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d88051b8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奪う者 奪われる者

parent 4765612f
......@@ -20,4 +20,4 @@
原发布地址:
Http://Bbs.Dmzj.Com/Thread-1195714-1-1.Html
佐藤优被继父杀掉了……理应这样才对,然而清醒时,出现在眼前的却是異世界。他被老奶奶史黛拉捡了回去,受她的溫柔对待所感动,便下定决心要在这个世界生活。然而村人却因为黑发黑眼而将优视为忌子轻蔑他,甚至連史黛拉都被村里的冒険者哈凱瞧不起。在怒火驱使下,优彷佛「要夺走对方的一切」般瞪视哈凱,这时他发现自己的状态表画面出现了对方的技能──!不断遭到剥夺的少年以「強夺」技能为武器的逆转冒険故事,在此揭幕!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佐藤优被继父杀掉了……理应这样才对,然而清醒时,出现在眼前的却是異世界。他被老奶奶史黛拉捡了回去,受她的溫柔对待所感动,便下定决心要在这个世界生活。然而村人却因为黑髮黑眼而将优视为忌子轻蔑他,甚至連史黛拉都被村裡的冒険者哈凱瞧不起。在怒火驱使下,优彷佛「要夺走对方的一切」般瞪视哈凱,这时他发现自己的状态表画面出现了对方的技能──!不断遭到剥夺的少年以「強夺」技能为武器的逆转冒険故事,在此揭幕!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初次见面。
这次非常感激各位阅读本书《異界转生強夺战》!
刚开始时,在「成为小说家」网站我是读者这一方的人。能免费阅读到许多很棒的作品,所以有好一陣子我每天都从排行榜由上到下一篇接一篇地看。
刚开始时,在「成为小说家」网站我是读者这一方的人。能免费阅读到许多很棒的作品,所以有好一陣子我每天都从排行榜由上到下一篇接一篇地看。
知道这些很棒的作品许多都是由素人所写,某一天不晓得我是哪根筋不对,于是自己也来试着写写看。而我投稿的作品就是《異界转生強夺战》。
最初我什么都不晓得就投稿了,所以得到了许多指正。删节号?句子开头要空一个字?最好不要在文章加入(笑)比较好喔等,那陣子我过着有人指正就会修改文章的日子呢(笑)。虽然所有事情我都是初次体验,不过喜欢文章的人渐渐增加,收到感想时那种难以言喻的快感也变成我下次执笔的活力。
最初我什么都不晓得就投稿了,所以得到了许多指正。删节号?句子开头要空一个字?最好不要在文章加入(笑)比较好喔等,那陣子我过着有人指正就会修改文章的日子呢(笑)。虽然所有事情我都是初次体验,不过喜欢文章的人渐渐增加,收到感想时那种难以言喻的快感也变成我下次执笔的活力。
有兴趣的人请务必也阅读我在「成为小说家」連载的WEB版。
能从Fami通文庫得到机会将我的作品书籍化,我满怀感激之情。
S责编大人,明明算不上老手,还是新人的我拖稿了许多次,真的非常抱歉……而且错字跟漏字更是多到連数都会害怕的地步。
......
