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d797bc2b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帰ってきてもファンタジー!?

parent b6e0a5c8
......@@ -2,7 +2,7 @@
猛烈燃烧的熊熊大火…
不知是烧毁而崩塌的…
还是崩塌才烧得猛烈起来…
还是崩塌才烧得猛烈起来…
几座木制的房屋烧成半毁…
既没有动弹的生物,也没有生物发出的声响、。
存在的仅仅是烧毁人类房屋的声响。
......@@ -21,8 +21,8 @@
「呜、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少年独自流着泪水抱着一位失去左手的女性身体…
她身穿的黑衣早已破烂不堪,美丽动人的金也沾满鮮血…
少年独自流着泪水抱着一位失去左手的女性身体…
她身穿的黑衣早已破烂不堪,美丽动人的金也沾满鮮血…
尽管眼瞳里还尚留有一些活力,但作为生命活动所需要的血液已然流逝大半…
除了失去的左手以外,身体上的严重伤口明显是重伤…
不如说如今还活着都談得上是不可思议…
......@@ -33,7 +33,7 @@
纵使処于这般状态中,她也刚毅地微笑着…
她用右手弹了下少年的额头,不过由于力气太小,以至于少年泪流不止…
毕竟无论怎么做,他都没办法拯救怀的女性…
毕竟无论怎么做,他都没办法拯救怀的女性…
因为他就是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无论愿不愿意也已经知道结果…
「笨蛋……为什么啊!为什么要救我啊!
......@@ -56,7 +56,7 @@
在说这些之前,她更应该杀死自己…
「别开玩笑了!光是救我又有什么意義啊!?
做出这种事,害死大家,我以还能怎么办啊!?
做出这种事,害死大家,我以还能怎么办啊!?
即便只剩下你,我明明也想拯救……!」。
当事情已然无法挽回时,她还平安无事…
......@@ -75,7 +75,7 @@
「……果然没办法維持呢」。
「该不会是刚才削弱灵魂了!?为什么……为什么啊!!
你应该很清楚这样做以,即便救了我也会这样吧!?」。
你应该很清楚这样做以,即便救了我也会这样吧!?」。
「…………」。
......@@ -103,7 +103,7 @@
「所、以……我希望、你保管这个……不要交给…任何人……」。
她打断他所说,绞尽最的力气将胸口的项链扯开…
她打断他所说,绞尽最的力气将胸口的项链扯开…
随后将沾满鮮血的月牙型璀璨的银制工艺品递给了少年…
「这不是、装飾品哦……是很重要、的东西,所以拿走……吧……」。
......@@ -131,13 +131,13 @@
就連这点也立刻消失不见,手腕上已经感觉不到任何重量…
剩下的仅仅是她那不合时宜的微笑而已…
「……啊啊……虽然是小男孩,不过在男人的怀
「……啊啊……虽然是小男孩,不过在男人的怀
还是相当浪漫的────」。
「愛西────!?」。
纵使知道这是无意義的行为,他也伸出手想要抓住光辉,然而手只是挥开着空气…
无数次、无数次地伸手抓住,手也依然毫无一物…
无数次、无数次地伸手抓住,手也依然毫无一物…
殘余的仅仅是窜过全身的严重丧失感以及、。
「────────────────────!!!!」。
......
───世界提心吊胆地定睛注视着某种光景───。
无论是街道上的广場,亦或是豪宅的房間,还是王宮的大厅中。
无论是街道上的广場,亦或是豪宅的房間,还是王宮的大厅中。
无关乎市民、贵族、獸人、贵人,亦无关于立場、地位以及种族,所有人都将目光紧盯在上面。
所以在某种意義上,本次『事件』的目击者可谓是「世界本身」…
......@@ -48,11 +48,11 @@
正因为如此,无论是谁都对于自己人的水晶球(系统)映照出它们的状况而发出悲鸣声…
人数无法估量的人们纷纷想要切换画面,但始终没能成功,面对荒唐到想要移开目光的光景所带来的冲击性,谁都定睛注视着画面。
紧接着画面瞬間放大,焦点对准在某一処。
那是在城最高処的露台,其中間站着几位魔族。
那是在城最高処的露台,其中間站着几位魔族。
疑似掌权者的人士们豪迈地现身并伫立着,展现出威风堂堂的气质。
其中存在感最強的「他」走在前面,无论是魔族们,亦或是仔细端详的人们都因那位男人身上的威严以及雄伟而屏住呼吸…
头部侧边朝天延伸出两根巨大的角,从而透露出他的強大;色素淡薄的白以及有如燃烧般的红瞳,仿佛倾述着他的可怕和威猛。
