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e73bff51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俺の異世界姉妹が自重しない!

parent 48c3d442
......@@ -11,7 +11,7 @@
「真的很感谢你哦,哥哥每天都来探望我,我真的是非常非常开心哦」
「那样的事作为家人很理所当然啊」
不久前父母己经去世了,那之我们一直都是两个人。当我知道紗弥有着和父母一样的病时,我就已经发誓要陪伴紗弥直至她生命的终结
不久前父母己经去世了,那之我们一直都是两个人。当我知道紗弥有着和父母一样的病时,我就已经发誓要陪伴紗弥直至她生命的终结
那是我所希望的,所以认为这是负担的感觉一次也没有
所以──
......@@ -30,29 +30,29 @@
「那么,是为什么?」
「那个……」
我不想在这說出理由,即便是承认紗弥的担忧也一样,不能說得不明不白……这是因为那是秘密
我不想在这說出理由,即便是承认紗弥的担忧也一样,不能說得不明不白……这是因为那是秘密
而且即使我现在不說,紗弥很快也会明白……让她误解就好了
但是──
看着沉默的我,紗弥幽幽地──浮现了溫柔的微笑
「哥哥……抱歉……対你造成了……麻烦……但是……已经结束了……所以今请为自己而活吧……」
「哥哥……抱歉……対你造成了……麻烦……但是……已经结束了……所以今请为自己而活吧……」
「……紗弥?喂,紗弥?」
紗弥的样子有点奇怪。这样想着的我十分着急,把目光转向床边的显示器。虽然不明白在那显示的数字的详细。但是──
紗弥的样子有点奇怪。这样想着的我十分着急,把目光转向床边的显示器。虽然不明白在那显示的数字的详细。但是──
「……警报解除中?」
监視器的角落显示被隐藏的信息。
监視器的角落显示被隐藏的信息。
「我请医生先生解除……了……與哥哥……临终的离别……我想要……静静地渡过……」
「──!!」
明白其意思的我,惊恐地往触控屏的设定伸出手指,然回到原本设定的瞬間,不安的警告声吹响了
明白其意思的我,惊恐地往触控屏的设定伸出手指,然回到原本设定的瞬間,不安的警告声吹响了
「……連我的份……自由地……幸运地生活……吧……」
那句临终的話,也代表了紗弥永远的沉睡,自认是负担……这样误解着我──可是我并不能实现她那最的愿望……
在这之的一周,结束了紗弥的葬礼以及身边事情的我……回到了前几天紗弥住院的病房。可这次不是探医,而是我自己住院
那句临终的話,也代表了紗弥永远的沉睡,自认是负担……这样误解着我──可是我并不能实现她那最的愿望……
在这之的一周,结束了紗弥的葬礼以及身边事情的我……回到了前几天紗弥住院的病房。可这次不是探医,而是我自己住院
──没错,住院
......@@ -81,7 +81,7 @@
於是—我作出了一个决定
那就是不断說谎
在殘余的时間中收集不同的知识,就像自己体验了一样,不断地去学习,然在那个世界和紗弥再会的时候,我就能告诉她我体验了不同的幸福人生……那样地說谎……
来想想其实这计划也满简陋的……但是那时的我,也已经没了别的选择了……
在殘余的时間中收集不同的知识,就像自己体验了一样,不断地去学习,然在那个世界和紗弥再会的时候,我就能告诉她我体验了不同的幸福人生……那样地說谎……
来想想其实这计划也满简陋的……但是那时的我,也已经没了别的选择了……
在病房的最后三年間,我只是一味收集着知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在病房的最後三年間,我只是一味收集着知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长达三年與病魔斗争的结果,我除了听觉以外全都失去了
听着一日来数次的护士的声音的日子也将在不久后结束了,像紗弥一样,我陷入了永久的沉睡──
听着一日来数次的护士的声音的日子也将在不久后结束了,像紗弥一样,我陷入了永久的沉睡──
但是,我的意识再次醒了过来,而且本应看不见的眼睛,有光摇摆着,而且感觉四周很吵闹
我活过来了吗?
......@@ -11,10 +11,10 @@
渐渐变得可以看见了,也能清楚地听见周圍的声音的时候,我明白了,自己为嬰儿的这一事实
咦,在說着什么?奇怪了,身体动弹不得后只是不断地被注射高卡路里的流体,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有牛奶喝了
虽然想着为什么是牛奶不,即便是母奶我也能理解咦我能理解吗?为什么变成嬰儿了!我上了天堂转世投胎了吗!?
