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1d5fa9bd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add] 異世界迷宮の最深部を目指そう 320 ~ 333

parent 2d1fe154
......@@ -3,6 +3,7 @@
翻譯:落地死的流星
校對:流星死了嗎?
潤色:流星已經死了
──「召喚」歡迎回來,相川渦波──
在仿若月下湖畔一般的陰暗環境中,浮現出了一串白色的字符。
......@@ -126,7 +127,7 @@
「這裡可是迷宮,而且還是在『管理領域之外』的地方。你應該有所覺悟了吧,小鬼。」
男子接下來的話如冰冷的刀刃一般刺入了我的心頭。緊接著不僅在精神上,他手中的細劍也在物理的意義上向我襲來。
旋即我的大腿便像被火焰炙烤一般席起一股熱流。
旋即我的大腿便像被火焰炙烤一般席起一股熱流。
「嗚、嗚啊啊啊!!!」
......@@ -276,6 +277,7 @@ Str補正+0.10──
怪物們倒也就罷了──可自己向人類求救卻反過來被砍傷的經歷令我心有餘悸。
就算我留在這裡等待他人路過恐怕也無濟於事。
所以,我決定『繼續移動』
「就將這把劍當做拐杖好了⋯⋯」
我試了試劍的反饋。
......@@ -518,8 +520,8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怪物」黑環螢:位階2
隨著我對敵人進行『表示』,又浮現出了新的『表示』
『表示』指著『扭曲物』報出了它的信息。
『表示』指著『扭曲物』報出了它的信息。
──這可真過分。
恐怕這位黑環螢同志就是以隱去身姿為武器攻擊敵人的怪物吧,可是『表示』卻這麼不給人家面子,竟然如此明目張膽地指著它告訴我「怪物就在這裡哦~。」
......@@ -660,7 +662,7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那是一條經過修繕的回廊。地面被整備得十分平整,表層還鋪有加工過的礦物。每隔一段距離都設有照明設備,一看就知道是人工鋪成的道路。
我以那個區域為中心加強感知的精度。
接著便在那條路上發現了幾組行進中的人類。
到這時我立即切斷了《Dimension》
到這時我立即切斷了《Dimension》
經過這番探索,我的MP被消耗到了個位數。
......@@ -977,8 +979,8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混亂補正+1.00
「啊⋯⋯」
『表示』如是告知道。
『表示』如是告知道。
而我則以冷靜的心情送別這項『表示』
症狀正如字面所示,技能以焦躁和不安為代價,賜予了我條理清晰的思考。
......@@ -1015,9 +1017,9 @@ Str1.11Vit1.03 Dex1.01 Agi2.02 Int4.00⋯⋯──
弗茨亞茨的土地被劃分為了一百個區域,每個區域都有屬於自己的編號。在這個国家的傳統習俗上,身份越是高貴,其所居住的地區編號越小。
順帶一說,我現在身處於二十一區。從這裡繼續往前走的話是二十二區商店街,往回走的話是二十區,那裡是公共機關和中介所的聚集地。
於是我遵從這條信息。掉頭前往建於二十區的圖書館。
圖書館本身就像地區的標性建築一樣十分顯眼,所以我很順利就找到了它。
圖書館本身就像地區的標性建築一樣十分顯眼,所以我很順利就找到了它。
我藏起心中的不安走進了圖書館。工作人員只是看了看我,並沒有上來阻攔。
這是一棟木的洋館。裡面十分安靜,感覺跟我的世界的圖書館很相似。
這是一棟木的洋館。裡面十分安靜,感覺跟我的世界的圖書館很相似。
我取來了幾本感覺能派上用場的書籍,然後坐到了一張桌子旁邊。
可是等我將書籍翻開的時候,我突然對自己能夠閱讀書籍這一行為感到訝然。
不,不對,準確來說,是一直被我回避掉的事實終於展露在了眼前。
......
