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c9b9482b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 魔王様、リトライ!

parent 9b76d68e
......@@ -85,7 +85,7 @@
 对于男人而言,他也不是例外。
 他曾经也自由地热衷于游戏制作,在游戏运营埋头苦干,偶尔甚至连睡眠都抛之脑后。然而随着年月的经过,他也拥有了自己的立场,大部分时间都被工作所剥夺。
 他曾经也自由地热衷于游戏制作,在游戏运营埋头苦干,偶尔甚至连睡眠都抛之脑后。然而随着年月的经过,他也拥有了自己的立场,大部分时间都被工作所剥夺。
「接下来要前往哪块地区呢……」
......@@ -115,7 +115,7 @@
 是从九内的身姿上感觉到某种难以形容的东西吗,男人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做梦都没想到,在最的瞬间我居然会跟你一起度过呢」
「做梦都没想到,在最的瞬间我居然会跟你一起度过呢」
 男人仿佛像是要从九内那锐利的眼神中逃避般,仅仅说了这句话。
......
(什么啊,这是……?)
(什么啊,这是……?)
 在展开于眼前的苍茂大森林中,我倒吸一口气。
......@@ -13,7 +13,7 @@
「话说,这大森林还真是厉害呢……你啊,绿意未免也太茂密了吧」
 最近都是日复一日地往返于家与公司之间。如今深绿色对于眼睛而言实在过于痛苦。
 最近都是日复一日地往返于家与公司之间。如今深绿色对于眼睛而言实在过于痛苦。
 疲惫不堪的身体仿佛渗透于大自然中的可贵之处。虽说如此,考虑到我必须立马做好明天的准备,还是有点不妥。
 如果睡在电脑面前,身体在明天免不了要肌肉酸痛。
......@@ -30,7 +30,7 @@
 毫无褶子的高级皮鞋映入眼帘。而且,倘若端详自己的身体,就知道我上下穿着一套黑色服装。
 明明是在这该死的酷热季节之中,却还端正地披上一件从头覆盖到尾的长外套。如果这幅身姿被人看到,肯定会吐槽说「这是哪的黑手党BOSS啊。
 明明是在这该死的酷热季节之中,却还端正地披上一件从头覆盖到尾的长外套。如果这幅身姿被人看到,肯定会吐槽说「这是哪的黑手党BOSS啊。
(总觉得,有股讨厌的预感…………)
......@@ -38,7 +38,7 @@
 心脏从刚才开始就频频发出令人生厌的声音。我慌张地往湖边跑去,其速度可谓是宛若游隼,转眼间便穿越森林。
 那异样般的速度,使我感觉到的讨厌预感更上一层楼。
 最当我看见湖里映照出自己的姿态――――预感就转变为确信。
 最当我看见湖里映照出自己的姿态――――预感就转变为确信。
「为什么是……九内……!」
......@@ -85,7 +85,7 @@
(总而言之……必须先搜索情报……)
 在那之,我逛了一会儿。不过似乎并不会发生从梦里醒来的情形。
 在那之,我逛了一会儿。不过似乎并不会发生从梦里醒来的情形。
 不如说从那时候开始,意识逐渐在习惯着身体。如今几乎不会感觉到任何的违和感。偶尔吹过森林的气息撼动着身躯,仿佛在向我传达这个世界并不是虚拟的事实。
......@@ -93,7 +93,7 @@
 即便我搜遍衣服,也没找到能够打破现状的物品。
 长外套面藏着许多九内得意的武器——小刀,其他就只有九内爱用的香烟。
 长外套面藏着许多九内得意的武器——小刀,其他就只有九内爱用的香烟。
 既然如此,我只能下定决心喊出“那个”了吗?
 某位资深玩家也曾经说过「如果到了异世界,喊出这句是绝对不会错的」……。
......@@ -125,10 +125,10 @@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啊!我就是在等这玩意!