......@@ -27,7 +27,7 @@
男人用恶心表情笑着。
优死命挣扎试图剥开勒住脖子的手臂,不过大人跟小孩之間的臂力差距实在太大了。氧气停止供给脑部,抵抗力渐渐变弱后,优的身体不断痉挛。
优渐渐不抵抗且重復痉挛。男人从他的脖子上移开手,一边摩擦被抓出血的手臂,一边满足地浮现笑容。
优渐渐不抵抗且重復痉挛。男人从他的脖子上移开手,一边摩擦被抓出血的手臂,一边满足地浮现笑容。
「好痛……臭小鬼居然卯起来用指甲抓。就是因为你不乖乖吃下安眠药,所以才会落到这种下場。哎,算了……改变计划吧。
要改弄成摔下楼梯脖子骨折吗?反~~正那个老太婆保险员跟我是一伙的,总是会有办法的。」
......@@ -37,18 +37,18 @@
「没办法没办法没办法没办法这是没办法的……没做错没做错没做错事没做错事,我没做错事。」
女人不想承认自己的罪,一边抱住头一边逃避现实。
过了一会儿男人走回来,环视房間慌了手脚。
过了一会儿男人走回来,环视房間慌了手脚。
「喂,优呢?他不见了!」
男人在流理台把被抓伤的血洗掉,走回来,开口质问优从房内消失的事情。不过女人已经精神失常,所以没有回答男人。
男人在流理台把被抓伤的血洗掉,走回来,开口质问优从房内消失的事情。不过女人已经精神失常,所以没有回答男人。
虽然在家中以及四周找寻,结果还是找不到优。以这一天为界,佐藤优失踪了。
在渐渐变薄的意识中,优最思考的事情是──
在渐渐变薄的意识中,优最思考的事情是──
(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剥夺者,一种是被剥夺者。自己是被剥夺者,所以总是被掠夺。下次重生的話,一定要变成……剥夺的那一方。)
优坚定地这样想,意识一边沉入黑暗之中。
強光射入。缓缓睁开眼皮,眼前的光景让优身躯一僵。
強光射入。缓缓睁开眼皮,眼前的光景让优身躯一僵。
覆盖在四周的是数量骇人的大片尸骸之山。
小孩、男人、女人、老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都无关紧要,尸体之山层层堆栈,正是一幅死尸遍地的光景。在尸体之中也有长着獸耳的生物,或是人类跟某种野獸合成出来的尸体。
这地狱般的光景让优不由得屏住呼吸时,死者的眼睑一齐睁开。不会说話的死者群凝视着优,所有死者只有一个共通点。
......@@ -56,7 +56,7 @@
究竟互瞪了多久呢?优回过神时,已经在森林了。
究竟互瞪了多久呢?优回过神时,已经在森林了。
优环视周圍后,有一名老奶奶站在面前。老奶奶的表情充满悲哀,那种怜悯的眼神令优感到不耐烦。
「有話想说就说啊!」
......@@ -64,28 +64,28 @@
完全听不懂老奶奶所说的話的优感到焦躁。仔细一看,老奶奶的眼眸是蓝色的,五官也很立体,所以可以知道她并不是日本人。
「这是哪裡的語言?这是哪裡?」
「这是哪裡的語言?这是哪裡?」
老奶奶露出空灵的微笑。焦躁感从优身上消失,他的目光无法从老奶奶身上移开。老奶奶又低喃了些什么,但优不解其意。朝老奶奶眼睛看着看着,优的意识渐渐变淡了。
清醒时,优在床上。
(这里是?虽然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没有死掉吗?这里肯定不是医院。)
(这裡是?虽然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没有死掉吗?这裡肯定不是医院。)
目不瑕给不断改变的环境变化,令优慌张地朝四周张望。朝床铺周圍的朴素窗户望向外面,森林映入眼帘。
「哎呀,你清醒了啊。」
用开朗語調搭話的女性,就是优在森林遇见的老奶奶。
老奶奶告诉优,说他倒在森林,因为还有呼吸所以就将他带回来了。又说最初因为他是发黑眼,因此以为他是妖精之类的生物。
用开朗語調搭話的女性,就是优在森林遇见的老奶奶。
老奶奶告诉优,说他倒在森林,因为还有呼吸所以就将他带回来了。又说最初因为他是发黑眼,因此以为他是妖精之类的生物。
为何会对黑发产生这种反应呢,优感到不可思议。不过跟老奶奶談話后,他明白了那个理由。
为何会对黑髮产生这种反应呢,优感到不可思议。不过跟老奶奶談話後,他明白了那个理由。
首先,帮助优的老奶奶名叫史黛拉。
