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e7d0f3ab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悠久の愚者アズリーの、賢者のすゝめ

parent 6b68f8f9
「啊~,不対不対.怎么会变成这样呐……虽然知道要是不给透明化的魔法加时間限制的話就会这样消失掉,但是为什么把时間限制的公式编入魔法陣会变成半透明化呢?编入位置搞错了吗?不,那样的話魔法陣的平衡就会崩溃了……那么,扩大透明化的母体魔法陣来保住平衡吗?不対,要是把公式文字的比例扩大的話就没有意義了。唔……搞不懂啊……」
「Master,差不多该到外面去了吧~」
「什么啊,才在地下城蹲了八十年而已,就这么大声喊,还太早了吧?」
「什么啊,才在地下城蹲了八十年而已,就这么大声喊,还太早了吧?」
西伯利亞哈士奇犬种的【波奇】。八百年前成为我的使魔后,成为了我的朋友兼照顾担当。
最近每天都被发牢骚,觉得好麻烦。
......@@ -20,23 +20,23 @@
「虽然是这样,但是Master是人类吧!」
波奇的話語气一句比一句強。是真心在为我担心吧。
五千年前……当时十七岁的我偶然精制成功的神药《悠久の雫》。喝了那个,我变成了不老的身体。没有魔法士和錬金術師才能的我引起的最初和最的奇迹。
五千年前……当时十七岁的我偶然精制成功的神药《悠久の雫》。喝了那个,我变成了不老的身体。没有魔法士和錬金術師才能的我引起的最初和最的奇迹。
入手了悠久的时間这个特殊的恩惠的我,长时間进行魔法的訓練终于也能用出来了。
简单的魔法记住一个都需要几个月的我那悲剧的才能,从那以后也没有什么变化。当然,学会过去的过程,龟速般的慢慢成长着。事实上在进行下一个階段时,前段的时間变短了。
但是,要是新的东西从一开始学起的話,我的才能就从负的方面全力的发挥着。
我在许多研究和訓練成长的过程中,那时被怪物袭击遇见了波奇和它的母亲。
当时使用花了八个月才学会的《ICE LAUNCHER》(冰冻弹吧)把怪獸赶走了,但是没救到波奇的母亲。在母亲墓前哭泣的波奇的面容至今都无法忘记。
和波奇的快乐生活就这样开始了。这家伙很聪明,友好的简单命令馬上就理解了。
和波奇的快乐生活就这样开始了。这家伙很聪明,友好的简单命令馬上就理解了。
但是,明白不管怎样都会有要分别的时候。対,我能够悠久的活着,但波奇的生涯,只有作偷窥用的透视眼镜五分之一的时間就结束了。
対波奇,说明了还剩一半的《悠久の雫》,「喝吗?」这么问的时候,果然波奇很聪明,対是不是要喝犹豫烦恼着。
嘛,最终还是在不经意間喝掉了。
笨蛋的我,打翻了放满研究资料桌子上的《悠久の雫》,好像就洒到了波奇的饲料盒面。
后愚蠢的是,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五十年后左右的事情了。
笨蛋的我,打翻了放满研究资料桌子上的《悠久の雫》,好像就洒到了波奇的饲料盒面。
後愚蠢的是,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五十年後左右的事情了。
发现早就到寿命的波奇没有死掉,终于发现了桌子上《悠久の雫》倒翻了。从那推测対波奇说的时候……波奇的脸色说实話很有趣。
那之不久波奇就成了使魔。
那之不久波奇就成了使魔。
「所以说……呐,到外面去吧~」
「就算要出去,要去那啊……?」
「就算要出去,要去那啊……?」
「啊諾呢Master,是因为专注于研究忘了吗?掌握出色的力量対这个世界派上用場,这么说过吧」
「啊!说要让那些把我当做笨蛋的家伙们等着瞧,五百年前,发现那些家伙早就死了时变更目标说的話吧」
「真是的,Master太脱节了!完全不值得钦佩,全都用去做偷窥用的透视眼镜去了!」
......@@ -89,19 +89,19 @@
从刚才提到的那个仙人候补是什么。才没有写过那种申请用的紙。
唔,果然,这样不做点什么是不行的吧。
「哟西,决定了!明天要从这出去咯!波奇,准备好行李哦!」
「哟西,决定了!明天要从这出去咯!波奇,准备好行李哦!」
「哦哦,交给我了!」
◇◆◇◆◇◆◇◆◇◆
「……然,该怎么办?」
「……然,该怎么办?」
「太阳好刺眼……我现在要开始,成为数十年后被成为传说中的大冒険家的冒険!」
「诶、那么、怎么做呢?」
「旅行和冒険是必须要有目的。波奇,你有什么提案吗?」
「目的……那么,这样,既然成为了使魔。现在听说的世界上哪裡举办的《使魔杯》出場」
确实是有听说过,波奇是哪裡听说的呢?