头部侧边朝天延伸出两根巨大的角,从而透露出他的強大;色素淡薄的白以及有如燃烧般的红瞳,仿佛倾述着他的可怕和威猛。
久经鍛炼的肌肉上武装着漆黑的盔甲和红黑色的披风。
这位体格健壮的男人在魔族群众與隔着水晶球的人们面前堂堂正正地现身。
那是犹如如今身処于战場上的着装,可同时也并非是粗野、野蛮的氛圍、
......@@ -73,13 +73,13 @@
明明是水晶球投射的影像,但还是感觉到作为王者的气概與威严。即便无比战栗,无论是谁都没办法从他身上移开目光,而是定睛注视着。
「首先是集合在此処的吾之臣下臣民喔,你们辛苦了。
是正在观望这次转播的人类,给我听好了。
是正在观望这次转播的人类,给我听好了。
吾乃统领魔族的魔之王,第142代魔王盖納・基欧魯!」
粗矿但并非粗暴的威严之声响彻于世界之中。
即便通过水晶球目睹着魔王,谁也都因为言語中的力度而僵硬不动。
甚至就連在場的魔族们都只因为他自报名号而感到战栗。
毫无动摇的仅有伫立在魔王身的年轻男女。
毫无动摇的仅有伫立在魔王身的年轻男女。
魔王之子以及王女都以僵硬的表情,默不作声地听取着身为父王的魔王所说…
「那么赶紧进入主题………吾十分悲伤」。
......@@ -156,8 +156,8 @@
「警卫究竟都在干些什么!?居然轻易地让逆贼入侵!」
「快点将医師唤来!父王,您贵体如何!?」。
王女斥责着过于惊讶而呆站不动的近卫兵,并且将手放在自己的劍柄上。
王子则是向部下下达指示,赶过来确认魔王的状况…
王女斥责着过于惊讶而呆站不动的近卫兵,并且将手放在自己的劍柄上。
王子则是向部下下达指示,赶过来确认魔王的状况…
「連冷静都不会吗,**!!」。
......@@ -181,14 +181,14 @@
「嗯……诶?」
「……什么!?」。
黑影转眼間就穿过王女和王子之間,直奔城内。正所谓是一陣风,它的速度只能如此形容,而他们也是在过才认识到这点…
黑影转眼間就穿过王女和王子之間,直奔城内。正所谓是一陣风,它的速度只能如此形容,而他们也是在过才认识到这点…
「……不会吧……刚才那是什么速度!?」
「連、連我都完全反应、不过来?」。
王子回过头,然而远処已经看不到黑影。
王子回过头,然而远処已经看不到黑影。
王女则是身体无法动弹,为刚才的情况感到茫然若失…
王女则是身体无法动弹,为刚才的情况感到茫然若失…
「这、这是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 -211,10 +211,10 @@
结果让吾等魔王家在世間上遭到羞辱!
光是你一个人头就能了事就已经足够溫情了……不想死就给我想尽方法找出来!!」。
「咕,你们还在发什么呆,快点寻找入侵者!找到杀掉!」。
「咕,你们还在发什么呆,快点寻找入侵者!找到杀掉!」。
自己的反论遭到王女驳回,最终迫于压力他带着部下追踪着暗杀者。
而目睹到他们离开,王女则是将原本指向修伊特的劍往附近的墙壁突刺。
而目睹到他们离开,王女则是将原本指向修伊特的劍往附近的墙壁突刺。
虽然與父王相比威力有所低下,但劍还是刺进了内壁…
「明明这么接近,居然全然不觉!」。
......@@ -230,7 +230,7 @@
世界上所有人都已经看到本国让暗杀者轻而易举地入侵,并且还袭击到国家首层。
何况大部分都是这边原本想要进攻的国家。
虽说这边已经进行宣战,但要是被他国认为是有机可乘就棘手了。
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上』面也包含着本国的国民。
而且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上』面也包含着本国的国民。
必须要考虑到士气已然大幅下降…
「……雷裴尔,打开回线再次在全世界转播」。
......@@ -241,8 +241,8 @@
「快点,这是敕命!」。
即便是王子,魔王的命令也是絶对。
立刻恢復转播,魔王独自出现在半毁的露天上。
面对不知发生什么事而処于混乱中的民众,他现身立刻大声喊道…
立刻恢復转播,魔王独自出现在半毁的露天上。
面对不知发生什么事而処于混乱中的民众,他现身立刻大声喊道…
「吾等国民喔,尽管冷静下来!正如汝等所见,吾平安无事!
人类的暗杀者根本不可能杀得死吾。汝等就直接封锁住城门,别让可恶的入侵者逃跑了!」。
......@@ -264,7 +264,7 @@
「这就是魔王吗」「这就是自己迟早也会站上的位置」。
「我也不能呆在这了!」
「我也不能呆在这了!」
「毕竟要是全权交给修伊特也只会让暗杀者逃掉而已」。
魔王察觉到自己的亲子女下定新的决意,奔赴搜索暗杀者的行动中,不过他并没有动身。
......
