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f6859edf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物語の中の銀の髪

parent d5c9198b
商人有一辆馬车,于是两人坐在馬车上向精灵想去的城市出发。此时草还不怎么茂盛,馬车在辽圹的草原上驰骋着,故事也很顺利地进行着(物語ではよくありそうな、なにもない草原を走っていた。这句就算有大神指点还是不太清楚……)自我将那名聖精灵介绍进车里她就没讲过一句話……这种(尴尬的)局面是我不擅长应付的。虽然想說些什么,但因为还対这世界一无所知,所以対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似乎我是完全不知道的。
商人有一辆馬车,于是两人坐在馬车上向精灵想去的城市出发。此时草还不怎么茂盛,馬车在辽圹的草原上驰骋着,故事也很顺利地进行着(物語ではよくありそうな、なにもない草原を走っていた。这句就算有大神指点还是不太清楚……)自我将那名聖精灵介绍进车里她就没讲过一句話……这种(尴尬的)局面是我不擅长应付的。虽然想說些什么,但因为还対这世界一无所知,所以対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似乎我是完全不知道的。
「……那个……」
......@@ -26,17 +26,17 @@
「嗯。」
「哎……╮(╯▽╰)╭」(这作者应该卖了个萌,两処都一样,我只好用表情代替了)
「哎……╮(╯▽╰)╭」(这作者应该卖了个萌,两処都一样,我只好用表情代替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說一直在山林靠着竹篮子生活(你会信吗?)」
「說一直在山林靠着竹篮子生活(你会信吗?)」
「……」
第二天。
姑且在等待商人(送来)早饭时我解除了対夜行者的召唤。召唤獸在被召唤12小时会消失,同时如果主人下达「解除」(命令)时也会消失。如果使用「魔術・慧尾」的話,还可以下达攻击,飞翔,騎乘的命令。在这个世界上好像有着更细微的命令(系统。)(「Magic・Tail」直接机翻了,求解)
姑且在等待商人(送来)早饭时我解除了対夜行者的召唤。召唤獸在被召唤12小时会消失,同时如果主人下达「解除」(命令)时也会消失。如果使用「魔術・慧尾」的話,还可以下达攻击,飞翔,騎乘的命令。在这个世界上好像有着更细微的命令(系统。)(「Magic・Tail」直接机翻了,求解)
坐在馬车上就能看见远処那宏伟的城堡了。那应该就是国境了吧……大概是这样。
......@@ -48,9 +48,9 @@
「应该是这样吧……」
我以「被遺弃在山林中,之被爷爷捡起(抚养大)来說明通行証什么的是没有的。」
我以「被遺弃在山林中,之被爷爷捡起(抚养大)来說明通行証什么的是没有的。」
「总之,如果在面弄到公会卡的話也会被认做国民,所以得先找到方法进去的說。」
「总之,如果在面弄到公会卡的話也会被认做国民,所以得先找到方法进去的說。」
「虽然我想到几个进去的方法,但你有什么主意吗亞里亞?」
......@@ -80,7 +80,7 @@
「那就先这样吧……」
亞里亞发出大大的叹息。不愧是(认为)被绑架了,和(像我这样的)陌生人一道旅行一定很累吧。总之,我把破魔之弓房放进储物箱中,之从这道具箱中取出一柄纯白色的法杖。这据說是上哪裡闪灵望多恩的S級法杖(貌似有人名この杖はシャイニングワンドというSランクの装備である。)
亞里亞发出大大的叹息。不愧是(认为)被绑架了,和(像我这样的)陌生人一道旅行一定很累吧。总之,我把破魔之弓房放进储物箱中,之从这道具箱中取出一柄纯白色的法杖。这据說是上哪裡闪灵望多恩的S級法杖(貌似有人名この杖はシャイニングワンドというSランクの装備である。)
它拥有提高魔法攻击力MP回復量和光魔法威力的能力。那为什么要收回退魔之弓?仅仅是因为拿着弓就得带着沉重的弓袋这个微妙的理由,所以不用在意这些事。
......@@ -90,7 +90,7 @@
亞里亞很惊讶的样子但决定无視掉。拥有纯白色翅膀的白色骏馬出现了。噢噢现实中的天馬真的很帅的說!它原本是在一年一周的天馬座活动中出现的BOSS。生命和攻击力都很高(攻击力腦补),因为经常逃跑再加上能力又很麻烦所以被排上了BOSS榜前十。
「这,这是真货吗,我以为只会在故事出现……」
「这,这是真货吗,我以为只会在故事出现……」
「是,是真货。那么,(一起)乘坐吧!」
......@@ -100,7 +100,7 @@
「不用飞那么高!能高过要塞就行了,飞低点啊!」
老師說我还想飞高点,但亞里亞太过害怕胸部紧贴在我身上抱着我。所以越过要塞就一口气降低高度降落到地面。
老師說我还想飞高点,但亞里亞太过害怕胸部紧贴在我身上抱着我。所以越过要塞就一口气降低高度降落到地面。
「空中的旅行还愉快吗?」
......@@ -108,7 +108,7 @@
「至于这样吗……」
眼中含着泪花的亞里亞真是个可愛的孩子……我们向附近的城镇走去。在显眼的地方解除天馬(召唤)是不合适的(机翻是合适,但感觉說不通),所以就在这解除(召唤)了。
眼中含着泪花的亞里亞真是个可愛的孩子……我们向附近的城镇走去。在显眼的地方解除天馬(召唤)是不合适的(机翻是合适,但感觉說不通),所以就在这解除(召唤)了。
視点變更 蕾 → 卢布拉
......@@ -121,7 +121,7 @@
我现在在奧卢安娜王国边境城市魯透。今天我部队的任务是調查海納教国和阿尔内森林及周边地区。
阿尔内森林,哪怕在战争结束100年的现在仍被称作魔之森林理由就是面存在大量超乎想象等級的魔物。正是这个原因,这片森林如今也没有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部队进去过。我们也没有进去的打算,仅仅是対周边地区是否有魔物出没进行調查而已。
阿尔内森林,哪怕在战争结束100年的现在仍被称作魔之森林理由就是面存在大量超乎想象等級的魔物。正是这个原因,这片森林如今也没有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部队进去过。我们也没有进去的打算,仅仅是対周边地区是否有魔物出没进行調查而已。
「団长!卢布拉団长!」
......
