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caf0f42a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元将軍のアンデッドナイト

parent e73bff51
......@@ -88,7 +88,7 @@
「嗯姆……真不愧是,名門白魔術一族的末裔啊。這個歲數,就有著這麼厲害的手腕啊。瑪尼伽大人真是能做出有趣的事情呢。」
「雖然我討厭和家相提並論,但能被布魯伊古先生稱讚我感到很光榮哦……嗯?」
「雖然我討厭和家相提並論,但能被布魯伊古先生稱讚我感到很光榮哦……嗯?」
鎧骸骨慢慢的起身了。
......
......@@ -59,7 +59,7 @@
看著遠處滾著的瑪尼伽的上半身,蘭貝爾嘆了一口氣。
(話說回來,瑪基拉斯王国的那些傢伙還真是做了殘酷的事啊。將這種明顯沒有受過正式訓練的小孩子往作為戰場中心的奧格蘭峽谷送。看起來人才是相當的不夠了啊。那還不如早早就投降算了……)
(話說回來,瑪基拉斯王国的那些傢伙還真是做了殘酷的事啊。將這種明顯沒有受過正式訓練的小孩子往作為戰場中心的奧格蘭峽谷送。看起來人才是相當的不夠了啊。那還不如早早就投降算了……)
蘭貝爾回想起瑪尼伽被殺前那張恐懼的臉,深深地相信他是個在戰斗方面的外行。
......@@ -93,7 +93,7 @@
蘭貝爾抱著稍微有點錯誤的正義感向著懸崖地跑去。
一邊跑著一邊想起奧蕾莉亞的臉。
整齊的美麗金,有著強烈意志的碧綠色眼眸。
整齊的美麗金,有著強烈意志的碧綠色眼眸。
柔軟細膩的肌膚,看起來很強勢的眉毛。
和平時不一樣只在蘭貝爾面前展現的女性的笑容。
......
......@@ -191,7 +191,7 @@
終於,蘭貝爾想到自己在釋放出瘴氣這件事。
蘭貝爾再次認識到自己不可否認的成為了魔物的事實,失望地垂頭了。
從那之後,把意識性的抑制瘴氣的流出到最小限度的事情記在心頭
從那之後,把意識性的抑制瘴氣的流出到最小限度的事情記在心頭
就像是強行把汗憋著不流出去的感覺,怎麼想都有點肉麻。
但是效果還是有的,從自己身體中溢出瑪娜的感覺停止了。
......
......@@ -111,5 +111,5 @@
「也,也是呢」
少女為自己的輕率感到羞恥。
魔物多數都是對人類有害的,那麼在村或者附近一旦發現魔物就格殺勿論也是正常的。
魔物多數都是對人類有害的,那麼在村或者附近一旦發現魔物就格殺勿論也是正常的。
但是,受兩隻狗頭人那可憐的求饒聲影響,一不小心就想得太天真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10,7 +10,7 @@
只是覺得這個盜賊団,明顯的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蘭貝爾認為,是不是有什麼背面的東西。
「盜賊,在一個地方的村子長時間地逗留……返回有不太相稱的風險。前頭有那樣弱的盜賊也有不協調感」
「盜賊,在一個地方的村子長時間地逗留……返回有不太相稱的風險。前頭有那樣弱的盜賊也有不協調感」
「那麼,那個怎樣的……」
......@@ -28,10 +28,10 @@
蘭貝爾並沒有回答少女的疑問,而是加快了向村莊的腳步。
的狀況簡直慘不忍睹。
的狀況簡直慘不忍睹。
在這之中的衰弱的村民們,好像被盜賊団那邊在這裡任意驅使。
盜賊們好像手上拿著鞭子和鐮刀,像遊戲一樣恐嚇著村民們威逼他們工作。
如果因為用鞭子或者鐮刀打弄壞了他們的手指,無法活動的話,直接的就那樣殺掉,他們在村為所欲為。
如果因為用鞭子或者鐮刀打弄壞了他們的手指,無法活動的話,直接的就那樣殺掉,他們在村為所欲為。
在村角落,村民的屍體五人,雜亂地被包裹了起來。
屍體並沒有特別的分類,男女老少都有。
......@@ -41,7 +41,7 @@
屍體積存的過多,就讓村民挖大洞,把這些屍體歸結在洞中使之扔掉。
盜賊団的領導人,非常喜歡村民看粗糙地扔掉要扔掉到洞中村民的屍體,十分喜歡讓村民們挖洞。
蘭貝爾向村邁步環視四周,眼中留下了這些厲害的景象。
蘭貝爾向村邁步環視四周,眼中留下了這些厲害的景象。
「真是厲害,這些可有可無的畜牲……」
......@@ -54,9 +54,9 @@
蘭貝爾向盜賊發動殺氣。
盜賊像覺得發冷一樣地嗎抽動一下後仰起臉,將蘭貝爾,和稍微後面一點的少女映入了眼中。
「你是、什麼鬼!喂,奇怪的傢伙進來了村!誰來幫個忙!」
「你是、什麼鬼!喂,奇怪的傢伙進來了村!誰來幫個忙!」
盜賊向村的方向呼叫。
盜賊向村的方向呼叫。
「想要呼喚同伴的話,也無所謂。也省去找人的時間」
......