在开什么玩笑啊,本来可是预定到死在天国找出紗弥来道歉的啊,突然重生的話可是会把我的行程打乱啊──不対不対,不是这个问题
在开什么玩笑啊,本来可是预定到死在天国找出紗弥来道歉的啊,突然重生的話可是会把我的行程打乱啊──不対不対,不是这个问题
稍微冷静下来吧
本来,我真的是重生了吗?首先被陌生的女人喂奶这是事实不过,再次抬头仰望
大慨是二十岁前吧有着一副很端正的容貌,穿的是女仆服吗?以黑色和白色为基础的圍裙礼服包住了身体
大慨是二十岁前吧有着一副很端正的容貌,穿的是女仆服吗?以黑色和白色为基础的圍裙礼服包住了身体
是女护士的可能性不
喂奶的护士小姐之类可没有从别的患者那听說过,加上这个女性是我数倍大,要是我本来的大小,这个人小說有数米高,因此不可能
要是那样思考的話,我重生成嬰儿已经是个没法去否定的事实了也想不出其他理由了
......@@ -24,9 +24,9 @@
就算今天的彩票头奖号码和去年票上的号码一样,但因为手上的票是去年的,也不能换奖金,就是这种没意義的奇蹟
但是发生了总没有发生好吗?
要是重生的話,就不用再怕那个病了,要是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就不必再說谎了
真正意義上就能实现紗弥的遺愿了在被给予的第二次人生中幸福,自由地生活然再一次死时,那时才是──
真正意義上就能实现紗弥的遺愿了在被给予的第二次人生中幸福,自由地生活然再一次死时,那时才是──
在我考虑着这种事时,女性往我的脸看过来了。然在以不可思義的表情說着什么
在我考虑着这种事时,女性往我的脸看过来了。然在以不可思義的表情說着什么
因为她說的不是日文,所以我也不明白不过我的思考停止了,怎么了?──一直巴拉巴拉地說着
即使如此,这个女性也是个謎団啊,穿女仆装的乳母。不过实际上好像真的有奶出来不明白啊
......@@ -44,9 +44,9 @@
我拼命挥动着手脚,注意到的女仆桑慌忙地把我解放了(解放你妹,我也要)(某布:别吵,和也!)
哈哈,得救了,好不容易重生了,却在被胸部窒息死就笑死人了
我小心地转动着目光,盯着她,不知为何女仆看起来很幸福,然溫柔地,慢慢地把我抱紧
我小心地转动着目光,盯着她,不知为何女仆看起来很幸福,然溫柔地,慢慢地把我抱紧
呜本来应该是不满的表情,但却被人喜愛着还不能好好地做出表情啊要早点找到沟通的方法才行啊
…好,今的目标决定了
…好,今的目标决定了
首先是了解自己所身処的状况,也要理解这个国家的語言──対了,还有自己的名字和女仆的名字
我从出生到现在三年的时光流逝了
顺带一提,三年,这并不是特意记住数字或日期,只不过想到了三岁会有人来祝贺,那样想罢了
......@@ -60,7 +60,7 @@
我的名字是利昂・格魯西斯,格魯西斯伯爵家的次字,虽然听上去很好听,但我的母亲是贵族的侍女──总之我就是妾的孩子啊
因此,正室卡洛琳插嘴的结果,我就被隔离了──嘛,以上为只来了一次的父亲独白而得到的讯息
从这开始是我的想法能继承伯爵地位的孩子只有一个。我要是女人的話就没问题吧(你是想TS吗)但既然是男人,那正妻儿子的地位就有造成威胁的可能了
从这开始是我的想法能继承伯爵地位的孩子只有一个。我要是女人的話就没问题吧(你是想TS吗)但既然是男人,那正妻儿子的地位就有造成威胁的可能了
──总感觉我是被牵連的
......@@ -69,18 +69,18 @@
我幸福自由生活的具体计划还没有定好,不过无论走那条路也希望要最低限度的知识啊
而且现在的环境不学不行呢虽然用三年才注意到自己是在地球外某个異世界的事实(竟然用了3年才注意到比某邪神还強啊)
就是啊,晚上偶然仰望窗外,竟然看到了苍月(就是蓝色的月亮),发现的时侯真是害怕死了,虽然我明白不懂日語即是这里不是日本,但我还是认为这里是地球某処啊(也就是說你3年来才第一次看窗外)
就是啊,晚上偶然仰望窗外,竟然看到了苍月(就是蓝色的月亮),发现的时侯真是害怕死了,虽然我明白不懂日語即是这裡不是日本,但我还是认为这裡是地球某処啊(也就是說你3年来才第一次看窗外)
不过来想想的确到処都是暗示了
不过来想想的确到処都是暗示了
比如这个房間用金来做装飾,到処都挂着钱,而且床是硬的,衣服的感觉也不好
最初认为是因为是妾的孩子所以给便宜货吗?於是就问了父亲衣服质地有没有分别,得到的答案是没有
明明有钱但为什么是这质量?但这是異世界的話就能理解了。因为水平线太低,也就是这个世界技术能力低的原因