接下来,我们在街道上走着,果然有什么叮啷当啷地点缀着的了不起的騎士在,穿着这种感觉的鎧甲的人面带着很多的騎士往这边走来。<原文这段是一句話啊。>
接下来,我们在街道上走着,果然有什么叮啷当啷地点缀着的了不起的騎士在,穿着这种感觉的鎧甲的人面带着很多的騎士往这边走来。<原文这段是一句話啊。>
「要去干什么呢?」
「……那个,蕾我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欸?什么?亞里亞做了什么坏事吗?」
「才没做!」
亞里亞是这么坏的孩子什么的……想着这样的事时,华丽的騎士注意到这边然靠近过来……欸?什么?搭讪?这样的話会一瞬間变成火海哦?
亞里亞是这么坏的孩子什么的……想着这样的事时,华丽的騎士注意到这边然靠近过来……欸?什么?搭讪?这样的話会一瞬間变成火海哦?
「抱歉,那边的精灵小姐们。」
「呜哇!鎧甲說話了!」
「因为鎧甲面有人在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那是什么話啊。」
「因为鎧甲面有人在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那是什么話啊。」
唔…亞里亞一下子变得很严厉。华丽的騎士突然脱掉头盔跟我们打招呼……呜哇!好年轻!而且是帅气的金精灵。
唔…亞里亞一下子变得很严厉。华丽的騎士突然脱掉头盔跟我们打招呼……呜哇!好年轻!而且是帅气的金精灵。
「抱歉,没及时自我介绍。我是奧路亞納王国騎士団长雷欧納。」
「欸!那、个,我是亞里亞。」
......@@ -54,7 +54,7 @@
「那么,让──」
「対不起!天馬什么的什么都不知道!対不起!失礼了!」
亞里亞拉长声音覆盖着我的話,拼命地冲刺从騎士们那离开了。
亞里亞拉长声音覆盖着我的話,拼命地冲刺从騎士们那离开了。
「为什么那么着急呢?亞里亞。」
「即使是不法侵入也要像这样堂堂正正滴地說出来吗!」
......@@ -99,7 +99,7 @@
这个街道是砖块造的,从国境侧的门紧接着道路建造的。街道到処都是露天开放的,因此,从国境出来的人有很多道具可以买。
我和亞里亞两人一边走着一边向来往的行人打听旅館的所在,接着前往旅館。
到达的旅館的名字是「冒険之巢」。公会所属的,做着消灭怪物等工作的冒険者很多住在这。进入旅館,确实有一个強气場的人类女店主。
到达的旅館的名字是「冒険之巢」。公会所属的,做着消灭怪物等工作的冒険者很多住在这。进入旅館,确实有一个強气場的人类女店主。
「欢迎光临!真少见呢,两个弱小的精灵小姐。」
「你好。可以留宿吗?」
......@@ -113,7 +113,7 @@
我从口袋拿出6枚铜币交给女店主,但是女店主不知道为什么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们怎么得到这么多金币的?是哪裡的有名贵族人吗?」<应该是拿钱时被看到口袋的金币了。>
「你们怎么得到这么多金币的?是哪裡的有名贵族人吗?」<应该是拿钱时被看到口袋的金币了。>
「不是。只是一个无名之人!」
「是吗。真是有趣的小姐呢。名字是?」
......@@ -122,10 +122,10 @@
女店主心情很开心似的笑着的同时,上了二楼。带領着我们到挂着104牌子的房間前,把钥匙交给了我们。
「这有很多粗魯的冒険者,所以注意点哦。还有,早饭是八点,午饭是十二点,晚饭是二十一点。想吃的話就来下面的食堂吧!不需要的話,不来就可以了。」
「这有很多粗魯的冒険者,所以注意点哦。还有,早饭是八点,午饭是十二点,晚饭是二十一点。想吃的話就来下面的食堂吧!不需要的話,不来就可以了。」
「好的!谢谢。」
女店主离开后我们进入到房間内。里面有桌子一张,椅子一张,床两张,柜子一个,还有挂在墙壁上的表一个,就是这样的朴素房間。我和亞里亞坐在床上之后,亞里亞开始說道。
女店主离开後我们进入到房間内。裡面有桌子一张,椅子一张,床两张,柜子一个,还有挂在墙壁上的表一个,就是这样的朴素房間。我和亞里亞坐在床上之後,亞里亞开始說道。
「蕾你为什么这么厉害啊?」
「厉害是什么意思?」
......@@ -148,7 +148,7 @@
「明明是大陸的危机?」
「比起这种没有可靠性的話。应该以眼前的问题为首要。」
「的确呢。」
「所以我觉得先去海納教国比较好。因为那几乎都是精灵族的国家,比起奧路亞納王国話更好采納。」
「所以我觉得先去海納教国比较好。因为那几乎都是精灵族的国家,比起奧路亞納王国話更好采納。」
「哼,原来如此。这样的話明天,不能再飞越过据点了吗~」
「……也是没有办法呢」
......