「好,输入密码……啊咧?」
「好,输入密码……啊咧?」
 在密码受理的同时,无数的指令凭空出现。无论哪一个都被深黑色所覆盖殆尽,无法窥见面的内容。
 在密码受理的同时,无数的指令凭空出现。无论哪一个都被深黑色所覆盖殆尽,无法窥见面的内容。
记录在上面的,只有罗列出来的《规定条件未满足》。
 我脚下不禁失去力气,背靠在旁边的大木上。
......@@ -137,7 +137,7 @@
「什么是规定条件啊……到底是想让我干嘛啊,这玩意……」
 我情不自禁地从怀取出香烟,点上火。口中吐出熟悉的香烟味,然而无论你愿不愿意,这份美味都会将现实强硬地摆在你面前。
 我情不自禁地从怀取出香烟,点上火。口中吐出熟悉的香烟味,然而无论你愿不愿意,这份美味都会将现实强硬地摆在你面前。
 在梦里是不可能体验到香烟的味道。
 即便吸了两条烟、三条烟,脑袋还是空空如也。不如说吸过头,大脑反而感觉有点晕晕的。
......@@ -146,7 +146,7 @@
 心焦如火,根本没办法冷静思考。
 而且,从森林面传来紊乱的脚步声,仿佛更像是在骚动着我的神经。不对,等等……有脚步声不就代表有人在吗?
 而且,从森林面传来紊乱的脚步声,仿佛更像是在骚动着我的神经。不对,等等……有脚步声不就代表有人在吗?
 脚步声似乎是为了从某种什么逃跑一般,越来越近,随即终于现身了。
......@@ -154,7 +154,7 @@
 我打算说些什么,不过日语究竟能不能沟通呢?
 小孩子的脸上和衣服都沾满黑泥巴,应该是在哪里摔倒了吧,连性别都甚至看不出来。头发是金发,眼瞳那边则是红色。
 小孩子的脸上和衣服都沾满黑泥巴,应该是在哪裡摔倒了吧,连性别都甚至看不出来。头发是金髮,眼瞳那边则是红色。
 我完全不觉得用日语就能够沟通。总而言之,我也只能试着向这个小孩子打听各方面事情了。
......@@ -172,7 +172,7 @@
「哈?」
 只见小孩子背有只裸露骨头的带翼怪物――
 只见小孩子背有只裸露骨头的带翼怪物――
 身体呈现浅灰色,与幻想世界中经常出现的石像鬼极为相似。
 看到这幅外形,脑袋一片空白。而笑意又猛然涌起。
......@@ -186,7 +186,7 @@
 不禁要大喊“有的话谁还受得了”。
「怎么说呢……你背那只完全不可爱的怪物是你的宠物吗?如果是,我还真希望你能让它安静下来」
「怎么说呢……你背那只完全不可爱的怪物是你的宠物吗?如果是,我还真希望你能让它安静下来」
「请快点逃跑!它是恶魔!」
......@@ -222,7 +222,7 @@
 从喉咙发出的声音,低沉到无法想象是我自己的。
 正当视野中看到怪物迷茫着的瞬间,我的右手以无法目视的速度伸进外套
 正当视野中看到怪物迷茫着的瞬间,我的右手以无法目视的速度伸进外套
 ――――自动反击发动!
......@@ -262,7 +262,7 @@
 头脑中的“战斗流程”照顺序接踵而来,面的信息又引发了头晕。
 头脑中的“战斗流程”照顺序接踵而来,面的信息又引发了头晕。
 这不完全就跟游戏一模一样吗!
 回过神来,那位袭击我的怪物已经不留任何痕迹,它的身躯完全被炸得粉碎。这下子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哪一边才是怪物。
......@@ -282,7 +282,7 @@
「魔、魔王大人……请别吃掉我!我、我根本就不好吃!」
(颯:这“我”是男性用语)
(颯:这“我”是男性用语)
「别给我开玩笑!你到底把我当做是什么人了啊!」
......