技术上是中世纪的欧洲左右吗?也有这是边境所以他国的进口货完全碰不到的可能性,那是,不管那个都不可能是地球的环境吧
明明有钱但为什么是这质量?但这是異世界的話就能理解了。因为水平线太低,也就是这个世界技术能力低的原因
技术上是中世纪的欧洲左右吗?也有这是边境所以他国的进口货完全碰不到的可能性,那是,不管那个都不可能是地球的环境吧
因此,我最近的日常作业,就是离开探索的信息收集……不过
「利昂大人又从房間中溜出来了呢,找到了」
伴随着那把声音,我被人从背抱了起来,連反抗的余地也没有,被带回了房間
伴随着那把声音,我被人从背抱了起来,連反抗的余地也没有,被带回了房間
「呜我想再看一下」
「好奇心旺盛是好,但是一个人出去不是說了不行吗?」
......@@ -95,7 +95,7 @@
「真的吗?那么不能随意地走来走去,約定了哦?」
「……」
我无言而対地把头朝向
我无言而対地把头朝向
「……利昂大人?不和我約定吗?」
......@@ -153,7 +153,7 @@
──媽媽吗?这个疑问在我开口前就被否决了
「我正好在生孩子」
「是是吗?那那个孩子在那呢?」
「是是吗?那那个孩子在那呢?」
只是不经意的提问,但是我詛咒自己的无知。米莉那端正的脸正因悲伤而不断扭曲着
是吗?所以希望照顾我是──
......@@ -171,7 +171,7 @@
「米莉谢谢」
伴随米莉缓和的心跳,我渐渐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米莉开始唱起了摇篮曲,那优美的音色令我平静下来,回想起自失去家人以来不曾感到的安乐
闭上眼睛,米莉开始唱起了摇篮曲,那优美的音色令我平静下来,回想起自失去家人以来不曾感到的安乐
虽然和我想的不同,但这样平静地渡过也是幸福的一种吧。一边思考着的我慢慢入睡──前
「至少利昂大人结婚的那天前,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
......@@ -23,13 +23,13 @@
「不,怎么說呢……利昂大人是不是嬰儿都让人怀疑起来了。其实十岁左右吗?」
可惜,二十岁左右──之类的不能說出来,只能苦苦笑着了
米莉看着那样的我,思考着什么,然叹了一口气
米莉看着那样的我,思考着什么,然叹了一口气
「不是令人愉快的話题呢尽管如此也要听吗?」
「嗯,尽管如此也想听」
「立即回答啊。明白了。就告诉你吧要从那說起呢」
「立即回答啊。明白了。就告诉你吧要从那說起呢」
「从这个地方?」
「你知道为什么要把你幽闭在这吗」
「你知道为什么要把你幽闭在这吗」
「嗯,总觉得啊。爸爸来拜访的时总是各种各样的忏悔。我是小妾的孩子,所以卡洛琳小姐対我为她儿子地位的存在威胁警戒着吗?」
「是的、就是那样。」
「那么所谓的结婚,为了把我赶出格魯西斯家?」
......@@ -66,7 +66,7 @@
这就是世人対嬰儿的看法啊不过要是在这年龄就対異性感兴趣会变得很麻烦的样子,就先点头吧
但是比我小一年吗?那就是和紗弥一样了啊。虽然至今为止还没有考虑过,但是紗弥也有到这个世界的可能性吧──
対了,即使有也不可能比我小吧?我是在紗弥去世三年左右與病魔対战而死的,就算是重生也大慨会比我年长个三年吧
対了,即使有也不可能比我小吧?我是在紗弥去世三年左右與病魔対战而死的,就算是重生也大慨会比我年长个三年吧
「対了米莉,我不会是有个姐姐吧?」
「有哦」
......@@ -74,7 +74,7 @@
「嗯,利昂大人有着一个大三年的同父異母姐姐」
「…哎,真的?」
难道那孩子是紗弥的转世──不不不,不対,世上没有那么方便的事(不不不,这是轻小說,而你是主角)只是偶然决定的大慨可是还是很在意啊
难道那孩子是紗弥的转世──不不不,不対,世上没有那么方便的事(不不不,这是轻小說,而你是主角)只是偶然决定的大慨可是还是很在意啊
「那个姐姐的名字是什么?」
「是克蕾雅薇蒂娜大人」
......@@ -82,7 +82,7 @@
「那抱歉」
「是吗」
同父異母的姐姐──也就是把我隔离的正室的女儿,不可能対我有好印象吧。可是还是希望总有一天能见见看或许以以假名来见见吧
同父異母的姐姐──也就是把我隔离的正室的女儿,不可能対我有好印象吧。可是还是希望总有一天能见见看或许以以假名来见见吧
「抱歉不能帮上你的忙,但是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是利昂大人的伙伴的」
「嗯,这也是没辨法的」
......
