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0c678cfc authored by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水平/級别

parent b95ed40a
......@@ -8,7 +8,7 @@
并且,顺便去了教堂,在那里进行最后的确认。
「基督,听到神父的话没,我的水平是6!」
「基督,听到神父的话没,我的級别是6!」
「是吗,太好了。顺便提一下,我也是6」
......@@ -66,13 +66,13 @@
2人水平的突飞猛进,状态也跃进到原先的两倍左右。
2人級别的突飞猛进,状态也跃进到原先的两倍左右。
顺便说一下,为了提高连续作战能力,奖励点全部投入到MP里,但意外的是缇亚的肌肉和体力竟然也有增加。因为是魔力特化型的缘故,觉得根据情况其他属性说不定完全不会增加,但现在总算放心了。
从缇亚的职业栏里感到了一个不安要素。
我的是什么都没有,缇亚的则是剑士。如果说缇亚是因为职业的恩惠而得到肌肉力量和体力的提升,那么这影响是非常大的。如果是因为职业的影响而加上升级时投入所获得的点数的话,那么我就浪费了到水平6为止所有的奖励点。这是必须尽早解决的事情。
我的是什么都没有,缇亚的则是剑士。如果说缇亚是因为职业的恩惠而得到肌肉力量和体力的提升,那么这影响是非常大的。如果是因为职业的影响而加上升级时投入所获得的点数的话,那么我就浪费了到級别6为止所有的奖励点。这是必须尽早解决的事情。
只是,关于职业的情报没有获得任何的进展。书籍上也没记载,如果在酒馆里打听的话会被反复的追问职业的事。缇亚坚持主张自己是剑士怎么就成为剑士了呢?
......@@ -96,7 +96,7 @@
「那样做吗?」
以我们现在的水平,就算到10层左右的地方也能毫不踌躇的站在怪兽面前进行战斗。本来的话,我们的水平远低于挑战10层周边区域的合理水平。可是,我和缇亚高额成长的能力和异常的技能太强了。
以我们现在的級别,就算到10层左右的地方也能毫不踌躇的站在怪兽面前进行战斗。本来的话,我们的級别远低于挑战10层周边区域的合理級别。可是,我和缇亚高额成长的能力和异常的技能太强了。
虽然我们才6级却达到了等级10冒险者的数值。认为这与素质的参数有关。无论怎么说,我和缇亚以外的人,很多连素质1.00都达不到。我是7.00,缇亚是5.00。
......@@ -116,7 +116,7 @@
【正道】化能到那里被认为是人类最强大的迷宫探索者——格伦这位勇者的功绩。
但是,那个【正道】化今年也停滞了。现在迷宫中发生了一种状况,虽然到达了20层,但是,在这一年中,3层以外的攻略没有任何进展。20层中的怪物跟以前相比水平高出了许多。
但是,那个【正道】化今年也停滞了。现在迷宫中发生了一种状况,虽然到达了20层,但是,在这一年中,3层以外的攻略没有任何进展。20层中的怪物跟以前相比級别高出了许多。
虽说如此,【正道】化还是成功了,但该层的考验并没有被完全的清除。最强的探索者格伦在与20层Boss的对战中取得了胜利后并没有继续向深处推进的样子。从那时便传出了人类前途多难的谣言。
......@@ -124,7 +124,7 @@
「哎,真的?!」
「从【正道】上过去而已,没有问题。敌人的水平通过一次战斗就明白了」
「从【正道】上过去而已,没有问题。敌人的級别通过一次战斗就明白了」
「我明白了,既然是基督说的,我相信你。」
......@@ -208,7 +208,7 @@
我全心全意的集中精神,在手上创造着冰魔法。
这是当初,魔法《冰》只会无意义的产生冰块的应用。因为那时水平太低,但比什么都重要的是印象不足。在酒馆里访问魔法师得到的话的基础上,我想出的新应用魔法就是这个《冰·赶造箭》。
这是当初,魔法《冰》只会无意义的产生冰块的应用。因为那时級别太低,但比什么都重要的是印象不足。在酒馆里访问魔法师得到的话的基础上,我想出的新应用魔法就是这个《冰·赶造箭》。
重要的是形象。
......@@ -228,7 +228,7 @@
我用《维数》掌握好空间距离,准确的扔出冰之箭。
成长到水平6的我,肌肉力量和技术的显著提高使我的投掷的冰箭以可怕的速度与命中率向天空鱼袭去。但是,天空鱼不是一层而是三层的怪物。马上注意到了冰箭,立即扭开身体躲过。
成长到級别6的我,肌肉力量和技术的显著提高使我的投掷的冰箭以可怕的速度与命中率向天空鱼袭去。但是,天空鱼不是一层而是三层的怪物。马上注意到了冰箭,立即扭开身体躲过。
但冰箭还是命中了天空鱼的一羽。因此,天空鱼的姿态崩溃了。缇亚没有漏掉那个空隙马上挥剑迫近。
......@@ -294,7 +294,7 @@
携带着大剑的男人。然后,那个四周的三人应该是队伍成员吧。
魔法已经掌握到他们的接近,所以并不吃惊。在这一阶层的一般都是同一水平的人,就算发展成武斗也完全没问题,就没去特别注意。
魔法已经掌握到他们的接近,所以并不吃惊。在这一阶层的一般都是同一級别的人,就算发展成武斗也完全没问题,就没去特别注意。
这个男人,嗯,那,那个时候的.....