......@@ -9,13 +9,13 @@
我是海納教国一个小村庄教会神父的女儿。神父在海納教国算是地位较高的职业。與村中其他家庭比起来也算富余。父亲经常把钱用于村庄的所需。就这样渐渐赢得了国家和村民的信任。那只是曾经。
我一人在村子入口附近玩耍的时候,被人贩子盯上。在被装进漆黑的馬车中时,我曾感到很不安。因为奧路亞納王国没有奴隷制度,大概我会被送到以人类第一,其他种族作为奴隷的維路祖帝国吧。想到这我不禁悔不已。思考着为什么要一个人在村口玩啊,为什么会认为是『商人』呢。感受到的只有行进馬车的振动,周圍一片漆黑、寂静。
我一人在村子入口附近玩耍的时候,被人贩子盯上。在被装进漆黑的馬车中时,我曾感到很不安。因为奧路亞納王国没有奴隷制度,大概我会被送到以人类第一,其他种族作为奴隷的維路祖帝国吧。想到这我不禁悔不已。思考着为什么要一个人在村口玩啊,为什么会认为是『商人』呢。感受到的只有行进馬车的振动,周圍一片漆黑、寂静。
可是,視界突然被光线所填满。有人打开了馬车的门扉。與已经被送到維路祖帝国了吗的预想不同,出现在眼前的是身着白色連衣裙手握雪白金色装飾的弓正対着这边的森精灵女性……森精灵在二十岁之前的成长與人类一致,这个 身姿看上去大概17岁左右吗?她対着人贩子数落一通,『商人』逃走了。接着她向我伸出手问道
「没事吧?我是蕾。你呢?」
対于我来讲,她看起来就像是救出公主故事中的王子……嘛。虽然是个有些地方不谙世事的人,但见识到她的召唤确是让我吃惊。【召唤】,在百年之前的战争时期似乎一个人也可以行使。但如今确是要4~5人必须赌上性命才可能。她竟然絲毫不在意的使用了5次召唤,不流一滴汗。顺变說說【召唤】是会变成赌上性命的缘由。在战争时代的厮杀,人们会针対能使用魔法和奧義的人……导致各种各样的技能技术都失传了的样子。现在的技能虽然好不容易有所进展,但比起百年前是逊色了不少。她甚至在这之还召唤出了传說中才会出现的天馬……飞起来的时候真是惊吓得快断气了……
対于我来讲,她看起来就像是救出公主故事中的王子……嘛。虽然是个有些地方不谙世事的人,但见识到她的召唤确是让我吃惊。【召唤】,在百年之前的战争时期似乎一个人也可以行使。但如今确是要4~5人必须赌上性命才可能。她竟然絲毫不在意的使用了5次召唤,不流一滴汗。顺变說說【召唤】是会变成赌上性命的缘由。在战争时代的厮杀,人们会针対能使用魔法和奧義的人……导致各种各样的技能技术都失传了的样子。现在的技能虽然好不容易有所进展,但比起百年前是逊色了不少。她甚至在这之还召唤出了传說中才会出现的天馬……飞起来的时候真是惊吓得快断气了……
対干出各种破天荒的事,却不谙世事略带天然的她我并不觉得討厌。不管怎么說,我倒是挺信任这样的她。她所說的从精灵那儿听說的【魔神】的事也是立馬就接受了。嗯~說不好我是迷上她了呢……才不是說喜欢的意思呢!
......@@ -43,7 +43,7 @@
「为什么会有女生……(ˉ▽ ̄~)切~~,陸是男生么」
在这样被說着伤害的話嘴里无力呻吟的时候,女生们却误解了男生们是対我做了什么下流的事。结果搞得班級里男女生的关系就像冷战时的美国與苏联一样。<ソ連竟然是苏联……咱表示无語了>
在这样被說着伤害的話嘴裡无力呻吟的时候,女生们却误解了男生们是対我做了什么下流的事。结果搞得班級裡男女生的关系就像冷战时的美国與苏联一样。<ソ連竟然是苏联……咱表示无語了>
和那个时候不同,我现在可是女生,而且是相当可愛的女生。但是,内在可是实实在在的男儿心!<Yami:是男人你就赶紧上啰,好多看官绅士老爷嚼着花生提着啤酒瓶可是快冲上来了喂!>
「等,等下。两个人一起这事有点……」
......@@ -60,7 +60,7 @@
「好耶」<这儿的情感状态是Yami自己加的,哇咔咔>
感觉我的男儿自尊被轻易的碾个粉碎。<泥煤!得了便宜卖乖>
洗澡場在旅館一楼接待室的里面,木制的门扉标明了男女的場地区分。看到这場景我不禁涌出一絲怀念,然后理所当然的我现在站在女性更衣室。顺带一提,冒険者的男女比例約为9:1。因此,这家专为冒険者提供住宿的旅館似乎很少有女性入浴。
洗澡場在旅館一楼接待室的裡面,木制的门扉标明了男女的場地区分。看到这場景我不禁涌出一絲怀念,然後理所当然的我现在站在女性更衣室。顺带一提,冒険者的男女比例約为9:1。因此,这家专为冒険者提供住宿的旅館似乎很少有女性入浴。
「?蕾桑,怎么了啊?」
「不,不是。什么都没有哦,什么都没有」
......@@ -75,7 +75,7 @@
「蕾桑,不快点脱衣服吗?」
「唉,啊啊。因为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其他人【女性】一起洗澡」
「嘿~原来在森林是你一个人生活吗?」
「嘿~原来在森林是你一个人生活吗?」
「是呢,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呢」
說起来,是宅在森林中这种设定啊,自己都给忘了。那么,一直这样拖拖拉拉的也不是办法。下定决心开始脱連衣裙……啊勒,連衣裙在胸部的位置卡住了,脱不下来。
......@@ -95,7 +95,7 @@
「蕾桑……好的!」
那夜亞里亞展现的笑顔让人觉得眩目。顺带一提,我跟亞里亞相互擦洗身体了。那肌肤可是相当的滑嫩哦!<Yami:各位绅士大大别打咱,关于详情是作者那该死的娃没有透露的說>
夜里回到房間后,两人穿上了代替睡衣的装備。顺便說下,虽然老板娘說了会洗亞里亞的衣服和我的連衣裙,但还是婉拒了,自己洗后放在房間里晾着。
夜里回到房間後,两人穿上了代替睡衣的装備。顺便說下,虽然老板娘說了会洗亞里亞的衣服和我的連衣裙,但还是婉拒了,自己洗後放在房間裡晾着。
「这衣服如何?」
「……为什么只有这种高贵的衣服啊?」
......@@ -104,7 +104,7 @@
「嚯,你爸爸是神父啊。」
「嗯,是海納教的神父。」
「海納教?說来应该是明天要去的国家的名字吧。」
「是的,海納教国。森精灵的人们大都是海納教哦?」<不明白为何这是问号>
「是的,海納教国。森精灵的人们大都是海納教哦?」<不明白为何这是问号>
「嘿~比如說,有着怎样的教義呢?」
「比如,吃饭之前要向被杀害者表达感谢與谢罪之类的」
......
