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e6d8dfae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 野生のラスボスが現れた!

parent 70ddf9bc
......@@ -62,7 +62,7 @@
我只认识迄今为止造访过的地方,而蒂娜则知道各种各样的地点。
那么就在不让她转移到什么奇怪的地方的前提下交给她吧。
在空间上开出的裂缝将森林吞没,只留下完全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亚人们留了下来。
在他们看来应该就是普普通通的过着日子,结果突然就发生了怪兽大决战,最森林还突然消失掉了吧。
在他们看来应该就是普普通通的过着日子,结果突然就发生了怪兽大决战,最森林还突然消失掉了吧。
“接下来……那边的四个亚人还有萨吉塔留斯。麻烦你们给其他人说明一下情况吧。”
......@@ -71,12 +71,12 @@
我打了个响指解除了亚人们的拘束。
约翰发出了像是责难一样的声音,不过在解开的过程中却没发生什么。
不好意思,不过在我们面前这些家伙无论做什么都没用。即便故意瞄准薇尔戈和濑衣这些比较弱的成员下手也会在那之前就被我给阻止住。
想要在我面前抢得先机的话至少也要能够在0.1秒的世界行动自如才行呐。
想要在我面前抢得先机的话至少也要能够在0.1秒的世界行动自如才行呐。
只能在普通的时间轴上行动的家伙,无论做什么都是无法在像我和贝涅特纳修还有魔神王这些活在远高于此的时间上的人面前占得先机的。
话说回来,这些也都是杞人忧天吧。
亚人们像是认识到了现状,以及领悟到已经无路可走的境地了一样,没什么怨言的就开始向其他亚人们说明起来。
像是“千万不要反抗”啊,“看到那些怪物间的战斗了吧”啊,“不想死就老实呆着”之类的话此起彼伏,虽然对那些投向我们的可见一斑的恐惧有些在意,不过果然十二星间的战斗带来的视觉冲击很大呢。
过了一会儿亚人们就接受了,陆陆续续的开始移动起来,只剩下森林消失的无人荒野。
过了一会儿亚人们就接受了,陆陆续续的开始移动起来,只剩下森林消失的无人荒野。
接下来,为了使亚人的灭亡看起来更有说服力,就在用一招吧。
––––––––––––––––––––––––––––––––––––––––––––––––––––––––––––––––––––––––––––––––––
......@@ -85,7 +85,7 @@
“那么––––你们,给我退下。”
等全员退下以,我慢慢的将一只手伸向了空中。
等全员退下以,我慢慢的将一只手伸向了空中。
玛娜很快聚集在手上,生成了巨大的火球。
虽然乍一看像是火属性,不过我自己是日属性的。
因此这似火而又非火,乃是日之力。
......@@ -104,8 +104,8 @@
把数百个氢弹当作“区区那种程度”,终于还是开始了啊,眼睁睁的看着常识崩坏掉了啊。
发动前我展开了细致的结界,将全员包裹了起来。
并且进一步在这片预定会成为荒土的土地周围散布天力,任由其高速巡回。
这个是日属性上位天法之一,“赫利俄斯之炎(HeliosFire)”。借由令天力高速巡回,使其形成数层障壁,从而形成阻隔所有玛娜的绝对魔法防御领域的术。(*赫利俄斯是希腊神话里的太阳神,和月神赛勒涅以及黎明女神厄俄斯是兄妹,而希腊神话正统意义上的太阳神只有两位,一个是赫利俄斯的爹泰坦神许珀里翁,还有一个就是赫利俄斯,至于阿波罗本职是艺术与医药之神,后来给人弄混了渐渐的才加上了太阳神的位子,另外希腊神话里那个驾着太阳马车搞出大事儿的熊孩子法厄同也是赫利俄斯的儿子)
虽然在游戏想都不想就放出来了,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个准备就放耀斑的话,即便有放水给周围带来的破坏也不是闹着玩儿的啊。
这个是日属性上位天法之一,“赫利俄斯之炎(HeliosFire)”。借由令天力高速巡回,使其形成数层障壁,从而形成阻隔所有玛娜的绝对魔法防御领域的术。(*赫利俄斯是希腊神话裡的太阳神,和月神赛勒涅以及黎明女神厄俄斯是兄妹,而希腊神话正统意义上的太阳神只有两位,一个是赫利俄斯的爹泰坦神许珀里翁,还有一个就是赫利俄斯,至于阿波罗本职是艺术与医药之神,後来给人弄混了渐渐的才加上了太阳神的位子,另外希腊神话裡那个驾着太阳马车搞出大事儿的熊孩子法厄同也是赫利俄斯的儿子)
虽然在游戏想都不想就放出来了,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个准备就放耀斑的话,即便有放水给周围带来的破坏也不是闹着玩儿的啊。
准备完成了,我轻轻移动手腕。
于是我头顶的火球跟着发射了出去,朝亚人之乡的位置砸了下来。
......@@ -129,9 +129,9 @@
我和魔神王桑拿魔法对轰的那天,仅是这样就能把米兹伽尔兹全境化成焦土了吧。
边瞟了一眼,结果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反应。
边瞟了一眼,结果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反应。
十二星全员都带着一副“不愧是露法斯大人”的脸看向这边,唯独薇尔戈一人像是吓丢了魂儿一般。
勇者那边也一样,全员都翻起了白眼。
勇者那边也一样,全员都翻起了白眼。
啊,定睛一看那个老虎都已经玩命逃走嘞。
......@@ -141,12 +141,12 @@
“太无谋了,已经不想再战斗了。”
四个亚人干部在哪碎碎叨叨的说这些什么,都已经完全笑不出来了。
四个亚人干部在哪碎碎叨叨的说这些什么,都已经完全笑不出来了。
过了不久爆炸平息了下来,只留下了巨大的冲击坑和一片荒芜。
嘛,因为这篇片焦土本来就啥都不剩所以只是熔化掉了岩石而已啦。
总之这下幌子算是完成啦。
看到这副惨状,任谁都能想到是我把亚人连人带地给一起轰掉了吧。
大概从别的国家那也能目睹到这边的爆炸吧。
大概从别的国家那也能目睹到这边的爆炸吧。
接下来只要让亚人搬完家就完事儿啦。
......@@ -211,7 +211,7 @@
“吓到了吗,Master。”
“啊,啊啊。刚才那个,是干什么的?”