......@@ -330,7 +330,7 @@
行会,利害关系一致的关系者聚集在一起,互相合作的团体。我所知道的信息中,行会也有多种多样的,从国家建立的东西到初学者们的集会等各种各样。能委托探索任务的行会,大概应该所属于大型的行会吧。
只是,我没有去关心人类集团的闲心。我不快速的超越别人是不行的,所以不能不集中在这以外的探索和水平的问题上。
只是,我没有去关心人类集团的闲心。我不快速的超越别人是不行的,所以不能不集中在这以外的探索和級别的问题上。
只是,觉得【任务】十分有趣。
......@@ -424,7 +424,7 @@
但是我用手制止了他。并且,把缇亚拉往我的方向,以缇亚以外听不见那样的声音低声私语。
「——缇亚,就算暴露我们全部的手牌也想决胜负吗?清楚的说,这些家伙们没有那样的价值。如果我们赢了,肯定会传出最近才是低水平名不见经传的人怎么能取胜的话题。
「——缇亚,就算暴露我们全部的手牌也想决胜负吗?清楚的说,这些家伙们没有那样的价值。如果我们赢了,肯定会传出最近才是低級别名不见经传的人怎么能取胜的话题。
我们的固有技能是尽可能要隐藏起来的东西,如果因为这种事情就暴露的话不就显得太愚蠢了吗。」
......
......@@ -194,7 +194,7 @@
迪亚依旧蹲着。仿佛,初次相遇时那般。
《表示》中HP看来,不认为现在迪亚会死去。但是,通过迪亚的出血,房间中积攒着大量的血液。一般来说,是是否还有呼吸都奇怪的水平。明显应该马上送到医院接受治疗。
《表示》中HP看来,不认为现在迪亚会死去。但是,通过迪亚的出血,房间中积攒着大量的血液。一般来说,是是否还有呼吸都奇怪的級别。明显应该马上送到医院接受治疗。
我将剑等物品放入《物品》,抱起迪亚。
......
......@@ -379,7 +379,7 @@ MP消耗增加效力也越大,所以在当时简单的就把名字给改了。
在酒馆的角落里进行《表示》的各种尝试
由于上次拉丝蒂娅拉的袭击,水平被提高了。所以马上进行奖金点和技能的处理。
由于上次拉丝蒂娅拉的袭击,級别被提高了。所以马上进行奖金点和技能的处理。
奖金点对力量和耐力这类的东西有提升效果,技能点能使技能获得成长效果。
......
......@@ -15,7 +15,7 @@
“唉…”
我叹了口气。
结果上来看,从容。当然,跟那个时候相比水平也不同。
结果上来看,从容。当然,跟那个时候相比級别也不同。
但是,以前两人合作擊倒的Boss,现在一人就擊倒了,精神上有着巨大的成就感。
然后,状态确认
——状态
......@@ -36,7 +36,7 @@
暂时还未对力量和魔力感到不满,又发现了当MP不足是可以用HP替代,所以全部灌输进去了。
等级提高到这个地步的話,【女王・OF・福雷斯特】的经验值只是微乎其微的东西。不过,在《表示》中并没有出现什么成长的感觉。
我停止《维数》的展开。
序盘层没必要消耗多余的MP这么判断到。序盘层的怪兽和陷阱大致已经掌握了,这个水平的話也基本没什么会导致死亡的危险。
序盘层没必要消耗多余的MP这么判断到。序盘层的怪兽和陷阱大致已经掌握了,这个級别的話也基本没什么会导致死亡的危险。
更重要的是,普通的探索者没有《维数》这么方便的雷达。要有节制以免造成彻底的依赖性,想培养本身的注意力和观察力。而且,能变得节约的話连续作战能力也能提高。
我将掉落品放入《物品》里,启用《地图》《表示》。
......
......@@ -129,7 +129,7 @@
我感到迷惑了.
以游戏来考虑的話,可以推测她比二十的骐达弱点,但是,不明白可以轻易相信吗.
但是,跟骐达那个时候不同,现在迪亚不在.虽然战力下降了,拜此所赐可以撒退的自由度很高.如果是身体能力很高的我的話,战术的幅度因此变得宽广.比谁还要快升级到十级水平我的我話,说不定也能单纯的逃跑。
但是,跟骐达那个时候不同,现在迪亚不在.虽然战力下降了,拜此所赐可以撒退的自由度很高.如果是身体能力很高的我的話,战术的幅度因此变得宽广.比谁还要快升级到十级級别我的我話,说不定也能单纯的逃跑。
迷惑的结果,我决定和没有敌意的亚尔缇继续对話.
万一的情况逃走就好了,现在的話也能追上学院的队伍.
......
......@@ -431,7 +431,7 @@
体术1.87
呪术0.54――
人类最高级的水平
人类最高级的級别
不是普通的资质。
实用的技能和高数值。
帕林库洛这个男人,明白到不是一个普通的人。
......@@ -477,7 +477,7 @@
好象就那样离开。
只有全是我不明白的事,如果可能想追上去询问。
但是,以帕林库洛的水平不会允许这个。
但是,以帕林库洛的級别不会允许这个。
如果战斗不明白会变成怎样,如果说离开的話考虑还是不深追。
帕林库洛的身姿变得看不见,留下我和玛利亚。
......
......@@ -228,7 +228,7 @@
“讨厌的話逃跑就好了。但是,住在这里的話也要去挣钱的吧,那样明白的吧”
我对玛利亚请求交付房租。
玛利亚轻抚着已然没了项圈的脖颈,理解了其正当性。
玛利亚轻抚着已然没了项圈的脖颈,理解了其正当性。
“帮忙做家务?”
“没有必要。自己能做的”
“我能做的事情很少。那是在委婉的说要用身体去盈利挣钱的意思?”
