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f10a7889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エルフ転生からのチート建国記

parent 375043cf
......@@ -4,7 +4,7 @@
「不可以偷懒哦,希利路」
少女叉着腰,対我說到。
身高150cm左右。是一个有着黯淡的金,青色的眼睛的美少女。一手便可以保住胸部,可以說身材什么的完全没有。「CB:意译」
身高150cm左右。是一个有着黯淡的金,青色的眼睛的美少女。一手便可以保住胸部,可以說身材什么的完全没有。「CB:意译」
只是她才只有14岁,这样看来的話还是有很大发展余地的吧。
她叫露西艾「CB:男主叫希莉露 女主叫露西艾 我……」,是我寄住的家庭的女儿,虽然比我要小上三个月,但是却有一种姐姐的感觉。
......@@ -12,17 +12,17 @@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就算再怎么努力,也都会被那群家伙拿走的。」
我摸着自己的长耳朵──那是和人类最显著的区别。
是被人类所支配的森精灵的村子,人口只有200人左右。
是被人类所支配的森精灵的村子,人口只有200人左右。
以前,我们只是自由自在的狩猎,靠着森林的恩惠所生活。而现在,人类靠着武力,令我们屈服,只得为他们培养指定的作物。而且还要交税。
就算是作物,收货之后也几乎全被……而且,好多伙伴们也被抓走了。
逃出来的話就会被杀。恐怕,再也不能回归以前的生活了吧。
逃出来的話就会被杀。恐怕,再也不能回归以前的生活了吧。
「所以才不得不努力吧!那些家伙,才不会管是否歉收,也会征收定量的。如果不努力的話,我们可是会饿死的啊。」
「的确是那样的話,还不如就那样去死」
「我要生气咯!」
「难道不是吗?活生生的挖出我们的心脏。上周你也看到了吧!那些家伙故意当着我们的面──!」
人类从我们这夺走的不只有庄家而已。
人类从我们这夺走的不只有庄家而已。
还有我们的生命。
将森精灵的心脏挖出来的話,会变成強大的魔力结晶。
人类就像这样,不把我们全不杀光。而是在征收作物的同时,夺走10个人左右的生命「CB:挖走心脏,ωωω为了通顺不翻译 話說满猎奇」
......@@ -43,7 +43,7 @@
「那好吧!下次我来好了『下次我请~』。」
我絶不会道歉的。村子的大家担心、害怕着下次收获期的时候自己会不会被选上,偶尔能大家的哭泣声。
我絶不会道歉的。村子的大家担心、害怕着下次收获期的时候自己会不会被选上,偶尔能大家的哭泣声。
「対不起,我說得太过火了。我也不想說成这样。只是要更加努力才行啊。就像以前的希利路一样,說着『什么时候我也会支撑这个村『这样『CB:大眼睛kirakira闪烁着,恕我不想这么翻译』」
......@@ -53,7 +53,7 @@
我曾想追随身为村长的父亲,完成他振兴村庄的壮举。
曾经像那样努力过呢
可是,五年前,在人类的侵略中战斗到最的父亲死了。……很多村民们追随着父亲被卷了进去。
可是,五年前,在人类的侵略中战斗到最的父亲死了。……很多村民们追随着父亲被卷了进去。
也包括了我的母亲和露西艾父母。
老实的說的話,的确是减少了伤亡。可是那个时候,我想世上有些事情是人力所不能抗拒的,只得顺其自然。
我抛弃了以前的幼稚。即便是代替父母养育了我的露西艾的祖母和一起长大的露西艾的妹妹「雷加尔 抱歉我不想想名字」的死亡也没有改变我。「所以說日語长句翻译就是語死早的作死」
......@@ -66,7 +66,7 @@
苦笑
那样的事是不可能的。
确实,我比别人稍微优秀一点。但是,不论再怎样努力战斗,杀掉几人之,被蜂拥而上的十数倍的敌人圍攻的我的下場,連想都不用想了吧。「原文当然不是怎么說的,但是是这个意思」
确实,我比别人稍微优秀一点。但是,不论再怎样努力战斗,杀掉几人之,被蜂拥而上的十数倍的敌人圍攻的我的下場,連想都不用想了吧。「原文当然不是怎么說的,但是是这个意思」
那是无可企及妄想而已。「本句也是」
......@@ -76,14 +76,14 @@
「真的是那样吗?我只不过是这种程度家伙吗?」
腦袋回响着和自己相似的声音。
腦袋回响着和自己相似的声音。
「希利路,你没事吧?」
「什么事也没有」
她支撑着头晕目眩的我
又是那个声音。
随着年龄的增长,腦袋的声音愈发频繁的出现。
随着年龄的增长,腦袋的声音愈发频繁的出现。
可是为什么呢?每当那个声音变得更大的时候,体术也好,魔術也好都变得更加的強大了。
「那么,露西艾,差不多该快点开始工作了吧。如果再这样,果然还是有些糟糕。最大限度的逼近死线才是我的信条的。」「CB:不要扔东西!」
......@@ -113,11 +113,11 @@
开着玩笑的的雷克和满脸雀斑的朴素女孩修迪是我的幼馴染。『CB:我不承认!这才不是精灵!这才不是幼馴染!』
『我错了。但是午饭的还是请饶了我吧。除了那以外,根本没有乐趣的嘛』
一边吐槽,一边走进了田地
一边吐槽,一边走进了田地
就在那个时候,响起了馬蹄声。
所有人都僵硬了
会騎馬来的只有人类。
不仅是我们,旁边田地的人也一样。
不仅是我们,旁边田地的人也一样。
支配者们来了。『CB:侦测到十二級灵能波形,刀锋女王回来了』
两个愛馬仕『CB:233』,还有三个人騎着馬。
那是穿着全身鎧的強壮的士兵。「CB:顺便一提 如果你知道騎馬穿全身鎧是多么不合理的話,就请无視这段」
......@@ -134,13 +134,13 @@
「是啊。那就这样」
愛馬仕的一人說道。
于是,士兵们5人一组朝我们这走来。
于是,士兵们5人一组朝我们这走来。
理所当然,村子最外面边的就是我们所在的田地。
「Hi──」「我不造是什么鬼」
雷克立馬掉头狂奔。
但是,一把小刀,裹挟着銀色的光芒,射入了雷克的背,将他刺倒在地。
但是,一把小刀,裹挟着銀色的光芒,射入了雷克的背,将他刺倒在地。
「首先,是第一个」
......@@ -159,7 +159,7 @@
「等一下!让我来。」
但她根本没来得及拦住,那个叫队长的男人「CB:噗」却隔断了露西艾與我,将我我挡在他的背。「調整下語序」
但她根本没来得及拦住,那个叫队长的男人「CB:噗」却隔断了露西艾與我,将我我挡在他的背。「調整下語序」
「三个人就够了吧?走了。」
「什么啊,这个小鬼还要女人来庇护?」
......
