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第三十の試練『煉獄』.txt 21.8 KB
Newer Older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 2 3 4 5 6 7
『擊落武器』以諾文的勝利告終,『死鬥』以我的勝利告終。
就這樣,『第三十之試練』拉開帷幕。

水晶花碎裂之音即為開戰之號炮,我們奔馳而出。
為了壓倒怪物化的諾文,我一手揮劍一手釋放魔法。

諾文現在的樣子已經完全變樣。
8
勉勉強強地保持著人形,但是增生了8只手臂的諾文活像一隻蜘蛛。全身都產生出水晶柱,皮膚也被特殊的礦石給覆蓋住。覆蓋在雙腳上的尤其厚重,就像鎧甲一樣。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劍與劍交錯。
但是已經怪物化的諾文的攻擊手段不僅僅只有揮劍。

他還揮下了剩餘的6只手臂。
胡亂地揮舞著手臂的諾文打算利用猛攻將我擊潰。

單看數字有我4倍的手臂發來的攻擊卻被我悠然自得地化解了。
因為這些手臂的動作中已經完全沒有技巧可言。單純是為了擊潰眼前的敵人而胡亂揮舞罷了。
18
跟諾文曾經那出神入化的劍技判若雲泥。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9 20 21 22 23

我繞過8只手臂一劍斬向諾文的身體。
鑽石與鑽石碰撞的獨特聲音鳴響。

我的『新月琉璃』被彈開了。
24
儘管斬裂了諾文的衣服,但是卻未能給衣服之下的水晶劈出一點瑕疵。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5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committed
26
『新月琉璃』連迷宮中的結晶格雷姆都能一刀兩斷。但是『地之理的盜竊者』的身體比那要高了幾個格段。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7 28

我順著被彈開的勢頭後退。
29
相對於我的後退,諾文選擇的行動既不是揮劍也不是前進而是使用『魔法』。他舉起一隻手,魔力浸染地面。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0 31
諾文的魔力浸透到積雪的下方,構築起我不曾見過的魔法。

32
即使使用《次元之冬》也無法干涉。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3 34
跟阿爾緹那時一樣。守護者的魔法堪稱天衣無縫。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committed
35
「──噶,啊,魔法,──d,──Phnoia』」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諾文嘴中發出了打擊樂器一般含混不清的聲音。已經超出人類聽覺的領域了。
可能是因為喉嚨的硬化導致聲帶失去機能了吧。

接著從他腳邊產生出了千奇百怪的礦物構成的劍林。
紫水晶,藍寶石,珍珠,黃玉,翠石──,色彩斑斕,形狀各異的寶石劍群的意圖只有一個,就是刺穿我的身體。

我橫向一躍避開。
雖然對這不曾見過的魔法感到吃驚,但是這個魔法的構築速度很緩慢。確認了發動的話行動起來規避很容易。
跟諾文那疾如閃光的劍技比起來的話──,這一招駑鈍得多。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7
「咕,唔⋯⋯,諾文居然⋯⋯,在攻擊我⋯⋯!」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8 49

對這個魔法感到困惑的是被卷進來的莉帕。
50
能夠驅使次元魔術《Dimension》的莉帕回避能力很高。她跟我一樣輕易地避開了這一招。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1 52
但是莉帕卻無法掩飾對於諾文對自己發動攻擊這一事實感到的驚訝。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3
「已經,已經⋯⋯,不是諾文了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4 55 56 57 58 59

我有守護莉帕的義務在身。
如果她無法忍受諾文的魔法攻擊的話,我就必須保護她。

莉帕帶著苦悶的表情,遠離我和諾文。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0
「我,我要⋯⋯──」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1 62 63 64 65 66 67

莉帕仍然在沮喪著。
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只能逃到魔法無法觸及的地方去。

我看到莉帕移動到安全範圍後便安心下來。接著解除了施加在她身上的所有凍結魔法。
經過與諾文的交談,她已經完全喪失了戰意。加上我現在也沒有無端消耗多餘魔力的餘力了。

68
諾文製造的寶石劍陣勢頭不減,高度甚至直達天際。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9 70 71 72 73 74 75
數把劍刺到天上的結界,撞出了龜裂。

