的装備恐怕是会對戰斗造成直接影响的物品。换句話說就是左右戰斗参數的东西……」
「这上面說的装備恐怕是会對戰鬥造成直接影响的物品。换句話說就是左右戰鬥参數的东西……」
而除此之外的东西都不是装備。也就是說,那都不是应该随身携带的东西。
......@@ -518,9 +518,9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我重新检視了一遍身上的东西。那種无限存储的物品栏可以說是游戏的标配。
是我一遍又一遍地将东西从口袋和衣兜中拿出放进。
是我一遍又一遍地将东西从口袋和衣兜中拿出放进。
然而什都没发生。
然而什都没发生。
「那再试试这样……」
......@@ -546,11 +546,11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我半喜半惧地感叹道。
一来利用『所有物』的规则我就明白了。
一来利用『所有物』的规则我就明白了。
只要带着储存的意思将东西伸到空中,那它就会被收进某処保管。
只要带着储存的意思将东西伸到空中,那它就会被收进某処保管。
「这可就轻多了……」
「这可就轻多了……」
我又将尸体重新搜刮了一遍。方才留着没拿的东西还有不少。
......@@ -564,9 +564,9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肉干 水袋 油 麻痹针 解毒藥 奧蘭(Oria)大劍 皮袋 皮制手套 皮靴 布衣 木弓 铁匕首 没有印记的箭矢 打火机 智能手机 石子 樹枝 十位魔石 九位魔石
再顺带一說,智能手机和打火机都是起先就揣在牛仔裤裡的东西。摸到智能手机之後,我立馬试着打了个电話,可是理所當然的,手机根本就打不通。不仅如此,手机上报示的时間也差了好年,这样看来,手机很可能是因为冲击发生了故障。不过打火机和手表还能正常使用,真可谓不幸中的万幸。
再顺带一說,智能手机和打火机都是起先就揣在牛仔裤裡的东西。摸到智能手机之後,我立馬试着打了个电話,可是理所當然的,手机根本就打不通。不仅如此,手机上报示的时間也差了好年,这样看来,手机很可能是因为冲击发生了故障。不过打火机和手表还能正常使用,真可谓不幸中的万幸。
「放进去了不少东西啊……話說根本搞不懂是什的东西都能显示出名字真是帮大忙了。但是如果这是游戏的話,那这種系统不是会降低游戏的难度么。算了,不计较这个,毕竟它确實很有用……」
「放进去了不少东西啊……話說根本搞不懂是什的东西都能显示出名字真是帮大忙了。但是如果这是游戏的話,那这種系统不是会降低游戏的难度么。算了,不计较这个,毕竟它确實很有用……」
本以为只是一堆粉末,結果没想到居然是解毒藥,我的表情登时开朗了不少。
......@@ -584,17 +584,1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为了不给身体增添负担,我小心翼翼地窥探着回廊的样子迈步。
途中检查了下『状态』,发现出血得到了缓和,HP也自然恢了起来。
途中检查了下『状态』,发现出血得到了缓和,HP也自然恢了起来。
感覺到生命危机的化解,我总算是有了些裕。
感覺到生命危机的化解,我总算是有了些裕。
借着这份裕,我着手进行各種各样的试验。
借着这份裕,我着手进行各種各样的试验。
虽然如果想存取什物品就得驻足搜寻,但有的试验却可以边走边做。我一边将想到的单词說出口一边缓缓地行进着。
虽然如果想存取什物品就得驻足搜寻,但有的试验却可以边走边做。我一边将想到的单词說出口一边缓缓地行进着。
「属性、教程、地图、保存、日志、聊天、登出、登入、技能──」
为了弄清楚有没有什新的『表示』,我按照顺序把游戏中常用的词汇一个一个地念了出来。
为了弄清楚有没有什新的『表示』,我按照顺序把游戏中常用的词汇一个一个地念了出来。
最希望看到的『教程』毫无反应。网络游戏里常有的『日志』和『聊天』之类的东西也统统没有反应。
......@@ -616,7 +616,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冻結魔法:冻結1.00 寒冰1.00
次元魔術:維度1.00
我本来是做好了什么魔法都不会的覺悟的。不过所幸上面列出了三種魔法。竟然可以使用魔法,这让我有些小激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能用,但既然掌握了那就要物尽其用。以玩游戏的习惯来想的話,就當它是初始技能好了。
我本来是做好了什麼魔法都不会的覺悟的。不过所幸上面列出了三種魔法。竟然可以使用魔法,这让我有些小激动。虽然不知道为什麼能用,但既然掌握了那就要物尽其用。以玩游戏的习惯来想的話,就當它是初始技能好了。
──前提是,这真的只是游戏……