在那之一年过去,夏天来临的同时我四岁了。
在那之一年过去,夏天来临的同时我四岁了。
在这期間,要說有改变的事就只有我的身体成长了之类的。周圍的环境恐怕没有改变。
还是一样书本之类的无法入手,說話的對象还是只有米莉。最近开始觉得世界上只有我和米莉居住的错觉的等級。
当然,一般教养啊周边的地理之类的,米莉所知道的知识告诉我,那也是在这一年内基本上都记住了。
......@@ -6,12 +6,12 @@
政治联姻的對象知道但是……最坏的情况下,舍弃家庭逃走之类的考虑吧。当然,跟来的話米莉也一起走。
为此──也不是这么說,最近身体的訓練已经成为一个日常工作。
也不是想成为肌肉丰满的,目标是精细的肌肉。所以訓練菜单是俯卧撑和仰卧起坐,还有馬拉松等等。
,到了今天,也像平时一样在隔离区内跑步时,不知从哪传来啜泣的声音。
,到了今天,也像平时一样在隔离区内跑步时,不知从哪传来啜泣的声音。
「……女孩子的声音,吗?」
糟糕,太久没听到米莉之外的声音,真的是女孩子的声音吗我也没自信。没问题吗我,交流障碍没有吧?
在考虑的期間内,啜泣的声音一直有听到。位置是很近但是,那是在隔离区外……吗?
在考虑的期間内,啜泣的声音一直有听到。位置是很近但是,那是在隔离区外……吗?
……不行啊。从隔离区内离开麻烦事絶対会增加。事情麻烦了,不能影响到米莉是决定的。
决定当作没有听到,我的脚踏出返回的一步。
但是,像要压死我一样的悲伤哭声一直听到……
......@@ -20,12 +20,12 @@
於是来到这,离树丛的另一侧,在大树底下的女孩子抱着膝盖哭泣。
……为什么哭呢?或者說,要怎样搭話才好?
诶多……你好?不,対哭着的対方这不行。那……不要哭?呜。突然出现対后対方說那样的話太奇怪了。
……啊~真是!想不到了。这姑且像孩子一样碰运气吧。
……啊~真是!想不到了。这姑且像孩子一样碰运气吧。
「为什么哭呢?」
「──谁!?」
少女像弹起一样的抬起头。然少女的容姿映入眼帘,我不禁屏息。
少女像弹起一样的抬起头。然少女的容姿映入眼帘,我不禁屏息。
缓动波浪状的白金色头发中露出的小脸、翡翠色的瞳孔就像从最初就被安置的精细零件一般。
在哭的是,宛如精巧的西洋人偶一样的美少女。
......@@ -59,7 +59,7 @@
「放着不管的話也许会化脓你知道吗?」
「可能……是、什么?」
「诶多、细菌进入引起发炎……也就是說、伤口会变严重、之会殘留下痕迹也說不定」
「诶多、细菌进入引起发炎……也就是說、伤口会变严重、之会殘留下痕迹也說不定」
看见少女更加的缩脖子、我只是把结论告诉她。只是那样,她的瞳孔中摇晃着少许不安。
......@@ -130,11 +130,11 @@
対於我的提案、少女用迷惑的表情沉默了。希望有人听但是、感觉自尊心不允许示弱的說出来。
說不介意的話是骗人的、勉強让她說出来也不好。这样想着的我、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再次开始対伤口的应急処理。
伤口漂亮的処理好后、用手帕代替布缠上。
伤口漂亮的処理好后、用手帕代替布缠上。
「好、这样就没问题了。但是、回家之要好好処理」
「好、这样就没问题了。但是、回家之要好好処理」
这样說着往少女的脸看去。但是她看到我的脸之就凝固了。
这样說着往少女的脸看去。但是她看到我的脸之就凝固了。
「……怎么了吗?」
「诶?呜、嗯!什么事都没有!」
......@@ -152,7 +152,7 @@
「所以說那是不行的。回报受到的恩情対於淑女来說是当然的。所以、呐。让我听听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那个……」
啊啊可惡。现在事到如今。假名之类的误会也很困扰、之暴露的話不如现在诚实說出。
啊啊可惡。现在事到如今。假名之类的误会也很困扰、之暴露的話不如现在诚实說出。
「我是叫利昂」
「……利昂是、那个?」
......@@ -166,9 +166,9 @@
「那么我先走了」
「诶、等一下。話还没說完」
「抱歉。其实我、出来是不行的。所以可以的話、我在这的事当作秘密的話会很高兴的」
「抱歉。其实我、出来是不行的。所以可以的話、我在这的事当作秘密的話会很高兴的」
当下、我赶紧从那个場合离开。紧接着、听到背和克蕾雅薇蒂娜說話的女性声音。
当下、我赶紧从那个場合离开。紧接着、听到背和克蕾雅薇蒂娜說話的女性声音。
「好危險、差一点」
......@@ -184,7 +184,7 @@
「……什么都还没說哟?」
「咕……」
糟糕、被惊讶的眼神看着。这里要想办法辩解。不但是、和米莉的約定打破是事实、这里是不是应该直接讲实話?