接著諾文站在原地,為了發動更強的大魔法而開始詠唱。
他的戰法煥然一新。這樣子已經不是劍士而是魔法使的戰鬥了。

我認為無法久戰,必須得速戰速決而沖上前。但是卻被一旁傳來的台詞止住了腳。

76
「──渦,渦波選手!請等一下!大會運營方做出了諾文選手已經喪失理性完全怪物化的判斷!這根本不是比賽了!沒有你孤身奮戰的必要!接下來聯合国將以全軍之力伐之!!」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到結界外側避難的主持人,使用麥克向我請求先終止戰鬥。
我為了不輸給她的聲音而叫道。
不僅僅是對主持人,也是對在場所有人宣告。

「還沒結束!我們的決賽還沒完!請千萬不要插手!!」

仔細一看,結界外側集結了眾多警備兵和騎士。
只要有一個指令,他們立刻就會沖進結界當中。

87
「啊,真是的──,已經沒辦法再把諾文選手當做大會參賽選手了啊!他這副模樣跟萊文教定義的『人型』相去甚遠!已經決定要把他當做怪物從聯合国中徹底消滅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不過就是模樣變了點,不要計較這麼多行不行!你們只要專心保護好觀眾的安全就行了!!」

我堅決拒絶起來自第三者的介入。

「那種事,已經阻止不了了!軍隊已經──!」

已經有數名士兵從一個入場門那邊進來了。
是因為工作呢,還是為了揚名而先行採取行動了呢,理由不明。但是,遠遠一看就知道他們帶著討伐諾文的高昂戰意。

97
我一邊咂舌一邊衝向他們那裡。
98
在我奔跑的過程中,身後湧來銳利的殺意。把握了其正體的不是『感應』而是《Dimension》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諾文的八隻手臂全都握著一把劍。
他一邊詠唱著大魔法,一邊將其中的數把擲出。

投擲的目標不是我,而是進入了結界的新的敵人──,士兵們。

「──魔法『次元之冬・終霜』!」

幸好,地面還有不少水窪留著。
108
我將魔力灌注進水中,製造出冰壁。表面製造得比較光滑,很好地錯開了從正面射來的寶石劍。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但是更多的劍從地面生出,諾文增加了投擲的數量。

無法將這些全部用冰壁錯開。
我絞盡全力沖進劍的射擊軌道前,用劍將它們彈開。

然後將最後一把用手接下。

士兵們臉上失去血色。畢竟在一進入結界的瞬間就遭到了肉眼看不清的數把飛劍襲擊,受驚也是當然的。
但是,雖然受到驚嚇,他們卻毫髮無傷。
我放心地呼口氣。

如果讓任何一個人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的話,就違反了跟諾文之間的約定了。
那樣無法跨越『第三十之試練』

「別不自量力地進來!會死的哦!?」

我丟掉空手接到的寶石劍,揮揮流血的手,以此威嚇闖入者。
126
被《次元之冬》的冷氣震懾,他們僵住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失禮了!」

抓住他們這個破綻,我強行拽起他們的身體丟回了入場處的門。
被我異常的腕力丟出去的闖入者們在走廊中來回翻滾著。感覺會受到擦傷,但是不是諾文而是我下手做的話還不算出局吧。

就這樣為了不再增加麻煩我再次喊道。

135
「這是我們之間的戰鬥!此時此刻進行的是『舞闘大會』的決賽!擅入者簡直失禮至極!你們在外面好好觀戰就是!!主持人小姐,我說的話有什麼問題嗎!?」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沒,沒問題是沒問題,但是渦波選手──!」

闖入者再增加的話,我一個人可照顧不過來。

守護者就是強悍如此。
過去孤身一人跟守護者戰鬥的經驗仍然歷歷在目。

這樣下的話,不管是我,連我想要守護之人也會遭受傷害。
所以我訴願著。

對在場的所有人請求幫助。

「我們二人仍然在這個競技場,不對在這個舞台上戰鬥著!而『瓦爾法拉』正是這場戰鬥的見證者!大家不都是為了見證『決戰』才來這裡的嗎!?既然這樣,又怎能無視當事人的意願擅自決定終止這場比賽呢!如此決戰正應好好觀賞到最後才是!勝負請交給參賽者自己決定!不對,必須交由我們決定!在座諸位不這麼想嗎!?」