......@@ -2,7 +2,7 @@
※04話膨胀到了预想外的数字?要修改吗(汗)
姑且已经考虑到了04时間轴最时期的几話。【也就是说一开始就想好了04全篇的故事。这要么是有很多存稿,要么是大纲系作者,要么是灵感系作者】
姑且已经考虑到了04时間轴最时期的几話。【也就是说一开始就想好了04全篇的故事。这要么是有很多存稿,要么是大纲系作者,要么是灵感系作者】
════════════════════
......@@ -15,17 +15,17 @@
实际上「她」只知道这样的问题儿。
一直以为「做了些」什么的才是问题儿。
所以来到这个学園见到「他」的行动时,不禁哑然了。
所以来到这个学園见到「他」的行动时,不禁哑然了。
有时什么都「没做」也会成为问题。
是「UN=伽雷斯特联合特殊高等学校」「伽雷斯特学園」。
是「UN=伽雷斯特联合特殊高等学校」「伽雷斯特学園」。
学习科学技术发达的異世界「伽雷斯特」的知识技术的場所。
培育作为两个世界的桥梁的,次世代的年轻人的学校。
因为8年前开始持续的一种異世界熱潮,伽雷斯特熱潮,希望入学者也很多。
学園的理念是彻底的实力主義,因此只有突破严格的选拔和考试的人才能入学。
所以现在这的学生都是被认为对将来有望的「被选中者」。
所以现在这的学生都是被认为对将来有望的「被选中者」。
虽然不是完全没有品行不良的人,也有不遵守规则的人,但都是些小事。
......@@ -33,9 +33,9 @@
据说他从第一天转进来开始就持续着奇行。
之所以用「据说」的暧昧表现是因为终归是传言的程度。
那之看他的态度,谁都觉得是真的也不奇怪。
那之看他的态度,谁都觉得是真的也不奇怪。
例如完全没听学園分配担任向导的女生的说明,之类的。
那之后弄坏了这里那里的设备,但一次也没有道歉,之类的
那之後弄坏了这裡那裡的设备,但一次也没有道歉,之类的
即使被上級生提醒注意态度也无视了对手,之类的。
从那第一天就堂堂正正地带着来自伽雷斯特的宠物一道上学,之类的。
在和班主任打招呼时表现出了很失礼的态度,之类的。
......@@ -43,14 +43,14 @@
虽然无论哪个都是传闻,但她认为即便多少有添油加醋,应该也是事实。
她站在风纪委员的立場上,立刻通知了教師们。
但是,大家都觉得是这时候还没习惯这
但是,大家都觉得是这时候还没习惯这
稍微再等一陣子就习惯了,会理解这个学園的特殊的。
但是他絶对不改,转入过了大约两个月也没有变化。
比起刚转入时引发问题的「数量」是减少了。
但那是因为他不與周圍扯上关系,必然地减少了,
他即便熟悉了这个学園也并不会遵守这的规则。
他即便熟悉了这个学園也并不会遵守这的规则。
如果注意到招呼会有反应,但如果不是非常简单的事就不想应答。
无论对象都不变的认真的上课态度,最近也净是在打瞌睡。
而且只在普通课程上睡觉,只有與伽雷斯特相关的有认真上课,反而格外引人反感。
......@@ -69,7 +69,7 @@
就連那个怒火也「不」理解,问到他时也只会疑惑。
那个态度糟糕过头了,学生就連提都不愿提起了。
终于連教師们都受够他了,说放置不管就结束了。
终于連教師们都受够他了,说放置不管就结束了。
──不甘心。
......@@ -78,7 +78,7 @@
如果能展现能力與实力,这个学園就会给予各种各样的特权。
宿舍的房間能变得舒适,也会得到设备的优先权,
授课可以免除,「新型」「武装」也能优先配给。
这样的学生在毕业的出路也定好了会有厚遇。
这样的学生在毕业的出路也定好了会有厚遇。
所以大家,都瞄准更上方不断努力,谁都不懈努力着。
至少她所知道的人都是这样的。
......@@ -96,8 +96,8 @@
但是虽然是问题但什么也「不」做的人,基本上没有取缔的校规。
这样一来首先违反了什么的她反而会被风纪委员取缔。
即便阳子挑衅他也毫无反应承受了下来,眉头都不皱,错的是先出手的一方。
所以她只能一边生气一边帮他善,无法忍耐出手的話就会被処罚。
他好像隔岸观火地看着别人的事一样,令阳子愈发火大。
所以她只能一边生气一边帮他善,无法忍耐出手的話就会被処罚。
他好像隔岸观火地看着别人的事一样,令阳子愈发火大。
──最恶最低的家伙。为什么这样的人能来这个学園啊!