......@@ -6,7 +6,7 @@
「我、我的名字是……九内。我可不是什么可疑人物喔?跟魔王更是毫无缘分。我有几件事想要跟你打听一下,可以吗?」
 男子……不对,“魔王”把自身长发往一撩,边开口说道。
 男子……不对,“魔王”把自身长发往一撩,边开口说道。
 虽说他苦恼着要自报什么名字,不过最终还是选择九内。姑且是在小孩子面前,留意着自己的语调像是个成年人,不过这张假面似乎随时都会剥落似的。
......@@ -26,10 +26,10 @@
 听到这回答,魔王「噗啊!」地喷出来,激烈地咳嗽着。嘛,也不是不明白他的心情。
 “魔王”与“恶”――这到底是哪的谜语啊。
 “魔王”与“恶”――这到底是哪的谜语啊。
「真、真是不错的名字呢。然呢,你知道日本这个国家吗?或者纽约也行」
「真、真是不错的名字呢。然呢,你知道日本这个国家吗?或者纽约也行」
「非、非常抱歉……我没听说过……」
......@@ -44,7 +44,7 @@
 如果他是“九内伯斗”,肯定会不顾一切手段也要把情报都毫无保留地吐出来。内在是“別人”这件事,对于恶而言实属幸事。
 魔王的提问连绵不断――
 这世界的名字是?这座森林是哪?刚才的恶魔是什么?
 这世界的名字是?这座森林是哪?刚才的恶魔是什么?
 相较于魔王的询问,恶回答得语无伦次,不得要领。
 不如说恶的知识量并不那么丰富。
......@@ -89,10 +89,10 @@
 这个国家似乎是信仰封印住那只恶魔的智天使而形成的。旗下有三位称之为圣女侍奉着智天使的人物,以及圣堂骑士团,圣堂教会等等。一堆只能令人呆然傻笑的词语。
 这就是极致的幻想世界。
 这就是极致的幻想世界。
 如果是让年轻旺盛的高中生转移到这那倒还好,可明明被召唤的是这种大叔却还要把上班族都叫过来是闹哪样啊。
 想到这,某种讨厌的预感在大脑中一闪而过――被召唤过来的,并不是“自己”不是吗。
 如果是让年轻旺盛的高中生转移到这那倒还好,可明明被召唤的是这种大叔却还要把上班族都叫过来是闹哪样啊。
 想到这,某种讨厌的预感在大脑中一闪而过――被召唤过来的,并不是“自己”不是吗。
(被召唤过来的,不如说是这具身体吧……?)
......@@ -108,7 +108,7 @@
(换句话说,并不是我被“卷进事件”了!)
 一想到这,怒气便猛然涌现。
 一想到这,怒气便猛然涌现。
 就因为这该死的老头子,搞得我自己被丢在莫名其妙的世界之中。
绝对是这样,不会错的。不如说,如果我不这么想就无法再坚持下来。
......@@ -121,7 +121,7 @@
 如果在这种岁数还擅自旷工的话,我会被怎么说呢……。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么应该要前往哪座城市呢?还是说要在这座森林寻找线索?)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么应该要前往哪座城市呢?还是说要在这座森林寻找线索?)
 我缓慢地环顾四周,森林之中只有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寂静围绕于此。
......@@ -148,16 +148,16 @@
(话说回来,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恶一丝不挂地泡在湖水,只露出头部想着事情。
 恶一丝不挂地泡在湖水,只露出头部想着事情。
仅仅一击就把那位最上位恶魔完全消灭的人物。果然是如今遗留的神都传承中――被称之为魔王的存在吧。
 光从全身那套漆黑色的服装来看,根本想象不到是天使大人。
 原本独自一人呆在这座森林本身就实属异常。因为这座森林有传承中流传下来的神圣祠堂,是连走近都会有所忌讳的地方。
 虽然常听说这森林里有个美丽的湖泊,不过谁都不敢来到这里不仅仅是出自于对传承的顾虑,也是因为还有那位恶魔在此。
 原本独自一人呆在这座森林本身就实属异常。因为这座森林有传承中流传下来的神圣祠堂,是连走近都会有所忌讳的地方。
 虽然常听说这森林裡有个美丽的湖泊,不过谁都不敢来到这裡不仅仅是出自于对传承的顾虑,也是因为还有那位恶魔在此。
(难道说,要让我身体洗干净之再打算吃掉我……?)