“能够在发射之转移到敌人面前的绝对命中之矢“箕宿一”是他的技能。
“能够在发射之转移到敌人面前的绝对命中之矢“箕宿一”是他的技能。
当然Master也是知晓那个的,不过他还有利用那根箭矢一同转移的技巧,那个技能也帮了我们大忙呢。”
“……那个与其说是绝对命中不如说是绝对回避更好吗?”
“两边都行的吧。”
......@@ -252,8 +252,8 @@ A、米兹伽尔兹会毁灭掉。
【赫利俄斯之炎】
日属性上位天法。
散布天力,并使其高速巡回以形成遮断玛娜的绝对魔法防御领域。
虽然乍一看很屌不过实际上在游戏只能创造出包裹数人程度的狭小领域,再加上领域自然移动不了,所以对战士型来说基本没有意义。
虽然想要防御住魔法而创造出领域是很好,但敌人不来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了。因为敌人也在动,所以使用这个技能结果宅在领域不出去的白痴战士型就连攻击手段也用不了。
虽然乍一看很屌不过实际上在游戏只能创造出包裹数人程度的狭小领域,再加上领域自然移动不了,所以对战士型来说基本没有意义。
虽然想要防御住魔法而创造出领域是很好,但敌人不来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了。因为敌人也在动,所以使用这个技能结果宅在领域不出去的白痴战士型就连攻击手段也用不了。
魔法型的更不用提,因为连自己的魔法也会被遮断所以根本打不到敌人。
不过因为还能灵活的和射手型并用所以倒也没那么糟糕吧。
不过虽说这个是叫“魔法绝对防御”,不过只要被随机打几次就会碎掉了,最糟糕的时候甚至一下就碎。
......@@ -262,6 +262,6 @@ A、米兹伽尔兹会毁灭掉。
运营桑,咱能不能别搞那些因为太神棍就全力进行下调结果无人问津的技能咩(白目)。
……本应如此,不过在这个世界上露法斯用的时候就能在非常巨大的范围展开,而且还能起到防止被害这种巧妙的作用,太犯规了吧这个。
……本应如此,不过在这个世界上露法斯用的时候就能在非常巨大的范围展开,而且还能起到防止被害这种巧妙的作用,太犯规了吧这个。
......@@ -30,14 +30,14 @@
那干脆不如由自己这边复活她来让她照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行动……不过这一着实在是完完全全的坏棋啊。
果然bug就是bug,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据为己用的。
最近,应该是排除掉了完全不听话的魔神王,把她拿来做替代的“恶”的,结果不经意间自己却变成了“恶”的一方,说来也真是够讽刺的。
到底是哪出了问题呢?是把露法斯复活的时间选错了吗?是把赋予她的临时人格选错了吗?还是说……
到底是哪出了问题呢?是把露法斯复活的时间选错了吗?是把赋予她的临时人格选错了吗?还是说……
……不管怎么说,不得不承认,是自己搞错了。
露法斯 · 玛法尔已经脱离了当初的预定开始探寻属于自己的道路了。
越是纠正曾一度偏离预定的剧本,就会越朝奇怪的方向发展,而露法斯 · 玛法尔的存在更是令这些错误越变越大。
这样下去可不行呢,人们是得不到幸福的。
为了把幸福得到手,某种程度上的不幸就是必须的。两者之间的落差越大,人们就会越从中获得幸福感。
但是露法斯是把不幸本身破坏殆尽的bug。
在只有幸福的世界,人类是无法感觉到幸福的,如果是这样也就谈不上幸福了。
在只有幸福的世界,人类是无法感觉到幸福的,如果是这样也就谈不上幸福了。
正因如此,没错呢,不会带来毁灭那种程度的绝望和不幸对可爱的孩子们来说是必须的。
......@@ -49,18 +49,18 @@
******
以半人马为首,亚人们已全部平安的送抵玛法尔塔,之萨吉塔留斯也平安的回来了。
只剩蜘蛛男还留在这,应该是有什么想对濑衣少年说的话吧。
以半人马为首,亚人们已全部平安的送抵玛法尔塔,之萨吉塔留斯也平安的回来了。
只剩蜘蛛男还留在这,应该是有什么想对濑衣少年说的话吧。
这下问题也都差不多处理完了,不过当下还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
我和阿利埃斯他们留了下来,朝躺倒在地面上的雷昂走了过去。
巨大的狮子以饱含杀意的眼神瞪着我,不过在筋疲力尽的现在,就连锁链也挣脱不开的他只能在那做些无谓的挣扎。
巨大的狮子以饱含杀意的眼神瞪着我,不过在筋疲力尽的现在,就连锁链也挣脱不开的他只能在那做些无谓的挣扎。
“呋姆,怎么说呢……好久不见呐,雷昂唷。”
“露法斯斯斯斯…………”
雷昂的瞳孔只有对我的憎恨。
雷昂的瞳孔只有对我的憎恨。
这反应在某种意义上很新鲜,但却也理所当然。
倒不如说迄今为止我碰上的都是些对我抱有好意的家伙,都让人起疑了。
我微笑的看着拼命的瞪着这边的雷昂,想着总之先确认一下他的状态值的发动了观察眼。
......@@ -105,7 +105,7 @@ LUK(幸运) ????