这附近并没有头发跟眼睛是黑色的人种。东方大陆有黑人种存在,但为数不多。
还有,这不是日本……不,不是地球,现在的所在地是雷姆大陆的利瑟鲁村。
这附近并没有头发跟眼睛是黑色的人种。东方大陆有黑人种存在,但为数不多。
还有,这不是日本……不,不是地球,现在的所在地是雷姆大陆的利瑟鲁村。
就算优是小学生,也能理解什么雷姆大陆并不是地球,而且史黛拉说的語言也不是日語。最初见到史黛拉时虽然听不懂她的語言,但现在能听懂。优当然对这件事感到怀疑,不过这个疑惑却被赶出优的意识渐渐消失了。
更重要的是,优有一个理由可以确定这不是地球。
更重要的是,优有一个理由可以确定这不是地球。
优望向眼前的史黛拉。
......@@ -123,6 +123,6 @@
防具:无
飾物:无
(就算只看身体的一部分也会出现呢。名字是从汉字变成用片假名显示。異界的魔眼?就是拜它所赐才能看见这个吗?老奶奶的种族是人,而我是人类,是因为这是異世界吗?总之是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了,而且我也不想回去。没理由回去那种屎一般的世界。)
(就算只看身体的一部分也会出现呢。名字是从汉字变成用片假名显示。異界的魔眼?就是拜它所赐才能看见这个吗?老奶奶的种族是人,而我是人类,是因为这是異世界吗?总之是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了,而且我也不想回去。没理由回去那种屎一般的世界。)
幸好优有电玩知识,所以关于状态显示一事,他立刻就理解并且接受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2,13 +2,13 @@
在四座门之中,出入人口最少的是西门。
从西门出发之会先抵达农村,再往西北方前进的話就会看到大森林,不过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需要和大城市相連的理由。不过现在正有一位少女准备通过在四门里最不受欢迎的西门。
从西门出发之会先抵达农村,再往西北方前进的話就会看到大森林,不过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需要和大城市相連的理由。不过现在正有一位少女准备通过在四门里最不受欢迎的西门。
「嗯?小姑娘,你打算去哪裡呢?虽然说这話有点那个不过这可是什么都没有啊」
「嗯?小姑娘,你打算去哪裡呢?虽然说这話有点那个不过这可是什么都没有啊」
平时会穿越西门的,不是来出售农作物的农民就是前往大森林进行采集和討伐任务的冒険者而已,不过现在警备士兵正在询问的却是一位少女。
正因为这几乎什么都没有所以很担心她。
正因为这几乎什么都没有所以很担心她。
「你好!一直以来真是辛苦了!我有事要前往在前方的宅邸」
......@@ -20,13 +20,13 @@
「好的!谢谢您的好意!」
科莱特很有精神的回应之后便穿越西门,踏著轻快的步伐离去。这之后直到看不到那身姿为止,在门口警备的士兵都一直目送著那个背影离去。
科莱特很有精神的回应之後便穿越西门,踏著轻快的步伐离去。这之後直到看不到那身姿为止,在门口警备的士兵都一直目送著那个背影离去。
科莱特穿过门之后走了约数十分钟后,回头一看便发现卡莫都市已经变得小小的。虽说是沿著经过整备的道路走著,不过稍微离道路远一点的地方却是丛生的草木和森林。虽然现在是大白天不过科莱特到底还是柔弱的少女。将视线在森林里游走著,就会发现昏暗的森林之中如今正散发著似乎随时会有哥布林窜出的氛圍。科莱特随即为了屏除不安而闭上眼并摇著头。当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却发现前方被大量的黑块所垄罩。
科莱特穿过门之後走了约数十分钟後,回头一看便发现卡莫都市已经变得小小的。虽说是沿著经过整备的道路走著,不过稍微离道路远一点的地方却是丛生的草木和森林。虽然现在是大白天不过科莱特到底还是柔弱的少女。将视线在森林裡游走著,就会发现昏暗的森林之中如今正散发著似乎随时会有哥布林窜出的氛圍。科莱特随即为了屏除不安而闭上眼并摇著头。当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却发现前方被大量的黑块所垄罩。