......@@ -34,6 +34,7 @@
說著,店主催促我留下印記。
聽到證明書這個詞,我立時一驚,不過就結果看來也不是絶對必要的。我一面在紙上留下指紋,一面在心裡想著「指紋這東西,在我的世界是從公元多少年開始使用的來著?」
「沒有證明書居然就進了迷宮,你不是這個国家的人吧?」
我不自然的態度可能引起了店主的懷疑,他有些驚訝地詢問。我盡可能坦蕩地回答說。
......@@ -353,7 +354,7 @@
剩下的手段就是調查與『歸還』有關的魔法或者文化了。可是成功的希望很渺茫,而且沒有任何可行的保證。畢竟我在圖書館根本沒找到任何與之相關的線索。
但是無論我是要攻略迷宮還是去著手調查,錢都是不可或缺的。這點毋庸置疑。
衣食住行全都要花錢。如果要進入迷宮就得承擔各種道具的費用。武器當然也不例外。
總而言之就是錢、錢、錢。沒錢啥都不了。
總而言之就是錢、錢、錢。沒錢啥都不了。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的選擇是──
「喂,新人。等把盤子洗完了之後,就去把垃圾收拾了哦!」
......@@ -414,7 +415,7 @@
在這個酒館裡,與迷宮相關的話題十分盛行。老練的探索者們圍在桌邊對一天的探索進行檢討,彼此之間還會交換情報,所以豎起耳朵探聽是很有意義的行為。
我一邊擦拭酒桌,一邊展開《Dimension》拾取他們的談話。
「你好啊,是新人嗎,小伙子?之前那個小哥不了嗎?」
「你好啊,是新人嗎,小伙子?之前那個小哥不了嗎?」
在處理雜務的過程中,也有不少人同我搭話。
跟我原來的世界不同,異世界的酒館的氛圍簡直友善到過分。
......@@ -508,7 +509,7 @@
雖然有世界觀不同的原因,不過既然一直在迷宮附近的酒館工作,那麼她自然是見得多了,身經百戰了,說的話會可怕一些也是無可厚非的。
「在這裡工作的話,總之吃飯的問題是不用擔心了,真是幫大忙了。」
「嗯嗯,好好吧。姐姐我也會給你加油的哦。畢竟你可比之前那個人有毅力,而且為人禮貌又機靈嘛。」
「嗯嗯,好好吧。姐姐我也會給你加油的哦。畢竟你可比之前那個人有毅力,而且為人禮貌又機靈嘛。」
看來日樱小姐對我的印象很好。不過,我覺得禮貌的問題應該只是因為所受教育的不同所致,之所以顯得機靈也是拜《Dimension》所賜。總覺得有種作弊的感覺,聽得我蠻不好意思的。
......@@ -530,7 +531,7 @@
我使用剩下的MP,確認店外的狀況。
順帶一說,這個『Dimension・多重展開』是《Dimension》的衍生魔法。雖然只是增加MP的消費量擴大效果範圍,但畢竟跟普通的《Dimension》不同,所以還是有必要起個名字加以區別的。
當然啦,這裡面也有我個人喜好的影響,畢竟招式名越長用起來就越有感覺不是麼。
在酒館外面有一塊木的看板。在看板前面則蹲著一個頭戴兜帽的似乎與我同齡的孩子。
在酒館外面有一塊木的看板。在看板前面則蹲著一個頭戴兜帽的似乎與我同齡的孩子。
因為感到在意,我走出了店外。
此時外面正揚揚灑灑地飄著白色的顆粒。儘管繚亂紛繁,但十分美麗。
順便一提,這些白粒被喚作『淚洸』,與我原來世界的雪是不同種類的東西。據我在圖書館獲取的信息來說,這些並不是冬天水分子凝結而成的冰晶,而是積攢於空中的魔力的結晶。話雖如此,但詳情我也不是很懂。
......@@ -952,6 +953,7 @@
「那、那就行,我們繼續前進吧。我要集中注意力索敵,所以你要安靜些哦。還有,如果遇到了什麼預料之外的事,記得要聽從我的指示。千萬不要擅自釋放魔法啊。」
叮囑緹亞在魔法的使用上要節制之後,我重新拓展《Dimension》
「我明白了。我會好好聽從基督的指示的。因為總感覺聽你的話不會有錯。」
緹亞非常坦率地首肯了。看來他對我抱有相當的信任。
......
......@@ -196,7 +196,7 @@
「──『Dimension・決戰演算』!」
我們而言,這最後一匹才是真正的BOSS戰。
我們而言,這最後一匹才是真正的BOSS戰。
怪物的形狀與螳螂相仿。敵人仗著那雙銳利的前爪向我發動了凌厲的攻勢。我洞破了它的縱劈並側身閃避,但敵人間不容髮地抬起另一只尖爪使出了一記逆斬、我以劍身接下這一招並將之架開,隨後踢了螳螂一腳與之拉開距離。
經此一來一回,我已有了必勝的把握。
沒有陰險的黑招,只有一邊倒的斬擊。而且對緹亞毫無興趣,僅僅揪住我一陣猛打。既然如此,那我只要專心防御爭取時間便是。
......
在這個世界裡,我是強者。雖然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但總之這個世界給了我優待。
才能也好、各項機制也好、魔法也好,我在各種各樣的領域都很強。
正因如此,我才能用自己的暴力壓倒阿爾肯等人想強加我和緹亞的暴力。
正因如此,我才能用自己的暴力壓倒阿爾肯等人想強加我和緹亞的暴力。
在這幾天裡,我不單在意識的層面上領會到自己身上寄存著那樣強大的力量,同時也在實踐中予以了證明。
一言以蔽之,就是我有些得意忘形了。
在短短幾天的時間裡就獲得了能夠與嫻熟的探索者相匹敵的力量之後,我十分傲慢地以為自己在迷宮裡已經沒有敵手。
......