听着雷昂的话,我思考着究竟要怎样做才是最优解。
最优解……说的也是呐,和这家伙说的一样,果然还是和他打一场啊。
在这里把他彻底击溃并重新确立力量关系,把他捡回来以后再弱体化到800级。
在这裡把他彻底击溃并重新确立力量关系,把他捡回来以後再弱体化到800级。
没错,这就是最优解,连烦恼都不需要,很简单的就能想出来。
但是我体内的“露法斯”却给出了别的答案,而经过一番犹豫后,我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那就是––––
......@@ -118,7 +118,7 @@ LUK(幸运) ????
没错,这场战斗是阿利埃斯他们和雷昂之间的战斗,而它已经结束了。
我只是慢慢悠悠的在战斗全部结束之现身而已,况且我也没有那种特地重新打一次结束了的架的兴趣。
我只是慢慢悠悠的在战斗全部结束之现身而已,况且我也没有那种特地重新打一次结束了的架的兴趣。
不管怎么说那对努力赢得这场胜利的阿利埃斯他们都太失利了。
明明阿利埃斯他们好不容易才取得了胜利,结果我却又重新把雷昂给揍趴一次,简直就像是主张我一个人也能把他干翻一样––––不管怎么想这都不太合适啊。
再说阿利埃斯他们是我的部下,所以他们的胜利就是我的胜利。
......@@ -134,7 +134,7 @@ LUK(幸运) ????
我的一句话,让吵吵嚷嚷的雷昂闭上了嘴。
因为被比自己弱的人逼到绝路就借用了女神的力量,结果还输了。
这件事对他来说是奇耻大辱,应该特别想忘掉的吧。
但我是不会让他忘掉的哦,如果在这放任自流的话这家伙绝对会再次被女神利用的吧。
但我是不会让他忘掉的哦,如果在这放任自流的话这家伙绝对会再次被女神利用的吧。
“不是说借用别的力量不好,驱使一切能驱使的东西才是余的作风。
......@@ -148,7 +148,7 @@ LUK(幸运) ????
“但是啊,就算你掌握了那份力量,进行战斗的也不是你了。
即便余和你战斗了,那也是余和女神之间的战斗。而你只不过是女神手的一枚棋子,充其量只是女神的道具而已。”
即便余和你战斗了,那也是余和女神之间的战斗。而你只不过是女神手的一枚棋子,充其量只是女神的道具而已。”
正因如此,我才会觉得那时干脆的拒绝了女神的贝涅特纳修是那么的耀眼。
......@@ -180,7 +180,7 @@ LUK(幸运) ????
雷昂他的确是个麻烦的家伙,不过在我的心目中这倒也不算是什么大问题。
举个什么例子好呢……如果硬要比喻的话,对了,就好比说是一只猫吧。
想要受宠的猫咪跳到了电脑上赖着不走,结果不小心压到关机键把电脑关掉了。
因为实在是没辙了就只能陪它玩,结果猫却很快的失去了兴趣跑到不知道哪去了。
因为实在是没辙了就只能陪它玩,结果猫却很快的失去了兴趣跑到不知道哪去了。
虽然这样的猫的确是挺麻烦挺任性的,饲主说不定也会暗骂“这小混蛋”。
但是就连这些,饲主也肯定都觉得是很可爱的,并会默许的吧。
打个比方的话,雷昂对我来说也是这样的。
......@@ -194,27 +194,27 @@ LUK(幸运) ????
******
有一片森林。
有一片森林。
玛娜的光辉照耀着树林,代替着无法行动的树木本身,以天法产生的天法生命体“精灵”天真无邪的在树林间飞舞。
在这些精灵之中,那些从本体的树木完全独立出来的个体就是“妖精”,而她们则偶尔会被人类以及其他生物奉为神圣的生物加以崇拜。
另外,受到这些妖精影响的人类才是“妖精族(精灵)”,因此她们并非受玛娜变异的存在,也显示出了极高的天法适应性。
在这样的森林,有一个青年在行走着。
在这样的森林,有一个青年在行走着。
那是魔神族中持有仅次于魔神王的权利的,身着纯白铠甲的男人。
那是作为魔神王的儿子的存在,泰拉。而现在,他正堂堂正正的以森林最深处为目标前进着。
精灵和妖精们兴致勃勃的眺望着他,时不时还会在他身边飞来飞去。
泰拉微笑着看着那样的她们,却并没有出手驱赶。
虽然精灵和妖精的身姿各有不同,不过大致上都是大小在人类的两成左右的可爱的少年少女的姿态。
话虽如此,世事无绝对,在强力的妖精中也有一部分和人类几乎没有区别。当然也有那种体魄健硕的海贼风男子。
不久之后泰拉终于抵达了森林的最深处,紧接着便找到了仿佛早就知道了自己的造访一样,静静的伫立在那里的妖精少女。
不久之後泰拉终于抵达了森林的最深处,紧接着便找到了仿佛早就知道了自己的造访一样,静静的伫立在那裡的妖精少女。
一头柔顺的蜂蜜色半长发轻柔的披在肩头上。
头上箍着一个发箍,瞳色是清澈的翠绿。
她身着红,蓝,白三色的礼服,一名被赋予了临时的肉体,身披甲胄的英雄之魂(英灵)则服侍她的身旁。(*这里的英灵用的是einherjar,是北欧神话里对英灵的称呼)
她身着红,蓝,白三色的礼服,一名被赋予了临时的肉体,身披甲胄的英雄之魂(英灵)则服侍她的身旁。(*这裡的英灵用的是einherjar,是北欧神话裡对英灵的称呼)
“真是稀客呢,不过不会欢迎你的哟。”
端坐妖精乡亚尔夫海姆最深处的,是立于一切妖精顶点的妖精姬波鲁克丝。(*álfheim,就是那个被用烂了的北欧神话的妖精乡)
端坐妖精乡亚尔夫海姆最深处的,是立于一切妖精顶点的妖精姬波鲁克丝。(*álfheim,就是那个被用烂了的北欧神话的妖精乡)
位于天力生命体的顶点的存在,即是处于魔神王对立面的存在。
如果是魔神王和魔神族是米兹伽尔兹暗的象征的话,那波鲁克丝和妖精们就是光的象征。
尽管两者之间绝不可能有所交集,但长期以来他们却没有发生任何冲突,而是一直维持着对峙的状态。
......@@ -233,7 +233,7 @@ LUK(幸运) ????