......@@ -25,7 +25,7 @@
「怎么可以这样,我怎么能选择别人的生命?」
「那么就没办法了呢。」
男人的笑声在腦袋回想。
男人的笑声在腦袋回想。
露西艾是如此溫柔,就算是自己牺牲,也不愿他人牺牲。
而且还为了我,拼命地烦恼着,痛苦着,哭泣着。
我想做写什么,即便肉搏战是没有可能的。
......@@ -58,7 +58,7 @@
「什么啊,你这令人惡心的动作,莫非是腦袋被打得太多坏掉了?」
无視掉队长的声音,反覆伸展了几次手,并轻轻的跳了下。然,活动下手脚。「CB:就是测试自己的力量,原谅我語死早」
无視掉队长的声音,反覆伸展了几次手,并轻轻的跳了下。然,活动下手脚。「CB:就是测试自己的力量,原谅我語死早」
思維清晰。視野扩张。
腦力信息的洪流奔涌。
......@@ -79,11 +79,11 @@
肉体破损。轻微腦震荡。腹部受损,运动性能低下。
但,无所谓了。这种程度的対手,就算四肢殘废也是不堪一击。「百度翻译:也要推到给你看,我,也是醉了」
「哦?脸皮真够厚的呢。不要悔,你的心脏我要了。」
「哦?脸皮真够厚的呢。不要悔,你的心脏我要了。」
右手大力挥了过来。
能看见!不仅仅能看到,声音,气味,皮肤所触及的空气。所有必要的情报确认。
只要赢就好了
只要赢就好了
接近战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时間
連0.1秒的时間也没有。「CB:0コンマ1秒以下の世界における判断の連続、まともな思考は走らせる时間はない。看看就行」
......@@ -91,7 +91,7 @@
本来,记忆與知识所不能填充的区域,刻印着我的魔術。设定好魔術,将动作接续到最佳。我的身体不过是将那个再现的机械。「CB:一股浓厚的红A风扑面而来」
拳头带着呼呼声撕裂空气。作为回礼,我一拳打在了队长的脸上。鼻骨破碎。
,超过180厘米巨大躯体被击飞了。「CB:再一次小看了日本人対身高的观念,你造小学五年級的时候同学已经有186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吗?」
,超过180厘米巨大躯体被击飞了。「CB:再一次小看了日本人対身高的观念,你造小学五年級的时候同学已经有186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吗?」
「魂──」
队长捂住正在啪嗒啪嗒流着血的鼻子。
......@@ -104,31 +104,31 @@
「我要杀了你!!」
队长捡起掉在地上的头盔與护腕,拔出双手劍。
,愤怒的挥舞着劍。
,愤怒的挥舞着劍。
我的倒持这作业用的刀。
隔着头盔,我知道他笑了。
没错。想要用这么小的一把刀来格挡双手大劍的話,恐怕那个瞬間,我便会被撕裂吧。而対方穿着全身鎧,脸也被全覆式头盔遮蔽,靠这把小刀大概也无法刺穿吧。
侧身躲过横斩的第一击,扭身躲过下切的第二击。劍刃劈入大地,他用力摇晃想要拔出来。
惊人的力量。应该是被简单的魔術強化过。
但是,趁你病要你命。如果正经対战的話,大概会被杀个五次左右
如果之仍是連击,可能会有无法回避的攻击,只能靠小刀来接住。当然,真那样的話就完了。以柔克刚压制対方。柔らかい防御「CB:就是以柔克刚的柔是一种很好的防御手段。我真不知道怎么翻」。但是力道的大小,角度,时机,哪怕有任何一点点也不対的話,便会丢掉性命。
如果之仍是連击,可能会有无法回避的攻击,只能靠小刀来接住。当然,真那样的話就完了。以柔克刚压制対方。柔らかい防御「CB:就是以柔克刚的柔是一种很好的防御手段。我真不知道怎么翻」。但是力道的大小,角度,时机,哪怕有任何一点点也不対的話,便会丢掉性命。
但是我却連1Mm的误差也没有,刹那間断定了最佳的时机。
并不可怕。対我来說这种程度可谓是理所当然的。
「喂喂,只会乱窜吗?」
队长一边喘气一边从牙缝挤出这么一句話。然而这挑衅却被粗重的喘息声给毁掉了。
队长一边喘气一边从牙缝挤出这么一句話。然而这挑衅却被粗重的喘息声给毁掉了。
「不,差不多也该结束了。」
「少废話!」
,不顾腰肢的疲劳,挥动武器。没错,挥动没有力量的双手。
,不顾腰肢的疲劳,挥动武器。没错,挥动没有力量的双手。
対我来說,这是理想的角度。我一直就在等待这一个刻。「CB: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这一刻」
小刀的前端接触到双手劍,瞬間破碎。劍刃的碎片在空中。我「360度转身扔飞镖,老子不想翻了 你们自己腦补吧 日了 扔给飞镖这么多废話」
目标是被全覆式头盔包裹的队长的脸
