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04ac589e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異世界迷宮の最深部を目指そう

parent 40a1a229
......@@ -16,8 +16,8 @@
語言重叠在一起,心脏鼓动的声音越变越大,有快要蹦出来的感觉。
不能理解情况,說着意義不明的話語。
什么时候在这睡着的?
但是,这没有溫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討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異臭,还有模模糊糊惡心的石头在发光。
什么时候在这睡着的?
但是,这没有溫暖的床,没有灯光,也没有討厌的机械闹钟,更没有早晨窗帘下洒落的阳光,只有不卫生的石床,发出刺鼻的異臭,还有模模糊糊惡心的石头在发光。
气氛好糟!
我按住惡心的胸口走过回廊。
突然,从远処传来咆哮声
......@@ -35,12 +35,12 @@
多次的曲折,但是路途上的景色没有絲毫改变,焦躁的同时也只能往远的方向逃跑。
途中,周圍依然杂乱无章地散落着惡心的石头。
脚底发出「咔叽」的声音,像是在努力逃跑的同时踩到了什么的感觉,慢慢地向穿着运动鞋的脚下看去
在那的是拳头般大小的昆虫尸体
在那的是拳头般大小的昆虫尸体
「好吧啊!!!」
死状的凄惨,不由得让我提高了声音。
我并不是特别討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圍的城市里絶対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惡,跑开了那里
我并不是特别討厌昆虫,但是混凝土包圍的城市裡絶対不会看见如此之大的虫子,因为生理上的厌惡,跑开了那裡
昆虫发出叽叽的鸣叫,就想在呐喊助威的样子。
突然感觉到发冷的我抬头看向下一个转角。
......@@ -109,7 +109,7 @@
这个人不是什么善类,这个人没有絲毫的溫柔。那样的装束,手持凶器面対狂乱的野獸,这是危險的状况,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获得帮助。
但是,现在的我没有那样的思考力
「迷宮,这是『管理外領域』。觉悟啊,小子。」
「迷宮,这是『管理外領域』。觉悟啊,小子。」
男人还是继续着冰冷的話語。
然後,男人所持有的冰冷细劍轻拂过我的大腿。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59,7 +59,7 @@ HP 39/52 MP 431/431
「級别上升的話我也可以用劍战斗,在那之前请忍耐!」
不,你还是侧重在魔法方面比较好。不过,說不出口啊,因为如果被问到为什么要这么說的时候,无法說出是『表示』面的信息,所以会回答不出来。
不,你还是侧重在魔法方面比较好。不过,說不出口啊,因为如果被问到为什么要这么說的时候,无法說出是『表示』面的信息,所以会回答不出来。
「那我去前方寻找敌人。」
......@@ -69,9 +69,9 @@ HP 39/52 MP 431/431
我是第二次挑战迷宮。
一陣苦闷,拼命掩盖着不安與恐怖的漩渦。
一陣苦闷,拼命掩盖着不安與恐怖的漩渦。
情报收集的也很完善。查遍了跟怪物有关的書籍。在酒吧也听了很多探索者们的体验。装備合适,道具也齐全。
情报收集的也很完善。查遍了跟怪物有关的書籍。在酒吧也听了很多探索者们的体验。装備合适,道具也齐全。
稍微有点靠不住,但还是可以信任的伙伴。也适应了一边行动一边使用着『表示』
......@@ -187,7 +187,7 @@ HP 39/52 MP 431/431
低成本,高功率。那个激光有着超乎人类所能持有的可怕熱量。完全无視质量守恒定律。
「啊,那的的转弯処有敌。」
「啊,那的的转弯処有敌。」
「我知道了」
......@@ -267,7 +267,7 @@ HP 39/52 MP 431/431
好。看来很好的推销了我的力量,畅销了的感觉。
「如果MP快完了会說的。不会馬上就消失的,不过我也有很長一段时間没进入了迷宮了,因为有在酒館好好的工作。」