但是他可是魔神族,很遗憾他不是能够予以信赖的对象。
“所以,特地造访这有何贵干?如果没什么大事的话就请打道回府吧。”
“所以,特地造访这有何贵干?如果没什么大事的话就请打道回府吧。”
“请您将有关“假象体”的详细情报告诉我。可以的话,制造方法也是。”
“…………”
......
......@@ -3,7 +3,7 @@
波鲁克丝使用的技能“阿尔戈英雄”是能召唤逝去的英雄的灵魂,并赋予其暂时的肉体的使之实体化的术。
其间没有种族的区隔,只要被她承认为英雄的话,就算是魔物也可以复活。
无论是人类,吸血鬼,天翼族,精灵,矮人,小人还是兽人。
亦或者是虫人,鱼人,植物人,蛇人,甚至连早已灭绝的巨人和龙人也聚集在了这,像是守护她一般一齐挥舞起武器。
亦或者是虫人,鱼人,植物人,蛇人,甚至连早已灭绝的巨人和龙人也聚集在了这,像是守护她一般一齐挥舞起武器。
其召唤的人数没有限制,只要波鲁克丝还有SP的话就能无限的召唤下去。
而波鲁克丝还有着另一个特殊能力,即是通过沉睡中的本体直接从米兹伽尔兹本身获取无穷无尽的魔力和天力。
而这个,正是创造出她这个假象体的那个本体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的证明––––话是这么说,她的本体又在哪儿呢?追寻到这个问题的答案的人想必是少之又少吧。
......@@ -14,7 +14,7 @@
遵从波鲁克丝的命令,英雄们一齐行动了起来。
泰拉也拔出剑来,朝位于前方的一人快速的砍了下去。
但是走在前面的一名巨人以手的大剑轻易挡下了泰拉的攻击,将他逼了回去。
但是走在前面的一名巨人以手的大剑轻易挡下了泰拉的攻击,将他逼了回去。
紧接着两名天翼族的骑士从空中发起急袭,在勉强做出了回避动作的泰拉肩上留下了两道浅浅的伤痕。
......@@ -70,7 +70,7 @@
回应波鲁克丝的话语的,是几名持有“勇者”职业的英雄。
他们并不属于这几百年间,恐怕他们是数千、甚至是数万年前的古老的勇者们吧。
遵从波鲁克丝的命令的他们,简直就是争先恐般毫不迟疑的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遵从波鲁克丝的命令的他们,简直就是争先恐般毫不迟疑的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技能“传承的灵魂”(读法:Soul · Succession)
这是勇者持有的技能之一,是一个能够永久性展开兼具弱化敌方与强化己方效果的结界的技能。
不过与那强力的效果相对应的,需要以施术者的姓名为代价才能发动。
......@@ -138,7 +138,7 @@
已经惨不忍睹也不想看下去了。
她完全不觉得对一个持有率真的信念,为爱人而战的青年的处刑有什么意思。
但是她却还是大意了。
就像是等候多时一般,一道人影从树上飞扑而下,在波鲁克丝身后着陆后便立即用刀抵住了她的脖子。
就像是等候多时一般,一道人影从树上飞扑而下,在波鲁克丝身後着陆後便立即用刀抵住了她的脖子。
“––––!!”
......@@ -148,12 +148,12 @@
将波鲁克丝抵作人质的袭击者––––露娜发出了停止攻击的命令。
乍一听她的声音十分的冷静,不过波鲁克丝注意到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刀正微微颤抖着。
转过头看到了那名袭击自己的少年……不,是少女吧。
那双溢满了泪水的眼睛交杂着恐惧与愤怒,以及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饱受折磨的泰拉的无力的自己的哀叹。
那双溢满了泪水的眼睛交杂着恐惧与愤怒,以及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饱受折磨的泰拉的无力的自己的哀叹。
看到她的一瞬间,波鲁克丝理解了。啊啊,这样啊。她就是泰拉守护的那个孩子吧。
“欸……一直等到我离开护卫身边的瞬间吗,勇气可嘉呢。
所以,难道你以为抢到我身就能赢了吗?
所以,难道你以为抢到我身就能赢了吗?
看起来你大概也就是300级左右吧。别看这样,我姑且也还是800级的哟?”
“如果你的力量与800级相衬的话那我的确是毫无胜算。
但是因为你那强力无比的技能,你没有那种程度的战斗力,不是吗?”