糟糕、被惊讶的眼神看着。这裡要想办法辩解。不但是、和米莉的約定打破是事实、这裡是不是应该直接讲实話?
啊啊至少让我做好心理准備啊!
「利昂大人那样慌乱的样子真是好少见啊。到底在哪做了什么?务必、告诉我?」
......@@ -197,7 +197,7 @@
「……情况我了解了」
听完話的米莉发出了小小的叹
听完話的米莉发出了小小的叹息。然膝盖之上和我的目光重合的事、慢慢提起的右手。
听完話的米莉发出了小小的叹息。然膝盖之上和我的目光重合的事、慢慢提起的右手。
要被打脸了!这么想而闭上眼时。但是没有预想中的冲击袭来、做为代替头被溫柔的抚摸了。
「……米莉?」
......@@ -217,7 +217,7 @@
回忆起分别时交换在风中的回答。
但是、不能排除米莉被赶走的可能性。如果知道是那么严重的大事的話、不会去冒那像的險。
……之类的、和克蕾雅薇蒂娜相遇这样的話也說不出口。
……之类的、和克蕾雅薇蒂娜相遇这样的話也說不出口。
我想対米莉添麻烦是错的但是、帮助哭泣的克蕾雅薇蒂娜我不觉得是错的。
……我该怎么做才好?
这样困扰而沉默着时。我的头被米莉溫柔的抱住。
......
「如果利昂大人作出了正确的行为而使我受罚,那么,我将会欣然接受。」
米莉那样說着─不,正是因为这样対我說的米莉,所以希望今也能相伴在我身旁。
米莉那样說着─不,正是因为这样対我說的米莉,所以希望今也能相伴在我身旁。
如此这样的強烈期盼着。但是全部都看克蕾雅薇蒂娜的心情,无法离开这栋宅邸的我什么也办不到,度过了郁闷的每一天。
过了三天,我原先认为又是个平淡的一日,我跟米莉在房間内和红茶的时候,突然,一位女仆过来了。
黑瞳的女仆小姐,当然我并没有见过。
过了三天,我原先认为又是个平淡的一日,我跟米莉在房間内和红茶的时候,突然,一位女仆过来了。
黑瞳的女仆小姐,当然我并没有见过。
「……您是哪位呢?」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米莉站了起来,若无其事的为了庇护我而缓缓的移动。
「突然来访,十分抱歉。我是服侍克蕾雅薇蒂娜的女仆,名叫米歇尔。」
「那么米歇尔小姐,来这栋宅邸有什么事対吧?这应该除了被允许的人都禁止进入才対。」
「那么米歇尔小姐,来这栋宅邸有什么事対吧?这应该除了被允许的人都禁止进入才対。」
「确实是那样没错,不过先打破这项规矩不是你们吗?」
「……什么事情?」
「请不要那么警惕,我只是想跟利昂大人說一些些話。」
「刚才也說了,这不是没有许可的人可以来的地方,请您回去吧。」
「刚才也說了,这不是没有许可的人可以来的地方,请您回去吧。」
「等一下,米莉。」
我站了起来挽住米莉的袖子。
......@@ -55,7 +55,7 @@
糟糕了阿,因为只能跟米莉說話,最近并没有伪装成小孩子的語气。我不是什么普通的孩子若传到卡洛琳女士的耳里,肯定更多方面都会碍手碍脚的吧,这点无论如何都想瞒混过去。
「即使不做出那样的表情,我也不会将这的事說出去的,放心吧。」
「即使不做出那样的表情,我也不会将这的事說出去的,放心吧。」
「……那是什么意思?」
「前几天的事并没有报告,这次的対話也没有打算說的意思。」
「您相信他所說的吗?」(估计是米莉讲的)
......@@ -65,7 +65,7 @@
如果传进了卡洛琳女士的耳里的話,早就开始行动了吧。却到今天为止一切均安,克蕾雅薇蒂娜的沉默就是最好的証据。
「是吗。所以过了几天之才过来阿。」
「是吗。所以过了几天之才过来阿。」
「……能到那样的理解,真的很厉害。我认为克蕾雅大人也是相当成熟的人……你真的是个孩子吗,我很怀疑阿。」
「利昂大人十分聪明阿」
......@@ -87,10 +87,10 @@
不可能有的吧,或该說,这样的问题从来没有去思考过。
「如果没有考虑过的話,今会接受的可能性……」
「如果没有考虑过的話,今会接受的可能性……」
「不,不会」
前世的我與紗弥互相支撑着生活,从他人来看,也许像是夫妻之間的关系,但在那面的愛情不是恋情。
前世的我與紗弥互相支撑着生活,从他人来看,也许像是夫妻之間的关系,但在那面的愛情不是恋情。
所以我連姐姐和妹妹都不敢细想。
「……是吗,我明白了。」
