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問題提起.txt 26.3 KB
Newer Older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
「哈啊、哈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
鍛冶工作結束後,我氣喘吁吁地坐到椅子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
「哼。想不到你真的堅持下來了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 8
雷納爾多感嘆道。
看來我全神貫注地投入工作算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雖說作為代價、我的體力基本耗光了就是。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0
「雷、雷納爾多先生您每天都這麼忙嗎⋯⋯?」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1
「哼。要是每天都這樣,那老朽早就廢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2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3
雷納爾多搖頭對我的疑問予以否定。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
「也是哦⋯⋯」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7
畢竟這是連半只腳踏進怪物領域的我也會連呼帶喘的工作量。果然今天的鍛冶並不尋常。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8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9 20
「老朽是打算增大難度來讓你放棄這份工作的,想不到你居然跟得上⋯⋯」
「果然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1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2 23
從倉庫裡的鐵器都被搬空,開始把已經修完的東西重新鍛造的時候開始我就覺得不對勁了。
看來全都是有意刁難我。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4
對此我苦笑不已。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5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6
看到我這副模樣,雷納爾多也微微笑道: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8
「真是變了啊,小子⋯⋯⋯以前明明是個那麼急躁的人來著⋯⋯」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0
他的目光中透露出些許的懷念。看來在雷納爾多的心中還有另一個我的形象。估計是在說使徒西斯和守護者艾德認識的那個『始祖渦波』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1

32
「如果是那時候的你,應該立馬就咂嘴說『真麻煩,不幹了』才對的。真是變了啊。⋯⋯不,現在這樣其實才是你本來的姿態嗎。記得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也是跟現在一樣的表情啊。⋯⋯哼,這份記憶倒確實令人懷念」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3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4
雷納爾多一個人自言自語著。其內容毫無疑問是千年前的信息。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5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6
「請問,您願意告訴我千年前的事情嗎⋯⋯?」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8 39
昨天見面的時候雖然被委婉地岔開了話題,但現在總覺得有戲。現在的對話大有就這樣順勢開始講述過去故事的趨向。
雷納爾多露出了有些糾結的表情,接著態度嚴肅地要我使用魔法。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0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1
「小子。你調查一下羅德現在在哪裡」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2
「誒、啊,好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3

44
迫於壓力,我連忙使用《Dimension》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5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6
雖然只能稍微使用一下,但所幸很快就找到了羅德所在的場所。她正在一座宅邸的庭院裡啪嚓啪嚓地用剪刀修剪著花草樹木。萊納就在她的身邊幫忙。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8
「她正在一個很不得了的豪宅裡工作。那傢伙原來真的有在做庭師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9
「豪宅嗎⋯⋯⋯嗯,這個距離的話應該沒問題吧。不過,以防萬一還是去倉庫說吧。好了,你跟我過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0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1
對我倒是毫不客氣。雷納爾多就這樣轉換了一下場所。接著,他靠到手邊的置物台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2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3
「不過話說回來,居然選擇在老朽這裡工作,直覺真是敏銳啊。不愧是你。看來有關老朽的事也留著點什麼的樣子吶」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5 56
不顧沒能理解他話中所指的我,雷納爾多繼續說起來。
從他在意羅德的所在這一點來看,他要說的應該是不想被她聽到的事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8
「如果你還跟我們第二次相遇那時候一樣的話,老朽是什麼都不打算說的,不過如果是現在的你的話,那麼把一切都講給你聽也無妨。就把老朽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你好了。有關千年前的事,還有『這裡』──『佩艾希亞』的事情一併吶」
