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167ace1f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syosetu 嘆きの亡霊は引退したい

parent 8321ce70
......@@ -2,26 +2,26 @@
「嗯~,啊,先放在那边」
「⋯⋯之请务必拆开看哦?」
「⋯⋯之请务必拆开看哦?」
伊娃把装帧过度豪华的信封置桌上。
伊娃把装帧过度豪华的信封置桌上。
与猎人不同,贵族和商人会直接寄来书信,因此很令人困扰。在氏族Master室的桌子上放着无数封仍未读过的信。
我看了看放在最上面的信封上,印有格拉迪斯的纹章的封蜡,然移开视线。
我看了看放在最上面的信封上,印有格拉迪斯的纹章的封蜡,然移开视线。
没有理由收到感谢信吧,再说来得是不是太快了?
随着认证等級的上升,寄给我本人的书信日益增加,数量多得吓人。
自从我担任氏族Master,又基本不离开帝都,这种情况就尤其明显,请求帮助的信、邀请函、感谢信、挑战书或者简历等,即使寄来我也不觉得高兴,还只会令人为难的信件堆积成山。
尽管明白早晚要拆开,却怎么也伸不出手。毕竟我是那种把麻烦事不断搁置的人。
最近因为过于放任不管,伊娃便替我拆看部分信件,甚至还会给出回复。我的名声也因此变好,所以我的应对是正确的吧。
儘管明白早晚要拆开,却怎麼也伸不出手。毕竟我是那种把麻烦事不断搁置的人。
最近因为过於放任不管,伊娃便替我拆看部分信件,甚至还会给出回復。我的名声也因此变好,所以我的应对是正确的吧。
「毕竟你看,我也很忙呢⋯⋯」
「⋯⋯寄到氏族或隊伍的书信姑且不论,可让我拆开寄给个人的信件不合适吧⋯⋯毕竟也有包含机密的可能性⋯⋯」
没有哦。才没有对伊娃隐瞒什。看看平日的我就能知道吧?
没有哦。才没有对伊娃隐瞒什。看看平日的我就能知道吧?
如果我只有一个优点,那应该是没有秘密这点。伊娃轻轻叹出一口气,低头看向即便精挑细选过也还是堆成山的信件,随即说道。
「看来艾克蕾尔小姐似乎⋯⋯ 非常喜欢克莱伊桑送的蛋糕」
......@@ -36,63 +36,63 @@
不是自夸,我对这个帝都的甜品店可是了如指掌。从咖啡馆到西式点心店,每一处都亲自去过。不知道的只有伊娃以前告诉我的【贫民区】的店,而拿来款待亚克的蛋糕是我能自信推荐的一道甜品。
这是刚来帝都时第一次踏入的,难以忘怀的西式点心店的新作。
选址偏僻,第一次去的时候很冷清,但现在总是有人排队,即使排队也很难买到。接待客人和甜品味道都是三星级。而且我和店主相识。
选址偏僻,第一次去的时候很冷清,但现在总是有人排队,即使排队也很难买到。接待客人和甜品味道都是三星级。而且我和店主相识。
就算被问到推荐的武器店、道场或情报屋,我也回答不上来,但若是蛋糕店,无论多少我都能回答。
虽然艾克蕾尔小姐是贵族,但正因如此,她吃的全是高级品,对市井之味应该不熟悉。材料高级并不意味好吃。
可是,没想到我的选择竟然迷住了伯爵千金的舌头⋯⋯就像实力久违地被称一样,我非常高兴。猎人们似乎因为吃到剧毒物的机会颇多,所以味觉很迟钝,难以得到认同。
可是,没想到我的选择竟然迷住了伯爵千金的舌头⋯⋯就像实力久违地被称一样,我非常高兴。猎人们似乎因为吃到剧毒物的机会颇多,所以味觉很迟钝,难以得到认同。
注意到被伊娃看着,我急忙清了清嗓子。
「那个。虽然不怎喜欢甜品,但在这座城市我可是无所不知」
「那个。虽然不怎喜欢甜品,但在这座城市我可是无所不知」
是不是很冷酷?