(难道说,要让我身体洗干净之再打算吃掉我……?)
 身体不禁泛起恶寒。
......@@ -186,7 +186,7 @@
 胱利津螚是什么呢……古代邪神的名字吗?
 被自己这么一说,这名字还真有种可怕的感觉。接着――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
 在魔王大人面前产生了漆黑的空间,魔王大人毫不犹豫地把右手钻进去。从面拿出来的东西,想象一下我都想哭。
 在魔王大人面前产生了漆黑的空间,魔王大人毫不犹豫地把右手钻进去。从面拿出来的东西,想象一下我都想哭。
 是黑暗镰刀吗,还是黑暗的咒装具,又或者是为了吃掉自己而准备的“食器”也说不准。
......@@ -226,7 +226,7 @@
 由于解放管理机能过于欢喜,结果得意忘形就制作了道具,然而做出来的道具未免太垃圾了。香皂是投掷属性的垃圾武器,浴巾虽说是身体防具,可属性也跟香皂同样是惨不忍睹的+1。
 如果游戏期装备这种东西,连五秒都不用就已经被秒杀了吧。
 如果游戏期装备这种东西,连五秒都不用就已经被秒杀了吧。
「剩下30点……如果继续积蓄的话,能不能解放其他项目?还是说需要其他条件?」
......@@ -245,7 +245,7 @@
「也就是那个吧……那家伙或许就是金属史莱姆吧」
 我脑海浮现出国民级RPG中出现的魔物。
 我脑海浮现出国民级RPG中出现的魔物。
 这家伙虽说弱小,可逃跑速度却是一流。一旦打到就会得到庞大的经验。如果这附近还有这一类的魔物在徘徊,我是不是应该要彻底收拾干净呢?
......@@ -268,9 +268,9 @@
「恶,你知道那家伙的巢穴或者居住地吗?我想稍微调查一下」
「我听说……恶魔王是被封印在这座森林的“愿望祠堂”」
「我听说……恶魔王是被封印在这座森林的“愿望祠堂”」
「愿望、呢……抱歉,能不能带我到那去?」
「愿望、呢……抱歉,能不能带我到那去?」
「对、对不起。虽然我也很想带路,不过我的脚不行……」
......@@ -294,18 +294,18 @@
 喂喂……这种事有让你讨厌到要哭吗?就算是我也受伤了喔!?
「我、我从以前开始就是村里的累赘。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做着处理村里垃圾、屎尿等工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我、我从以前开始就是村裡的累赘。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做着处理村裡垃圾、屎尿等工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总之就是处理垃圾和生理残渣吧?虽然是重要的工作」
「平时、老被村人、说好脏、好丑……于是,最终也被选为献给恶魔的祭品……」
「平时、老被村人、说好脏、好丑……于是,最终也被选为献给恶魔的祭品……」
 啊哈哈,恶浮现出似笑似哭的表情。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事情缘由,不过这并不是令人心情愉快的话题。居然让这么小的孩子做这种事,而且也没有这种待人方式的吧。
「村大家都说了。碰到我就会“变污”……所以」
「村大家都说了。碰到我就会“变污”……所以」
 简直就像是小学生的霸凌一样。
......@@ -320,7 +320,7 @@
「比起这件事来,那间祠堂的所在地……」
脱口而出的话语,只说到中途便绝句了。
 因为我――听到从背传来的啜泣声。
 因为我――听到从背传来的啜泣声。
(等等……好像真的哭出来了!是说,从第三者角度来看,不就像是个诱拐犯吗我!?)