我的文献中说不定有写到,从那获得的情报吧。
我的文献中说不定有写到,从那获得的情报吧。
「Master有什么目的吗?」
「是呢,说到冒険者,自然是地下城咯!想试试攻略被称为最大迷宮的《魔王之怀》!肯定有珍奇的书物,神器……啊,而且」
......@@ -115,7 +115,7 @@
「啊,说起来确实有呢」
「难怪……等級虽然上升了,身体却没有觉得变轻是这个原因啊……」
「也不用太在意吧。你至少也有老手冒険家級别的力量吧?」
「不能变的更強,太不安了。嘛虽然也没有悔。那么,往哪边走呢?周圍是密林,往北是沙漠,南边是海,东边是草原,西边是山岳地带」
「不能变的更強,太不安了。嘛虽然也没有悔。那么,往哪边走呢?周圍是密林,往北是沙漠,南边是海,东边是草原,西边是山岳地带」
沙子很討厌。不如说想去喜欢的地方。所以相似的理由山也不行。
要去的地方是海或者草原。这个时期的話……
......@@ -139,9 +139,9 @@
「真是没办法呢,Mo!」
波奇无谋般的冲入了独眼巨人群中。
我向注入魔力,在空中开始描绘魔法陣。然,书写像阳光般的光的文字,浮现在空中,注入魔法陣。五芒星中注入的文字是魔法公式。和这个公式合成魔法发动了。
我向注入魔力,在空中开始描绘魔法陣。然,书写像阳光般的光的文字,浮现在空中,注入魔法陣。五芒星中注入的文字是魔法公式。和这个公式合成魔法发动了。
「哟西,波奇,退到面!Meteor Lance(陨石长槍)」
「哟西,波奇,退到面!Meteor Lance(陨石长槍)」
「『嘎啊啊啊啊啊!』」
怪物们被像灼熱的陨石一般的长槍贯穿,同时贯穿的地方瞬間开始溶解。
......@@ -168,13 +168,13 @@
这家伙,总是用舔过的肉球爪子翻页,就像哪裡的老爷爷那样。
「那么怎么办啊?」
「找到某処当做据点,然收集情报研究比较好」
「找到某処当做据点,然收集情报研究比较好」
「那样的話,果然还是那个地下城比较好啊……」
「又说那种話,不行的哦。在那种地方呆下去都不能被称作人了哦」
「那,能找到村庄之类的吗,波奇君」
対我的話,一脸拿你没办法的表情嗅了嗅周圍。
狗的习惯是表情丰富啊……也不能这么说,变成使魔以,能很好的分辨了那样。
狗的习惯是表情丰富啊……也不能这么说,变成使魔以,能很好的分辨了那样。
以前不是那样的呢。
「対対……嗯,那边有水的味道」
......
从那之我和波奇找寻到河流,因为和波奇猜拳,波奇胜利的关系决定朝下游走。
从那之我和波奇找寻到河流,因为和波奇猜拳,波奇胜利的关系决定朝下游走。
沿着河走着,就发现了为了渡河到达対岸草原的木桥。
「哦,终于离村庄很近了!」
......@@ -15,7 +15,7 @@
「什么意思啊?」
「成为使魔的瞬間开始就形成了那个个体的人格。Master的那个则说是人格,又有点不対。唔,不能说的很明白」
「人的性格各不相同。再说,除了我以外你还知道其他的人类吗?」
「当然知道咯,发现旅行者就去追踪,观察言行,很稀有出现在周边的人类肯定会发现。而且书本上有写的程度还是能明白的,所以Master的異常性在我眼非常明显」
「当然知道咯,发现旅行者就去追踪,观察言行,很稀有出现在周边的人类肯定会发现。而且书本上有写的程度还是能明白的,所以Master的異常性在我眼非常明显」
一点点的事情的都斤斤计较的说法有点让人生气,不过说的倒是没有错呢。
边郁闷着我的使魔太过优秀,边继续了刚启程的旅程。
......@@ -44,7 +44,7 @@
放出的魔法陣发动形成了空气的障壁。怪物们停止了追击,但是错过时机,和说的那样通过障壁的两只除外。
「真是粗暴使唤使魔的Master呢!啊,你,这就交给你了!」
「真是粗暴使唤使魔的Master呢!啊,你,这就交给你了!」
「啊,啊明白了!」
波奇不也是在粗暴的使唤人吗。不过,为什么吧僵尸领主交给像战士的男人呢?
......@@ -88,7 +88,7 @@
「呐,治疗?」
「啊,这位姐姐……诶多」
「啊。我叫玛娜」
「那么玛娜桑请把莉娜桑的手臂抬起来。利德桑从背好好的压住莉娜桑」
「那么玛娜桑请把莉娜桑的手臂抬起来。利德桑从背好好的压住莉娜桑」
两人照着我的指示做了。说不定比波奇还要听話呢?
