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d83ec303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 強欲の花

parent e325db9a
......@@ -3,11 +3,11 @@
在相应的学校取得中等偏上的成绩过着平凡的学校生活,一般的童贞的高中二年生。
多少和周围的人不同的地方的话就是有些隐藏宅以及无谓的知识有着丰富的程度。无谓的知识太多,老师也“如果更加认真学习的话年级第一也不是梦,好好学习吧”这也说着。但对我来说不过是多余的关照。
多少和周围的人不同的地方的话就是有些隐藏宅以及无谓的知识有着丰富的程度。无谓的知识太多,老师也“如果更加认真学习的话年级第一也不是梦,好好学习吧”这也说着。但对我来说不过是多余的关照。
再说一次,我是稍微偏宅男的平凡的高中生。有时,“你十分异常”也有这样被说过,但是在自身的认识中自己是平凡的。
么,为什么平凡的高中生唐突地自言自语呢?
麼,为什麼平凡的高中生唐突地自言自语呢?
那个要追溯到不久前发生的事情上――――
………
......@@ -19,13 +19,13 @@
说着那种笨蛋一样的对话和我一起进入教室的是我的恶友,野本大地。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开始和我一起干过不少傻事,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
「哦~,即便如此诚一你果然很害。托你的福,上次的考试没有不及格真是帮大忙了」
「哦~,即便如此诚一你果然很害。托你的福,上次的考试没有不及格真是帮大忙了」
「不过全科目都在及格线附近」
Bangbang地拍着大地的肩膀使他的手臂都扭向一边。
这个恶友,每次接近考试的时候就向我哭诉。并不是说他哭什么的,只有自己不介意就没问题,但是这个笨蛋考试的前一天总把我当做救命稻草。多亏了他,每次考试复习的时候都差不多习惯了做这家伙专用的临阵磨枪的笔记。
这个恶友,每次接近考试的时候就向我哭诉。并不是说他哭什麼的,只有自己不介意就没问题,但是这个笨蛋考试的前一天总把我当做救命稻草。多亏了他,每次考试複习的时候都差不多习惯了做这傢伙专用的临阵磨枪的笔记。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我弃权,要死了!」
......@@ -33,41 +33,41 @@ Bangbang地拍着大地的肩膀使他的手臂都扭向一边。
「喂,那边的两人!吵死了!认真学习的人也在所以那样的玩闹难道不应该停止吗!」
这个影响周围的同学大声喧哗的人是,二宫泰牙。最近,不知为何总是顶撞我,让我从心底就觉得不爽的伙。
这个影响周围的同学大声喧哗的人是,二宫泰牙。最近,不知为何总是顶撞我,让我从心底就觉得不爽的伙。
原本我们这边是比较安静的一方,对面的女子团体叽叽喳喳的高亢的说话声更让人不爽,另外一边的讨论游戏的家伙说话的声音更是我们的数倍吵闹。
原本我们这边是比较安静的一方,对面的女子团体叽叽喳喳的高亢的说话声更让人不爽,另外一边的讨论遊戏的傢伙说话的声音更是我们的数倍吵闹。
「啊,你说的是,我明白了,明白了。所以不要那大声说话,会让学习的人感到不爽的」
「啊,你说的是,我明白了,明白了。所以不要那大声说话,会让学习的人感到不爽的」
故意用同样的话语随便地应付他的我让二宫的额头上青筋都露出来。
「你说什么!你基本平时就不认真上课还真是有余裕!我不想被不认真学习的人说!」
「你说什麼!你基本平时就不认真上课还真是有餘裕!我不想被不认真学习的人说!」
「不,现在和那个没关吧。况且说骚扰别人的是你,起码声音再小点吧」
「不,现在和那个没关吧。况且说骚扰别人的是你,起码声音再小点吧」
随便反驳着更加吵闹的泰牙的我,已经对这伙失去了兴趣,我在脑内制作着下期的动画名单。
随便反驳着更加吵闹的泰牙的我,已经对这伙失去了兴趣,我在脑内制作着下期的动画名单。
「你说什!(なんだとぉ!)」
「你说什!(なんだとぉ!)」
被反驳的泰牙对我咬牙切齿起来。钙不足吗?要吃粉笔吗?而且『なんだとぉ!』什的,你以为是以前的漫画啊。
被反驳的泰牙对我咬牙切齿起来。钙不足吗?要吃粉笔吗?而且『なんだとぉ!』什的,你以为是以前的漫画啊。
总之将这个咬牙切齿的笨蛋吹飞似的一个女生走进了教室。
「早上好~ってわわっ,如月君!? 二人之间发生什事啦!?」
「早上好~ってわわっ,如月君!? 二人之间发生什事啦!?」
进来就慌慌张张表现得不怎机巧的女学生(入ってくるなりあわてだすという器用なまねをしてみせた女子生徒),是我的同班同学镰仓结衣,成绩优秀,身材好,参加了游泳部,被称为我们班的麦当娜。性格古板。(表现が古いな)
进来就慌慌张张表现得不怎机巧的女学生(入ってくるなりあわてだすという器用なまねをしてみせた女子生徒),是我的同班同学镰仓结衣,成绩优秀,身材好,参加了游泳部,被称为我们班的麦当娜。性格古板。(表现が古いな)
和我这样的伙搭话也是她性格的缘故。
和我这样的伙搭话也是她性格的缘故。
「不,什事也没发生」
「不,什事也没发生」
总之因为麻烦就随便敷衍一下。不过实际上也没发生什的,只是稍微想为了这个突然过来欠揍的钙不足的青年,把粉笔扔进他嘴裡罢了。
总之因为麻烦就随便敷衍一下。不过实际上也没发生什的,只是稍微想为了这个突然过来欠揍的钙不足的青年,把粉笔扔进他嘴裡罢了。
「啊,啊啊,稍微开了一下玩笑而已,什事也没有」
「啊,啊啊,稍微开了一下玩笑而已,什事也没有」
二宫也适当地蒙混过去。这伙在暗恋镰仓。不过班裡半数的男子也是暗恋镰仓。
二宫也适当地蒙混过去。这伙在暗恋镰仓。不过班裡半数的男子也是暗恋镰仓。
总而言之二宫拼命阻止这种给镰仓不好印象的行为。
......@@ -77,7 +77,7 @@ Bangbang地拍着大地的肩膀使他的手臂都扭向一边。
二宫切的咂嘴了一下,怒视着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那到底是怎回事?」
「那到底是怎回事?」
「你是钝感系主人公吗」
......@@ -95,11 +95,11 @@ Bangbang地拍着大地的肩膀使他的手臂都扭向一边。
在想着无聊的事情的时候HR开始的铃声响起。与此同时,两、三个学生飞奔进来了。你们要早点进教室啊……。
伙是最後一个,这样想的瞬间,突然教室的门和窗户全部用力关上了。
伙是最後一个,这样想的瞬间,突然教室的门和窗户全部用力关上了。
「呜哇,怎啦!?」
「呜哇,怎啦!?」
被门关上的声音吓了一跳的大地用力朝我这边转过头来。不,我看见了也不明白发生什
被门关上的声音吓了一跳的大地用力朝我这边转过头来。不,我看见了也不明白发生什
接下来到刚才为止还在说话的学生们,就好像突然被看不见的某种东西拉住一样坐到了座位上。不,是“被坐到座位上”这种感觉。
......