「如果MP快完了会說的。不会馬上就消失的,不过我也有很長一段时間没进入了迷宮了,因为有在酒館好好的工作。」
「明白了。那么,在稍微向前一点,去找看起来強的魔物」
......@@ -365,15 +365,15 @@ HP 39/52 MP 431/431
緹亚认真的表情嘟哝着。
在那的強烈意志,让我很头疼。
在那的強烈意志,让我很头疼。
「緹亚就算在这挥舞多少次劍都打不倒怪物的。可以使用魔法,有能使用出魔法的状况的話,我就同意。但是,那样的状况少的可怜吧」
「緹亚就算在这挥舞多少次劍都打不倒怪物的。可以使用魔法,有能使用出魔法的状况的話,我就同意。但是,那样的状况少的可怜吧」
「不,魔法是不行的。现在是没办法,但是我的劍想要变得更強。用劍战斗是我的梦想。因此想訓練劍」
你没有劍的才能。
忍耐住折断緹亚的梦想的話继续向緹亚說
忍耐住折断緹亚的梦想的話继续向緹亚說
「为什么是劍啊?如果你想要力量和金钱的話,努力磨练魔法一个劲的打倒怪物不就好了。因此,緹亚成为魔法使,钱也同样能得到」
......@@ -407,13 +407,13 @@ HP 39/52 MP 431/431
我也是玩游戏的时候大多选择劍的角色,也有作为男孩子感到魅力,这样的世界观使用劍的話容易成为主角的想法。想成为主人公的童心,勉強使用劍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真的希望只用魔法战斗,但是,在这強硬的話,可能导致緹亚対我的好感度下降。有着这样肮脏的打算,我只能用着承认的語調。
真的希望只用魔法战斗,但是,在这強硬的話,可能导致緹亚対我的好感度下降。有着这样肮脏的打算,我只能用着承认的語調。
「啊,谢谢啊,基督」
緹亚的脸上写满了害羞。
通红的脸颊加上金色的发泽显得越加可愛。这个事情也包含在里头,緹亚真的不是女孩子吗。但不认为在这里深究会有益。
通红的脸颊加上金色的发泽显得越加可愛。这个事情也包含在裡头,緹亚真的不是女孩子吗。但不认为在这裡深究会有益。
无论如何,都不能问这个。
......@@ -437,7 +437,7 @@ HP 39/52 MP 431/431
如果真的話 我的份多少也想转点给緹亚。让緹亚能好好的吃饭和休息,整備好装備和道具。但是现在还是一半一半更妥当吧。
「还有,从这出去後要不要去教堂一下」
「还有,从这出去後要不要去教堂一下」
「嗯?早上去过了不是吗?」
......
......@@ -42,7 +42,7 @@
「嗯,为了瓦尔德的迷宮远道而来的啊,这也没办法啊。」
「会在不妨碍到店和小心受伤的情况下去做的。」
「会在不妨碍到店和小心受伤的情况下去做的。」
「不,比起店更重視自己的梦想吧。总觉得,太圍绕着这家店转动了。比起这个,刚才好像說着关于怪物这样那样的事,这种事可以考虑跟店長說說看。」
......@@ -52,7 +52,7 @@
「嗯嗯,好」
俏皮話就說到那,之後因为大量的客人又是一段很忙碌的时間。
俏皮話就說到那,之後因为大量的客人又是一段很忙碌的时間。
───
......@@ -70,7 +70,7 @@
「根据調查,那个地方要解决似乎要耗费高额的MP,所以一战一战的慢慢提高质量吧。」
「赞成,好不容易就去BOSS那吧。」
「赞成,好不容易就去BOSS那吧。」
因为很中意昨天的单方面屠杀。想與更为強大敌人战斗的欲望燃烧起来了吧。
......@@ -88,7 +88,7 @@
迷宮的回廊开始一点点的发生变化。
从没有任何特征的石路向充满生机的绿色道路转变。回廊逐步改变大小,树木丛生。往更深処行进,在那就是森林。
从没有任何特征的石路向充满生机的绿色道路转变。回廊逐步改变大小,树木丛生。往更深処行进,在那就是森林。
回廊丧失了指标的机能,已经无法区别何処是路,前方有的只是充满黑暗的不断伸展出去的巨大森林。
......@@ -104,7 +104,7 @@
「不,狙击,狙击啊。」
「等等,等等,嗯,要在哪裡狙击啊。难道說,从这就能简单的打到目的地吗?」
「等等,等等,嗯,要在哪裡狙击啊。难道說,从这就能简单的打到目的地吗?」
「作战說明。」
......@@ -112,9 +112,9 @@
平时強硬的緹亚难以想象的惊慌失措的样子非常可愛,不过我没有在意继续說明。