......@@ -23,7 +23,7 @@
然而,那份努力僅僅只加劇了村裡對我的神化。村民見了我便屈膝俯首,莫敢仰視。要說我的力量有多麼異常,那這個結果就是最鮮明的表現。
不消多久,雙親見了我也只能俯首帖耳。
與此同時,使徒西斯降世的傳聞開始流傳於各国。
到我十歳的時候,總算是有了成型的自我意識。在那時,我意識到自己在他人的教導和鼓勵下鑽研魔法的行為,正是置我孤獨之囹圄的罪魁禍首。
到我十歳的時候,總算是有了成型的自我意識。在那時,我意識到自己在他人的教導和鼓勵下鑽研魔法的行為,正是置我孤獨之囹圄的罪魁禍首。
就是寄宿在我體內的這股魔力,奪走了雙親、奪走了我的生存方式、奪走了我的鄰里。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国家、這個高大上的存在為了將使徒西斯納入掌中而採取了行動。
......@@ -44,7 +44,6 @@
正如一個孩子的身份,弟弟玩得很是開心。
他似乎對劍特別青睞,不停地說著將來要做一個劍士。
母親笑著說「真是可靠啊。」
父親也笑了「想學劍術的話就讓我來教你好了。」
他們都笑了。「有一個你這樣的兒子在,我們就放心了。」「我一直都想著,如果生個兒子就讓我來傳授他劍術呢。」『真是個出色的男孩子啊。』『兒子你將來一定能成為不負於我的劍士。』「沒錯,畢竟是我們引以為傲的孩子呀。」「是令我驕傲的孩子啊。」「我們的孩子。」──
......
......@@ -277,7 +277,7 @@ HP和MP都已經開始自然回復了,以我個人感覺而言身體也沒什
「你稍等一下,我這就過去。」
這音色我有印象。
緊接著,隨著火焰轉變成人的形態,又有不知從何處出現的書有文字的綳帶席而出。綳帶也以人形附著於火焰的外側,最終化為了衣物。
緊接著,隨著火焰轉變成人的形態,又有不知從何處出現的書有文字的綳帶席而出。綳帶也以人形附著於火焰的外側,最終化為了衣物。
最後,火焰的頭部變作了肉身,之前那名赤髮的少女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十之守護者阿爾緹雲淡風輕地同我打了個招呼。
......
......@@ -2,11 +2,11 @@
一如所見,『異世界迷宮最深部為目標1』成功地以書籍的形式呈現給了大家。
那麼,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書寫後記,所以我就規規矩矩地聊些作品的話題好了。
『異世界迷宮最深部為目標』。這是一部非常地道的異世界召喚物語,進行的也是一場顧名思義的冒険(勉勉強強)
『異世界迷宮最深部為目標』。這是一部非常地道的異世界召喚物語,進行的也是一場顧名思義的冒険(勉勉強強)
運用被召喚到異世界的少年和飽負遊戲性的迷宮等要素,作為作者的我從今往後也會與主人公一同嘗試究竟能冒険至何種境界。
作為這份挑戰的代價,身為主人公的渦波君到底會遭受怎樣的對待呢──⋯⋯對於已經知道的讀者來說,我想這都是不言而喻的了。這部小說是出身於WEB的作品,早在二零一二年就已經開始連載了(在我執筆寫這部後記的時候總字數已逾百萬)。不過,難得能夠書籍化,我也想著讓渦波君進行一些非書籍而不可的挑戰。因為他是一位強大的主人公,所以我覺得不管是怎樣的苦難和試練,他都是能跨越的。
好了,說到這部作品的旋律,那可是很直接很簡單的。就是『與女主角一起潛入迷宮!』哦。絶對不是『為了從女主角身邊逃走而不得不潛入迷宮!』哦。也不是『利用女主角撒了歡兒地欺負渦波君!』哦。是『與女主角一起潛入迷宮!』(但願如此)
好了,說到這部作品的旋律,那可是很直接很簡單的。就是『與女主角一起潛入迷宮!』哦。絶對不是『為了從女主角身邊逃走而不得不潛入迷宮!』哦。也不是『利用女主角撒了歡兒地欺負渦波君!』哦。是『與女主角一起潛入迷宮!』(但願如此)
所以呢,這部書的女孩子會不可避免地多那麼一些。
已經毋庸贅言的是,本書第一卷的女主角是緹亞。除了她之外也有拉絲緹婭拉啦瑪利亞啦這些女孩子登場,她們也都是有女主角的待遇的。儘管在第一卷她們都很老實,可等到第二卷之後就會變得非常活躍了。
......@@ -28,7 +28,7 @@
不過,有正面意義的變化也有很多哦。比如說錯字漏字都被糾正了,數值上的偏差也有了調整,變得好讀了很多哦──應該!與閱讀WEB的時候比起來會發現變化好大誒,真是嚇到了呢。哎呀~,編輯和校對工作者真是不得了呀。
而且內容呀活動呀什麼的也有各種各樣的變更,我也很期待從今往後會有怎樣的變化。
在最後就是謝辭了。這部作品能夠走到這一步都是多虧了各種各樣的人的幫助。只有我一個人的話應該是無法堅持到這一步的吧。
這部作品是脫胎於WEB的書籍化作品,因此我想要向最開始在網絡上為我提供協助和建議的讀者們表達謝意。還有主導了書籍化項目的擔當編輯S、為這部作品繪插畫的鵜飼老師,實在是非常感謝你們。
這部作品是脫胎於WEB的書籍化作品,因此我想要向最開始在網絡上為我提供協助和建議的讀者們表達謝意。還有主導了書籍化項目的擔當編輯S、為這部作品繪插畫的鵜飼老師,實在是非常感謝你們。
當然,也非常感謝將這本書拿在手中,並願意閱讀我如此稚拙的後記的各位讀者。
那麼下次再見。
......