刀刃的前端刺入了头盔的缝隙,刀的碎片反射这日光,射入眼
刀刃的前端刺入了头盔的缝隙,刀的碎片反射这日光,射入眼
「唔唔唔唔唔啊啊啊啊,眼睛,我的眼睛啊!」
......@@ -160,13 +160,13 @@
项圈依在工作,发出噪音。
有两个因素让它无效。
第一是,项圈対程度小型魔法没有反应。比如說编织体术的魔法,所用魔力量极少,没有泄出魔力就在体内完成了,所以项圈対此没有反应。
,第二是每次都一定会发生噪音的話,那么把这点也加进了魔法式就行。
,第二是每次都一定会发生噪音的話,那么把这点也加进了魔法式就行。
那是之前的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的到精密作业。
「死吧啊啊啊啊啊!」
这家伙放弃了弓箭,而是用劍全了冲锋,向我斩过来。
我絲毫不怕地躲开,手持从队长那抢来的双手劍,下蹲挥劍上挑。
我絲毫不怕地躲开,手持从队长那抢来的双手劍,下蹲挥劍上挑。
那是我竭尽全力才能拿起的大劍,灌注了我全身力量而挥动的尖锐一击。
那一击,穿透了劣质的鎧甲,貫穿了他的腹部。
那毫无疑问是致命伤,放弃去把劍拔出来,我向着还在装填箭矢的男人们冲了过去。
......
五分钟,队长以外的全部士兵都被我杀了。
五分钟,队长以外的全部士兵都被我杀了。
队长现在也正在抱着头在地上打滚。
他已经完全的失明了。
已经不会再看光明了。
虽然是第一次杀人,但絲毫没有罪惡感。
有一种杀人杀惯了的不协調感。
自从接受声音之,我以前不知道的知识和记忆的碎片开始涌现出来。
自从接受声音之,我以前不知道的知识和记忆的碎片开始涌现出来。
简直就像自己的事情一样。
「谁,拿来酒,度数尽量高,不需要从村子拿。
那些士兵的馬车里散发着酒味,从那里拿。」
「谁,拿来酒,度数尽量高,不需要从村子拿。
那些士兵的馬车裡散发着酒味,从那裡拿。」
我,一边大声的呼喊,一边跑到背上扎着刀的雷克跟前
......@@ -24,11 +24,11 @@
因为雷克正在出血,我并没有回話的余裕
「张嘴,把这个叼住」我一边說着一边把麻布塞入雷克嘴
,一口气拔出扎在背上的刀,把酒精倒出。
「张嘴,把这个叼住」我一边說着一边把麻布塞入雷克嘴
,一口气拔出扎在背上的刀,把酒精倒出。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雷克用发出疼痛的闷声。
如果不把麻布放入嘴的話,他会咬掉舌头的。
如果不把麻布放入嘴的話,他会咬掉舌头的。
清洗和消毒的同时用手触碰伤口。
「『治癒』」我发动治癒魔法。
......@@ -60,7 +60,7 @@
「总觉得,像是从前的希利路」
「是从前的我……露西艾喜欢那边?」
「嗯,死心畏缩的希利路不想看」
「好,明白了。我会救助我们的村!从人类的手解放这给你看的。因为是反正不那样做迟早也会死。」
「好,明白了。我会救助我们的村!从人类的手解放这给你看的。因为是反正不那样做迟早也会死。」
环視着我们周圍的村民,我苦笑着。
在那些眼神中,有三成是因朋友平安而感到高兴的眼神,有三成是対我的愤怒與轻蔑,剩下的,都是模棱两可的眼神。
......@@ -73,7 +73,7 @@
說出了的预想那样的言词。
如果来征收税的士兵们不回去的話,确实会怀疑这个村。
用不了多久我的事情就会暴露
,就是报复。
,就是报复。
但是,不想只有害怕。
「叛逆者?不是很好么?要是只是作物被夺去还好。但是,每年都被夺去朋友,一直沉默到现在才是異常啊。
......@@ -96,7 +96,7 @@
梦,确实是这样呢。
人类士兵们很強,Fullmail的鎧甲能弹开精灵们放出的弓矢,而且精灵们又不擅长接近战。
并且,作为精灵的擅长风魔法并不具有高杀伤力。
如果战斗的話,就会被缩短距离,然被杀。
如果战斗的話,就会被缩短距离,然被杀。
「那么,为了証明我的梦不只是梦
从现在开始做二个事给你们看
......@@ -140,16 +140,16 @@
听到这些,我明白了,大家到现在都没有真正理解。
「听我的話吧,我相信我能胜利。
粮食的話,我们可以通过袭击人类的补给基地,从他们那夺取过来」
粮食的話,我们可以通过袭击人类的补给基地,从他们那夺取过来」
这是最简单的获得粮食的方法,那就是掠夺。
而且,考虑数量與质量的話,只需要瞄准人类的后勤就可以了。
从这个精灵的村,到人类的国家有220km。
人类的重装士兵,即使用最快的馬一天也只能行进20到三十公里,所以无论怎样都会有中继点。
而中继点的位置,在父亲征战的时代就确定了。
因为那里很有战略意義,以那里为起点可以通向周圍几个精灵的村落。因此那里驻扎着一些人员,也储備有一定的粮食。