......@@ -4,7 +4,7 @@
「这~应该是我的台词」
「唉?啊啊!还真是啊。対不起。」
亞里亞慌慌张张的从被子钻出去……微妙的感觉睡衣怎么比裸体更工口啊……不好不好,身体要兴奋起来了。
亞里亞慌慌张张的从被子钻出去……微妙的感觉睡衣怎么比裸体更工口啊……不好不好,身体要兴奋起来了。
「总之,先做好出发准備吧」
「好,好的!我明白了!」
......@@ -83,12 +83,12 @@
「……正是如此」
「到了哦,小姐们」
终于到达的家,與周圍的家比较起来没什么大的不同,都是用砖瓦砌成的房子。进入家,映入眼帘的照片给人一种欧式风格房間的感觉。在这个家的二楼,睡着一名人类的女性。
终于到达的家,與周圍的家比较起来没什么大的不同,都是用砖瓦砌成的房子。进入家,映入眼帘的照片给人一种欧式风格房間的感觉。在这个家的二楼,睡着一名人类的女性。
「……阿伊娜,我带会回復魔法的人回来了」<Yami:新人名,咱就音译了。反正路人人妻什么的,广大绅士转个背就忘记了>
「回復魔法?敢问是哪位大人呢?」
「我叫蕾,然这位是跟我一起旅行的亞里亞。」
「我叫蕾,然这位是跟我一起旅行的亞里亞。」
「感谢」
眼前的女性虚弱到一眼明了的地步。眼眶下是深深的阴影,脸色清白,手似乎也是经常抽搐痉挛的样子。这样的她,什么时候死掉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 -109,7 +109,7 @@
「啊啊,身体轻盈的感觉可是时隔三年了呢。非常感谢您」
「没什么,我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
說实在的,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简单就解决了。但是異常状态 疾病,到底是什么呢?以可得好好調查一下啊。
說实在的,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简单就解决了。但是異常状态 疾病,到底是什么呢?以可得好好調查一下啊。
「蕾桑,治疗结束了吗?」
「嗯~治好了哦」
......@@ -135,7 +135,7 @@
「怎么啦?」
「啊,该怎么說呢,有点意外啊。明明堂堂正正的治疗好了呀,我想这应该是个很好的宣传才対」
「……虽然也有这样的打算啦,但是太过自负的話,病人可是会多得压过来哦。我想,如果这成为以行动的障碍可不太好呢。而且这样做着的时候万一【魔神】来袭就不妙了啊」
「……虽然也有这样的打算啦,但是太过自负的話,病人可是会多得压过来哦。我想,如果这成为以行动的障碍可不太好呢。而且这样做着的时候万一【魔神】来袭就不妙了啊」
「意外的考虑得很缜密啊」
「倒不如說,之前亞里亞你是觉得我是什么都没想的么……」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 -144,7 +144,7 @@
「話說,亞里亞。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呀?」
「……这,是哪儿啊?」
「……这,是哪儿啊?」
「什么都没确定你就走出来了吗!?」
「我可是坚信着亞里亞已经记住路才跟着出来的說……」
「明明是我跟着脚步毫无迷茫的蕾桑才対……」
......
......@@ -5,11 +5,11 @@
亞里亞的声音正在颤抖。 有那么討厌飞上天吗? 带着対亞里亞的一点点担心两个人接着向前走着,突然听到了鈴铛的响声。
「ギロチン的声音!?」(这个词不知道怎么翻……原意是指断头台,但这什么梗我也不知道……现在的用法嘛……请自行百度……)
「ギロチン的声音!?」(这个词不知道怎么翻……原意是指断头台,但这什么梗我也不知道……现在的用法嘛……请自行百度……)
「是什么啊? 那个。」
糟糕。 亞里亞不知道这个梗吗、虽然是理所应当的啦。 总之寻找了一下声音的源头、在胡同更狭窄的小道看见了一只黑猫。 那只黑猫穿着一件像是黑色大衣的东西,似乎不是流浪猫的样子……或许这只猫是。
糟糕。 亞里亞不知道这个梗吗、虽然是理所应当的啦。 总之寻找了一下声音的源头、在胡同更狭窄的小道看见了一只黑猫。 那只黑猫穿着一件像是黑色大衣的东西,似乎不是流浪猫的样子……或许这只猫是。
(下方高萌预警,请谨慎腦补)
......@@ -20,7 +20,7 @@
「恩!非常重要的說!它是使魔嘛!」
「欸!不过为什么眼睛在闪闪发光。」
黑猫桑……我、在「Magic・Tail」的时代没有入手的一种使魔。 使魔、大部分都能通过在使魔专门店进行契約后召唤使用。 但是也有一些通过官方活动或者任务后可以使用的使魔。 黑猫桑正是属于后者的使魔,但是入手的条件相当严格。 因为黑猫桑是一年只有一只在「Magic・Tail」的各个地区出现、能够把它抓住的話才能当作使魔使用的使魔,想要入手的話仅仅只有靠运气。(說白了就是欧皇之証……我摸了摸腿上的黑猫桑如此想到) 黑猫桑能够使用暗属性魔法,用做后方的支援十分的便利。 然后更加诱惑(魅了……)玩家的是【補助 変身】这一个只有一部分怪物才持有的技能、虽然和战斗完全没有关系,但可以变身成一位穿着黑色衣服的美少女、曾经听过有一部分玩家找红了眼的传闻。(所以說死宅啊……) 說白了就是。 我想要黑猫桑!
黑猫桑……我、在「Magic・Tail」的时代没有入手的一种使魔。 使魔、大部分都能通过在使魔专门店进行契約後召唤使用。 但是也有一些通过官方活动或者任务後可以使用的使魔。 黑猫桑正是属于后者的使魔,但是入手的条件相当严格。 因为黑猫桑是一年只有一只在「Magic・Tail」的各个地区出现、能够把它抓住的話才能当作使魔使用的使魔,想要入手的話仅仅只有靠运气。(說白了就是欧皇之証……我摸了摸腿上的黑猫桑如此想到) 黑猫桑能够使用暗属性魔法,用做後方的支援十分的便利。 然後更加诱惑(魅了……)玩家的是【補助 変身】这一个只有一部分怪物才持有的技能、虽然和战斗完全没有关系,但可以变身成一位穿着黑色衣服的美少女、曾经听过有一部分玩家找红了眼的传闻。(所以說死宅啊……) 說白了就是。 我想要黑猫桑!