......@@ -257,8 +257,8 @@
但是,这是异常的。
其中的队伍中并没有引起这样的现象。基本上是由擊倒者来全部领取。听从有经验前辈们的指挥,由始至终贯彻援护魔法使,要想提升等级的話,是很艰难的。
然后,我在队伍系统中,和伙伴是完全的对半分。
总之,我是提高队伍的水平作业为优先。那个产生的结果,迪亚现如今的水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恐怕,单单和我一起探索迷宫的話,玛利亚的水平应该也会跟着上升。
总之,我是提高队伍的級别作业为优先。那个产生的结果,迪亚现如今的級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恐怕,单单和我一起探索迷宫的話,玛利亚的級别应该也会跟着上升。
“玛利亚,你如果还在踌躇是否要在迷宫干下去的问题。因此,希望能够跟着来。”
“……我知道了。”
......
......@@ -10,7 +10,7 @@
眼前是皮制的防具紧紧的裹住身体,双手努力握住短剑的玛利亚。只是那个样子似乎有点摇摇晃晃的感觉。
与其说是习惯,不如说是有随着升级而让肌肉力量上升的预定。
然后,现在的我们正以万全的状态下在迷宫门前伫立着。
回想起我今天早晨想了半天的玛利亚水平测量计划。
回想起我今天早晨想了半天的玛利亚級别测量计划。
首先,开始确认。
......@@ -54,7 +54,7 @@
狂奔着穿过了迷宫的【正道】
我的状态中速度是10.那速度到底有多块?我也不知道。(枫:风一样的男人)
我的状态中速度是10那速度到底有多块?我也不知道。(枫:风一样的男人)
总之就是能够比较的对象并不存在。
......@@ -168,7 +168,7 @@
顺便说下,现在是非BOSS魔石不捡的方针。至今有近十枚以上的金币储蓄,对于只是铜币程度的魔石来说,时间与经验来得更为重要。
此次狩猎的实验要素较为强烈。
首先,玛利亚的等级能够轻易的提升到什么样程度。
根据其结果,可能并不在是迷宫探索,而是要始终都为他人的水平矫平。培育人才,一个接一个不断的向迷宫派遣这样的手段也不可能了。
根据其结果,可能并不在是迷宫探索,而是要始终都为他人的級别矫平。培育人才,一个接一个不断的向迷宫派遣这样的手段也不可能了。
其他还有一个队伍功能的距离测量这也很重要。
狩猎了近数十分钟后,我想暂且的回到玛利亚身边。
我边走边调整紊乱的呼吸。
......@@ -200,8 +200,8 @@
玛利亚抱怨的同时,还是遵从着我的指示。【正道】是专门针对怪物展开的结界,应该是知道的吧。多少有些放心了的样子前往。
我在玛利亚前往【正道】的同时,边进行接下来怪物位置的侦察。
从【正道】开始测量到怪物距离。这次想试着尝试离开300米的情况。
这个距离也能获得经验的話,把同伴留在【正道】上水平矫平就是有可能的。
这个距离也能获得经验的話,把同伴留在【正道】上級别矫平就是有可能的。
我今天一上午的时间,一直都在为了这个实验努力奋斗着。
因此被放置到了各种各样地方的玛利亚泪目了,但是由于对魔法《维数》的绝对自信完全无视掉了玛利亚的苦诉。
数小时的调查结果中,明白了经验值的分配是无视水平的差距等分分配,分配的界限在距离100米左右,特殊条件或和【正道】一样有结界的地方界限距离会发生变动,等等的情报都确认了。
数小时的调查结果中,明白了经验值的分配是无视級别的差距等分分配,分配的界限在距离100米左右,特殊条件或和【正道】一样有结界的地方界限距离会发生变动,等等的情报都确认了。
我消耗着心神安慰着玛利亚的同时,为了进行等级提升作业返回到了地面。
......@@ -50,7 +50,7 @@
我一边也赞同一边继续吃饭。
如果有这个组队系统,变成1日生产1人熟练的探索者生产的話。如果今后我的水平会提高,1日能变得生产多少人也是规格外的人。【これから仆のレベルが上がれば、1日に何人もの规格外の人间を生产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ようになるだろう。】
如果有这个组队系统,变成1日生产1人熟练的探索者生产的話。如果今后我的級别会提高,1日能变得生产多少人也是规格外的人。【これから仆のレベルが上がれば、1日に何人もの规格外の人间を生产することができるようになるだろう。】
实验可以说是成功了。
由于理解了这个系统,可供选择的方案一口气增加了。
......@@ -220,7 +220,7 @@
我在听到连空间破坏也能做到之后惊了一下。虽然明白等级提高之后魔法也会发生追加能力,但是听到能进行空间破坏果然还是让我有点害怕。
「能做到能做到,ho啦,试试联想连接空间和空间的门的印象,创造一下魔术『连接』・・・行吗?基督的水平一定能行!」
「能做到能做到,ho啦,试试联想连接空间和空间的门的印象,创造一下魔术『连接』・・・行吗?基督的級别一定能行!」
亚尔缇跃跃欲试的样子、叫我创造魔法。
......
......@@ -41,7 +41,7 @@
雷迪安特桑体态放低至半身的位置,右手拿着单手剑其剑尖触碰到地面。(枫:这个姿势好像在哪部动漫里有见过……)
独特的架势。就我看来除了架势以外看不出有什么优势的地方。但是,单从持有着高水平的剑术技能这一点来说,应该不是徒有其表的东西。
独特的架势。就我看来除了架势以外看不出有什么优势的地方。但是,单从持有着高級别的剑术技能这一点来说,应该不是徒有其表的东西。
我默默为肌肉提高内压,为维持身体重心的脚积蓄力量。
看来,雷迪安特桑没打算先手发起攻击的样子。那个情况,稍微借出胸口想想就明白的事。就这样僵持着也不错的感觉,不过徒劳的浪费着时间违反我的信条。
压缩着的力量瞬间解放开来,我一下子缩短了彼此间的距离。与此同时挥动起我的剑,打算吸附向雷迪安特桑垂着的右手。
......