袭击那
……不过那也是防御周边地区落叛乱的关口。
因为那裡很有战略意義,以那裡为起点可以通向周圍几个精灵的村落。因此那裡驻扎着一些人员,也储備有一定的粮食。
袭击那
……不过那也是防御周边地区落叛乱的关口。
卫兵和和装備时时刻刻都処在整装待发的状态。
「混蛋,你这是要去送死么?」
......@@ -169,15 +169,15 @@
早点死不也是很好么?」
我大胆地笑了。
村长,从鼻子发出嘲笑声。
村长,从鼻子发出嘲笑声。
看到过我的实力的一部分村民,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然是第二个,
「然是第二个,
我们之前的战斗之所以会输,是因为人类所穿的鎧甲。
弓不能穿过,所以一个又一个精灵被杀。
因此我会给你们做出,谁都能使用的,能够一击杀死那些家伙的武器给你们看。有那样的武器的話,谁都能够战斗」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
「有!那里就有人类的尸体,武器做出来后,我会在大家面前用那种武器貫穿鎧甲証明给你们看。
「有!那裡就有人类的尸体,武器做出来後,我会在大家面前用那种武器貫穿鎧甲証明给你们看。
我会做出那个武器,但会让露西艾使用」
以前,人类为了针対精灵一边拉开距离一边战斗的方式,利用帝国的制铁技术,创建了那种金属鎧甲。
......@@ -187,9 +187,9 @@
这样,只要露西艾能够用它穿透鎧甲,就可以証明谁都可以使用。
「你们现在可以嘲笑我,說我說的是梦話。
但是,希望看在到现在說的两个事之你们不会在这样說。
但是,希望看在到现在說的两个事之你们不会在这样說。
如果失败,不用你们做任何抵抗。
直接把我捆到人类那就行。
直接把我捆到人类那就行。
我不用太长的时間,我会用5天夺取食物,再用五天做出武器。
难道你们連10天都不能给我?」
......@@ -219,8 +219,8 @@
但是,去做没有胜算的战斗不是勇气,而是魯莽!
好吧,希利路。
做你說的给我们看看。
如果你在补给站死去,全村都或說是你杀了士兵,然变得得意忘形。
如果你成功回来,但没有做出你所說的武器,我们将把你以叛逆者的身份捆到人类那去。」(村长早晚死)
如果你在补给站死去,全村都或說是你杀了士兵,然变得得意忘形。
如果你成功回来,但没有做出你所說的武器,我们将把你以叛逆者的身份捆到人类那去。」(村长早晚死)
「本来就是这样打算的。
但是,如果我能够做到,你们,不一起战斗么?」
......
我和露西艾停下馬车,离开大道,进入森林做夜营的准備。
因为没有停歇的赶了60km的路,馬已经变得非常疲惫。
距离帝国的补给基地还有40km,明天就可已到达。
为了露西艾,我在让馬去森林头吃草的期間,收集干燥的树枝做劈柴,费劲的用燧石点火。
为了露西艾,我在让馬去森林头吃草的期間,收集干燥的树枝做劈柴,费劲的用燧石点火。
「果然,精灵使用火魔法是很吃力的」属性魔法,是使用自己体内的魔力オド,呼唤出大自然中的魔力マナ来发动魔法,但是マナ(译:这个,某魔触少女的名字?)本身就存在属性,所以存在着个体対属性魔法的相性的问题。
粗略的分,属性一共有六种,不过,因为有两个是特别存在,所以最重要的一共有4种,分别为地,火,风和水。
......@@ -23,7 +23,7 @@
「『知觉扩张』」风的マナ成为我的知觉通过大气向周边扩散。
本来以我现在的腦力和魔力,充其量能够感知300m,不过,这个区間却被扩大了。
到底,我的风相性是90.呼唤风的マナ的时不用說没有任何反抗,甚至亲自来帮忙。
在扩张了的感知中,发现了鹿和野豬等野生动物附近还有一条小河,野菜,蘑菇,蔓越莓之类的东西在那生长着。
在扩张了的感知中,发现了鹿和野豬等野生动物附近还有一条小河,野菜,蘑菇,蔓越莓之类的东西在那生长着。
「这个树林是枫树林么!?」枫树是树木中最有用的树木之一。
作为木材有很強的硬度,而且非常致密,非常好看
......@@ -33,20 +33,20 @@
选出其中,没有障碍物遮挡,正在专心吃草的鹿。
用魔力強化身体,并取出怀中的刀。
用弹道计算的術式确定投掷的方向。
,完美地控制全身的肌肉,全部力量没有损失把飞刀投了出去
,完美地控制全身的肌肉,全部力量没有损失把飞刀投了出去
并给刀加了风的庇佑。
这样做的話,就可以避免侧风和风阻的影响。
投掷的刀,按照事先预计的弹道,从鹿的脖子刺入。由于静脉被切断,鹿的血像喷泉一样喷出
「那么,该去取回了」我那样嘟哝,开始向鹿走去。
去去鹿的地方的途中,采集了野菜和蘑菇,并且从小溪那把水桶灌满。
