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決勝戰.txt 12.5 KB
Newer Older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黑暗中耳邊傳來聲音。
身體被搖晃,臉上也被貼上了什麼冰涼的東西。

雖然靜心於這片黑暗之中的感覺不錯,但是受不了外界的干擾使我的意識重新覺醒了。
一掃泥沼般的睡意,我睜開雙眼。

太陽高照。我正躺在雜亂的訓練場中央位置的地上。
把不知什麼時候蓋在身上的毛毯掀到一旁,我起身了。

起床的感覺十分清爽。
一種說不出的爽快感在腦內擴散開來。
思考也不再沉重。一反往常的清晰感官,以澄澈的思考認識著我的現狀。

14
睏得要死的睡意不再,不快的惡寒和冒汗也已經成為過去。灌了鉛一樣沉重的手足如今也如鴻毛般輕盈。身體能夠按照大腦發出的信號準確地行動,讓我有一些感動。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

16
雖然說不上是生涯最佳,但是跟昨天為止的狀況相比可是判若雲泥。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HP和MP已經完全回復,狀態也恢復正常。『腕輪』已被取下,思考限制也沒有了。

內心裡為自己的完全復活感到歡喜。

為了傳達給大家,我確認起周圍。
離我最近的就是莉帕。

「早上好,大哥哥。雖然已經是中午了捏」
「早上好,莉帕」

看來把我叫醒的就是莉帕了。

「要開始比賽了?」
「嗯,還有一會兒就是大哥哥跟諾文的決賽了呢」

太陽已經升到正上方。已經是中午了。
馬上到了午後就是比賽了。得趕緊過去。

我趕忙站起來。
接著,我把握起除了莉帕之外的狀況。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8
⋯⋯⋯⋯⋯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39 40 41 42 43

氣氛很奇妙。

在場的是拉絲緹婭拉,緹亞,瑪利亞,斯諾還有塞拉小姐5個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全員正在用眼神彼此牽制著,使現場的氛圍很凝重。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4 45
「感,感覺過了一晚上氣氛變得很奇妙啊⋯⋯⋯莉帕,發生了什麼嗎⋯⋯?」
「嗯,嗯─,我也睡著了所以不清楚⋯⋯」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46 47 48 49

莉帕也跟我一樣畏懼著這股氛圍。
這時候,只有拉絲緹婭拉一個人勉強出聲,催促我先離開。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0
「哎,哎呀~,緹亞和瑪利亞醬兩個人之間稍微有點僵硬⋯⋯⋯但是,這倒不算什麼大事所以不用在意也行的哦。渦波你先去把『舞闘大會』的問題搞定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誒,誒?是那麼回事嗎?」

我對這兩人在我預料之外的不和感到了驚訝。
但是,被點名的兩人卻笑著回應我。

「沒有沒有,完全沒有那回事。我現在很正常。就跟往常一樣」
「沒錯,我也很正常。我對那個半守護者什麼意見都沒有。你不用在意」

根本不正常。
60
這兩個人說話根本都不看對方一眼。彼此之間存在什麼爭執這點準沒錯。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1 62 63 64 65

昨天看到瑪利亞和拉絲緹婭拉之間冰釋前嫌就有一點大意了。
拉絲緹婭拉皮笑肉不笑地繼續催促我和莉帕。

「總而言之你們快走吧。選手提前過去準備比較好。我們很快就會追上去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6
「不,不行,這種狀態下不能離開。絶對不行。一想到就這麼走了之後,『舞闘大會』結束的時候會變成什麼樣我就怕得不行⋯⋯」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67 68 69 70 71 72

變成這種狀態就絶對不能不管她們離開。精神創傷正刺激著我的身體顫抖起來。
明明經過睡眠調整好了狀態,可是現在冷汗卻流個不停。不快的惡寒也浸染全身,手足像灌了鉛一樣行動困難。

看到我的樣子瑪利亞和緹亞慌張起來。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3
「──沒,沒有,真的沒事。只是稍微跟緹亞小姐吵了一架而已⋯⋯⋯說是吵架,其實就是小孩子鬥嘴那種級别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4 75 76 77
「瑪,瑪利亞說的沒錯。只是稍微斗了個嘴而已。對吧,瑪利亞!」
「對對對,緹亞小姐!」

瑪利亞和緹亞擺出笑容握手。
78
雖然有點勉強,但是至少明白了不是會發展到互相廝殺的級别。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79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0
⋯⋯不對,以前也是因為這種大意導致了失敗。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1 82 83

等到比賽結束之後,很可能會因為這兩個人的原因揚起一片火海。恐怕還是相當高的機率。就算說肯定會那樣都不為過了。

84
我對接下來決賽的計劃要發生什麼變動感到煩惱。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5 86
看到我這樣拉絲緹婭拉彈了我腦袋一下。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7
「想太多啦。⋯⋯渦波,你不用擔心就這麼去吧。如果有什麼萬一,還有我和斯諾還有塞拉醬在。渦波你不是信賴著我嗎?」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88 89 90 91 92 93

