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2eab977e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done] 異世界迷宮の最深部を目指そう 346

parent 32307c42
......@@ -53,7 +53,7 @@
我在回廊中不斷地奔跑。這發著淡光的石板是如此不可理喻,讓我越跑越覺得噁心。儘管我在奔跑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轉向,但眼前的景色卻從未有何改變。縱然這一成不變的光景讓我越發焦慮,但我還是不顧一切地向遠處奔逃著。
在奔跑的途中,耳邊傳來「吧唧」一聲,這聲音也是一樣令人反胃。
因為腳邊有踩到某種硬物的感觸,故而我看向了運動鞋的下方。
結果我看到的是一被踩爛的拳頭大小的昆虫,它正因劇痛而淒厲地哀嚎。
結果我看到的是一被踩爛的拳頭大小的昆虫,它正因劇痛而淒厲地哀嚎。
「嗚、嗚哇啊啊啊!!」
......@@ -61,13 +61,13 @@
我倒也不是怕虫子的人。但在滿是鋼筋混凝土的現代都市中,這種規格的昆虫大抵是遇不到的,與其說是害怕,不如說是產生了生理上的厭惡感。
即將一命嗚呼的昆虫咯吱咯吱地叫著,看上去仿彿是在求生一般。
從這一幕中感到可怖的我連忙抬起了頭。隨後我的視線投向了回廊的下一個拐角。
在那個拐角裡,有一體型跟人一樣大的昆虫正在窺伺著我。
在那個拐角裡,有一體型跟人一樣大的昆虫正在窺伺著我。
昆虫竟然有這種體型,簡直是悖道逆理。它一面咔哧咔哧地發出瘮人的聲音,一面活動著昆虫特有的尖銳手足。乍一看去感覺像是鍬甲虫,但它頭上那對異形的雙角卻令我驚恐不已。
「──!!!?」
極度的恐懼讓我不敢出聲。一旦發出驚叫,恐怕就會遭到它的襲擊而亡命。
我立馬轉身頭也不回地驅使著雙腳命地奔跑。此時此刻,我根本無暇顧及逃跑的路徑,只是依從本能的指揮盡可能地遠離怪物身邊。
我立馬轉身頭也不回地驅使著雙腳命地奔跑。此時此刻,我根本無暇顧及逃跑的路徑,只是依從本能的指揮盡可能地遠離怪物身邊。
隨著體力漸漸不支,我奔跑的速度也開始減緩。接著,利用調整紊亂的呼吸的機會,我總算是恢復了些許的理性。
「──嗚嗷嗷嗷嗷嗷嗷!!」
......@@ -335,7 +335,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力量1.11 體力1.03 技巧1.01 敏捷2.02 賢能4.00 魔力2.00 素質7.00
狀態:混亂1.00 出血0.52
經驗值:805/100
裝備:鐵制單手劍 異界的衣服 艾爾芬(Elfen)外套 皮手套 異界的鞋子 附有咒印的投擲短刀
裝備:鐵制單手劍 異界的衣服 艾爾芬(Elfen)外套 皮手套 異界的鞋子 附有咒印的投擲短刀
「啊,變成日語了。」
......@@ -400,7 +400,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所有物』
肉乾 水袋 油 麻痺針 解毒藥 奧蘭(Oria)大劍 皮袋 皮手套 皮靴 布衣 木弓 鐵匕首 沒有印記的箭矢 打火機 智能手機 石子 樹枝 十位魔石 九位魔石
肉乾 水袋 油 麻痺針 解毒藥 奧蘭(Oria)大劍 皮袋 皮手套 皮靴 布衣 木弓 鐵匕首 沒有印記的箭矢 打火機 智能手機 石子 樹枝 十位魔石 九位魔石
再順帶一說,智能手機和打火機都是起先就揣在牛仔褲裡的東西。摸到智能手機之後,我立馬試著打了個電話,可是理所當然的,手機根本就打不通。不僅如此,手機上報示的時間也差了好幾年,這樣看來,手機很可能是因為衝擊發生了故障。不過打火機和手表還能正常使用,真可謂不幸中的萬幸。
「放進去了不少東西啊⋯⋯話說根本搞不懂是什麼的東西都能顯示出名字真是幫大忙了。但是如果這是遊戲的話,那這種系統不是會降低遊戲的難度麼。算了,不計較這個,畢竟它確實很有用⋯⋯」
......@@ -424,7 +424,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屬性、教程、地圖、保存、日志、聊天、登出、登入、技能──」
為了弄清楚有沒有什麼新的『表示』,我按照順序把遊戲中常用的詞一個一個地念了出來。
為了弄清楚有沒有什麼新的『表示』,我按照順序把遊戲中常用的詞一個一個地念了出來。
最希望看到的『教程』毫無反應。網絡遊戲裡常有的『日志』和『聊天』之類的東西也統統沒有反應。
唯一有效的是『技能』──
......@@ -553,7 +553,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來自難以觀測的怪物的奇襲。如果它不是只有位階2,而是更高階的怪物的話,我可能已經死了。
這樣想來,對『表示』機制的確認還是留到安全的地方再進行為好。如果因為注意力的散漫而被打個正著可就得不償失了。
我一邊走一邊思考著,這時候,又從遠處傳來了什麼動靜。