......@@ -3,6 +3,7 @@
翻譯:落地死的流星
校對:相川陽滝
潤色:相川湖凪
(譯注:經過對貼吧那邊的讀者的意見的徵求,接下來文庫的魔法名字會採用外文+中文的形式。變化如下:
《Dimension》→《Dimension》
......@@ -289,7 +290,7 @@
說實話,我完全沒想過救人之後的事,這讓我不知該說些什麼。
聽到我的話,少女甚是焦急,她連忙搖頭。
「哪、哪裡的話,完全沒有那回事!」(譯注:這個角色說話的口癖是在最後面加個「Wa」的音,舉個有名的例子,就是跟物妹小埋裡的藍毛希爾芬一樣)
「哪、哪裡的話,完全沒有那回事!」(譯注:這個角色說話的口癖是在最後面加個「Wa」的音,舉個有名的例子,就是跟物妹小埋裡的藍毛希爾芬一樣)
⋯⋯沒有那回事、(Wa)?
......@@ -327,15 +328,18 @@
看來她是通過與早上相同的手段,借助火焰向我搭話的。在《Dimension》的觀測下,我注意到在自己耳邊有一小團火焰。我也用周圍人聽不到的聲音回應道。
「阿爾緹,我這不是好好給人救下來了麼。你還想要我怎麼樣?」
(這不是一目了然的麼。你面前的少女想要報答你的恩情。我不能容許你在不接受她的謝意的情況下離開。那是對責任的背棄。唯・有・這・點・我・決・不・允・許。)
這是阿爾緹第一次說出如此沉重的話。
無奈之下,我只好讓步。
「⋯⋯我知道了。既然阿爾緹把話說到這個份上,那我會留下來聽她怎麼說的。不過我有個條件,拜託你也現身跟我匯合。總覺得我一個人應付起來會很不妙。」
(這我可不能答應你,我要繼續作壁上觀。事實上,與你的預感相反,我覺得事情會變得很有趣。)
「不,算我求你了,拜託你過來吧。這孩子給人的感覺真的很不妙。」
(⋯⋯可是,我覺得你也不願意被人傳出與怪物結伴的流言蜚語吧?我的身體可是火系的怪物啊。就算我再怎麼能掩飾,可事情總會有萬一。所以,直到你一個人行動為止,我都會像這樣以火焰的形式在你身旁靜觀的。)
「話是這麼說,可是⋯⋯」
......@@ -668,6 +672,7 @@ BOSS旋即喪失了浮力自空中墜落。BOSS一面隕落一面化作光芒消
我一面被充斥整個空間的火焰烤得直流汗,一面向這個階層的主人搭話。
「她們走遠了哦。」
(確實是這樣呢。你稍等一下。)
話音剛落,房間內的一部分火焰便向人形轉化。接著又有不知從何處出現的綳帶纏繞在上。
......