「噫呀!」
科莱特不禁发出惨叫,脑海中已经开始想像受到刚才所想的哥布林袭击的事情,然再睁开带著泪光的眼睛。
科莱特不禁发出惨叫,脑海中已经开始想像受到刚才所想的哥布林袭击的事情,然再睁开带著泪光的眼睛。
「黑,黑狼」
......@@ -50,27 +50,27 @@
正当科莱特和黑狼嬉戏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玛丽法正用一脸抱歉的模样站在那。
「哇,玛丽法小姐从何时就在那的?都看见了?」
「哇,玛丽法小姐从何时就在那的?都看见了?」
「科莱特小姐,对于我的从魔真的是感到非常抱歉。科罗!不听从我的命令结果这不是给科莱特小姐造成困扰了嘛!」
被称为科罗的黑狼,一被玛丽法斥责便慌张地站起来,然像是要蒙混过去似的用自己得身体不断磨蹭著她的脚。
被称为科罗的黑狼,一被玛丽法斥责便慌张地站起来,然像是要蒙混过去似的用自己得身体不断磨蹭著她的脚。
「是叫做科罗醬是吗?」
「是的。科莱特小姐这个笨手笨脚的是科罗,而躲在我背后的是旭卡。旭卡不论何时都藏在我的身后,你是科罗的哥哥才对吧。请振作一点」
「是的。科莱特小姐这个笨手笨脚的是科罗,而躲在我背後的是旭卡。旭卡不论何时都藏在我的身後,你是科罗的哥哥才对吧。请振作一点」
被称作旭卡的黑狼,从玛丽法的背后战战兢兢的看向科莱特。看到那个身姿的科莱特只是露出笑容并招招手,旭卡边畏惧的边走到科莱特的脚边,然后窥视著她的脸。
被称作旭卡的黑狼,从玛丽法的背後战战兢兢的看向科莱特。看到那个身姿的科莱特只是露出笑容并招招手,旭卡边畏惧的边走到科莱特的脚边,然後窥视著她的脸。
畏缩的旭卡实在可愛到不行,只见科莱特先是抱著旭卡然开始抚摸著。
畏缩的旭卡实在可愛到不行,只见科莱特先是抱著旭卡然开始抚摸著。
「很可愛啊。两个孩子都是!」
「能够这么说感到非常荣幸。不过对于身为客人的科莱特小姐,我的从魔造成困扰一事,主人知道不知该如何向你赔罪才好」
「能够这么说感到非常荣幸。不过对于身为客人的科莱特小姐,我的从魔造成困扰一事,主人知道不知该如何向你赔罪才好」
「客人是吗?」
「是的。今天科莱特小姐会带的宅邸的权利书到主人那拜访。而主人便下达了,前去迎接科莱特小姐的命令」
「是的。今天科莱特小姐会带的宅邸的权利书到主人那拜访。而主人便下达了,前去迎接科莱特小姐的命令」
本来的話,优的住宅的权利书应该是穆斯伯爵交由那位带著优到宅邸的商人才对,不过科莱特主动要求由她保管便事先从商人那收下了权利书。一般而言负责权利书的交易往来的接待员小姐们都会上交给冒険者公会,不过由于科莱特的笑颜所以大多数的人都会答应科莱特的要求。
......@@ -90,7 +90,7 @@
「薄煎饼是吗?那是什么样的食物呢?」
科莱特并不知道薄煎饼究竟是什么食物,不过从头飘出甜甜的香味到门口这。对甘甜的香气起反应的科莱特不禁从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可愛的鸣叫声。
科莱特并不知道薄煎饼究竟是什么食物,不过从头飘出甜甜的香味到门口这。对甘甜的香气起反应的科莱特不禁从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可愛的鸣叫声。
「啊哇哇,并不是这样!这是因为今天的午餐只吃了一点点的缘故」
......@@ -98,7 +98,7 @@
「确实明白了。科莱特小姐,这边请」
玛丽法随即带著科莱特小姐到客厅去,在那是肚子饿了的妮娜和正拿著刀叉的蕾娜在等待著。
玛丽法随即带著科莱特小姐到客厅去,在那是肚子饿了的妮娜和正拿著刀叉的蕾娜在等待著。
「啊,是科莱特小姐~」
......@@ -126,7 +126,7 @@
「各位,看起来好快乐啊」
正当科莱特和蕾娜以及玛丽法互相微笑著看得彼此时,优便带著薄煎饼出现了。桌上摆满著装著薄煎饼的盘子,并在旁边添加从栖息在大森林的巨型蜜蜂的巢取得的蜂蜜和奶油。
正当科莱特和蕾娜以及玛丽法互相微笑著看得彼此时,优便带著薄煎饼出现了。桌上摆满著装著薄煎饼的盘子,并在旁边添加从栖息在大森林的巨型蜜蜂的巢取得的蜂蜜和奶油。
「这,这个就是烤薄饼啊。好像很好吃呢」
......@@ -138,9 +138,9 @@
(啊,甘甜~啊!)