我向動搖著的觀眾們如此訴說。
聽到我的主張人們嘈雜起來。

正當我打算順著這股氣勢壓制住他們的時候,主持人的聲音──,不對,某耳熟的耍帥男的聲音傳遍了會場。
傳來的是對我方才發言的贊同。

「──啊啊,正是如此!戰鬥是戰士們的專屬之物,閑雜人等不得插手!況且此等驚世大戰就這麼終止簡直暴殄天物!先前戰勝我的渦波宣誓其要將『劍聖』『最強』『英雄』一併超越。若無法見證我必將死不瞑目!縱使諾文選手已是非人之物又何妨。我們的英雄渦波必能像物語中的主人公一樣,甚至用超越其上的力量,將勝利握於手中!」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7
「艾,艾爾米拉德,希達爾克大人⋯⋯!?」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艾爾米拉德從主持人手中奪取麥克,對所有的觀眾如是說道。
他的台詞很好地表達了我的內心想法。他比任何人都要快地察覺到我的內心,為了繼續比賽而採取了行動。

接著,艾爾米拉德一轉話鋒,馬上彬彬有禮地娓娓道來。

「諸位觀眾無須擔心。即使襲來的餘波如滔天巨浪,我等『絶世』也會如銅牆鐵壁保眾位安然無恙。本人代表自家公會發誓,絶不會讓觀眾受到任何傷害。──既而此戰絶無中止一說。我本人絶不會讓它中止」

166
經過身為大貴族的嫡子,又是在聯合国飽負盛名的艾爾米拉德的發言,比賽場內的氣氛為之一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7 168 169 170 171 172 173 174
之前就一直在想了,艾爾米拉德他比起戰鬥,更適合像這樣鼓舞民眾一些。
不負身家的尊嚴和品格,並且還有那美男子風的颯爽聲線,他的台詞很容易沁人心田。

會場的嘈雜漸漸轉向好的方向。
正如艾爾米拉德所言,不想錯過這場歷史性的戰鬥這樣一種氛圍蔓延開來。

這時候傳來不輸給麥克的洪亮聲音一起造勢。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75
「──大,大家!請允許渦波跟諾文・阿雷亞斯戰鬥到最後一刻⋯⋯!我們『史詩探索者』跟公會『絶世』的意見相同!⋯⋯我,我說的對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76 177 178 179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189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197 198 199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是斯諾的振動魔法。
斯諾以不輸給艾爾米拉德的氣勢喊著。

「斯諾!說的沒錯!」

首先第一個回應的是緹莉小姐。
隨即,『史詩探索者』的眾人紛紛起身,展現出協助的意向。

「啊啊,要是忽視了我們公會的存在的話可就困擾了。我們公會之長可是在奮戰之中啊。既然這樣,公會『史詩探索者』若不盡一份力成何體統?」

為了讓觀眾安心,他們一個個都說著可靠的話語。
對於『史詩探索者』的大家而言,此時此地,這場比賽堪稱他們的夙願。要說為什麼,正是因為他們一直都在尋找像我這樣的『英雄』角色。