......@@ -29,7 +29,7 @@
蘭貝爾把視線移向杯子時,盜賊的首領目無表情的歪嘴笑了,赤紫色的粗短的舌頭來回舔了舔嘴邊。
「啊啦,在意這個嗎?這個呢,是用村年輕的女孩子的頭做的酒杯喲。嗯……不是我做的呢,是讓別人做的喲,讓她的父親親手做的。很有趣對吧?」
「啊啦,在意這個嗎?這個呢,是用村年輕的女孩子的頭做的酒杯喲。嗯……不是我做的呢,是讓別人做的喲,讓她的父親親手做的。很有趣對吧?」
首領一說,部下們就笑出聲了。
......
......@@ -54,7 +54,7 @@
「真是得救了。要怎樣才能報答您呢………被恩人請求來觀察村子的情況,但對我們的負擔實在是太大。想必您是有名的冒険者了,請問您是?」
大而水靈打開的使之覺得她有堅強的意志的碧綠色的美玉般的瞳孔,有著稍稍長的睫毛和高鼻子,肩膀上披著短一點的地被切齊的不繫結的美麗金
大而水靈打開的使之覺得她有堅強的意志的碧綠色的美玉般的瞳孔,有著稍稍長的睫毛和高鼻子,肩膀上披著短一點的地被切齊的不繫結的美麗金
衣服和臉頰也許因為被盜賊們雜亂地對待了所以稍稍有污穢,不過在那個臉上卻仍充溢出美麗。
「陛,陛下!?」
......@@ -82,7 +82,7 @@
聽說名字不一樣雖然放心了,但是這臉怎麼也太想了吧。
但是試著鎮定下來想一想,在菲歐娜臉上有一顆奧蕾莉亞沒有的淚痣。
「不,不是!……大概。親戚也不沒有手腕這麼好的人。如果是我小的時候的認識的話現在確實沒有印象,不管怎麼說這麼強大的人應該也是小有名氣的吧……那個,請問可以取下那個頭盔嗎?」
「不,不是!……大概。親戚也不沒有手腕這麼好的人。如果是我小的時候的認識的話現在確實沒有印象,不管怎麼說這麼強大的人應該也是小有名氣的吧……那個,請問可以取下那個頭盔嗎?」
蘭貝爾,不知不覺中像保護頭盔一樣壓著。
......
......@@ -143,7 +143,7 @@
衣服被溶解,胸部就像是撒上劇毒般遊走著劇痛。
過於痛苦的埃梅里希滿地打滾地叫喊著,向下往自己的胸部一看,因過於恐慌而發不出聲音。
在黒色史萊姆的面,隱約能看見自己的皮膚被溶解而暴露出的胸骨。
在黒色史萊姆的面,隱約能看見自己的皮膚被溶解而暴露出的胸骨。
很明顯,自己已經沒有救了。
「啊啊啊……」
......
......@@ -73,7 +73,7 @@
「那麼,把你自己身上所使用的幻影也消除怎麼樣?」
「哦……注意到了嗎?真是的,想在熟人面前,用少女的可愛樣子 這樣一來,也不能選擇站在皇帝面。且慢……」
「哦……注意到了嗎?真是的,想在熟人面前,用少女的可愛樣子 這樣一來,也不能選擇站在皇帝面。且慢……」
多米尼奧涅故意似的摀住口挑釁一樣的督了一眼蘭貝爾。
明白從蘭貝爾的眼中不能獲得了不起的反應的事實後,看起來無聊地歪著頭。
......@@ -97,7 +97,7 @@
多米尼奧涅以與巨大的身驅不相稱的速度向蘭貝爾接近,打開金屬一樣的手伸向蘭貝爾。
踢開那一手將自己彈出的蘭貝爾,就那樣坦率的迴避攻擊後開始從多米尼奧涅的一側腹部繞圈。
揮舞大劍,打算切斷史萊姆的面的黒色頭顱。
揮舞大劍,打算切斷史萊姆的面的黒色頭顱。
不過,大劍在即將攻擊到史萊姆的時候,瞬間就失去了力道。
(怎麼這麼粘啊……)
......
