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04ac589e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異世界迷宮の最深部を目指そう

parent 40a1a229
...@@ -16,8 +16,8 @@ ...@@ -16,8 +16,8 @@
語言重叠在一起,心脏鼓动的声音越变越大,有快要蹦出来的感觉。 語言重叠在一起,心脏鼓动的声音越变越大,有快要蹦出来的感觉。
不能理解情况,說着意義不明的話語。 不能理解情况,說着意義不明的話語。
什么时候在这睡着的? 什么时候在这睡着的?
但是,这没有溫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討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異臭,还有模模糊糊惡心的石头在发光。 但是,这没有溫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討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異臭,还有模模糊糊惡心的石头在发光。
气氛好糟! 气氛好糟!
我按住惡心的胸口走过回廊。 我按住惡心的胸口走过回廊。
突然,从远処传来咆哮声 突然,从远処传来咆哮声
...@@ -35,12 +35,12 @@ ...@@ -35,12 +35,12 @@
多次的曲折,但是路途上的景色没有絲毫改变,焦躁的同时也只能往远的方向逃跑。 多次的曲折,但是路途上的景色没有絲毫改变,焦躁的同时也只能往远的方向逃跑。
途中,周圍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惡心的石头。 途中,周圍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惡心的石头。
脚底发出「咔叽」的声音,像是在努力逃跑的同时踩到了什么的感觉,慢慢地向穿着运动鞋的脚下看去 脚底发出「咔叽」的声音,像是在努力逃跑的同时踩到了什么的感觉,慢慢地向穿着运动鞋的脚下看去
在那的是拳头般大小的昆虫尸体 在那的是拳头般大小的昆虫尸体
「好吧啊!!!」 「好吧啊!!!」
死状的凄惨,不由得让我提高了声音。 死状的凄惨,不由得让我提高了声音。
我并不是特别討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圍的城市里絶対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惡,跑开了那里 我并不是特别討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圍的城市裡絶対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惡,跑开了那裡
昆虫发出叽叽的鸣叫,就想在呐喊助威的样子。 昆虫发出叽叽的鸣叫,就想在呐喊助威的样子。
突然感觉到发冷的我抬头看向下一个转角。 突然感觉到发冷的我抬头看向下一个转角。
...@@ -109,7 +109,7 @@ ...@@ -109,7 +109,7 @@
这个人不是什么善类,这个人没有絲毫的溫柔。那样的装束,手持凶器面対狂乱的野獸,这是危險的状况,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获得帮助。 这个人不是什么善类,这个人没有絲毫的溫柔。那样的装束,手持凶器面対狂乱的野獸,这是危險的状况,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获得帮助。
但是,现在的我没有那样的思考力 但是,现在的我没有那样的思考力
「迷宮,这是『管理外領域』。觉悟啊,小子。」 「迷宮,这是『管理外領域』。觉悟啊,小子。」
男人还是继续着冰冷的話語。 男人还是继续着冰冷的話語。
然後,男人所持有的冰冷细劍轻拂过我的大腿。 然後,男人所持有的冰冷细劍轻拂过我的大腿。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59,7 +59,7 @@ HP 39/52 MP 431/431 ...@@ -59,7 +59,7 @@ HP 39/52 MP 431/431
「級别上升的話我也可以用劍战斗,在那之前请忍耐!」 「級别上升的話我也可以用劍战斗,在那之前请忍耐!」
不,你还是侧重在魔法方面比较好。不过,說不出口啊,因为如果被问到为什么要这么說的时候,无法說出是『表示』面的信息,所以会回答不出来。 不,你还是侧重在魔法方面比较好。不过,說不出口啊,因为如果被问到为什么要这么說的时候,无法說出是『表示』面的信息,所以会回答不出来。
「那我去前方寻找敌人。」 「那我去前方寻找敌人。」
...@@ -69,9 +69,9 @@ HP 39/52 MP 431/431 ...@@ -69,9 +69,9 @@ HP 39/52 MP 431/431