......@@ -118,7 +118,7 @@
States最下位All D的无能,只是因为境遇才幸运得到入学许可的異端儿。
什么啊,阳子静静地燃烧着怒火。仿佛在否定自己的8年一样的存在。
異世界实际存在被公开,自己在世界范圍的大动荡中竭尽全力努力了8年。
異世界实际存在被公开,自己在世界范圍的大动荡中竭尽全力努力了8年。
──无法原谅
......@@ -167,14 +167,14 @@ States最下位All D的无能,只是因为境遇才幸运得到入学许可的
这么说着的是意气风发前进着的双子的弟弟,
阳子「说得对啊」地表示着,为切换状态拍打着自己脸颊。
距今约半个月伽雷斯特学園会举行迎接外部来客的「课程参观」。
距今约半个月伽雷斯特学園会举行迎接外部来客的「课程参观」。
虽说是课程参观,但與普通的意義不同,和文化祭或学園祭的感觉比较近。
「以发表学生在学園活动中的成果为目的而举行的学校活动」,是这样的意義。
其「價值」的意義有很大差别,是可能决定学生们未来的重大活动。
毕竟,从政府高官到異世界伽雷斯特的关系者,有各企业的要人会为选拔而聚集过来。
于此展现出实力,在就学中,甚至毕业都会有更加方便的安排。
于此展现出实力,在就学中,甚至毕业都会有更加方便的安排。
这对姐弟被选为学園侧的代表,预订與外部的专业者对战。
这是为了展示学園的教育很顺利,
从外部的人看来,这是能测量学生们水平难得的机会。
......@@ -203,7 +203,7 @@ States最下位All D的无能,只是因为境遇才幸运得到入学许可的
看着超过自己的姐姐身姿,弟弟呆然地跟了上去。
两人脑海中浮现的是在異世界交流中变化的世界,以及以自身为养分抚养自己长大的母亲身姿,她的教导。
「今的时代手中没有力量就什么也做不到。」
「今的时代手中没有力量就什么也做不到。」
「希望你们变得強大。」
「那样弱的話,很难活下来。」
......@@ -238,4 +238,4 @@ States最下位All D的无能,只是因为境遇才幸运得到入学许可的
相对应的罗馬音是Nakamura・Shinichi,也就是上一話的N・S
【其实单看后面这一段,姐姐也挺好的,可惜我看了1-4】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其实单看後面这一段,姐姐也挺好的,可惜我看了1-4】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7,18 +7,18 @@
过路的人对此见怪不怪地,继续走向各自的目的地。
对此似乎什么问题都没有的那副光景。只有少年一人瞠目结舌。
好像第一次踏上街道,迷路的孩子一样,有着奇怪的不安感。
放弃吧,少年在心摇头,确实无法理解这是哪裡。
放弃吧,少年在心摇头,确实无法理解这是哪裡。
拿着没见过的平板型终端行走着的人们。没见过的建筑物形状。
與记忆完全不同的街道。有着违和感的流行时尚。
與记忆完全不同的街道。有着违和感的流行时尚。
店的橱窗中摆放着的人体模型穿的不是衣服而是迷之机械鎧。
明明是街上却理所当然地巡逻着的「类似」自卫官的人们。
是黑色或茶色,时而混杂着金色这样奇怪的颜色,却感觉是天生发色的人们。
是黑色或茶色,时而混杂着金色这样奇怪的颜色,却感觉是天生发色的人们。
将这些全都作为日常的风景理所当然地接受而毫不在意的人们。
明明是来玩过好几次的城市,但这是哪裡,少年完全不清楚。
明明是来玩过好几次的城市,但这是哪裡,少年完全不清楚。
「做什么呢信一君,停住了哦!」
从背传来那样快活的声音,少年真的觉得心脏都要停止了。
从背传来那样快活的声音,少年真的觉得心脏都要停止了。
不是因为突然。而是没察觉到「她」的靠近。
意识到了自己就是如此地动摇,不禁屏住了呼吸。
......
信一和一只狐狸以跟着狐耳少女的形式走到校舍面。
信一和一只狐狸以跟着狐耳少女的形式走到校舍面。
他们走在两边由厚重且毫无装飾的简朴墙壁所包圍的走廊上。
虽说还有窗户和各个教室的门口,不过都是颇为简便的设计與构思。
这时他才知道在校门等待时所察觉到的违和感是什么了…
......@@ -17,13 +17,13 @@
「诶、啊啊,是吗。普通学校在礼拜天是没有课程的对吧」。
「…………原来这有的啊,课程」。
「…………原来这有的啊,课程」。
对于久违的文化差異,他不禁苦笑起来。
无论进度是紧急还是从容,礼拜天明明就应该是休息日。
看样子这座学園是没有这种想法的,对此他感到愕然…
「就是这么回事,中村・信一。如果你认为这跟你所知道的日本学校是相同的,可会吃到苦头喔」。
「就是这么回事,中村・信一。如果你认为这跟你所知道的日本学校是相同的,可会吃到苦头喔」。
有道人影站在苦笑中的信一,以及看到他这样子而微笑的缪希面前。
清晰通透的声音并不是小孩子,而是女性本身…
......@@ -33,7 +33,7 @@
「是芙莉蕾・露納杰,露欧娜!