......@@ -335,7 +335,7 @@
 听到背传来的声音,一瞬间我犹豫着怎么回答。
 听到背传来的声音,一瞬间我犹豫着怎么回答。
 从恶的遭遇来看,恶一直以来都被人说肮脏、污秽等等吧。
 如果是现代就会形成心灵创伤,直至发展成忧郁症。搞不好就算自杀也不奇怪。
......@@ -382,7 +382,7 @@
防具 ― 布衣
毫无任何防御力。
然而由于是献给恶魔王的祭品,以村的水准而言算是上等的衣物。贫穷者之中还有穿上以麻布制成的衣服等案例。
然而由于是献给恶魔王的祭品,以村的水准而言算是上等的衣物。贫穷者之中还有穿上以麻布制成的衣服等案例。
等级 1
......
 长发男子正背着年幼的小孩子行走着。
 如果只听到这番话,应该会觉得这是一对父子,不过男人的外貌实属异常,拥有这世界上较为罕见的黑,而且其长度宛若女性一般。
 如果只听到这番话,应该会觉得这是一对父子,不过男人的外貌实属异常,拥有这世界上较为罕见的黑,而且其长度宛若女性一般。
 何况全身上下都是一片黑的衣物,越看越像是死神或者恶魔。
「你好像说的是愿望祠堂吧?是那种地方吗,投点香钱然祭拜的?」
「你好像说的是愿望祠堂吧?是那种地方吗,投点香钱然祭拜的?」
「我也不知道详细情形,不过我听说智天使大人就是藉由这间祠堂的力量封印住恶魔王」
......@@ -42,7 +42,7 @@
「这种力量我才不需要!」
 虽然魔王作为成年人的态度正逐渐奔溃,不过他们终于抵达目的地。这是杳无人迹的森林之中更加人影稀疏的场所。
 虽然魔王作为成年人的态度正逐渐奔溃,不过他们终于抵达目的地。这是杳无人迹的森林之中更加人影稀疏的场所。
 那便是巨大的山墙上凿开的――洞窟。
......@@ -57,13 +57,13 @@
 一接近洞窟,一股异样的臭味便扑鼻而来,魔王不悦地蹙起眉头。
「恶,你在这里等着。里面好像很危险」
「恶,你在这裡等着。裡面好像很危险」
「好、好的!」
 气味的根源显而易见。洞窟深处尽是人类的尸体。
 既有似乎被巨大的尖爪切伤的,也有身体只剩一部分的焦炭。从这些尸体流出的大量血液与内脏溅洒而出的尿粪相互结合,产生出异样般的臭味。
 既有似乎被巨大的尖爪切伤的,也有身体只剩一部分的焦炭。从这些尸体流出的大量血液与内脏溅洒而出的尿粪相互结合,产生出异样般的臭味。
(这是在搞什么黑魔术的仪式吗)
......@@ -81,12 +81,12 @@
「……嗯?」
「虽然吾已经实现了诸多愿望,不过这恐怕将会是生平最一次了吧」
「虽然吾已经实现了诸多愿望,不过这恐怕将会是生平最一次了吧」
「等、等一下……你知道些什么吗?难道说,是你把我叫过来的?」
 石像对于魔王的质问保持沉默,不久开口说道。其回答对于魔王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事情,然而魔像却若无其事地说了出来。
 石像对于魔王的质问保持沉默,不久开口说道。其回答对于魔王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事情,然而魔像却若无其事地说了出来。
「并非是吾――亦或是说这群人类吧。要让“魔王降临”呢」
......@@ -104,7 +104,7 @@
「为什么办不到啊。想要香钱吗?应该不会是像这群家伙一样,要我献上祭品吧」
「这的死人都是古雷欧鲁干的好事。而且吾无法实现“违背愿望”的愿望――」
「这的死人都是古雷欧鲁干的好事。而且吾无法实现“违背愿望”的愿望――」
 简而言之,令魔王降临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所以能够令这个愿望作废的愿望都无法实现吧。某种意义上真是循规蹈矩。
......@@ -169,7 +169,7 @@
(接下来要怎么办呢……要去其他城市收集情报吗?)