......@@ -242,6 +242,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明明一而再再而三地決心離開這裡,可因為內心的弱小,我始終沒能成行。我一面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厭惡,一面在心中想著這是最後一次,於是又一次將目光投向拍賣台。
在那裡的是我已經知道姓甚名誰的少女。
是幾天前,跟我互相報過名字的少女。
──「⋯⋯我叫瑪利亞。我的名字是瑪利亞。」──
就連少女瑪利亞的聲音都被我回想起來了。
......@@ -611,6 +612,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啊啊,說起來,還有這麼個東西在啊。你先待著別動。」
說著,我拿起倚在邊上的『阿雷亞斯家的宝劍』
「噫。」
緊接著,瑪利亞發出一聲短促的悲鳴。
......@@ -898,7 +900,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怎麼可能會沒問題啊。你是把我當成什麼了啊,我就是個柔弱的小孩子而已啊。」
在向我吐了一番苦水之後,瑪利亞一臉消沉地道著喪氣話。
雖然有的事確實不太地道的自覺,但即使如此我也沒有中止試驗的打算。
雖然有的事確實不太地道的自覺,但即使如此我也沒有中止試驗的打算。
我立馬『表示』出瑪利亞的狀態,確認她的經驗值有沒有增加。
「狀態」經驗值:1521/400
......@@ -959,6 +961,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這個技能、可真是犯規啊⋯⋯」
老實下來的瑪利亞一邊用餐一邊嘟噥了一聲。
──『犯規』
瑪利亞擁有的『炯眼』給予了這個能力以犯規的評價。
......@@ -1034,7 +1037,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命運方是意圖所在。這就是說,阿爾緹是為了自己那個成就一段戀愛的目的而將芙蘭琉萊帶來的。
我不遺餘力地用冷淡的態度回應阿爾緹。在撮合我跟芙蘭琉萊這個事兒上,絶對不能給她一絲一毫的希望。
「你自己不都說了那個命運連芽都沒麼。還是老老實實地找別人吧。」
「你自己不都說了那個命運連芽都沒麼。還是老老實實地找別人吧。」
「呵呵,即使如此我還是想試試嘛。」
我們用曖昧的措辭商討著戀愛的委託。
......@@ -1063,6 +1066,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等等。你為什麼會知道我是次元屬性的魔法使?」
雖然還有其它令人在意的詞語,但還是這點最為重要。這件事我既沒有在嘴上說過,也不曾在阿爾緹面前過於積極地使用《Dimension》
「啊,原來你是想隱藏起來的啊。這可真是抱歉了。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我對你的戰鬥方式和魔法很熟悉。因為就跟我以前認識的一個人一模一樣嘛。那個人就能使用空間轉移的魔法⋯⋯好像是這樣⋯⋯應該沒錯。」
阿爾緹的語氣顯得搖擺不定。明明是自己說的話,但她表現得卻沒什麼把握。
......@@ -1372,7 +1376,7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感謝惠顧。果然是有錢人啊。那我這就去把小姑娘的魔石取來。」
付過款,我接過了找零的銀幣和次元魔術的魔石。
付過款,我接過了找零的銀幣和次元魔術的魔石。
次元魔術的魔石綻放著不可思議的色彩。雖然外形跟在迷宮裡入手的魔石一樣,但精工的水平卻有天壤之別。被從里到外雕刻的密密麻麻的魔術式閃著異樣的光彩。
「真漂亮啊。感覺給這東西喝進去好浪費。」
......@@ -1681,9 +1685,10 @@ HP和MP都尚有餘裕,話雖如此,但再次潛入迷宮之流可是做不
從我手中釋放出來的魔力開始匯聚並構成門的形狀──然而門未能得到固定便消失了。
「──咕。房間內的魔力太強了,門固定不了⋯⋯!」
『連接』是纖細且脆弱的魔法。
『連接』是纖細且脆弱的魔法。
因為這個原因,在『正道』上會受制於結界的作用而保持不了形狀。在那以外的地方又會被怪物破壊。所以我才將既沒有結界也沒有怪物的十層定為目標,可是這裡的魔力的奔流也一樣會破壊『連接』
「姆姆。我這邊從剛才開始也有在努力避免魔力影響到你的魔法了,但還是不成功啊。畢竟這個房間可以說是我活著的證明。火焰就算了,要讓魔力空出一個洞來實在是很難。」
「不能想想辦法嗎?能不能在這裡設置『連接』影響蠻大的。」
......
......@@ -189,7 +189,7 @@
蕾蒂安忒說完後,站在我身後的騎士們讓開了路。
我站起身,正欲踏上這條路。
周遭時不時向我投來擔心的目光。一邊著服務員的工作,一邊探聽我和蕾蒂安忒之間的對話的日樱小姐對我招呼道:
周遭時不時向我投來擔心的目光。一邊著服務員的工作,一邊探聽我和蕾蒂安忒之間的對話的日樱小姐對我招呼道:
「基、基督君──」
「沒問題的,日樱小姐。我剛才和她談好規則了,再怎麼也死不掉,放心吧。」
......@@ -710,6 +710,7 @@
她們倆要是能保持這樣逐漸加深關係自是求之不得。
「呼呼~。真不錯啊,這孩子。又小只又可愛~。而且明明沒有頸環,職業卻是、呵呵,職業卻是。唔呋呋~、嘿嘿嘿~,實在是太有意思了,讓人忍不住想欺負一下──」
「哇!你別突然蹭過來啊!啊,別摸奇怪的地方──」
這就很舒服了。
......@@ -758,7 +759,7 @@
沒錯,不可說,不可視──那兩人的胸部和臀部,乃至私處也深深地烙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加之拜那高的多餘『賢能』所賜,我不幸地將所有的細節都記了下來。我不由得呻吟道。
「──啊、啊啊、A啊啊啊⋯⋯!我都、我都了些什麼⋯!」
「──啊、啊啊、A啊啊啊⋯⋯!我都、我都了些什麼⋯!」
我怎麼說也是正值青春期的男性。看到兩位美少女的裸體會興奮也是不可抗力,也難免湧出想要看個夠的衝動──比起這些,罪惡感更是甚囂塵上。
我無力地蹲在床上,抱著頭懊悔著剛才自己的所作所為。
......