......@@ -41,7 +41,7 @@
菲歐娜和莉莉比羅伊德慢了一拍,帶著一絲猶豫而跑出去。
羅伊德的想法大錯特錯。
說到基德魯庫萊伊家的話,就是一族之中不知多少人成為了一流的里冒険者、職業殺手、暗殺者的里社會中的名家。
說到基德魯庫萊伊家的話,就是一族之中不知多少人成為了一流的裡冒険者、職業殺手、暗殺者的裡社會中的名家。
基德魯庫萊伊家連女人和小孩都能殘殺而被批判為冷血,擁有那一面知識的人只聽到家名都會全身顫抖。
因為尤克利烏斯不能在表社會上暴露身份,里社會方面的工作才是主要的,連同一公會的冒険者也沒有幾個知道他家名的人。
......
......@@ -128,7 +128,7 @@
傑爾曼被打倒,當場雙膝跪了下來。
從頭部流出了冗長的血液。
「難道……你是阿爾雷克家人嗎?」
「難道……你是阿爾雷克家人嗎?」
「是的。只是從前因為有一天閒的無聊,那個時候記下的(劍技),和使用一樣容易。」
......
......@@ -17,7 +17,7 @@
被范多引導著,蘭貝爾進入到了深層的房間。
『舞動之劍』的公會長優諾斯,是有著細長銀的男人。
『舞動之劍』的公會長優諾斯,是有著細長銀的男人。
作為一個劍客,稍微有些瘦弱。
與聽聞的印象不同,外貌和舉止都給人一種輕浮的感覺。
......
那是在蘭貝爾访问了公會『舞動之劍』和损了蒙德伯爵的面子,數日之晚上的事情。
那是在蘭貝爾访问了公會『舞動之劍』和损了蒙德伯爵的面子,數日之晚上的事情。
身上穿着褶皱長袍的十人的集体,拖着脚走在巴萊拉的街上。
一边警戒着众人的目光一边进入某処废墟的地下室。
他们穿过漫長的楼梯,开启铁门。
......@@ -21,7 +21,7 @@
與令人毛骨悚然声音一起老人回头看。
站在長袍集団前列的高个男低下头,单膝跪地。
接着面的人也同样低下头,跪了下来。
接着面的人也同样低下头,跪了下来。
「是,八賢者曼奇先生!調查了在都市巴萊拉西部的冒険者的作战能力,应该留意一点」
......@@ -44,18 +44,18 @@
坑坑洼洼,肿胀蓬松的丑陋的头部。
据說在場的人都因此而昏倒了。
他出生馬上,被掩人耳目的送往了地下。
他出生馬上,被掩人耳目的送往了地下。
曼奇在被关在地下的时間,也实施了教育。
但是,那个倒不如成为了灾祸。
曼奇在幼年第一次使用魔術时就殘忍杀害了受邀的年轻魔術師。
可是注意到曼奇擅長魔術的母亲,反而非常高兴。
为出生之一直在地下忍受不幸的曼奇有特長而高兴。
为出生之一直在地下忍受不幸的曼奇有特長而高兴。
这是扭曲的愛。
曼奇的父母利用地位隐瞒了这件事,不断聘请魔術師讲師。
曼奇玩弄着対方和受招待的佣人孩子,一个个的杀死。
曼奇玩弄着対方和受招待的佣人孩子,一个个的杀死。
不久后対暴力魔術的关心,转移到了尸体。
把杀死的対手解体,双手沾染了禁忌魔法。
......@@ -84,4 +84,4 @@
『…………』
作为曼奇部下的長袍男人,因为这句令人发指的話,身体不自觉的向后退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作为曼奇部下的長袍男人,因为这句令人发指的話,身体不自觉的向後退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在都市巴萊拉貧民窟的某个魔法道具杂货店的地下,蘭貝爾在與十二名魔術師対峙着。
「真是遺憾呢。你发现了我们的裏公會『闇夜的時計塔』的老巢,然打算趁我们不注意潜入进来……対吧?你错了,是我,把你引诱到這裡来的。听說,有个像狗一样嗅探着我们行踪的家伙呢」
「真是遺憾呢。你发现了我们的裏公會『闇夜的時計塔』的老巢,然打算趁我们不注意潜入进来……対吧?你错了,是我,把你引诱到這裡来的。听說,有个像狗一样嗅探着我们行踪的家伙呢」
在十二名魔術師中年纪最大的,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向蘭貝爾这么說道。
雕刻在脸上的紋身,和浑浊的三白眼是他的特征。
从嘴露出的舌尖上,連着金***坠。