......@@ -115,13 +115,13 @@
「没错。或着使用乾净的水可以把细菌冲走。」
「原来如此阿……听說受到严重的外伤的时候有使用酒精清洗伤口的习俗,那也是同样的理由吗?」
……风俗习惯阿。只有这点程度的认知而已阿。比想像中的医疗水平还要低。看来以要十分注意不能生病或受伤。
……风俗习惯阿。只有这点程度的认知而已阿。比想像中的医疗水平还要低。看来以要十分注意不能生病或受伤。
「阿……理由是一样的,但最好不要使用酒精比较好」
「是这样吗?」(翻译君:原来用酒精不会比生理食盐水好吗?我也不知道呢…)
「嗯,乾净的水,如果可以的話稀薄的盐水清洗伤口是最理想的,之后常常洗使伤口不乾燥,很快就能痊癒了」
(注:这的盐水就是指生理食盐水,原文两个都有写 感觉稀薄的盐水比较符合时代背景就这么写了)
(注:这的盐水就是指生理食盐水,原文两个都有写 感觉稀薄的盐水比较符合时代背景就这么写了)
这是最近在地球上才知道的事实。所以虽然在这个世界上会被误解,但是消毒與乾燥反而会使伤口的治癒速度减慢。
......@@ -129,10 +129,10 @@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在意。」
「目前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吗?很在意你在哪裡学到了这样的知识,看来还是不要问的好吧」
「这么做的話,我十分感激。」
「我了解了。那么接下来是最的事情。」
「我了解了。那么接下来是最的事情。」
「欸欸米歇尔,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阿?」
米歇尔的話像为了遮掩一般,门被打开,飘然飞舞的銀色在眼前出现了。(翻译君:面为了漂亮一点用腦补的 还是不优美没办法 我尽力了=3=)
米歇尔的話像为了遮掩一般,门被打开,飘然飞舞的銀色在眼前出现了。(翻译君:面为了漂亮一点用腦补的 还是不优美没办法 我尽力了=3=)
「大小姐,我不是叮嘱你在我的呼叫之前,先待在门外等候吗」
「米歇尔太担心了阿,不是說了弟弟君是可以信任的吗」
......@@ -168,11 +168,11 @@
虽然只要與我关联事情就会变的很糟糕,但是與弟弟接触曝光的話絶対会发生更不好的事情,然而,弟弟君什么的真的没问题吗?我如此真心的感到忧虑。
「没事没事。别看我这样,我対看人可很有信心喔。」
「要是周圍没有半个可以确实相信的人,步入社会之会吃苦头喔。」
「要是周圍没有半个可以确实相信的人,步入社会之会吃苦头喔。」
克蕾雅也才7岁,还尚未建立社交圈吧,四周的人们都是與格魯西斯家关联的人吧。我是这样想的,但是在有了社交圈之,在四周没有友方的情况下,能够选择可以信赖的人是不太可能的吧
克蕾雅也才7岁,还尚未建立社交圈吧,四周的人们都是與格魯西斯家关联的人吧。我是这样想的,但是在有了社交圈之,在四周没有友方的情况下,能够选择可以信赖的人是不太可能的吧
(求大神 面不会 乱翻的:周りに居るのはグランシェス家に所縁のある人間ばかり。そりゃ周りに味方しかいない状况で、信頼できる人を选んでたら外れるはずがない──と、思ったのだけど、)
(求大神 面不会 乱翻的:周りに居るのはグランシェス家に所縁のある人間ばかり。そりゃ周りに味方しかいない状况で、信頼できる人を选んでたら外れるはずがない──と、思ったのだけど、)
「呜,不会有这种事喔。因为我相信了谁除了米歇尔你还是第一个。」
「……是这样吗?」
......@@ -194,7 +194,7 @@
「我已经明白你対我的信任,不过克蕾雅薇蒂娜桑你们是怎么来这边的阿?」
问完问题之,克蕾雅薇蒂娜突然不高兴的鼓起了脸颊。
问完问题之,克蕾雅薇蒂娜突然不高兴的鼓起了脸颊。
「真是的~克蕾雅薇蒂娜桑?为什么是那么见外的叫法?要叫克蕾雅姐姐!!」
「克、克蕾雅姐姐?那样真是不好意思……」
......@@ -232,7 +232,7 @@
啊,总觉得可以猜想出来。
只要克蕾雅姊没问题的話就好,克蕾雅姊来玩的話,米莉会辛苦点不过不会在忧虑了……不会在忧虑了吧?