以从许多身经百战的探索者收集来的信息为主,构成了这次作战计划。
以从许多身经百战的探索者收集来的信息为主,构成了这次作战计划。
「真如信息中所說的那样,我从这也能把握BOSS的位置。然後,緹亚朝我手指的方向全力发射魔法。大概,BOSS可以当場死亡。圍在BOSS身边的怪物也能够一起击毙,同时也能取得掉落的物品。在某种程度上,怪物会向这边袭来,不过也打算远距离消灭。有这样的打算,不过,如果敌人接近了就由我来做诱饵。那个时候我会不考虑MP的消费,全力支援緹亚的战斗。作战内容以上。以我们的能力的話,应该是可以很有餘裕的应対。有什么疑问吗?」
「真如信息中所說的那样,我从这也能把握BOSS的位置。然後,緹亚朝我手指的方向全力发射魔法。大概,BOSS可以当場死亡。圍在BOSS身边的怪物也能够一起击毙,同时也能取得掉落的物品。在某种程度上,怪物会向这边袭来,不过也打算远距离消灭。有这样的打算,不过,如果敌人接近了就由我来做诱饵。那个时候我会不考虑MP的消费,全力支援緹亚的战斗。作战内容以上。以我们的能力的話,应该是可以很有餘裕的应対。有什么疑问吗?」
「真的可以吗?」
......@@ -182,7 +182,7 @@
眷属的怪物们一半寻找着狙杀主公的敌人,另一半留在现場。
我和緹亚边避开敌人,边在森林艰难的行进。
我和緹亚边避开敌人,边在森林艰难的行进。
偶尔出现的敌人,便用平时的連携击破。
......@@ -232,7 +232,7 @@ BOSS級怪物的魔石和固定掉落物品也很好的确保了,还有其他
「嗯,接下来?」
「离这很近的地方,有个妖精村落,有二足步行的人型怪物,其中似乎有只很巨大的妖精,去击倒它。」
「离这很近的地方,有个妖精村落,有二足步行的人型怪物,其中似乎有只很巨大的妖精,去击倒它。」
「嗯,我知道了。」
......
......@@ -24,7 +24,7 @@
「如果有这两个的話,无论什么都可以得到。即使是地位还有名誉,即使是女人和食物以及自由,即使是幸福。一切的一切都能如我想的那般。」
緹亚编织着怨念般的言词。那感受到的是対某物有着犹如怨念般的执着。緹亚的过去似乎有着难以言喻的某种情况,让他如此执着于金钱與力量。
緹亚编织着怨念般的言词。那感受到的是対某物有着犹如怨念般的执着。緹亚的过去似乎有着难以言喻的某种情况,让他如此执着于金钱與力量。
但是,凭我们现在还浅的关系,那是还不足以能够探听的过去。
......@@ -34,11 +34,11 @@
「不,不是这样的。」
「不,基督心里的某処应该也有朝那里期盼着。有钱,住在豪宅里,和一个好女人相守一生,吃着好吃的东西。男人都有着那样的欲望。」
「不,基督心裡的某処应该也有朝那裡期盼着。有钱,住在豪宅裡,和一个好女人相守一生,吃着好吃的东西。男人都有着那样的欲望。」
「也许吧…」
也许因为我在原来的世界构筑的價值观,似乎不抱有那样的欲望和感情。在原来的世界,住在漂亮的家,吃着好吃的食物是理所当然的。因此,比起物质上的充裕,更注視精神上的富足。
也许因为我在原来的世界构筑的價值观,似乎不抱有那样的欲望和感情。在原来的世界,住在漂亮的家,吃着好吃的食物是理所当然的。因此,比起物质上的充裕,更注視精神上的富足。
并没有感到金钱和欲望是非常重要的东西,难不成是因为我待在甜蜜的世界中太久的缘故。
......@@ -69,7 +69,7 @@
一心只把目光投向「归还」的我。不禁觉得若真如緹亚所說,那样不也是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吗。
我在这个世界拥有的能力,就跟緹亚說的一样在什么地方都能入手钱和力量。在离现在不远的未来,是在现实中可能实现的事。毕竟我的魔法和『表示』系统是犯规的。
我在这个世界拥有的能力,就跟緹亚說的一样在什么地方都能入手钱和力量。在离现在不远的未来,是在现实中可能实现的事。毕竟我的魔法和『表示』系统是犯规的。
变成那样的时候。
......@@ -111,7 +111,7 @@
这个事实,让我対来来往往的人们产生了兴趣。现在经过的背着劍的青年,是什么样的地方出生的,有着什么样的愿望。其次走过的獸人女性是什么样的性格,又为了怎样的目的走着。
虽然在心的某処蔑視着那些非玩家角色的人,但从血脉中理解他们也是作为一个人活着的。
虽然在心的某処蔑視着那些非玩家角色的人,但从血脉中理解他们也是作为一个人活着的。