59
「⋯⋯那就拜託您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0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1
沒有拒絶的理由。我果斷點頭。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2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3
「與之相對地──,希望你能去拯救羅德那丫頭。就憑老朽我們的話,恐怕已經沒辦法救她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5 66
他露出了相當糾結的表情。
看到他如此陰沉的神情,我便意識到那名開朗的守護者現在狀態有多糟。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8
「拯救羅德?果然現在的她處於迫切需要得到拯救的狀態嗎?」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0
雖然已經有所預料,但當事實擺在面前,還是讓我不由地屏住呼吸。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1

72
「整整一千年啊、我等在『這裡』想盡了辦法也無濟於事。儘管她本人一直說『已經夠了,謝謝你們』之類的話,但其實什麼都沒有解決。那丫頭即使過了一千年,她的留戀也絲毫沒有解消」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3
「⋯⋯雷納爾多先生你原來了解守護者的事情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5
在他說出留戀這個詞的時候,我就明白他了解有關守護者的詳細事項。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6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7
「是啊,老朽確實了解。不,準確來說,在這佩艾希亞的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因為『這裡』就是為了殺死羅德那丫頭才被創造出來的空間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8
「為了殺死羅德而被創造的空間⋯⋯」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0
聽到這危險的說法,我皺緊了眉頭。打造出這個空間的恐怕就是我。為了了解事情的全貌,我等著雷納爾多繼續往下說。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1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2
「『這裡』是小子你為了羅德而創造的空間。因此,『這裡』實現了羅德當時所有的願望。如果是羅德的留戀是『佩艾希亞的和平與安寧』的話,那麼這裡的條件絶對堪稱完美。但是羅德的留戀根本就不是什麼『佩艾希亞的和平與安寧』。察覺到這一點是在最初一百年的時候。過了兩百年世界便開始崩潰,到了三百年人的魂也開始毀壊,在經過五百年左右的時候一切都瘋掉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3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4
因為雷納爾多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太過平淡,導致我沒能立刻理解這些事情有多麼悲慘。然而,從崩潰、毀壊、瘋狂這一類描述中,我能夠感覺到那些痛苦的尺椽片瓦。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5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6
「我想你大概也察覺到了,這座城市基本上就是從大陸的記憶中經由『想起收束(Drop)』打造出來的。無論是人還是物都是如此。不過,基本上所有人的魂都已經消磨殆盡了,就連原型都不剩。所有人都像我那在外面玩耍的孫女一樣,失去了過去的記憶,成為了單純表現出『佩艾希亞的和平與安寧』的存在。諷刺的是,明明這裡是為了消耗羅德的『魂』而打造的世界,但還完好地保留著記憶的卻只剩下羅德一個了。那個笨蛋的『魂』實在是結實過頭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8 89 90 91
綜合從羅德那裡獲得的信息,我漸漸明白了『這裡』──亦即『佩艾希亞』的事情。
在千年前,『始祖渦波』打造迷宮的時候打算向『羅德』致謝。因而才專門為了她打造出這個『可以實現所有願望的空間』。那就是『佩艾希亞獲得和平安寧的世界』,只要待在這裡就可以實現羅德的留戀──所有人都是這樣想的。無論是『始祖渦波』還是佩艾希亞的人民,甚至就連羅德自己,當時也是這樣想的。
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
按照預定,只要百年羅德應該就會消失的吧。但是,即使過了一千年,羅德的存在依舊跟千年前別無二致。反過來消失的,卻是表現『佩艾希亞的和平安寧』的『佩艾希亞的人民』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92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93
我終於明白了這個滿是違和感的世界的法則。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94
但是,這情況實在是過於無可救藥⋯⋯⋯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committed
95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96
因而雷納爾多才會請求來自這個世界之外的我的幫助。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9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98 99
「原來如此,我大致明白了⋯⋯⋯但是,既然到現在還知道這些,也就意味著雷納爾多先生您的『魂』也很堅強吧」
「非也,老朽的記憶也滿是瘡痍了啊。不過,老朽即使在千年前也是在・怪・物・之・上的存在來著。因此才保留了些許的自我──不,不・對・嗎。說不定,是因為老朽有不能放著這樣的羅德不管就逝去這一留戀吧。哼⋯⋯」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00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01 102 103
雷納爾多露出一抹溫柔的淺笑。然而,這份笑容實在太過淒慘了。
我的年齡雖然也已經過千,但是體感時間終究連二十年都不到。就算能聯想到他花費一千年的漫長時間去守護羅德,我也無法切身體會到那種感覺。