......@@ -4,7 +4,7 @@
回过神来的学生们和边上的人开始面面相觑起来。
咦?那是什?……这种,乱七八糟的感觉?就这种感觉(っていうものがない)。学生们惊讶地身体动着,但是谁都没有说话。
咦?那是什?……这种,乱七八糟的感觉?就这种感觉(っていうものがない)。学生们惊讶地身体动着,但是谁都没有说话。
『啊,万一引起骚乱就很麻烦,就让你们暂时不能说话了。接下来的说明如果被乱哄哄的话打断的话就没法进行下去』
......@@ -18,17 +18,17 @@
『说出这种冲击性的事实有点难以接受吧?不过算了,就这样继续说明了。你们竟然――要去异世界了!』
—(棒读)
—(棒读)
不,有一半真的很惊讶。异世界什的不是那个吗?最近「小说家に〇ろう」很流行的那个。
不,有一半真的很惊讶。异世界什的不是那个吗?最近「小说家に〇ろう」很流行的那个。
虽说是隐藏宅但宅男就是宅男,我也有好几次憧憬过这样的事情。这种事件(全班转移)基本上,被欺负的人被丢弃在迷宫裡然後就几乎都觉醒了外挂。咦?我没有被欺负所以不能觉醒,真是可惜。
虽说是隐藏宅但宅男就是宅男,我也有好幾次憧憬过这样的事情。这种事件(全班转移)基本上,被欺负的人被丢弃在迷宫裡然後就幾乎都觉醒了外挂。咦?我没有被欺负所以不能觉醒,真是可惜。
我胡思乱想多少有点逃避现实,接下来从扬声器传来了声音。
『那简单地说明一下异世界。异世界的名字是「劳斯提亚(ラオスティア)」。你们都很熟悉的剑和魔法的浪漫满溢的世界。你们将在那裡生存,享受生活的乐趣。啊,放心吧,姑且可以选择到达的场所,到达的瞬间不会马上挂掉。』
『那简单地说明一下异世界。异世界的名字是「劳斯提亚(ラオスティア)」。你们都很熟悉的剑和魔法的浪漫满溢的世界。你们将在那裡生存,享受生活的乐趣。啊,放心吧,姑且可以选择到达的场所,到达的瞬间不会马上挂掉。』
嗯,也就是我们会被投放在那边的地点。说了可以选择场所,不会造成一开始就和魔物群遭遇这种烂游戏(无理ゲー)的吧……实在是那个状况,或者说变成了生存游戏就太困难了,没有什么特典吗?比如说,『属性栏!(ステータス)』之类的可以打开的外挂技能……
嗯,也就是我们会被投放在那边的地点。说了可以选择场所,不会造成一开始就和魔物群遭遇这种烂遊戏(无理ゲー)的吧……实在是那个状况,或者说变成了生存遊戏就太困难了,没有什麼特典吗?比如说,『属性栏!(ステータス)』之类的可以打开的外挂技能……
【名前】 诚一・如月  17歳
【性别】男
......@@ -72,23 +72,23 @@
实际上周围的人看过来就知道我吃惊的样子,但是大家心裡慌张没往这看,所以没有注意到。另外,神又开始说起什么话来。
『从现在开始给你们选择。一个是转移到草原,第二个是转移到无人岛,第三个是转移到森林中。接下来,我设置了大家交谈的时间所以你们事先决定好吧。最後给你们来个事先说明,虽然你们不得不被转移,这是在这边的责任,所以会给予你们不会轻易死亡的特典。一个是处于优势的属性,这个之後想确认一下的话就念「属性栏」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强大。不过这个劳斯提亚的居民都可以做到。那个暂且不提,其属性的数值你们比起那边的居民的平均值更加高。当然比不上训练有素的士兵们,不过我设置了在那边积累训练的话肯定会让你们的素质变得更强。』
『从现在开始给你们选择。一个是转移到草原,第二个是转移到无人岛,第三个是转移到森林中。接下来,我设置了大家交谈的时间所以你们事先决定好吧。最後给你们来个事先说明,虽然你们不得不被转移,这是在这边的责任,所以会给予你们不会轻易死亡的特典。一个是處於优势的属性,这个之後想确认一下的话就念「属性栏」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强大。不过这个劳斯提亚的居民都可以做到。那个暂且不提,其属性的数值你们比起那边的居民的平均值更加高。当然比不上训练有素的士兵们,不过我设置了在那边积累训练的话肯定会让你们的素质变得更强。』
 ……嗯,也就是说这个属性值,普通人的话大概是70左右。而这个属性全是100,似乎认为日本人之类的和平笨蛋很贫弱无法生存吧。还有微妙的“之後”确认这一点被强调,是因为我吗?
说起来那伙说了『一个是』,也就是说还有一个是……
说起来那伙说了『一个是』,也就是说还有一个是……
『另一个要说的就是鉴定……嘛,这边的大家到那边后再调查就行了。我的说明就这些吧。接下来就是刚才所说的设定好给你们选择转移地点的时间。我这边也要做转移的准备,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时间到就会响铃,在那之前要决定好去哪裡。那么待会见!』
『另一个要说的就是鉴定……嘛,这边的大家到那边後再调查就行了。我的说明就这些吧。接下来就是刚才所说的设定好给你们选择转移地点的时间。我这边也要做转移的準备,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时间到就会响铃,在那之前要决定好去哪裡。那麼待会见!』
自称神的男子结束了广播。恐怕是去做转移的备吧。话说回来现在还不能动也不能说话。难道那个神是老年性痴呆?
自称神的男子结束了广播。恐怕是去做转移的备吧。话说回来现在还不能动也不能说话。难道那个神是老年性痴呆?
『啊,不好意思,忘记了。现在可以说话了。还有门是打不开的所以不要白费力气。窗户也同样,破坏它也是做不到的』
 ……果然是忘记了。
是被束缚的感觉突然消失了,恐怕也可以说话。班裡也嘈杂起来。
是被束缚的感觉突然消失了,恐怕也可以说话。班裡也嘈杂起来。
咦?说起来我为什么这么冷静呢?平常的我的话,应该是和那边的同班同学一起慌张地讨论起来……
咦?说起来我为什麼这麼冷静呢?平常的我的话,应该是和那边的同班同学一起慌张地讨论起来……
嘛,冷静一点也没错。反正我应该考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
......@@ -5,14 +5,14 @@
这次就鉴定在前面那个还呆着的大地君。
【野本大地 男】
。。。。我早就知道了白痴!