在我前進的方向上候著一巨大的昆虫。
在我前進的方向上候著一巨大的昆虫。
那是我剛到這裡的時候就遇上的怪物。那傢伙是以異形的雙角為特徵的巨型昆虫。
「怪物」鋸齒甲虫:位階3
......@@ -628,7 +628,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這一切全都是異常狀態『中毒』的症狀。
在開始使用《Dimension》後過了十五分鐘左右,我與一個位階1的怪物進行了戰鬥。
儘管我一直是規避著所有的怪物行進的,但卻在偶然間發現了一個一動不動的怪物。
在一處如果沒有《Dimension》就注意不到的瓦礫下面,有一體型不小卻紋絲不動的蛤。這只蛤不僅位階只有1,而且看上去好像是睡著了。
在一處如果沒有《Dimension》就注意不到的瓦礫下面,有一體型不小卻紋絲不動的蛤。這只蛤不僅位階只有1,而且看上去好像是睡著了。
怪物的名字也單純得不得了,就叫大蛤,因為覺得既沒有危險還能賺取經驗值,所以我就用劍搞掉了這只蛤。
大蛤本身倒是被我一劍擊斃,可它的體液卻濺到了我身上。
要命的就是我現在是遍體鱗傷的狀態,而大蛤的體液就順著傷口滲入了我體內,結果讓我陷入了『狀態:中毒』的窘境。
......@@ -755,7 +755,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嗯。確實,就算要埋伏,只憑一個人也成不了事。」
聽到我命的訴言,男人的表情有所緩和。
聽到我命的訴言,男人的表情有所緩和。
其餘的男人附議道。
「他只是一個孩子而已。不用大驚小怪的。」
......@@ -940,7 +940,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嘿~,原來是這樣啊。其它地方都沒有嗎?」
「可不是麼,騎士国家真不是白叫的。在環繞迷宮的五国當中,弗茨亞茨可是最有錢的。」
嗯。各種陌生的詞全蹦出來了。
嗯。各種陌生的詞全蹦出來了。
其實說實話,我是想針對現代──或者說,想問問我原來的世界的事的。不過,我已經意識到這是個『魔法』大行其道的世界了。感覺問不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不僅如此,可能還會讓人覺得可疑。這裡還是按下不問為好,畢竟現在還不到攤牌的時候。
我裝作有所領會的樣子繼續打探更多的信息。
......
......@@ -8,7 +8,7 @@
兌換所內部的景象與我的世界裡的古董屋頗為相似。各式各樣的古董和破爛兒隨處可見。
我沖看著像是店主的微胖男人搭話道。
「能用您一些時間嗎,我有些想變現的東西。」
「能用您一些時間嗎,我有些想變現的東西。」
我以十分謙恭的措辭開始了交涉。
雖然起初有思考過要不要擺出強硬的態度以防遭到店主輕視而壓價,但最後還是決定作罷。換錢不過是目的之一,可能的話我還希望能獲得更多的情報。所以還是採用了風險較小的方針。
......@@ -461,7 +461,7 @@
「呼~。終於結束了,新人,感覺怎麼樣?」
「客流量很不簡單,感覺挺有挑戰性的。」
我一邊清理地板一邊表現自己還有餘力。總之得命給店長留下我是個可堪一用的人才的印象。
我一邊清理地板一邊表現自己還有餘力。總之得命給店長留下我是個可堪一用的人才的印象。
「挺囂張的嘛。看這樣子明天也沒問題嘍。」
「誒?我剛才的反應很囂張嗎?」
......@@ -618,7 +618,7 @@
然而現實卻是,我既沒有那個人脈,也沒有足夠的時間。歸根到底,就連我的世界的物理法則在這邊是否通用都是個問題。雖然有將來一試的想法,但沒有錢的話終究不能成行。
於是乎金錢又化作了一道壁壘擋在了自己的面前,我只得愁眉不展地在街上到處散步。
不管在哪個世界,沒錢都是萬萬不能的。
我漫無目的地游走於各處公共場所,了解這個異世界的文化。還逛了逛異世界特有的武器店和道具屋。途中還發現了為魔法使提供服務的魔石商店,不過無論哪裡的要價都高得不得了,不是我現在的財力敢想的。一路上雖然有在勤勤懇懇地進行信息的收集,但我也一樣帶著觀光的心情到處覽,所以還挺放鬆。
我漫無目的地游走於各處公共場所,了解這個異世界的文化。還逛了逛異世界特有的武器店和道具屋。途中還發現了為魔法使提供服務的魔石商店,不過無論哪裡的要價都高得不得了,不是我現在的財力敢想的。一路上雖然有在勤勤懇懇地進行信息的收集,但我也一樣帶著觀光的心情到處覽,所以還挺放鬆。
時間稍縱即逝,很快又到了我在酒館工作的時間了。
在與昨天別無二致的喧鬧聲中,我依舊處理著酒館的雜活。
雖然工作內容沒變,但這不意味著我自己做的事也還是老樣子。
......@@ -880,14 +880,14 @@
「好,出發吧。」
這是我第二次向迷宮發起挑戰。
這讓我的內心躁動不已,不安和恐懼的漩渦也愈加猛烈。所有這些情緒都被我命地掩藏了起來。
這讓我的內心躁動不已,不安和恐懼的漩渦也愈加猛烈。所有這些情緒都被我命地掩藏了起來。