 “我”把长发往背一甩,沉浸在思考之中。
 “我”把长发往背一甩,沉浸在思考之中。
 不知道的事情,不清楚的事情实在太多。
 如果还像这样对事情不明所以,迟早会陷入意想不到的圈套中。是时候从这偏僻的森林脱身了吧。
......@@ -184,7 +184,7 @@
「恶,这附近有什么大城市吗?」
「有的……可是在这之前,能不能去一趟村? 虽然我的行李很少,不过我想带走……」
「有的……可是在这之前,能不能去一趟村? 虽然我的行李很少,不过我想带走……」
「嗯?你还打算跟着来?」
......@@ -193,7 +193,7 @@
 听到恶这番话,我不禁想抱着头,不过重新想一想,这或许也不错。
 不管怎么说,我对于这个世界实在不甚了解。如果身边有位这个世界的居民,也算是一剂强心剂吧。
 而且,从迄今听到的遭遇来看,恶即便继续呆在那村子也只会遭受到严酷的对待吧。
 而且,从迄今听到的遭遇来看,恶即便继续呆在那村子也只会遭受到严酷的对待吧。
「我知道了,那就先去你们的村子吧。近吗?」
......@@ -237,7 +237,7 @@
「因为这一带是远离神都的土地……」
 换句话说,从“都会”的角度来看,这是怎样都好的土地?
 换句话说,从“都会”的角度来看,这是怎样都好的土地?
 在日本也有边境的集落,离岛之类的。偶尔会在新闻上看到这些信息,差不多是这种感觉吧。
......@@ -256,10 +256,10 @@
「啊、魔王大人,那片栅栏对面就是我们村子!」
「那吗……」
「那吗……」
 虽然我对自己逐渐习惯被人称呼“魔王”这件事感到可怕,不过栅栏对面的光景才更加可怕。眼前阔展的村庄与其说是无人居住,不如说是鬼怪故事出现的寂静小村。
 虽然我对自己逐渐习惯被人称呼“魔王”这件事感到可怕,不过栅栏对面的光景才更加可怕。眼前阔展的村庄与其说是无人居住,不如说是鬼怪故事出现的寂静小村。
  □ □ ■ ■ □ ■ ■ □ □
......@@ -269,7 +269,7 @@
装备 ―― 魔王之戒(Satan Ring)
此乃座天使最遗留的奇迹。
此乃座天使最遗留的奇迹。
若要实现诸多愿望,必为世上招来混沌与破灭。
似乎期望着大地失去光辉,从零开始重新构筑。
......
 明明现在仍是白天,可却没有从那村子感觉到任何“人类的活力”。
 脑袋里浮现出深山内部里封闭式村庄的印象。
 明明现在仍是白天,可却没有从那村子感觉到任何“人类的活力”。
 脑袋裡浮现出深山内部裡封闭式村庄的印象。
「这村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无法相信外地人呢」
......@@ -12,19 +12,19 @@
 我还想着如果有机会就分点食物或者旅费呢,不过期待落空了。
「我的家在这边。这或许会让您留下不好的回忆,务必请宽容大量……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我的家在这边。这或许会让您留下不好的回忆,务必请宽容大量……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恶从我背上下来,拖着右脚般走了过去。
 看到恶的背影,心中不禁感到悲哀。或许恶都无法正经地看过医生说不定。
 我边跟在恶的身后,边谨慎地观察村子里面。该说果真如此吗,完全看不出是近代文明的感觉。
 我边跟在恶的身後,边谨慎地观察村子裡面。该说果真如此吗,完全看不出是近代文明的感觉。
(房屋是以裸露的木头以及凝固的土块做成……屋顶也是铺上一层层稻草)
 在日本可谓是理所当然的空调、暖气、以及电线等都完全看不到一丝痕迹。
 我再次认清这是与日本截然不同的世界。
 我再次认清这是与日本截然不同的世界。
 当我还在端详着周遭的事物时,远方到处都看得到村民的身影。
 是因为游戏的影响吗,我立即隐藏身姿――由于在游戏被其他玩家发现就会遭受到残酷的对待,所以这反射动作几乎已经算是职业病。
......@@ -36,7 +36,7 @@
 这在游戏中拥有急剧降低被对象发现的效果,不过却有大幅度降低攻击力与防御力的缺点。
 当看见自己的身体消失了,我才安心地摸了摸胸口。
 虽说心还是有点紧张,不过从周围的反应来看,似乎并没有看到我。
 虽说心还是有点紧张,不过从周围的反应来看,似乎并没有看到我。
 连这些系统都跟游戏如出一辙,莫名感到有些可怕。
 这世界――是否能够把游戏中存在的都全部具体化呢?