我已经说过多少次别用这么莫名其妙的名字称呼我了吧!」。
这位身穿灰色的庸俗运动衫,被称之为老師的白妙龄女性任由怒气使然,将手上的刀刃破坏并将折损的刃片直接刺到地面上。
这位身穿灰色的庸俗运动衫,被称之为老師的白妙龄女性任由怒气使然,将手上的刀刃破坏并将折损的刃片直接刺到地面上。
就像是很早以前风纪指导老師单手用竹刀做出的行为,不过这是伽雷斯特版。
虽说原本是真正的武器这点,以及她做出这种事的魄力相结合,使得周圍的学生们都感到战栗,不过只有缪希和信一毫不介意。
少女依然只是笑容满面,而少年则是投以感到可怜的视线。
......@@ -46,11 +46,11 @@
「…………算了。
不过露欧娜,你也真是太慢了。搞得现在都没有时間向他说明。
在接下来的课程开始之前我会带你到教室,所以给我跟上来,中村」。
在接下来的课程开始之前我会带你到教室,所以给我跟上来,中村」。
「好的……露納杰老師,能不能边走边问一下?」。
「……也是,毕竟这跟一般学校不同。
「……也是,毕竟这跟一般学校不同。
到教室之前我会尽可能回答你……于是你想问什么?」。
她微微回过头将目光移向那边,并催促他说下去。
......@@ -63,20 +63,20 @@
信一莫名地隔了片刻再加上語句。
即便有翻译机,那也是在机械能够理解这种語句倾向的前提下才能发挥作用。
完全不是敬語的言語根本无法翻译成伽雷斯特語的敬語。
应该是自从到了法兰迪亞以,没有对别人使用过敬語吧。
应该是自从到了法兰迪亞以,没有对别人使用过敬語吧。
他说話容易絶句,只能在句尾硬是用上敬語…
「不,有的。只不过这座学園要教授的事物太多了,所以要是按照以往的做法会导致时間完全不够」。
芙莉蕾并没有在意翻译机的问题,向他说明着。
她的目光已经朝向前方,以平淡的口吻诉说着。而信一则是跟在她身默默地听着…
她的目光已经朝向前方,以平淡的口吻诉说着。而信一则是跟在她身默默地听着…
「毕竟要教授伽雷斯特的历史、語言、技术、武装以及战斗方式,期間还要学会这世界的五大基本学科。
不过逼得太紧也是问题,所以礼拜天只有早上有课程」。
这样也就自然会看到她的后背,绑在后背上的长发摇摆不定。
虽说这头白发仅仅是在脖子后用橡皮筋扎起来,不过颜色颇为美丽。
與漂色的白不同,从这色度上便能一眼看出这是天生的色彩。
这样也就自然会看到她的後背,绑在後背上的长发摇摆不定。
虽说这头白髮仅仅是在脖子後用橡皮筋扎起来,不过颜色颇为美丽。
與漂色的白不同,从这色度上便能一眼看出这是天生的色彩。
如果身穿的衣服不是毫无色气的运动衫,明明会显得更加鮮艳。
信一边想着这种事情,边仔细地听她所说。
虽说由于他没有任何回应,所以对方也很难判断他究竟是否有在听…
......@@ -103,7 +103,7 @@
「那可不是芙納杰老師该说的話啦。
学園第一的魔鬼教官,冷酷无情的女老師,用冰冷的眼神連空气都能冻结的女人!」。
「………我怎么觉得最的意思是不一样的?」。
「………我怎么觉得最的意思是不一样的?」。
前者还能理解为教授方式和态度比较严厉,但后者听起来就完全是别的意思。比如说不会看气氛之类的…
......@@ -127,7 +127,7 @@
然而少年轻易地穿插其中并提出自己的疑问。
就連她们也不禁哑口无言地望着他。
究竟是跳进火坑的勇者呢,还是一无所知的愚者呢。
究竟是跳进火坑的勇者呢,还是一无所知的愚者呢。
在说这些之前,为何不介入她们的話题呢…
「哈啊……这座学園总体上分为三大学科。
......@@ -155,7 +155,7 @@
她的迷惑让他察觉到自己说错話了,連忙挽回場面…
「啊,呃,什么都没有。話说回来!