我是第二次挑战迷宮。 我是第二次挑战迷宮。
一陣苦闷,拼命掩盖着不安與恐怖的漩渦。 一陣苦闷,拼命掩盖着不安與恐怖的漩渦。
情报收集的也很完善。查遍了跟怪物有关的書籍。在酒吧也听了很多探索者们的体验。装備合适,道具也齐全。 情报收集的也很完善。查遍了跟怪物有关的書籍。在酒吧也听了很多探索者们的体验。装備合适,道具也齐全。
稍微有点靠不住,但还是可以信任的伙伴。也适应了一边行动一边使用着『表示』 稍微有点靠不住,但还是可以信任的伙伴。也适应了一边行动一边使用着『表示』
...@@ -187,7 +187,7 @@ HP 39/52 MP 431/431 ...@@ -187,7 +187,7 @@ HP 39/52 MP 431/431
低成本,高功率。那个激光有着超乎人类所能持有的可怕熱量。完全无視质量守恒定律。 低成本,高功率。那个激光有着超乎人类所能持有的可怕熱量。完全无視质量守恒定律。
「啊,那的的转弯処有敌。」 「啊,那的的转弯処有敌。」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
...@@ -267,7 +267,7 @@ HP 39/52 MP 431/431 ...@@ -267,7 +267,7 @@ HP 39/52 MP 431/431
好。看来很好的推销了我的力量,畅销了的感觉。 好。看来很好的推销了我的力量,畅销了的感觉。
「如果MP快完了会說的。不会馬上就消失的,不过我也有很長一段时間没进入了迷宮了,因为有在酒館好好的工作。」 「如果MP快完了会說的。不会馬上就消失的,不过我也有很長一段时間没进入了迷宮了,因为有在酒館好好的工作。」
「明白了。那么,在稍微向前一点,去找看起来強的魔物」 「明白了。那么,在稍微向前一点,去找看起来強的魔物」
...@@ -365,15 +365,15 @@ HP 39/52 MP 431/431 ...@@ -365,15 +365,15 @@ HP 39/52 MP 431/431
緹亚认真的表情嘟哝着。 緹亚认真的表情嘟哝着。
在那的強烈意志,让我很头疼。 在那的強烈意志,让我很头疼。
「緹亚就算在这挥舞多少次劍都打不倒怪物的。可以使用魔法,有能使用出魔法的状况的話,我就同意。但是,那样的状况少的可怜吧」 「緹亚就算在这挥舞多少次劍都打不倒怪物的。可以使用魔法,有能使用出魔法的状况的話,我就同意。但是,那样的状况少的可怜吧」
「不,魔法是不行的。现在是没办法,但是我的劍想要变得更強。用劍战斗是我的梦想。因此想訓練劍」 「不,魔法是不行的。现在是没办法,但是我的劍想要变得更強。用劍战斗是我的梦想。因此想訓練劍」
你没有劍的才能。 你没有劍的才能。
忍耐住折断緹亚的梦想的話继续向緹亚說 忍耐住折断緹亚的梦想的話继续向緹亚說
「为什么是劍啊?如果你想要力量和金钱的話,努力磨练魔法一个劲的打倒怪物不就好了。因此,緹亚成为魔法使,钱也同样能得到」 「为什么是劍啊?如果你想要力量和金钱的話,努力磨练魔法一个劲的打倒怪物不就好了。因此,緹亚成为魔法使,钱也同样能得到」
...@@ -407,13 +407,13 @@ HP 39/52 MP 431/431 ...@@ -407,13 +407,13 @@ HP 39/52 MP 431/431
我也是玩游戏的时候大多选择劍的角色,也有作为男孩子感到魅力,这样的世界观使用劍的話容易成为主角的想法。想成为主人公的童心,勉強使用劍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也是玩游戏的时候大多选择劍的角色,也有作为男孩子感到魅力,这样的世界观使用劍的話容易成为主角的想法。想成为主人公的童心,勉強使用劍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真的希望只用魔法战斗,但是,在这強硬的話,可能导致緹亚対我的好感度下降。有着这样肮脏的打算,我只能用着承认的語調。 真的希望只用魔法战斗,但是,在这強硬的話,可能导致緹亚対我的好感度下降。有着这样肮脏的打算,我只能用着承认的語調。
「啊,谢谢啊,基督」 「啊,谢谢啊,基督」
緹亚的脸上写满了害羞。 緹亚的脸上写满了害羞。
通红的脸颊加上金色的发泽显得越加可愛。这个事情也包含在里头,緹亚真的不是女孩子吗。但不认为在这里深究会有益。 通红的脸颊加上金色的发泽显得越加可愛。这个事情也包含在裡头,緹亚真的不是女孩子吗。但不认为在这裡深究会有益。
无论如何,都不能问这个。 无论如何,都不能问这个。
...@@ -437,7 +437,7 @@ HP 39/52 MP 431/431 ...@@ -437,7 +437,7 @@ HP 39/52 MP 431/431
如果真的話 我的份多少也想转点给緹亚。让緹亚能好好的吃饭和休息,整備好装備和道具。但是现在还是一半一半更妥当吧。 如果真的話 我的份多少也想转点给緹亚。让緹亚能好好的吃饭和休息,整備好装備和道具。但是现在还是一半一半更妥当吧。
「还有,从这出去後要不要去教堂一下」 「还有,从这出去後要不要去教堂一下」
「嗯?早上去过了不是吗?」 「嗯?早上去过了不是吗?」
......