......@@ -91,7 +91,7 @@
【是……】
第一天的水平提升也好,遭遇【天上七骑士】也好,组队的事也好,玛利亚的忠告也好全部
第一天的級别提升也好,遭遇【天上七骑士】也好,组队的事也好,玛利亚的忠告也好全部
都是因为那家伙的善意才得以开始的。
......
......@@ -443,6 +443,6 @@
虽说如此,也并不全是义务感,在我内心的某个角落,也有在异世界“享受冒险”的部分吧,所以和拉斯提亚拉相处,也并不是那么痛苦。
内心不经有些期待,拉斯提亚拉的战力肯定是有保证的,那样的話比赛精彩程度绝对没得说。
我动用了全部的次元魔法,打算赢得比赛的胜利。
结果,变成了让周围的客人都散开,店主铁青着脸的水平的对战了。最后被阿尔缇使用武力制止了下来,开始没完没了地接受玛利亚的说教。
结果,变成了让周围的客人都散开,店主铁青着脸的級别的对战了。最后被阿尔缇使用武力制止了下来,开始没完没了地接受玛利亚的说教。
尽管如此,拉斯提亚拉还是十分开心,对我来说也同样如此。
最后,明白了要是不和迷宫扯上关系的話,我们依旧能十分合得来,稍微觉得有点可惜了。
......@@ -219,7 +219,7 @@
拉古涅桑在空中发出了悲鸣,落在了远处的杂木林当中。
凭她的水平,那点程度应该不会致死的吧。大概……?
凭她的級别,那点程度应该不会致死的吧。大概……?
稍微为拉古涅桑的平安捏了一把冷汗,然后我从雷迪安特桑的一旁穿过。
......
......@@ -317,7 +317,7 @@
[确,确实,你这么说的话是能做得到的样子……]
我从斯诺那里只听说过能利用振动传达声音而已。但是,对于怕麻烦的她来说隐藏自己的魔法能力的可能性不低。
斯诺那种水平的无属性魔法使的话,拥有着通过感受振动取得情报的魔法也说不定。
斯诺那种級别的无属性魔法使的话,拥有着通过感受振动取得情报的魔法也说不定。
[在这个场合中想要取下《腕轮》的话,斯诺肯定会来碍事的捏。现在的斯诺啊可是超级依存于涡波你啊,来碍事的时候甚至可能会把我们给杀掉呢。哎呀~,真是难办呐]
......
......@@ -580,7 +580,7 @@
[——魔法《Ice》]
决杀是从剑那里释放的冰结魔法。
这种基本水平的魔法,依靠战斗中自然恢复的魔力就能使用。
这种基本級别的魔法,依靠战斗中自然恢复的魔力就能使用。
我用对战缇达那时的要领,将虚实无常的莉帕给固定化。
接着,我用眼睛看向莉帕。
......
......@@ -75,7 +75,7 @@ HP和MP已经完全回复,状态也恢复正常。《腕轮》已被取下,
[对对对,缇亚小姐!]
玛利亚和缇亚摆出笑容握手。
虽然有点勉强,但是至少明白了不是会发展到互相厮杀的水平
虽然有点勉强,但是至少明白了不是会发展到互相厮杀的級别
……不对,以前也是因为这种大意导致了失败。
......
......@@ -96,7 +96,7 @@
现在我能够跟上诺文的动作了。
在只集中于剑能够生效的范围内时,《感应》的效果超越了《Dimension》。
跟《Dimension》那种理解了空间内的力量之后才能进行对应的模式不同,《感应》直接跳过了过程知晓结果。在反应水平上有压倒性的不同。如果说《Dimension》是魔法使专用的感知能力的话,《感应》正是为剑士而生的感知能力。
跟《Dimension》那种理解了空间内的力量之后才能进行对应的模式不同,《感应》直接跳过了过程知晓结果。在反应級别上有压倒性的不同。如果说《Dimension》是魔法使专用的感知能力的话,《感应》正是为剑士而生的感知能力。
剑斗继续着。
......
......@@ -275,7 +275,7 @@
然后用使用手中握着的8把剑奋力反击。
虽然发动了反击,但是实在是弱了点。
事实上怪物化的诺文的攻击十分凶恶。以其速度和硬度从四面八方发动的强袭不可谓不凶险。这个水平的话30层以上的BossMonster哪一个来了都只有被秒杀的份吧。
事实上怪物化的诺文的攻击十分凶恶。以其速度和硬度从四面八方发动的强袭不可谓不凶险。这个級别的话30层以上的BossMonster哪一个来了都只有被秒杀的份吧。
但是怎么也比不上人类状态下的诺文那么厉害。虽说有一定威胁,但是绝对不是达到了无法触及的领域的攻击。
......
......@@ -58,7 +58,7 @@
[……啊嘞?怎么回事,有种不妙的感觉?啊,果然是称呼方式的问题吗?应该像玛利亚酱那样,取个特别的爱称比较好吗?]
斯诺尽说些没谱没边的话。
水平比没能帮到玛利亚还有拉丝缇娅拉的我还糟糕。当我打算制止斯诺的暴走的时候,她说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话。
級别比没能帮到玛利亚还有拉丝缇娅拉的我还糟糕。当我打算制止斯诺的暴走的时候,她说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话。
[——唔~嗯。……夫,夫君怎么样?]
[不行。没门。绝对、不可以]
......