去去鹿的地方的途中,采集了野菜和蘑菇,并且从小溪那把水桶灌满。
并且用術式把水消毒。
因为有时生水是有毒的。
「你的生命不会浪费」
把出鹿脖颈上的刀,并开始原地拆卸鹿的尸体。
虽說是拆卸,却只是去掉血之,拔出鹿的内脏,扔掉胃和肠,但因为肝和心脏的营养價值高,所以用枫树皮包住带走。
虽說是拆卸,却只是去掉血之,拔出鹿的内脏,扔掉胃和肠,但因为肝和心脏的营养價值高,所以用枫树皮包住带走。
「希利路,很晚呦。
去哪裡了?」
......@@ -58,15 +58,15 @@
「……是怎样做到的,30分钟就捕获到了鹿,并且还拆卸放了血」露西艾听了,吃了一惊。
鹿警戒心很強,人一到附近就会立馬逃跑,而且体力也要比人大。
原本狩猎犬不在連发现都比较困难,而且有二,三根箭刺中了也能满不在乎的动作很快的逃跑,并且还会在人不能全速前进的道路上逃跑,所以在精灵村,三到四个人的集団带着狩猎犬都要大概两至三天每天瞄准猎物才能捕获…
原本狩猎犬不在連发现都比较困难,而且有二,三根箭刺中了也能满不在乎的动作很快的逃跑,并且还会在人不能全速前进的道路上逃跑,所以在精灵村,三到四个人的集団带着狩猎犬都要大概两至三天每天瞄准猎物才能捕获…
「是想让露西艾吃到,所以非常努力的结果」
「……那个,谢谢」
露西艾脸红着移开視线。
听到我說这样的話露西艾会不好意思也是没办法的。
但是,我想今都能坦率地传达心情。
不想日后因为如今的不坦率而后悔。
但是,我想今都能坦率地传达心情。
不想日後因为如今的不坦率而後悔。
「肉和皮,今天就先放到馬车上,先吃肝和心脏」
「这样铺张浪费真的好么?真的可以吃?」
......@@ -78,7 +78,7 @@
「那么,要赶紧做好啊」我首先先将心脏的筋去掉
撒上盐,在枫树树皮上摆好,并用野菜一口气包起来。
并用枫树树皮做的绳子绑好,扔到篝火的灰烬
并用枫树树皮做的绳子绑好,扔到篝火的灰烬
这样做可以去除腥味,并且野菜的香味也能吸进肉里。
「希利路竟然会做料理。明明到现在为止都没看见过希利路进厨房」
......@@ -114,7 +114,7 @@
所以必须去除。
我用刀将肝切成很薄的原片。
扔掉肝中心部位的苹果芯一样的洞里的胆汁,并用水筒里的水将其清洗干净,與此同时将血也放干净。
后,将不会碰到胆汁的部分放到露西艾的盘子里,会碰到的有苦味的部分六根自己。
後,将不会碰到胆汁的部分放到露西艾的盘子裡,会碰到的有苦味的部分六根自己。
为慎重起见,用风的魔術操纵气压,杀死肝上的细菌和寄生虫。
虽然一直在山上成长,対细菌和寄生虫有较強的抵抗力,但也不能因此怠慢。
......@@ -133,7 +133,7 @@
因为與给露西艾不同,我的是挨着胆汁的部分,有点涩,不过尽管如此也非常开心。
肉的甜味来自糖原(表示我们学的不是叫肝糖原来这么…),鹿的肝的含量是牛的4倍以上,这也是鹿的肝一般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原因。
但是,一旦鹿进入兴奋状态,糖原会迅速被转化然输送到全身,所以如果不让鹿直接死亡会让味道直线下降。
但是,一旦鹿进入兴奋状态,糖原会迅速被转化然输送到全身,所以如果不让鹿直接死亡会让味道直线下降。
高兴的看着一心一意吃着的露西艾。
一部分是因为料理好吃,但最重要的,是因为維生素不足的身体的需求吧。
人的身体会觉得有着自己缺乏的营养的食物好吃。
......@@ -148,10 +148,10 @@
「露西艾少有的变成这个样子也挺好。因为总是不断的注意周圍」
「呜呜,被希利路溫柔地対待之类……但是,希利路变了吧。
感觉忽然长大了。我以前一直把希利路当做弟弟一样看待的」
「我决定不会在像孩子一样対露西艾撒娇了。今由我守护露西艾」
「在馬车也說过,是认真的么」
「我决定不会在像孩子一样対露西艾撒娇了。今由我守护露西艾」
「在馬车也說过,是认真的么」
「当然,我不会违背自己說过的画的。
打倒帝国,救助村子,然與露西艾幸福地生活」
打倒帝国,救助村子,然與露西艾幸福地生活」
「呐,如果哟?如果我们两个逃跑呢?」
「如果那个是露西艾的真心,我会好不犹豫的那样做的
虽然喜欢那个村子,不过,露西艾是最重要的啊」这个是地地道道的真話。
......@@ -161,30 +161,30 @@
「好!为此全力的战斗吧!」露西艾不是愚蠢,不过太天真了。
理解这样做的危險。
不过,理解那个之,依然不能容许只是两个人变得幸福。
不过,理解那个之,依然不能容许只是两个人变得幸福。
是为了大家能够在一起幸福的生活而努力的少女。
「但是,希望一个保証」露西艾那样說着将手掌伸出。