......@@ -173,7 +173,7 @@
波鲁克丝看了一眼露娜和泰拉,情不自禁的为两人间强烈的羁绊微笑了起来。
她想到,多么可怜的孩子们啊。
她想到,多么可怜的孩子们啊。
假使他们不是作为魔神族诞生的话,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痛苦的事情了吧。
总之,这场战斗看起来已经分出胜负了。
波鲁克丝举起了双手,示意自己已经投降。
......
第119話 波鲁克丝的缩壳
是位于亚尔夫海姆最深处的妖精姬的房间。
是位于亚尔夫海姆最深处的妖精姬的房间。
结束了战斗的泰拉们正围坐在桌子旁。
波鲁克丝令服侍的妖精沏好了红茶 ,一脸认真的看向了两人。
“那么……你们的确是渴求制造假象体的方法吧。
确切来说,是想要从魔神族的宿命解放出来,获得魔神族以外的肉体,对吧。”
确切来说,是想要从魔神族的宿命解放出来,获得魔神族以外的肉体,对吧。”
“啊啊,没错。无论是和露法斯 · 玛法尔战斗也好,还是另寻别的道路也罢,现在都与我们自己的意志无关的样子。”
......@@ -92,7 +92,7 @@
泰拉不假思索的握住了微笑着的波鲁克丝的手。
呆在边的露娜露出了一副相当有趣的表情,不过他完全没注意到。
呆在边的露娜露出了一副相当有趣的表情,不过他完全没注意到。
妖精姬的协助……就现状而言没有比这更可靠的东西了。
当然既然协力者是霸道十二星的一员,那当自己和露法斯敌对的瞬间她就因该会从协力者变成敌对者了吧,尽管如此她现在也还是纯粹的替她的关心感到高兴。
......@@ -136,8 +136,8 @@
看着拼命呼喊着的波鲁克丝,泰拉随即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尽管迷茫了一下,他还是当机立断的抓着露娜的手跳了出去。
弃波鲁克丝于不顾并非他的本意,是他引以为耻的最痛恨的行为。
但是如果在这和认真的波鲁克丝为敌的话,那就没办法保护露娜了。
正因他如此考虑,才判断必须要立刻逃离这
但是如果在这和认真的波鲁克丝为敌的话,那就没办法保护露娜了。
正因他如此考虑,才判断必须要立刻逃离这
目送着渐行渐远的泰拉的背影,波鲁克丝讽刺的扬了扬嘴角。
......@@ -151,7 +151,7 @@
但是与此相对,这下女神的视野就会变狭窄了。
这是人们不知道的,女神她并不是随时随刻都在事无巨细的观察着这个世界。
正相反,正因她的视野太过广阔才显得那么狭隘。
打个比方的话,假如这有一个仿造米兹伽尔兹的模型,而模型上的街道和人类又是和现实实时同步的活动着的吧。
打个比方的话,假如这有一个仿造米兹伽尔兹的模型,而模型上的街道和人类又是和现实实时同步的活动着的吧。
那么通过这个模型能否观察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呢?
不,这是不可能的。被观察侧太渺小了,观察侧太大了。
女神和米兹伽尔兹大概就是这种关系。她平时都是类似于利用放大镜和显微镜来观测极其狭窄范围内的东西一样的观察着这个世界。
......@@ -160,9 +160,9 @@
不过倒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法。她可以通过凭依(Log In)在自己的眼线身上,通过他们的眼睛观测整个世界。
虽然波鲁克丝绝不是女神的假象体,但却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确切来说,她的“本体”就是那种存在。
虽然波鲁克丝已经是完全从本体那分离开的确立了自我的妖精,但如果女神也还是可以强制控制她。
虽然波鲁克丝已经是完全从本体那分离开的确立了自我的妖精,但如果女神也还是可以强制控制她。
当然,如果波鲁克丝想要抵抗的话也是可以做出一些反抗的,但她却没有那么做。
因为即便在这抵抗了,最终结果也还是不会变,况且不抵抗也有不抵抗的好处在。
因为即便在这抵抗了,最终结果也还是不会变,况且不抵抗也有不抵抗的好处在。
只要女神凭依(Log In)在自己身上的话,那她就仅能看到自己一人能看到的东西。
也就是说,在她操纵自己的期间,女神是无法把握主人的行动的。
这对女神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在得到了名为波鲁克丝的战力的同时,也就意味着露法斯他们暂时是彻底的自由了。
......@@ -176,7 +176,7 @@
话虽如此,就连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知道的这些事到底哪些是真实,哪些是谎言了。
比如自己按露法斯的命令,将“至天之键”交给了卡斯托尔。
不过现在想起来,那把到底是不是真家伙呢?
为什么……如果那东西现在在魔神王手的话,那他应该早就把泰拉和露娜给……
为什么……如果那东西现在在魔神王手的话,那他应该早就把泰拉和露娜给……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189,5 +189,5 @@
(露法斯大人……兄,长……)
,波鲁克丝的眼神失去了光芒。
,波鲁克丝的眼神失去了光芒。
第121話 这是雷迦仑 洋溢着令人怀念的布局风格的城镇
第121話 这是雷迦仑 洋溢着令人怀念的布局风格的城镇
离开亚人之乡一天以
离开亚人之乡一天以
我们抵达了位于下一个目的地亚尔夫海姆中途的武都雷迦仑。
......@@ -24,7 +24,7 @@
嗯嗯,真好啊这个。幻想风相当浓郁啊。
“那么,送到这可以吗?”
“那么,送到这可以吗?”