相關的信息都已經收集完畢了。怪物的資料也在書上調查過了。還從酒館的客人口中探聽到了不少經驗。裝備已經整頓妥當,道具也購置齊全了。還得到了一個雖然有點靠不住,不過才華橫溢的同伴。而且我現在也能做到一邊進行『表示』一邊採取其它行動了。對魔法的運用也已經習慣,甚至能使出衍生的魔法。以這種狀態挑戰迷宮可以說是很理想的。
我反覆深呼吸以求讓精神安定下來,接著穿過了迷宮的入口。
又一次回到了這個仄暗的地獄。
刺鼻的異臭,光線黯淡的回廊。
沒過多久,我們便遭遇了第一匹怪物,是鋸齒甲虫。
離開入口附近的『正道』前進了一小會兒,我就感知到了它的存在。因為聽說過瓦爾德這邊的迷宮一層以昆虫系怪物居多,所以這次遭遇已在預料之中。
我利用《Dimension》這個索敵能力據了先攻的有利位置,而後發動了名為『Dimension・決戰演算』的衍生魔法。這個魔法是將《Dimension》的效果向近身戰鬥特化而成的,雖然索敵的範圍會縮小,但在接近戰中必要的距離感和集中力都會加強。
我利用《Dimension》這個索敵能力據了先攻的有利位置,而後發動了名為『Dimension・決戰演算』的衍生魔法。這個魔法是將《Dimension》的效果向近身戰鬥特化而成的,雖然索敵的範圍會縮小,但在接近戰中必要的距離感和集中力都會加強。
在酒館聽魔法使聊天的時候,有談到魔法的效果隨想象改變的話題。這個魔法就是很好的例子。
在『Dimension・決戰演算』的加持下,我精準地掌握了怪物的一舉一動。
......@@ -1002,7 +1002,7 @@
「因為我是特別擅長索敵的魔法使,所以才會有這個結果。」
「這麼一說的話,明明周圍這麼暗,基督卻總是能準確地把握到敵人的所在啊。而且還都是隔了好遠就能⋯⋯」
「嗯,其實我是使用了魔法才能發現敵人的。所以才能讓我們這邊搶先機,為火力型的魔法使緹亞提供了安全的輸出環境。視場所而定還可以直接狙擊。緹亞為了發揮出威力而需要的時間,由我完美地創造了出來。所以才有了這種每戰必勝的展開。」
「嗯,其實我是使用了魔法才能發現敵人的。所以才能讓我們這邊搶先機,為火力型的魔法使緹亞提供了安全的輸出環境。視場所而定還可以直接狙擊。緹亞為了發揮出威力而需要的時間,由我完美地創造了出來。所以才有了這種每戰必勝的展開。」
「確實,我一個人挑戰的時候,總是怪物先發現我,然後連使用魔法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打敗了。不過,基督是怎麼發現敵人的呢?我都沒聽說過還有這種魔法。」
如果我把一切對他和盤托出的話他應該能理解的吧。
......
......@@ -36,7 +36,7 @@
來者是那名和我莫名有緣的探索者克羅。
「你很了解這方面的事嗎?」
「沒錯,再怎麼說我也了這麼多年的探索者了啊。你有什麼想問的可以盡管問。」
「沒錯,再怎麼說我也了這麼多年的探索者了啊。你有什麼想問的可以盡管問。」
我看了看日樱小姐。
她默默地衝我點了點頭。看來她原本就是打算將克羅介紹給我。
......@@ -256,7 +256,7 @@ BOSS專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來只需注意
在與棲息於濕地中的水黽狀的BOSS的戰鬥中,緹亞那一跤摔得真叫一個慘。雖然緹亞主張說自己是因為受到了怪物的攻擊才跌倒的,但擁有《Dimension》的我很清楚,怪物先生是無辜的,緹亞是自己憑空摔了個倒栽蔥。
再怎麼特化魔力攻擊,可緹亞這身體能力未免也太糟了點。到這時候,我都想著是不是要盡可能讓緹亞不要移動了。
如此這般地造就了目前的狀況。
緹亞為了弄乾自己的衣服可以說是很命。從剛才開始腰附近的布料就一直在被擰來擰去,這導致緹亞的肚臍時不時就會裸露在外。
緹亞為了弄乾自己的衣服可以說是很命。從剛才開始腰附近的布料就一直在被擰來擰去,這導致緹亞的肚臍時不時就會裸露在外。
說實話這對我眼睛的刺激實在是太厲害了。
濡濕的衣物此時緊緊地貼附在緹亞的身體上。因為這身衣服平時穿在緹亞身上的時候顯得很寬綽所以還注意不到,但現在情況可不同。
我就直說了吧,這明顯是女孩子的身體曲線。
......@@ -446,7 +446,7 @@ BOSS專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來只需注意
緹亞朝氣蓬勃地衝我揮手道別,她一副明天也幹勁滿滿的樣子。
與之相比,我卻是意志消沉,只覺得腳步沉重無比,連去教會升級的心情都沒了。
我僅僅只是想在這街頭繼續行走。
直到剛才為止,我腦海中的全部思緒都被迷宮據著。
直到剛才為止,我腦海中的全部思緒都被迷宮據著。
為了迷宮而漫步街頭,為了迷宮而收集情報,為了迷宮而進行工作。可今天,我卻將那些思緒撂在一旁觀察起了這個世界。
原因不外乎是自己被緹亞那飽負生命感的願望所觸動了吧。
這份事實讓我對擦肩而過的形形色色的人產生了興趣。剛剛走過我身旁的背著一把劍的青年是在怎樣的場所中生活,又抱有怎樣的願望呢?另一名獸人女性又有怎樣的性格,帶著怎樣的目的於這街道之上邁步呢?