稍微不安的微微转头过去看米莉的感想。前摆动的点点头了,大致上没问题吗?我还没有相処到可以判别米莉的内心。
稍微不安的微微转头过去看米莉的感想。前摆动的点点头了,大致上没问题吗?我还没有相処到可以判别米莉的内心。
不明白,总想跟克蕾雅姊說更多更多的話,应该是之前都只能跟米莉談天的关系吧。
「能来探访真是谢谢你阿,克蕾雅姊。」
......@@ -245,5 +245,5 @@
「……植物?好是好,但是……你想知道什么植物?」
「対了,比如──」
就这样,两人寂静而不变的世界,被抛掷了名为克蕾雅的石头。
就这样,两人寂静而不变的世界,被抛掷了名为克蕾雅的石头。
从中诞生的波紋,不久就变成巨大的波浪,引起各式各样的事件……这时候的我,还完全不知情。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在那之后又过了两年半。然后迎来了六岁的冬天、我依然持续的被软禁着、至今为止过着不变的每一天。
在那之後又过了两年半。然後迎来了六岁的冬天、我依然持续的被软禁着、至今为止过着不变的每一天。
但是、只有一件是改变了。
那就是──
「弟弟君、我又来玩了呦」
在边界的那一天、克蕾雅姊姊开始来玩了这件事。
克蕾雅姊进入客厅、往我旁边的指定席走来。缓慢波状的珀金色头发垂挂着轻轻地摇晃着、飘出了柑橘的香味。
克蕾雅姊进入客厅、往我旁边的指定席走来。缓慢波状的珀金色头发垂挂着轻轻地摇晃着、飘出了柑橘的香味。
「克蕾雅大人欢迎。饮料溫红茶可以吗?」
「嗯嗯、那就麻烦你了。米莉桑、一直以来谢谢了」
......@@ -26,7 +26,7 @@
語言不一样的关系所以是另外的名称、这个世界的植物跟地球类似的很多。所以、『甘蔗』有很高的可能性找的到。
「呼嗯?因此、这个『甘蔗』找到之要怎么办?」
「呼嗯?因此、这个『甘蔗』找到之要怎么办?」
「嗯、我想制作甜点」
「甜点?那样的話用现有的砂糖也没问题吧?」
「这个地区的气候甜菜的栽培很困难、依靠进口的話成本太高。现在能自由使用砂糖的只有贵族而已」
......@@ -60,8 +60,8 @@
說到底幸福是什么呢、最近在思考这件事。
这个世界没有正经的户籍、不存在脸部照片之类的。所以从屋子内变装出去的話、从格魯西斯家逃走也不是不可能的。
例如成为某処的商人弟子、使用地球的知识生活下去也不错。当然这样的話一定、可以过着相应充实的每一天。
、那样的生活加入米莉是可能的。
但是克蕾雅姊是不行的。克蕾雅失踪的話、家的人不可能放着不管、原本从屋子出去的可能就没有。
、那样的生活加入米莉是可能的。
但是克蕾雅姊是不行的。克蕾雅失踪的話、家的人不可能放着不管、原本从屋子出去的可能就没有。
像这样时不时跑来玩、固执的姊姊。丢着那样的克蕾雅姊不管、自己从屋子内逃走。
那样选择的話、我是不会觉得幸福的。
世界之中的每人都幸福──之类的事不会說的。但是至少、想要自己重視的人们幸福、我是这样想的……
......@@ -101,7 +101,7 @@
「嗯~~~~嘶!好好吃!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啊、很甜味道又很美味!」
一口、两口的、克蕾雅姊用优雅的姿势快速地吃完。然一转眼、把自己的份都吃完了。
一口、两口的、克蕾雅姊用优雅的姿势快速地吃完。然一转眼、把自己的份都吃完了。
「呼呜……真是幸福。这个太惊人了、这样的东西没吃过~」
......@@ -172,24 +172,24 @@
「要我告诉米歇尔你吗?」
「──那要就好!」
我的提案首先舀住的是克蕾雅姊。有着之每天都让米歇尔制作的不纯动机吗?
我的提案首先舀住的是克蕾雅姊。有着之每天都让米歇尔制作的不纯动机吗?
先叮嘱不要吃太多吧。难得长得像天使一样可愛、因为布丁的缘故而变胖的話就太惨不忍睹了。
在考虑这样的想法时、米歇尔叮嘱克蕾雅姊之后、和米莉一起往厨房的方向。然后、屋内再次剩下我和克蕾雅姊两人。
在考虑这样的想法时、米歇尔叮嘱克蕾雅姊之後、和米莉一起往厨房的方向。然後、屋内再次剩下我和克蕾雅姊两人。
「然、剩下的都让克蕾雅姊吃吧?」
「然、剩下的都让克蕾雅姊吃吧?」
「呜嗯、足够了。弟弟君的心意是很高兴的、剩下的弟弟君吃吧?」
克蕾雅姊回復大人的样子这么說了。
「原来如此。之再让米歇尔做就好了吗」
「原来如此。之再让米歇尔做就好了吗」
「……弟弟君真坏心」
通红的把視线移开的克蕾雅姊真可愛。
担心地球的食物是否被接受这件事真是杞人忧天。之创造能廉價量产的环境就完美了
如果布丁量产出来大受欢迎的話、用那个权力交换自由──之类的、直到现在我无忧无虑的这样的考虑着。
担心地球的食物是否被接受这件事真是杞人忧天。之创造能廉價量产的环境就完美了
如果布丁量产出来大受欢迎的話、用那个权力交换自由──之类的、直到现在我无忧无虑的这样的考虑着。
只是我没注意到、灾难正在逐渐接近
──大約一周
──大約一周
「帮帮我、弟弟君!米歇尔她、米歇尔她在这样下去会被杀死的!」
......