在卡莫都市如果想要购买从巨型蜜蜂的巢中取得的蜂蜜的話,光是一小瓶就得要價银币1枚。那不是一般平民能够轻易尝到的东西。
在卡莫都市如果想要购买从巨型蜜蜂的巢中取得的蜂蜜的話,光是一小瓶就得要價银币1枚。那不是一般平民能够轻易尝到的东西。
科莱特不禁露出恍惚的神情然后在薄煎饼上抹著奶油后,然后在上面浇上蜂蜜。薄煎饼的面体和蜂蜜一同飘出香甜的气味,这让科莱特的脸颊不禁松弛。用刀子切成一口大小之后便用叉子叉起放进口中。
科莱特不禁露出恍惚的神情然後在薄煎饼上抹著奶油後,然後在上面浇上蜂蜜。薄煎饼的面体和蜂蜜一同飘出香甜的气味,这让科莱特的脸颊不禁松弛。用刀子切成一口大小之後便用叉子叉起放进口中。
「唔哇……很美味」
......@@ -152,6 +152,6 @@
「主人所询问的是科莱特小姐才对!」
这一天科莱特一共追加了六份薄煎饼。在这之上更得到了作为伴手礼的薄煎饼和蜂蜜以及奶油,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告知在冒険者公会的同事。不过,这之却因为同事丽貝卡的缘故而暴露给同事知道,进而变成相当严重的事情是当时的科莱特万万也想不到的事情。
这一天科莱特一共追加了六份薄煎饼。在这之上更得到了作为伴手礼的薄煎饼和蜂蜜以及奶油,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告知在冒険者公会的同事。不过,这之却因为同事丽貝卡的缘故而暴露给同事知道,进而变成相当严重的事情是当时的科莱特万万也想不到的事情。
28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好久不见。『掠夺者 被剥夺者』,作者Mino对于快速的在一卷之继续购买二卷的事情表达感谢!托购买一卷的福,二卷也平安的顺利发售了。
好久不见。『掠夺者 被剥夺者』,作者Mino对于快速的在一卷之继续购买二卷的事情表达感谢!托购买一卷的福,二卷也平安的顺利发售了。
和武波佐先生,每一次都提供精采的插图非常感谢!负责人先生,对于您愿意坚持到最一分钟的事情表示感谢!!(上次好像也有写过同样事情的记忆……)
和武波佐先生,每一次都提供精采的插图非常感谢!负责人先生,对于您愿意坚持到最一分钟的事情表示感谢!!(上次好像也有写过同样事情的记忆……)
在第二卷中的黑暗精灵少女玛丽法登場。是对喜愛黑色皮肤和长耳朵的那一方来说非常实惠的卷呢♪透过和武大人完成的玛丽法相当的可愛呢。娇……天然巨乳的妮娜派、萝莉的蕾娜派、冰冷刺人眼瞳的玛丽法派、神采奕奕疗愈的科莱特派,各位是哪个女孩的类型呢?我的話当然……呜呼呜呼,不知为何背一陣恶寒还感到杀气所以就停止公开了。
在第二卷中的黑暗精灵少女玛丽法登場。是对喜愛黑色皮肤和长耳朵的那一方来说非常实惠的卷呢♪透过和武大人完成的玛丽法相当的可愛呢。娇……天然巨乳的妮娜派、萝莉的蕾娜派、冰冷刺人眼瞳的玛丽法派、神采奕奕疗愈的科莱特派,各位是哪个女孩的类型呢?我的話当然……呜呼呜呼,不知为何背一陣恶寒还感到杀气所以就停止公开了。
原本慢慢登場的人物也提前了。聖国贞德塔奴庫的想法?史黛拉的秘密!?今,是否会出现超越约瑟夫的強者呢?优能从房屋的煮饭、洗衣、扫除种获得解放呢!?小黑和玛丽法能够守护住优的一夜好眠吗!?接待员小姐们对于优亲手制作的点心所引起的争夺又是如何呢!?科莱特是否能够从接待员小姐们的魔爪中摆脱呢!?充满欲望漩涡的冒険者公会,召开科莱特第一次異端审问会!公会长莫菲斯的头发长出来了!?敬请期待!!(因为有些展开是骗人的所以请务必小心)
原本慢慢登場的人物也提前了。聖国贞德塔奴庫的想法?史黛拉的秘密!?今,是否会出现超越约瑟夫的強者呢?优能从房屋的煮饭、洗衣、扫除种获得解放呢!?小黑和玛丽法能够守护住优的一夜好眠吗!?接待员小姐们对于优亲手制作的点心所引起的争夺又是如何呢!?科莱特是否能够从接待员小姐们的魔爪中摆脱呢!?充满欲望漩涡的冒険者公会,召开科莱特第一次異端审问会!公会长莫菲斯的头发长出来了!?敬请期待!!(因为有些展开是骗人的所以请务必小心)
話说回来在书店会受到便意的刺激而在淋浴时会受到尿意的刺激,但是因为能够用科学进行解释所以没有地方要担心,到这认为该结束了。期待著在三卷與您见面!