从嘴露出的舌尖上,連着金***坠。
他的名字是尼德瓦尔。是有着毒蛇的尼德瓦尔的别名的魔術師。
他正是是『闇夜的時計塔』的公會長,且被雷吉歐斯王国指名通缉着。
......@@ -13,7 +13,7 @@
尼德瓦尔說着,其他的魔術師们放声大笑。
「这就叫瓮中之鳖啊鎧甲混球」
「不愧是尼德瓦尔大人!知道我们被跟踪之,立馬就作出攻势了」
「不愧是尼德瓦尔大人!知道我们被跟踪之,立馬就作出攻势了」
「饶命给我们看看啊?有趣的話,尼德瓦尔大人有可能会放你一条生路的哦?」
过了许久,大失所望的蘭貝爾嘀咕道。
......@@ -36,9 +36,9 @@
「啊……」
在魔術師察觉到被蘭貝爾接近之后,大劍已经砍下了魔術師的头颅,被踢飞的肢体撞在了后方的墙壁上。
在魔術師察觉到被蘭貝爾接近之後,大劍已经砍下了魔術師的头颅,被踢飞的肢体撞在了後方的墙壁上。
接着蘭貝爾横跳,砍下了隔壁的魔術師的头颅。
结束之,又往下一个魔術師的所在之処飞去。
结束之,又往下一个魔術師的所在之処飞去。
「别、别过来!别过来啊!」
......@@ -47,7 +47,7 @@
结果,毫不抵抗地被蘭貝爾刎下了头颅。
蘭貝爾绕着圆陣不断跳跃,把包圍他的魔術師一个接一个地砍杀。
的一人便是尼德瓦尔。
的一人便是尼德瓦尔。
「别、别太嚣张了啊!出来吧毒蛇们!」
......@@ -66,7 +66,7 @@
蘭貝爾用大劍画出圆形,弹开了三条猛毒蛇的蛇头。
倘若是放着不管,三条毒蛇也会被蘭貝爾的魔金鎧反弹消失,但蘭貝爾深愛着只授予给四魔将的这个鎧甲,不想被污秽的蛇毒玷污。
「等、等一下!WO、WO、我的背,可是有『殺戮馬戲団』撑着的哦?要是杀了我的話,你可是会被追杀一辈子的哦!变成那样的話,你这一生就只能在他们的阴霾之下苟且偷生了。永远都无法安眠的……」
「等、等一下!WO、WO、我的背,可是有『殺戮馬戲団』撑着的哦?要是杀了我的話,你可是会被追杀一辈子的哦!变成那样的話,你这一生就只能在他们的阴霾之下苟且偷生了。永远都无法安眠的……」
「不巧,我不需要睡眠」
......@@ -94,7 +94,7 @@
伪装成乞丐的人,是戰神羅賓漢。
隐藏着正体,在都市巴萊拉散步的时候遭遇到蘭貝爾,明白到自己的变装骗不了蘭貝爾便撒腿就跑。
蘭貝爾也迅速地追在羅賓漢之
蘭貝爾也迅速地追在羅賓漢之
「抱歉,借我用用啦」
......@@ -103,7 +103,7 @@
(总算是甩掉他了。我还不能就这么死去呢………不过,在街道上騎馬太引人注目了。得赶紧在某个地方下来……)
让馬减速的时候,从背传来悲鸣声和欢呼声。
让馬减速的时候,从背传来悲鸣声和欢呼声。
如同馬蹄般巨大的脚步声传入耳中。
感觉到腾腾杀气的羅賓漢,不敢相信地回过头。
......@@ -113,7 +113,7 @@
「……开玩笑的吧」
羅賓漢一边提高馬的速度,一边扔掉伪装用的破布,把隐藏着的弓拿在手上并回过半身。
后対紧追其后的蘭貝爾射出箭矢。
後対紧追其後的蘭貝爾射出箭矢。
然而蘭貝爾毫不犹豫地斩落了箭矢。
完全看不到他减速的样子。
......@@ -126,9 +126,9 @@
就像是没有疲劳感一样地飞奔着。
从這裡开始的路人会变得更多…
没有办法的羅賓漢,只能在馬背上跳起,在空中转了一圈之着地。
没有办法的羅賓漢,只能在馬背上跳起,在空中转了一圈之着地。
打算进入狭窄的小道甩开蘭貝爾。
,羅賓漢向近処的大型建筑物旁边跑去,却突然停下脚步。
,羅賓漢向近処的大型建筑物旁边跑去,却突然停下脚步。
「……?」
......@@ -136,8 +136,8 @@
要是停下脚步的話,被自己追上的可能性就变得更大。
冒着暴露真身的风險,当机立断地全力逃跑,有着毫不犹豫地抢走行人的馬的行动力的羅賓漢,为什么会突然地停下来。
羅賓漢眼前的建筑物的门,从面被踢开了。
面不断涌出了充满杀气的冒険者们。
羅賓漢眼前的建筑物的门,从面被踢开了。
面不断涌出了充满杀气的冒険者们。
冒険者们翻着白眼,从口中滴落着唾液。
共同点是他们的行动都十分生硬,似乎有着奇怪的倾向。
......