那只黑猫桑逃进了小道的深処。
「啊!等等我!黑猫桑!」
......@@ -39,7 +39,7 @@
「黑猫桑在看着这边哟?」
「诶?」
我转头看向面,黑猫桑从远処一直盯着这边。 我感觉到那双眼睛在期待着什么。
我转头看向面,黑猫桑从远処一直盯着这边。 我感觉到那双眼睛在期待着什么。
「黑猫桑、黑猫桑。」
「?」
......@@ -76,12 +76,12 @@
「我要做一些准備!」
「我知道了!」
亞里亞紧追在黑猫桑背后。 在这种时候没有任何疑问的行动就是亞里亞的一个优点呢。 我呢、看着亞里亞跑开后开始做着准備。
亞里亞紧追在黑猫桑背後。 在这种时候没有任何疑问的行动就是亞里亞的一个优点呢。 我呢、看着亞里亞跑开後开始做着准備。
視点變更 蕾 → 亞里亞
蕾桑說了要做些准備。 究竟打算做些什么呢…总之不破坏城镇的話是最好的。黑猫桑还在胡同奔跑穿行。 事实上我正在逐渐追上她。
蕾桑說了要做些准備。 究竟打算做些什么呢…总之不破坏城镇的話是最好的。黑猫桑还在胡同奔跑穿行。 事实上我正在逐渐追上她。
「哇!」
......@@ -92,15 +92,15 @@
「蕾桑!究竟是什么东西啊!蜘蛛的巢穴!」
「恩?陷阱蜘蛛的巢穴哟?」
陷阱蜘蛛……那是一种大小相当于人的蜘蛛、这种怪物因会在栖息的森林或者洞穴里挂满陷阱而闻名,如果一只騎士的部队去到陷阱蜘蛛的巢穴的話会有三分之一在里面殉职的危險程度。
陷阱蜘蛛……那是一种大小相当于人的蜘蛛、这种怪物因会在栖息的森林或者洞穴裡挂满陷阱而闻名,如果一只騎士的部队去到陷阱蜘蛛的巢穴的話会有三分之一在裡面殉职的危險程度。
『但是、还没结束。』
「实现說好了哦。 空中有始祖神鳥在看着哟?」(暗黑神鳥……我把墓地的一只暗属性和风属性怪獸除外,出现吧!始祖神鳥!)
「实现說好了哦。 空中有始祖神鳥在看着哟?」(暗黑神鳥……我把墓地的一只暗属性和风属性怪獸除外,出现吧!始祖神鳥!)
『诶。』
「哈!?」
始祖神鳥是和天馬一样只会出现在童話故事的一种生物。 据故事的内容好像是一种从世界初期就存在的鳥…… 老实說蕾桑的話也许也可以召唤的吧……有这样想过。 正在想着那样的事、天空逐渐暗了下来。 慢慢的抬起头看到的是比一般小的房屋还大的鳥……
始祖神鳥是和天馬一样只会出现在童話故事的一种生物。 据故事的内容好像是一种从世界初期就存在的鳥…… 老实說蕾桑的話也许也可以召唤的吧……有这样想过。 正在想着那样的事、天空逐渐暗了下来。 慢慢的抬起头看到的是比一般小的房屋还大的鳥……
「是真货啊!?」
「亞里亞还在大惊小怪的吗? 已经见过了天馬应该不会被吓到了吧。」
......@@ -119,7 +119,7 @@
「那当然!就算被騎士攻击了也没有破坏哦!」
「被攻击了吗!?」
嘛,这么大的怪物出现在城镇当然要攻击了。 因为是騎士嘛。
嘛,这么大的怪物出现在城镇当然要攻击了。 因为是騎士嘛。
『在你们还在打情罵俏的时候契約已经完成了哦。』
「哦,太好了!谢谢你黑猫桑!」
......@@ -146,12 +146,12 @@
「那么、赶快出发吧!」
「诶、等、等一下!?」
被蕾桑用俗称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 然后就像空中有台階样的走了上去。 虽然从第三人称視角看像画一样美、但是当事人可是很害羞的。 顺带黑猫桑从阳台跳到了我的肚子上。 像这样把身上穿的大衣合起来看的話好可愛。 然后,蕾缓缓走上始祖神鳥把我和黑猫桑放了下来。
被蕾桑用俗称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 然後就像空中有台階样的走了上去。 虽然从第三人称視角看像画一样美、但是当事人可是很害羞的。 顺带黑猫桑从阳台跳到了我的肚子上。 像这样把身上穿的大衣合起来看的話好可愛。 然後,蕾缓缓走上始祖神鳥把我和黑猫桑放了下来。
「那么!让我们出发吧!」
「好、好的!」
『……第一次飞上天空。』
始祖神鳥开始缓慢挥动翅膀,可以看到下面的胡同里吹起了很強的风,这次就不要在意这么多细节了。 然后一口气飞上天空。 那个时候,把刚好赶到的騎士们给吹飞了。 恩、这次不用在意不用在意、估计不会死的没关系。(少女不要被蕾醬传染啊……吐槽役呢)
始祖神鳥开始缓慢挥动翅膀,可以看到下面的胡同裡吹起了很強的风,这次就不要在意这么多细节了。 然後一口气飞上天空。 那个时候,把刚好赶到的騎士们给吹飞了。 恩、这次不用在意不用在意、估计不会死的没关系。(少女不要被蕾醬传染啊……吐槽役呢)
然后,始祖神鳥缓缓飞过了城堡。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然後,始祖神鳥缓缓飞过了城堡。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8,10 +8,10 @@
『为何?』
「嗯?」
我记得【召唤】的使魔在达成契約就会解除召唤消失的啊【确信】
我记得【召唤】的使魔在达成契約就会解除召唤消失的啊【确信】
「那,黑猫桑什么时候会解除召唤呢?」
『不解除召唤倒是不行么?』
「唉,那么是要等到半天強制解除召唤吗?」
「唉,那么是要等到半天強制解除召唤吗?」
『強制解除?那是什么?』
但黑猫桑的召唤也没有被強制解除的样子,关于这点似乎與【Magic・Tail】有所不同。
......@@ -126,11 +126,11 @@
「……多半是打算把我卖到維路祖帝国吧?」
「奴隷这样的,其它国家会认同吗?」
「維路祖帝国以外的都不认可。」
『那,討厌。人类很自大的样子』<Yami:关于所有黑猫桑的話語,直接这样翻的~总觉得这种說話方式才符合气质。>
『那,討厌。人类很自大的样子』<Yami:关于所有黑猫桑的話語,直接这样翻的~总觉得这种說話方式才符合气质。>