拉絲緹婭拉無奈地看著擔驚受怕的我。
接著,她用認真的眼神,跟我說明現在跟以前狀況不一樣,就交給她自己來辦吧。

我敗給了她散發出的可靠感,點點頭。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94
「明,明白了⋯⋯⋯就那麼辦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95 96 97 98 99 100
「一路走好。我這邊等安撫好瑪利亞醬還有緹亞之後,就去觀眾席了。你們兩位選手趕緊過去待機吧」

拉絲緹婭拉這麼說著,催促我們離開訓練場,接著開始對瑪利亞和緹亞進行說教。
我看到這幅光景放下了心,對莉帕發出邀請。(PS:拉絲親好人妻)

「好了,我們走吧莉帕」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01
「嗯,走吧走吧。但是,因為這個冰的緣故走起來很費勁啊。手的感覺基本也全廢了⋯⋯⋯馬上就是決勝戰了,能不能饒了我呀?」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沒商量。老實點吧」
「切」

莉帕咋了下舌,甩著炭化的右臂和被冰封的左臂跟在我身後。
看來腳那邊經過一晚上已經完全修復了。幾乎是痊癒。雖然她要是反抗會很麻煩,但是我也一樣狀態萬全。

莉帕也冷靜地認識到了自己是無法戰勝入手技能『感應』的我了吧。
她老老實實地在後面走著。

在莉帕的雙手上裹好布料,我們離開『史詩探索者』本部,前往『瓦爾法拉』

走過馬路,渡過河流,登上船隊。
一路上行人的交談傳入耳中。

116
所有人都在談論『舞闘大會』的事情。往前就是決賽的會場了,會這樣也是當然的。我為了不被人認出來而用圍巾遮住臉,聽起這些對話。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17 118 119 120
在我身旁走著的莉帕也豎起耳朵聽著。

年紀輕輕的探索者2人組說著。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21
「──終於到了『舞闘大會』的決賽了啊。⋯⋯哎呀,今年的『舞闘大會』陣容太牛逼了超刺激的啊。特別是南區那邊」
122
「是啊,那個叫諾文的傢伙太牛逼了啊。辣么多種子隊,全都被他一個人幹掉了啊?而且還基本都是無傷」
123
「那『最強』的格連・沃克還有『劍聖』芬里爾・阿雷亞斯都輸掉了。事到如今,那個叫諾文的似乎已經同時是這個聯合国的『最強』和『劍聖』了哦」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24 125

這兩個人正在談論這決賽參賽者諾文的事情。
126
果然,這次的『舞闘大會』最亮眼的似乎就是諾文了。跟我們不一樣,不僅跟飽負盛名的人連戰,同時又非常漂亮地連勝。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聽到這段談論的莉帕在一旁發出哼哼~的鼻音。
明明跟自己無關但是卻很得意。
但是,也許我現在也是一樣的表情吧。

「──但是,那個諾文似乎在比賽中宣告自己是怪物來著啊。而且還是迷宮的守護者來著」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33 134
「是啊,我也在南區觀戰來著,親耳聽到了。非常明確地由本人宣告的。但是,因為距離比較遠,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是什麼樣的怪物⋯⋯」
「呼,只是自稱嗎⋯⋯」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35
「沒吧,我看大會的管理者一臉慌張地把他圍起來,說不定是真的。傳聞中認為諾文是怪物的也占了多數」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36
「要是真的的話可不得了啊⋯⋯⋯真的要讓怪物取得冠軍嗎?」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沒有啦,正因為這樣,北之『英雄』現在正備受矚目啊。說來名字是叫渦波來著?」

身邊的莉帕戳起我的臉。
感覺很冰所以快停下啊。

「就是那個天然英雄啊。確實全名是叫相川渦波來著。雖然沒有去看北區的比賽,但是這名字挺稀奇的所以我記下來了」(PS:我真想翻譯成安科娃・加奈美)

「於是,絶大多數的觀眾,都期待著新晉的英雄渦波能夠戰勝最強的怪物啊。即使是標榜公平的大會運營方,恐怕也只有這一次也是如此期望著的吧」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45 146
「嘛,也難怪呢⋯⋯⋯如果說真的是怪物的話⋯⋯,讓他取勝就麻煩了」
「應援方向一邊倒啊⋯⋯⋯說諾文是怪物的話,就沒辦法坦率地給他加油了啊。聯合国是以迷宮為中心的国度。被怪物殺死了同伴和家人的人有的是。在他們之間,要給怪物加油可是需要勇氣的啊」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47 148 149 150 151