这边的世界以拉勾作为約定的动作。
我轻轻地合起手掌勾住露西艾的手指。
「如果是希利路为了不让我懊悔而在勉強然死了的話,还不如两人一起逃跑,一生懊悔。
「如果是希利路为了不让我懊悔而在勉強然死了的話,还不如两人一起逃跑,一生懊悔。
所以,不要死。无论发生什么也絶対要活下来」
「不能就这样約定。我要修改一下。无论发生什么都要两个人一起活下去。行的話就这样起誓吧」
「嗯,明白了。订正。无论发生什么两个人一起活下去」
「『在世界树的祝福下,我发誓』」
在分开勾住的手指,我们按下大拇指。
在分开勾住的手指,我们按下大拇指。
违背対着世界树立下誓言,被精灵认为是最大的耻辱。
「呐,希利路,午饭时的求婚的回答,可以现在做么?」
「不行。要全部结束再听」
「不行。要全部结束再听」
「你这个坏人」
「原本我心眼就很坏哟。」
后,我们吃完鹿的心脏和野菜之后,开始吃作为甜品的野生的蔓越莓。
後,我们吃完鹿的心脏和野菜之後,开始吃作为甜品的野生的蔓越莓。
蔓越莓非常的酸,不过因为是貴重的維生素来源,我们一边皱眉脸忍耐一边咽下了。
吃完饭,用水沾湿的布擦完身体的二人挽起手睡了。
吃完饭,用水沾湿的布擦完身体的二人挽起手睡了。
在男人的身边,露西艾却放心地寝息是非常的信赖我吧。
现在还不能出手。
但是,总有一天一定……我一边考虑那样的事一边入睡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12,7 +12,7 @@
「事实胜於雄辩,罗尔先生可以判断到痊愈是否吧?」
微笑的我說道。
我在家附近简单地搭建了帐篷,那收容了男女老少合共十个左右的精灵。昨天,在帝国市兵前来征收物资时背部被刺伤的青梅竹馬雷克立(レック)向村民說了被我治疗的事情,并集合病人伤者,曾经被我治癒成功的雷克立的話显得十分有說服力,伤病者一下子就汇集过来了。
我在家附近简单地搭建了帐篷,那收容了男女老少合共十个左右的精灵。昨天,在帝国市兵前来征收物资时背部被刺伤的青梅竹馬雷克立(レック)向村民說了被我治疗的事情,并集合病人伤者,曾经被我治癒成功的雷克立的話显得十分有說服力,伤病者一下子就汇集过来了。
「这样的話俺要你治好俺的右臂,去年曾经骨折,即使勉強康复了,手臂的活动还是十分不畅顺,如果这状况維持一生的話…俺…」
......@@ -25,7 +25,7 @@
「发现了什麼吗?」
「啊,骨头变形,关节亦扭曲了。」
「这到底是什麼回事?」
「之前連接骨头时処理不当,错误的位置連接了在一起,之伤口愈合时骨头出现了问题。很糟的状况。」
「之前連接骨头时処理不当,错误的位置連接了在一起,之伤口愈合时骨头出现了问题。很糟的状况。」
「那就是說不可能复原了?」
「一舨却不太奏效的方式,还是会痛不欲生但很有效的方式,你自己选择。」
「喂喂,很危險的发言。」
......@@ -33,7 +33,7 @@
「……痛的会死的方法好了。」
「那麼,含著这布,不然痛楚会令你不舌头咬断。」
我說著把布递给了罗尔。确认之,开始呼唤水之精灵。罗尔体内的血液,主要的成份都是水,水魔法有操作血液的用途。
我說著把布递给了罗尔。确认之,开始呼唤水之精灵。罗尔体内的血液,主要的成份都是水,水魔法有操作血液的用途。
「摇动吧,水精灵。」
......@@ -47,7 +47,7 @@
「罗尔!尽力不要活动手臂!」
罗尔听到就像被魔力束缚了一样,一动不动。没有问题了。就这样,固定了手臂,让骨头理想地連接起来。
罗尔听到就像被魔力束缚了一样,一动不动。没有问题了。就这样,固定了手臂,让骨头理想地連接起来。
「愈合。」
......@@ -69,15 +69,15 @@
「希利路,俺怀疑了你,対不起。回礼要什麼好呢?俺的家中的毛皮、肉,什麼都好的都可以拿走啊!」
「心領了,我只希望我遇上困难罗尔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真的就这样吗?」
「当然,如果村里的人每人都付给我报酬,家里的东西会溢出来了。」
「当然,如果村裡的人每人都付给我报酬,家裡的东西会溢出来了。」
「俺明白了,这个恩情俺一定不会忘记。」
我以淡淡的微笑回应。不拿报酬是有理由的。我的目的是卖人情,将破烂強行给我,这样被抵消可是不行的。罗尔再一次対多致谢就离开了。
我以淡淡的微笑回应。不拿报酬是有理由的。我的目的是卖人情,将破烂強行给我,这样被抵消可是不行的。罗尔再一次対多致谢就离开了。
「下一位是谁呢?」
「请你治好我的儿子……从上周就开始腹痛,让他服用了家传的秘藥但完全治不好……」