......@@ -28,7 +28,7 @@
「啊……」
这时全身脱力的冒険者,視线无力地落在支离玻碎的男人身上,然用责难的眼神看向蘭貝爾。
这时全身脱力的冒険者,視线无力地落在支离玻碎的男人身上,然用责难的眼神看向蘭貝爾。
「他已经死了,没救了。赶紧离开吧。我可没有确保每一个人的逃生路线的余裕」
......@@ -59,7 +59,7 @@
在蘭貝爾看来,羅賓漢的人格已经支离破碎了。
他在前几日也心血来潮地动身袭击善良的冒険者。
因为把食人魔群招引到都市而被判为死罪,越狱又対領主怀恨在心,真是令人惊讶。
因为把食人魔群招引到都市而被判为死罪,越狱又対領主怀恨在心,真是令人惊讶。
說实話,他的人格已经不正常了。
但是,这次的敌人,规模实在是太大了。
......@@ -75,7 +75,7 @@
这样一来,蘭貝爾就能毫无顾虑地寻找引起不死者骚动的主犯了。
不顾一切地打倒他的話,受害者则会增加。
只能放着他不管,等到骚动落幕之再开始寻找羅賓漢了。
只能放着他不管,等到骚动落幕之再开始寻找羅賓漢了。
「哈啊啊!」
......@@ -96,7 +96,7 @@
「啊噶!怎、怎么会……」
男人的身体被切成两半,倒在地上。
被切开的黒水晶落在了地上。以此为信号,周圍的不死者从口中吐出混杂着绿色和红色的液体,然就像扯线人偶一样倒下了。
被切开的黒水晶落在了地上。以此为信号,周圍的不死者从口中吐出混杂着绿色和红色的液体,然就像扯线人偶一样倒下了。
被切开的黒水晶,宛如蒸发般地消失了。
死黒水晶……是有着以群为单位,支配不死者的力量的水晶。
......@@ -105,7 +105,7 @@
蘭貝爾那作为不死者的嗅觉,能够分辨出生者。
感知所有生物自身所持有的根源上的能量,从中再判别対象是否存活。
因此自从蘭貝爾成为不死者之,能够感觉到瑪娜块的存在。
因此自从蘭貝爾成为不死者之,能够感觉到瑪娜块的存在。
察觉到那名形迹可疑的老人也是多虧了这个能力。
男人假装成受害者,在死黒水晶的有效范圍内来回行走。
......@@ -124,8 +124,8 @@
从头上传来羅賓漢的声音。
在灾害范圍扩大的情况下,分散实力者的确能减轻受灾。
而且対羅賓漢来說,兵分两路的話,完事之被当即処分的危險度也降低了。
完成自己的工作之,就能轻轻松松地离开這裡了。
而且対羅賓漢来說,兵分两路的話,完事之被当即処分的危險度也降低了。
完成自己的工作之,就能轻轻松松地离开這裡了。
「……」
......