我不過只能漠然地慨嘆他這段經歷真是充滿坎坷和痛苦罷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04

105
「羅德她──似乎一直都在告訴自己說已經被拯救了,已經得到報償了,這樣就足夠了,一切都結束了之類的。在上百年的時間裡,一直如此。啊啊,這樣的她怎麼可能沒有壊掉呢。所以,希望你能予她以救贖。就算知道拜託小子你做這件事並不合理,但還是拜託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06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07 108
原本以為絶不會向任何人俯首的萊納爾多向我低下了頭。只為了一個叫做羅德的少女。
依照他昨天的態度,或做出這樣的舉動是我無法預及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0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10
「我還以為雷納爾多先生你討厭羅德呢」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11
「⋯⋯是啊,當然討厭了。無論是羅德還是小子你,都一樣。畢竟就因為你們兩人的錯,害死了『佩艾希亞』的所有人。就連在外面玩耍的我家孫女也不例外。沒錯,你也好我也好、所有人都死了。正因如此,感到內疚的羅德才一直沒有離開這個地方去別處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12
「我和羅德的錯?能請您詳細解釋一下嗎?」
113
「也好。小子你也理應知道這件事。⋯⋯我等北方諸国與南方国家那時進行著一場戰爭。而羅德則是君臨於戰爭頂端的御旗。明明是這樣,在戰爭即將迎來勝利的時候,『支配之王(Lord)』和『近衛騎士團長』兩人卻逃走了。對自己率領的所有士兵見死不顧,捨棄應當守護的人民,就那樣不知所踪」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14
「做、做出了這種事那確實該被怨恨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15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16 117
也就是說所有人都是因為戰爭的最高責任人放棄了義務而被害死的。
我反而對佩艾希亞的百姓那能如此和善地接受這兩名戰犯的寬廣胸襟感到了吃驚。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18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19 120
「話是這麼說,不過那件事已經無所謂了。已經無所謂了啊。對那件事,在『這裡』的所有人都覺得『已經無所謂了』。只有對有關千年前的怨念這點,這個空間是具有相應的處置機能的。所有人應該都能做到互相原諒。但是只有羅德,即使待在這樣的環境裡也沒有迎來終結。應該是因為留戀的束縛吧,不管過去多久,她的存在絲毫沒有變得薄弱」
「您對羅德的留戀有頭緒嗎?」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21
「就是因為沒有所以才難辦啊。但是,即使拋棄一切也想要實現的東西,那就必定是作為佩艾希亞的王所無法達成的事吧。只有這點很明確。⋯⋯小子你有什麼頭緒嗎?」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22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23
我開始推測起來。
124
考慮到至今為止遇到的守護者們的傾向,恐怕就連羅德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留戀是什麼吧。又或許是儘管知道卻無法實現的留戀。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25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26
她真正的留戀。
127
說實話,完全想像不出來。沒有過去的記憶的話真的做不到。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28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29 130 131 132
「不,我也沒什麼線索⋯⋯」
「這樣嗎。果然,沒有記憶這點很棘手啊⋯⋯」
「抱歉⋯⋯」
「不用,老朽才要向你致歉。有點勉強你了。⋯⋯但是,老朽還是這樣想:在現在這個時候,小子你會在這裡現身,那一定是為了羅德」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33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34 135
看來我受到了期待。
正因如此雷納爾多才會通過鍛冶工作考察我的品性吧。
136
而考察過後的他則真摯地將一切和盤托出,甚至低下頭拜託我。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3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38
但這同時也將我置於兩難之地。
139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地上的事。因此才欺騙羅德,並用最快的速度做著回到地上的準備。自己現在的計劃跟雷納爾多的委託是完全對立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40
但是,在聽到了羅德的現狀之後,我確實感到可能應該先幫助她才對。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41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42 143
我將『現在』和『過去』置於天秤上權衡起二者的重量。
但可悲的是,對哪一方更重要這一點,我已經有答案了。因而我盡可能曖昧地回答道: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4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45 146
「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會盡量幫忙的⋯⋯」
「也好,這就夠了。只要你有這份心就足夠了。畢竟是老朽說的話太強人所難了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4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48
即使如此雷納爾多還是接受了。恐怕他也察覺到我更偏向回到地上了吧。但是就算明白我的心思他還是表示這就足夠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4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0 151
就這樣,我們默默地將工房收拾了一番,便結束了今天的工作。