因此,他們所有人都帶著滿腔熱血,表示不會讓這次決賽中止的決心。拿起各自的武器,叫喊著要保護觀眾的安全。

這一熱情的火種,點亮了會場的希望之光。
我順著這股氣勢跟主持人──,不對是跟幕後判斷大會要不要繼續的人們喊道。

「公會的大家會保護在場人的安全!所以請再給我一些時間!!」
「但,但是,渦波選手!結界要撐不住了,這樣下去的話──」

主持人代表著大會運營方的意見如此說道。
這時候,在會場中央編織大魔法的諾文詠唱結束了。

「──Iamond,──Phonia』!!」

用金屬聲詠唱出魔法,諾文的魔力在結界內膨脹起來。

跟方才一樣寶石劍從地面生出,但是這一次來勢比之前洶湧了許多。無數的寶石劍直逼天際,我在其中的空隙不停閃躲。
這時從寶石劍的側面有生出新的寶石劍襲擊過來。

我不斷以毫釐之間隔避開四面八方襲來的劍。
然而,就算我能躲開,包圍會場的結界就不一樣了。

遭受大魔法的直擊,結界像玻璃一樣產生裂縫。主持人的恐懼變成了現實。
物質化的結界的魔力像碎片一樣在空中飛舞,一口氣朝觀眾席掉落過去。

我沒有一絲擔憂地目睹著這一幕。

216
突然之間,炎之暴風誕生了。火焰在空中將所有的碎片吞噬殆盡,徹底蒸發。
217
這是瑪利亞的魔法。一直旁觀的瑪利亞,在事態發展到這個地步後編織出火焰魔法。托了她的福,碎片基本在空中都消失了。
218
被燒剩殘渣的一些碎片還是有的。但是,這些都被希望比賽繼續而擺好架勢的勇士們擋開了。其中也包括『天上的七騎士』們。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雖然傷亡數是零,但是結界確實是消失了。
但是,新的結界就像是剛才結界崩壊是錯覺一樣迅速被張開。

「──神聖魔法『Inviolable・Field』!」
「──神聖魔法『Inviolable・Field』!」

緹亞和拉絲緹婭拉在最前列釋放出白色的魔力之光。
比崩壊之前更加堅固的結界張開,將寶石劍全部抑制住。

僅僅兩個人就展開了比大會運營方特意準備的結界更加強力的魔法。
然後在她們身邊的瑪利亞用只有我聽得到的聲音小聲說道。

「不管是什麼樣的碎片朝觀眾席飛過來的話,我都會把它們全燒乾淨的。所以不用顧慮盡情戰鬥吧,渦波先生」

234
得到了比『舞闘大會』的出場者更強大的助力,會場的安全也算得到保證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35 236 237 238 239
觀眾們紛紛為狂飆的大魔法的數量而沸騰。

希望決賽繼續的聲音連鎖性地增加著。
確認到這一點的艾爾米拉德笑著問道。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40
「哦哦!看來,希望守望這場戰鬥的不僅僅只有我們『絶世』而已啊!在『舞闘大會』中高歌猛進的精銳們,還有弗茨亞茨的公主與使徒,以及騎士們都來幫助比賽的續行了呢!有如此多的精銳集結在這裡,如果還說什麼會感到不安的話,就是對我們全員的侮辱了⋯⋯,那麼,『舞闘大會』的運營方的回答到底如何呢!」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41 242 243

雖然有點卑鄙,但是這是最具效果的台詞。

244
在主持人背後操盤的大會運營者們,只能在蛋疼之餘接受這個結果。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45 246
主持人接到通知,便對所有人宣言。

247
「好了啦,繼續吧!繼續就行了不是嘛!?到了這個地步不是只能繼續了嘛!我個人來說,也想要看這次決賽啊!不能被人攪局了!所以說渦波選手,請你繼續吧!『舞闘大會』的決賽還沒有結束!!」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48 249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257 258 259 260

主持人用今天最近乎兒的語氣激勵著我。
但是,這跟她以往相比讓我感覺好了不少。

艾爾米拉德也不遜色。

「好了,這樣就正式得到繼續決賽的權利了!事到如今,渦波!你接下來只要像個英雄一樣,甚至比英雄更加英勇地,取得超越英雄的偉大勝利就是!戰鬥吧!去戰鬥,然後把『真正的英雄』之姿展現給我看!!」
「艾爾米拉德,你小子『英雄』『英雄』地喊著吵死人了!用不著你說!我一樣會戰鬥!!」

氛圍重新燃起來的觀眾席被狂熱吞沒了。觀眾們在這異常事態面前感到了興奮。
就像是被這聲音驅動一樣,我奔馳而出。
斬向在中央構築著更大規模魔法的諾文。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committed
261
「──C,──Ristal』」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62 263 264

