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e325db9a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 帰ってきてもファンタジー!?

parent 2f2930ad
......@@ -11,7 +11,7 @@
存在的仅仅是烧毁人类房屋的声响。
偶尔混杂着烧毁的建筑物崩塌的声音而已。。
小小的村庄早已不见当初的样貌。。
此处过活的人们如今也变成了无法讲話的黑块。。
此处过活的人们如今也变成了无法讲話的黑块。。
地面上存在的仅仅是砍得不堪入眼的身体部位。。
血肉满地皆是,无法辨别出原样。。
这些都缀饰着大地,刻画出破坏与杀戮的痕迹。。
......@@ -26,7 +26,7 @@
黑髮少年独自流着泪水抱着一位失去左手的女性身体。。
她身穿的黑衣早已破烂不堪,美丽动人的金髮也沾满鲜血。。
尽管眼瞳还尚留有一些活力,但作为生命活动所需要的血液已然流逝大半。。
尽管眼瞳还尚留有一些活力,但作为生命活动所需要的血液已然流逝大半。。
除了失去的左手以外,身体上的严重伤口明显是重伤。。
不如说如今还活着都谈得上是不可思议。。
......@@ -34,12 +34,12 @@
「啊、爱西丝!?」。
纵使处于这般状态中,她也刚毅地微笑着。。
她用右手弹了下少年的额头,不过由力气太小,以至于少年泪流不止。。
毕竟无论怎做,他都没办法拯救怀裡的女性。。
纵使處於这般状态中,她也刚毅地微笑着。。
她用右手弹了下少年的额头,不过由力气太小,以至于少年泪流不止。。
毕竟无论怎做,他都没办法拯救怀裡的女性。。
因为他就是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无论愿不愿意也已经知道结果。。
「笨蛋……为什么啊!为什么要救我啊!
「笨蛋……为什麼啊!为什麼要救我啊!
 因为我的错,我害死了大家啊!!」。
......@@ -60,17 +60,17 @@
她应该责备他,她应该对他发火,她应该是憎恨他。。
在说这些之前,她更应该杀死自己。。
「别开玩笑了!光是救我又有什意义啊!?
「别开玩笑了!光是救我又有什意义啊!?
 做出这种事,害死大家,我以後还能怎办啊!?
 做出这种事,害死大家,我以後还能怎办啊!?
 即便只剩下你,我明明也想拯救……!」。
当事情已然无法挽回时,她还平安无事。。
所以他认为至少要让她得救,然而她选择救助少年。。
「哈,居然被个爱哭鬼担心了……难怪我现在会这难堪」。
「哈,居然被个爱哭鬼担心了……难怪我现在会这难堪」。
面对他一句“为什要救我”,她依然没有回答。。
面对他一句“为什要救我”,她依然没有回答。。
仅仅是静静地接受这样自己就结束的事实。。
「爱西丝!?啊、啊啊,爱西丝的身体!?」。
......@@ -80,7 +80,7 @@
「……果然没办法维持呢」。
「该不会是刚才削弱灵魂了!?为什么……为什么啊!!
「该不会是刚才削弱灵魂了!?为什麼……为什麼啊!!
 你应该很清楚这样做以後,即便救了我也会这样吧!?」。
......@@ -93,27 +93,27 @@
如今似乎也要将被罪恶感的沉重所击溃。。
接着他说出口。。
“为什要救我这种人”。。
“为什要救我这种人”。。
「真、真是的。
 终…能正经地交流了,就跟我想象中一样是个低三下四的男孩……」。
 终…能正经地交流了,就跟我想象中一样是个低三下四的男孩……」。
「吵死了!!
 你不也跟我想象中一样是个乐观散漫的暴力修女!」。
他哭着向她怒吼,不过她像是开心似的微笑着。。
这种形容对她而言是十分乐意的表现。。
这种形容对她而言是十分乐意的表现。。
「呵呵,对会这样说我的朋友,我的主义可是不会见死不救」。
「呵呵,对会这样说我的朋友,我的主义可是不会见死不救」。
「爱、爱、西丝……我、我!」。
「所、以……我希望、你保管这个……不要交给…任何人……」。
她打断他所说,绞尽最後的力气将胸口的项链扯开。。
将沾满鲜血的月牙型璀璨的银制工艺品递给了少年。。
将沾满鲜血的月牙型璀璨的银制工艺品递给了少年。。
「这不是、装饰品哦……是很重要、的东西,所以拿走……吧……」。
......@@ -124,12 +124,12 @@
他紧紧握住项链的同时也察觉到时刻即将来临,因而摇晃着她的身体。
毕竟她现在就连刚才将项链递给自己,原本剩下的右手都已然不复存在。。
并且完好无损的下半身也乎化为光芒消失不见。。
并且完好无损的下半身也乎化为光芒消失不见。。
手中的重量已经减少到一半以下,他知道究竟消失了多少。。
「我知道的啦……不用说了」。
「什不用说啊,啊啊,我不要!你别消失啊!」。
「什不用说啊,啊啊,我不要!你别消失啊!」。
身体已经只剩下胸部以上的部位。。
她的重量也只剩下单手的程度。。
......