“噢噢,多谢啦露法斯。”
......@@ -62,7 +62,7 @@
“露法斯桑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稍微在这个地方逛逛,然接下来打算去亚尔夫海姆。”
“稍微在这个地方逛逛,然接下来打算去亚尔夫海姆。”
本来是打算马不停蹄的去亚尔夫海姆的,不过计划稍稍有变。
......@@ -87,11 +87,11 @@
说着,我打了个响指。
紧接着,就像是在等着这个时机一样的埃格科洛斯站在了我身旁,递给我一个包裹。
嘛,实际上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只不过是旅途中利用空余时间做着玩玩的东西而已,不过即便如此也应该要比一般市面上流通的好才对。
打开包裹后,里面装着的是一把刀。
打开包裹後,裡面装着的是一把刀。
濑衣少年用的那把不是被斯科尔皮斯折断了吗?差不多就是那个的赔礼啦。
材料是用的米扎尔钢,还有阿利埃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捡来的玛娜水晶。
利用这些玩意儿,总算是成功附加上模棱两可的攻击补正和聊胜于无的魔法辅助机能了。
再加上因为稍稍向水晶灌注了一些我的玛娜,所以如果是日属性下位魔法的话,可以免费发动。嘛,话虽如此也只不过是个博而不精的剑而已。
再加上因为稍稍向水晶灌注了一些我的玛娜,所以如果是日属性下位魔法的话,可以免费发动。嘛,话虽如此也只不过是个博而不精的剑而已。
嘛,对于低等级的家伙来说到也正合适吧。
......@@ -100,7 +100,7 @@
“无妨。折断它的是余的部下,那余就要负责才行。”
将刀交给濑衣少年,我才注意到还没有给这把刀命名过。
将刀交给濑衣少年,我才注意到还没有给这把刀命名过。
虽然无铭也行,不过果然还是要有个名字才像样呐……
......@@ -121,13 +121,13 @@
––––他刚刚居然说……路西法之剑 · 火凤凰Ω……?!
等,我说,那玩意儿不是我做着玩儿的超~名不符实武器嘛。
那东西除了攻击力+150之外可就没有任何其他附加效果了哦。
就那么留在了王墓里,然约翰还真的把它当成了什么强的不要不要的剑……对不住啦约翰,那玩意儿弱的一塌糊涂呢。
就那么留在了王墓里,然约翰还真的把它当成了什么强的不要不要的剑……对不住啦约翰,那玩意儿弱的一塌糊涂呢。
“撒,那么,我们也走吧。”
总觉得有些呆不下去的我,着急慌忙的离开了这
总觉得有些呆不下去的我,着急慌忙的离开了这
怎么说呢……打个比方的话,就好像是在礼品卖场里看到某个买了个做成剑的样子的钥匙圈,活蹦乱跳的干着和自己的年龄不相仿的傻事的大人时的心情吧。
而且那个钥匙圈还是我做的。
听着紧跟过来的同伴们的脚步声,我暗暗琢磨着下回是不是也该给约翰做个什么东西。
......@@ -138,7 +138,7 @@
看着露法斯一行渐行渐远的背影,濑衣轻叹一口气。
特地和露法斯见面是为了抉择出自己应当前行之道,也是为了了解她的为人。
虽然因为扯上了亚人这档子事而变的复杂化了,不过既然已经平安无事的结束了,那接下来只要把信交给从麦格拉斯那得到的哥雷姆,让它送回去就行了。
虽然因为扯上了亚人这档子事而变的复杂化了,不过既然已经平安无事的结束了,那接下来只要把信交给从麦格拉斯那得到的哥雷姆,让它送回去就行了。
不过即便如此,濑衣自己也还是没有得出答案。
露法斯绝不是恶人这个结论业已成立,她绝不是向世间传说那样的危险人物。
所以应该和她合作,他也马上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 -148,7 +148,7 @@
所以他才会思考,才会迷茫。
这真的是正确的吗,自己选择的这条道路到底有没有错?
如果……如果选择了错误的那一方的话……
––––瞬间,他的脑海出现了释放耀斑的露法斯的身姿。
––––瞬间,他的脑海出现了释放耀斑的露法斯的身姿。
假使她向人类挥洒这份力量的话,可以轻易想像出米兹伽尔兹毁灭的样子。
正因力量过于强大,才会显得恐怖。
......@@ -184,9 +184,9 @@
听到濑衣的话,克鲁斯好像也注意到了。
他脸色苍白的确认周围是否有支援部队的人在,不过理所当然的一个人都没有。
因为濑衣他们在和露法斯碰面以就一直在用铃木移动了。
因为濑衣他们在和露法斯碰面以就一直在用铃木移动了。
它的时速至少有60km以上,那可不是靠人力就能追上的速度。
不,只要等级够高的话那也不是不能追上,不过至少支援部队是肯定没戏了。瞬间速度暂且不论,他们是没可能以和铃木同样的速度从德罗普尼尔一路跑到这来的。
不,只要等级够高的话那也不是不能追上,不过至少支援部队是肯定没戏了。瞬间速度暂且不论,他们是没可能以和铃木同样的速度从德罗普尼尔一路跑到这来的。
他们是很精明干练,但却绝非人外。
......@@ -201,7 +201,7 @@
这种地方的价钱当然也便宜不了。不过身为国王钦点的勇者一行,自然是不差那点钱,况且还有在德罗普尼尔得到elixer的功绩在,倒不如说是钱多得很。
要是在住宿上吝啬的话,到时候被地痞流氓盯上偷走东西就不好玩了。
旅馆的价格并不只和设施的好坏有关,即便是为了买一份安全也要尽力避开那些便宜的旅馆。
既然是便宜的旅馆的话,那肯定总是聚集着一群只能住在那种程度的旅馆的家伙们吧,对这些人来说,小偷小摸可谓家常便饭。
既然是便宜的旅馆的话,那肯定总是聚集着一群只能住在那种程度的旅馆的家伙们吧,对这些人来说,小偷小摸可谓家常便饭。
往不好了说,也需要考虑店主就是以房客的财物为目标的可能性。
在柜台交完钱拿到了钥匙,濑衣们朝指定房间走去。
今天已经很累了,总之好好休息一下吧。
......