惡心──
......@@ -125,7 +125,7 @@
──但是,没办法、这个世界的居民每个人都好好的活着。
一个一个的故事,就算與我世界的人们相比,也有着许许多多絲毫不逊色的美好人生。
一个一个的故事,就算與我世界的人们相比,也有着许许多多絲毫不逊色的美好人生。
我凝視着为城市带来活力的人们。
......@@ -141,9 +141,9 @@
緹亚的話語中像奴隷这个词也很理所当然的存在着。
即使是我世界的历史中也存在着奴隷。同样的,在这个世界奴隷也是存在的吧。
即使是我世界的历史中也存在着奴隷。同样的,在这个世界奴隷也是存在的吧。
今天切身的在異世界人的身边感受他们的生活时,腦子浮现出奴隷这一存在可能是攻略迷宮的大提示这样的想法。
今天切身的在異世界人的身边感受他们的生活时,腦子浮现出奴隷这一存在可能是攻略迷宮的大提示这样的想法。
无论如何都討厌迷宮與自己联系在一起,但关于那个实用性,我也没什么头緒。
......@@ -159,7 +159,7 @@
沿着一般情况找不到的小巷前进,通过地下道。走了不知多少路,出现一扇简朴的门。是一栋几乎不会被人发现的建筑物。
我用『維度』观察着里面的情形,掌握到那里就是奴隷的拍卖所。
我用『維度』观察着裡面的情形,掌握到那裡就是奴隷的拍卖所。
由于剩余的MP不多,太过内部的情况没有掌握到。我看向在入口负责接待的人,堂堂正正的伪装成客人进入建筑物。
......@@ -171,11 +171,11 @@
总之先嘴头收集情报。有着几次迷宮探索的自信,如果变成武戏,凭现在的状态逃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我捏造出虽然年轻但是也有来这的资格和财力的气氛。
我捏造出虽然年轻但是也有来这的资格和财力的气氛。
我的身高接近大人,加上态度坚决一点的話应该可以成功。
「原来如此。但是,面只有深夜营业,所以在太阳高照的现在能看到的东西只有限定的一小部分。」
「原来如此。但是,面只有深夜营业,所以在太阳高照的现在能看到的东西只有限定的一小部分。」
「是吗,那为了夜晚,现在能方便稍微告诉我点吗?」
......@@ -195,17 +195,17 @@
被铁链锁着的奴隷數量超出數十人。
我边观察着这个世界的奴隷们遭受着怎样的対待,边持续从待客的男人中获得信息。
我边观察着这个世界的奴隷们遭受着怎样的対待,边持续从待客的男人中获得信息。
少许时間过去了,一个奴隷出现在我和待客男人談話的大厅中。
在我的魔法『維度』的掌握中,明白这个孩子是迷路的奴隷,从相当久前就开始,一个人奔走在这个巨大的宅邸
在我的魔法『維度』的掌握中,明白这个孩子是迷路的奴隷,从相当久前就开始,一个人奔走在这个巨大的宅邸
年幼的黑少女。
年幼的黑少女。
黑色的眼睛透露出一股空虚,干瘦的身体。是还没有打扮吗,仅有难看的布贴合着身体。
「──在那的是奴隷吗?」
「──在那的是奴隷吗?」
我明知故问道。
......@@ -242,9 +242,9 @@ MP 35/35
空洞的眼睛中出现了色彩,凝視着我的感觉。似乎看见了什么的样子。
「啊,対不起。喂,谁!把这的奴隷拉到深処去!」
「啊,対不起。喂,谁!把这的奴隷拉到深処去!」
接待的男人也发现了,为了从这叫人拍响了手。
接待的男人也发现了,为了从这叫人拍响了手。
尽管如此,奴隷的少女,继续看着我。并且蹒跚的向我走来,嘟哝
......@@ -262,9 +262,9 @@ MP 35/35
說了才发现失态了。在这种地方需要公布名字的事一个也没有。
怎么突然就不知所措了,如此的疏忽大意让我在心自责着。
怎么突然就不知所措了,如此的疏忽大意让我在心自责着。
在後悔的时候,奴隷少女被从面出来的人带走了。
在後悔的时候,奴隷少女被从面出来的人带走了。
被带走了,虽說如此奴隷少女也一直看着我。因为某个理由眼睛无法移开。
......@@ -292,7 +292,7 @@ MP 35/35
「啊,是吗?那么,恭候下次光临。」
从店出来时,男人在後面恭恭敬敬的行着礼。
从店出来时,男人在後面恭恭敬敬的行着礼。
很好的得到了关于奴隷的知识,头尾都做的非常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忧郁。
......