......@@ -579,7 +579,7 @@ BOSS專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來只需注意
都怪我得意忘形,竟然對這個異世界的人湧生了親切感。結果就遇到了那名不能遇到的少女。
再怎麼依靠技能『???』反覆調節情緒,我將這個世界當做遊戲的思維模式都已經撐不下去了。準確來說的話,現實和空想已經開始互相混雜。
於是乎,我明明還在異世界,但思考卻開始向原來的世界傾斜。就算去想也無濟於事的種種思緒開始縈繞於腦海。
我一面命壓制內心的動搖,一面奮力拖動沉重的步伐。
我一面命壓制內心的動搖,一面奮力拖動沉重的步伐。
再一會兒就好,讓這遊戲的視角再維繫一段時間吧。
然而這份心願終究無法實現。
不可以去想的種種思緒像沸騰的開水一樣在我的腦袋裡炸了鍋。
......@@ -717,7 +717,7 @@ BOSS專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來只需注意
力量4.12 體力4.21 技巧5.11 敏捷7.24 魔力11.43 素質7.00
狀態:混亂5.31
經驗值:1094/3200
裝備:鐵制單手劍 異界的衣服 較大的外套 異界的鞋子 皮護手
裝備:鐵制單手劍 異界的衣服 較大的外套 異界的鞋子 皮護手
「狀態」
......@@ -726,7 +726,7 @@ BOSS專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來只需注意
力量3.62 體力3.43 技巧2.14 敏捷2.08 賢能5.67 魔力34.35 素質5.00
狀態:加護1.00
經驗值:321/3200
裝備:阿雷亞斯家的宝劍 艾麗婭的髮夾 質量上乘的布衣 皮胸甲 外套 皮靴
裝備:阿雷亞斯家的宝劍 艾麗婭的髮夾 質量上乘的布衣 皮胸甲 外套 皮靴
因為級别的迅速提高,狀態的數值也有了飛躍性的上升。
順便一說,我把屬性點全都點在了MP上,這樣才能增強續航能力。
出乎我意料的是,緹亞的力量和體力的數值增長得也可圈可點。因為她對魔力的特化異常到了讓我懷疑其它屬性可能完全不會增長的程度,看到這個可喜的結果我總算是放下了心。
......@@ -863,7 +863,7 @@ BOSS專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來只需注意
緹亞一副喜不自勝的模樣。
雖然緹亞要是過度沉迷於用劍戰鬥會很麻煩,但看到她如此開心的樣子,我也忍不住高興了起來。
在那之後又經過了場戰鬥,但3層的怪物沒有一個難對付的。雖然會花點時間,但怪物都是讓緹亞做前衛也一樣能擊敗的水準。
在那之後又經過了場戰鬥,但3層的怪物沒有一個難對付的。雖然會花點時間,但怪物都是讓緹亞做前衛也一樣能擊敗的水準。
我和緹亞就這樣一帆風順地攻略了第三層和第四層,一路朝著第五層進發。
也就是第五層令這場探索染上了陰晦。
蠍子狀的怪物、爪瑙蠍以靈活的動作將緹亞的攻擊全數化解。
......@@ -1003,7 +1003,7 @@ BOSS專有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的魔石都到手了。接下來只需注意
我還是輸給了緹亞的熱情。不過要說清楚,我可不是因為緹亞眼淚汪汪地看著我才答應她的哦。⋯⋯真的不是哦。
正好我最近也積攢了些精神上的壓力。這麼一來既可以賣緹亞一個人情,又能好好教訓一下阿爾肯這幫不三不四的貨色。我是因為這樣才答應緹亞的,不是因為別的。
「喂!我說你們到底還來不來啊!是要起尾巴逃跑嗎,還是要答應比試啊!?」
「喂!我說你們到底還來不來啊!是要起尾巴逃跑嗎,還是要答應比試啊!?」
在一旁按耐不住的阿爾肯怒吼起來。
我跟緹亞使了個眼色,要她將交涉的事全權交給我,緹亞立馬點了點頭。
......
......@@ -52,7 +52,7 @@
我不禁呢喃起來。
「吶,那我呢?我很努力了啊。明明我也很喜歡英雄譚、也想成為一個帥氣的劍士啊。可是,可是大家都要我學習魔法,因為大家都跟我說使徒應當用神聖魔法喚起奇跡,所以我才、我才會命地鑽研魔法不是麼。爸爸、媽媽,你們不是也這麼說的麼。所以、我才、我才──」
「吶,那我呢?我很努力了啊。明明我也很喜歡英雄譚、也想成為一個帥氣的劍士啊。可是,可是大家都要我學習魔法,因為大家都跟我說使徒應當用神聖魔法喚起奇跡,所以我才、我才會命地鑽研魔法不是麼。爸爸、媽媽,你們不是也這麼說的麼。所以、我才、我才──」
村裡有不少書。
大抵是記述著傳說的英雄譚或者童話故事。
......@@ -74,7 +74,7 @@
「這個漂亮的小姐姐是誰?」
弟弟也不認得我。
恐怕是雙親命隱瞞了我的存在吧。你是我們唯一的孩子什麼的,弟弟應該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被養育起來的。
恐怕是雙親命隱瞞了我的存在吧。你是我們唯一的孩子什麼的,弟弟應該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被養育起來的。
「我、我是、你的──」
......@@ -151,7 +151,7 @@
滿身瘡痍的基督為了保護我卸開了敵人的攻擊。
那一閃是如此凌厲,就跟我夢想中的英雄如出一轍。正所謂是肉眼無法追及的劍與劍的邂逅。
儘管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合時宜,但我還是覺得這一幕好美,同時,我也感到了艷羨。
倒在地上之後,我回過了神,為了不至礙基督的事,我在地上掙扎著想拉開與敵人的距離,結果卻失敗了。因為我少了一支撐身體的手。
倒在地上之後,我回過了神,為了不至礙基督的事,我在地上掙扎著想拉開與敵人的距離,結果卻失敗了。因為我少了一支撐身體的手。
接著在視線的前方,我看到了自己那滾落在地的握著劍柄的右手。
將它看在眼中的我不禁在心裡自嘲道。
......
......@@ -238,7 +238,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力量6.12 體力6.28 技巧7.21 敏捷9.44 魔力21.66 素質7.00
狀態:混亂8.59
經驗值:17501/20000
裝備:阿雷亞斯家的宝劍 異界的衣服 較大的外套 異界的鞋子 皮制護手 皮制胸甲
裝備:阿雷亞斯家的宝劍 異界的衣服 較大的外套 異界的鞋子 皮製護手 皮製胸甲
擊敗緹達獲得的數萬經驗值讓我的級别升到了10級。屬性的數值跟6級那時候相比又上了好幾個台階,總覺得現在的我甚至能夠追上緹達的速度。
不過,混亂的數值也大幅上升,這讓我心有不安。雖然隨著時間的流逝,混亂的數值會逐漸減少,但如果再繼續使用技能『???』,混亂的數值就要超過10.00 這個大台階了。
想到這兒,我設好了自己的目標。
......