諾文在構築的中途放棄,強制魔法爆發。
閃閃發光的水晶種子擴散開來,附著在地面和水晶柱上。
265
很快種子就發芽,水晶之物像生物一樣伸展。在柱子與柱子之間絡合,使得競技場變成了蜘蛛巢一樣的場地。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66 267 268

避開襲來的水晶藤,我逼近諾文身前。

269
瞄準的是還未水晶化的皮膚。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276 277 278 279 280 281 282 283 284 285 286 287 288 289 290 291 292 293 294 295 296 297 298 299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我以將諾文的身體攪個稀巴爛的力度揮劍。

但是卻被水晶八臂給擋下了。
胡亂地將我激烈的斬擊彈開。

然後用使用手中握著的8把劍奮力反擊。
雖然發動了反擊,但是實在是弱了點。

事實上怪物化的諾文的攻擊十分凶惡。以其速度和硬度從四面八方發動的強襲不可謂不凶險。這個級别的話30層以上的BOSS怪物哪一個來了都只有被秒殺的份吧。

但是怎麼也比不上人類狀態下的諾文那麼厲害。雖說有一定威脅,但是絶對不是達到了無法觸及的領域的攻擊。

也就是說現在諾文這8刀流的劍術實在拙劣。
就跟以前緹達一樣。是依賴速度和臂力的剛劍。已經完全沒有之前迷倒所有觀眾的魅力了。

這明顯是弱化了。
作為諾文的──,不對,應該是作為人類的強大消失了。

在怪物化之前,不管我使用什麼樣的手段,諾文都能立刻採取對策。能夠現場編出新的劍術,對我展開攻略。
但是現在的諾文身上沒有那個本事。只能被我攻略而已。

沒有任何策略,僅僅是任憑龐大的魔力和臂力在暴走而已。
破綻實在是數不勝數。

就這樣,我將劍刺入水晶鎧甲的縫隙。

「──啊,噶,啊啊啊!」

他發出硬物之間摩擦的叫聲。
被我刺中的傷口處流出鮮血,血液很快變成水晶。

我判斷出這樣下去的話『新月琉璃』也會水晶化,立刻拔出劍。
傷口被水晶覆蓋,出血停止了。

我沒有辦法,朝其他的空隙處反覆攻擊。
用劍不停地斬向沒有水晶化的皮膚。漸漸地,傷口紛紛硬化,漸漸地沒有水晶化的地方不斷減少。

出血的時候,諾文的動作確實變緩慢了。
因此我反覆使用這一手段。

看到我壓倒了諾文,觀眾們的狂熱進一步加劇。
但是,這其實並不是壓倒,只有戰鬥中的我明白這一點。

於是,諾文的身體終於完全水晶化,已經不存在劍能刺入的地方了。
用水晶覆蓋掩藏傷口,諾文朝我撲來。

他的攻擊完全沒有任何戰術和技術。單純只是喪失理性的怪物罷了。

即使如此,在全身被水晶鎧甲包裹的現在,他的特攻確實有一定效果。
順著他八隻手臂胡亂地揮舞之際,我用劍全力劈向他的水晶之身。然而僅僅響起了清脆的金屬音,沒能造成任何傷害。

不管他的攻擊又多大的破綻,我現在都沒有了能夠有效攻擊這些破綻的手段了。
看到這絶對的防御力,我明白了所謂『地之理的盜竊者』的真正價值。

雖然沒什麼根據,但是『地之理的盜竊者』是『不管使用世界上什麼樣的礦物都無法對其施加傷害之物』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理』

我有這種感覺。

我在至今看到過的魔法中,選出最具有破壊力的魔法,構築起來。

332
「──魔法『冰結劍・衝擊(冰結劍・Impulse)』!」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33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committed
334
我雖然沒能破壊『結晶格雷姆』,但是斯諾的振動魔法做到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35 336 337 338 339 340 341 342 343 344
那麼就模仿那個振動魔法。