......@@ -6,13 +6,13 @@
我为緹亚买了轻胸甲,被回絶了,不过以防御対緹亚来說絶対必要的为由說服了。
并且,顺便去了教堂,在那进行最後的确认。
并且,顺便去了教堂,在那进行最後的确认。
「基督,听到神父的話没,我的級别是6!」
「是吗,太好了。顺便提一下,我也是6」
太兴奋的緹亚在那上蹦下跳着。(黑炎:可愛的緹亚~)
太兴奋的緹亚在那上蹦下跳着。(黑炎:可愛的緹亚~)
我确认自己和緹亚的属性。
......@@ -67,7 +67,7 @@
我的是什么都没有,緹亚的则是劍士。如果說緹亚是因为职业的恩惠而得到肌肉力量和体力的提升,那么这影响是非常大的。如果是因为职业的影响而加上升級时投入所获得的点數的話,那么我就浪费了到級别6为止所有的奖励点。这是必须尽早解决的事情。
只是,关于职业的情报没有获得任何的进展。書籍上也没记载,如果在酒館打听的話会被反覆的追问职业的事。緹亚坚持主张自己是劍士怎么就成为劍士了呢?
只是,关于职业的情报没有获得任何的进展。書籍上也没记载,如果在酒館打听的話会被反覆的追问职业的事。緹亚坚持主张自己是劍士怎么就成为劍士了呢?
如果去问的話,說不定会回答「拿着劍当然是劍士了」这样的结果。
......@@ -107,7 +107,7 @@
每一层的入口到下一层的階梯为止的最短距离被『正道』化。如果沿着这前进的話,能轻松的到达下一层。现在,『正道』化是到23层为止,也是现在迷宮的攻略率。
『正道』化能到那被认为是人类最強大的迷宮探索者──格連这位勇者的功绩。
『正道』化能到那被认为是人类最強大的迷宮探索者──格連这位勇者的功绩。
但是,那个『正道』化今年也停滞了。现在迷宮中发生了一种状况,虽然到达了20层,但是,在这一年中,3层以外的攻略没有任何进展。20层中的怪物跟以前相比級别高出了许多。
......@@ -179,7 +179,7 @@
數分钟後,很快发现了怪物。
是浮游在空中的,長着羽毛的大魚。3层湖泊众多,水栖的怪物出现率极高。其中,特别易出现的就是这个怪物「天空魚」。假如在我的世界,找到的这名字的生物,肯定会出现在新闻上。
是浮游在空中的,長着羽毛的大魚。3层湖泊众多,水栖的怪物出现率极高。其中,特别易出现的就是这个怪物「天空魚」。假如在我的世界,找到的这名字的生物,肯定会出现在新闻上。
「緹亚,下一个转角,有怪物。名字是『天空魚』,浮游在空中,主要以撕咬为主,当心点」
......@@ -201,7 +201,7 @@
我全心全意的集中精神,在手上创造着冰魔法。
这是当初,魔法『冰』只会无意義的产生冰块的应用。因为那时級别太低,但比什么都重要的是印象不足。在酒館访问魔法師得到的話的基础上,我想出的新应用魔法就是这个『冰・冰结矢』
这是当初,魔法『冰』只会无意義的产生冰块的应用。因为那时級别太低,但比什么都重要的是印象不足。在酒館访问魔法師得到的話的基础上,我想出的新应用魔法就是这个『冰・冰结矢』
重要的是形象。
......@@ -327,7 +327,7 @@
只是,觉得「任务」十分有趣。