......@@ -55,7 +55,7 @@
《通信“恶”――听得见吗?》
《……诶,大脑响起了魔王大人不详的声音!?》
《……诶,大脑响起了魔王大人不详的声音!?》
《不详这句话是多余的。我的事情就不用在意了,反正就在附近》
......@@ -63,7 +63,7 @@
 我顺利地确认完通讯机能的运作状态。
 果然,其他的事情也尝试看看吧。如果我孤零零地呆在那片森林,肯定还会是不明不白的状态之中吧。
 果然,其他的事情也尝试看看吧。如果我孤零零地呆在那片森林,肯定还会是不明不白的状态之中吧。
 或许我该向恶表示感谢也说不定呢……。
......@@ -80,7 +80,7 @@
 我连忙摇摇头,把无意义的幻想抛之脑后。
「喂,垃圾――为什么你会在这!」
「喂,垃圾――为什么你会在这!」
 我听见不悦的声音,便朝着声音源头的方向一看。只见几位像是村民的人,手指着恶怒吼道。
......@@ -89,7 +89,7 @@
「垃圾,你……应该不会是逃跑了吧!」
「别给我开玩笑!要是那只恶魔来到村,你打算怎么办啊!」
「别给我开玩笑!要是那只恶魔来到村,你打算怎么办啊!」
「你到底知不知道作为祭品的意义啊!?」
......@@ -113,7 +113,7 @@
 在大脑回响的声音,令我背脊发寒。
 在大脑回响的声音,令我背脊发寒。
 我立马明白这究竟是“谁”。接着,右手指产生一股――难以忍受的苦痛。
 我不禁蹲下来按住右手。
 疼痛过于激烈,我完全无法站起来……!
......@@ -154,7 +154,7 @@
「我、我……知道了」
 我看着恶拐着脚往房屋里走进去之后,慢慢点上香烟。这时候村民们依然没有停止吵闹,人数还反而还越来越多。
 我看着恶拐着脚往房屋裡走进去之後,慢慢点上香烟。这时候村民们依然没有停止吵闹,人数还反而还越来越多。
 原本我应该是要向他们打听许多事情的,不过我没兴趣跟这些家伙聊天。
......@@ -196,7 +196,7 @@
 戒指仿佛呼应着我的感情,释放出妖艳的光芒――只不过这一次我并没有打算阻止。
 右手伸进外套里面,毫无取巧地往男人家里投掷一把小刀。
 右手伸进外套裡面,毫无取巧地往男人家裡投掷一把小刀。
 小刀准确无误地刺进房屋上,迸发出漆黑火焰。用木头制作而成的房屋一瞬间起火了――包裹在袅袅升起的黑烟之中。
......@@ -206,7 +206,7 @@
 突然,我仰天说出这番话来。
 随即慌慌张张地背上恶――离开了这。如果放任自己委身于这枚戒指,似乎会酿成大祸。
 随即慌慌张张地背上恶――离开了这。如果放任自己委身于这枚戒指,似乎会酿成大祸。
(这不就像是个纵火魔一样吗!)