隨著對話的進行,身邊的莉帕也老實了下來。
看來是對人們因為怪物這一立場而不當地看待諾文感到不滿。

2人組的距離變遠了。
152
但是,作為代替,對『舞闘大會』感到興奮的聲音傳入了我們耳中。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3 154 155

「肯定是北面的渦波會贏啦。那可是我們勞拉維亞的英雄啊?」
「畢竟是漂亮地達成了『屠龍』成就的英雄啊。應該不會輸給南面的諾文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6
「要說『英雄』和『怪物』之間,肯定是要給『英雄』加油才對嘛。雖然兩者都年輕有力呢⋯⋯」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57 158 159
「雖然南之劍士很了不得,但是北之英雄也不白給。我看過北區的比賽了,他毫無疑問比歷屆的優勝者都要強」

大家都在議論著比賽的進程。
160
本次『舞闘大會』的人氣之高,氣氛之熱烈可見一斑。原本毫無名氣的兩名選手將在決賽一決勝負什麼的,從來沒有過。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1 162 163 164

但是,議論基本上都是將諾文當做『敵人(怪物)』角色來說的。
與之相對的,我則被安排為『英雄』角色。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5
「⋯⋯看來給大哥哥加油的人更多呢」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6 167 168
「看來是那樣啊」
「果然,就因為是怪物所以都白費勁了嗎?」
「不,我覺得不是那樣的。雖然嘴上說著怪物怪物的,但是對『最強』和『劍聖』之名的敬意,還是聽得出來的」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69
「嗯⋯⋯⋯說的也是⋯⋯」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70 171 172 173 174 175 176 177 178 179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我冷靜地分析了聽來的信息。
莉帕則悲傷地接受著。

終於,要走上以最大規模誇耀的『瓦爾法拉』中央船了。
是一艘形式特別的船只。入口是像城門一樣的大門,周圍則建有好幾十個塔一樣的建築物。跟其他的船只不一樣,不是經由戰艦修改而成,而是一開始就作為演剧船建造的。

我們走進了巨型演剧船『瓦爾法拉』

內部的構造簡直就像是大貴族的宅邸。正門之後是能夠收容數千人的大廳,屋頂垂下無數奢華的吊燈。讓我想起了之前的舞會。

無視掉萌生的不快感,我繼續前進。
跟工作人員搭話,走向選手的休息室。

一路上有關諾文的傳聞不絶於耳。
在豪華的走廊上,貴族林立。他們都在擅自評價著諾文和我。

所有人都認可我們的力量。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88
這跟諾文口中的『榮光』很接近。雖然如此⋯⋯,但是這絶對不是什麼讓人心情舒暢的東西。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89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接著,我們在休息室消磨時間,最後走上了前往競技場的走廊。
牽起莉帕的手,我說出自己在戰鬥之前的最後一段話。

到這裡為止我們已經聽到了各種各樣的話語。
但是──。

「──但是,莉帕。不管諾文是怪物還是人。是『英雄』還是『最強』。都跟我們沒關係」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97
「⋯⋯誒?」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98
「這場戰鬥不是為了任何人。而是諾文和莉帕,還有我的。這是只屬於我們3個人的戰鬥」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199
「⋯⋯嗯」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去告訴他吧。將我和莉帕的答案」

莉帕默默點頭,和我一起走上前。
走上諾文在等候的,最後的舞台。

通過了陰暗的走廊,我們走進了競技場。
一瞬間,烤人的陽光照耀在我們身上。與之同時萬雷的喝彩響起。

很寬廣的競技場。
在比之前那些大三倍的競技場上,築起了堅固的結界。觀眾席的面積也比之前大了三倍。並且還不只有一般的座位,還有塔一樣的觀眾席則是這裡的特色。為了盡可能多的讓人觀賞這裡的戰鬥下了不少功夫。

無數的觀眾都發自心底地期待著我們的戰鬥。
在這如雨般的視線的前方,競技場之中,他正在等待著。

被武裝起來的警備兵們包圍,獨自仰望蒼穹的一名青年──。

在我們入場的一瞬間,他看向這邊。
217
赤銅色的髮絲搖動,深邃而溫柔的雙瞳捕捉到我們的身影。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18 219 220 221 222 223 224
瞳孔一下子放大,接著,嘴角微張。

他在『瓦爾法拉的頂點』,一個人等待著。

一直等待著。

這是從何時開始的呢。
225
是從『舞闘大會』開始的時候嗎。還是從跟我相遇的時候開始的呢。
bluelovers's avatar
.  
bluelovers committed
226 227 228 229 230 231 232 233 234
亦或是說,從更遙遠的過去──。

在超越千年的遙遠過去。
從他成為最強的劍士那一刻就開始了嗎。

但是,我覺得都不對。
諾文在等的,一定──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