......@@ -628,13 +628,13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我一边喊一边挥手。理想中的画面是冰块从我的手掌中射出去。
念出魔法名之後,我产生了一股身体裡有什被消耗掉的感覺。紧接着,我的手掌变得越来越凉,同时有某種正体不明的东西在向手掌中凝聚。
念出魔法名之後,我产生了一股身体裡有什被消耗掉的感覺。紧接着,我的手掌变得越来越凉,同时有某種正体不明的东西在向手掌中凝聚。
我确實感覺到有什东西在凝聚──可是这速度未免也太慢了。
我确實感覺到有什东西在凝聚──可是这速度未免也太慢了。
恐怕这是在聚集空气中的水分,然後通过静止分子运动来降溫,从而生成冰块吧。
可是,花費了十秒的时間最後聚集在手的冰块也只有手掌大小,更遑论被射出去什么的了。不管怎么看,这都不像是攻击的手段。
可是,花費了十秒的时間最後聚集在手的冰块也只有手掌大小,更遑论被射出去什麼的了。不管怎麼看,这都不像是攻击的手段。
「……啥?就这样?」
......@@ -642,25 +642,25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这难道是所谓的生活魔法啥的么?因为刚才那一連串的遭遇,我本来还期待它是能拿来對付大型昆虫和动物的手段呢,結果却是大失所望。
不过难得造出了冰块,正好从『所有物』中取出衣服,然後将衣服的干净部位切下,将冰块包起来做了个冰袋。做是做了,可是将它按在火伤処却引来一陣刺痛,于是立馬就被我丢掉了。
不过难得造出了冰块,正好从『所有物』中取出衣服,然後将衣服的乾净部位切下,将冰块包起来做了个冰袋。做是做了,可是将它按在火伤処却引来一陣刺痛,於是立馬就被我丢掉了。
嗯─,冻結魔法『寒冰』。蓋棺定论地說,没什软用。
嗯─,冻結魔法『寒冰』。蓋棺定论地說,没什软用。
接着我又试着释放了『冻結』。可是这个魔法的效果跟『寒冰』也没什区別。只是我周圍的溫度缓缓下降而已,說實話感覺很微妙。
接着我又试着释放了『冻結』。可是这个魔法的效果跟『寒冰』也没什区別。只是我周圍的溫度缓缓下降而已,說實話感覺很微妙。
最後剩下的『維度』让我伤透了腦筋。維度这个词的意思,我记得是跟次元啦尺寸啦之类的有關。不过我不是很有自信。但既然有了那两个冻結魔法的前車之鉴,與这个魔法相關的效果我或多或少能做些揣测。
没准一下子能搞出个传送門,然後直接离开这个地方呢什么的,說實話,我可不覺得这么容易就能获得打破如此硬核的局面的魔法。想来想去因为不能确定它的效果,所以我出于安全考虑決定按下不用。
没准一下子能搞出个传送門,然後直接离开这个地方呢什麼的,說實話,我可不覺得这麼容易就能获得打破如此硬核的局面的魔法。想来想去因为不能确定它的效果,所以我出于安全考虑決定按下不用。
搞不好弄出个黑洞啥的可就吓人了。
不过借助这个契机,我开始對不同的魔法展开联想。
「回魔法、白魔法、获得魔法、新获魔法、新魔法、应急処置、烧伤、治療──」
「回魔法、白魔法、获得魔法、新获魔法、新魔法、应急処置、烧伤、治療──」
結果很遺憾,全都是徒勞的。
虽然我想拥有回魔法想得望穿秋水,可是我好像并没有被赋予那方面的能力。
虽然我想拥有回魔法想得望穿秋水,可是我好像并没有被赋予那方面的能力。
不过在尝试的过程中,又出现了一些令人感兴趣的『表示』
......@@ -692,7 +692,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右臂突然发烫,我不禁叫出了声。
是我連忙将目光转向右手,随後注意到右上臂被撕裂,鮮血正在外流。
是我連忙将目光转向右手,随後注意到右上臂被撕裂,鮮血正在外流。
「──攻击!?从哪儿来的!?」
......@@ -712,17 +712,1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看到攻击被闪开,我立馬掉頭沿着过来的路狂奔,以求拉开與『扭曲物』之間的距离。
一旦第一击被敌人避开,或是被挡下,那就絶對不能逞強戰。这是我在选择要『继续移动』的时候在心中定下的铁律。
一旦第一击被敌人避开,或是被挡下,那就絶對不能逞強戰。这是我在选择要『继续移动』的时候在心中定下的铁律。
我沿着已经走过一次而非尚未探索的道路不断後撤。
途中我听到了尾随而来的振翅声。正好让我利用声音的大小推测與敌人之間的距离。
既然是在追杀我,那方向自然是正後方。
既然是在追杀我,那方向自然是正後方。
这样的話,需要把握准的就是时机了。使用我手頭上的材料能够予以反击。
我在腦袋裡制定好了反击的作戰计划。虽然可能会有人說没有游戏设计得那周详以至于能让我的作戰成功,但我仍然认为有一试的價值。
我在腦袋裡制定好了反击的作戰计划。虽然可能会有人說没有游戏设计得那周详以至于能让我的作戰成功,但我仍然认为有一试的價值。