......@@ -97,7 +97,7 @@
「……嘿,时間逆转和停止」
「庫!」
莉娜的身体大幅的震动。之后馬上莉娜的伤口闭合了。闭合前的瞬間深绿色的液体从里面飞了出来。
莉娜的身体大幅的震动。之後馬上莉娜的伤口闭合了。闭合前的瞬間深绿色的液体从裡面飞了出来。
哟西,多虧了玛娜和利德压住的关系没有失败呢。
「刚才的是……連伤口都治好了……」
......@@ -123,7 +123,7 @@
「倒退变回去不是很明白但是,制御魔法不是失传的古代魔法吗!你,你是……什么人?」
唔……这好像变得麻烦了啊。要变成不太显眼的形象才行啊。
只能让波奇做点什么了?嗯,没办法了。
只能让波奇做点什么了?嗯,没办法了。
我用眼神像波奇发出了求助的暗示。波奇察觉到,闭上眼睛叹息道。
「我们是旅行中的魔法士和使魔。和大学没有关系,请停止対旅行相关的提问」
......@@ -137,7 +137,7 @@
莉娜是纤细瘦小的战士印象。怎么看都不像成人(十五岁)的体型。这样的体型配上长劍感到了违和感。和姐姐相同发色的短发,留到了后颈処。
「啊,知道啦,明明受到了帮助,抱歉啦阿茲利」
「阿茲利大人是因为什么事情到这来的呢?」
「阿茲利大人是因为什么事情到这来的呢?」
莉娜的話让我身体震了一下。怎么看我都称不上《大人》吧。
......@@ -159,8 +159,8 @@
◇◆◇◆◇◆◇◆◇◆
維持着光源魔法,我们沿着街道走着。
利德走在最前面,两边是莉娜和玛娜,之后是我配置着,最后是战斗力最高的波奇。
为了知道现在的战力情况,我在三人面使用了鑑定眼镜。
利德走在最前面,两边是莉娜和玛娜,之後是我配置着,最後是战斗力最高的波奇。
为了知道现在的战力情况,我在三人面使用了鑑定眼镜。
────────────────────
......@@ -223,7 +223,7 @@
声音太大了。这样不就被发现了吗。现在我发动的光源魔法,附加了不可视的魔法怪獸应该看不见的才是………
不过,真的很大呢。那是什么。
向前方放出光源魔法,最快发现的是最面利用夜视的波奇。
向前方放出光源魔法,最快发现的是最面利用夜视的波奇。
「奇美拉!已经被发现了!请小心!」
......@@ -288,7 +288,7 @@
「哈!」
玛娜贯穿狮子的头部时,分出了胜负。
與此同时,我的脑袋響起了等級上升的声音。确实是一味地研究,被附加了没用的力量呢。这就是波奇所说的LV以外的力量吗?
與此同时,我的脑袋響起了等級上升的声音。确实是一味地研究,被附加了没用的力量呢。这就是波奇所说的LV以外的力量吗?
「结束咯 莉娜桑」
......@@ -310,15 +310,15 @@
「奇美拉的眼睛是武器的強化術士必要的素材……就算这么说也不明白吧」
「Master,你应该更深思熟虑一些」
说了之我也发现了!
说了之我也发现了!
真是的,什么都要劝告真是让人嫌烦。
呆着的三人,看到波奇缩小的现象才回过神来。放心下来。
「不过真的帮大忙了。打倒生父的仇敌真的特别高兴」
「……有这样的过去啊」
「数年前,法魯镇被这家伙袭击。当时城最強的父亲,漂亮的击退了,但是因为战斗受伤的关系……」
「数年前,法魯镇被这家伙袭击。当时城最強的父亲,漂亮的击退了,但是因为战斗受伤的关系……」
「等,等一下!城镇被奇美拉袭击?公会到底在做什么!?要是准备好対策的話并不是打不倒的怪物才対啊?」
「Master,这个話题以再说好吧。现在应该先朝法魯镇出发才対」
「Master,这个話题以再说好吧。现在应该先朝法魯镇出发才対」
是呢。我又把刚才决定的事情重新挖出来了。被波奇责备也不是没有道理。
真的是笨蛋呢,我………
......
......@@ -5,7 +5,7 @@
本来想做警钟的,但是金属非常珍贵,只好制作了木制的口哨。这是老人们手做的,细节上都凝聚着职业匠人的气质。
北区那边还是就这样放置着,対于现在的人口而言就算只有南区发挥机能也足够了。
为了让田地促进成长,适当地释放了速度上升魔法,果实的树苗终于从土里探出了头。多虧了大家的努力,饮用水和食物严重不足的情况……已经不存在了。
现在还仍然是给每人定量配给的情况,之后我想建筑物物交换,以果实为通货的买卖系统,不过这也是之后的事了。
现在还仍然是给每人定量配给的情况,之後我想建筑物物交换,以果实为通货的买卖系统,不过这也是之後的事了。
利德、莱昂和波奇依旧轮流交换着守门,而我和玛娜则做着类似教師一般的事。
「那么,就从魔法的基础、四大元素相关的东西教起吧。」
......@@ -52,15 +52,15 @@
「我也不明白!」
「当然是想让你们放心啦。小火焰弹是简单的魔法,不用法杖、連拐杖都可以发动。去把从老人那借来的两根拐杖拿来吧。」
「当然是想让你们放心啦。小火焰弹是简单的魔法,不用法杖、連拐杖都可以发动。去把从老人那借来的两根拐杖拿来吧。」
两人从座位(虽这么说其实就是地面)上站起来,把拐杖拿了过来。
『回到座位后就请这样站着──魔法陣的画法昨天已经教过了吧。这是被称为「空中绘图」的技术哦。在拐杖的尖端聚集魔力、像是用笔写字一般、在空中画出魔法陣。拐杖太重的話用两隻手拿着也可以哦。画完魔法陣后,把拐杖的尖端抵在五芒星中央,然后咏唱──就是现在!』
『回到座位後就请这样站着──魔法陣的画法昨天已经教过了吧。这是被称为「空中绘图」的技术哦。在拐杖的尖端聚集魔力、像是用笔写字一般、在空中画出魔法陣。拐杖太重的話用两隻手拿着也可以哦。画完魔法陣后,把拐杖的尖端抵在五芒星中央,然後咏唱──就是现在!』
「『小火焰弹!』」
两人出声的同时,空中画出的魔法陣中央发生了如豆粒般大小的小火焰球,朝着墙壁飞了出去然啪的一下消散了。
两人出声的同时,空中画出的魔法陣中央发生了如豆粒般大小的小火焰球,朝着墙壁飞了出去然啪的一下消散了。