...@@ -42,7 +42,7 @@ ...@@ -42,7 +42,7 @@
「嗯,为了瓦尔德的迷宮远道而来的啊,这也没办法啊。」 「嗯,为了瓦尔德的迷宮远道而来的啊,这也没办法啊。」
「会在不妨碍到店和小心受伤的情况下去做的。」 「会在不妨碍到店和小心受伤的情况下去做的。」
「不,比起店更重視自己的梦想吧。总觉得,太圍绕着这家店转动了。比起这个,刚才好像說着关于怪物这样那样的事,这种事可以考虑跟店長說說看。」 「不,比起店更重視自己的梦想吧。总觉得,太圍绕着这家店转动了。比起这个,刚才好像說着关于怪物这样那样的事,这种事可以考虑跟店長說說看。」
...@@ -52,7 +52,7 @@ ...@@ -52,7 +52,7 @@
「嗯嗯,好」 「嗯嗯,好」
俏皮話就說到那,之後因为大量的客人又是一段很忙碌的时間。 俏皮話就說到那,之後因为大量的客人又是一段很忙碌的时間。
─── ───
...@@ -70,7 +70,7 @@ ...@@ -70,7 +70,7 @@
「根据調查,那个地方要解决似乎要耗费高额的MP,所以一战一战的慢慢提高质量吧。」 「根据調查,那个地方要解决似乎要耗费高额的MP,所以一战一战的慢慢提高质量吧。」
「赞成,好不容易就去BOSS那吧。」 「赞成,好不容易就去BOSS那吧。」
因为很中意昨天的单方面屠杀。想與更为強大敌人战斗的欲望燃烧起来了吧。 因为很中意昨天的单方面屠杀。想與更为強大敌人战斗的欲望燃烧起来了吧。
...@@ -88,7 +88,7 @@ ...@@ -88,7 +88,7 @@
迷宮的回廊开始一点点的发生变化。 迷宮的回廊开始一点点的发生变化。
从没有任何特征的石路向充满生机的绿色道路转变。回廊逐步改变大小,树木丛生。往更深処行进,在那就是森林。 从没有任何特征的石路向充满生机的绿色道路转变。回廊逐步改变大小,树木丛生。往更深処行进,在那就是森林。
回廊丧失了指标的机能,已经无法区别何処是路,前方有的只是充满黑暗的不断伸展出去的巨大森林。 回廊丧失了指标的机能,已经无法区别何処是路,前方有的只是充满黑暗的不断伸展出去的巨大森林。
...@@ -104,7 +104,7 @@ ...@@ -104,7 +104,7 @@
「不,狙击,狙击啊。」 「不,狙击,狙击啊。」
「等等,等等,嗯,要在哪裡狙击啊。难道說,从这就能简单的打到目的地吗?」 「等等,等等,嗯,要在哪裡狙击啊。难道說,从这就能简单的打到目的地吗?」
「作战說明。」 「作战說明。」
...@@ -112,9 +112,9 @@ ...@@ -112,9 +112,9 @@
平时強硬的緹亚难以想象的惊慌失措的样子非常可愛,不过我没有在意继续說明。 平时強硬的緹亚难以想象的惊慌失措的样子非常可愛,不过我没有在意继续說明。
以从许多身经百战的探索者收集来的信息为主,构成了这次作战计划。 以从许多身经百战的探索者收集来的信息为主,构成了这次作战计划。
「真如信息中所說的那样,我从这也能把握BOSS的位置。然後,緹亚朝我手指的方向全力发射魔法。大概,BOSS可以当場死亡。圍在BOSS身边的怪物也能够一起击毙,同时也能取得掉落的物品。在某种程度上,怪物会向这边袭来,不过也打算远距离消灭。有这样的打算,不过,如果敌人接近了就由我来做诱饵。那个时候我会不考虑MP的消费,全力支援緹亚的战斗。作战内容以上。以我们的能力的話,应该是可以很有餘裕的应対。有什么疑问吗?」 「真如信息中所說的那样,我从这也能把握BOSS的位置。然後,緹亚朝我手指的方向全力发射魔法。大概,BOSS可以当場死亡。圍在BOSS身边的怪物也能够一起击毙,同时也能取得掉落的物品。在某种程度上,怪物会向这边袭来,不过也打算远距离消灭。有这样的打算,不过,如果敌人接近了就由我来做诱饵。那个时候我会不考虑MP的消费,全力支援緹亚的战斗。作战内容以上。以我们的能力的話,应该是可以很有餘裕的应対。有什么疑问吗?」