......@@ -47,7 +47,7 @@
沙鼠轉眼間就成了劍下亡魂,隨著一陣光芒消去了身影。
死在迷宮之中的怪物並不會留下屍體,會留下的只有被喚作魔石的礦石罷了。
阿爾緹拾起掉落的魔石,接著一臉得意地將它丟給我。
很顯然,她這是希望得到誇獎的表情。簡直就像一抓到獵物的小貓。
很顯然,她這是希望得到誇獎的表情。簡直就像一抓到獵物的小貓。
「好好好。厲害厲害。行了趕緊繼續往前走吧。」
......@@ -207,7 +207,7 @@
奔跑的途中,我聽到阿爾緹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然而,因為《Dimension》的注意力被集中到了四人小隊那邊,導致我沒能將她的話聽完。
我拋下了阿爾緹在回廊中狂奔不已。越是前進,回廊中的濕氣便越重。最後,我來到了以淺灘構成的戰場。
在戰場的中央,長有無數觸手的巨型BOSS正在盡情肆虐。乍一看去那像是一巨型烏賊(Kraken)。等接近之後還會發現在BOSS身邊蠢動著差不多十只的章魚型的眷屬。
在戰場的中央,長有無數觸手的巨型BOSS正在盡情肆虐。乍一看去那像是一巨型烏賊(Kraken)。等接近之後還會發現在BOSS身邊蠢動著差不多十只的章魚型的眷屬。
四人小隊中的一人──金髮的少年被巨型烏賊逮住了。他的腳被烏賊的觸手捆住,整個人也倒吊在空中。隊伍中的一名少女為了救助少年,正在發起一次魯莽的突擊。剩下兩名同伴雖有相救之意,但卻因為眷屬的阻擋而未能靠近。
狀況真是糟透了。這支隊伍的探索者年齡都與我相近。而且還有女孩子。
這要是見死不救,那我往後的壓力估計會爆表。
......@@ -625,7 +625,7 @@ BOSS旋即喪失了浮力自空中墜落。BOSS一面隕落一面化作光芒消
到了考試的終場,整支隊伍的緊張感有所提高。
因為做好了事前調查,所以芙蘭琉萊她們已經掌握了BOSS的所在地。擔任向導的斯諾了無迷茫地朝著BOSS區域前進。回廊內的光亮漸次消失,路況也變得越來越差。道路最後變得像洞窟一樣坎坷不平。
最後的BOSS名為軍團蝠。
據說在戰鬥中會遭遇複數的蝙蝠。即使賦予其中一蝙蝠致命傷,它也會通過與其它蝙蝠融合而恢復力量,能力非常棘手。在黑暗當中,要如何想辦法在維持照明的情況下處理複數的怪物──據說這便是學院的課程的最終要點。
據說在戰鬥中會遭遇複數的蝙蝠。即使賦予其中一蝙蝠致命傷,它也會通過與其它蝙蝠融合而恢復力量,能力非常棘手。在黑暗當中,要如何想辦法在維持照明的情況下處理複數的怪物──據說這便是學院的課程的最終要點。
然而說實話,有我的《Dimension》在,對付這種BOSS簡直輕而易舉。
如果純粹只是環境黑暗的話,在我的空間把握能力面前根本毫無意義。
結果一如所料,與軍團蝠的戰鬥很快就結束了。
......
......@@ -896,7 +896,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我回來嘍。」
「求求你倒是跑著回來啊!這裡應該跑著回來才對吧!?」
一臉憔悴的瑪利亞命地向我訴苦。
一臉憔悴的瑪利亞命地向我訴苦。
僅僅過去了幾十分鐘,她先前那股從容就消失得無影無踪了。
仔細想來,我在一級的時候,光是在迷宮裡前進就差點發狂了。明明那是不久之前的事,可不知為何我現在卻總覺得它已經過去了很久。
插圖5
......@@ -936,7 +936,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力量2.92 體力3.12 技巧2.25 敏捷1.75 賢能3.07 魔力4.91 素質1.52
狀態:混亂0.28
經驗值:221/6400
裝備:鐵匕首 結實的外套 皮制輕甲 皮制護手 絲織衣物
裝備:鐵匕首 結實的外套 皮製輕甲 皮製護手 絲織衣物
「就算你跟我說我已經7級了也⋯⋯」
「沒錯。恭喜了。」
......