「做的很好。」
......@@ -76,7 +76,7 @@
魔法大学是只要是魔力高的成年人通过了笔试考试便能进入的学校。
不用说进入大学多少需要些钱,半年一次的升級考试如果没合格的話也必须交钱才能继续上学。
到毕业为止共有八次升級考试,最少也要花四年。
而我在合格率百分百的初次考试就落榜,被周圍人狠狠地嘲笑之,我退学了。
而我在合格率百分百的初次考试就落榜,被周圍人狠狠地嘲笑之,我退学了。
为了争口气给周圍的人看看,我开始了與魔法密切相关的錬金術的研究,偶然精制了「悠久の雫」,等我察觉到的时候,周圍的人早就不在了。
虽然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能做什么,但是守护着一步一步扎实地行走在人生道路上的年轻人或许也不错。
......@@ -97,7 +97,7 @@
这是知道我的情况的莱昂亲切地告诉我的事情。实际上,不存在有关非正式魔法師的法律之类的样子。这样的話,一旦发生了问题対于非正式魔法師就会非常不利吧。
已经事先叮嘱过莉娜和蒂法她们了,成长到能上魔法大学的程度估计没问题吧。
──── 十一月一日 午四时 ────
──── 十一月一日 午四时 ────
由于魔法教室的课程比预定要早一些结束了,我便和玛娜去战士教室打扰了。
战士教室在广場的外边,老人和女人看不到的地方进行着教学。
......@@ -110,7 +110,7 @@
在这一个月,我和玛娜就孩子们的事商量了许久,已经建立起友好的关系了。
玛娜虽然还很年轻,但是却有好好考虑孩子们的事,每个人的名字都牢牢记着,是非常优秀的教育者。
顺带一提,利德二十八岁,玛娜二十岁,莉娜好像是十三岁。再顺带一提,蕾娜二十三岁,莱昂四十九岁。
战士教室孩子很多,并且活泼的孩子占大部分。过去,曾有性格能区分魔法師和战士的假说存在,确实是不能无视的事态呢。
战士教室孩子很多,并且活泼的孩子占大部分。过去,曾有性格能区分魔法師和战士的假说存在,确实是不能无视的事态呢。
「阿茲利,和我稍微来个模拟战如何?孩子们一直吵着要看要看呢。」
......@@ -133,13 +133,13 @@
「毕竟我和法杖相処了很久嘛。」
我说完之后,轻轻地跳向后方,拉开和玛娜間的距离。
玛娜又立刻缩短距离,从右释放了斜肩斩,我連忙退一步。而进一步缩短距离的玛娜又释放了逆斜肩斩。
我有些不稳的向后方回避,玛娜立刻就向我的左前方踢了出去。千钧一发之际我用法杖挡住了踢击,却因冲击而向后飞了出去了。接着追击的玛娜回转着劍朝我挥了过来。
我说完之後,轻轻地跳向後方,拉开和玛娜間的距离。
玛娜又立刻缩短距离,从右释放了斜肩斩,我連忙退一步。而进一步缩短距离的玛娜又释放了逆斜肩斩。
我有些不稳的向後方回避,玛娜立刻就向我的左前方踢了出去。千钧一发之际我用法杖挡住了踢击,却因冲击而向後飞了出去了。接着追击的玛娜回转着劍朝我挥了过来。
快要倒下一般蹲下回避了的我対着玛娜不稳定的脚把法杖挥了过去。虽然成功横扫到一只脚,但玛娜瞬間用另一只脚改变了方向,対蹲着的我发动了唐竹割(必杀技)。
从难看滚落在地的样子起来的我,面対玛娜逼近的劍锋,連忙抓起法杖防御。
木與木碰撞的冲突声再次响起。然──
木與木碰撞的冲突声再次响起。然──
「好──,到此为止!」
......@@ -174,11 +174,11 @@
「我、我也有特殊技能啊!」
「喂喂、魔法也有辅助魔法哦?所以魔法師才被称作怪物啊。嘛、如果交战的是传说中的六勇士的話就另当别论呢。」
「喂喂、魔法也有辅助魔法哦?所以魔法師才被称作怪物啊。嘛、如果交战的是传说中的六勇士的話就另当别论呢。」
「这……确实是这样………」
玛娜噘着嘴不满地小声嘀咕着。
利德则大笑着拍着玛娜的肩膀。
兄弟关系真是令人羡慕啊。我是独生子所以没有兄弟这样的亲人……話虽如此,波奇大概也成为了类似兄弟的存在吧。
之后,太阳西沉,无事发生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之後,太阳西沉,无事发生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戦魔歴八十九年 一月十八日 午前十時 ────
到法魯镇之已经过去三个半月了。
到法魯镇之已经过去三个半月了。
幸运的是,自从我到这个城镇以来便再也没有除病死以外的人死去了。就算是魔法也不能给人治病。以我脑内所拥有的知识調配简单的药是没什么问题,但是病情惡化的話我也没有办法,毕竟我不是万能的。
虽然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但是感情早已变得淡薄的我,没有対他人的死而感到动摇过。是啊,我一直面対的是我自己。就連有时我自己心中的悔都不能说是我还殘留着的感情之一。
虽然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但是感情早已变得淡薄的我,没有対他人的死而感到动摇过。是啊,我一直面対的是我自己。就連有时我自己心中的悔都不能说是我还殘留着的感情之一。
这三个月,没有什么主要的变化,人们继续着修復工作、开始采集作物、可以说是慢慢地改善着城镇的生活吧。
就在前几天,记忆力高強的莉娜和蒂法终于学会了所有利用四大元素的初級魔法之时,事件发生了。
明明没有死者在那,广場却突然出现了哥布林群。
明明没有死者在那,广場却突然出现了哥布林群。
虽说是群但也就最多十只左右的数量。正好那时玛娜的战士教室正在广場进行着授课,所幸才并无大事。
据我听说,玛娜冷静地処理了这件事,先让孩子们平静了下来,然率领有实力的孩子一起討伐了哥布林。但是,这些哥布林到底是从哪裡来的呢?
