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05ca528b authored by player's avatar player

Update Files(其實,我乃最強)

parent 7fc76692
燭光朦朧地搖曳著,在營造出妖異氣氛的室內,我以體育座背靠著牆壁。
其實我真的很想回去,但在某些情況下我不能這麼做。
用白色頭巾遮住臉的人們並排站著,其中一個就是我的妹妹夏洛特。她得到的號碼是『7』。
為什麼她會成為現在進行製造黑歷史的那些人的一員。作為哥哥。我必須弄清楚它的真正含義。
「我應該說,歡迎加入我們。新的7號。」
額頭上寫著『12』的女人說道。
「可是妳真的理解這個世界變革集團『號碼』的理念嗎?」
不,不行。還是別笑,要忍住,但是…………世界!變革!什麼!噗——!不想用手指嘲笑m9(^Д^)。這些傢伙還好嗎?
「是的,不知何故!」
聽到夏爾精神飽滿的回答,搞笑團體的各位不知為何都沉默了。
第一個似乎回過神來的『1』的人宣佈。
「算了,讓她慢慢理解就好了。我們崇高的理念,她一定會認同的。」
「那麼天真——」
「12號。歡迎她加入我們,上次會議通過了吧?你不是也同意的嗎?」
「……嗯,她的實力和出身都無可挑剔。我只是想問她,她的父親是國王派的頭號人物,她有這個覺悟嗎?」
『12』的人聳了聳肩,
「再次歡迎妳,7號。」
配合著她的話,劈哩啪啦響起了含蓄的掌聲。我不認為是在歡迎。
此後,諸如聚會理念、詳細說明、規則細節等無聊的話題接連不斷。
還有對現今王政制度的不滿,以及貴族們的大吹大擂之類的說教。
夏爾醬一邊隨聲附和地聽著,一邊說嗯原來如此。
嗯……這個會不會給這孩子帶來壞影響呢?
作為哥哥,我想現在就帶她回家。
但是夏爾還是個孩子,但她很聰明。可能是因為她有什麼想法才接受了『1』的人的邀請。
或許,是為了想把他們從邪惡的道路上解救出來才自己潛入的。她是個溫柔的孩子。嗯,一定是這樣!
但是夏爾啊,有些壞蛋是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的。
當知道這個事實時,純真無邪的夏爾會有什麼樣的感覺?
一定會垂頭喪氣的。
我能讓夏爾看到如此悲傷和痛苦的現實嗎?不,絕對不行。
那麼我要做的事只有一個。
就算用盡一切手段,也要把這個搞笑集團拉回正途!
啊,如果不行的話,要誠心誠意的談(奇襲拘束對方直到被說服)讓組織解散吧。
方針確定之後――。
「讓我聽到今天的珍貴的話,非常感謝。
漫長無聊的聚會結束了,夏爾點頭行禮回去了。
我是不會跟著,繼續留在這裡。
我想探聽這些傢伙的真正意圖。
說實話,這些傢伙的真實身份已經查明了。臉被結界透過而暴露,之前全體成員的來歷也調查完畢。
順便一提,不知道之前的『7』的人被除名的理由。應該是包圍施奈達爾前輩的裡的一人。他還在學校嗎?
目送夏爾離開後,沉默了一會兒的他們中的一個人,『9』的人開口了。這個人在我上次觀察的時候不在聚會裡面啊。
「呋呋呋,可愛的孩子不是嗎?我喜歡,那種純真無垢的孩子。」
回應豔麗的女人的聲音的『4』的人。是個好哥哥。這傢夥以前也在。感覺很好。
「9號,她不是你的玩具,這次你要自重。」
「哎呀,太意外了。如果能籠絡國王派系首位的女兒,對我們來說成為沒有比這個更有用的棋子。而且,可以把白色的畫布隨喜好塗滿,這不是很讓人受不了嗎?」
「說是程度的問題。以前,你忘了弄壞王妃派系大小姐的心變得不能用了嗎?」
「那孩子不是剛進入號碼嗎?這次你打算謹慎點嗎?」
「希望如此……」
馬上變成奇怪的對話了。
通常這個時候我心中的奇怪開關會打開,全部的人都傳送到神秘時空……不知為什麼會有一種覺得『就算放著不管也沒關係吧?』的不可思議的安心感。
無論如何,『1』的人說了。
「正如9號說的那樣,如果她和我們產生共鳴的話,肯定會成為很大的戰力。在拉攏芬菲斯邊境伯上。而且……」
他在面具下帶著扭曲的微笑(經過透視我看見了)、
「也許我們可以將哥哥的哈特納入麾下。他的力量恐怕超過了妹妹。而且,他和父親一樣,對妹妹很照顧。」
雖然最後說得沒錯,但之前的話……還好吧。如果你們誤解了,那就用那個吧。
「但是,能這麼簡單就能把7號拉進來嗎?」
『6』的人中途插嘴了。
「雖然看起來很容易欺騙,但這不會讓哥哥妨礙嗎?」
這傢伙說話很輕佻,但很犀利。我剛下定決心要妨礙你。
「我想過了。只要好好利用他妹妹,他也無法輕易出手的。」
雖然著眼點很好,但如果當著本人的面說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這次是『2』的人。
「固然執著於那對兄妹沒關係,但你不是忘了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吧?」
這次在說什麼?
「嗯,我知道。我已經安排好了近期要會面。」
哇哦,一陣騷動。
「真不愧是1號,竟然能成功和王妃接觸。」
「你太性急了,10號。現在馬上就要會面。並不意味著能把閃光公主拉進來。那個女人不僅靠實力,還靠狡猾獲得了成功。不能對她掉以輕心。」
儘管如此,『1』的人還是充滿自信地說。
「還有『教團』的支援。我一定會說服他們的。」
頓時響起一片歡呼聲。
你們好像已經覺得自己已經贏了(什麼?),但我靈光一閃。
雖然不太明白,但你們和那個阿姨聯手似乎很高興,所以我飛了一下——。
「噫!?為、為什麼是你!」
我來到離宮。以黑色戰士濕婆模式。
一邊喝酒一邊昏昏沉沉的王妃,她大吃一驚。
現在,讓我使用這個傢伙給搞笑集團帶點麻煩吧。
我興奮地開始說——。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