第二位客人是住在隔壁的丰满女性。比我稍微年幼的孩子也带来了。呼吸急促不断流出冷汗的小男孩露出了痛苦。精灵是十多岁之成长就相当缓慢的种族,这位女性外观只是二十岁出头的美人,令我心情有点高涨。
第二位客人是住在隔壁的丰满女性。比我稍微年幼的孩子也带来了。呼吸急促不断流出冷汗的小男孩露出了痛苦。精灵是十多岁之成长就相当缓慢的种族,这位女性外观只是二十岁出头的美人,令我心情有点高涨。
「有腹痛的线索吗?」
......@@ -118,8 +118,8 @@
「……请你关照,儿子靠你拯救了。」
「嗯,被托付了呢。」
我把小男孩公主抱的放到帐篷中用树制成的简单床架。要在无菌室进行外科手术什麼的…在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可能。在家是做不到的,不想令我愛露西艾的愛居被血污染。而且生病的人太多,有可能会传染给露西艾的,所以只能在帐篷中看顾患者。
我运行魔力制作薄膜压在小男孩身上,由於没法麻醉,只能用物理方式阻止他活动,防止他因痛苦折腾而令我手误把他杀了。
我把小男孩公主抱的放到帐篷中用树制成的简单床架。要在无菌室进行外科手术什麼的…在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可能。在家是做不到的,不想令我愛露西艾的愛居被血污染。而且生病的人太多,有可能会传染给露西艾的,所以只能在帐篷中看顾患者。
我运行魔力制作薄膜压在小男孩身上,由於没法麻醉,只能用物理方式阻止他活动,防止他因痛苦折腾而令我手误把他杀了。
「很可怕的吧,所以闭上眼睛,咬著这块布。」
......@@ -132,7 +132,7 @@
「小姐,现在我要切开孩子的腹部,觉得可怕的話请别开脸,不要妨碍我,这可是生命攸关的大事。」
「知道了,没问题,不会妨碍的。」
很坚強的人,为孩子的心是其动力吧。之我用左手翻开男孩的衣服,用小刀切开小腹,开出一个十厘米左右的伤口。由於没有麻醉,剧痛令男孩的身体弹跳起来,不过因为有魔力制作的膜把他压住了。我用魔力为男孩止血,同时将手深入肚子寻找肠子。阑尾炎的地方能够用魔力扫瞄出位置,很迅速就找到它。我将阑尾炎的根部用手抓住,用刀将受到阑尾炎影响的肠子切除了。伤口喷出血来,立即用「治癒」提高自我恢复力,让伤口在瞬間堵住了。肚子上一口伤口都没有,外表和手术前没有分别。
很坚強的人,为孩子的心是其动力吧。之我用左手翻开男孩的衣服,用小刀切开小腹,开出一个十厘米左右的伤口。由於没有麻醉,剧痛令男孩的身体弹跳起来,不过因为有魔力制作的膜把他压住了。我用魔力为男孩止血,同时将手深入肚子寻找肠子。阑尾炎的地方能够用魔力扫瞄出位置,很迅速就找到它。我将阑尾炎的根部用手抓住,用刀将受到阑尾炎影响的肠子切除了。伤口喷出血来,立即用「治癒」提高自我恢复力,让伤口在瞬間堵住了。肚子上一口伤口都没有,外表和手术前没有分别。
「结束了哟,肚子还疼吗?」
「不疼!不疼啊!媽媽!」
......@@ -147,10 +147,10 @@
「不行啊,假如我接受了,也就要接受其他患者的谢礼了。如果有给我谢礼的余裕,倒不如给那孩子做些有营养的料理。由於腹痛而难以吃饭的缘故,他已经十分虚弱了。病是治好了,可是身体的衰弱不能治疗。」
「这份恩情一生都不会忘记的。」
流泪的女性低著头與小男孩离去了。之,四周的气氛高涨。在村民眼前,转眼間如何都治不好的病和伤患都痊愈了,其他患者対我的期待也暴涨起来。」
流泪的女性低著头與小男孩离去了。之,四周的气氛高涨。在村民眼前,转眼間如何都治不好的病和伤患都痊愈了,其他患者対我的期待也暴涨起来。」
「那麼,下一位是谁?」
,在中午前用了三小时令八人治好了。
,在中午前用了三小时令八人治好了。
用作治疗的预定时間过去了,等候的病人还有不少。
「为什麼啊?今天也要给我治疗,我腰很痛。」
......@@ -170,14 +170,14 @@
「下午是不可能,但是上午还会应诊的。所以明天再来吧。」
「希利路,可以吗?」
「嗯,治疗大家是我說出来的事。能帮助村子大家的事我都希望能办到。生病、受伤的治疗也是。不过我必须从帝国手中保护大家的生命,我必定要抽出时間制造出武器。」
「嗯,治疗大家是我說出来的事。能帮助村子大家的事我都希望能办到。生病、受伤的治疗也是。不过我必须从帝国手中保护大家的生命,我必定要抽出时間制造出武器。」
内心有点焦急,一边向四周窥視,知道大家理解了。
「希利路,加油啊!如果是你我会相信的!」
「嗯,大家都在支持著。厉害的人呢,武器、治疗的什麼都做得到。」
善良的精灵们都给我支持,武器做好要协助我呢。
善良的精灵们都给我支持,武器做好要协助我呢。
「谢谢,我,一定会为大家努力的。」
......