据我听说,玛娜冷静地処理了这件事,先让孩子们平静了下来,然率领有实力的孩子一起討伐了哥布林。但是,这些哥布林到底是从哪裡来的呢?
接受了莱昂的委托的我开始了調查。根据目击情报,在东北方向的教会遺跡下发现了地下室。那在我来之前没有被确认过,一直存在着地下洞穴。
确认了洞穴的形状,果然是和东区連接着的。
向莱昂报告了之,虽然有提出堵住洞穴的方案,但我还想調查一下东区的现状,便和波奇还有莉娜组成了調查队,潜入了教会遺跡的地下。
接受了莱昂的委托的我开始了調查。根据目击情报,在东北方向的教会遺跡下发现了地下室。那在我来之前没有被确认过,一直存在着地下洞穴。
确认了洞穴的形状,果然是和东区連接着的。
向莱昂报告了之,虽然有提出堵住洞穴的方案,但我还想調查一下东区的现状,便和波奇还有莉娜组成了調查队,潜入了教会遺跡的地下。
「Master,没有问题哟。」
......@@ -40,7 +40,7 @@
「波奇桑,我非常喜欢那个吆喝声哦。所以,那个……不要老是対阿茲利桑说那么过分的話可以吗?」
多么棒的学生啊。下次的测验给你画小花花哦,确定事项。
波奇大大地张开了嘴,摇了摇脑袋,拼命努力地想要领会莉娜的話。于是我又决定再在莉娜的小花花上加上装飾。
波奇大大地张开了嘴,摇了摇脑袋,拼命努力地想要领会莉娜的話。于是我又决定再在莉娜的小花花上加上装飾。
我们在露出还没领会意思的表情的波奇前方,用光源魔法照亮周圍开始了調查。
波奇说这个通道没有異臭也没有怪物的味道,便稍快地走了进去寻找起了出口。
......@@ -54,7 +54,7 @@
「收到了!」
路到这里就结束了。怪物们想必也是从这里过来的吧。
路到这裡就结束了。怪物们想必也是从这裡过来的吧。
波奇爬上了小洞,还没一分钟便回来了。
「好快啊,怎么样?」
......@@ -157,7 +157,7 @@
「啊、回到地下是不是更好啊!」
「啧、事諸葛真不愧是愚者之顶呢。」
「啧、事諸葛真不愧是愚者之顶呢。」
「喂你这家伙,不要再说这个了啊!是不是想故意歪曲我的身份啊!」
......@@ -171,7 +171,7 @@
「阿、阿茲利桑,这个!」
莉娜用近乎悲鸣的声音喊着,把我的视线引导向了那边。
在那,许多部位缺损的怪物和白骨散乱地堆放着。
在那,许多部位缺损的怪物和白骨散乱地堆放着。
「这是……」
......@@ -183,7 +183,7 @@
莉娜害怕得把身体蜷了起来。没办法,这项情报过去并没有被証实过。
这些怪物逃到外边去不就行了?是不是有什么出不去的原因?城镇的外侧从南边开始就是无法绕过去的构造所以我也无从知晓。
能想到的就是、应该是某种原因导致怪物们被关在了这……这样吧。
能想到的就是、应该是某种原因导致怪物们被关在了这……这样吧。
「总之不対那家伙做些什么的話也不会有进展。波奇、阻挡它并反击吧!」
......@@ -213,13 +213,13 @@
五芒星的每个顶点都嵌入了中級攻击魔法公式。火、水、土、风、雷……这是设计成超越四大元素的我的独创魔法。
「波奇、退!」
「波奇、退!」
「噶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是现在!元素棱镜!」
散发着虹色光辉的元素炮朝着阿尔法奇美拉轰了过去。與此同时,波奇跳向方远离了阿尔法奇美拉。
散发着虹色光辉的元素炮朝着阿尔法奇美拉轰了过去。與此同时,波奇跳向方远离了阿尔法奇美拉。
四层空气之刃全部命中了阿尔法奇美拉,卷起了许多大岩石和飞尘。
「咕啊啊啊啊啊!?」
......@@ -277,7 +277,7 @@
炸药是带有导火线的筒状人工制品。我把炸药扔向阿尔法奇美拉,就在碰撞的瞬間,导火线上施加的魔法陣启动了。
刹那間、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巨响,炸药爆炸了。
──
──
呗恰、呗丘、呗球!
......