......@@ -10,14 +10,14 @@
只是対『吹笛的惡魔』加強了戒備的蒙德伯爵把事情看得太重。
情报还不明确,但考虑到他们已经开始了行动,于是就把多數的人员分散开来了。
幸运的是,作为対戰神羅賓漢的対策,『舞動之劍』的冒険者在公館
幸运的是,作为対戰神羅賓漢的対策,『舞動之劍』的冒険者在公館
大敌在前,公館的防御虽然变得薄弱,但这是相信着他们能够填补战力的决定。
「啧!伯爵大人派俺们到这么远的地方,把那些家伙留在身边了吗?」
格拉斯科說着脏話,带領部下前往中央部。
从格拉斯科的角度来看,镇压暴动只不过是无聊的工作罢了。
顶多是些踏上邪道的魔術師们拼凑而成的集団,又能対八国统一战争之保持長久和平的雷吉歐斯王国做些什么呢,这实在是太不现实了。
顶多是些踏上邪道的魔術師们拼凑而成的集団,又能対八国统一战争之保持長久和平的雷吉歐斯王国做些什么呢,这实在是太不现实了。
暴动什么的,『白銀的意志』估计早就已经在镇压了吧。
这种保險的方法,明明让『舞動之劍』这些外人去做就可以了。
......@@ -54,7 +54,7 @@
从她的表情中,格拉斯科没有感觉到一絲虚伪。
格拉斯科的额头上不断地冒出冷汗。
自从戰神羅賓漢闯下大祸并从都市巴萊拉消失之,說到在都市内人气最高的冒険者的話,那便是『白銀的意志』的公會長,人称劍舞的女神的米迦勒了。
自从戰神羅賓漢闯下大祸并从都市巴萊拉消失之,說到在都市内人气最高的冒険者的話,那便是『白銀的意志』的公會長,人称劍舞的女神的米迦勒了。
秀丽的容貌和外柔内刚的性格只是她取得人望的其中两个原因,但要說她最受欢迎的原因,毫无疑问是因为她的強大。
只能回公館一趟。
......@@ -76,7 +76,7 @@
傻的吗,格拉斯科心想。
要赌上的可是自己的性命啊。又有谁愿意去白白送死呢。
这时,腦海突然出现了打垮自己的穿着大鎧的男人的身影。
这时,腦海突然出现了打垮自己的穿着大鎧的男人的身影。
『……容我一言,冒険者和私兵的意義是完全不同的。演变成战争的話,多數的冒険者会离开这个地方。在那时候在那場合雇佣的冒険者,和一直留在身边的私兵差距很大。这座都市真正危急的时候,又会有多少人肯卖命呢』
......@@ -108,7 +108,7 @@
但是蒙德伯爵,却溫柔地接受了自己。
当时,自己的确是发誓要为伯爵鞠躬尽瘁的。
「……小的们!在这前面很危險。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有可能会全灭!即使如此也做好了战斗的觉悟的人,跟俺一起上!俺可不想被拖腿了!」
「……小的们!在这前面很危險。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有可能会全灭!即使如此也做好了战斗的觉悟的人,跟俺一起上!俺可不想被拖腿了!」
格拉斯科的声音有些许颤抖。
対痉挛的脸庞注入力量,用扯开的嗓子大叫来鼓舞自己并麻痹内心的恐惧。
......@@ -117,7 +117,7 @@
部下们也不是毫无忠诚心的。
估计也是在担忧自己的现状吧。
他们面面相觑,然把武器举到头上,表示战斗的意志。
他们面面相觑,然把武器举到头上,表示战斗的意志。
「私兵大人……!」
......
......@@ -15,7 +15,7 @@
「……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惨剧」
格拉斯科拔出長劍闭上双眼,让絮乱的呼吸镇静下来。
格拉斯科拔出長劍闭上双眼,让絮乱的呼吸镇静下来。
「跟我上!他们顶多也只不过是三十人!不用手下留情,打倒他们!看他们的样子,已经没救了!」
......@@ -31,7 +31,7 @@
格拉斯科也认得他的脸。
巴尔德特的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向右,向左。然缩短和格拉斯科之間的距离,举起双刃向格拉斯科发起突袭。
向右,向左。然缩短和格拉斯科之間的距离,举起双刃向格拉斯科发起突袭。
格拉斯科确实地用劍防住了他的連击,两次攻击都被他弹开了。
格拉斯科虽然在技巧上远不及巴尔德特,但在体格上対付纤细的巴尔德特时的优势很大。
......@@ -42,7 +42,7 @@
「是!」
在格拉斯科斜方准備着的阿南达跳出来,瞄准失去平衡的巴尔德特的侧腹挥下劍。
在格拉斯科斜方准備着的阿南达跳出来,瞄准失去平衡的巴尔德特的侧腹挥下劍。
巴尔德特虽然在一紙之隔扭转手腕,用双劍的其中之一承受了阿南达的攻击,但因为脚的位置站的不太好,受到冲击而导致身体倾斜。
「欧拉!」
......@@ -59,7 +59,7 @@
是『白銀的意志』的公會長米迦勒。
在他们这群实力者之中,她的存在是最突出的。
米迦勒步履蹒跚地行走,但把阿南达锁定为目标时,极端地挺直背,笔直地走过来。
米迦勒步履蹒跚地行走,但把阿南达锁定为目标时,极端地挺直背,笔直地走过来。
「喂阿南达,小心点!」
......@@ -74,7 +74,7 @@
「阿、阿南达……」
格拉斯科呆滞地說道。
这时,在米迦勒的背,有个男人慢吞吞地站了起来。