話说回来在书店会受到便意的刺激而在淋浴时会受到尿意的刺激,但是因为能够用科学进行解释所以没有地方要担心,到这认为该结束了。期待著在三卷與您见面!
Mino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44,7 +44,7 @@
「馬魯古維斯,别做无谓的挑拨」
三人组中的一个是全身都有若隐若现的鱗片并长著尾巴的龍人,一个是有著典型酒桶身材的矮人,一个是金并有著长耳特徵的精灵。
三人组中的一个是全身都有若隐若现的鱗片并长著尾巴的龍人,一个是有著典型酒桶身材的矮人,一个是金并有著长耳特徵的精灵。
「嗯,是亞人的队伍。请让我们通过可以吗」
......@@ -72,7 +72,7 @@
「我拒絶」
龍人的青年在放話之立刻朝著馬魯古維斯提槍刺去。那一下便成了开战的信号。
龍人的青年在放話之立刻朝著馬魯古維斯提槍刺去。那一下便成了开战的信号。
「矮人,乖乖听話放弃无谓的抵抗吧!」
......
......@@ -8,7 +8,7 @@
「是是。老爷爷真是易怒啊。那~个,呼、呼呼、啊哈哈哈!」
艾达一封封的打开请愿书查看内容,最实在忍耐不住了难得的放声大笑了出来。就算被莫菲斯盯著看艾达也没能停下继续笑著。
艾达一封封的打开请愿书查看内容,最实在忍耐不住了难得的放声大笑了出来。就算被莫菲斯盯著看艾达也没能停下继续笑著。
但是也不能过分的责备艾达。要说为何的話因为请愿书的内容是这样的。
......@@ -84,7 +84,7 @@
「討厌,公会长那是开玩笑的啦。我不要回王都去啊」
「为何?比起这王都能更好的发展,住的也更舒适吧」
「为何?比起这王都能更好的发展,住的也更舒适吧」
「公会长,已经说过好几次了,因为王都没有优醬啊。痴呆的也太早了吧」
......@@ -98,7 +98,7 @@
「等等!丽貝卡,能别直呼我・的・优醬的名字吗?」
「我的?菲菲,优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你的东西了?虽然不清楚在王都是什么样的。但是在这我是前辈,希望你能注意一点用词呢」
「我的?菲菲,优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你的东西了?虽然不清楚在王都是什么样的。但是在这我是前辈,希望你能注意一点用词呢」
「说是前辈也只早了几个月吧!」
......@@ -124,7 +124,7 @@
莫菲斯的話使激烈争斗著的菲菲和丽貝卡停止了行动,像生锈的金属玩具一样嗒嗒嗒……的转过头来盯著莫芙看。
「诶!?卡莫都市自豪的冒険者公会会有那样的人吗?」
「诶!?卡莫都市自豪的冒険者公会会有那样的人吗?」
莫芙像是故作惊讶一样对著菲菲她们微笑。另一方面,菲菲她们理解了情况不妙,急忙开始討好莫菲斯。
......@@ -138,13 +138,13 @@
虽然莫芙说話的語气很平淡,但从她自豪的尾巴膨胀起来可以看出已经非常情緒化了。
「因此我提出提案,优提升到C階級以上以,让二楼受付当担的我来作为他的专属接待员」
「因此我提出提案,优提升到C階級以上以,让二楼受付当担的我来作为他的专属接待员」
「什!莫芙寇!别,别开玩笑了啊!怎么可能把优醬让给二楼!什么提议我来作为他的专属接待员啊!优醬是絶对不会让给你的!」