領取了今天的薪水後,為了回到城堡,我打算走出房門。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2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3
「啊、那個,騎士團長大人!請等一等!」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5 156
但卻在門口被貝絲醬叫住了。她就跟早上一樣,臉紅得像著火一般。
她跑到我身邊,將放在漂亮的桃色手帕上的曲奇遞給我。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8
「在您工作的時候,我烤了一些點心!您方便的話,請嘗一嘗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0
看她說話時身體顫抖,就知道是鼓起了勇氣才如此請求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1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2
「謝謝你。那我就收下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3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4 165 166
我自然做不到去踐踏她這份勇氣,因而點了點頭。
但是,接過點心的我的手卻像她一樣顫抖著。
抑制住雙手的顫抖,我笑著將曲奇送進嘴裡。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8 169 170
帶有些許糖分的點心治癒了我因工作而疲憊的身體。即使是在料理上吹毛求疵的我,也不得不說這曲奇十分美味。
說得準確一些的話,這點心幾乎比得上在我的世界裡的東西──不,應該不止如此。
這味道實在太令人懷念,只・能・認・為・這・點・心・的・做・法・是・我・教・她・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71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72
「相當好吃啊⋯⋯⋯看來你很擅長做點心呢⋯⋯」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73
「誒嘿嘿~,太好了!我還會再做的!明天也請您多多期待啦!」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7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75 176 177
貝絲醬一臉羞澀地擺手。看到這副表情,我就明白她一定是對我抱有好意的。
千年前的貝絲醬恐怕是喜歡千年前的『始祖渦波』的吧。
明明這樣,『始祖渦波』卻將包括這孩子在內的所有人送上了死路還坐視不管。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78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79
即使認為是在對『使徒西斯』的恨的驅使下做出的行為,我也無法輕易接受。我一邊責備自己過去犯下的罪責,一邊勉強自己微笑著回應她。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80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81
「嗯、好,我明天也會好好期待的哦」
182
「明天見啦!騎士團長大人!」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83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84 185 186 187
就這樣,我第一天的工作結束了。
同雷納爾多進行的鍛冶工作,不僅讓我在『所有物』中積攢了銅幣,磨礪了技能,還得到了預想不到的更多收獲。
那就是我和羅德過去做的事。我了解了有關這些故事的肇始。
明明剛站到『這裡』的入口,我的心情卻已經憂慮到了極點。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88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committed
18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90
◆◆◆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91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92 193
經過從早上到傍晚的時間,我的MP回復了一半左右。
相對的雖然體力消耗了大半,但並不影響我進行魔法開發。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9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95
於是我又在自己的房間裡不斷碰壁。
196
因為『Default』已經熟練掌握了,因此我集中練習的是《Distance Mute》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97

198
將次元屬性的魔力集中到手上,以想像成伸入『所有物』中一樣的形式,用手觸摸桌椅。緊接著,我的指尖便像掠過立體影像一般划過了桌椅。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99 200
但是,就算能夠像這樣無視質量從中划過,但我卻無法對這些物品的存在進行干涉。更進一步來說,也沒辦法像『始祖渦波』那樣將整只手臂都伸進去。
像這樣也就跟穿過一道簡易的『連接』沒有二致。要說的話也就是在指尖展開『次元斬裂劍』錯開物品的位置罷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01

202 203
我於是理解到《Distance Mute》是跟我至今為止使用的魔法完全不同的東西。
非要區分的話,我覺得它跟《次元決戰演算「先譚」》相似。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04
那是增加一個我能看到的次元的魔法。
205
而《Distance Mute》則是增加一個我能觸及的次元的魔法。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06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07 208
如果不削減生命去挑戰『次元之理』的話,我可能沒有辦法掌握那份感覺。
若現在是在戰鬥中,那我肯定不會吝惜生命,但在平時我還是打算穩妥一些。再多花費一些時間去鑽研也不急──但是,如果在我這麼想的期間地上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該如何是好──之類的糾葛在我心中反覆鬥爭,讓天秤左右搖擺。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0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10