就在『扭曲物』来到身後的瞬間,我从『所有物』中取出水袋,将裡面所有的水都洒到後方。
......@@ -730,7 +730,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看来我的计划成功了。
既然是有翅膀的生物,那它就很可能弱水,我在这个可能性上赌了一把选择用水攻击。这是游戏裡的虫子,这是游戏中的戰,建立在这些想法的基础之上的作戰计划并没有失败。因为被水浇湿,『扭曲物』的轮廓变得更醒目了,不仅如此,它的速度也减慢了。
既然是有翅膀的生物,那它就很可能弱水,我在这个可能性上赌了一把选择用水攻击。这是游戏裡的虫子,这是游戏中的戰,建立在这些想法的基础之上的作戰计划并没有失败。因为被水浇湿,『扭曲物』的轮廓变得更醒目了,不仅如此,它的速度也减慢了。
确认到这一点後,我释放出魔法。
......@@ -744,7 +744,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尽管它贼心不死地坚持着向我飞来,但终究没有能力来到我的面前。
我『表示』着这一幕,不肯放过一絲一毫的变化。直到戰結束为止,我絶對不能大意。
我『表示』着这一幕,不肯放过一絲一毫的变化。直到戰結束为止,我絶對不能大意。
「怪物」黑环萤:位階2
......@@ -754,9 +754,9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这可真过分。
恐怕这位黑环萤同志就是以隐去身姿为武器攻击敌人的怪物吧,可是『表示』却这不给人家面子,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地指着它告诉我「怪物就在这裡哦~。」
恐怕这位黑环萤同志就是以隐去身姿为武器攻击敌人的怪物吧,可是『表示』却这不给人家面子,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地指着它告诉我「怪物就在这裡哦~。」
一来我就不怕再被它攻击了。與此同时,随着时間的推移,黑环萤变得越来越虚弱。待到时候差不多了,我就上去拿劍敲了它一把给它打落在地。
一来我就不怕再被它攻击了。與此同时,随着时間的推移,黑环萤变得越来越虚弱。待到时候差不多了,我就上去拿劍敲了它一把给它打落在地。
黑环萤落到地面之後便随着一陣光芒消失了,剩下的只有一颗仄暗透明的結晶。
......@@ -774,41 +774,41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已经可以肯定了,想要升級的話必须要满足某種特殊的条件。我现在明明缺这缺那,可偏偏只有经验值是过剩的,真是气得我牙都痒痒。
接着我开始回想方才的戰
接着我开始回想方才的戰
来自难以观测的怪物的奇袭。如果它不是只有位階2,而是更高階的怪物的話,我可能已经死了。
这样想来,對『表示』机制的确认还是留到安全的地方再进行为好。如果因为注意力的散漫而被打个正着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一边走一边思考着,这时候,又从远処传来了什动静。
我一边走一边思考着,这时候,又从远処传来了什动静。
在我前进的方向上候着一只巨大的昆虫。
那是我刚到这裡的时候就遇上的怪物。那伙是以異形的双角为特征的巨型昆虫。
那是我刚到这裡的时候就遇上的怪物。那伙是以異形的双角为特征的巨型昆虫。
「怪物」锯齿甲虫:位階3
虽然看名字感覺能猜出它的攻击方式,但还是不要被先入观念误导了为好。为了能在任何情况下取對策,我躬下了身。
虽然看名字感覺能猜出它的攻击方式,但还是不要被先入观念误导了为好。为了能在任何情况下取對策,我躬下了身。
锯齿甲虫也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它慎重而迟缓地向我靠近过来。
尽管『表示』說是位階3,但到底蕴藏着何等程度的危險还是不明不白的。
在靠近到一定距离之後,锯齿甲虫突然加速。話是这說,但刚才那只巨狼的速度可是比它高到不知哪裡去了。我在毫厘之間闪过它的突击并挥出一劍。
在靠近到一定距离之後,锯齿甲虫突然加速。話是这說,但刚才那只巨狼的速度可是比它高到不知哪裡去了。我在毫厘之間闪过它的突击并挥出一劍。
「喝!」
只听一道金属的碰撞声,我的劍被弹开了。
或许我砍的位置确實不太好。不过再怎样我也没有料到有这種质量的刃物居然会弹刀。虽然我还为了耍帅「喝!」了一声,可是在各種意義上都菜得要命。
或许我砍的位置确實不太好。不过再怎样我也没有料到有这種质量的刃物居然会弹刀。虽然我还为了耍帅「喝!」了一声,可是在各種意義上都菜得要命。
不过它的行动速度倒是没什好怕,跟那匹巨狼还有黑环萤比起来要慢不少。为了實行自己在腦海的一隅编组的计划,我从『所有物』中取出了相应的道具。