......@@ -5,9 +5,9 @@
街角的巨大显示器中,放映着沐浴在大量闪光灯中握手的男人们。
该国首相和称为伽雷斯特的“世界”的大统领正向内外宣示关和睦的光景。
该国首相和称为伽雷斯特的“世界”的大统领正向内外宣示关和睦的光景。
过路的人对此见怪不怪地,继续走向各自的目的地。
对此似乎什问题都没有的那副光景。只有少年一人瞠目结舌。
对此似乎什问题都没有的那副光景。只有少年一人瞠目结舌。
好像第一次踏上街道,迷路的孩子一样,有着奇怪的不安感。
放弃吧,少年在心裡摇头,确实无法理解这是哪裡。
拿着没见过的平板型终端行走着的人们。没见过的建筑物形状。
......@@ -16,11 +16,11 @@
明明是街上却理所当然地巡逻着的“类似”自卫官的人们。
然後是黑色或茶色,时而混杂着金色这样奇怪的颜色,却感觉是天生发色的人们。
将这些全都作为日常的风景理所当然地接受而毫不在意的人们。
明明是来玩过好次的城市,但这裡是哪裡,少年完全不清楚。
明明是来玩过好次的城市,但这裡是哪裡,少年完全不清楚。
“做什呢信一君,停住了哦!”
“做什呢信一君,停住了哦!”
从背後传来那样快活的声音,少年真的觉得心都要停止了。
从背後传来那样快活的声音,少年真的觉得心都要停止了。
不是因为突然。而是没察觉到“她”的靠近。
意识到了自己就是如此地动摇,不禁屏住了呼吸。
......@@ -28,7 +28,7 @@
注视着最近刚认识的年轻女性的笑脸。少年注意到了自己不知为何非常想要哭。
但是,那副表情立刻消去了,脸上一派普通地低下了头。
她露出有点杂的不满表情,马上抓住了他的手。
她露出有点杂的不满表情,马上抓住了他的手。
“来吧,两人正等着我们去吧!”
“啊,不用拉也能好好走的!”
......
......@@ -2,17 +2,17 @@
仅仅是来到1-D班的教室门口,女老师和女学生就已经露出微妙的疲倦神情。
不知其中缘由的少年以及狐狸依然疑惑不解地看着这两人。
也导致还有一些事情仍未说明,不过都往後推迟了。
现在先的事情是到班级裡露面以及向学生说明。。
现在先的事情是到班级裡露面以及向学生说明。。
「那待会见,信一~!」。
「那待会见,信一~!」。
是缪希在这时挥着手向他告别。
是缪希在这时挥着手向他告别。
特別科的她原本应该是要上课的吧,然而即便上课铃响了以後她也没有焦急的样子。
他骤然间灵机一动,“这伙想翘课”。。
他骤然间灵机一动,“这伙想翘课”。。
「你也要好好上课喔……“前辈”」。
「诶、啊哈、啊哈哈……你在说什呀?」。
「诶、啊哈、啊哈哈……你在说什呀?」。
他像是在叮嘱一般将事实说出口。
突然遭到别人含蓄地指出自己年纪较大的她,结巴地出言掩饰。
......@@ -20,15 +20,15 @@
「可别在这时候故意岔开目光喔」。
「什、什时候暴露的啦!?」。
「什、什时候暴露的啦!?」。
她十分清楚自己的身高以及稚嫩的容貌在从旁看来与年龄是不相符合。
于是才会装作是跟他同级的学生,然而对于不以相貌推定年龄的他而言,这是无意义的。。
於是才会装作是跟他同级的学生,然而对於不以相貌推定年龄的他而言,这是无意义的。。
「从初次见面的时候开始吧」。
虽说如此,要是将真相说出来就会牵扯到魔法相关的事情。
不能轻易诉说,信一才会用这种说法和无畏的笑容来逃过一劫。。
不能轻易诉说,信一才会用这种说法和无畏的笑容来逃过一劫。。
「呀,芙露纳老师。我被比我还要小的男生求爱了诶!」。
......@@ -38,9 +38,9 @@
好的好的,一句好的就够了!两人进行王道般的对話後,少女就离开了。
她身後的尾巴依然像是很高兴似的左右摇摆。。
「嗯,那家伙难得心情这么好…………算了,进来吧中村」。
「嗯,那傢伙难得心情这麼好…………算了,进来吧中村」。
于她尾巴摇摆不停,女老师微微有点惊讶,不过又催促少年站在门前准备进来。。
於她尾巴摇摆不停,女老师微微有点惊讶,不过又催促少年站在门前準备进来。。
「简单地自我介绍之後就会立马上课。
......@@ -55,15 +55,15 @@
「其实也无所谓啦。
 反正我不知道答案是理所当然的,答错也只是会感到羞耻吧?