當然,就算天秤最後衡量出了結果,也不意味著那就是最好的選擇。要是我真的能對一切選項都做出最合理的判斷,那我現在也不會在這裡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11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12
當我在房間裡獨自囁嚅的時候,從遠處傳來了嘈雜聲。
213
於是我即刻停止魔法開發,轉而使用《Dimension》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1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15 216
這座城內應該沒有其他人在。
如果有人的話,那就應該是──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1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18
「是人家啦!成功歸宅!是說讓人家也加入你們嘛~!」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1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20
伴隨著咣啷一聲,窗戶被推開,羅德飛進了房內。被她抱在腰邊的萊納則是一臉深感抱歉的表情,於是我就明白羅德是不顧萊納的制止帶著他強行沖過來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21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22
「聽萊納說你們兩個昨天晚上居然獨自享受美味的食物來著!為什麼昨天不叫上人家一起吃嘛!?」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23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24 225
看來她對我們獨自用餐這事感到挺不樂意的。
背後背著一個大麻袋的羅德帶著開朗的笑容逼近我問道。看來那個麻袋裡裝了大量的食材。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26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27
看到羅德笑得像個孩子,直引得我內心一陣刺痛。
228
儘管她表現得如此純真,但恐怕羅德的內心上烙印著讓人不忍直視的創傷。是被雷納爾多比作崩潰、毀壊、瘋狂的狀態。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29
想到這副笑容是這名熬過千年的漫長歳月的少女的處事之術,我就不忍將她逐出房間。因而我盡可能地像親切的朋友一般回應她。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30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31
「⋯⋯我們就是用自己的錢給自己做了吃的而已。沒有招待羅德一起吃的必要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32
「但是咱們不是朋友嘛。哪怕是帶著尊敬房主的意味,也應該邀請人家不是嗎?」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33
「不,本來就沒覺得跟你是朋友來著,而且也完全不打算將你當做房主獻上敬意⋯⋯」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34 235
「誒、誒誒!?好無情好過分!」
「啊,不過你要是付錢的話那讓你吃點也不是不行哦?不過,一頓飯的價格要三枚銀幣。另外提醒一下,與我們做朋友的朋友費還得另算」
236
「豈止是過分簡直就不是人幹的事啊!人、人家知道了啦。這邊會便宜點收你們的住宿費的就是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37
「你一開始就這麼說不就好了嘛。我們現在窮得可是叮當亂響,一談到錢的問題那是沒什麼情面可講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38
「嗯~,雖說是人家有過在先,但你這也太小心眼了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39 240 241 242 243 244 245
「如果你肯付朋友費的話,那我們從今天開始就是朋友了。要是還能護送我們回到地上,那咱們的關係就直升摯友了」
「這種建立在交易基礎上的朋友關係也太惡劣了吧!?」
「好了,你到底要給我們減多少房租,趕緊說。根據你減少的額度,我再決定讓你吃多少萊納的料理」
「誒、那個,減少一半怎麼樣?」
「那就給你吃個半人份的量好了」
「你這啥算式啊!?」
「──開玩笑啦。總之萊納先去準備晚飯吧。其實我肚子也餓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46

247
談笑了一番後,我拜託萊納去準備晚餐。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48 249
萊納用眼神詢問我「羅德在也沒問題嗎」,我便沖他點了點頭予以認可。
經過剛才的魔法開發我的MP已經見底了。正在迷茫要不要削減生命使用魔法來著。不過還是想著今天先算了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50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51 252
「我知道了,基督。我去一趟廚房,馬上回來」
「啊,果然做飯這種事還是大家一起做更好吧!?而且也可以加深朋友間的感情!」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53
「⋯⋯⋯⋯」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5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55
雖然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但像這樣加深我心理傷害的行為還是希望能多收斂一下。
256
在知曉了這裡的事情之後,看到羅德這拚命的姿態就讓我無比悲傷。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57
這數百年來羅德不僅不斷經歷著與街上居民的別離,現在她甚至還要跟已經化作空殻的他們朝夕相處。想到這裡,我便覺得她口中的『朋友』兩字是多麼沉重。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58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59
「說、說的也對啊⋯⋯⋯確實三個人一起的話飯做得也更快⋯⋯」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60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61 262