游戏迷的我只対那感兴趣。
游戏迷的我只対那感兴趣。
「我與那时候不同了。要逃避吗?!」
......@@ -373,7 +373,7 @@
「──等,緹亚,只有赌快住手!变成那样的話就另当别论了。」
「啊啊,原来是你,这是我和那的小子的胜负。」
「啊啊,原来是你,这是我和那的小子的胜负。」
「没错,不打算为了这些家伙给基督添麻烦,这只是我的胜负,这样就好。」
......@@ -389,7 +389,7 @@
緹亚是我的东西。不能成为烯烃等男人的食物,这絶不允许。
「首先,緹亚。这些家伙是为了那些做足了准備才在这里的哟,可以說这四人准備万全。从那里就出现了很大的差距。比什么都好,緹亚实力上无法取胜更没这种事没有适合不适合之說,比什么都重要的是经验不同。并且,行会选择的胜任者肯定有他的理由,所以他们対这个胜负的方法很擅長是肯定的。尽管如此,你却傻到赌上自己的身体。大傻瓜。」
「首先,緹亚。这些家伙是为了那些做足了准備才在这裡的哟,可以說这四人准備万全。从那裡就出现了很大的差距。比什么都好,緹亚实力上无法取胜更没这种事没有适合不适合之說,比什么都重要的是经验不同。并且,行会选择的胜任者肯定有他的理由,所以他们対这个胜负的方法很擅長是肯定的。尽管如此,你却傻到赌上自己的身体。大傻瓜。」
我在口头上尝试說服。
......@@ -401,7 +401,7 @@
「比什么都笨蛋,为什么不找我商量。不把我卷进来,首先就没有获胜的希望。」
并且,在这开始推销自己。
并且,在这开始推销自己。
「喔,明白你的主张了。我们也不想一対四呢,就二対二干,其他还想要怎样的条件?」
......@@ -428,9 +428,9 @@
我发出一声叹息
应该停在这,面面相觑,何时都能回顾起过去的行动是最重要的。
应该停在这,面面相觑,何时都能回顾起过去的行动是最重要的。
但是,緹亚认为不能这样。交往时間長了,也明白了。緹亚,今天在这不让対方承认是不会甘心的。
但是,緹亚认为不能这样。交往时間長了,也明白了。緹亚,今天在这不让対方承认是不会甘心的。
「好吧,我明白了。知道了。說不定也有这样的可能」
......@@ -438,7 +438,7 @@
我被緹亚的熱情所感动折服了。另外,被充满泪花的眼睛朝上盯着露出一脸困惑样子的緹亚美少女般的脸颊所绊住………并不想这样的。
我也有不少压力的。所以,如果能向緹亚卖人情的同时,在这发挥能力看到烯烃这群男人们的哭丧着脸的样子似乎也不错的样子,有着这样的想法而已。
我也有不少压力的。所以,如果能向緹亚卖人情的同时,在这发挥能力看到烯烃这群男人们的哭丧着脸的样子似乎也不错的样子,有着这样的想法而已。
「喂!你们,结果怎么办啊!夹着尾巴逃跑,还是不干了?」
......@@ -450,7 +450,7 @@
「不停的話──啊,做的啊。你挺聪明的感觉,看起来挺意外啊。」
烯烃像累了一样,但还是有观察着我。不愧是在这个拼命的迷宮担任着队伍队長的人。
烯烃像累了一样,但还是有观察着我。不愧是在这个拼命的迷宮担任着队伍队長的人。
「那么,决定条件吧?」
......