老師好像知道我的事情来着,那学園有多少人知道,以及知道『什么程度』……呢?」。
老師好像知道我的事情来着,那学園有多少人知道,以及知道『什么程度』……呢?」。
虽然他硬是岔开話题,不过芙莉蕾并没有刨根问底…
......@@ -170,7 +170,7 @@
「哈啊?不想太显眼?」。
「哈哈,这应该不是来到这的学生该说的話吧」。
「哈哈,这应该不是来到这的学生该说的話吧」。
对于他那毫无熱情的回答,芙莉蕾又是再次预料错误。
而缪希则是露出莫名地想要叹气的表情苦笑着。
......@@ -180,7 +180,7 @@
「啾啾啾」。
就在她们两人都在内心反论着「不是在说这回事」的期間,他头上的狐狸对他所说的,感到有趣似的发出了疑似笑声的鸣叫。
信一则是眯着眼睛,摇摇头将她甩落就走开了…
信一则是眯着眼睛,摇摇头将她甩落就走开了…
「什!?」
「诶!?」
......@@ -215,9 +215,9 @@
狐狸在他头上站直,摆出敬礼的姿势点点头。
对于狐狸这种明显表现出谁的立場较大的举动,两人都留下冷汗。
它们原本是危险性较低,很溫顺的种族,可如果是为了守护伙伴,一切都可以毁掉。
虽然他们知道信一来到这是逼不得已,但迎来的却是非同寻常的定时炸弹…
虽然他们知道信一来到这是逼不得已,但迎来的却是非同寻常的定时炸弹…
「一年这座校舍还能保留原样吗,老師?」。
「一年这座校舍还能保留原样吗,老師?」。
「别给我说这种可怕的事情…………我可不愿想象这种情景」。
......
仅仅是来到1-D班的教室门口,女老師和女学生就已经露出微妙的疲倦神情。
不知其中缘由的少年以及狐狸依然疑惑不解地看着这两人。
也导致还有一些事情仍未说明,不过都往推迟了。
现在优先的事情是到班級露面以及向学生说明…
也导致还有一些事情仍未说明,不过都往推迟了。
现在优先的事情是到班級露面以及向学生说明…
「那么待会见,信一~!」。
于是缪希在这时挥着手向他告别。
特別科的她原本应该是要上课的吧,然而即便上课铃响了以她也没有焦急的样子。
特別科的她原本应该是要上课的吧,然而即便上课铃响了以她也没有焦急的样子。
他骤然間灵机一动,「这家伙想翘课」…
「你也要好好上课喔……『前辈』」。
......@@ -33,18 +33,18 @@
「刚才那句話能理解成这意思,我还是老样子搞不懂你的感性……」。
她呆然地耸下肩膀,命令少女立刻回到自己的课程上。
好的好的,一句好的就够了!两人进行王道般的对話,少女就离开了。
她身的尾巴依然像是很高兴似的左右摇摆…
她呆然地耸下肩膀,命令少女立刻回到自己的课程上。
好的好的,一句好的就够了!两人进行王道般的对話,少女就离开了。
她身的尾巴依然像是很高兴似的左右摇摆…
「嗯,那家伙难得心情这么好…………算了,进来吧中村」。
对于她尾巴摇摆不停,女老師微微有点惊讶,不过又催促少年站在门前准备进来…
「简单地自我介绍之就会立馬上课。
「简单地自我介绍之就会立馬上课。
因为你没有预习过,所以应该是搞不懂的。不过萨兰德老師可不会留情」。
她向信一说明之的简单流程和该提醒的,信一也回答说「我明白了」。
她向信一说明之的简单流程和该提醒的,信一也回答说「我明白了」。
然而他毫无紧张感地点点头,对此她感到不安…
......@@ -61,7 +61,7 @@
女老師径自理解其中的意義,展现出一副懂了的样子。
由于这样比较方便,而且就事实而言也没有错,因此他并没有纠错。
信一在回归,幸运的是周圍的人士都误以为他之前在这地方。
信一在回归,幸运的是周圍的人士都误以为他之前在这地方。
那就是在伽雷斯特最杳无人迹,最危险的区域──自然保护区。
正所谓是野生王国,比起熱带雨林还要更可怕的弱肉強食的世界。
无论是谁都会以为他是在雅玛莉莉絲的保护下存活下来。
......@@ -76,13 +76,13 @@
「进入教室还需要认証吗?」。
「这是上课时没有许可就不能手动打开的系统」。
「这是上课时没有许可就不能手动打开的系统」。
「软禁?」。
「…………别说了」。
她简短地回答后往里面走进去,而信一则是跟在身后直接走到黑板前一位拥有锐利眼神的男性旁边。
她简短地回答後往裡面走进去,而信一则是跟在身後直接走到黑板前一位拥有锐利眼神的男性旁边。
从发色和瞳色来看,他似乎也是伽雷斯特人…
「真是太慢了,露納杰老師」
......@@ -91,14 +91,14 @@
在严厉又犹如批评一般的视线倾注之下,她惶恐似的低下头。
立場上似乎是那位男性班主任比较高,她受到了指责。