首次制作布丁后过了一周左右的时間,我跟客厅的沙发上與米莉享受着晚饭后的时光。
首次制作布丁後过了一周左右的时間,我跟客厅的沙发上與米莉享受着晚饭後的时光。
「米莉,一直以来谢谢你。」
「怎么了?突然这样讲」
......@@ -16,7 +16,7 @@
「克蕾雅姐?怎么了──」
「帮帮我,弟弟君!米歇尔,米歇尔在这样下去要被杀了。」
以飞扑过来般的气势,克蕾雅冲进我的怀
以飞扑过来般的气势,克蕾雅冲进我的怀
「要被杀……了?冷静,先說明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可能冷静下来?米歇尔可能会被杀的!!」
......@@ -34,7 +34,7 @@
「……対不起,我」
「好了好了,究竟为了什么这么慌乱啊?好好的跟我說明一下吧。」
「……嗯,前些日子,在領地有蔓延着感冒対吧?但是呢,那其实好像不是感冒,大家都发高烧倒下了。因此,认为这一定是神的愤怒,大家都十分恐慌,在争论着倒下的人该如何処理。」
「……嗯,前些日子,在領地有蔓延着感冒対吧?但是呢,那其实好像不是感冒,大家都发高烧倒下了。因此,认为这一定是神的愤怒,大家都十分恐慌,在争论着倒下的人该如何処理。」
「要怎么办啊,隔离的話怎么样?」
「摁,隔离已经结束了。在争论的是,在灾害扩大以前杀了倒下的人不是更好的吗?」
「什么?!」
......@@ -50,12 +50,12 @@
「米歇尔要被杀害的原因…难道說!?」
「嗯嗯……从昨天开始发高烧倒下了。」
「……是吗?那么症状呢?」
「最初好像是感冒了,但是之后倒下后馬上就被隔离了,根据她的說法,没有食慾,身体怠倦。」
「最初好像是感冒了,但是之後倒下後馬上就被隔离了,根据她的說法,没有食慾,身体怠倦。」
……隔离…吗?在这个文明水平的地球实施隔离,没有印象……(注:此句开始是改稿后新增,为以后剧情发展埋伏笔吧)
……隔离…吗?在这个文明水平的地球实施隔离,没有印象……(注:此句开始是改稿後新增,为以後剧情发展埋伏笔吧)
「大致上了解了,隔离在暖和與湿度高的房間吗?」
「恩,全员都困在宅邸外的大仓庫。」
「恩,全员都困在宅邸外的大仓庫。」
……果然,連侍奉贵族的人都倒下了,平民的情况肯定更严重吧。
......@@ -66,7 +66,7 @@
「那么……」
那之,我继续问了可能的症状。
那之,我继续问了可能的症状。
结果,大半的病人从感染到发病約两天时間左右,忽然发高烧,症状会进一步增加,流鼻涕、咳嗽不止。
还会有会有波及全身的倦怠感。
此外,死亡的病历,已经康復的人皆有。得救的人大多数是富裕階层的人,这就是所谓生活环境的区别吧。
......@@ -85,16 +85,16 @@
因此,我不认为自己的判断偏离了真实情况。
但是,还存余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个世界和地球的疾病是否相同?
这个……說真的还没办法判断。
根据生态系相似这个情况来考虑的話,存在病毒的可能性很高。然考虑到病毒的性质──如果和我的猜测相同的話,大概有着会引发相似症状的疾病或是流感,也不能排除與其相似的病毒性疾病存在的可能性。
但是虽然现在的症状和流感很相似,但也无法否定今会出现变異的可能性,像是存在魔術的世界中大气中的魔力怎么怎么了──如果被改变的話一切就完了。
所以在这最重要的一点。
根据生态系相似这个情况来考虑的話,存在病毒的可能性很高。然考虑到病毒的性质──如果和我的猜测相同的話,大概有着会引发相似症状的疾病或是流感,也不能排除與其相似的病毒性疾病存在的可能性。
但是虽然现在的症状和流感很相似,但也无法否定今会出现变異的可能性,像是存在魔術的世界中大气中的魔力怎么怎么了──如果被改变的話一切就完了。
所以在这最重要的一点。
我,因为患者很危險这理由将全体杀死好呢,抑或是在知晓流行性疾病的危險性的前提下,赌在用自己的觉悟去拯救更多的人的可能性呢?
「怎么听都觉得是流行性感冒啊。过去几乎没有例子的話,可能是旅行商人或冒険者传染的吧。」
「果然弟弟君知道这种病状吗?」
「虽然没有証据……以季节性来讲的話也觉得是流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