......@@ -11,7 +11,7 @@
那之後,两人対四人也没关系这一地方进行更进一步的挑衅。虽然会被怀疑但没有可能可以退出了。
从他们看来,対上前几天还是名不见经传的低級别的孩子,不可能会输,这只是单方面的剥削而已。
从这个世界的常识来看,級别是要花數年时間提高的东西,対于我们6級的事可能做梦都没想到吧。
如果在这說的話,那如床般的大额头肯定会流下害怕的冷汗。作为探索者長年以来的骄傲,不会被允许的吧……
如果在这說的話,那如床般的大额头肯定会流下害怕的冷汗。作为探索者長年以来的骄傲,不会被允许的吧……
然後,在『正道』宣誓结束,我们开始共享怪物的情报。
怪物的名字是「影挂」。如影子般粘在迷宮的墙壁上的黑色液体生物。并且,有着会暗地里从墙壁上吊下来袭击探索者的特征。劍等物理攻击能给與有效的伤害,魔法攻击效果不显著,无法造成决定性的一击。
有固定的掉落物品,用它的數量决胜负。
......@@ -25,13 +25,13 @@
我们站在原地不动。
対于那样的我们 男人们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们,但没有回来这样的事。
他们从我的視线消失的那一刻,咏唱开始。
他们从我的視线消失的那一刻,咏唱开始。
「那么,压倒性的取胜吧。──『維度・魔法多重展开』」
然後,我开始対眼部集中使用MP,展开索敵。
対这个魔法习惯了的我,可以用最低的消费,在一瞬間取得广域内大致的情报。
瞬間取得的信息中,只有怪物的信息清楚的记在腦袋。抑制了在徒劳的东西上大量的消耗MP。因此,成功发现了几只潜藏在角落的黑暗中隐藏着的影挂。还算过的去,MP的消耗連10都不到。
瞬間取得的信息中,只有怪物的信息清楚的记在腦袋。抑制了在徒劳的东西上大量的消耗MP。因此,成功发现了几只潜藏在角落的黑暗中隐藏着的影挂。还算过的去,MP的消耗連10都不到。
「找到了些目标。确实是擅長潜藏在黑暗之中,隐藏起来的怪物,但是和我相性不好啊。这場比賽,没有任何输的要素。」
「果然是基督啊。喂,这不就代表了没有我能活跃領域的意思吗,但是没办法了…」
......@@ -50,7 +50,7 @@
「哦,啊──『炎之箭』」
第二只一瞬間当場死亡。
在这确认到只流逝了10分钟左右的时間。从我殘余的MP来看,可以坚持一小时左右。第二度的魔法『維度・多重展开』,确认更换場地後目标们的位置。
在这确认到只流逝了10分钟左右的时間。从我殘余的MP来看,可以坚持一小时左右。第二度的魔法『維度・多重展开』,确认更换場地後目标们的位置。
「是,接連──『炎之箭』!」
......@@ -64,10 +64,10 @@
我们在連接这5层與6层的楼梯前的空間集合了。
出入口只有两个房間,坚定的坐落在『正道』上。
在那烯烃们排成一排,脸上都露出不可能的表情。他们全部人都发狂了。也就是那个,他们陷入了一时間失去手头上所有钱的窘境。
在那烯烃们排成一排,脸上都露出不可能的表情。他们全部人都发狂了。也就是那个,他们陷入了一时間失去手头上所有钱的窘境。
然後,烯烃向我们叫喊道。
「啊,这是谎言!你们犯规!因为,不可能吧,你哪裡像个老手了,那的小鬼只有級别1哦!然而11只,11只!」
「啊,这是谎言!你们犯规!因为,不可能吧,你哪裡像个老手了,那的小鬼只有級别1哦!然而11只,11只!」
烯烃现在也是像野獸般向我们接近。
跟预料中差不多。结果,真变成这样了。
......@@ -79,7 +79,7 @@
緹亚也跟着我一起反驳。不过为什么,我不记得說过要推我出去……
这家伙在这时候也要继续浪费着无谓的坚強。
「說什么蠢話!那的店员小子,从乡下来挑战迷宮一层反被杀的家伙!也就是說,出现这样的结果,不可能!」
「說什么蠢話!那的店员小子,从乡下来挑战迷宮一层反被杀的家伙!也就是說,出现这样的结果,不可能!」
烯烃们不断重覆着不可能。只是继续这样下去不否认会变成武斗。接着找更多的藉口,捡到的无效啦,原本带着的无效啦,接着狡辩,不过似乎没有发生那样的事。在出乎意料的展开上丢失了原本的理性說不定。