呼,先冷静下来。试着找找看为什么就鉴定这么点东西,想一想。
呼,先冷静下来。试着找找看为什麼就鉴定这麼点东西,想一想。
Q.鉴定大地君的结果是?
A. 只鉴定出名字和性别。看来鉴定其他人,自己也是一样的。
先搞清楚第一个了。
Q. 那我对于这个结果有什么不满?
Q. 那我对於这个结果有什麼不满?
A. 情报太少了, 只鉴定到那些我已经知道的事。
第二个也很清楚,但接下来。
Q. 为什么只鉴定到这么少的情报?
Q. 为什麼只鉴定到这麼少的情报?
A. 最有可能的是因为我的鉴定级别还太低了。
Q.那要如何增加鉴定到的情报?
A.提升鉴定的级别
......@@ -64,27 +64,27 @@ A. 鉴定的次数(假定)
说的也是,我也得出同样的结论。
【那人所说的是真的话,我们有必要做出选择。对我们要选择传送去那裡。有草原,无人岛和森林。
我觉得选择草原比较好,不过这重大的事情不是凭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所以需要大家进行讨论,但是这种状况下很难讨论出结果来。所以请大家冷静下来,然後坐在座位上听一听我所的话】
【那人所说的是真的话,我们有必要做出选择。对我们要选择传送去那裡。有草原,无人岛和森林。
我觉得选择草原比较好,不过这重大的事情不是凭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所以需要大家进行讨论,但是这种状况下很难讨论出结果来。所以请大家冷静下来,然後坐在座位上听一听我所的话】
那个说话的男生走上教师的位置,在做自我介绍,难得有鉴定功能,试一下新的介绍方法吧。
【鉴定!】
【浅野亮 男 17岁】
额,随着level的提升连年龄也鉴定的出来了。
就外表也看的出浅野亮,是成绩优秀与运动万能。【翻译菌:期待你以後被虐】性格是那种帅哥类型的。他还有美人青梅竹马和收到大量的情书。【翻译菌:召唤FFF团,掉他】
就外表也看的出浅野亮,是成绩优秀与运动万能。【翻译菌:期待你以後被虐】性格是那种帅哥类型的。他还有美人青梅竹马和收到大量的情书。【翻译菌:召唤FFF团,掉他】
从鉴定中感觉到,名字上有用片假名来注明,看来我的status也是这样,有点不好意思。
顺便说下,我讨厌这家伙。正义感(笑) 强到不顾周围。 都是这家伙时不时微妙的给我带来麻烦。
顺便说下,我讨厌这傢伙。正义感(笑) 强到不顾周围。 都是这傢伙时不时微妙的给我带来麻烦。
所以当我听到他和他的青梅竹马分开生活在不同的环境时,我的内心是超开心的。顺带一提,我内心的黑暗也随之消失了。
这是闲外话。
冷静下来的时候,浅野已经开始在黑板上写字了。
-无人岛 -草原 -森林
首先,就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方式来决定去哪裡。
首先,就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方式来决定去哪裡。
就个人而言,我讨厌这种方式,但是这种方式比较方便总结出结论。
【我不推荐去无人岛,不知道会传送到草原,森林,沙漠还是那裡去,在三个选项裡是最难向别人求救的选择】
说的也是,草原还是森林都比较容易找到其他人类,不觉得无人岛会有人【翻译菌:都说是无人岛,当然是没有人的啦,常识】 因为是无人岛。
【下一个是草原,我觉得是这三个选项裡最好的选择。视野广阔也容易找到其他人。就算敌人来了也容易做出对应措施。就算离村庄远也不容易饿死。】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世界有魔物喔?就算status稍微高了一点,我们这边只有不会战斗和手无寸铁的日本人。万一出现了强敌,我们连逃的时间也没,被杀的危险型很高。
我也是这麼想的,那世界有魔物喔?就算status稍微高了一点,我们这边只有不会战鬥和手无寸铁的日本人。万一出现了强敌,我们连逃的时间也没,被杀的危险型很高。
【最後是森林,赌博性质最高的选择,森林最麻烦,就算没人也能靠果实和河流来充饥解渴的活下去,如果不小心的把有毒的果实吃下去,在视野不佳时有野兽袭击的话就麻烦了。我把森林当做第二个选项。】
噢,看来有认真思考过。
我对这个鉴定技能能不能鉴定出我所不知道的异世界果实以及它能显示出多少的情报量感兴趣,所以我不介意选择去森林。
说不定周围的果实都是有毒的,那鉴定技能就完全没用了。
在一个接一个的思考中,发现神真的给了很鬼畜的选项给我们,到底神要把我们这办?【翻译菌:凉拌呗】
在一个接一个的思考中,发现神真的给了很鬼畜的选项给我们,到底神要把我们这办?【翻译菌:凉拌呗】
......@@ -6,9 +6,9 @@
【下一个是选森林的请举手】
五个人举手
【最後是选草原的请举手】
浅野在这裡举起手,剩下的都举手选去草原。我跟着他们的选择,好吗? 把我们的性命压在那伙的判断下吗,但是到最後还是跟着他们的判断。 我没有说出我的忧虑。
浅野在这裡举起手,剩下的都举手选去草原。我跟着他们的选择,好吗? 把我们的性命压在那伙的判断下吗,但是到最後还是跟着他们的判断。 我没有说出我的忧虑。
【决定去草原了,离神所给的时间还有30分钟。刚才神有说status?就去确认看各自的status吧。大家可以自由行动了。】
浅野大喊【status!】其实不需要大喊也可以看到status。いや别に念じるだけでいいのだがお开きの合図の意味も込めているのだろう。【不懂什意思就没翻】
浅野大喊【status!】其实不需要大喊也可以看到status。いや别に念じるだけでいいのだがお开きの合図の意味も込めているのだろう。【不懂什意思就没翻】
周围的人也跟着流向大喊【status!】我早就确认好我的status,就专心的提升鉴定level吧。
【鉴定】【木做成的桌子,桌脚是用金属做的】x18次
......@@ -17,10 +17,10 @@
【鉴定】!