「⋯⋯⋯⋯说得也是呢」
但是,这样啊。这表明我交到了新的蛋糕同伴吗。原以为是麻烦的贵族小姐,不料她的舌头却相当优秀。
管不能替代缇诺带去甜品店,但希望她能给我介绍贵族常去的店。
管不能替代缇诺带去甜品店,但希望她能给我介绍贵族常去的店。
嘛~,虽然那个和这个是两回事。
我决定把桌上的信件全部集中处理掉。
「嘛,随便给些不会引人反感的回复吧。委托和邀请这类全部回绝⋯⋯毕竟你看,我也很忙啊」
「嘛,随便给些不会引人反感的回復吧。委託和邀请这类全部回绝⋯⋯毕竟你看,我也很忙啊」
伊娃冷眼看着我。
非常抱歉不拆封就退回,可是我看到文字就会犯困,而且权贵和商人的信总是使用晦涩的词句和拐弯抹角的表达,实际上很多信件我读过也不太理解。因此交给这位优秀的副氏族Master最为稳妥。
虽然我想索性当作信没有送达,然全部处理掉,可是以伊娃的感性来说,那样似乎『不行』
虽然我想索性当作信没有送达,然全部处理掉,可是以伊娃的感性来说,那样似乎『不行』
「⋯⋯可是你没有安排」
「⋯⋯⋯⋯⋯我有腾出空来的必要哟。话说,不觉得大家给一介猎人寄信过多了吗?其他的等級8也是这忙吗⋯⋯明明猎人的本分是探索宝物殿」
「⋯⋯⋯⋯⋯我有腾出空来的必要哟。话说,不觉得大家给一介猎人寄信过多了吗?其他的等級8也是这忙吗⋯⋯明明猎人的本分是探索宝物殿」
我既不想被卷入麻烦的权力争,也害怕与老奸巨猾的商人打交道。
信件开始寄来的当初,我以为什都不做的话数量就会逐渐减少,可是却没有那个迹象。明明我光是自己的事就竭尽全力了。
我既不想被卷入麻烦的权力争,也害怕与老奸巨猾的商人打交道。
信件开始寄来的当初,我以为什都不做的话数量就会逐渐减少,可是却没有那个迹象。明明我光是自己的事就竭尽全力了。
当我打哈欠时,装在画框并挂在墙上的纯白拼图忽然映入眼帘。
这是请伊娃帮忙一起完成的。实际上那个拼图最需要自己画上图案,但因为麻烦我就没有画。
当我打哈欠时,装在画框并挂在墙上的纯白拼图忽然映入眼帘。
这是请伊娃帮忙一起完成的。实际上那个拼图最需要自己画上图案,但因为麻烦我就没有画。
「啊,对了。也该在那上面⋯⋯画上图案啦。唔~嗯,可是要从何处着手呢⋯⋯」
我既没有绘画才能,也很缺乏想象力。说起来,必须先买来绘画器材吧。为什么买了那种纯白的拼图啊,越看越想训斥一下过去的自己。
我既没有绘画才能,也很缺乏想像力。说起来,必须先买来绘画器材吧。为什麼买了那种纯白的拼图啊,越看越想训斥一下过去的自己。
当我皱起眉并歪着头时,伊娃像是要转移话题一样说道。
「⋯⋯说起来克莱伊桑,为亚克备的蛋糕,还有剩哦」
「⋯⋯说起来克莱伊桑,为亚克备的蛋糕,还有剩哦」
「诶?啊~,我忘啦。块来着?」
「诶?啊~,我忘啦。块来着?」
「两块。放在冰箱
「两块。放在冰箱
思考瞬间就转向蛋糕。拼图下次再说吧⋯⋯就算不画图案也并不会为难。
可是两块吗⋯⋯真是不上不下的数量。款待了亚克等人和艾克蕾尔小姐,我吃了一块。又分给伊娃一块──剩下两块。
那是秋季的新作。不知道下次什时候能买到。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现在可不是读信的时候。
那是秋季的新作。不知道下次什时候能买到。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现在可不是读信的时候。
虽然给莉兹和西特莉也行,但她们不是太喜欢甜品。不如说,猎人大多都没有能感受细腻的甜味的舌头。
我认真地苦思冥想过后,便像往常一样因思考而疲惫,然后放弃了。
我认真地苦思冥想过後,便像往常一样因思考而疲惫,然後放弃了。
「缇诺吧。就选缇诺」
......@@ -102,7 +102,7 @@
在猎人之中,缇诺也是为数不多能感受甜味的蛋糕同伴。
还剩两块的新作蛋糕。即使现在说是为了让缇诺品尝才剩下的也不为过吧。
我和缇诺一人一块。正好合适。缇诺会高兴,能替总是添麻烦的莉兹她们给出回礼,我也会很高兴。许多方面都在让那个辈操劳。我觉得非常抱歉。
我和缇诺一人一块。正好合适。缇诺会高兴,能替总是添麻烦的莉兹她们给出回礼,我也会很高兴。许多方面都在让那个辈操劳。我觉得非常抱歉。
今天的我──头脑很清醒。
......@@ -115,12 +115,12 @@
「!明白了。请稍等片刻」
或许是现自己被惊住,伊娃急忙端正坐姿。
那个,可以不用那么慌张⋯⋯尽管伊娃很优秀,反应却总是过于正经。
或许是现自己被惊住,伊娃急忙端正坐姿。
那个,可以不用那麼慌张⋯⋯儘管伊娃很优秀,反应却总是过於正经。
虽然上次去缇诺家是在很久以前,但因为离氏族建筑很近,所以还记得位置,而且我不知为何拥有备用钥匙。是啊,是因为莉兹鸠占鹊巢呢⋯⋯⋯
可以的话想带上护卫,不过去缇诺家的路上行人很多,我应该能顺利抵达。
久违地做好外出的准备后,在一脸疑惑的伊娃的目送之下,我得意洋洋地走出氏族建筑。
最近尽是让你看到不堪的一面。久违地让你看看Master体贴的一面吧。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久违地做好外出的準备後,在一脸疑惑的伊娃的目送之下,我得意洋洋地走出氏族建筑。
最近盡是让你看到不堪的一面。久违地让你看看Master体贴的一面吧。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