......@@ -87,8 +87,8 @@
然後,和预想中一样,烯烃们不顾一切的展开行动。
结果,这样的胜负,只是強者強加于人而已。
強者欺凌弱者,欺骗,抢夺。仅仅是为了胜负。在这,没有秩序可言。
过去的回忆只是微弱的火种。但在这的东西们使它熊熊燃烧起来。
強者欺凌弱者,欺骗,抢夺。仅仅是为了胜负。在这,没有秩序可言。
过去的回忆只是微弱的火种。但在这的东西们使它熊熊燃烧起来。
我対这种事情抱有着微小的敌意。
「结果──,结果是这样的啊。如果我们输了,像现在你们一样不服顶嘴,你们还是可以蹂躏我们取得接着取得胜利。然後,即使你们输了,也可以照样蹂躏我们取得胜利。只是,为了从什么都做不到的弱者身上拿到钱吧。仅此而已。」
......@@ -103,7 +103,7 @@
我也忍不下去了,开始罵人。这样的规则,从最初就满是漏洞。
「哈,明白了?即使不在迷宮中也能赚钱的,那也不坏,但是在这能请你们去死吗!」
「哈,明白了?即使不在迷宮中也能赚钱的,那也不坏,但是在这能请你们去死吗!」
我也那么是那么想的,因此,我做了赌上手头全部钱的胜负。
还是变成了这样弱肉強食的展开
......@@ -114,7 +114,7 @@
緹亚在烯烃们们杀气满满的时候,一直垂着头。
緹亚相信这胜负的公平性吧。如果胜利的話,就能得到梦想中的认可。发生争执也罢,只要有实力的話就会被认同,做着如此虚幻的梦。
扯下梦想的外套,殘留在那的只是名为暴力的东西。緹亚対决斗和宣誓当作一种信仰崇敬着,所以受到的打击似乎是常人的數倍。
扯下梦想的外套,殘留在那的只是名为暴力的东西。緹亚対决斗和宣誓当作一种信仰崇敬着,所以受到的打击似乎是常人的數倍。
「接下来,我来処理。緹亚退後」
「您,我也来帮忙」
......@@ -156,18 +156,18 @@
然後,烯烃们承諾馬上就离开这个国家。
力量存在着如此明显的差距。在哪裡有准備後路的話,也只有朝哪裡前进了。
烯烃们到这里总算发现这是经过我精密计算的情况。如果目的不是手中所有的钱話,最好是遵从什么都不问老老实实的离开这里
烯烃们到这裡总算发现这是经过我精密计算的情况。如果目的不是手中所有的钱話,最好是遵从什么都不问老老实实的离开这裡
「太好了,这下解决了。互相的运气都不错。」
我这样說着,用劍催促着烯烃们从屋走出来。
我这样說着,用劍催促着烯烃们从屋走出来。
「我们从这个国家出去的話,除了这个以外其他都不会做,是那样?」
「是那样。但是,至少会向行会进行简单的报告,至少同盟国是没有了。还是早点出去比较好。」
「茲,可惡,馬上消失。」
烯烃们还没說完,就开始离开。
獸人劍士将肩膀借给烯烃,四人一起从屋走出来。远远能看见他们还在争吵着所以能明白。
獸人劍士将肩膀借给烯烃,四人一起从屋走出来。远远能看见他们还在争吵着所以能明白。
我没有大意的目送着他们。
「唉…」
......
......@@ -16,10 +16,10 @@
我心中的警钟持续鸣响着。这家伙很危險。
太大胆了。这是強者独有的,单方面談話。
「留下的是,两个看起来很有趣的孩子。怎样,要在这试着接受下我的考验?人们虽然到了23层,但谁也没通过20层的考验。如果打倒我的話,就是英雄了哟。」
「留下的是,两个看起来很有趣的孩子。怎样,要在这试着接受下我的考验?人们虽然到了23层,但谁也没通过20层的考验。如果打倒我的話,就是英雄了哟。」
黑色面具咯滋咯滋笑着說。
那就像是惡魔的邀请,我真想馬上从这逃离。
那就像是惡魔的邀请,我真想馬上从这逃离。
我想着怎么从这惡魔的手中逃脱的手段,緹亚代替我向缇达說到。(枫:緹亚买了张改名卡 现更名为緹亚)
「你,你就是,那个,谁也没击倒过的20层的BOSS?」
......@@ -32,17 +32,17 @@
「──逃跑,緹亚!」
没有在这冒険的理由。
没有在这冒険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