「真的可以吗?」 「真的可以吗?」
...@@ -182,7 +182,7 @@ ...@@ -182,7 +182,7 @@
眷属的怪物们一半寻找着狙杀主公的敌人,另一半留在现場。 眷属的怪物们一半寻找着狙杀主公的敌人,另一半留在现場。
我和緹亚边避开敌人,边在森林艰难的行进。 我和緹亚边避开敌人,边在森林艰难的行进。
偶尔出现的敌人,便用平时的連携击破。 偶尔出现的敌人,便用平时的連携击破。
...@@ -232,7 +232,7 @@ BOSS級怪物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物品也很好的确保了,还有其他 ...@@ -232,7 +232,7 @@ BOSS級怪物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物品也很好的确保了,还有其他
「嗯,接下来?」 「嗯,接下来?」
「离这很近的地方,有个妖精村落,有二足步行的人型怪物,其中似乎有只很巨大的妖精,去击倒它。」 「离这很近的地方,有个妖精村落,有二足步行的人型怪物,其中似乎有只很巨大的妖精,去击倒它。」
「嗯,我知道了。」 「嗯,我知道了。」
......
...@@ -24,7 +24,7 @@ ...@@ -24,7 +24,7 @@
「如果有这两个的話,无论什么都可以得到。即使是地位还有名誉,即使是女人和食物以及自由,即使是幸福。一切的一切都能如我想的那般。」 「如果有这两个的話,无论什么都可以得到。即使是地位还有名誉,即使是女人和食物以及自由,即使是幸福。一切的一切都能如我想的那般。」
緹亚编织着怨念般的言词。那感受到的是対某物有着犹如怨念般的执着。緹亚的过去似乎有着难以言喻的某种情况,让他如此执着于金钱與力量。 緹亚编织着怨念般的言词。那感受到的是対某物有着犹如怨念般的执着。緹亚的过去似乎有着难以言喻的某种情况,让他如此执着于金钱與力量。
但是,凭我们现在还浅的关系,那是还不足以能够探听的过去。 但是,凭我们现在还浅的关系,那是还不足以能够探听的过去。
...@@ -34,11 +34,11 @@ ...@@ -34,11 +34,11 @@
「不,不是这样的。」 「不,不是这样的。」
「不,基督心里的某処应该也有朝那里期盼着。有钱,住在豪宅里,和一个好女人相守一生,吃着好吃的东西。男人都有着那样的欲望。」 「不,基督心裡的某処应该也有朝那裡期盼着。有钱,住在豪宅裡,和一个好女人相守一生,吃着好吃的东西。男人都有着那样的欲望。」
「也许吧…」 「也许吧…」
也许因为我在原来的世界构筑的價值观,似乎不抱有那样的欲望和感情。在原来的世界,住在漂亮的家,吃着好吃的食物是理所当然的。因此,比起物质上的充裕,更注視精神上的富足。 也许因为我在原来的世界构筑的價值观,似乎不抱有那样的欲望和感情。在原来的世界,住在漂亮的家,吃着好吃的食物是理所当然的。因此,比起物质上的充裕,更注視精神上的富足。
并没有感到金钱和欲望是非常重要的东西,难不成是因为我待在甜蜜的世界中太久的缘故。 并没有感到金钱和欲望是非常重要的东西,难不成是因为我待在甜蜜的世界中太久的缘故。
...@@ -69,7 +69,7 @@ ...@@ -69,7 +69,7 @@
一心只把目光投向「归还」的我。不禁觉得若真如緹亚所說,那样不也是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吗。 一心只把目光投向「归还」的我。不禁觉得若真如緹亚所說,那样不也是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吗。