......@@ -58,7 +58,7 @@
──明明如此,可拉絲緹婭拉此時卻只身一人拼殺在群聚如蟻的怪物大軍之中。
正如她在殺進迷宮之前作出的宣告那樣,是貨真價實的一個人單挑一群。
憑借駭人的才能,成就以寡凌眾的暴力。
而我和瑪利亞則在大方呈作壁上觀之態。
而我和瑪利亞則在大方呈作壁上觀之態。
想當然耳,穿在她身上那件薄如蟬翼的羽衣不具任何防御能力,故而拉絲緹婭拉僅以自己的高超身手躲避怪物的攻擊,同時間不容髮地回以顏色。這只是單純的重複作業而已,談不上有什麼技術含量。縱使拉絲緹婭拉有出類拔萃的劍術技能,但她對劍的運用可謂簡單粗暴到了極點。
雖然偶爾也有讓人眼前一亮的神來之筆,但大多數情況下都是無為無策的招式。與其說她劍使得好,倒不如說她善於運用自己的身體。雖然魔法的運用也不在話下──但當事人卻全無使用魔法的意思。
......@@ -84,7 +84,7 @@
「哈~。終於結束了,有點小累。」
「所以我才告訴你要迂回一下的啊?」
「那可不行,那種近求遠的方式不合我的胃口。我比較喜歡一股腦地往裡沖。」
「那可不行,那種近求遠的方式不合我的胃口。我比較喜歡一股腦地往裡沖。」
「真是服了你了⋯⋯」
拉絲緹婭拉很不願意待在低階層,為了能走最短的路線,她選擇只身殺出一條血路。
......@@ -657,6 +657,7 @@
而面對咄咄逼人的怪物揮出的鐵拳,我可以用來迎擊的武器只有一把劍而已。
我時而全力攻擊狂怒者的側手,改變其攻擊的方向,時而抱著瑪利亞後退。
在怪物出現頻率極高的層數裡,無法將瑪利亞放在距離自己身邊太遠的地方,故而根本無法發揮機動力的優勢。一旦交戰,必然會演變成一邊保護瑪利亞一邊戰鬥的情況。
──「瑪利亞要是陣亡了我可不管哦?」
今天早上,拉絲緹婭拉在進入迷宮之前對我過說的話恰好在此時浮上心頭。
......@@ -991,7 +992,7 @@
看來拉絲緹婭拉是打算將自己掌握著情報這點作為底牌,讓自己免遭開罪。確實,既然情報在她手上,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不過,酒館那邊可就不一樣了。
「關於情報收集這一點我做出讓步也並無不可,但哪有隨隨便便拉個人替自己幹活的道理,出了差錯該怎麼辦?況且也不能一口咬定瑪利亞就會答應吧?」
「沒有吧,基督你的不就是簡單的洗碗和撤盤子嗎?這誰都會做不是麼。退一步說,要是有什麼複雜的工作的話,擁有料理技能的瑪利亞能做的更好不是嗎?至於瑪利亞願不願意嘛⋯⋯吶,瑪利亞,你願意嗎?」
「沒有吧,基督你的不就是簡單的洗碗和撤盤子嗎?這誰都會做不是麼。退一步說,要是有什麼複雜的工作的話,擁有料理技能的瑪利亞能做的更好不是嗎?至於瑪利亞願不願意嘛⋯⋯吶,瑪利亞,你願意嗎?」
拉絲緹婭拉對還在準備料理的瑪利亞說道。
......@@ -1005,7 +1006,7 @@
如果可以的話我不太希望瑪利亞在酒館那種地方幹活,原因自然是出入酒館的客人中,三教九流的比例很高,但這其實也不用過於擔心,畢竟以瑪利亞如今的級别對付那些人問題也不會太大。
雖說她的能力不足以與我和拉絲緹婭拉同行,但和熟練的探索者比起來卻毫不遜色。如果我在此加以反對的話,估計「過分溺愛」的帽子就會穩穩地扣在我的頭上了吧。
「不過,這事可沒那麼簡單。無論你有多少理由,都不能改變你擅做主張的事實,至於瑪利亞的事也是先斬奏。要不你自己給自己獨斷專行的行為做個評價?」
「不過,這事可沒那麼簡單。無論你有多少理由,都不能改變你擅做主張的事實,至於瑪利亞的事也是先斬奏。要不你自己給自己獨斷專行的行為做個評價?」
「⋯⋯好嘞,晚上有啥吃的?」
拉絲緹婭拉似乎是感覺到了戰局不太對勁,開始顧左右而言他。