到东门,巨大的墙壁和顽強的大门仍坚挺着。门好像没有使用过,完全没有开关过的痕迹。
到东门,巨大的墙壁和顽強的大门仍坚挺着。门好像没有使用过,完全没有开关过的痕迹。
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茲利桑,请到这边来!」
......@@ -18,7 +18,7 @@
「大道上有阿尔法奇美拉在。也就是说,这家伙变成了东门的门神吧。」
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样了。
,被逼的走投无路之时,哥布林们偶然发现了地下道,因而来到了南区。
,被逼的走投无路之时,哥布林们偶然发现了地下道,因而来到了南区。
「原来如此,这样就说得通了呢。」
......@@ -28,7 +28,7 @@
「那么我就不夸奖了。」
「不、波奇这该夸我了吧!」
「不、波奇这该夸我了吧!」
「撒、回去吧。」
......@@ -36,19 +36,19 @@
但是,波奇还是很明白要怎么対待我的呐。毕竟一旦太得意我有时会暴走呢。
我们离开了没有怪物的东区,从地下道回到了南区。
莱昂、利德和玛娜一直在教会遺跡的出入口边等着。好像是因为我扔出了炸药才聚集在这
叙述了事情经过、并提出东区也可以作为城镇使用,莱昂立馬就过去了那边。
莱昂、利德和玛娜一直在教会遺跡的出入口边等着。好像是因为我扔出了炸药才聚集在这
叙述了事情经过、并提出东区也可以作为城镇使用,莱昂立馬就过去了那边。
在女孩子们的辛勤劳动下、当然我们也帮忙了、心愿已久的通往东区的道路终于完工了。莱昂的目的应该就是尽早拿回城镇的统治权吧。
◇◆◇◆◇◆◇◆◇◆
── 自那以,过去了两年 ──
── 自那以,过去了两年 ──
怪物太多引发的问题大多都有了改善,孩子们也慢慢变強,已经可以参與守门的编制了。
利德被当做城镇的老大哥般受众人敬仰,玛娜的教師工作也相当得心应手,而莱昂和蕾娜则一直支持着大家。
莉娜和蒂法果然都很优秀,莉娜作为回復魔法師、蒂法作为辅助魔法師急速成长着。感觉我作为教師也多少有些成长,但和她们俩比应该是龟速成长吧。
今天,有大事要讲的莱昂把我叫到了家中。
今天,有大事要讲的莱昂把我叫到了家中。
「去魔法学校上学?让莉娜去吗?」
......@@ -56,7 +56,7 @@
「的确会有想去见识见识广阔的世界的想法呢,毕竟年轻的时候……不対、从孩童时期开始就一直在战斗。但是为什么是现在?」
莱昂从两个抽屉拿出被羊皮紙包着的某个东西,交给了我。
莱昂从两个抽屉拿出被羊皮紙包着的某个东西,交给了我。
「这是魔法大学的推荐信。那个孩子已经15岁了,终于有大学的入学资格了。这另一封是给阿茲利殿下准备的。请你自己决定要不要使用。」
......@@ -81,7 +81,7 @@
「这是怎么回事……?」
「虽说现在只有南区和东区,但城镇的机能终于回復到最低限度了。东区有水井、再过不久水渠也要完工了。我们已经没关系了,因此,阿茲利殿下离开这也不要紧。」
「虽说现在只有南区和东区,但城镇的机能终于回復到最低限度了。东区有水井、再过不久水渠也要完工了。我们已经没关系了,因此,阿茲利殿下离开这也不要紧。」
「但是!」
......@@ -89,15 +89,15 @@
一向溫厚的莱昂,突然发出了強而有力的声音。
「你有你自己目的。以你的目的和知识有必要去了解这个世界。魔法大学和战士大学的所在地《貝拉涅亞》是所有物资和情报聚集的地方。因此,能把莉娜带到那去吗?在那里收集情报应该就能前往魔王的怀抱了。这么说可能不太合适,但我们实在没有把莉娜护送到那里的战力。莉娜的愿望、我们的愿望,能帮我们实现吗?」
「你有你自己目的。以你的目的和知识有必要去了解这个世界。魔法大学和战士大学的所在地《貝拉涅亞》是所有物资和情报聚集的地方。因此,能把莉娜带到那去吗?在那裡收集情报应该就能前往魔王的怀抱了。这么说可能不太合适,但我们实在没有把莉娜护送到那裡的战力。莉娜的愿望、我们的愿望,能帮我们实现吗?」
「………」
「说实話,我个人真的很想让你留在这。……但是,这样是不行的。人们会太过依赖強大的靠山,因而无法在辽阔的世界上生存下去。不仅是我、这个城镇的人们都想变成強大而又富有人性的人,当然,阿茲利殿下也是吧……」
「说实話,我个人真的很想让你留在这。……但是,这样是不行的。人们会太过依赖強大的靠山,因而无法在辽阔的世界上生存下去。不仅是我、这个城镇的人们都想变成強大而又富有人性的人,当然,阿茲利殿下也是吧……」
沉重、而又尖锐的話語刺痛了我的心。
的确就如莱昂所说,当初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我却没有离开这
感觉良好……当然也有这个缘由。但是,最我也只会重蹈覆辙吧。
的确就如莱昂所说,当初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我却没有离开这
感觉良好……当然也有这个缘由。但是,最我也只会重蹈覆辙吧。
而莱昂察觉到了。要是没察觉到的話,我在被波奇提醒之前大概又会像之前那样吧。
──真是太愚蠢了。
......@@ -116,7 +116,7 @@
「诶,说了什么?」