「关于这点我和菲菲持相同意见。把优交给腹黑狐狸想想就可怕」
「菲菲,你明白你在说什么吗?我的名字是莫菲!请不要给我起莫芙寇这种奇怪的外号。丽貝卡,就算你模仿我的話然生气也没用哟。而且。不管是菲菲还是丽貝卡年龄都差不多不是嘛。在这种问题上争来争去太不・像・样・了吧?」
「菲菲,你明白你在说什么吗?我的名字是莫菲!请不要给我起莫芙寇这种奇怪的外号。丽貝卡,就算你模仿我的話然生气也没用哟。而且。不管是菲菲还是丽貝卡年龄都差不多不是嘛。在这种问题上争来争去太不・像・样・了吧?」
「『你说谁不像样啊!?』」
......@@ -168,8 +168,8 @@
艾达弯下腰整理散落在地板上的茶杯碎片。才刚整理好,艾达就给一脸不高兴的莫菲斯沏好了红茶放在桌子上。
「这不是很好嘛。实际上优醬来了以接待小姐们的职場满意度提高了哟?」
「这不是很好嘛。实际上优醬来了以接待小姐们的职場满意度提高了哟?」
「令人自豪的冒険者公会接待员被一个孩子摆弄,说出去也太没出息了吧」
把放不开手的菲菲她们当做亲生女儿的莫菲斯,无意识的抚摸著自己的头,数根头发毫无抵抗的掉了下来。从背后看著颤抖不停的莫菲斯的艾达终于忍不住爆笑了出来。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把放不开手的菲菲她们当做亲生女儿的莫菲斯,无意识的抚摸著自己的头,数根头发毫无抵抗的掉了下来。从背後看著颤抖不停的莫菲斯的艾达终于忍不住爆笑了出来。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托大家的福在第二卷之第三卷也平安无事的发售了。第三卷登場了很多新角色。公会『金月花』的三人组,森林妖精的妖精,大多都是些吵吵闹闹的角色,但因为优很有大人范所以正好和周圍吵到的角色达成了平衡是吧? 和武はざの画的妖精非常可愛呢!因为太过可愛了如果现实存在的話想要的人会蜂拥而至呢♪
托大家的福在第二卷之第三卷也平安无事的发售了。第三卷登場了很多新角色。公会『金月花』的三人组,森林妖精的妖精,大多都是些吵吵闹闹的角色,但因为优很有大人范所以正好和周圍吵到的角色达成了平衡是吧? 和武はざの画的妖精非常可愛呢!因为太过可愛了如果现实存在的話想要的人会蜂拥而至呢♪
第四卷里会有从第二卷开始就拖到现在的聖国贞德塔奴庫的奇・杜的出場。他以及不朽教団的死徒克利亞,会展开第三卷以上的激斗。然后还有卡莫都市冒険者公会一楼受付娘VS二楼受付娘们以血洗血的抗争展开!? 甚至本应是中立的公会长莫菲斯竟从某个冒険者那收取了贿赂!? 艾达的拷……惩罚会实施吗!?  还有懒惰的约瑟夫少见的活跃!? 之后还会有『金月花』盟主安妮塔的出場吗!?(这次也混杂了许多的谎言)
第四卷里会有从第二卷开始就拖到现在的聖国贞德塔奴庫的奇・杜的出場。他以及不朽教団的死徒克利亞,会展开第三卷以上的激斗。然後还有卡莫都市冒険者公会一楼受付娘VS二楼受付娘们以血洗血的抗争展开!? 甚至本应是中立的公会长莫菲斯竟从某个冒険者那收取了贿赂!? 艾达的拷……惩罚会实施吗!?  还有懒惰的约瑟夫少见的活跃!? 之後还会有『金月花』盟主安妮塔的出場吗!?(这次也混杂了许多的谎言)
那么之的第四卷也请多多关照!
那么之的第四卷也请多多关照!