【桌子 5年
桌子的面部分是用木做的。可以放物品进去所以在桌脚加了金属】
看来又升级了。刚才为什会头痛?用完魔力了吗? 记得刚才有确认过鉴定不需要使用魔力。确认下Status吧,魔力和体力没有变化。
我在搔头时,终于复活了的大地君已经转身过来了。
【诚一,看到status各项能力都是100, 这个数值很害吗?】
【神有说过这个数值,未强过骑士的平均值,还有比没做过训练的普通人还强?话说回来,你时回过神的?】
看来又升级了。刚才为什会头痛?用完魔力了吗? 记得刚才有确认过鉴定不需要使用魔力。确认下Status吧,魔力和体力没有变化。
我在搔头时,终於復活了的大地君已经转身过来了。
【诚一,看到status各项能力都是100, 这个数值很害吗?】
【神有说过这个数值,未强过骑士的平均值,还有比没做过训练的普通人还强?话说回来,你时回过神的?】
为了教没听神说明的大地君,我打开了status。
【名前】 如月诚一17歳
......@@ -57,7 +57,7 @@
没有
。。。。仔细想想,这个鉴定技能的level在这个班上显的很异端不是吗?
我还没有说给其他人关我的鉴定level,有数人把status显示给其他人看。
我还没有说给其他人关我的鉴定level,有数人把status显示给其他人看。
(不想给别人看到我的status。。。。。)
......@@ -71,7 +71,7 @@
(伪装伪装伪装伪装伪装伪装伪装伪装伪装伪装伪装。。。。好痛?)
又头痛了? 这次比鉴定那时还要痛到无法比较的程度。
再确认status,果然生命力没有变化。那头痛的由来?
Q.在什状况下感觉到头痛?
Q.在什状况下感觉到头痛?
A.在升级到鉴定level 3和想获得伪装技能时
这样想下去就是头痛是在我想要获得新技能和技能升级时发生的前兆。
看来这个头痛不会影响到生命力和魔力,换句话说不会导致死亡的情况发生。那我就强行忍耐这个头痛看看能不能获得新技能。
......@@ -79,18 +79,18 @@ A.在升级到鉴定level 3和想获得伪装技能时
“获得伪装技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X很多次)
感觉到无法用字来形容的头痛。以前,在高烧40°的状况下还在棉被上跳来跳去来的痛。 我居然还没窒息?
【怎了诚一?没问题吗?】
大地看到我抱着头乱叫,感觉到我有问题,就发出声音来问我出什事了?
【没事,就想请放过我吧,在感觉到有些感冒的身体状况下去异世界什的。对了,离神所指定的时间还有多久?】
【怎了诚一?没问题吗?】
大地看到我抱着头乱叫,感觉到我有问题,就发出声音来问我出什事了?
【没事,就想请放过我吧,在感觉到有些感冒的身体状况下去异世界什的。对了,离神所指定的时间还有多久?】
我还打算用这个话题来转移注意力,而意想不到的人物回答了我的疑问。
【那个广播在差不多8时四十分左右结束,所以还剩差不多10分钟左右?】
而在那声音来源是镰仓,想不到他会回答我的疑问
【啊,镰仓桑。突然间怎了?】
【啊,镰仓桑。突然间怎了?】
而听到我所说的镰仓桑,变的略为慌张的样子。
【啊?不是的,啊!来找玲酱说话是,碰巧的喔,碰巧的听到就回答了】【翻译菌:傲娇了】
【チッ】【翻译菌:他咬到舌头了,可怜的娃】
在几番的咬到舌头下终把模糊不清的咬舌头声音调整回来时,那裡有一个在移动椅子的女孩一瞬间看向这裡来。【不确定翻译的对不对】【原文:なんとなく舌打ちをしたような声が闻こえたのでそちらを振り返ると一瞬中学生のようにも见える少女がいた。】
在几番的咬到舌头下终把模糊不清的咬舌头声音调整回来时,那裡有一个在移动椅子的女孩一瞬间看向这裡来。【不确定翻译的对不对】【原文:なんとなく舌打ちをしたような声が闻こえたのでそちらを振り返ると一瞬中学生のようにも见える少女がいた。】
【啊!神田桑。刚刚好像听到类似“舌打”的声音----】
【没有听到】
......@@ -110,31 +110,31 @@ A.在升级到鉴定level 3和想获得伪装技能时
稍微流了讨厌的汗,总算成功混过去了。
【异世界啊。。。。很难相信】
镰仓桑喃喃自语似的样子。
【只能相信这个事实,不是吗?实际上就有一个神的伙,让我们不能从椅子上移动啊。】大地君回想似的说。
【只能相信这个事实,不是吗?实际上就有一个神的伙,让我们不能从椅子上移动啊。】大地君回想似的说。
【的确,感觉到像神力的感觉。而且。。。。】
我用尽全力打我的桌子。
【敲击声】
硬物之间相碰撞的声音在课室裡响起来。
【这样进不来出不去的状况,可以认定是神的所为?】
声音从大地三人那裡传出去,其他人都望向大地他们那裡。也难怪他们看过来的,因为我们太大声了。
【喂!如月!如果窗口裂开来导致有人受伤的话该怎办!】
【喂!如月!如果窗口裂开来导致有人受伤的话该怎办!】
果然笨蛋(二宫)吵起来了。全员都预想到是笨蛋(二宫)先说话。
【起码要确认周围有没有其他人啊】
窗口从裡面裂开的话,那些碎片就会飞向外面。只有少量的碎片会飞散在裡面,事实上会被碎片伤害到的就只有我的程度。
【啰嗦!跟不会顾虑周围的家伙一起野外求生什么的做不到!绝对会带来麻烦的!】
从这样的台词扯到协调性什的也是一种才能也说不定。从心底裡觉得他考虑到重点,再次从扬声器裡传来男人的声音。
【啰嗦!跟不会顾虑周围的傢伙一起野外求生什麼的做不到!绝对会带来麻烦的!】
从这样的台词扯到协调性什的也是一种才能也说不定。从心底裡觉得他考虑到重点,再次从扬声器裡传来男人的声音。
【久等了,决定好传送去那裡了吗?】
一时只听到男人的声音。这次可以说话但没人说话而是静静的听。
【我们决定传送去草原】浅野对着扬声器回答。
【原来如此,了解。。。是想这说道,但是草原出了点意外,不能把你们传送到草原】
【原来如此,了解。。。是想这说道,但是草原出了点意外,不能把你们传送到草原】
男人把冲击性的事实传达,班级开始吵起来了。
但是停止了。身体和声音。看来又被禁止移动和说话了。
【因为麻烦就一次过说明。异世界的ノスティア王国,在进行着勇者召唤仪式。那个魔法在我的传送通道裡挖了个洞,导致你们会被传送到ノスティア王国,对不起呐】
总之神要说的是,(本来是去异世界的草原,现在被干扰而变成去ノスティア王国)。就我们的视点来说,比起草原还是王国的存活率还要高,而开心中。
【也有跟不上话题的家伙,去了就明白的啦。准备好要把你们传送去异世界。对了,你们的存在和有关于你们的记忆都会被消除。倒数开始 五。四。三】【好像进化之实】
啊?消除痕迹什意思啊?不会变成迷之失踪事件吗?生存痕迹就是把我们身为人的内在也消除吗?那样吗?