而信一则是从他们身上微微移开目光,感受到文化差異…
跟他所想象中的学校教室天差地别…
跟他所想象中的学校教室天差地别…
首先黑板是会迷惑着是否该称之为黑板的大型液晶屏,既没有粉笔也没有黑板擦,而是以文字记载着某种年表。
讲台上还有疑似讲桌的桌子,桌上附有显示屏以及操控面板。
从上面显示的内容是一致这点来看,应该是跟大型液晶屏联动的。
并且并排得拥挤的学生桌子上也尽是附带操控面板,與课程相关的资料都在各自的桌子上以立体影像投影出来。
也许是因为如此,桌上并没有常有的课本和笔记本等之类的学习用具。
取而代替的是所有人都拥有與刚才开门时相似的终端装置…
究竟是哪裡啊。
究竟是哪裡啊。
面对如今这种有点像是时空跳跃般的心情,不会头疼都觉得头疼。
而这种表达方式真是巧妙絶伦,反而更加头疼了。
这跟他曾经就读的学校毫不相似…
......@@ -106,10 +106,10 @@
「───那么,昨天我就已经说过了。
从今天开始会增加一位新同学」。
简单地批评完女老師,男性老師向同学们开口说道。
简单地批评完女老師,男性老師向同学们开口说道。
信一也同样是望向同班同学,所有人看起来像是地球人。
在这就读的学生们都是勉強通过这道狭窄的门槛。
在这就读的学生们都是勉強通过这道狭窄的门槛。
根本不可能会接受ALL D的学生转学进来…
「你们的疑问是理所当然。
......@@ -118,7 +118,7 @@
芙莉蕾走在前面,冷静地出言说道并瞪视着骚动的学生。
同学都因她那锐利的金色眼瞳紧盯下而像是感到惧怕一般沉默不言。
确认这点以,她将事先拟定好的表面理由说出口。
确认这点以,她将事先拟定好的表面理由说出口。
虽然内容没有一句是假話就是了…
「中村会转学进来是因为他是归还者」。
......@@ -146,11 +146,11 @@
「我知道你想说能力值很高,不过这也太倾向过头了。
在地球常识无法通用的伽雷斯特,能力值较高仅仅是有利于生存而已」。
老師这么说以,学生们也没办法再说什么了。
老師这么说以,学生们也没办法再说什么了。
毕竟連伽雷斯特都没去过的他们,根本不知道其中的艰辛。
不过对于在这座学校生活的学生而言,能力值越高越是容易生存下来才比较有说服力…
「关于中村的能力值我想说的就只有这些,他会来到这仅仅是因为如此。
「关于中村的能力值我想说的就只有这些,他会来到这仅仅是因为如此。
我期待在場的学生都能以伽雷斯特学園的学生而自负」。
她环视着沉默不語的学生们,并事先进行叮嘱。
......@@ -161,7 +161,7 @@
「啾啾」。
而信一则是在最方的座位上犹如事不关己一般进行评價。
而信一则是在最方的座位上犹如事不关己一般进行评價。
当然,他是小声地以法兰迪亞語嘀咕道。所以谁都不会听见也听不懂。
在少年看来,他根本无法理解他们有什么需要气愤的。
这说这些之前,班上的气氛已经逼到走投无路…
......@@ -181,13 +181,13 @@
就结论而言,虽说这是有可能又或者是也许的事情。
当时芙莉蕾在暗中劝告同学是正确的行动。
如果大家都是同时入学,如果不是他们颇为疲惫。
站在经过諸多努力而终于来到这就读的他们角度上看待,能力值较低本身就像是在对他们找茬一样吧。
站在经过諸多努力而终于来到这就读的他们角度上看待,能力值较低本身就像是在对他们找茬一样吧。
那么这种相遇就会产生单方面的冲突,从而导致1-D班的学生们都会离开学園。
无论是谁都不想让自己的常识无法通用的『異常』呆在身边。
既然信一不能离开,那么就只能是他们离开…
由伽雷斯特所授予的技术而培养出来的常识已经普遍蔓延,在如今这样的地球上中村・信一就跟異邦人别无二致。
既不能搞好关系,也不能共同生活。
毕竟他連学園这和伽雷斯特,以及如今的「常识」都全然不懂。
毕竟他連学園这和伽雷斯特,以及如今的「常识」都全然不懂。
比起谁都还要清楚因为不经意接触到異文化而引发悲剧的、。
并非他人,就是他自身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9,9 +9,9 @@
地球的地图是拥有諸多大陆和海洋,而伽雷斯特仅仅是一块大陆而已。
「正因为伽雷斯特原本就是资源贫乏的世界,所以才会导致这种情形发生。
毕竟约有10亿的人口在面积相当于地球的美国大陆的世界,生存了大约两千年以上」
毕竟约有10亿的人口在面积相当于地球的美国大陆的世界,生存了大约两千年以上」
两个世界的地图尺寸調整为同一比例,伽雷斯特大陆虽说形状不同,但以面积而言跟美国没什么区别。