 又不是会死,这种事情根本没什大不了的……」。
 又不是会死,这种事情根本没什大不了的……」。
信一而言,这种事究竟也只是这种程度。
信一而言,这种事究竟也只是这种程度。
既然不是有生命危险的事情,根本就不用在意。。
「是吗,你之前是在保护区的……」。
女老师径自理解其中的意义,展现出一副懂了的样子。
这样比较方便,而且就事实而言也没有错,因此他并没有纠错。
这样比较方便,而且就事实而言也没有错,因此他并没有纠错。
信一在回归後,幸运的是周围的人士都误以为他之前在这地方。
那就是在伽雷斯特最杳无人迹,最危险的区域——自然保护区。
正所谓是野生王国,比起热带雨林还要更可怕的弱肉强食的世界。
......@@ -74,8 +74,8 @@
「……我是露纳杰,请开门」。
就在他想着这些事情时,芙莉蕾走近门口。
将手上的终端装置往门口旁边的设备挥下,响起一阵简短的提示音。
一道机器性的声音回答着『认证确认』,门扉就自动打开了。。
将手上的终端装置往门口旁边的设备挥下,响起一阵简短的提示音。
一道机器性的声音回答着『认证确认』,门扉就自动打开了。。
「进入教室还需要认证吗?」。
......@@ -91,7 +91,7 @@
「真是太慢了,露纳杰老师」
「对不起,事前的说明花了点时间」。
在严又犹如批评一般的视线倾注之下,她惶恐似的低下头。
在严又犹如批评一般的视线倾注之下,她惶恐似的低下头。
立场上似乎是那位男性班主任比较高,她受到了指责。
而信一则是从他们身上微微移开目光,感受到文化差异。。
这裡跟他所想象中的学校教室天差地别。。
......@@ -106,7 +106,7 @@
而这种表达方式真是巧妙绝伦,反而更加头疼了。
这跟他曾经就读的学校毫不相似。。
「───那,昨天我就已经说过了。
「───那,昨天我就已经说过了。
 从今天开始会增加一位新同学」。
......@@ -153,11 +153,11 @@
 在地球常识无法通用的伽雷斯特,能力值较高仅仅是有利于生存而已」。
老师这么说以後,学生们也没办法再说什么了。
老师这麼说以後,学生们也没办法再说什麼了。
毕竟连伽雷斯特都没去过的他们,根本不知道其中的艰辛。
不过对在这座学校生活的学生而言,能力值越高越是容易生存下来才比较有说服力。。
不过对在这座学校生活的学生而言,能力值越高越是容易生存下来才比较有说服力。。
「关中村的能力值我想说的就只有这些,他会来到这裡仅仅是因为如此。
「关中村的能力值我想说的就只有这些,他会来到这裡仅仅是因为如此。
 我期待在场的学生都能以伽雷斯特学园的学生而自负」。
......@@ -166,13 +166,13 @@
「……虽然听说过是实力主义,不过还真是奇怪的学校実力。
 班上也无谓地过想要力量了吧」。
 班上也无谓地过想要力量了吧」。
「啾啾」。
而信一则是在最後方的座位上犹如事不关己一般进行评价。
当然,他是小声地以法兰迪亚语嘀咕道。所以谁都不会听见也听不懂。
在少年看来,他根本无法理解他们有什需要气愤的。
在少年看来,他根本无法理解他们有什需要气愤的。
这说这些之前,班上的气氛已经逼到走投无路。。
「…………真的是来到麻烦的地方了……」。
......@@ -183,7 +183,7 @@
「啾、啾啾~」。
也许是因为这样吧。
她一副像是在说“别这说嘛”的表情苦笑着。
她一副像是在说“别这说嘛”的表情苦笑着。
---------------------------------------------------------
......@@ -192,12 +192,12 @@
就结论而言,虽说这是有可能又或者是也许的事情。
当时芙莉蕾在暗中劝告同学是正确的行动。
如果大家都是同时入学,如果不是他们颇为疲惫。
站在经过诸多努力而终来到这裡就读的他们角度上看待,能力值较低本身就像是在对他们找茬一样吧。
这种相遇就会产生单方面的冲突,从而导致1-D班的学生们都会离开学园。