......@@ -115,7 +115,7 @@ JewelFish在空中被切成两半,在落入沙海之前就化作光芒消失
看来,后卫也有后卫自己的烦恼啊。
[我得加强些火力才行呢……]
[我说,玛利亚。要怎样才能像你那样驱使火焰呢?我是非常想做到那个水平的……]
[我说,玛利亚。要怎样才能像你那样驱使火焰呢?我是非常想做到那个級别的……]
[就算你问我怎么做……,我就是正常地去操纵而已呀?]
[所以说,我就是不懂怎么个正常法啊!]
[缇亚太粗枝大叶了啊。只要再冷静慎重地去构筑魔法就能做到的]
......
......@@ -124,7 +124,7 @@
而接受了这股魔力的露洁和诺瓦露自己远比旁人更惊讶。
[诶、诶诶诶,这是什么?强化魔法居然能达到这种程度吗……?这难道就是特化了辅助能力的魔法使能够抵达的究极水平……!?]
[诶、诶诶诶,这是什么?强化魔法居然能达到这种程度吗……?这难道就是特化了辅助能力的魔法使能够抵达的究极級别……!?]
[好、好厉害!这样的话,说不定还能再试试……!?]
露洁和诺瓦露看着自己张开的双手惊讶地说。
......@@ -305,7 +305,7 @@
代替动弹不得的我们,莱纳继续追问。
一边捋着胸襟,艾德将手抵在下巴上思考起来。接着他缓缓地道明自己的看法:
[……鄙人展开的魔法是基础中的基础,《疗伤的魔法》和《治疗状态异常的魔法》这两种。当然,因为是特制的,所以效果堪称究极。也就是说效果升华到切断一切障害,让事物恢复到《应有的姿态》的水平。……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鄙人展开的魔法是基础中的基础,《疗伤的魔法》和《治疗状态异常的魔法》这两种。当然,因为是特制的,所以效果堪称究极。也就是说效果升华到切断一切障害,让事物恢复到《应有的姿态》的級别。……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应有的姿态?难道你想说这是基督他们应有的样子吗!?]
莱纳一边指着随时可能因为歇斯底里而失去意识的我们三人给艾德看一边激动地叫喊。
......
......@@ -26,7 +26,7 @@
这三人正在城堡的大厅里开发着魔法。
在魔法阵上精炼体内的魔力,因为失败而不断地重复着分解与构筑,再将结果一个接一个地记录在书籍上。
即使是抵达了20级的人类最高水平的我,也不由地对充斥着整座城堡的大量魔力感到吃惊。而少女缇娅拉却像是在做黏土游戏一样自如地操纵着这些魔力。
即使是抵达了20级的人类最高級别的我,也不由地对充斥着整座城堡的大量魔力感到吃惊。而少女缇娅拉却像是在做黏土游戏一样自如地操纵着这些魔力。
在一旁旁观她的操作的假面男子目光十分锐利。锐利到让人错以为那面具下的双目真的在发光一般。
他一边用眼睛解析缇娅拉的魔法,一边毫不拖泥带水地将这些术式记录在书本上。我很清楚,他同时也将这些术式烙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
......
......@@ -119,7 +119,7 @@
那个推测至此的经过,开始波茨波茨的讲述出来。
“为了制造名为少年的《器》混入了许多的人类吧,所以,使用少年的血填补我的不足时各种各样的东西被打乱了。性别是最明显的。如果,少年的身体是《始祖涡波》本身的话,性别为女性的我就很奇怪。”
展示着自己是女性的象征的胸,海莉说明着。
“《魔石人类》的话,即使是等级1的时候,在等级1有着各式各样的技能的事就能说明。水平的初期化是《魔石人类》的典型特征。而且,那个异样的高《素质》应该是以自己的寿命交换的。”
“《魔石人类》的话,即使是等级1的时候,在等级1有着各式各样的技能的事就能说明。級别的初期化是《魔石人类》的典型特征。而且,那个异样的高《素质》应该是以自己的寿命交换的。”
顺便,我的寿命不长被告知了。
但是,但确实只是《顺便》的话语。不是什么值得吃惊的事。
我对着更加重要的东西加以确认。
......
......@@ -203,7 +203,7 @@
尽管有利用鲜血这一优点,但是帕林库洛能够抵御这样的猛攻还是太过异常。
肯定跟剑术之外的什么要素有关。
使用《Dimension》观察的话,发现他甚至不用看对手的剑就能进行防御。应该是百分百地活用自身的经验,预测了敌人的动作了吧。他好几度使出了不看透两人的性格便做不到的防御。
如此高水平的对人观察力让我不由地背后一寒。
如此高級别的对人观察力让我不由地背后一寒。
这段时间实际上不过数秒。
但是对帕林库洛来说该是货真价实的度秒如年吧。
紧接着这段激烈的攻防战产生了一瞬的停歇。
......
......@@ -191,7 +191,7 @@
看到我拔出『新月琉璃』,诺斯菲以温柔的表情开始迎击。她将插进地面的光之旗拔出,像长枪一样架好,并将旗帜的前端朝向我们。
[那就照字面意思,让我告诉你们何谓水平的差距好了……]
[那就照字面意思,让我告诉你们何谓級别的差距好了……]
话音刚落,诺斯菲的光属性魔力便惊人地膨胀开来。
......@@ -300,7 +300,7 @@
魔法擅自从我的左手迸出。
在我察觉到的时候魔法构筑已经结束了。
一道超大型的『Connection』就在附近的地面上铺开。出现的门规格如此巨大以至于我从未见过。而且颜色不是紫色而是白色,密度也相当不凡,一眼看去就知道不是能轻易破坏的东西。很明显不是我现在的水平能打造出来的魔法像陷阱一般张开大口铺展在五十层的地面上。
一道超大型的『Connection』就在附近的地面上铺开。出现的门规格如此巨大以至于我从未见过。而且颜色不是紫色而是白色,密度也相当不凡,一眼看去就知道不是能轻易破坏的东西。很明显不是我现在的級别能打造出来的魔法像陷阱一般张开大口铺展在五十层的地面上。
[这是将我事先灌注到您体内的魔力全部用尽使出的『超大门(Large·Connection)』。好了,让我们干净利索地到对面去吧]
......@@ -469,7 +469,7 @@
[放、放手——!!]