黑猫桑的声音透出露骨般的討厌……不过因为是猫,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最,萊伊維恩是由矮人族构建的同盟体系。几乎所有人都是鍛造技師,通过與其它国家进行装備贸易来获取利益。」
「最,萊伊維恩是由矮人族构建的同盟体系。几乎所有人都是鍛造技師,通过與其它国家进行装備贸易来获取利益。」
「都有些什么样的装備呢,好想去看一看呐~」
「我想多半没有一件能胜过蕾桑所持有的装備啊。」
「百年前战争的影响吗?」
......@@ -147,7 +147,7 @@
視点變更 蕾 → 雷欧納
奧路亞納王国首都亞魯諾,这是一个以国王居城为中兴,从内向外依次是贵族、老百姓、贫民住地这样一个圆形分布的城市。我紧急赶往这是因为两件事。第一是天馬飞越城堡侵入的事件。虽然有侵入的目击报告,但去向不明,现在正在搜查中。另一件则是始祖神鳥在魯布的街上出现了。因为是突然之間现身,推测大概是不知何人召唤所为。如何捕获签订契約的想法與认为是維路祖帝国間谍的行为的想法在騎士之間萦绕,我这边也正在进行調查。老实說,发生了这样的两件大事,必须得向国王报告采取各种措施。
奧路亞納王国首都亞魯諾,这是一个以国王居城为中兴,从内向外依次是贵族、老百姓、贫民住地这样一个圆形分布的城市。我紧急赶往这是因为两件事。第一是天馬飞越城堡侵入的事件。虽然有侵入的目击报告,但去向不明,现在正在搜查中。另一件则是始祖神鳥在魯布的街上出现了。因为是突然之間现身,推测大概是不知何人召唤所为。如何捕获签订契約的想法與认为是維路祖帝国間谍的行为的想法在騎士之間萦绕,我这边也正在进行調查。老实說,发生了这样的两件大事,必须得向国王报告采取各种措施。
「失礼了。」
「嚯~雷欧納吗。怎么了?亞魯涅森林的調查结束了吗?」
......
......@@ -47,7 +47,7 @@
「……暂且先请在这儿等一下,我去叫负责担当的队员过来。」
在房間等着的魔導隊的另一人脸稍稍拉着,好像听到了刚才的談話,选择无視吧。没过多久,一名穿着同样真红长袍的女性出现了。
在房間等着的魔導隊的另一人脸稍稍拉着,好像听到了刚才的談話,选择无視吧。没过多久,一名穿着同样真红长袍的女性出现了。
「久等了,我需要做点准備,还请再等一下哦。」
「究竟是要做什么呢?」
......@@ -81,7 +81,7 @@
我想要自由的生活下去!
「啊,这件事写进报告书也可以,但是被各种各样的人四処宣扬可不行哦。」
「啊,这件事写进报告书也可以,但是被各种各样的人四処宣扬可不行哦。」
「是,是的!」
结束检查,立馬就进入了海納教国。不知为何,魔導隊的人见到我都会敬礼。
......@@ -103,13 +103,13 @@
「为什么呢?不想见爸爸媽媽吗?」
「怎么会不想见……这是第一次出来村庄,但能够和蕾桑相遇。被人贩子拐卖真是太好了呢,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唔~我记得亞里亞的家是教会吧。」
「是的。因为海納教国没有贵族,相対的聖职者的地位就比较高。常言来讲的話,感觉我就像是大小姐。世俗点来說就是千金小姐呢。嘛,村子也有朋友,也经常和商人之类的聊天。」
「是的。因为海納教国没有贵族,相対的聖职者的地位就比较高。常言来讲的話,感觉我就像是大小姐。世俗点来說就是千金小姐呢。嘛,村子也有朋友,也经常和商人之类的聊天。」
「但是,你懂很多东西呢。」
「那全是从书上学到的哦,见到实物只能說是第一次。」
亞里亞露出稍稍有些自嘲的笑容。
「也就是說,亞里亞为了今不然家人担心,想在外面增长更多的见识吗?」
「也就是說,亞里亞为了今不然家人担心,想在外面增长更多的见识吗?」
「……是的,就是那样。」
「这样的話,很简单!」
「……有什么好主意吗?」
......@@ -129,7 +129,7 @@
「那么,事不宜迟!喂──那边的商人桑!」
「嗯?什么事?小姐们?」
我从面跟上商人的馬车喊話道
我从面跟上商人的馬车喊話道
「作为护卫的同时,也请让我们搭上来!」
「这,这还真是唐突呢……」
......@@ -144,7 +144,7 @@
「非常感谢你。」
『谢了』
得到商人的认可我们进入装着商品的馬车。这次的馬车與掳走亞里亞的那次不同。有2个窗户,馬车中間摆放着数个木箱,窗户也嵌有玻璃。
得到商人的认可我们进入装着商品的馬车。这次的馬车與掳走亞里亞的那次不同。有2个窗户,馬车中間摆放着数个木箱,窗户也嵌有玻璃。
「喔~意外的宽敞!」
「小姐……冷不丁的冒出这样的話不觉得失礼吗?」
......
......@@ -20,11 +20,11 @@
「対吧,対吧」
我昂头挺胸地回答道。
做了这样的动作之,察觉到自己的胸很大,微微地垂着头。< EyStau:卧槽!!!胸大还要悲观地垂头,难道有成为贫胸的执念?>
做了这样的动作之,察觉到自己的胸很大,微微地垂着头。< EyStau:卧槽!!!胸大还要悲观地垂头,难道有成为贫胸的执念?>
說起来我是女生来着……
「說起来,商人桑。」
「之还有多久才到希拉村?」
「之还有多久才到希拉村?」
「嗯…大概还要二、三天吧?」
「二、三天吗~。」
......@@ -44,7 +44,7 @@
「蕾桑拥有各种各样的武器吧?」
「嗯?嘛,有哦?突然怎么了?」
「没有……之前有使用弓,之是杖……还会使用其他怎样的武器呢~只是忽然这样想。」
「没有……之前有使用弓,之是杖……还会使用其他怎样的武器呢~只是忽然这样想。」
「嗯…,其他的……能使用劍又能使用小刀,槍也能射击,鞭也有,甚至长槍也能使用……大部分的武器都能使用吧?」< EyStau:两种槍,一种是熱武器,一种是冷武器。嘛…总之就是6>
「到底有多少武器啊………」
......@@ -78,7 +78,7 @@
「不想见到了使用奧義的程度了吗!?」
「因为很惡心不是吗?」
箭从上空飞过,在那之几百根箭向史莱姆袭去。嘛,只要中上一箭,只是史莱姆之流的話就要倒下了呢。因为,很惡心不是吗?