......@@ -24,7 +24,7 @@
先天技能:直感1.77
後天技能:劍術2.12 神聖魔法0.89
級别已臻20,是人類最高水準──看來弊店今天來了一位了不得的貴客。
隨著女性向前邁步,那頭泛著湛藍色的銀髮也搖曳起來。她將劉海扎成一束別在了左端,一頭長髮垂至腰跡,看到那從頭髮中探出的獸耳以及身後類似狼一樣的尾巴,可以判斷她是一名獸人。不過最具特徵性的還是那雙眼睛。她那容不得半點馬虎的嚴厲性格從如狼般尖銳的目光中便可窺見一二。便於行動的著裝上僅僅配有最低限度的銀制防具,腰上則別著一把劍。
隨著女性向前邁步,那頭泛著湛藍色的銀髮也搖曳起來。她將瀏海扎成一束別在了左端,一頭長髮垂至腰跡,看到那從頭髮中探出的獸耳以及身後類似狼一樣的尾巴,可以判斷她是一名獸人。不過最具特徵性的還是那雙眼睛。她那容不得半點馬虎的嚴厲性格從如狼般尖銳的目光中便可窺見一二。便於行動的著裝上僅僅配有最低限度的銀製防具,腰上則別著一把劍。
女性環顧四周,若有所尋。同時店裡其他的客人也出於好奇開始注意起這個團體。也不知是不是找得有點不耐煩了,女性用足以讓周圍的人都聽清的音調說道:
「⋯⋯應該有一個叫基督的傢伙在這裡打工吧?」
......@@ -252,7 +252,7 @@
我將積攢在軸心腳上的能量盡數釋放朝前衝刺,打算一口氣縮短與蕾蒂安忒之間的距離。
與此同時,我對準蕾蒂安忒右手的方向揮劍。
可是,她不費吹灰之力便避開了我的進攻,並在躲避的同時反手揮劍直取我的脖頸。
教科書般的后发制人。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能夠在刹那之間做出如此行雲流水的動作,足以彰顯其人平日裡付出的努力。
教科書般的後發制人。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能夠在刹那之間做出如此行雲流水的動作,足以彰顯其人平日裡付出的努力。
不過,這一套我也是看的明明白白。由於自身魔法的特性,幾乎很難有什麼動作能夠騙過我的眼睛。我將身子稍稍傾向後側,拉開距離化解了這次進攻。
攻防轉換盡在一瞬之間。由於方才我主動拉開距離回避攻擊,只得被迫再次回到進攻之前的位置上。
......@@ -757,7 +757,7 @@
面對這兩人的裸體,我的心裡可謂有萬馬奔騰。
不過如果只是這種程度倒也不是什麼問題──麻煩的是,我那名為《Dimension》的魔法,在戰鬥時就連對手的視線以及重心的移動都能完美的把握。
很容易想像,如今那些不可說,不可視的細節部分也據了我的腦海。
很容易想像,如今那些不可說,不可視的細節部分也據了我的腦海。
沒錯,不可說,不可視──那兩人的胸部和臀部,乃至私處也深深地烙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加之拜那高的多餘『賢能』所賜,我不幸地將所有的細節都記了下來。我不由得呻吟道。
......
......@@ -184,7 +184,7 @@
雖然一開始的時候對這些超脫現實的景象感到不知所措,但是到了現在,就算出現了新的怪物,我也只有「哦,這傢伙、和那個遊戲裡的怪物有點像誒」之類的感受。
如此這般,在回憶著原來世界的那些遊戲的時候,我們已經毫髮無損地來到了十九層,這一切都是拜拉絲緹婭拉那壓倒性的才能所賜。雖然此前一直有要她不要一下子走的太深的念頭,但因為她真的做到了所向披靡,所以我也不好意思開口阻攔。
拉絲緹婭拉一臉愉悅地走在十九層的『正道』上。
然後就在這條路上,一體格巨大到將整個通道擋了個結結實實的怪物出現在了我們眼前。
然後就在這條路上,一體格巨大到將整個通道擋了個結結實實的怪物出現在了我們眼前。
兩只長有蹄子的腳支撐著它的身體,下半身長滿了焦茶色的體毛。上身形似人類的肌肉男,而頭部則與牛相仿,有一雙凶神惡煞的眼睛,手中緊握著一柄巨大的斧頭。
──米諾陶洛斯?
......@@ -259,7 +259,7 @@
雖然沒能像拉絲緹婭拉那樣虐殺對手,但畢竟是20級的精英怪,打成這樣已經很可以了。戰鬥結束後,我查看了一下獲得的經驗值。
「經驗值」7122/25000
到了深層之後,打倒一怪就可以得到數百點的經驗值,很難讓人相信這還是經過三人平分之後的量。
到了深層之後,打倒一怪就可以得到數百點的經驗值,很難讓人相信這還是經過三人平分之後的量。
我撿起魔石,開始確認它的詳情。
「准三位炎魔石」
......@@ -513,7 +513,7 @@
「這個先不提了吧,還有『連接』的實驗沒做呢。」
我來到房間的一隅,開始調試『連接』,這也是原計之一。
我來到房間的一隅,開始調試『連接』,這也是原計之一。
而拉絲緹婭拉聽後則是饒有興致地湊了過來。
「哦~是之前提到的那個魔法啊。」
......@@ -675,7 +675,7 @@
「──魔法『Dimension・決戰演算』『多重展開』『形式』『冰』『凍結』!!」
我一口氣解放了所有的魔法。
與低級别時迥然不同的龐大魔力起了魔法的奔流。
與低級别時迥然不同的龐大魔力起了魔法的奔流。
大量的魔法泡被放出,從而不留死角的把握了全部的空間──當然了,這其中也有包含著凍結魔法的魔法泡,目的是一旦敵人露出空隙便將其凍住,同時還能降低整個空間的氣溫,對凍結魔法的釋放也很有幫助,諸如『冰・速成箭』、『次元・雪』這種技能也能加快施法速度。
我直接用劍將再度襲來的狂怒者的四根手臂打偏。
