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d9712219 authored by player's avatar player

Update Files(三度被龍輾死,我的轉生職人生活)

parent 1eac9719
當阿利特還在製造魔劍的時候。
在他住的小鎮附近。一個茶色頭髮、褐色皮膚的美少女在森林裡的小溪裡釣魚。她盤腿而坐,垂下釣線,身後回蕩著尖叫聲。
「寡廉鲜耻!骯髒!妳聽到了嗎,克莉絲小姐!」
穿著白色神官服的金髮美少女憤慨不已。
她的聲音對著昨晚和阿利特一起享樂的美女。
「別這麼大吼大叫,呃……妳現在的名字叫莎菈嗎?沒辦法吧。為了給那傢伙點什麼,我只能直接連接肉體。」
「嘿、嘿嘿......」
「從這個意義上說,妳們已經為他開闢了另一條出路。妳覺得怎麼樣?莎菈也試試。」
穿著神官服的女人——莎菈滿臉通紅,嘴巴張得大大的。
也許是看不下去,釣魚的少女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但是,如果女神失去了處女之身,以後不會有麻煩嗎?」
「沒錯。雖然不知道具體會發生什麼……」
「嗯。我覺得現在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大概無法恢復原來的樣子。」
「這不是很嚴重嗎?」
「是嗎?就這個樣子,和星星一起腐爛也不壞啊?」
「克莉絲真的看得很開呢。」
「嗯。既然被達爾克這麼說,就得認真對待了。算了,上了床也沒辦法。」
莎菈雖然也是無力,但很快又振作起來,責備了克莉絲。
「基本上來說,克莉絲小姐。妳是不是太偏心了,竟然不惜創造新的技能來獎勵他?如果妳沒把它說出來,那就太狡猾了。」
「那不是為了這次而創造的哦?大約一百年前有個老工匠來找我。我創造並給予他,作為他通過考驗的獎勵。他死了,又回到了我的手裡。我只是給了他一些不必要的東西,但是,達爾克,妳是不是給太多了?」
克莉絲看向釣魚少女——達爾克。
「是、是啊。達爾克小姐,妳為什麼把自己的【解析】的技能給了他呢!?」
「莎菈,你的肚量是不是變小了?」
「請不要欺騙我!」
達爾克苦笑著撩起她那蓬鬆的茶色頭髮、
「嗯......沒什麼的話,就不要彼此為難了。只要那孩子能幸福就好了。」
「說得好像很疼愛自己的孩子,因為一些不可避免的原因把他送到了別人家裡……」
「和辣妹的外表相反,充滿了母性啊。」
「和外表沒有關係——哦?」
釣竿的末端被扯了一下。達爾克舔了舔舌頭,「呵」的一聲拉起釣竿。胖乎乎的淡水魚飛出了水面。
「你沒有上魚餌吧……?」
「我有個訣竅。」
達爾克從魚嘴裡拔出魚鉤,把魚放進河裡。這是捕抓和釋放。
「話說莎菈醬啊,難道是因為妳自己給他太多什麼而後悔嗎? 」
「――啊!」
莎菈的表情明顯是『猜對了』。
「一般來說,不會把減少的東西賜予恩惠吧。」
「哈哈!?」
莎菈的表情明顯像是在說,『不是嗎?怎麼可能只有給技能點數?』。掐著指尖擺弄。
看不下去的達爾克繼續說道。
「但是,讓對方做出選擇,不是很好嗎?」
「是、是嗎……?」
「對啊對啊。技能點數越多越好......」
莎菈鬆了一口氣、
(仔細想想,【聖】屬性也是三個稀有屬性中最沒有價值的,因為有很多人得到了......)
無法消除只有自己對阿利特沒有什麼貢獻的感覺。
於是,莎菈下定決心。
(對於妳們兩位來說,跑在前面感覺很抱歉,但是我會在他的附近活動,不露聲色地給予幫助吧。嗯,就這樣吧!)
雖然不能給他什麼『恩惠』的待遇,但在他成為道具強化職人之前,應該可以成為他的影子、成為他的陽光、幫助他。
達爾克站起身來,好奇地注視著不知怎麼變得興高采烈的莎菈。用一隻手拍拍屁股,把泥土弄掉。
「那我就走囉。」
「咦?這麼說起來達爾克小姐,妳現在在做什麼?」
達爾克咧嘴一笑,轉動釣竿。瞬間,釣竿變成了身高一般的大劍。他的刀尖似乎被壓平了,與其說是『斬』,倒不如說是『敲碎』的武器。
「我是冒險者啊!」
「是嗎?」
「這個樣子,力量會受到相當大的限制,反而會讓人開心嗎?」
莎菈嚇了一跳,看向另一個人。
「那麼,克莉絲小姐妳呢......?」
克莉絲一邊玩弄著毛茸茸的披肩,一邊說道、
「我嗎?我……對了。我在考慮成為鍊金術師。」
「……」
達爾克說「再見。」離開了,克莉絲也跟著她消失在樹林裡。
他們兩人朝著阿利特要去的城市方向走去。
冒險者是使用武甲和道具的職業。
鍊金術師是製作裝備品和道具的職業。
這些都與道具強化有很深的關係。
也就是說――。
 
「別偷跑了!」
莎菈的哀嚎在樹林裡回蕩。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