【也有跟不上话题的傢伙,去了就明白的啦。準备好要把你们传送去异世界。对了,你们的存在和有关於你们的记忆都会被消除。倒数开始 五。四。三】【好像进化之实】
啊?消除痕迹什意思啊?不会变成迷之失踪事件吗?生存痕迹就是把我们身为人的内在也消除吗?那样吗?
。。。。被消出掉吗?
等下,倒数也太快了吧,都还没做好心理备。。。。
等下,倒数也太快了吧,都还没做好心理备。。。。
【二.一.0! 一路顺风】
整个教室都被白光包围着。
--------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噢噢噢噢!!!太亮了!这么亮的话怎么不早说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翻译君:男主:我的12K氪金狗眼都要瞎了)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噢噢噢噢!!!太亮了!这麼亮的话怎麼不早说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翻译君:男主:我的12K氪金狗眼都要瞎了)
自称神的男子的倒计时结束时强烈的光向我袭来。这个,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会失明的吧?
受不了的我用手捂住眼睛,但是感觉还是十分耀眼。
然後,光消失後我看到的景象是多……
然後,光消失後我看到的景象是多……
「为什!!!???」
「为什!!!???」
 ——谁也不在的教室。
......@@ -16,16 +16,16 @@
『再一次,你好,如月诚一君。我是被你们人类称为神的存在』
 突然开始自我介绍了。我已经一头雾水了。
但是,总算明白了,为什我一个人在这裡。
但是,总算明白了,为什我一个人在这裡。
『聪明的你想必已经明白了,为什只剩你一个人在这裡呢?』
『聪明的你想必已经明白了,为什只剩你一个人在这裡呢?』
感觉就像做了坏事的时候老师批评一样的话,快给我住口吧,真来气。
『……你现在在想什非常失礼的事情吧。……算了,所以你明白我为啥把你留下来了吗?』
『……你现在在想什非常失礼的事情吧。……算了,所以你明白我为啥把你留下来了吗?』
按照这种剧情走向,答案只有一个吧。
我继续保持着沉默,是从扬声器裡传来了声音。
我继续保持着沉默,是从扬声器裡传来了声音。
『你的HDD(硬盘)我看过了,不过,那些贫乳收藏实在是太那啥了,嗯』
「…………」(翻译君:我喜欢巨乳)
......@@ -34,13 +34,13 @@
『嘛,玩笑就说到这裡,进入正题吧。话说回来,真的令人惊讶。确实我设置的一个小时裡鉴定的level上升的人这样的事我也预想得到。进一步说我也想过给level上升的人奖励。而实际上level上升的人包括你也就三人而已。』
很意外也有发现鉴定能升级的伙,本来想这个班级只有我知道这种模板的小说……稍微有点太自恋了。
很意外也有发现鉴定能升级的伙,本来想这个班级只有我知道这种模板的小说……稍微有点太自恋了。
『不过除你之外的两人只得到了鉴定Lv2而已。在这点上你的确很害。没想到会有得到鉴定Lv3的人,更何况也得到了伪装技能。真的很惊讶哟。很痛苦吧?』
『不过除你之外的两人只得到了鉴定Lv2而已。在这点上你的确很害。没想到会有得到鉴定Lv3的人,更何况也得到了伪装技能。真的很惊讶哟。很痛苦吧?』
咦?确实得到伪装的时候头惊人地疼痛……而鉴定的时候则是心理作用就可以解决的水平而已哦?
『啊,难道对轻松就得到了鉴定Lv3持有疑问吗?我也没有做过故意把人转移这种事,我也没了解得那么详细。不过似乎和「知识量的差距」有关系。你很喜欢这种异世界小说的吧?而且你自身也有着惊人数量的知识,在那方面的知识的差距的影响,很快就升级了技能』
『啊,难道对轻鬆就得到了鉴定Lv3持有疑问吗?我也没有做过故意把人转移这种事,我也没了解得那麼详细。不过似乎和「知识量的差距」有关系。你很喜欢这种异世界小说的吧?而且你自身也有着惊人数量的知识,在那方面的知识的差距的影响,很快就升级了技能』
原来如此,多亏了我的宅男知识和多余的知识在脑中,掌握的信息补正了鉴定的level up ,我可以这样认为。托想象的福让伪装技能的取得也得到了补正。
......@@ -54,23 +54,23 @@
「首先,我比起其他人更晚被转移,会出现召唤的时间差这种事情吗?」
『不会。其他孩子们现在在世界的狭间待机中。特意把你叫住的是我,这种程度的事我当然会做』
「那下一个。我得到伪装技能的时候感觉到头痛,那是血管断裂之类的不妙的痛苦吗?」
「那下一个。我得到伪装技能的时候感觉到头痛,那是血管断裂之类的不妙的痛苦吗?」
『那是不对的。那是本来得不到这个技能的灵魂被印进技能的感觉,可以说是灵魂的不协调感。脑本身没有受到损伤,因此疼痛除了造成冲击外不会使人昏倒和死亡。顺便说一句转移到那边灵魂适应了那边的世界後在那边取得技能是不会发生头痛。倒不如说高山训练的要领,去了那边的话技能就变得容易提升。』
太好了,幸亏不是说什么脑部破损又马上修复的话。真的太好了。
太好了,幸亏不是说什麼脑部破损又马上修復的话。真的太好了。
「还有一个。我们的属性全部都是100,那个世界的普通人是多少呢?」
还没有我有多害的实感。
还没有我有多害的实感。
「嗯,好问题。大致上成人男性,全属性70前後吧。这是农民的属性,而狩猎为生的人有的筋力达到了100。冒险者的话,和魔物战所以会更高。」
「嗯,好问题。大致上成人男性,全属性70前後吧。这是农民的属性,而狩猎为生的人有的筋力达到了100。冒险者的话,和魔物战所以会更高。」
原来如此。虽说是农民但是那边的人有着一定的体力,恐怕比起现在城市居民的高中生更加强壮,也可以这样考虑吧。
「那么最後一个。刚才说了给鉴定的level升级的人奖励这样的话吧,那么鉴定的level升了两级甚至入手了伪装技能的我会有什么奖励等待着我呢?」
「那麼最後一个。刚才说了给鉴定的level升级的人奖励这样的话吧,那麼鉴定的level升了两级甚至入手了伪装技能的我会有什麼奖励等待着我呢?」
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我想我特意做了那痛苦的事,不提高奖励的话不划算。
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我想我特意做了那痛苦的事,不提高奖励的话不划算。
『咦?你意外的很唯利是图?……不过算了,授予你的奖励有两个!一个是【强欲之种】这个额外技能。这是我亲自创造的世界上只有存在一个的技能哦,把这个授予你』(翻译君:男主的外挂来了)
......@@ -81,11 +81,11 @@
「把运气提升」
 马上就回答了。
『即答啊。但是,为什提升运气呢?按照你的性格应该是提升筋力的啊?』
『即答啊。但是,为什提升运气呢?按照你的性格应该是提升筋力的啊?』
神真是说了有趣的话。我就那容易被认为是脑子裡只有肌肉的人吗?