上次像這樣玩命地揮劍還是和緹達戰鬥的時候。因為我那魔法的性質,很少會選擇僅憑蠻力的作戰方式。即便如此,一旦情況緊急,有時也非得用蠻力不可。
......@@ -1076,7 +1076,7 @@
在我和拉絲緹婭拉交涉的同時,《Dimension》探測到了有怪物正在向這邊靠近。
「哦,來的可真快呀⋯⋯話說,基督你的這個索敵魔法還是真是好用啊。」
「前方有一,是和昨天同類型的猩猩。我先去正面吸引他的注意,你從後面跟上幹掉他。我來配合你行動。」
「前方有一,是和昨天同類型的猩猩。我先去正面吸引他的注意,你從後面跟上幹掉他。我來配合你行動。」
「這都講得這麼細你是把我當傻子了?算了算了,聽你的成了吧。」
「要上了!」我大喊道,與此同時衝了上去。
......@@ -1104,7 +1104,7 @@
果不其然,幾乎所有的怪物在聽到同伴的慘叫聲後,朝開始朝著這邊聚集過來。
「如何?」
「嗯,和我想的一樣。打倒一的話,周圍的怪物便會蜂擁而至。」
「嗯,和我想的一樣。打倒一的話,周圍的怪物便會蜂擁而至。」
昨天由於準備不周,沒有太多仔細索敵的閑工夫,而今天就不一樣了。迷宮中所有怪物的行動我都一清二楚。
......@@ -1379,7 +1379,7 @@
考慮到接下來還要去二十四層,手頭的這些水根本不夠。
「是因為我易出汗的體質嗎?」
「似乎是這樣。想要繼續探索的話,恐怕要準備比原計多幾倍的水吧。」
「似乎是這樣。想要繼續探索的話,恐怕要準備比原計多幾倍的水吧。」
要是因為遇到不測導致失敗也就算了,像由於這種可以預見的,因為身體不適而最終導致失敗的情況則必須要避免。
......@@ -1526,7 +1526,7 @@
逐漸習慣了她的攻擊模式的我在抵御攻擊的同時開始縮短與她之間的距離,結果拉古涅馬上舉雙手投降。
「啊,已經沒有贏的可能了。這可能是我第一次據了如此有利的條件還輸掉對決了吧。」
「啊,已經沒有贏的可能了。這可能是我第一次據了如此有利的條件還輸掉對決了吧。」
看來她認為再這麼繼續戰鬥下去也沒有任何勝算,所以乾脆投降了。
拉古涅將她那奢華的劍隨手扔在地上,表示自己已無戰意。
......
......@@ -159,7 +159,7 @@
為了能夠做出最好的選擇──也為了不至於再後悔,徹底運用這段空閑的時間增強實力應該不是一步錯棋。
既然如此,那就要挑一個合適的獵場了。
我能一個人進行狩獵的實力最強的怪物要數盤踞在二十一層的狂怒者。
但問題是,狂怒者並不是對付起來最有效率的對手。它的經驗值雖然不菲,但相對的耐久度也很高。只要計算一下打倒一狂怒者需要花費的時間,就知道將二十一層當做狩獵點的想法的不切實際。
但問題是,狂怒者並不是對付起來最有效率的對手。它的經驗值雖然不菲,但相對的耐久度也很高。只要計算一下打倒一狂怒者需要花費的時間,就知道將二十一層當做狩獵點的想法的不切實際。
最理想的應該是我一劍就能秒殺,而且尋找起來也簡單的,密集度高的怪物。再有就是不穩定要素要盡可能少。
我利用在原來世界裡的經驗推導著最優解。將自己至今為止解決過的怪物在腦海中羅列出來,並找到符合條件的階層,最後認定十五層是最合適的。
結果也不出所料,我在十五層的狩獵堪稱理想。我在那裡持續不斷地狩獵著各種各樣的怪物,不停地積攢著經驗值和魔石。──總之就是心無旁騖地討伐敵人。
......@@ -796,7 +796,7 @@
「又厲害、又開朗──」
在肉體層面上她確實比任何人都要強大。是堪稱犯規的存在。技能也很豐富,還有功能跟我類似的眼睛。
性格要說開朗也確實很開朗。除去不穩定和狂氣的一面,那她的性格委實積極向上。她的開朗甚至有相當的感染力,是能讓同伴也一同展露笑容的氣氛造者。
性格要說開朗也確實很開朗。除去不穩定和狂氣的一面,那她的性格委實積極向上。她的開朗甚至有相當的感染力,是能讓同伴也一同展露笑容的氣氛造者。
「雖然喜歡惡作劇,但本質上卻很為同伴著想──」
......@@ -821,7 +821,7 @@
可是直到最後,我心中都覺得依依不捨。
這是因為我喜歡拉絲緹婭拉嗎?
如果仔細想想,我跟那樣一個臻於極致的美少女待在一起,但卻沒有任何想法,這作為一個男人來說是很不可理喻的。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我與拉絲緹婭拉的相遇方式太過糟糕,是因為現在的情況太過嚴峻,所以我才沒有承認自己被她吸引的事實嗎?
然而,此時此刻,即將失去拉絲緹婭拉這個事實確實令我心情焦躁。我心裡的某處仍然在命思考,想著能否為她做些什麼。
然而,此時此刻,即將失去拉絲緹婭拉這個事實確實令我心情焦躁。我心裡的某處仍然在命思考,想著能否為她做些什麼。
這樣的話⋯⋯這樣的話,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正如瑪利亞所言,我其實是喜歡拉絲緹婭──
......@@ -1329,7 +1329,7 @@
「瑪利亞,這根本不是那回事!再這麼下去的話,拉絲緹婭拉會死的,所以我才要去救她!瑪利亞覺得拉絲緹婭拉就算死了也無所謂嗎!?」
瑪利亞濕潤的雙眼隨之睜大。
命的勸說似乎終於有了效果,從我手邊反饋過來的她的力量漸漸流失。
命的勸說似乎終於有了效果,從我手邊反饋過來的她的力量漸漸流失。
接著,瑪利亞無精打采地垂下頭回答道。
「⋯⋯拉絲緹婭拉小姐是個好人。⋯⋯我不希望她死。」
......