箭从上空飞过,在那之几百根箭向史莱姆袭去。嘛,只要中上一箭,只是史莱姆之流的話就要倒下了呢。因为,很惡心不是吗?
「小姐好厉害啊……」
「打倒惡心的东西这种程度是很有必要的。」
......@@ -92,7 +92,7 @@
顺带一提,如果打倒了史莱姆的时候通过的話,史莱姆会变成绿色的液体。
两天,我还在乘着馬车……理所当然的吗。顺带一提,多虧了夜里黑猫桑的看守,我特别的没有贞操危机。< EyStau:卧槽…贞操危机!已经很自然的认为自己是女生了!> 嘛,也没有会做这种事的人在。
两天,我还在乘着馬车……理所当然的吗。顺带一提,多虧了夜里黑猫桑的看守,我特别的没有贞操危机。< EyStau:卧槽…贞操危机!已经很自然的认为自己是女生了!> 嘛,也没有会做这种事的人在。
「差不多到了吧?」
「啊,希拉村差不多到了呢。」
......@@ -102,7 +102,7 @@
「终于可以洗澡了哦!」< EyStau:ひゃひゃひゃひゃひゃ!>
「在那吗!?」
「在那吗!?」
「没问题的!你的父母会明白的!」
『対対。』
「到了万一的时候就行使武力!」
......@@ -124,11 +124,11 @@
『没错。』
「真好呢,真青春呢。」
慢慢地,能大大的看到希拉村。用【辅助 鹰眼】能看到穿着像絲织品衣服的两个大人,在门入口那站着。两人都是精灵。
慢慢地,能大大的看到希拉村。用【辅助 鹰眼】能看到穿着像絲织品衣服的两个大人,在门入口那站着。两人都是精灵。
「阿嘞?是魔導隊么?」
「嗯?啊啊,魔導隊不只是在国境一带和首都有哦。因为数量不少。多半是村的大人哦。」
『倒不如說,怎么从这拐走人的?』
「嗯?啊啊,魔導隊不只是在国境一带和首都有哦。因为数量不少。多半是村的大人哦。」
『倒不如說,怎么从这拐走人的?』
「……的确。」
「啊啊,維路祖帝国的人贩子似乎有会使用奇特魔法的人在。」
「据說会暂时的失去意识。」
......@@ -136,10 +136,10 @@
「这样运送物品的話会打听道各种各样的情报撒。」
『哼。』
表里如一的黑猫桑似乎対这没有兴趣。慢慢地靠近的話,対面的精灵也渐渐的靠近过来。虽然說是大人,但看起来只是20岁左右。就是是「Magic・Tail」的公式设定也书写着,精灵到20岁之前和人类一样取普通的年龄,从之之相当缓慢地成长,寿命有大約200岁左右。
表里如一的黑猫桑似乎対这没有兴趣。慢慢地靠近的話,対面的精灵也渐渐的靠近过来。虽然說是大人,但看起来只是20岁左右。就是是「Magic・Tail」的公式设定也书写着,精灵到20岁之前和人类一样取普通的年龄,从之之相当缓慢地成长,寿命有大約200岁左右。
「哟,維納。去首都途中吗?」
「嗯?是呢。面的客人也是呢。」
「嗯?是呢。面的客人也是呢。」
「啊,商人桑的名字是維納。初次听到。」
......@@ -157,7 +157,7 @@
「啊啊,顽固的父亲吗。」
「嘛,就是这样的,原本是旅行的話,一般的父亲都是反対的啦。」
「……果然只能使用武力了吗~」
「总之先跟父亲见面然說服他。」
「总之先跟父亲见面然說服他。」
「嘛,加油吧小姐们。」
「欸,承蒙您的关照了。」
......
村子的建筑几乎都是木制结构。 ……唔、是个什么都没有的普通的村子啊。 村子的人因为找到了亞里亞而都了跑出来。
村子的建筑几乎都是木制结构。 ……唔、是个什么都没有的普通的村子啊。 村子的人因为找到了亞里亞而都了跑出来。
「阿勒?这不是亞里亞醬嘛!你跑到哪裡去了!大家都在找你哟!」
「……対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有的事!你没事的話就好。」
「啊!亞里亞!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露易絲!対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有哦。 村都在說是不是被人贩子给绑走了的說。 看来没什么事呢。」
「……没有哦。 村都在說是不是被人贩子给绑走了的說。 看来没什么事呢。」
「恩、被蕾桑救了下来。」
「欸~、真的谢谢了!多虧了你我的好朋友才能得救。」
「呼呼恩、没什么啦。 你是亞里亞的朋友?」
......@@ -13,28 +13,28 @@
「亞里亞、不是有很好的朋友的嘛。」
「嘛、嘛朋友是肯定有的啦。」
亞里亞很受欢迎啊,看着这幅景象我想到。 即使这样亞里亞也想去到外面的世界。 嘛,在这种小村庄待了14年,想要出去外面也是当然的。
亞里亞很受欢迎啊,看着这幅景象我想到。 即使这样亞里亞也想去到外面的世界。 嘛,在这种小村庄待了14年,想要出去外面也是当然的。
「啊、我家就在那边。」
「哦哦、真的是教会啊。」
「那当然、我是神父的女儿嘛。」
村子唯一一座使用红砖建成的教会。 只有这点和其他的建筑不一样。 好像很高級的样子。
村子唯一一座使用红砖建成的教会。 只有这点和其他的建筑不一样。 好像很高級的样子。
「海納教的教会是由国家来建造的哟。」
「亞里亞住在那面?」
「亞里亞住在那面?」
「是的、是这样的。」
「那么、那就是战場了!」
「都說了使用蛮力是最的手段哟。」
「最的話就最好了!」
「那么、那就是战場了!」
「都說了使用蛮力是最的手段哟。」
「最的話就最好了!」
不管怎样一边說話一边来到了教会的门前。
「有没有可能面有人正在祈祷呢?」
「有没有可能面有人正在祈祷呢?」
「祈祷的时候除了崗哨的人意外大家都会过来祈祷的。 所以没问题哟。」
「呼~。」
真的有熱心的信者啊,和日本很不一样啊,正在感兴趣的时候。亞里亞敲了门之把门打开了。
真的有熱心的信者啊,和日本很不一样啊,正在感兴趣的时候。亞里亞敲了门之把门打开了。
「父亲? 在家吗?」
「亞里亞!你没事吧!?」
......@@ -56,7 +56,7 @@
「出去旅行!? 那样的話不准哦!」
「我不是一个人所以没关系的啦媽媽。」
「不行!你是我最重要的女儿啊。」
「那么就要把我一直关在这个小村子吗!」
「那么就要把我一直关在这个小村子吗!」
『說出来了小村子。』
「不要关心这种奇怪的地方。 有我在的所以没关系哦。」
「就是这样才担心啊!只不过是帮助了被人贩子带走的女儿的程度,像你这样的小姑娘一个人能够让我信赖吗!?」
......@@ -70,7 +70,7 @@
「……好的。 対不起哦蕾桑(以下腦补:让你一个人睡)。」
「知道了亞里亞。」(蕾:甘い!)