Mino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4,8 +4,8 @@
四卷的战斗和稍微沉重的故事虽然有点多,不过桃子会代替妮娜、蕾娜、玛丽法来治癒的,所以正负相加应该等于零!?和武波佐先生所绘制的桃子真的很可愛,优也一定会被治癒的吧。
五卷是魔法幼女蕾娜的爆诞!?卡莫都市三大势力的抬头!?你是幼女派?还是巨乳派?还是被冷淡对待会感到愉快的M派呢?三大势力将在卡莫都市引起风暴!三大势力VS赤色流星的战争却出现约瑟夫乱入!?就連观战者也都被卷入,难道没有人可以阻止约瑟夫了嘛!?优和桃子边打情骂俏的边参战!?嫉妒的妮娜手上正握著短劍!玛丽法能够守护住主人吗!蕾娜跑到哪裡去了!?动乱的冒険者公会,接待员小姐们居然放弃工作!?因为接待员小姐们的罢工,而使科莱特的业务量大增!谁来拯救忘记微笑的科莱特?艾达的牢骚居然让莫菲斯的头发散落!?老好人的拉利德离开卡莫都市究竟看到什么。波折不断的五卷何时会出现呢??(这次也同样混杂著许多谎言)
五卷是魔法幼女蕾娜的爆诞!?卡莫都市三大势力的抬头!?你是幼女派?还是巨乳派?还是被冷淡对待会感到愉快的M派呢?三大势力将在卡莫都市引起风暴!三大势力VS赤色流星的战争却出现约瑟夫乱入!?就連观战者也都被卷入,难道没有人可以阻止约瑟夫了嘛!?优和桃子边打情骂俏的边参战!?嫉妒的妮娜手上正握著短劍!玛丽法能够守护住主人吗!蕾娜跑到哪裡去了!?动乱的冒険者公会,接待员小姐们居然放弃工作!?因为接待员小姐们的罢工,而使科莱特的业务量大增!谁来拯救忘记微笑的科莱特?艾达的牢骚居然让莫菲斯的头发散落!?老好人的拉利德离开卡莫都市究竟看到什么。波折不断的五卷何时会出现呢??(这次也同样混杂著许多谎言)
在最再一次感谢总是描绘出美好的插图的和武波佐先生,还有总是和善的和像小孩似的撒娇的我接触的S先生,非常感谢鼎力协助《掠夺者 被剥夺者》出版的各位!!5卷坦白说也是相当有趣的所以,敬请期待吧!!
在最再一次感谢总是描绘出美好的插图的和武波佐先生,还有总是和善的和像小孩似的撒娇的我接触的S先生,非常感谢鼎力协助《掠夺者 被剥夺者》出版的各位!!5卷坦白说也是相当有趣的所以,敬请期待吧!!
Mino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12,23 +12,23 @@
「抱歉啊……为了偿还债务只能这么做了。嘿嘿」
用恶心的表情在笑着。
想的是,世界上有掠夺的和被掠夺的这两种人存在。
想的是,世界上有掠夺的和被掠夺的这两种人存在。
自己是被掠夺的人,总是在被掠夺而已。
下次重生的話,我要成为掠夺的一方……一定要。
強烈地这样想着,意识一边沉入黑暗中。
挣开眼后,是在床上。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把握现状是很重要的。
首先,这不是医院这点毫无疑问,床的四周很朴素,从窗户向外望去能看见森林。
首先,这不是医院这点毫无疑问,床的四周很朴素,从窗户向外望去能看见森林。
「啊啦,醒过来了吗?」
溫柔的老奶奶这样说道。把在倒在森林还活着的我来回来的事,最初因为是黑 发所以以为是妖精什么的。
为什么,对黑的事有这样大的反应虽然很不可思议,但和老奶奶说了很多所以明白了。
溫柔的老奶奶这样说道。把在倒在森林还活着的我来回来的事,最初因为是黑 发所以以为是妖精什么的。
为什么,对黑的事有这样大的反应虽然很不可思议,但和老奶奶说了很多所以明白了。
首先,救了我的是史黛拉奶奶。
后,这里不是在日本……不,不是在地球的事,好像是叫雷姆大陆的利瑟鲁村的地方,小学生的我也知道雷姆大陆什么的不是在地球上的地方。
後,这裡不是在日本……不,不是在地球的事,好像是叫雷姆大陆的利瑟鲁村的地方,小学生的我也知道雷姆大陆什么的不是在地球上的地方。
而且史黛拉老奶奶说的不是日語。为什么不是日語却能沟通呢?我也不知道。
还有,黑黑瞳的人类好像不存在的样子。
比起什么来说有这不是地球这样确实的理由。
还有,黑黑瞳的人类好像不存在的样子。
比起什么来说有这不是地球这样确实的理由。
看着眼前的史黛拉奶奶。
名字 :史黛拉・罗特
种族 :人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