这时,在米迦勒的背,有个男人慢吞吞地站了起来。
是刚才本应受到了致命伤的双劍的巴尔德特。
从受到格拉斯科一击的腹部処不断地流淌着鮮血,在那深処的内脏若隐若现。
......@@ -84,8 +84,8 @@
状况惡劣的不只是格拉斯科一人。
最初私兵団也是占据了优势,但在无论受到多少伤害都不会倒下的不死士兵面前,私兵団的人數逐渐地在减少。
从格拉斯科的背传来了悲鸣。
他往后一瞥,保护着格拉斯科的正后方的部下,被其他的不死者刺穿了喉咙,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从格拉斯科的背传来了悲鸣。
他往後一瞥,保护着格拉斯科的正後方的部下,被其他的不死者刺穿了喉咙,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明明在數量上是能够取胜的,回过神时格拉斯科的三个方向已经被不死者包圍了。
「可惡,到此为止了吗……真是做了和自己不相称的事情啊。早知道就赶紧逃跑了」
......@@ -96,7 +96,7 @@
「不过,为什么呢。感觉还不赖,真是不可思议」
格拉斯科扛起大劍,向米迦勒突进。
米迦勒伸直了向前倾的背,让劍尖與格拉斯科重叠。
米迦勒伸直了向前倾的背,让劍尖與格拉斯科重叠。
「尸体就给我乖乖地倒下吧!」
......@@ -121,7 +121,7 @@
米迦勒没有刺向心脏的部位,因此才避免了当場死亡。
但状况毫无改变。不如說没能和米迦勒同归于尽,状况明显是惡化了。
单手的巴尔德特用劍砍向格拉斯科的背。
单手的巴尔德特用劍砍向格拉斯科的背。
格拉斯科用余光看着巴尔德特的脸,做好觉悟并阖上了双眼。
听到了风被劍切裂的声音。
......@@ -131,4 +131,4 @@
在巴尔德特的正中央出现红色 的细线。
巴尔德特跪倒在地上,此时,左右两边身体往相対地方向倒下了。
在其身后,屹立着似曾相识的鎧甲男。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在其身後,屹立着似曾相识的鎧甲男。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9,7 +9,7 @@
蘭貝爾向格拉斯科伸出手臂。
拥有两次被蘭貝爾非常厉害的打垮的回忆的格拉斯科,歪曲脸打算向后仰。
但是格拉斯科刚刚退,蘭貝爾就一把抓住了格拉斯科的手臂。
但是格拉斯科刚刚退,蘭貝爾就一把抓住了格拉斯科的手臂。
用一隻手简单的提起身材魁梧的格拉斯科,強行使其站立了。
「我……」
......@@ -43,10 +43,10 @@
「不是那样的把。你一直都是伯爵的士兵不是吗?虽然說是打了败仗,却还有了不起的干劲,不该继续战斗吗?身为將軍,絶対不能倒下。部下们会因此迷茫的。」
蘭貝爾說到那,端起大劍背対着格拉斯科走去。
蘭貝爾說到那,端起大劍背対着格拉斯科走去。
格拉斯科呆滞的望向蘭貝爾的边。
但是,蘭貝爾的言語在腦海复苏,用力的举起劍,最大程度的呼喊着。
格拉斯科呆滞的望向蘭貝爾的边。
但是,蘭貝爾的言語在腦海复苏,用力的举起劍,最大程度的呼喊着。
「我没事!还能继续战斗!你这家伙!敌人的表情有一些奇怪!」
......@@ -61,7 +61,7 @@
「你打算躲起来吗?真是遺憾,我的眼睛」
蘭貝爾在盯着米迦勒背的尸体山。
蘭貝爾在盯着米迦勒背的尸体山。
尸体的山蠢动着,覆盖着染血的長袍,有些肥胖的男人出现。
拿着发出乌黒妖气的水晶玉,死黒水晶。
......@@ -69,7 +69,7 @@
「回来,女人。保护我。」
米迦勒迅速的退一步。
米迦勒迅速的退一步。
用敏捷的行动来到男人身边。劍尖朝着蘭貝爾。
男人来回抚摩米迦勒的头发,用舌头舔着脸颊,颤抖着肩膀发笑。
......@@ -83,9 +83,9 @@
長袍男明明隐藏起来被发现了,但没有动摇。
好像富有余韵。
「这个女人,相当好用。此処就交给她好了。在這裡平安地摧毁了巴萊拉之,就会成为我的宠物。」
「这个女人,相当好用。此処就交给她好了。在這裡平安地摧毁了巴萊拉之,就会成为我的宠物。」
男人一边說一边抚摸米迦勒杂乱的金
男人一边說一边抚摸米迦勒杂乱的金
蘭貝爾踏地接近男人。
「大鎧甲!别以为可以與进入这个形态的米迦勒正面対抗!」
......@@ -111,7 +111,7 @@
劍尖飞快的刺向蘭貝爾。
男人的嘴角也开始上扬。
但是,接下来的瞬間,米迦勒的身体血沫横飞地被弹飞到方。
但是,接下来的瞬間,米迦勒的身体血沫横飞地被弹飞到方。
从左手到肩膀被切断。剩下的右臂摔倒地面上大幅张开。
紧握着劍的左手也滚落在旁边。
......@@ -126,8 +126,8 @@
「不好意思,这是生前的事」
突破护卫的蘭貝爾,斜拖着大劍站到男人面前。
男人发出微弱的哀鸣声,然后后退。
像突然想起什么,向蘭貝爾递出了抱在手中的死黒水晶。
男人发出微弱的哀鸣声,然後後退。
像突然想起什么,向蘭貝爾递出了抱在手中的死黒水晶。
「这个,是这个吧?是吧,是想要这个?我,我成为曼奇先生的部下,真的实属偶然……求放过,求放过……」
......