道别和黑猫桑一起走出教会。 于是一人和一猫开始寻找住的地方。
道别和黑猫桑一起走出教会。 于是一人和一猫开始寻找住的地方。
「話說回来你可以用【補助 変身】的吧?」
『恩? 嘛可以的哟。』
......@@ -82,7 +82,7 @@
「为什么闭着眼睛呢?」
「恩?呜哇!好可愛!」
睁开眼睛,対面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人类的女孩子。 头发要說的話更接近于白色的灰色。 身高比亞里亞还小一些。 胸是飞机場啊。(我去……蕾你现在是左巨乳,右平胸,之是不是还有上御姐下萝莉啊?)
睁开眼睛,対面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人类的女孩子。 头发要說的話更接近于白色的灰色。 身高比亞里亞还小一些。 胸是飞机場啊。(我去……蕾你现在是左巨乳,右平胸,之是不是还有上御姐下萝莉啊?)
「……没有在想一些失礼的事?」
「没、什么都没有?」
......@@ -90,7 +90,7 @@
「……总、总之我们去找旅館吧!」
「……逃掉了。」
黑猫桑变回了猫的身体。 问了理由后『住宿费只用交一个人的呀?』这样的。 似乎是有考虑过的样子。 一边向村里人打听找到了旅館。 是两层木造的房子。 我进到旅館里面。 里面有一个森精灵的女性……大概是这座旅館的女当家吧。
黑猫桑变回了猫的身体。 问了理由後『住宿费只用交一个人的呀?』这样的。 似乎是有考虑过的样子。 一边向村裡人打听找到了旅館。 是两层木造的房子。 我进到旅館裡面。 裡面有一个森精灵的女性……大概是这座旅館的女当家吧。
「很可愛的小姐和……黑猫?是冒険者吗?」
「是的、这是我的使魔。」
......@@ -102,17 +102,17 @@
「谢谢你。」
「啊、但是刚刚有一个叫狼之集会的公会来了,最好注意一点哟。」
「为什么?」
「老实說啊。 看起来很了不起的样子(貶義:就是看着很拽的样子,嘛这要文艺文艺)很困扰啊。 嘛就是不要刻意去刺激他们好了。」
「老实說啊。 看起来很了不起的样子(貶義:就是看着很拽的样子,嘛这要文艺文艺)很困扰啊。 嘛就是不要刻意去刺激他们好了。」
「好的、我知道了。」
付了钱进到面。 似乎一楼是食堂二楼是客房的样子。 女当家带着我走上二楼。
付了钱进到面。 似乎一楼是食堂二楼是客房的样子。 女当家带着我走上二楼。
「恩?女当家桑?这个小姐是什么人。」
在二楼的回廊突然就被两个人类给堵住了。
「啊、这是客人哟。」
「客人?这么說的話不是村人的咯。」
「客人?这么說的話不是村人的咯。」
「啊啊、好像是冒険者哟。」
「冒険者?怎么可能呢!?」
......@@ -127,7 +127,7 @@
「対不起啊、弄得你心情不好了吧?」
「没有、我没事。」
让女当家带我到房間立刻去泡澡、想就明天的决斗和黑猫桑一起商量一下,但是从中途变成了黑猫桑的换衣秀什么的就不要在意了。
让女当家带我到房間立刻去泡澡、想就明天的决斗和黑猫桑一起商量一下,但是从中途变成了黑猫桑的换衣秀什么的就不要在意了。
視点變更 蕾 → 亞里亞
......@@ -140,7 +140,7 @@
「你說点什么啊!你!」
「……嘛、你所說的叫蕾的孩子要求决斗是吧? 和我们准備好的対战対手决斗失败的話就会放弃亞里亞的事,因此我们准備一个很強的対手给她就行了吧。」
「你想要让谁做対手呢?父亲。」
「现在、叫做狼之集会的公会的冒険者们好像在村子留宿吧? 而且公会会长也在呢。」
「现在、叫做狼之集会的公会的冒険者们好像在村子留宿吧? 而且公会会长也在呢。」
「难道!?」
「就是那个难道哟亞里亞。 我直接向公会会长拜托了出战的事。 让那个好像还没满20岁的少女和公会会长决斗的話怎么說都会放弃的吧。」
「没关系吧………」
......@@ -151,6 +151,6 @@
「嘛、那个叫蕾的小姑娘输了的話就会留在这个村子吧?」
「対的有好好說过的。这点可以保証。」
,我一个人泡了澡。 带着対蕾桑的些许不安睡了。
,我一个人泡了澡。 带着対蕾桑的些许不安睡了。
不管怎么說,只有蕾桑赢了的是我没有想到的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