我在这个世界拥有的能力,就跟緹亚說的一样在什么地方都能入手钱和力量。在离现在不远的未来,是在现实中可能实现的事。毕竟我的魔法和『表示』系统是犯规的。 我在这个世界拥有的能力,就跟緹亚說的一样在什么地方都能入手钱和力量。在离现在不远的未来,是在现实中可能实现的事。毕竟我的魔法和『表示』系统是犯规的。
变成那样的时候。 变成那样的时候。
...@@ -111,7 +111,7 @@ ...@@ -111,7 +111,7 @@
这个事实,让我対来来往往的人们产生了兴趣。现在经过的背着劍的青年,是什么样的地方出生的,有着什么样的愿望。其次走过的獸人女性是什么样的性格,又为了怎样的目的走着。 这个事实,让我対来来往往的人们产生了兴趣。现在经过的背着劍的青年,是什么样的地方出生的,有着什么样的愿望。其次走过的獸人女性是什么样的性格,又为了怎样的目的走着。
虽然在心的某処蔑視着那些非玩家角色的人,但从血脉中理解他们也是作为一个人活着的。 虽然在心的某処蔑視着那些非玩家角色的人,但从血脉中理解他们也是作为一个人活着的。
惡心── 惡心──
...@@ -125,7 +125,7 @@ ...@@ -125,7 +125,7 @@
──但是,没办法、这个世界的居民每个人都好好的活着。 ──但是,没办法、这个世界的居民每个人都好好的活着。
一个一个的故事,就算與我世界的人们相比,也有着许许多多絲毫不逊色的美好人生。 一个一个的故事,就算與我世界的人们相比,也有着许许多多絲毫不逊色的美好人生。
我凝視着为城市带来活力的人们。 我凝視着为城市带来活力的人们。
...@@ -141,9 +141,9 @@ ...@@ -141,9 +141,9 @@
緹亚的話語中像奴隷这个词也很理所当然的存在着。 緹亚的話語中像奴隷这个词也很理所当然的存在着。
即使是我世界的历史中也存在着奴隷。同样的,在这个世界奴隷也是存在的吧。 即使是我世界的历史中也存在着奴隷。同样的,在这个世界奴隷也是存在的吧。
今天切身的在異世界人的身边感受他们的生活时,腦子浮现出奴隷这一存在可能是攻略迷宮的大提示这样的想法。 今天切身的在異世界人的身边感受他们的生活时,腦子浮现出奴隷这一存在可能是攻略迷宮的大提示这样的想法。
无论如何都討厌迷宮與自己联系在一起,但关于那个实用性,我也没什么头緒。 无论如何都討厌迷宮與自己联系在一起,但关于那个实用性,我也没什么头緒。
...@@ -159,7 +159,7 @@ ...@@ -159,7 +159,7 @@
沿着一般情况找不到的小巷前进,通过地下道。走了不知多少路,出现一扇简朴的门。是一栋几乎不会被人发现的建筑物。 沿着一般情况找不到的小巷前进,通过地下道。走了不知多少路,出现一扇简朴的门。是一栋几乎不会被人发现的建筑物。
我用『維度』观察着里面的情形,掌握到那里就是奴隷的拍卖所。 我用『維度』观察着裡面的情形,掌握到那裡就是奴隷的拍卖所。
由于剩余的MP不多,太过内部的情况没有掌握到。我看向在入口负责接待的人,堂堂正正的伪装成客人进入建筑物。 由于剩余的MP不多,太过内部的情况没有掌握到。我看向在入口负责接待的人,堂堂正正的伪装成客人进入建筑物。
...@@ -171,11 +171,11 @@ ...@@ -171,11 +171,11 @@
总之先嘴头收集情报。有着几次迷宮探索的自信,如果变成武戏,凭现在的状态逃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总之先嘴头收集情报。有着几次迷宮探索的自信,如果变成武戏,凭现在的状态逃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我捏造出虽然年轻但是也有来这的资格和财力的气氛。 我捏造出虽然年轻但是也有来这的资格和财力的气氛。