尽管我用力挣脱,但力度却被她巧妙地化解了。虽然『剑术』水平是我更高,但『体术』就完全相反了。而且诺斯菲很明显已经身经百战,她以巧妙的动作,抓着我冷静地起跳。
尽管我用力挣脱,但力度却被她巧妙地化解了。虽然『剑术』級别是我更高,但『体术』就完全相反了。而且诺斯菲很明显已经身经百战,她以巧妙的动作,抓着我冷静地起跳。
我就这样被她带着,一直飞到了几乎要碰到迷宫天花板的位置。
而着陆点便是门户大敞着的『Connection』。
......
......@@ -123,7 +123,7 @@
没过多久我就注意到了这不可思议的颉颃的原因。是『Dimension』获得的信息给予了我答案。
Status带来的残酷差距是确实存在的,贝斯经常跟不上我的攻击。但是在那种时候,她采取的行动,正所谓是以『直感』来迎击。
像她这种水平的强者,藉由一定的经验锻炼出相应的『直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但话是这么说,她的『直感』未免也太精确了。
像她这种級别的强者,藉由一定的经验锻炼出相应的『直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但话是这么说,她的『直感』未免也太精确了。
几乎到了将我的所有行动都预见到的程度。而且还是像那种『师徒的预测』一样正确而大胆的预见。这也就是说——
——贝斯已经习惯了与我的战斗了。
......
......@@ -38,7 +38,7 @@
听到友人的愿望受到贬低,我立时血气上涌,以带着杀意的敌意投向诺斯菲。但这份敌意还是被她以欢喜的模样欣然接受。而且是那种以十分珍惜的、就像品味着珍爱的点心一般的神态接受的。
接着,她以再继续接受就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一样的表情摇了摇头。
[呋、呋呋、啊啊、呵呵、我真的求您不要再这样了!如果涡波大人太过痛苦的话,那这令人愉快的时间会一下子就结束的!那样就不好办了。没错,那样可不好。因为我还想更多地沉浸在这份幸福之中啊!我的任性还远远没有说够呢!我要将《不正确的事》重复一遍又一遍,犯下更多更多的《错误》!我想看到更多涡波大人痛苦的表情!——呋呋呋,所以说,平衡就很重要了呢。必须要努力调整好平衡,让身体维持在不会消失的水平才可以。像昨天晚上那样,因强制接受契约的证明而感到痛苦的涡波大人算是仅那一回,等再看到那种表情的时候就是最后了。没错,《涡波大人与我(两人)的开始(最初)》便·是·结·束!在结束之前,不好好享受一番可就不划算了呢!!呋呋、啊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呋、呋呋、啊啊、呵呵、我真的求您不要再这样了!如果涡波大人太过痛苦的话,那这令人愉快的时间会一下子就结束的!那样就不好办了。没错,那样可不好。因为我还想更多地沉浸在这份幸福之中啊!我的任性还远远没有说够呢!我要将《不正确的事》重复一遍又一遍,犯下更多更多的《错误》!我想看到更多涡波大人痛苦的表情!——呋呋呋,所以说,平衡就很重要了呢。必须要努力调整好平衡,让身体维持在不会消失的級别才可以。像昨天晚上那样,因强制接受契约的证明而感到痛苦的涡波大人算是仅那一回,等再看到那种表情的时候就是最后了。没错,《涡波大人与我(两人)的开始(最初)》便·是·结·束!在结束之前,不好好享受一番可就不划算了呢!!呋呋、啊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与心情好得不得了的诺斯菲相反,我的思考温度在不断冷却。
......
......@@ -16,7 +16,7 @@
[——风魔法(Wind)。既·然·要·打,那·就·是·孤·与·诺·斯·菲·的·完·胜]
不过被她用出来的这个风魔法可是远超基础的水平
不过被她用出来的这个风魔法可是远超基础的級别
罗德的基础魔法能够在一瞬间改变整个天候。
然而这对她来说也只不过是事前准备而已。跟上位魔法『Sehr·Wind』同等力度的广范围强风开始在周围呼啸。整个环境在顷刻间转变得如同台风过境时一样凶险。
......@@ -128,7 +128,7 @@
随后她身体倒转猛蹬以『Wind』打造出的垫板,持铳剑从我的正上方挥出逆斩。技能『剑术』纵然可以让我在千钧一发之际以剑身接下这胡来的逆斩——但止不住她接踵而至的连击。
本应被我架开的罗德的剑刃、在周围的风的引导下无视惯性接连袭来。
因而虽然我具备最高水平的技能『剑术』,却还是被罗德压制在防守中。
因而虽然我具备最高級别的技能『剑术』,却还是被罗德压制在防守中。
当然、『剑术』的水准肯定是我更胜一筹。
只是罗德的动作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
......@@ -346,7 +346,7 @@
[与在这里的另外三人相比,你那短浅的人生是最大的短板。而这份不足,是你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的]
[即使弥补不了也不得不为不是吗……!!]