......@@ -17,18 +17,18 @@
咯吱咯吱的挠着头,濑衣暂时放弃了继续思考。
随后他目视到了目标的建筑物,朝那走了过去。
他从旅馆走了出来。这样一个人出来一是为了转换一下心情,还有就是为了适应一下新的刀。
从克鲁斯那里听说,这个城镇里好像是有名为“修炼场”的地方。
随后他目视到了目标的建筑物,朝那走了过去。
他从旅馆走了出来。这样一个人出来一是为了转换一下心情,还有就是为了适应一下新的刀。
从克鲁斯那裡听说,这个城镇裡好像是有名为“修炼场”的地方。
除了提供收费的修炼场以外,还可以和炼金术师制造的哥雷姆进行模拟战,对于需要置身于战场的人来说可是个相当难得的设施。
原来如此,在这个战斗就好像家常便饭一样的世界,的确也是需要那种设施的吧。
原来如此,在这个战斗就好像家常便饭一样的世界,的确也是需要那种设施的吧。
倒不如说,因为也有那种仅仅是因为没有别的选择才来当冒险者的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大外行在,对那些人来说,这种设施或许是必要的呢。
而那里更是有很多禁止带走的指导书,所以也可以在那里自主学习各种各样的武器的运用方法。
而那裡更是有很多禁止带走的指导书,所以也可以在那裡自主学习各种各样的武器的运用方法。
对濑衣来说,这就更难得了。
因为他的武器并非剑而是刀。
这也就是说,他的伙伴中没有任何一个熟知到可以教他使用方法的人。
身为佣兵,冈兹精通各种各样的武器的使用方法。而他最擅长的是斧,其次是大剑,在其次则是各种钝器。也就是说,他最擅长那些凭蛮力挥舞的家伙。至于刀啊剑啊,照他的话来说,就是“我不适合那种太细的家伙”。
而女骑士最擅长的是大剑,约翰则是长剑,最虎果然也还是大剑。
而女骑士最擅长的是大剑,约翰则是长剑,最虎果然也还是大剑。
至于卡伊涅克,虽然他擅长的细剑是和濑衣最接近的,但果然细剑和刀还是两种东西。
结果找不着人教又没学过系统的剑术的濑衣就只能来这儿了。
既然有学习的机会,那就积极的去争取吧。
......@@ -37,10 +37,10 @@
“……?”
修炼场已经近在眼前,但濑衣却在这停下了步伐。
修炼场已经近在眼前,但濑衣却在这停下了步伐。
不知为何,好像从小巷深处传来了争吵的声音的样子。
虽然雷迦仑的治安算是比较好的了,但克鲁斯还是忠告他不要去那些小巷
那些地方是流浪者扎堆的地方,完全无法知晓那面究竟会混着多么危险的人物。
虽然雷迦仑的治安算是比较好的了,但克鲁斯还是忠告他不要去那些小巷
那些地方是流浪者扎堆的地方,完全无法知晓那面究竟会混着多么危险的人物。
所以,如果那只是普通的争吵的话,濑衣决定无视它继续走自己的。
再怎么说也就只是混混之间的吵架吧,那就算受伤了也只是他们自己自作自受。
但如果其中一方明显是女孩子的声音,而且有带有怯意的话……果然还是无法装作听不见。
......@@ -53,11 +53,11 @@
“撒,快给我乖乖过来吧。”
小巷里,嘴里蹦出来无论是在那个世界都差不多的经典下三滥台词的,也是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有的,穿着主张“我是混混哦”的衣服的家伙们。
小巷裡,嘴裡蹦出来无论是在那个世界都差不多的经典下三滥台词的,也是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有的,穿着主张“我是混混哦”的衣服的家伙们。
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衣服,脸上摆着猥琐的笑容,五个拿着刀子的男人正在逼着一个少女。
如果要把他们归类的话,肯定是下属于灵长目人科混混属吧。
这种生物倒不是特别稀奇,类似的生物潜伏在任何一个大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
,因为这些词藻匮乏的生物每回都说着千篇一律的台词,所以也有人认为“这些家伙,其实是魔物吧?”
这种生物倒不是特别稀奇,类似的生物潜伏在任何一个大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
,因为这些词藻匮乏的生物每回都说着千篇一律的台词,所以也有人认为“这些家伙,其实是魔物吧?”