......@@ -61,7 +61,7 @@
我增強腿部的力量,用亟欲將大地剜開一塊裂口的氣勢沿一條直線疾馳而出。
路上還有各種各樣的風從身邊吹過,將擋在我前進方向上的騎士盡數刮翻。我還瞄到了駐守在高地的騎士紛紛被風卷落在地的場面。
魔法的精準度和速度全都犀利得可怕。
我就著風的加持命飛奔。
我就著風的加持命飛奔。
在正門待機的騎士總數恐怕超過了一百,但拜海因所賜,我只用了幾秒的時間就將他們全部甩在了身後。
我一個人沿著為挺拔的樹木所簇擁的、用寶石舖裝而成的大道一路馳騁。
身後並沒有騎士追來的跡象。應該是海因擋住了他們。
......@@ -69,7 +69,7 @@
不過這隊騎士應該追不上。我跟他們之間在速度上有懸殊的差距,而且也有足夠的距離。
可我剛剛鬆了口氣,便有一道人影突然將隊列甩在身後衝了出來。
不對,準確來說那並不是一道人影。
而是有一個人騎在一猛獸的身上,兩者正以駭人的速度向我逼近。
而是有一個人騎在一猛獸的身上,兩者正以駭人的速度向我逼近。
襲來的人物究竟是何方神聖,《Dimension》已經予以把握。
對方是獸人騎士塞拉・蕾蒂安忒、以及驅使魔劍的騎士拉古涅・卡伊庫歐拉。
有兩名『天上的七騎士』在向我接近。
......@@ -202,7 +202,7 @@
在隊首站著一個氛圍明顯有別於常人的強者。
此人也是一身輕裝,就和剛才遇到的那些魔法騎士很像。在他腰上不光別著一把劍,還有一柄寶石點綴而成的手杖。
恐怕也是『天上的七騎士』的一員吧。他很可能是我在『天上的七騎士』裡遇到過的第一個專長於魔法的類型。
這是一個將長髮扎成了束的男性。年紀約在四十上下,身高與我相近。
這是一個將長髮扎成了束的男性。年紀約在四十上下,身高與我相近。
我剛想使用『表示』,不過卻打住了。對初次遇到的對手使用『表示』分析戰力固然是定律,但這次我故意沒有這麼做。
現在的情況十分幸運地滿足了我事前設下的條件。
我已經決定,如果遇到了專長於魔法的素未謀面的『天上的七騎士』,那就要用自己新創造的魔法迎戰。
......@@ -289,12 +289,12 @@
『Growth』。這是蕾蒂安忒以前和我決鬥的時候使用過的輔助魔法。
儘管凍結魔法試圖進行干擾,但結果證明,以作用於體內的輔助魔法為對手,《次元之冬》效果平平。
如果對方把魔力釋放到體外,那干擾的手段要多少有多少,但掩體內卻讓干涉的難易程度一連上了好幾個台階。
如果對方把魔力釋放到體外,那干擾的手段要多少有多少,但掩體內卻讓干涉的難易程度一連上了好幾個台階。
結果我未能成功妨礙敵人的魔法,黑騎士的肉體能力經由『Growth』得到了強化。
「狀態」身體強化0.67
在雙方的輔助魔法構築完畢的一瞬間,劍與劍交錯。
我並沒有灌注太大力氣在劍上試圖與之硬碰硬。根據事先得到的情報,我的力量並不如對手。而且雙方所處的位置也不利於我。黑騎士據高地,我則身居下位,除非神志不清,不然我不可能跟對手角力。
我並沒有灌注太大力氣在劍上試圖與之硬碰硬。根據事先得到的情報,我的力量並不如對手。而且雙方所處的位置也不利於我。黑騎士據高地,我則身居下位,除非神志不清,不然我不可能跟對手角力。
故而我將咬合在一起的劍收向左後方,但對手的劍並沒有被我帶偏。敵人也沒有在這一擊中灌注全力。黑騎士迅速將劍抽走,恢復了滴水不漏的架勢。
只此一回合我就完全領悟了對方力量的駭人。同時也明白想在短時間內突破是不可能的。
必須要做出花費更多魔力、亦或是陷入持久戰的覺悟。
......@@ -400,7 +400,7 @@
「我想應該是我的感知魔法範圍更廣吧。哎呀~,海因真是不得了啊。只身一人應付那麼多對手還能不落人後。就當是為了他好,還是乾脆利落地給事情辦完怎麼樣?」
帕林庫洛以輕佻的口氣將海因的情況轉達給了我。
此人的發言固然真偽難辨,但海因正在命為我斷後確是事實。我連忙使用《Dimension》探查大聖堂最內側的神殿的情況。
此人的發言固然真偽難辨,但海因正在命為我斷後確是事實。我連忙使用《Dimension》探查大聖堂最內側的神殿的情況。
神殿的面積就跟學校的體育館差不多大。內部則跟故事裡經常出現的神殿沒什麼不同。一定要說有什麼特別之處,那就是裝潢的奢華了吧。這個世界的裝飾在寶石的用量上總是非同尋常。在這麼一個金碧輝煌的神殿裡羅列著大量的石柱和長椅,打扮得貴氣逼人的賓客們座無虛席。在那些賓客中也不乏氛圍異於常人的狠角色。
在賓客們視線的前方,則是正在向彩色玻璃禱告的拉絲緹婭拉。
她穿著相對樸素的純白色禮服,一個人靜坐在神壇上。
......@@ -710,7 +710,7 @@
「在諸位眼中,可能我不過只是一個卑微無知的愚者。然而、即使以我這愚者的雙目,也看得出一個不可爭辯的事實。那就是,那身在祭壇之上的少女內心並不期望此等儀式。更恐懼自己會因這個儀式而煙消玉隕!自由為人所奪、意志為人扭曲、甚至被迫迎接從未期望的結局!這是生而為人應有的行徑嗎!?還是說這就是所謂的国之意志嗎!?亦或是說、此乃萊文教的教導嗎?!諸位的良知,就不為此等暴行所刺痛嗎!如此行為能稱得上善行嗎──!?」
這並不是事先有所準備的台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