[再进一步来说的话,现在的你根本就没有发挥好自身具备的力量。想必是用了什么不正当的手段才将自己增强到现在的水平的吧?我说得直接一点好了,仅仅倚赖借来的力量勉力支撑,内在却单薄如纸——这便是我对你的印象了]
[再进一步来说的话,现在的你根本就没有发挥好自身具备的力量。想必是用了什么不正当的手段才将自己增强到现在的級别的吧?我说得直接一点好了,仅仅倚赖借来的力量勉力支撑,内在却单薄如纸——这便是我对你的印象了]
即使听到我近乎胡搅蛮缠的狡辩,诺斯菲仍然温柔地给出了进一步的回应。
这简直就像是她在劝导我一样。
......
......@@ -61,7 +61,7 @@
但是就算是这种阵容,凭借我现在的『剑术』应该也是有办法对付的。
我能感觉到因为与帕林库洛的战斗而受损的力量现在重新恢复了。或者说是因为失去了阳滝的魔石而产生的违和感已经消失,应用于实战中的直觉重新趋于敏锐。
虽然只有数秒的时间,但是拜与『魔王』的剑斗所赐,我的『剑术』已经成长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
虽然只有数秒的时间,但是拜与『魔王』的剑斗所赐,我的『剑术』已经成长到了前所未有的高級别
[就这种程度的玩意儿——!!]
......
......@@ -107,7 +107,7 @@
为了将她赶入我设好的圈套中,我持续不停地煽动罗德。
就凭这个孩子脾气耍过头的丫头不可能不被我的挑衅激怒。
[罗德,你是个没什么大不了的人。你的器量既不到可以冀求世界和平的水平,也不到能够背负国民期待的水准。你其实是一个比你想象得还要脆弱渺小的胆小鬼……这个事实,我现在就来证明给你看……!]
[罗德,你是个没什么大不了的人。你的器量既不到可以冀求世界和平的級别,也不到能够背负国民期待的水准。你其实是一个比你想象得还要脆弱渺小的胆小鬼……这个事实,我现在就来证明给你看……!]
[胡说、孤很强!比任何人都强!正因如此,孤才会成为常胜无败的『支配之王』!!]
[就连那什么『支配之王』,其实也只是你的逞强罢了……。罗德,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逞强……?你说这个?你说造就出这等局面的强大只是逞强!?]
......
......@@ -258,7 +258,7 @@
“抱歉,我可没有这个意思!『Dimension·决战演算』——!!”
那如双剑般凌厉的旗帜的攻击,已经到了我难以用肉眼追及的水平
那如双剑般凌厉的旗帜的攻击,已经到了我难以用肉眼追及的級别
基本上只能依靠『感应』来对抗。
并且,极限中的极限——HP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削减,构建出防住诺斯菲攻击的魔法。
即便如此情况依旧不利。武器的打击所造成的冲击在身体中游荡。血从伤口喷出,意识也越来越远。
......
......@@ -632,7 +632,7 @@ Foam·捩菖蒲(Torsion)1.02
次元决战演算『先谭』1.32
次元决战演算『前日谭』1.01
嗯,真的变强了呢。魔法从上往下看的话——索敌·折跃·辅助·移动·即死·索敌·自我强化·即死·远距离攻击·即死·未来视·过去视——也非常的平衡呢。另外,精神强度也已经到了预定水平的一半左右了。到了现在这个水平的话,再遇到人的死亡、自家的烧毁、人格的抹消、存在被否定、纯粹的地狱和绝望这些事情,也已经不会有什么动摇了吧。
嗯,真的变强了呢。魔法从上往下看的话——索敌·折跃·辅助·移动·即死·索敌·自我强化·即死·远距离攻击·即死·未来视·过去视——也非常的平衡呢。另外,精神强度也已经到了预定級别的一半左右了。到了现在这个級别的话,再遇到人的死亡、自家的烧毁、人格的抹消、存在被否定、纯粹的地狱和绝望这些事情,也已经不会有什么动摇了吧。
再看看所有角色的状态栏就会发现涡波简直进步如飞。真是货真价实的作弊主人公呢。
这样的话也差不多终于能够与妹妹相见了呢。
......
......@@ -98,7 +98,7 @@
途中,又Q又可爱的怪物们接连不断地袭来。
不过状况跟以前完全不同。所有的怪物眼睛瞪得都像要爆出来一样,还发出了从未听过的凶狠的吼叫声,并以诡异的动作左蹦右跳。而且怪物们的能力全都经过了法芙纳的重新改造,实力提高了很多。速度快得过头让人感觉超恶心的。
而且怪物们的战术思维也变得让人刮目相看。
它们已经脱离谁打我我打谁的水平了。
它们已经脱离谁打我我打谁的級别了。
可爱的小动物系怪物们会从隐蔽的地方用风和火焰发动袭击,然后立马逃之夭夭。圆滚滚的青色史莱姆则以超高速在回廊里纵横无尽地飞窜,抓着探索者的死角狠狠地撞。被重新设计的哥布林们则聚集在一起瞄准队伍最薄弱的地方突击。
这跟一层的难度过于不相符的战斗让讨伐军的成员们纷纷颤栗不已。
[——动、动作好快……!这是往常的两倍……不对,三倍!!]
......