不过它的行动速度倒是没什好怕,跟那匹巨狼还有黑环萤比起来要慢不少。为了實行自己在腦海的一隅编组的计划,我从『所有物』中取出了相应的道具。
而锯齿甲虫却只会重突击而已。
而锯齿甲虫却只会重突击而已。
我带着分从容闪避着敌人的攻击。第一次避开时,我将油洒到了敌人的身上,第二次避开时,我用打火机将油点燃。
我带着分从容闪避着敌人的攻击。第一次避开时,我将油洒到了敌人的身上,第二次避开时,我用打火机将油点燃。
本以为要将火点燃的話需要尝试好次,可没想到我运气不错,只试了一次就成功了。全身都笼罩在火焰之下的锯齿甲虫痛苦地挣扎了起来。
本以为要将火点燃的話需要尝试好次,可没想到我运气不错,只试了一次就成功了。全身都笼罩在火焰之下的锯齿甲虫痛苦地挣扎了起来。
「呜、呜哇……」
......@@ -826,7 +826,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與普通的魔石不同,是由虫属性的魔力构成的魔石。
随便什虫系的怪物都会掉落。
随便什虫系的怪物都会掉落。
連、連详细信息都报出来了……
......@@ -836,7 +836,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首先是装備在我身上的东西。
像『艾爾芬外套』和『奧蘭大劍』这種名字有点長的东西,似乎都具備某種特殊的效果。『艾爾芬外套』可以在低溫和高溫的环境中为身体提供保護,『奧蘭大劍』的效果则是在與比自己更強的對手戰时能发挥出真正的價值。简直就像魔法道具一样啊。
像『艾爾芬外套』和『奧蘭大劍』这種名字有点長的东西,似乎都具備某種特殊的效果。『艾爾芬外套』可以在低溫和高溫的环境中为身体提供保護,『奧蘭大劍』的效果则是在與比自己更強的對手戰时能发挥出真正的價值。简直就像魔法道具一样啊。
此外还细致地设定了攻击力和防御力的數值。只是我并不懂这些數值有怎样的影响,但审視这些详细的數据还是很重要的。
......@@ -850,11 +850,11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似乎只是个单纯的辅助魔法而已。
要是个像跃迁一样的魔法将我送回到原来的世界就好了,可惜现實并没有那照顾我。
要是个像跃迁一样的魔法将我送回到原来的世界就好了,可惜现實并没有那照顾我。
「次元魔術『維度』。」
总之先确认看看它到底是怎个东西吧。
总之先确认看看它到底是怎个东西吧。
一报出魔法名,我的五感就变得敏锐了许多。不仅如此,应该用第六感来形容的某種感官开始在周圍拓展起来。接着半径十米左右的空間便彻底納入了我的掌握之下。甚至連理应看不到的拐角前的信息都不例外。
......@@ -862,13 +862,13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因为『表示』的存在,我已经攫取很多优待了,可是我一下子就意识到这个魔法才真真是如有神助。
索敵能力的获得對我的帮助有多大不言而喻。生命危險一口气下了好个台階。
索敵能力的获得對我的帮助有多大不言而喻。生命危險一口气下了好个台階。
我一面衡量着『維度』的持续时間,一面驱使这个異常优秀的索敵能力规避着怪物前进。
有时候捡捡路上的东西,有时候试试新的机制。
在『維度』生效的期間,我不曾遭受任何怪物的袭击。因为在这个魔法的圍内没有任何怪物能超出我的監测。
在『維度』生效的期間,我不曾遭受任何怪物的袭击。因为在这个魔法的圍内没有任何怪物能超出我的監测。
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迷宮裡行进着。
......@@ -891,7 +891,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这一切全都是異常状态『中毒』的症状。
在开始使用『維度』後过了十五分钟左右,我與一个位階1的怪物进行了戰
在开始使用『維度』後过了十五分钟左右,我與一个位階1的怪物进行了戰
尽管我一直是规避着所有的怪物行进的,但却在偶然間发现了一个一动不动的怪物。
......@@ -923,11 +923,11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解毒藥用完了……不、不妙、这下可糟了……!」
拜『維度』所赐好不容易得到的几分从容就这么全都丢光了。
拜『維度』所赐好不容易得到的幾分从容就这麼全都丢光了。
止不住的汗水和愈发减少的体力。
我使用『寒冰』生成冰块含入口中以期补充流失的水分,但生命值却不见回
我使用『寒冰』生成冰块含入口中以期补充流失的水分,但生命值却不见回
我在焦虑之下又一次确认起了自己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