神真是说了有趣的话。我就那容易被认为是脑子裡只有肌肉的人吗?
「这是我擅自预想而已,只有运气在等级提高的时候数值是不会上升的吧?那简单就把运气得到手的话现在那个世界不就到处都是富豪吗?」(翻译君:男主:我真tm机智)
「这是我擅自预想而已,只有运气在等级提高的时候数值是不会上升的吧?那简单就把运气得到手的话现在那个世界不就到处都是富豪吗?」(翻译君:男主:我真tm机智)
嘛,Gamer的直觉而已。和我说话的神开心地笑了。
......@@ -95,7 +95,7 @@
我还在为神的话而疑惑的同时,淡淡的光包围了我。
『那差不多要离别了。顺便说一下那边的世界也有神,比起这个世界的更加亲近人类,如果是你的话看起来除我之外的神也能和睦相处的样子。嘛,祝你好运』
『那差不多要离别了。顺便说一下那边的世界也有神,比起这个世界的更加亲近人类,如果是你的话看起来除我之外的神也能和睦相处的样子。嘛,祝你好运』
神就像和亲密的友人告别一样说着,突然我的身体被淡淡的光包围了。
......@@ -106,7 +106,7 @@
也看不见漆黑的世界,在这之中只有一个外表看起来是少年的男性坐在椅子上。
也看不见漆黑的世界,在这之中只有一个外表看起来是少年的男性坐在椅子上。
少年不知为何转着手中钢笔一样的机械。
......@@ -118,7 +118,7 @@
 二人中的男性那方,向转着笔的少年询问道。
「没问题。原来那个是他做的。而且最能把它用好的人就是他自己」
看到似乎说起什高兴的话的少年,另一方的女性苦笑起来。
看到似乎说起什高兴的话的少年,另一方的女性苦笑起来。
「嘛,这样的话那这样就好了。你拿着那个的话看起来会不知不觉就丢掉的样子,フフフ……」
「太过分了,就算是我也不会简单就丢失朋友的遗物」
......
......@@ -12,39 +12,39 @@
「你这样说的话实在帮大忙了。召唤汝们的理由已经从玛丽那裡听说过了吗?」
「是的」
国王再次询问浅野。为什么你能那么堂堂正正地说出那样的话?
国王再次询问浅野。为什麼你能那麼堂堂正正地说出那样的话?
「那么说话就快了。汝们将在数年内和这个城堡的士兵一起接受训练,当然房间也在这裡准备好,每个人都安排一人一个专用的女仆。另外我负责保证各位的身份地位。这样子没问题吧?」
「特意备到那种程度的照顾,实在十分感激」
「那麼说话就快了。汝们将在数年内和这个城堡的士兵一起接受训练,当然房间也在这裡準备好,每个人都安排一人一个专用的女仆。另外我负责保证各位的身份地位。这样子没问题吧?」
「特意备到那种程度的照顾,实在十分感激」
多亏了浅野,谈话不断地进行着。
不过话说回来,这伙也是个老狐狸,满满一副欺骗我们的样子。或者应该说是,和刚才的王女不愧是是父女。
不过话说回来,这伙也是个老狐狸,满满一副欺骗我们的样子。或者应该说是,和刚才的王女不愧是是父女。
「最後各位大人的属性栏请让我确认一下。打开属性栏这样子没问题吧?」
「是的。没问题」
王女说出了让我们打开属性栏的话。鉴定技能能不能用伪装lv1蒙混过去让我有点不安,没问题的……应该。
「那,我要确认了请把属性栏打开。」
「那,我要确认了请把属性栏打开。」
王女大人亲自确认吗。为了慎重起见,确认了一下伪装是否有效,看起来是没问题的。
「……好的,下一个是……亮大人吗?好害!拥有着鉴定技能lv2啊」
「……好的,下一个是……亮大人吗?好害!拥有着鉴定技能lv2啊」
来到亮的面前一脸放松的表情的王女,完全迷恋上那家伙。
来到亮的面前一脸放鬆的表情的王女,完全迷恋上那傢伙。
「下一个是……诚一大人啊。哎呀,只有你一个人没有鉴定技能啊」
 故意让周围的人都能听见的大声说话。只有我听到了从鼻子发出的笑声。
 ……那是什?想吵架吗?顺便看到了班裡的同学都往我看过来,用好像看到笨蛋一样的视线盯过来。
 ……那是什?想吵架吗?顺便看到了班裡的同学都往我看过来,用好像看到笨蛋一样的视线盯过来。
在这之後总算结束了全员的属性栏的确认。
「那,今天勇者大人们也累了,就到这裡吧」
「那,今天勇者大人们也累了,就到这裡吧」
 国王开口宣言道,从後面的门走出去了。
「那各位大人跟着女仆们并按照她们的指示回到房间去吧。明日7点在食堂吃早饭。10点开始进行训练。虽然我认为明天只是进行简单的说明而已,今天请早点就寝,不要勉强自己。」
「那各位大人跟着女仆们并按照她们的指示回到房间去吧。明日7点在食堂吃早饭。10点开始进行训练。虽然我认为明天只是进行简单的说明而已,今天请早点就寝,不要勉强自己。」
王女拍拍手後近30个女仆络绎不绝地过来了,而且全员是美少女。哇,不妙啊。
......@@ -57,18 +57,18 @@
我跟着王女被带到了从城堡裡面出来走五分钟左右就到的森林裡。
「诚一大人。其实有件事十分抱歉,就是城堡裡的一部分房间不够了……只有你一个人请使用这边的房间」
 王女指着的是―――令人吃惊的破旧的小屋。果然这伙是恶女。
 王女指着的是―――令人吃惊的破旧的小屋。果然这伙是恶女。
「那个……其实我也可以住旅馆之类的……」
 实在是没有住在这裡的勇气。虽说这裡是王国的附近,但也是在外面,盗贼和魔物之类的不会过来吗?
「不,这边虽然也很想这样做但实在是没办法……更何况,和勇者相符的不正是这件屋子吗?」
王女看过来的视线充满了很明显的侮蔑。这伙绝对对刚才的事怀恨在心。
王女看过来的视线充满了很明显的侮蔑。这伙绝对对刚才的事怀恨在心。
「那、那之後,女仆和护卫之类的……那样的人能给我吗?」
「为了一个勇者就调动人手,王国的女仆和骑士没有那么便宜。亮大人的熟人的话就尽可能给予优待但是……口德不好、技能也没有的人,不适合当勇者的人没有给予他那么多优待的富余。从明天就从後门进来吧。还有这一带似乎有魔物出现,所以请小心点吧」
「为了一个勇者就调动人手,王国的女仆和骑士没有那麼便宜。亮大人的熟人的话就尽可能给予优待但是……口德不好、技能也没有的人,不适合当勇者的人没有给予他那麼多优待的富余。从明天就从後门进来吧。还有这一带似乎有魔物出现,所以请小心点吧」
 王女这样说完就马上回到了城堡。
......