我的身高接近大人,加上态度坚决一点的話应该可以成功。 我的身高接近大人,加上态度坚决一点的話应该可以成功。
「原来如此。但是,面只有深夜营业,所以在太阳高照的现在能看到的东西只有限定的一小部分。」 「原来如此。但是,面只有深夜营业,所以在太阳高照的现在能看到的东西只有限定的一小部分。」
「是吗,那为了夜晚,现在能方便稍微告诉我点吗?」 「是吗,那为了夜晚,现在能方便稍微告诉我点吗?」
...@@ -195,17 +195,17 @@ ...@@ -195,17 +195,17 @@
被铁链锁着的奴隷數量超出數十人。 被铁链锁着的奴隷數量超出數十人。
我边观察着这个世界的奴隷们遭受着怎样的対待,边持续从待客的男人中获得信息。 我边观察着这个世界的奴隷们遭受着怎样的対待,边持续从待客的男人中获得信息。
少许时間过去了,一个奴隷出现在我和待客男人談話的大厅中。 少许时間过去了,一个奴隷出现在我和待客男人談話的大厅中。
在我的魔法『維度』的掌握中,明白这个孩子是迷路的奴隷,从相当久前就开始,一个人奔走在这个巨大的宅邸 在我的魔法『維度』的掌握中,明白这个孩子是迷路的奴隷,从相当久前就开始,一个人奔走在这个巨大的宅邸
年幼的黑少女。 年幼的黑少女。
黑色的眼睛透露出一股空虚,干瘦的身体。是还没有打扮吗,仅有难看的布贴合着身体。 黑色的眼睛透露出一股空虚,干瘦的身体。是还没有打扮吗,仅有难看的布贴合着身体。
「──在那的是奴隷吗?」 「──在那的是奴隷吗?」
我明知故问道。 我明知故问道。
...@@ -242,9 +242,9 @@ MP 35/35 ...@@ -242,9 +242,9 @@ MP 35/35
空洞的眼睛中出现了色彩,凝視着我的感觉。似乎看见了什么的样子。 空洞的眼睛中出现了色彩,凝視着我的感觉。似乎看见了什么的样子。
「啊,対不起。喂,谁!把这的奴隷拉到深処去!」 「啊,対不起。喂,谁!把这的奴隷拉到深処去!」
接待的男人也发现了,为了从这叫人拍响了手。 接待的男人也发现了,为了从这叫人拍响了手。
尽管如此,奴隷的少女,继续看着我。并且蹒跚的向我走来,嘟哝 尽管如此,奴隷的少女,继续看着我。并且蹒跚的向我走来,嘟哝
...@@ -262,9 +262,9 @@ MP 35/35 ...@@ -262,9 +262,9 @@ MP 35/35
說了才发现失态了。在这种地方需要公布名字的事一个也没有。 說了才发现失态了。在这种地方需要公布名字的事一个也没有。
怎么突然就不知所措了,如此的疏忽大意让我在心自责着。 怎么突然就不知所措了,如此的疏忽大意让我在心自责着。
在後悔的时候,奴隷少女被从面出来的人带走了。 在後悔的时候,奴隷少女被从面出来的人带走了。
被带走了,虽說如此奴隷少女也一直看着我。因为某个理由眼睛无法移开。 被带走了,虽說如此奴隷少女也一直看着我。因为某个理由眼睛无法移开。
...@@ -292,7 +292,7 @@ MP 35/35 ...@@ -292,7 +292,7 @@ MP 35/35
「啊,是吗?那么,恭候下次光临。」 「啊,是吗?那么,恭候下次光临。」
从店出来时,男人在後面恭恭敬敬的行着礼。 从店出来时,男人在後面恭恭敬敬的行着礼。
很好的得到了关于奴隷的知识,头尾都做的非常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忧郁。 很好的得到了关于奴隷的知识,头尾都做的非常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忧郁。
......