要按露法斯说的话,这些就只不过是长得比较像人的人型怪物而已。
......@@ -71,7 +71,7 @@
和他们比起来,半兽人还要绅士的多哩。
尽管被逼迫着的少女神色紧张,却还是坚强的握着自己惯用的法杖。
对手一共有五人,而且每个人的实力都不算强。
尽管让他们接近到这对自己很不利,但少女判断还是自己的等级更高。
尽管让他们接近到这对自己很不利,但少女判断还是自己的等级更高。
实际上,等级差距是很大。
与10级左右的混混们相比,少女已经超越了50级。
至少肯定是不会输的––––只要少女不是几乎没有近战能力的魔术师的话。
......@@ -92,7 +92,7 @@
“哦呀这可真是危险呢。可不能做那么危险的事哦。”
法杖被站在混混们边的男人握在手里。
法杖被站在混混们边的男人握在手里。
他到底做了什么?!超速度?物体移动?完全搞不懂。
夺取了法杖的,是一个和混混们明显不同的,穿着优质服装的文雅男子。
茶色的卷发和青色的瞳孔,从那张可以说是秀丽的端正面孔可以看出他是个十足的贵公子。
......@@ -145,7 +145,7 @@
但是对如今的濑衣来说,这实在是太慢了。
在经历了那场亚人之乡的战斗的现如今,他已经丝毫不会对这种程度感到胆怯了。
濑衣就连表情都曾改变的,接连以手刀和手肘打向混混们,眨眼便已将五人制服在地。
紧接着,在最边致使他们的文雅男送上了夸张而又刻意的掌声。
紧接着,在最边致使他们的文雅男送上了夸张而又刻意的掌声。
––––––––––––––––––––––––––––––––––––––––––––––––––––––––––––––––––––––––––––––––––––
“欸,挺能干的嘛。人不可貌像啊。”
......@@ -194,14 +194,14 @@
好歹经历的那些实战经验使他多少有了些胆量。
在战斗中放弃思考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因此濑衣暂且把混乱和疑问放到了一边,开始寻找文雅男的身影。
视野看不到,但是在自己的脚边––––自己的影子旁边,还有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影子。
视野看不到,但是在自己的脚边––––自己的影子旁边,还有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影子。
“在边!”
“在边!”
濑衣向扭过头,立刻踢了出去。
这下就算是文雅男也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他慌慌张张的向跳去,却还是没有完全避开,那道踢击就那么掠过了他的鼻尖。
濑衣向扭过头,立刻踢了出去。
这下就算是文雅男也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他慌慌张张的向跳去,却还是没有完全避开,那道踢击就那么掠过了他的鼻尖。
虽然他还打算要以优雅的动作着陆,但地面上斑斑驳驳的红色斑点却让他变了脸色。
掠过的那道踢击,让他流鼻血了。
......@@ -217,14 +217,14 @@
完全搞不明白到底是这之中的那种,亦或者是另外的什么的东西导致。
不幸中的万幸就只有他的攻击力和濑衣不相上下了。
濑衣强忍疼痛站稳了阵脚,避免了被击倒的情况。
赶忙朝出现在余光里的文雅男的身影挥出拳头,但果然还是被避开了。
赶忙朝出现在余光里的文雅男的身影挥出拳头,但果然还是被避开了。
“不要妄想能靠侥幸打中了。
你是绝对赢不了我的,因为我可是有着无敌的勇者的能力啊!”
文雅男嘻笑着把手伸进了怀
文雅男嘻笑着把手伸进了怀
就好像引蛇出洞一般,这么想着的濑衣也早早的持刀在手。
......@@ -237,14 +237,14 @@
这个男人––––相当的强。恐怕要比约翰强,亦或者甚至能和冈兹不相上下。
“他是雷瓦汀王家亲自认同的勇者,即使在这和他对抗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他是雷瓦汀王家亲自认同的勇者,即使在这和他对抗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勇者?欸~就这家伙?果然王家是不行的呢,没看人的眼光呢。”
“……请注意您的言辞。要是被王家的关系者听到的话,您是会被以侮辱罪逮捕的。”
“…………”
文雅男––––德卜利不高兴的皱紧眉头,像是撒气一样一言不发的朝对方揍了过去。
男人也好像完全预料到了这样的发展一样,连一步都没有退,也什么都没说。
男人也好像完全预料到了这样的发展一样,连一步都没有退,也什么都没说。
德卜利盯着濑衣,低声宣告。
......@@ -259,7 +259,7 @@
“欸?你是,阿鲁菲?”
在那的,是曾经一度和自己组队,却又紧接着因为目睹怪物间的战斗而丧失自信心而退出旅途的魔术师的少女。
在那的,是曾经一度和自己组队,却又紧接着因为目睹怪物间的战斗而丧失自信心而退出旅途的魔术师的少女。
––––––––––––––––––––––––––––––––––––––––––––––––––––––––––––––––––––––––––––
......
......@@ -14,7 +14,7 @@
那就好像陨石落下来的时候,却说要打碎陨石一般。
––––肯定是不行的吧,这已经完全超脱生物的范畴了。
但是露法斯和魔神王就能做到。一拳吹散雪崩,劈开海啸,击碎陨石,她们就是那样的怪物啊。
所以阿鲁菲逃跑了,因为不想面对一场毫无胜算的战斗凄惨的死去。
所以阿鲁菲逃跑了,因为不想面对一场毫无胜算的战斗凄惨的死去。
她也想赌上生命去战斗,她也觉得如果是为了世界的未来的话那就算奉献出生命也无所谓。
但是,面对胜算为零的战斗时,她痛彻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
绝不能和霸王还有魔神王战斗,她的理性告诉她 ,逃跑才是正确选择。
......@@ -31,24 +31,24 @@
想着这样下去对话可进行不下去的,濑衣率先出声了。
于是阿鲁菲的肩膀窦的颤抖了一下。
那双眼睛充满了胆怯,那是恐惧着责难的眼神。
那双眼睛充满了胆怯,那是恐惧着责难的眼神。
她在害怕着被骂为卑劣者。
“噫……好,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总之,那个,嗯,真是奇遇,呢。”
“欸,欸欸,的确呢。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遇上呢。”
“欸,欸欸,的确呢。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遇上呢。”
濑衣尽量选择以不会伤害到她的话语交谈,而阿鲁菲也放下心来,作出了生硬的回应。
“总,总之先离开这里吧,这里的治安不怎么好。”
“总,总之先离开这裡吧,这裡的治安不怎么好。”
“说,说的也是。”
虽然双方说的都很含混不清,但他们总算还是理解了现在该做的事。
总之要先离开这
总之要先离开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