不管怎说先来打扫一下屋子吧。难以想象这裡能住人。
不管怎说先来打扫一下屋子吧。难以想象这裡能住人。
说来真是给了我间烂屋啊那个王女,门都歪了不是吗。
姑且门就歪着,先进屋裡吧。
“呜哇……咳咳……真过分啊。”
......@@ -8,27 +8,27 @@
找到合适地方,我挥舞铁锹去除蜘蛛网,把墙壁上的土和灰尘敲落。顺便把地上的土也去掉。这样感觉上舒服多了。
“首先是把刚才王女给的衣服放在这,天已经黑了但是不困啊,被召唤的时候两边时间好像不一样,但是不用倒时差吧……恩?”
ガサガサッ(噶萨噶萨)
听到附近的草丛裡传出像是会跑出什来的声音。
听到附近的草丛裡传出像是会跑出什来的声音。
“诶,等,你,难道是魔物!?”
我慌了。不过也理所当然。我又没有那常见小说主人公一样强得一塌糊涂的格斗技。吓尿了什么的当然的嘛。何况现在手上还没有武器。有也只是手上的铁锹或者放在对面的十字镐之类的。我这是农民起义吗。
我慌了。不过也理所当然。我又没有那常见小说主人公一样强得一塌糊涂的格闘技。吓尿了什麼的当然的嘛。何况现在手上还没有武器。有也只是手上的铁锹或者放在对面的十字镐之类的。我这是农民起义吗。
“要先确认一下外面的情况啊……”
在小屋裡发抖着被魔物杀掉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总之看到外面的情况的话,也能做好备吧。
在小屋裡发抖着被魔物杀掉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总之看到外面的情况的话,也能做好备吧。
看了看外面,出现了一米二高的人形魔物。手上拿着木棍,下半身缠有布。发现并瞪着我,完全把我当作目标了吧。
「ギ、ギギィ!」(Sh,杀——!)
魔物高举棍棒冲向我。然而并不是很快。50米跑11秒左右的速度。但是拿着武器在跑,那只能说是危险。
“开什玩笑!?”
我全力跑回家裡。一般说来那伙很恐怖啊。就算是新手,是小孩子,挥舞着武器就已经够危险了。
魔物高举棍棒冲向我。然而并不是很快。50米跑11秒左右的速度。但是拿着武器在跑,那只能说是危险。
“开什玩笑!?”
我全力跑回家裡。一般说来那伙很恐怖啊。就算是新手,是小孩子,挥舞着武器就已经够危险了。
哥布林(我取的名字)进入家中。作为牵制,我拿着铁锹。姑且尖端有铁,想杀的话人也是能杀死的。所以说我这是真的在农民起义么。
我往朝着这边飞奔过来的哥布林全力挥舞着铁锹。不是要不要杀掉的问题。不掉它死的就是我。说不定把我抓回部落,做些R18的事情,生下哥布林的孩纸也说不行。不,这不可能啦。
我往朝着这边飞奔过来的哥布林全力挥舞着铁锹。不是要不要杀掉的问题。不掉它死的就是我。说不定把我抓回部落,做些R18的事情,生下哥布林的孩纸也说不行。不,这不可能啦。
尽可能地想些有的没的提升自己的士气。我就那样借着势头继续挥舞着铁锹。
「ギギッ!?」(卧槽!?)
我挥的铁锹运气很好集中木棍将其打落地上。说实在的,没了武器的话这种小不点完全没有危险。就算我没学过格斗技,输给小学生身高的家伙,我可没过着这么养尊处优的日子。而且这边还有武器。
我挥的铁锹运气很好集中木棍将其打落地上。说实在的,没了武器的话这种小不点完全没有危险。就算我没学过格闘技,输给小学生身高的傢伙,我可没过着这麼养尊处优的日子。而且这边还有武器。
「おらァ!!」(ypa!233)
铁锹横向一挥。当然新手这种大幅度攻击没有打中。但,这样就好。
「ギッ!?」(卧了个大槽!?)
就这样让铁锹从手中飞出去,对哥布林使出一记擒抱。骑在哥布林身上,捡起附近的木棍,对着脑门一顿敲。手裡传来把肉敲烂的触感。很难说这是种很爽的感觉。
用棍棒一直敲哥布林的头,它似乎死了一动不动了。鲜血溅得到处是。木棍裤子衬衫上全是血。把夹克脱了是对的。
把哥布林杀了之後秒钟,尸体化作光的粒子消失了。
把哥布林杀了之後秒钟,尸体化作光的粒子消失了。
“呜呜哦!?”
吓了一跳的我赶紧离开了哥布林尸体。
最终光的粒子完全消散的时候,那裡留下了脏兮兮的布和石头。
......@@ -37,11 +37,11 @@
『哥布林的腰布
哥布林必然会掉落。哥布林缠在腰上的布。脏』
『哥布林魔石
哥布林身上较低率掉落。能注入魔力,注入一定量以上的话会损坏』
哥布林身上较低率掉落。能注入魔力,注入一定量以上的话会损坏』
果然是掉落物呐。不知道有没有冒险者公会,接受哥布林讨伐任务的话,不是把耳朵割下来计算数量,把腰布交上去就好了吧。
然而这两个东西……说实话感觉没什用啊。
然而这两个东西……说实话感觉没什用啊。
腰布不用说,哥布林之类的杂鱼掉落的魔石肯定都是用不上的垃圾魔石。而且我目前也不知道往魔石注入魔力的方法。
没办法,今天进行了超乎想象的战所以累了,明天突然训练迟到的话肯定吃不了兜着走,换件衣服睡觉吧。
没办法,今天进行了超乎想象的战所以累了,明天突然训练迟到的话肯定吃不了兜着走,换件衣服睡觉吧。
“但是,像刚才那样,睡着的时候哥布林袭击的话很恐怖啊。这破破烂烂的门一下就会被破坏掉……对了,用这个腰布……”
哥布林的腰布有相当的面积。我用家中一隅发现的小铲子,在家门口挖了个刚刚打倒的哥布林能掉进去大小的洞穴,把布铺在上面。然後四个角用石头压住,中间用土掩饰。简易落穴。
“虽说想到了就做……真费劲啊这个”
......