......@@ -6,7 +6,7 @@
前方的不死冒険者们纷纷被瑟拉夫所践踏。
羅賓漢抽出箭准确的射中了从瑟拉夫侧面挥起劍的不死者男人的手臂。
向什么都没握住的手臂大挥大抡的男人的肩膀,羅賓漢利用馬的疾跑能力向方踢开了。
向什么都没握住的手臂大挥大抡的男人的肩膀,羅賓漢利用馬的疾跑能力向方踢开了。
「这样的规模的不死者也是第一次看见,但是心情不太好。就算対方没有感情,还是不愉快」
......@@ -15,7 +15,7 @@
不死者们,以男人为中心漩涡一般的部署着。
守护男人的布陣是显而易见的。
羅賓漢从不死冒険者的背,攻击布陣的間隙,像钻空子一样地,沿着男人周圍一边转动一边接近。
羅賓漢从不死冒険者的背,攻击布陣的間隙,像钻空子一样地,沿着男人周圍一边转动一边接近。
一边接近一边対敌人的头和脚放出箭,减少能移动的旗子數量。
「就好像是迷宮探索一样呢。是了不起的布陣,大叔。不,我已经是运气很糟糕了呢」
......@@ -80,14 +80,14 @@
目光转向刚才射死的長袍男。
眼慎空虚,胸前插着羅賓漢射中的箭。
男人死给自己施加了死靈魔法。
男人死给自己施加了死靈魔法。
羅賓漢一边压抑不安捂住男人的头,一边打算掰下。
但是出乎意料力量很強。
羅賓漢用膝盖踢放飞男人的头部。
有头部骨折的反应。
由于男人的头部向方掉下,男人咀嚼的羅賓漢的腹部被吃掉了。
由于男人的头部向方掉下,男人咀嚼的羅賓漢的腹部被吃掉了。
完全措手不及。
操纵未知魔術的対方面前疏忽大意了。
......@@ -109,7 +109,7 @@
「谢谢你啊瑟拉夫,总是不断帮助我」
羅賓漢谨慎认真地抚摸抬高了头的瑟拉夫的下巴。
看向下方自己腹部的伤処。
看向下方自己腹部的伤処。
血液不断溢出。用手按住想要止血,但是范圍太广。
「在這裡退場……吗」
......
......@@ -28,8 +28,8 @@
其中一人是身披如同死神般的漆黒長袍的干瘦男人,一动不动地坐在坟前。
手中握着释放出怪異光辉的死黒水晶。
像是要保护那个男人那样,土色肌肤的大汉站在前方。
目光没有生气。
像是要保护那个男人那样,土色肌肤的大汉站在前方。
目光没有生气。
死神般的干瘦男人,対着蘭貝爾吐舌。
......@@ -105,7 +105,7 @@
「不,没有接近的必要了」
声音从男人的背传来。
声音从男人的背传来。
蘭貝爾在男人想要要挟人质的一瞬間内靠近了。
......
蘭貝爾俯視被自己切成两半的男人的尸体。
又用脚用力地踩坏了滚落在地面的死黒水晶。
在坟墓周圍,男人献给英雄的剩余的祭品,目光转向被绳子捆住的麻袋中的男女。
在坟墓周圍,男人献给英雄的剩余的祭品,目光转向被绳子捆住的麻袋中的男女。
「…………」
......@@ -74,7 +74,7 @@
蘭貝爾显然想強行打算掐碎拘束自己的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