「『要在最关头才告诉Master才有效果哟!』这么说道。看来成功了呢。」
「『要在最关头才告诉Master才有效果哟!』这么说道。看来成功了呢。」
「……吓了我一大跳。」
......@@ -135,7 +135,7 @@
「啊嘞利德?不要因为最喜欢的莉娜不在了就哭了哦?」
「啊──,他已经哭过了哟。你看,这不是还有泪痕?」
「啊──,他已经哭过了哟。你看,这不是还有泪痕?」
「啊、混账玛娜!不是说好了不会说出去的吗!」
......@@ -146,9 +146,9 @@
蒂法抓着我的衣服下摆乞求一般说道。
这个孩子也已经12岁了,是和莉娜一样优秀的学生。
「蒂法,老師住的家放着习题。之后要好好看哦。如果习题全部做完了,就可以开始自己研究、自己学习了。……听明白了吗?」
「蒂法,老師住的家放着习题。之后要好好看哦。如果习题全部做完了,就可以开始自己研究、自己学习了。……听明白了吗?」
「嗯……我、会加油的!会以不输给莉娜姐姐的程度努力的!之到了十五岁的时候……再去魔法大学!」
「嗯……我、会加油的!会以不输给莉娜姐姐的程度努力的!之到了十五岁的时候……再去魔法大学!」
「莉娜,蒂法妹妹可是強力的弟子哦?」
......@@ -164,7 +164,7 @@
「这是蕾娜小姐用莱昂先生持有的上等布料精心制作的。」
莉娜身着漆黑的法袍。法袍内侧绣着退魔用的银色刺绣。
法袍良好地展示了莉娜的身体曲线,领口上贴着白色與银色混杂的毛发,和背的兜帽紧紧相連。
法袍良好地展示了莉娜的身体曲线,领口上贴着白色與银色混杂的毛发,和背的兜帽紧紧相連。
乍看十分华丽,莉娜穿着却奇妙地很合适。大概是因为莉娜的身姿越来越像大人了吧。
「乘这个机会Master也换一身衣服就好了──」
......@@ -200,6 +200,6 @@
「『嗯!』」
我、波奇和莉娜在利德等人的目送下开始向魔法大学前进。
即使越来越远,蒂法依然持续挥着手,我们向蒂法保重。随后,背传来东门关闭的沉闷响声。
即使越来越远,蒂法依然持续挥着手,我们向蒂法保重。随后,背传来东门关闭的沉闷响声。
比起离开住了那么久的地下城时,我的内心还要空洞,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
接下来还会发生很多事吧。法魯镇说不定才是我的出发点。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战魔暦九十一年 一月七日 上午十点伊貝利艾尔镇────
自法魯镇出发已经过去一周了。
我们抵达了一个叫伊貝利艾尔的小镇。从法魯镇东门出来向北一直走,出现了一条没有連着法魯镇的大道。
我们抵达了一个叫伊貝利艾尔的小镇。从法魯镇东门出来向北一直走,出现了一条没有連着法魯镇的大道。
但是,我们发现过去曾連着的痕迹,只是杂草丛生,不注意看无法发现。
沿着大道直直向北前行,就抵达了伊貝利艾尔镇。
我们在店铺的露台上用了餐。波奇则一直在露台下坐着待机。
......@@ -33,7 +33,7 @@
「是啊,就算Master是卑鄙得不能再卑鄙的愚蠢之人,这也很难办吧?已经没多少时間了。」
愚蠢之人是多餘的。不就是这家伙总是这么说我的称号才没有变吗。
但是在这插嘴也只会说我真是蠢吧。
但是在这插嘴也只会说我真是蠢吧。
等等不対,要是因没能插上嘴而被捉住把柄也是个问题。
不対不対等等……
......@@ -57,7 +57,7 @@
「我都说了已经没有那种闲情了吧?」
「冒険者公会的契约书上的签名,是这个公会的镇长亲自写的。之的事……你懂了吧?」
「冒険者公会的契约书上的签名,是这个公会的镇长亲自写的。之的事……你懂了吧?」
「啊,是这样啊。」
......@@ -81,7 +81,7 @@
公会是把工作委托集中起来并给人介绍的団体、場所的总称。
运营的流程很简单,先决定委托给公会的工作的Rank,准备好决定的报酬,再由公会承认该委托的工作介绍给Rank合适的冒険者。
当然,也会从冒険者那收取一定金额。一部分是事前说过的工作成功所得报酬的一成,另一部分则是登录公会所需的年费。
公会的外观多种多样,在大型执勤室般的建筑物,也有像伊貝利艾尔的公会这样朴素的酒馆风的建筑。
公会的外观多种多样,在大型执勤室般的建筑物,也有像伊貝利艾尔的公会这样朴素的酒馆风的建筑。
「诶,魔法師可真少见呢,而且竟然还是新加入的。去那边台子上在登录用紙上写上名字,再拿到这边来。」
......@@ -94,17 +94,17 @@
「稍微等会──嚯喏嚯……復制&书写!」
小小的魔法陣在记载台上描绘着,镇长的名字从侧面被剥下两份,浮了上来,然覆盖在了莉娜打开的推荐信的莱昂的名字上。
小小的魔法陣在记载台上描绘着,镇长的名字从侧面被剥下两份,浮了上来,然覆盖在了莉娜打开的推荐信的莱昂的名字上。
「好、好厉害……連这种事都能……」
「顺便……嚯、书信编辑。」
推荐信上的镇名処,法魯镇的文字像是在紙面上跳舞一样扭动着,然变成了《伊貝利艾尔》的文字。
推荐信上的镇名処,法魯镇的文字像是在紙面上跳舞一样扭动着,然变成了《伊貝利艾尔》的文字。
「这个……也能用魔法做到?」
「没错,只要是魔法大学的毕业生都会用。但是我在面加了些特殊的公式哟。」