因而,我很自然地就選擇了遷就她。
我做出了三人一起去廚房做飯的許可。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63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64
「成嘍!那切蔬菜的事就交給人家吧!不如說人家也只會做這個就是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65
「⋯⋯總之我明白你完全沒有料理技能了。到時候你記得老實一點」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committed
266
「得嘞!」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6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68 269
我們走出了房間,在沒有其他人居住的城堡裡邁步。
如果羅德她在這樣的城堡裡一個人待了一千年的話,那遇到像我們倆這樣的新入住者確實沒辦法不高興。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70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71
一邊陪羅德聊一些沒營養的話題,我們三人一邊做著晚餐。
272
結果擺在我們飯桌上的盡是簡單粗暴的葷菜和麵包。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73 274
明明羅德自己說什麼要切蔬菜之類的豪言壯語,結果喜好卻跟個小孩子一樣挑剔,最後就變成以葷菜為中心的結局了。
以大量使用佩艾希亞特有的香料烤成的牛排為首,其它還有雞肉海菜湯、蒸豬肉菜卷什麼的。本來就是偏男性向的料理,加上羅德的喜好,營養平衡一下子就炸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75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76 277 278
羅德就算是在開始吃晚飯之後也還是說個不停。不如說她比之前還要興奮。
談話途中,我提起了魔法方面的話題。
我想了解一下羅德教授給萊納的魔法的詳細內容。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7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80 281
「說起來,羅德在教萊納學魔法對吧。萊納有學會什麼新的風魔法了嗎?」
「哎呀,萊納他呀,真是沒天分啊~。到現在也就學會了兩個而已喲」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82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83
羅德一將萊納揶揄為不成器的弟子,萊納便鬧別扭地反駁說: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8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85
「是你太異常了啊。別拿我跟千年前的傳說之王相比好不好。只過了幾天就學會兩種魔法在地上已經很了不起了」
286
「萊納!正所謂比上不比下!不對,在這裡的話地上才是上面嗎⋯⋯,那就比下不比上!應該吧?總之,你不能安於現狀。在這世上像怪物一樣強的傢伙一大堆,不发憤圖強怎麼行呢。比如說渦渦這種人,還有『南方』的那些騎士們!」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87
「基督和諾文嗎⋯⋯⋯確實我也很想追上這兩二個人的級别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88 289
「嗯?萊納,真虧你知道阿雷亞斯的名字啊。難道說那傢伙在千年後的地上很有名嗎?死了之後才出名,那傢伙還真是老樣子啊」
「不啊,諾文他是三十層的守護者來著,我在地上有見過他哦」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90
「嗚哇⋯⋯⋯也就是說、那傢伙,現在就待在地上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91
「不,已經不在了。因為諾文已經被基督打倒了啊」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committed
292
「你說啥?」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93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94 295 296
羅德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認為諾文依舊存活在地上。
但是她的錯誤認識立馬就被萊納搖頭訂正了。羅德旋即露出一副太陽從西邊升起的表情。
看到她的表情一直沒變,我便也附和萊納的話說: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97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98
「沒錯,諾文被我打倒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99
「那傢伙、被渦渦?真的假的?」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committed
300
「是真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01 302 303 304
「誒、誒?使用陷阱給他陰死的?」
「是在決鬥中將他打倒的」
「你說的這個決鬥是指拉開一個国家的距離進行遠距離狙擊的決鬥嗎?」
「是在觀眾的見證下、在競技場上、面對面形式的決鬥」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05
「面對面決鬥⋯⋯?啊啊,懂了懂了,就是說你綁了人質要挾對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06
「不,什麼陰招我都沒使啊。是真的在正式的決鬥中光明正大地戰勝他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07 308
「誒、誒誒?你這說的實在有點難以置信啊⋯⋯⋯看到現在的渦渦,人家覺得你應該是絶對沒有勝算的說⋯⋯」
「⋯⋯嘛,你不相信倒也無可厚非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0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10 311 312
說實話,戰勝諾文確實是好幾重偶然疊加起來的結果。
而且給怪物『地之理的盜竊者』的最後一擊還是在莉帕的幫助下完成的。
再怎麼吹,我也不敢說自己比諾文還強。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13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14