...@@ -6,13 +6,13 @@ ...@@ -6,13 +6,13 @@
我为緹亚买了轻胸甲,被回絶了,不过以防御対緹亚来說絶対必要的为由說服了。 我为緹亚买了轻胸甲,被回絶了,不过以防御対緹亚来說絶対必要的为由說服了。
并且,顺便去了教堂,在那进行最後的确认。 并且,顺便去了教堂,在那进行最後的确认。
「基督,听到神父的話没,我的級别是6!」 「基督,听到神父的話没,我的級别是6!」
「是吗,太好了。顺便提一下,我也是6」 「是吗,太好了。顺便提一下,我也是6」
太兴奋的緹亚在那上蹦下跳着。(黑炎:可愛的緹亚~) 太兴奋的緹亚在那上蹦下跳着。(黑炎:可愛的緹亚~)
我确认自己和緹亚的属性。 我确认自己和緹亚的属性。
...@@ -67,7 +67,7 @@ ...@@ -67,7 +67,7 @@
我的是什么都没有,緹亚的则是劍士。如果說緹亚是因为职业的恩惠而得到肌肉力量和体力的提升,那么这影响是非常大的。如果是因为职业的影响而加上升級时投入所获得的点數的話,那么我就浪费了到級别6为止所有的奖励点。这是必须尽早解决的事情。 我的是什么都没有,緹亚的则是劍士。如果說緹亚是因为职业的恩惠而得到肌肉力量和体力的提升,那么这影响是非常大的。如果是因为职业的影响而加上升級时投入所获得的点數的話,那么我就浪费了到級别6为止所有的奖励点。这是必须尽早解决的事情。
只是,关于职业的情报没有获得任何的进展。書籍上也没记载,如果在酒館打听的話会被反覆的追问职业的事。緹亚坚持主张自己是劍士怎么就成为劍士了呢? 只是,关于职业的情报没有获得任何的进展。書籍上也没记载,如果在酒館打听的話会被反覆的追问职业的事。緹亚坚持主张自己是劍士怎么就成为劍士了呢?
如果去问的話,說不定会回答「拿着劍当然是劍士了」这样的结果。 如果去问的話,說不定会回答「拿着劍当然是劍士了」这样的结果。
...@@ -107,7 +107,7 @@ ...@@ -107,7 +107,7 @@
每一层的入口到下一层的階梯为止的最短距离被『正道』化。如果沿着这前进的話,能轻松的到达下一层。现在,『正道』化是到23层为止,也是现在迷宮的攻略率。 每一层的入口到下一层的階梯为止的最短距离被『正道』化。如果沿着这前进的話,能轻松的到达下一层。现在,『正道』化是到23层为止,也是现在迷宮的攻略率。
『正道』化能到那被认为是人类最強大的迷宮探索者──格連这位勇者的功绩。 『正道』化能到那被认为是人类最強大的迷宮探索者──格連这位勇者的功绩。
但是,那个『正道』化今年也停滞了。现在迷宮中发生了一种状况,虽然到达了20层,但是,在这一年中,3层以外的攻略没有任何进展。20层中的怪物跟以前相比級别高出了许多。 但是,那个『正道』化今年也停滞了。现在迷宮中发生了一种状况,虽然到达了20层,但是,在这一年中,3层以外的攻略没有任何进展。20层中的怪物跟以前相比級别高出了许多。
...@@ -179,7 +179,7 @@ ...@@ -179,7 +179,7 @@
數分钟後,很快发现了怪物。 數分钟後,很快发现了怪物。
是浮游在空中的,長着羽毛的大魚。3层湖泊众多,水栖的怪物出现率极高。其中,特别易出现的就是这个怪物「天空魚」。假如在我的世界,找到的这名字的生物,肯定会出现在新闻上。 是浮游在空中的,長着羽毛的大魚。3层湖泊众多,水栖的怪物出现率极高。其中,特别易出现的就是这个怪物「天空魚」。假如在我的世界,找到的这名字的生物,肯定会出现在新闻上。
「緹亚,下一个转角,有怪物。名字是『天空魚』,浮游在空中,主要以撕咬为主,当心点」 「緹亚,下一个转角,有怪物。名字是『天空魚』,浮游在空中,主要以撕咬为主,当心点」
...@@ -201,7 +201,7 @@ ...@@ -201,7 +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