「没错,只要是魔法大学的毕业生都会用。但是我在面加了些特殊的公式哟。」
「特殊……的?」
......@@ -118,7 +118,7 @@
白天就开始喝酒的冒険者们,目光一直汇集在波奇上。交代那家伙的事,应该有好好做吧。
「首先是你们的等級,把手放在这个魔法陣上方就能知道了。之后再做也可以。除了等級,公会还有Rank等級制,根据Rank的不同可以接受的委托也不同。啊啊,当然上位Rank的人也可以接受下位Rank的工作。你们是初心者所以Rank是《F》,最高是《S》……嘛,虽说有S但也就六法士和六勇士、还有少数與此相当的人才能达到。対应Rank的工作都可以在那边的揭示板上看到,有想接受的工作的話把它撕下来拿到这里来就可以了。以上,说明完毕。」
「首先是你们的等級,把手放在这个魔法陣上方就能知道了。之後再做也可以。除了等級,公会还有Rank等級制,根据Rank的不同可以接受的委托也不同。啊啊,当然上位Rank的人也可以接受下位Rank的工作。你们是初心者所以Rank是《F》,最高是《S》……嘛,虽说有S但也就六法士和六勇士、还有少数與此相当的人才能达到。対应Rank的工作都可以在那边的揭示板上看到,有想接受的工作的話把它撕下来拿到这裡来就可以了。以上,说明完毕。」
「非常感谢。」
......@@ -145,7 +145,7 @@
「嗯哼,我死了的話务必把它圍在脖子上哦!」
不対,那是该生气的点吧。
不対,那是该生气的点吧。
「诶,啊……这个的話我好像也能做呢。」
......@@ -162,7 +162,7 @@
「嗯,我也觉得哦?」
「那么我也……来退治哥布林吧。这周圍的怪物还算安定,波奇就去跟着莉娜吧。今天就在这停宿了,工作结束之在镇子上的旅馆集合怎样。」
「那么我也……来退治哥布林吧。这周圍的怪物还算安定,波奇就去跟着莉娜吧。今天就在这停宿了,工作结束之在镇子上的旅馆集合怎样。」
「『好的!』」
......
── 战魔暦九十一年 一月七日 午一点 伊貝利艾尔北街边 ──
── 战魔暦九十一年 一月七日 午一点 伊貝利艾尔北街边 ──
與二人暂时分别,我为了討伐哥布林而来到了这。像哥布林这种程度的魔物,不使用魔法也能轻松打倒。
與二人暂时分别,我为了討伐哥布林而来到了这。像哥布林这种程度的魔物,不使用魔法也能轻松打倒。
我选了一只会使用法杖的哥布林集団──虽说是集団其实只有五只,作为対手…
「嚯嚯嚯!」
......@@ -14,7 +14,7 @@
遇到哥布林之前,我还打倒了史莱姆、食人者(Man Eater)和襟卷龍等。Rank E 的怪物实在是太多了,可以说是初心者的最佳訓練場。
「剩下的钱有……两万三千七百戈尔德吗。討伐哥布林有100,加上莉娜醬的100,这样就两万三千九百了……住宿是三人一晚三百,于是还剩两万三千六百。魔法大学的入学费是每人一万,只能用三千块啊。还是该尽快提高评價然提升Rank吧,能接受復数的委托就好了呢……到晚上还有些时間,先回去一下再来討伐一次好了。」
「剩下的钱有……两万三千七百戈尔德吗。討伐哥布林有100,加上莉娜醬的100,这样就两万三千九百了……住宿是三人一晚三百,于是还剩两万三千六百。魔法大学的入学费是每人一万,只能用三千块啊。还是该尽快提高评價然提升Rank吧,能接受復数的委托就好了呢……到晚上还有些时間,先回去一下再来討伐一次好了。」
「噻、哈!嗒!」
......@@ -87,7 +87,7 @@
于是,我和艾格快步朝伊貝利艾尔镇走去。
波奇和莉娜比我先要完成了委托,已经在公会报告完毕了。
到达旅馆,波奇和莉娜在门旁的空地等着。
到达旅馆,波奇和莉娜在门旁的空地等着。
「Master,这就是Master和我的差距哦!」
......@@ -110,7 +110,7 @@
艾格突然整理起了衣飾,把杂碎的头发大致理了理一边盯着莉娜。
……真是好懂的家伙啊。
「这个那个,我我我我,叫名为艾格!是莉娜桑対吗,以请您多关照!」
「这个那个,我我我我,叫名为艾格!是莉娜桑対吗,以请您多关照!」
「那个……请多关照。」
......@@ -126,7 +126,7 @@
「我名为波奇!」
「这美丽的白色肌肤,简直如在毒沼中使用了高級治癒的魔法那般澄清!」
「这美丽的白色肌肤,简直如在毒沼中使用了高級治癒的魔法那般澄清!」
在女孩子面前就会暴走的类型吗。
......@@ -164,18 +164,18 @@
「不,接下来才要入学呢。」
「什么、……那数年,六法士说不定会风云大变呢。」
「什么、……那数年,六法士说不定会风云大变呢。」
我倒是没有那种夸张的想法啦。
不,不一定,我也挺想要称号带来的能力上的提升啦。
「艾格,在女性面前站着时,过会再保持正面相対才行哦。后脚跟最好是似点非点的状态。然眼睛稍微睁开一毫米,唇角上升两毫米。……嗯很完美,继续精进吧。」
「艾格,在女性面前站着时,过会再保持正面相対才行哦。后脚跟最好是似点非点的状态。然眼睛稍微睁开一毫米,唇角上升两毫米。……嗯很完美,继续精进吧。」
「是!」
太细致了吧!
「我平常也会住在貝拉涅亞的住所,也许会再见面。到时候请多关照了。」
「我平常也会住在貝拉涅亞的住所,也许会再见面。到时候请多关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