在劍身纏繞冷氣,只在斬擊命中的一瞬間,將冷氣反轉。
不是抑制振動,而是將之解放的一招。

就像斯諾的魔法一樣,讓鑽石從內部開始振動。

但是卻沒有效果。
說到底,我對魔力振動的抑制很擅長,但是相反的讓它震動則是毀滅性的苦手。

345
諾文腹部吃了我一記『冰結劍・衝擊』卻還是揮下了反擊的刀刃。沒辦法,我只能盡情地增強冷氣的效果,打算將諾文的身體冰凍。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46

347
「咕,──魔法『冰結劍』!」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48 349 350 351

但是不管是振動解放還是振動制御,在諾文的鑽石軀體面前都沒有效果。
沒有任何防御的意思,也沒有任何怯陣的想法,諾文以決死之勢揮動手腕。

352
儘管用劍身擋下他的反擊,我還是因為異常的臂力被擊飛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53 354 355 356 357 358 359 360 361 362 363 364 365 366 367 368 369 370 371 372
過程中我朝地面伸出手,對水窪進行干涉。諾文根本不管雪和水窪,筆直沖上來追擊。

「──魔法『耶夢加得之霜』!」(PS:之前翻譯塵世巨蟒・凍結,現在改成這個,算是跟瑪利亞的耶夢加得之炎統一吧)

水窪轉變成具有蛇之形態的冰。
巨蟒張開大口從諾文腳邊猛攻。咬住胴體帶著諾文的身體沖上空中。諾文立刻就用堅硬的手腕,碾碎了『耶夢加得之霜』

但是,諾文的身體仍然浮在空中。
我立刻站穩腳跟,一躍而上。接著將在空中伸展開的水晶枝葉作為立足點,跳到了諾文正上方。然後使出全力揮下『新月琉璃』砍向毫無防備的諾文身體。

當然的,諾文揮動手臂,進行反擊。但是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必須要用我最強的破壊力狠狠地給他一劍。

「給我,打碎哦哦哦哦哦!!」

伴隨身體8處被切裂,我使出所有的力量,將諾文打落地面。

『耶夢加得之霜』徹底碎裂,雪花飄舞,水晶輝映。

被煙塵包裹著,下方諾文站起身。
依舊毫髮無損。
373
不但斬擊沒有傷害,連受到衝擊的傷害都看不到。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74 375 376 377 378 379 380 381 382 383 384 385 386 387 388 389 390

這一次諾文用完全的體勢,向在空中毫無防備的我揮劍。

「──魔,『魔力凍結化』!!」

我立刻伸長劍身,刺入地面改變著陸點。
總算是避開了遭到8把劍攻擊掀開大洞的地點。但是身上披著的外套被斬裂,我咬著牙遠離諾文。

我已經打出了會心一擊。
使用魔力強化攻擊力,在可能的範圍內能用的手段全都使出來了。
但是還是無法傷到諾文分毫。

如果是遊戲中的戰鬥的話,畫面上顯示的傷害值就一直都是「0」吧。
在這過高的防御力面前,所有的攻擊都被無效化了。

我一邊化解襲來的八隻手臂,一邊思考要怎麼樣才能對諾文施加傷害。

bluelovers's avatar
bluelovers committed
391
連『結晶格雷姆』都能一刀兩斷的『新月琉璃』。儘管這樣還是傷不到他。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92
將緹達的身體冰凍住的『凍結魔法』。但也無法浸透比迷宮牆壁密度還高的諾文的身體。
393
將劍與魔法結合,再利用重力對沒有防備的身體砸上一記『冰結劍』。結果「0」還是無法變成「1」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94 395 396 397 398 399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既然這樣,怎麼做才好。

我煩惱──,其實並沒有,立刻就找到了答案。
不對,說找到不準確。是答案已經握在手中了。

就跟與莉帕戰鬥那時一樣。
諾文已經告訴我答案了。

我要做的只是再現而已。
恐怕這『第三十之試練』就是為了教會我這個而存在的試練。

在我學會那之前,『試練』就不會完結。
諾文也無法安心──。

因此,我詠唱道。

「──『至親之友』,『吾置卿而去矣』!」

不是我自己的,而是跟諾文一樣的詠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