露西艾结束了在农地的工作后,就和我一起吃午饭了。今天稍微讲究一点,离开了村子,去了森林用膳。今年的农作物收成了,为了确保明年能顺利播种而在田地下了工作。泥土里殘留的根茎漂亮地清除了,田地都平平整整的。春临时立刻要播种,但冬雪会阻碍整地的工作,所以要预先整理好田地,以免播种的工作被怠慢。
露西艾结束了在农地的工作後,就和我一起吃午饭了。今天稍微讲究一点,离开了村子,去了森林用膳。今年的农作物收成了,为了确保明年能顺利播种而在田地下了工作。泥土裡殘留的根茎漂亮地清除了,田地都平平整整的。春临时立刻要播种,但冬雪会阻碍整地的工作,所以要预先整理好田地,以免播种的工作被怠慢。
天朗气清的一天,微风吹拂著十分舒服。露西艾坐在草地上,枫叶正好缓缓地落在她头上,我不禁笑了。
「露西艾,头上的枫叶陪伴著呢。」
「咦,真的呢。枫叶泛黄了,秋天来临了吧。」
「是啊,然就是冬天的到来了。」
「是啊,然就是冬天的到来了。」
露西艾有点可惜的放开了手上的枫叶,淡淡地叹息了一下。
......@@ -52,11 +52,11 @@
「什麼样的武器?」
「弓」
听到的露西艾瞪大双眼,然气势汹汹地开口。
听到的露西艾瞪大双眼,然气势汹汹地开口。
「不行的!希利路爸爸用的弓也没能貫穿帝国那些家伙的鎧甲!无论多麼強力的弓都不能貫穿鎧甲吧!」
露西艾說得没有错,村顶点的弓箭手,我的父亲用了长160公分的长弓……长弓有和其大小相称的威力。弓力45公斤。平成日本比賽用的弓一般只有15公斤,因此有近三倍的威力。即使如此,当时父亲的弓只能勉強貫穿低等士兵的鎧甲,队长級数的……毛都不能伤害分毫。况且过去五年了,帝国制铁技术进步了,士兵的鎧甲也难以貫穿吧。
露西艾說得没有错,村顶点的弓箭手,我的父亲用了长160公分的长弓……长弓有和其大小相称的威力。弓力45公斤。平成日本比賽用的弓一般只有15公斤,因此有近三倍的威力。即使如此,当时父亲的弓只能勉強貫穿低等士兵的鎧甲,队长級数的……毛都不能伤害分毫。况且过去五年了,帝国制铁技术进步了,士兵的鎧甲也难以貫穿吧。
「即使如此,弓不是不行的。没有问题的,认真考虑一下吧,做不到的事我不会說出来的。」
「希利路……可以相信?」
......@@ -67,7 +67,7 @@
「露西艾像平常那样笑就好了。还有,好好将拿出来的东西全部吃光吧。」
我一边說著一边将一碟红莓送给露西艾,昨天対露西艾說教,到山上采集了相当的数量。対於轻度缺乏維生素的露西艾是最高的良藥。
我一边說著一边将一碟红莓送给露西艾,昨天対露西艾說教,到山上采集了相当的数量。対於轻度缺乏維生素的露西艾是最高的良藥。
「这个……真的不吃不行?」
「不行。露西艾虽然没有察觉,但这是一种病,要好好摄取維生素。対了,対於露西艾的惩罚还剩下来吧?来,快点吃光。」
......@@ -86,12 +86,12 @@
「那真是太好了。那麼一路走好。」
「我先走了。」
在田地工作,没能艳丽地回来,从村子回来,还要最少一天三次的,肌肉強化和动态視力的強化继续着。每天的积累很重要。而且晚上的話,为了露西艾柔软的的身体而努力著。可以正当地愛抚露西艾那散发出甘甜香气的娇嫩身体,那个时候是人生最上的享乐。
我从村子里出来走到小山丘下之中,从村里无法察觉的死角之中。这次将最大数量的木板扛了过来。到达目的地后,那里有昨天躲开了露西艾怀疑目光的劍與鎧甲。
在田地工作,没能艳丽地回来,从村子回来,还要最少一天三次的,肌肉強化和动态視力的強化继续着。每天的积累很重要。而且晚上的話,为了露西艾柔软的的身体而努力著。可以正当地愛抚露西艾那散发出甘甜香气的娇嫩身体,那个时候是人生最上的享乐。
我从村子裡出来走到小山丘下之中,从村裡无法察觉的死角之中。这次将最大数量的木板扛了过来。到达目的地後,那裡有昨天躲开了露西艾怀疑目光的劍與鎧甲。
「太好了,这就是全部。如果被盜走了只能一笑置之吧。」
「太好了,这就是全部。如果被盜走了只能一笑置之吧。」
不由得自言自語。我将这的鎧與劍当作武器的材料。火和土属性的魔法是不可或缺的,却由於與身为风之精灵的希利路相性不佳而完全不能使用。为此,必须用擅长火和土魔法的前世改写身体。从利用迪托(Dito)呼叫出「道具箱」已经过了十二小时,现在不使用「轮廻回归」的話一整天都浪费了。
不由得自言自語。我将这的鎧與劍当作武器的材料。火和土属性的魔法是不可或缺的,却由於與身为风之精灵的希利路相性不佳而完全不能使用。为此,必须用擅长火和土魔法的前世改写身体。从利用迪托(Dito)呼叫出「道具箱」已经过了十二小时,现在不使用「轮廻回归」的話一整天都浪费了。
「解放吧,吾魂。在时之彼方被遺弃的轨迹,在此显现」
「轮廻回归」的咏唱开始。
......@@ -100,7 +100,7 @@
「吾之悲愿乃、以沉寂於灼熱與钢铁世界中、万人之上严於律己的鍛冶師,其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