站在经过诸多努力而终来到这裡就读的他们角度上看待,能力值较低本身就像是在对他们找茬一样吧。
这种相遇就会产生单方面的冲突,从而导致1-D班的学生们都会离开学园。
无论是谁都不想让自己的常识无法通用的『异常』呆在身边。
既然信一不能离开,那就只能是他们离开。。
既然信一不能离开,那就只能是他们离开。。
由伽雷斯特所授予的技术而培养出来的常识已经普遍蔓延,在如今这样的地球上中村・信一就跟异邦人别无二致。
既不能搞好关,也不能共同生活。
既不能搞好关,也不能共同生活。
毕竟他连学园这裡和伽雷斯特,以及如今的“常识”都全然不懂。
比起谁都还要清楚因为不经意接触到异文化而引发悲剧的、。
......
「嘿YOU!想不想成为魔法师!!」
不知是什时候转换的意识。
当开始进行关于技能的课程时,缪希就这么说着。
不知是什时候转换的意识。
当开始进行关於技能的课程时,缪希就这麼说着。
早已迅速习惯她情绪切换之快的他没有半点动摇。
「再过十五年我就打算要成为魔法师了……」
......@@ -12,7 +12,7 @@
他现在15岁,直到30岁还有十五年。
(颯:顺便一提,我还有六年)
「嗯?虽然不是很懂,不过对地球人来说,将技能称呼为魔法才比较好懂」
「嗯?虽然不是很懂,不过对地球人来说,将技能称呼为魔法才比较好懂」
「……换句话说,就是会冒火、飞天、治疗伤口?」
......@@ -20,7 +20,7 @@
 就连显现出能力值、课程中所使用的装置一类的物品也是技能。
 如果要准确地来讲,为了让近似于万能的梵托能量拥有某种方向性的“程序”就是技能」
这是伽雷斯特在漫长的史当中经过多数验证及实验的结果所掌握的方程式。
这是伽雷斯特在漫长的史当中经过多数验证及实验的结果所掌握的方程式。
梵托的力量时而化为火焰,时而化为浮力,时而化为治疗之力。
这也是福斯特能够将所扫描的对方能力数据投影出来的其中一个原因。
......@@ -30,7 +30,7 @@
「我明白了,会记牢的……是说程序?是那个吗,英语数字排列得乱七八糟的?
 我非得记住那玩意不可吗!?」
英语完全没有自信的他,这种东西总会令他觉得十分不擅长。
英语完全没有自信的他,这种东西总会令他觉得十分不擅长。
尽管他神情不安地追问,但在她看来则是苦笑着“在意的是这件事吗”。
「不、不用担心的。
......@@ -38,18 +38,18 @@
 对吧,弗兰克老师」
「是啊,毕竟这也是伽雷斯特的重要机密。
 就连我们技术科的老师也仅是知道一些初步的知识。即便如此,在没有得到许可的情况下私自教授他人,那可是会送去牢
 就连我们技术科的老师也仅是知道一些初步的知识。即便如此,在没有得到许可的情况下私自教授他人,那可是会送去牢
向晚来一步的技术科老师确认一下,他点着头回答。
技能程序对伽雷斯特而言就是如此重要的东西。
向晚来一步的技术科老师确认一下,他点着头回答。
技能程序对伽雷斯特而言就是如此重要的东西。
毕竟,
「啊,是吗。要是被其他人解析就危险了吧。
 无论是什地方都会有私自违反改造的笨蛋,而且也会有人想要设计出将技能无效化的方程式。
 无论是什地方都会有私自违反改造的笨蛋,而且也会有人想要设计出将技能无效化的方程式。
 即便那是地球所制作,一旦产生出来某些人就会因价值和立场降低而感到为难。
 要是形成类似于特权一样的制度,这又会引发棘手的利权问题………怎了?」
 要是形成类似于特权一样的制度,这又会引发棘手的利权问题………怎了?」
就是这一回事。
就是这一回事。
虽说问题是这些事项全都是信一所指出来。
她和弗兰克都以诧异的表情定睛注视着,他也不禁呆站不动。
到现在才反省着自己将想到的事情都说出口,不过已经为时已晚。
......@@ -65,7 +65,7 @@
狐狸娘的笑容下,眼神的锐利度增多一些。而教师则是露出诧异的神色。
他们在怀疑着这件事比起看到火还要明显。
「然後呢,技能在实际上要怎使用?」
「然後呢,技能在实际上要怎使用?」