......@@ -1045,7 +1046,7 @@
關於攻略迷宮的方針,我們兩人可謂是水火不相容,明明早上就開始商量了,結果一直到進了迷宮,還沒能拿出個折中的法子。
其實這也沒什麼。
對於拉絲緹婭拉桀驁不馴這一點,我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雖說我除了按著她的意思來也沒什麼別的選擇,但一開始便不做絲毫抵抗,事事順她心意的話,後果可不堪設想。
深思熟慮,我愈發覺得冒進主義的她和保守主義的我其實相當互補。雙方各執己見,分毫不讓,這樣平衡感恰到好處。
深思熟慮,我愈發覺得冒進主義的她和保守主義的我其實相當互補。雙方各執己見,分毫不讓,這樣平衡感恰到好處。
「雖然是有點囉嗦。但我不認為自己在探索迷宮上的思路是錯的哦?」
「沒錯是沒錯,不過也太無趣了吧。」
......@@ -1064,8 +1065,8 @@
「哦,來的可真快呀⋯⋯話說,基督你的這個索敵魔法還是真是好用啊。」
「前方有一只,是和昨天同類型的猩猩。我先去正面吸引他的注意,你從後面跟上幹掉他。我來配合你行動。」
「這都講得這麼細你是把我當傻子了?算了算了,聽你的成了吧。」
「要上了!」我大喊道,與此同時衝了上去。
「要上了!」我大喊道,與此同時衝了上去。
我可是盡全力在奔跑著,但拉絲緹婭拉依然能夠如影隨形的跟在我的身後。她的能力果然毋庸置疑。
在回廊的轉角處拐彎後,怪物便進入視線之中。那和昨天遇見的怪物一樣,也是狂怒者。注意到有敵人來襲后,狂怒者開始揮舞起他那四只胳膊進行迎擊。
我低頭閃開巨腕的攻擊,穿過怪物的襠部繞到它的身後。狂怒者別過身,打算對身後的我發動進攻。自然,追擊而來的拉絲緹婭拉並沒有放過這個機會。
......@@ -1341,7 +1342,7 @@
到頭來,爭論的結果便是我們各退一步,主要以二十三層的探索為中心展開活動。
既然此後不再有『正道』,那麼製作地圖的任務自然要提上日程。我苦口婆心地向拉絲緹婭拉解釋利害後,她才終於是不情不願地答應了下來。
確定接下來的主要目標後,我和拉絲緹婭拉便繼續忙碌起來。
我們利用羊皮紙繪地圖,將有關於二十三層的信息陸續補充進去。
我們利用羊皮紙繪地圖,將有關於二十三層的信息陸續補充進去。
所幸的是二十三層基本上沒有什麼很難對付的怪物。或許是因為出現在二十一、二十二層的那些巨大的怪物無法生活在如此嚴峻的高溫之下吧。二十三層的怪物基本上都是以耐久型為主,從他們身上感覺不到絲毫壓迫感。
最重要的便是多虧了拉絲緹婭拉那超絶的攻擊力,讓探索過程變得輕鬆了不少。無論是多麼耐揍的怪物,在那壓倒性的力量面前便失去了意義。
統籌考慮後,我們認為這一層主要強在它可以通過高溫來消耗探索者的體力。
......@@ -1412,7 +1413,7 @@
「基督,你突然站著不動幹嗎?」
「不是⋯⋯二十層有只疑似蕾蒂安忒的狼。而且還有一個叫拉古涅的女孩子。」
「嘿~。那倆不是咱家的女孩子嗎?加油吧~,基督。」
「嘿~。那倆不是咱家的女孩子嗎?加油吧~,基督。」
「嘛,我沒覺得自己會輸就是了⋯⋯」
拉絲緹婭拉估計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吧。老實說我也一樣。
......@@ -1483,6 +1484,7 @@
在對騎士戰上一直都很樂觀的拉絲緹婭拉唯獨在我接受拉古涅提出的『一旦受傷就判負』的條件後樂觀不起來了。
不過,這已經算是偏袒我偏的很厲害了好吧⋯⋯⋯
都這麼千叮嚀萬囑咐了,怎麼還有輸掉的道理。我用更甚以往的力度展開『Dimension・決戰演算』
「可以開始了吧?」
「嗯,沒問題」
......