......@@ -8,7 +8,7 @@
并且,顺便去了教堂,在那里进行最後的确认。
「基督,听到神父的話没,我的水平是6!」
「基督,听到神父的話没,我的級别是6!」
「是吗,太好了。顺便提一下,我也是6」
......@@ -59,13 +59,13 @@
皮鞋--
2人水平的突飞猛进,状态也跃进到原先的两倍左右。
2人級别的突飞猛进,状态也跃进到原先的两倍左右。
顺便说一下,为了提高連续作战能力,奖励点全部投入到MP里,但意外的是緹亚的肌肉和体力竟然也有增加。因为是魔力特化型的缘故,觉得根据情况其他属性说不定完全不会增加,但现在总算放心了。
从緹亚的职业栏里感到了一个不安要素。
我的是什么都没有,緹亚的则是剑士。如果说緹亚是因为职业的恩惠而得到肌肉力量和体力的提升,那么这影响是非常大的。如果是因为职业的影响而加上升級时投入所获得的点数的話,那么我就浪费了到水平6为止所有的奖励点。这是必须尽早解决的事情。
我的是什么都没有,緹亚的则是剑士。如果说緹亚是因为职业的恩惠而得到肌肉力量和体力的提升,那么这影响是非常大的。如果是因为职业的影响而加上升級时投入所获得的点数的話,那么我就浪费了到級别6为止所有的奖励点。这是必须尽早解决的事情。
只是,关于职业的情报没有获得任何的进展。书籍上也没记载,如果在酒馆里打听的話会被反覆的追问职业的事。緹亚坚持主张自己是剑士怎么就成为剑士了呢?
......@@ -89,7 +89,7 @@
「那样做吗?」
以我们现在的水平,就算到10层左右的地方也能毫不踌躇的站在怪物面前进行战斗。本来的話,我们的水平远低于挑战10层周边区域的合理水平。可是,我和緹亚高额成长的能力和异常的技能太强了。
以我们现在的級别,就算到10层左右的地方也能毫不踌躇的站在怪物面前进行战斗。本来的話,我们的級别远低于挑战10层周边区域的合理級别。可是,我和緹亚高额成长的能力和异常的技能太强了。
虽然我们才6級却达到了級别10冒险者的数值。认为这与素质的参数有关。无论怎么说,我和緹亚以外的人,很多連素质1.00 都达不到。我是7.00,緹亚是5.00。
......@@ -97,27 +97,27 @@
緹亚得意洋洋的进入迷宫。我也紧跟其後。
今天是从国家攻略完毕的「正道」上通过,因此緹亚带路也没问题。走在前面的緹亚就跟调皮的弟弟或是妹妹一样,我静静的在後面注视着。
今天是从国家攻略完毕的『正道』上通过,因此緹亚带路也没问题。走在前面的緹亚就跟调皮的弟弟或是妹妹一样,我静静的在後面注视着。
「三层啦」
一个小时後到达了三层。是否因为地位上升的缘故,并没有感到那么的疲劳。緹亚高兴的在三层骚闹着。
「正道」上很少出现怪物。「正道」是国家为了保护人民以魔石展开结界确保的道路。以前,在「正道」上吃过苦头,所以这方面请酒吧的人们详细的告诉了我。
『正道』上很少出现怪物。『正道』是国家为了保护人民以魔石展开结界确保的道路。以前,在『正道』上吃过苦头,所以这方面请酒吧的人们详细的告诉了我。
每一层的入口到下一层的阶梯为止的最短距离被「正道」化。如果沿着这前进的話,能轻松的到达下一层。现在,「正道」化是到23层为止,也是现在迷宫的攻略率。
每一层的入口到下一层的阶梯为止的最短距离被『正道』化。如果沿着这前进的話,能轻松的到达下一层。现在,『正道』化是到23层为止,也是现在迷宫的攻略率。
「正道」化能到那里被认为是人类最强大的迷宫探索者--格伦这位勇者的功绩。
『正道』化能到那里被认为是人类最强大的迷宫探索者--格伦这位勇者的功绩。
但是,那个「正道」化今年也停滞了。现在迷宫中发生了一种状况,虽然到达了20层,但是,在这一年中,3层以外的攻略没有任何进展。20层中的怪物跟以前相比水平高出了许多。
但是,那个『正道』化今年也停滞了。现在迷宫中发生了一种状况,虽然到达了20层,但是,在这一年中,3层以外的攻略没有任何进展。20层中的怪物跟以前相比級别高出了许多。
虽说如此,「正道」化还是成功了,但该层的考验并没有被完全的清除。最强的探索者格伦在与20层BOSS的对战中取得了胜利後并没有继续向深处推进的样子。从那时便传出了人类前途多难的谣言。
虽说如此,『正道』化还是成功了,但该层的考验并没有被完全的清除。最强的探索者格伦在与20层BOSS的对战中取得了胜利後并没有继续向深处推进的样子。从那时便传出了人类前途多难的谣言。
「我今天的预定是到10层为止,但到更深处去也行。」
「哎,真的?!」
「从『正道』上过去而已,没有问题。敌人的水平通过一次战斗就明白了」
「从『正道』上过去而已,没有问题。敌人的級别通过一次战斗就明白了」
「我明白了,既然是基督说的,我相信你。」
......@@ -175,7 +175,7 @@
「我说啊」
緹亚离开了「正道」去寻找怪物,我赶忙跟在後面,使用『維度』侦查。
緹亚离开了『正道』去寻找怪物,我赶忙跟在後面,使用『維度』侦查。
数分钟後,很快发现了怪物。
......@@ -201,7 +201,7 @@
我全心全意的集中精神,在手上创造着冰魔法。
这是当初,魔法『冰』只会无意义的产生冰块的应用。因为那时水平太低,但比什么都重要的是印象不足。在酒馆里访问魔法师得到的話的基础上,我想出的新应用魔法就是这个『冰・急速箭』。
这是当初,魔法『冰』只会无意义的产生冰块的应用。因为那时級别太低,但比什么都重要的是印象不足。在酒馆里访问魔法师得到的話的基础上,我想出的新应用魔法就是这个『冰・急速箭』。
重要的是形象。
......@@ -221,7 +221,7 @@
我用『維度』掌握好空间距离,准确的扔出冰之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