信一则是尽可能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催促着接下来的事情。
直到现在他才想着说话要注意一下了,不过在各种意义上已经完全为时已晚。
......@@ -89,24 +89,24 @@
包括有些自满地展现出技能的她也都没能如意。
基本上地球人初次目睹到技能都会感到兴奋不已。
不过该说遗憾吗,还是说在境遇上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呢。
早已看过无数类似于这些事物的他而言,根本没有半点值得惊讶的要素。
早已看过无数类似于这些事物的他而言,根本没有半点值得惊讶的要素。
「不用担心,不光是事後处理工作,就连技能的预防措施也是备齐全」
「不用担心,不光是事後处理工作,就连技能的预防措施也是备齐全」
老师如此说着并指向某处。往那边一看,喷管从塌陷处中延伸出来。
它对准燃烧得掉落下来的靶标喷出水流,灭完火之後机械又如同刚才一般,自动地将烧毁的残骸以及水分都吸走。
「是是,无谓的高科技真是害呢……」
「是是,无谓的高科技真是害呢……」
信一以毫无半点真诚的声音赞赏道,当然真心话是另外一回事。
他对于什么事都自动化略有抵触感。
也许是之前待在与这些事物乎无缘的世界裡吧,总会微妙地觉得违和感以及抗拒感。
他对於什麼事都自动化略有抵触感。
也许是之前待在与这些事物乎无缘的世界裡吧,总会微妙地觉得违和感以及抗拒感。
「学园到处都有这种设备,为了使得学生无论在何处使用技能都不会损伤到学园内部的设施,所以建筑构造也是相当坚固。
 即便是特别科的学生使用上级技能,也没办法简单地破坏掉一面墙壁」
也许是没能完全听到他的感想吧,弗兰克自豪地说着。
技术科的人而言,能够诉说这些技术似乎是十分开心的事情。
技术科的人而言,能够诉说这些技术似乎是十分开心的事情。
「如果不是特别科的学生,就连刚才的靶标也是以坚固到光凭下级技能都无法破坏而自负。
 嘛,虽说是这样,校舍内基本上是禁止使用攻击系的,所以建议你最好不要在上课以外使用」
......@@ -118,17 +118,17 @@
 虽然它只具备轻度燃烧命中对象的力量,但也是最初教授的攻击技能。
 虽说基本上都是称之为火属性技能就是了」
如此说着的他又说道“详细情形会在以後的课程中说明”,随后像是一副老师的样子将关于技能的基础知识教给信一。
如此说着的他又说道“详细情形会在以後的课程中说明”,随後像是一副老师的样子将关於技能的基础知识教给信一。
攻击系总体上分为驱使火、风等这一类自然力量的自然干涉型,以及机械读取使用武器时举止上的信息从而施展的特殊攻击这两种。
其他还有从攻击以及冲击中守护自己,抵御有害物质和状态异常的防御系。
亦或是提高自身能力、武器性能,以及使得对方引发异常状态的辅助系。
除此以外在战中没有使用的一类技能都归纳为日常系。
除此以外在战中没有使用的一类技能都归纳为日常系。
并且各自都分为下级・中级・上级等各个阶级。
「我也能……使用吗?」
「这是当然,不过由技能阶级越高,威力和效果也就越大的缘故。必要的梵托能量以及其操控性的难度也会愈加增多。
「这是当然,不过由技能阶级越高,威力和效果也就越大的缘故。必要的梵托能量以及其操控性的难度也会愈加增多。
 所以能够使用的技能必须要考虑到精神级别以及成绩」
你的情况的话,老师如此说着,操控着手上的大型福斯特进行确认。
......@@ -136,7 +136,7 @@
「嗯,没问题。
 入学时所展现的下级技能都全部可以使用。
 剩下的虽然只能取决你的成绩,不过无论如何……级别D应该会比起其他学生还要劣势一些吧」
 剩下的虽然只能取决你的成绩,不过无论如何……级别D应该会比起其他学生还要劣势一些吧」
「是这样啊」
......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