早上起来,我先确认有没有睡过头。太阳稍微出来了一点,看来我没睡过头。
【唷。坐着睡觉,身体感觉到痛。。】
把附在衣服上的泥土拍掉,看来没有东西跌进我挖的洞。我就这样的出去了。
把附在衣服上的泥土拍掉,看来没有东西跌进我挖的洞。我就这样的出去了。
【看来我还是太早起来了,反正没事做就直接去城堡吧。说不定能借我冲个凉】
早点去的话就有早餐吃,昨天都没吃到午餐和晚餐,肚子好饿啊。
从後门进?进到诚堡的我迷路了。
......@@ -19,19 +19,19 @@
我在乱乱想是,大叔对我打招呼。【翻译菌:乱乱想?感觉有基情】
【我是这个国家的骑士团长,叫我丹桑。今天起是你们勇者的剑术教练,请多指教!】
这个大叔是------担任我们训练的教练。
【这样一来?难得早起,难不成要一边指导我战方法一边自己做训练?】
【这样一来?难得早起,难不成要一边指导我战方法一边自己做训练?】
大叔忽然邀请我。【翻译菌:哄哄!看来猪脚要被打开新的门了】
【哎,我OK。我跟不上丹桑的节奏来挥剑的喔,而且会妨碍到你们的?】
这裡就要慎重的拒绝。肚子还饿的发软。不想乱乱动的浪费体力。
【不用太客气的啦。我们差不多要结束了。延长30分钟也没问题】
现在是5点左右,看来是真的,他们就要到预定的结束训练时间。
【那更加觉得不好意思,因为我而延长时间什的。。。。。】
真的饿到发软了,根本使不出干劲来,这样说的话感觉像是输了(输给什么?),不说比较好。
【那更加觉得不好意思,因为我而延长时间什的。。。。。】
真的饿到发软了,根本使不出幹劲来,这样说的话感觉像是输了(输给什麼?),不说比较好。
【所以就说了不用客气!方正我们会在训练时间裡教导勇者们。想到可以省了教一个人的功夫反而觉得更好】
大笑,看不出是坏人。
最後输给他的气势而接受训练了。
【再把下巴收紧点,脚在前面点。对了。再把手腕往内收紧点。。。。不错的素质。你在那边也有学过剑术吗?】
【要说是那个的话我就是户内派。。。。。我就读了些房间裡的书,没什注意到武术的东西。】
【要说是那个的话我就是户内派。。。。。我就读了些房间裡的书,没什注意到武术的东西。】
以前在家是有过要把【スター〇ースト〇トリーム】的东西完全再现而挥过剑,自那以来就没碰过有关剑的东西了】
。。。。。也试过在体育课时和剑道部的部员交手过。我也不清楚我的实力到那个地步。
【看来你可能有剑术的才能。把剑术level进修到不会丢勇者脸的程度!】
......@@ -41,27 +41,27 @@
【将来打到魔王後会回来的】
虽然打到魔王後很有可能回不来就是了。
【哈哈哈,没错。对了,离吃饭时间还早要不要去温泉?】
什。。。。什。。。?
【你。。。。刚才说了什?】
【啊!要不要去温泉?我是这说了。】
什。。。。什。。。?
【你。。。。刚才说了什?】
【啊!要不要去温泉?我是这说了。】
看来我没有听错。可能是神给的运气三倍发挥作用了。
【请让我去!拜托了!】
【( ⊙ o ⊙ )啊!。。。我昨天去过温泉的说。。。。。算了。就这样直接去浴场吧】
【请让我也一起去!】
【你怎了。。。。。算了吧】
【你怎了。。。。。算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
【。。。。。你,比我还要像大叔】
我和丹桑来到温泉,然後到浴缸附近洗身体。顺带一提,这裡没有洗发水,只有肥皂。
【就勇者们的反应来看,在你们的世界温泉是日常那样的东西吗?看你们很像很习惯的样子。】
还在洗身体的丹发问。声音在大浴场很响亮。
【呃,这大的浴场在我们那裡可是高级场所。。。。如果是一个人大小的浴场就每个家庭都有】
【呃,这大的浴场在我们那裡可是高级场所。。。。如果是一个人大小的浴场就每个家庭都有】
这世界的文明程度就像中世纪的欧洲外加魔法。魔法代替科学发展到科学来说不可思议的事,魔法都能做到那些事。就科学的程度还要差过中世纪的欧洲。
【总之!你们的世界没有魔力吧?那你们这么准备大量的水?】
声音超大的大叔。用那超大的声音交谈。因为肥皂的泡沫都遮住重点部位,而变成很害的画面。
【总之!你们的世界没有魔力吧?那你们这麼準备大量的水?】
声音超大的大叔。用那超大的声音交谈。因为肥皂的泡沫都遮住重点部位,而变成很害的画面。
【人都是努力把想要的东西都简单化而努力的生物,就算没有魔力人类还是没变,他们就想其他的方法来达到目的】【翻译菌:总之是人类很懒的就发明很多便利的东西来达到目的的意思】诚一这回答丹桑。
【人都是努力把想要的东西都简单化而努力的生物,就算没有魔力人类还是没变,他们就想其他的方法来达到目的】【翻译菌:总之是人类很懒的就发明很多便利的东西来达到目的的意思】诚一这回答丹桑。
人都有想要飞的愿望,莱姆兄弟把这个愿望实现了。就这样发明了各式各样的东西。就像现代日本发明各式各样的自动机器人,制作动画啊,【ラノベ 是一个动画,我不会翻】对了,好在意ラノベ之後的剧情发展?啊。。扯开话题了。
......@@ -73,7 +73,7 @@
就这样的交谈了很多话题,到我们离开浴场。
【从王女那听来的诚一不适合做勇者以及是个不合群的人,我还在想你是怎样的家伙。。。。。我看到的是有剑术才能,有趣的家伙和好人。】
【从王女那听来的诚一不适合做勇者以及是个不合群的人,我还在想你是怎样的傢伙。。。。。我看到的是有剑术才能,有趣的傢伙和好人。】
谁会高兴被这种大叔在意,等一下
......@@ -88,10 +88,10 @@
【我会提高警戒的,谢谢你的忠告】
丹桑还要做训练勇者们的准备而跟我分别行动,丹桑有叫我这么去食堂,我跟着指示去食堂。
丹桑还要做训练勇者们的準备而跟我分别行动,丹桑有叫我这麼去食堂,我跟着指示去食堂。
【哇,果然好害啊】
【哇,果然好害啊】
我还想说食堂是怎样的,比预想中还要广阔。有学校食堂的五杯大。我学校的食堂也是很宽广的说。。。。。。
看来已经有一半的同学来到食堂了,看到食堂的一部分好像被埋了似。看来食堂是供应自助餐形式的给我们自己选料理来吃。
......@@ -110,8 +110,8 @@
我们去拿料理时,笨蛋(二宫)出来了,很不显眼的出场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