......@@ -15,13 +15,13 @@
「啊啊,這個我聽說過。」
緹亞已經跟我講過這事兒了。
因為她出院那天正好是聖誕祭,所以我和她約好了等她出院後一起去祭典玩來著。
因為她出院那天正好是聖誕祭,所以我和她約好了等她出院後一起去祭典玩來著。
「我還是第一次參加祭典,說真的特別期待呀。」
「嗯,我也不是完全沒有興趣。」
異文化背景下的祭典到底是怎麼回事,老實說我也饒有興致。
況且因為各種原因,我在原來的世界裡也沒有去祭典玩的經歷,就算想去也去不成。
況且因為各種原因,我在原來的世界裡也沒有去祭典玩的經歷,就算想去也去不成。
因此,所謂祭典的盛會對我還是蠻有吸引力的。
「既然如此,那就決定了。快出發吧!」
......@@ -224,7 +224,7 @@
拉絲緹婭拉一臉滿足地總結道,隨後不斷地舞動手上的弓,最終擺了一個帥氣的Pose回應著給她喝彩的觀眾們。
之後,沐浴在掌聲中的拉絲緹婭拉從一臉抽搐的前台小姐那收下了屬於她的獎品。可能是出於表現超常的自覺,她並沒有選特別值錢的獎品,而是選了即便總得分很低也能獲得的外形相當可愛的項鏈。
雖然基本上是木的,但在中心鑲嵌著一顆魔石,既不會顯得太過廉價,也不至於讓人覺得太過奢華。
雖然基本上是木的,但在中心鑲嵌著一顆魔石,既不會顯得太過廉價,也不至於讓人覺得太過奢華。
拉絲緹婭拉收下項鏈後,隨即給瑪利亞戴上。
「這是我送你的禮物喲,瑪利亞醬。」
......@@ -500,6 +500,7 @@
「是人類哦。不過,聖人似乎可以聽到普通人聽不到的聲音。聽到那些聲音的聖人,會用這個世界所沒有的知識,在大陸喚起奇跡。結果就會拯救許許多多的人嘍。無怪乎會被喚作聖人加以尊崇了。」
看來聖人的定義似乎是『能聽到普通人聽不到的聲音的人』
「你說的那個聲音,難道是神明大人的聲音嗎?」
「不是,聖人聽到的聲音似乎是生長於大陸中央的那棵樹的聲音⋯⋯好像是這樣來著。那棵樹被稱作世界樹(Yggdrasill),而聖人聽到的好像就是世界樹的聲音哦。話說,我覺得我和基督應該也能聽到那個聲音吧。畢竟你看,我們相當那個不是麼。」
......@@ -905,6 +906,7 @@ HP的減少,這是無可辯駁地向死亡踏出了一步。既然看到了這
稍微加快了移動的速度,一面避開流淌的岩漿一面往深處前進。
二十四層的怪物數量少的可怕。需要注意的只有岩漿,所以前進路上沒什麼障礙。
從起始地點往外移動了約五百米之後,我停下腳步再次展開了《Dimension》
「我要再次使用感知魔法了。」
「噢⋯⋯」
......@@ -1116,6 +1118,7 @@ HP的減少,這是無可辯駁地向死亡踏出了一步。既然看到了這
「我要作為守護者為瑪利亞『戀愛的實現』提供協助。同時,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也能對此提供協助。可以嗎,我的協力者基督・歐亞。」
守護者又投來了協助的請求。不過,我根本無暇給予答覆。
──「瑪利亞喜歡我。」
說著只有一句話,但意義遠不止於此。
......@@ -1337,7 +1340,7 @@ HP的減少,這是無可辯駁地向死亡踏出了一步。既然看到了這
「別、別用醬字稱呼我,你看、我(俺)是這麼自稱的,所以直呼名字就好了⋯⋯!」
緹亞一邊奮力甩手一邊大聲抗議。然而拉絲緹婭拉就是不肯手。她臉上的表情就跟在獵物面前舔起嘴唇的野獸如出一轍。
緹亞一邊奮力甩手一邊大聲抗議。然而拉絲緹婭拉就是不肯手。她臉上的表情就跟在獵物面前舔起嘴唇的野獸如出一轍。
「不好意思啦。因為你的臉蛋太漂亮,我一個不小心就沒克制住。怎麼辦好呢,──叫你緹亞君?這樣也有點⋯⋯」
「直呼名字就行!」
......@@ -1583,8 +1586,8 @@ HP的減少,這是無可辯駁地向死亡踏出了一步。既然看到了這
接著,海因將銀劍指向這邊喊道。
「──『Rays・Wind』!」
『扭曲的線』宛如刀刃一般撕裂空氣向我襲來。
『扭曲的線』宛如刀刃一般撕裂空氣向我襲來。
為了避開這些線的襲擊,我將意識集中到『Dimension・決戰演算』上面。但充斥於整個空間之內的柔和的風卻干擾了魔法的效果。雖然不至於完全抵消我的魔法,但確實產生了一些混亂。而我的魔法就算是有些微的偏差影響也足夠致命。
認為依賴魔法進行應對會很危險,我便將手伸進『所有物』中摸索起來。我從裡面取出裝有小麥粉的袋子丟了出去。
隨著袋子被『扭曲的線』切開,大量的小麥粉構成了臨時的煙幕。
......@@ -1679,6 +1682,7 @@ HP的減少,這是無可辯駁地向死亡踏出了一步。既然看到了這
連日來被我逐遠的技能『???』正在一點點地復歸。
還・沒・關・系──我不由地想這樣故作逞強。可是,我真的快要到極限了。
我用手摁住腦袋,回想起海因的話。
──「聖誕祭結束的時候」──
我不禁數了數日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