两个世界的地图尺寸調整为同一比例,伽雷斯特大陆虽说形状不同,但以面积而言跟美国没什么区别。
而仅限于这块大陆上的水、矿物、森林原本就不怎么丰富。
與地球相比之下还没有海洋,所以不存在所谓的海洋资源。
即便如此,技术能发展到如此高超是归功于某种物质。
......@@ -19,7 +19,7 @@
「特别是支撑伽雷斯特世界的能量结晶体『梵托』已经判明以当时的消耗速度,毫无疑问会在百年之内完全枯竭」
学生们所投影出来的影像仿佛在补充说明一般显示出结晶体。
视频播放着散发出淡金色光辉的黄色结晶体大小各有不同,并且通过加工利用在伽雷斯特人们的生活上。
视频播放着散发出淡金色光辉的黄色结晶体大小各有不同,并且通过加工利用在伽雷斯特人们的生活上。
并且还添加上关于梵托结晶的说明文。
「梵托结晶在地球上可说是蕴含电能的物质。
......@@ -28,7 +28,7 @@
在地球上梵托的意思是光子【Photon】,不过在伽雷斯特那边则是祝福的意思。
原因是当时发现梵托时,伽雷斯特已经是処于衰落的状态。
而自从发现这种能量以,便成为原动力发展出如今的世界。
而自从发现这种能量以,便成为原动力发展出如今的世界。
因此才取名为含有『祝福』意思的词汇。
在下面还为了以防與光子混淆而用英文作为注释写上【Foton】。
......@@ -37,7 +37,7 @@
除此以外的资源起码可以用他们的技术勉強維持住,然而只有梵托结晶就連伽雷斯特也无法量产和精炼。
无论如何都非得从如今现有的渠道以外获得梵托。
「……那么在这復习一个问题。政府公布这么一件大事件,然而却没有引发严重的混乱與暴动。
「……那么在这復习一个问题。政府公布这么一件大事件,然而却没有引发严重的混乱與暴动。
这是为什么呢……中村,请你回答一下」
「好的」
......@@ -68,10 +68,10 @@
是因为这與他所想要的答案不同吗,还是因为「推测」是对的呢。
「…………大致上是对的。
来本次事件以进行演讲的都市为名,称之为『卡拉哈魯宣誓』。
考试絶对会考到,要事先记牢了」
来本次事件以进行演讲的都市为名,称之为『卡拉哈魯宣誓』。
考试絶对会考到,要事先记牢了」
教室面包括信一在内都回以毫无干劲的声音,不过也许是常有的事情吧,萨兰德毫无在意,继续上课。
教室面包括信一在内都回以毫无干劲的声音,不过也许是常有的事情吧,萨兰德毫无在意,继续上课。
「课外話,经常会听到地球人提问说为什么是选择異世界。
既没有天空也没有星星,就連大陆都不是圆球体。
......@@ -91,7 +91,7 @@
「言归正传,能够航行到达的異世界仅有一个。
虽说伽雷斯特政府有些人思想偏激,不过由于这边不存在梵托结晶。
伽雷斯特政府在经过将近七年的調查决定选择交涉」
伽雷斯特政府在经过将近七年的調查决定选择交涉」
虽然他只是作为老師将事实阐述出来,不过信一微微感到寒意。
如果地球这边有梵托,又或者过激派的人数比较多。
......@@ -113,7 +113,7 @@
将这种異状视为日常的老師继续讲课。
仿佛就像是当时亲眼所见一般,授课简单易懂。
「当初,異世界的人们当然是不会相信。不过在见识到由伽雷斯特所提供的道具,他们也不得不相信技术的差距。
「当初,異世界的人们当然是不会相信。不过在见识到由伽雷斯特所提供的道具,他们也不得不相信技术的差距。
然而这样一来,即便只针对大国进行交涉也应该是毫无问题才对。
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呢,中村?」
......@@ -148,7 +148,7 @@
对于老師的平淡态度,他在内心感到安心并看着黑板。
结果自不用说已经显示在液晶屏上。
虽然没有显示国家名,不过派遣使者所前往的国家已经有92%签订了条约…
虽然没有显示国家名,不过派遣使者所前往的国家已经有92%签订了条约…
「由于这件事的发生,伽雷斯特在暗中提供技术给地球,并且决定让这秘密慢慢地浮上水面。
伽雷斯特这边也知道一下子公布秘密会十分危险,当时顾虑到这些方面所做出的行动都记载在技术人员的笔记上。
......@@ -158,7 +158,7 @@
无论是否有内幕,他與其说是为了想看老師所说的资料,更是因为事先知道这些表面上的资料内容并非是一件坏事。
毕竟如果不知道这些资料内容,那么即便有内幕也察觉不到…
「如此签订完条约以,伽雷斯特政府将其存在隐瞒了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