但是不知為何萊納的反應倒是很激烈。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15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16
「羅德,我們可沒有說謊啊。基督他毫無疑問是超越了諾文的劍士。基督繼承了諾文的劍就是證據」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17

318
因為萊納用目光控訴,所以我只好將『阿雷亞斯家的宝劍諾文』從『所有物』中取了出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1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20
「這股魔力⋯⋯,難道說是諾文・阿雷亞斯⋯⋯?」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21
「是的,正是諾文的魔石。實現了留戀之後的他化作了劍。順帶一說,阿雷亞斯家的劍術被傳授給了我和萊納繼承」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22
「嘿誒~,好好死掉的話就會變成這樣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23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24 325
羅德目不轉睛地凝視著擺在桌上的水晶寶劍。但是,她始終沒有伸出手觸摸。
帶著有些膽怯,又有些憧憬的表情,她就這樣確認著自己未來的姿態。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26

327
「吶,跟那傢伙的決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人家超級感興趣。畢竟他可是『北方』用數量作戰都打不倒的怪物啊。實在想像不出他被打敗的樣子」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28
「⋯⋯讓我想想。現在回顧起來,我與諾文的決鬥從相遇的那一刻起就已經開始了。那是一場要如何去理解諾文的劍術的戰鬥」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committed
329
「嗯嗯。然後呢然後呢──」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30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31
為了也能傳達給一旁的萊納,我將自己與諾文之間的經歷從邂逅到離別熱情細致地講述出來。萊納一直都對諾文表示出了敬意。我想他肯定也想了解這段故事。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32

333
「──就這樣,我為了取回自己的記憶,參加了『舞闘大會』」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34
「嗯~,就算被打倒了也要使壊,緹達真是讓人吃驚啊。那傢伙的這份堅持哪怕是再度得生也改不過來啊。果然是因為生前我們沒有做他的對手的原因嗎?」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35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36
為了說明記憶的問題,我也解釋了帕林庫洛和緹達的關係。在聽到緹達的名字時,看到緹緹瞪大了雙眼,我就明白她們是彼此相識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37

338
「諾文在大會期間的狀況我就不是很清楚了,萊納應該知道。那時候的事情我也想了解一下,能拜託你說明嗎?」
339
「當然了,基督。諾文他肯定也是如此希望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40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41 342
萊納用不輸給我的認真勁開始描述起來。
諾文同作為當時『最強』的格連戰鬥的故事。與貴族們打交道被窮追不捨的故事。最後與作為現代『劍聖』的芬里爾・阿雷亞斯相遇,找到自己的答案的故事。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43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44
之後,我與諾文在決賽中再會,而諾文也由此消失。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45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46 347
「真是個符合守護者的消失方式啊,諾文那傢伙⋯⋯」
「是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48

349
聽到最後,羅德似乎打從心底裏羨慕那樣的諾文。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50
不過她立馬就切換了表情笑道: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51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52 353
「不過說起這個,阿雷亞斯他這不是被弱化再弱化了嘛。而且最後還兩個人一起用抄襲招式打倒他什麼的,再卑鄙也得有個限度啊。這樣的根本算不了決鬥嘛」
「對、對我們兩個來說,這就是最棒的決鬥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54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55 356 357
其實羅德說的沒毛病。不過,當事人雙方都覺得是場光明正大的戰鬥,所以就當做在決鬥中取勝了。
羅德是接受了諾文的敗北了嗎,她以爽朗的表情從座位上起身。
順帶一說趁我們說話的期間,她掃蕩了桌上八成的食物。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58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59
「好滴,那人家也要以符合守護者的方式消失為目標嘍。既然阿雷亞斯那傢伙將自己的劍術留給你們兩人繼承了,那人家就把魔法傳授給你們好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60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61 362 363
看來因為飯一吃完她就打算展開魔法的修行了。
被『始祖渦波』稱為魔之王的少女羅德。
在次元魔術的學習上遇到瓶頸的我,對她說的魔法產生了一點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