......@@ -239,7 +239,7 @@
 抬头望天,明亮的太阳已经沉浸,夜幕即将要降临。如果是这具不知疲倦的身体,我感觉无论是天涯海角我都能奔腾而至。
「魔王大人,我们要去哪!?」
「魔王大人,我们要去哪!?」
 在宛如吹拂着身体的风中,恶大叫道。
......
......@@ -10,7 +10,7 @@
(时来运转……)
 然是紧接而来的「魔王降临」。当比利茨听闻这消息,他就感觉到命运女神在对着自己微笑。
 然是紧接而来的「魔王降临」。当比利茨听闻这消息,他就感觉到命运女神在对着自己微笑。
 无论再怎样派人快马疾驰前往神都,传达恶魔王复活的通报,都皆是音信全无。可如果是魔王降临――神都也无法再继续视而不见了吧。
......@@ -69,7 +69,7 @@
 不过其外观――却拥有与被称之为圣女相互符合的容貌。
 波浪形的粉色头发,宛若樱花般给人有如楚楚可怜的印象,连眼眸也是淡淡的粉红色。
 虽说身躯被修道服所包裹,不过双手双脚极为纤细,富有魅力。
 话虽如此,由于如今还是个小孩,所以只有胸部那是一马平川。
 话虽如此,由于如今还是个小孩,所以只有胸部那是一马平川。
「我呢,如今可是要去讨伐传承中受到世人歌谣的魔王!。在这之前屁股要是磨出痦子,你怎么负责!?」
......@@ -115,7 +115,7 @@
 魔王把手伸进漆黑的空间之中,取出一件巨大的物品。
 这是大帝国制的道具。效果正如其名,面含有许多野营相关的物品,在游戏中是必需品之一。
 这是大帝国制的道具。效果正如其名,面含有许多野营相关的物品,在游戏中是必需品之一。
「好厉害,魔王大人!还有其他的吗!?」
......@@ -147,7 +147,7 @@
「这可不是魔法喔?恶,就让我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情吧」
 语毕,魔王深吸一口气。
 然指着恶,仿佛像是在宣告重大的事情一般,开口说道。
 然指着恶,仿佛像是在宣告重大的事情一般,开口说道。
「听好了――没有什么是大帝国做不到的!」
......@@ -163,11 +163,11 @@
「炮鸡、吗……?魔王大人说的话好难懂……」
「嘛,也就是说这玩意很坚固。恶,今天就在这据点面睡觉吧。我可是玻璃心,野营什么的容我敬谢不敏」
「嘛,也就是说这玩意很坚固。恶,今天就在这据点面睡觉吧。我可是玻璃心,野营什么的容我敬谢不敏」
「好的,家务就请交给我吧!」
 我行我素的两人哼着歌走进据点面。
 我行我素的两人哼着歌走进据点面。
 两人如今无从得知弥漫于周遭的可疑氛围。
 SP残量――10
  □ □ ■ ■ □ ■ ■ □ □
......
......@@ -6,19 +6,19 @@
 恶从走进据点开始,就不停地感到震惊。
 最先感觉到与自己家根本性的不同――就是“坚固性”。譬如说,纵使熊和猪冲进来,据点是不是依然稳如泰山呢?
 即便对象换做是凶恶的魔物,感觉也不可能冲破这
 最先感觉到与自己家根本性的不同――就是“坚固性”。譬如说,纵使熊和猪冲进来,据点是不是依然稳如泰山呢?
 即便对象换做是凶恶的魔物,感觉也不可能冲破这
 据点之中还配备有床铺和厨房,终于有种自己完全就是井底之蛙的感觉。
 在家里顶多也就是用简陋的毛布铺在稻草上,然后睡在上面而已。
 与其相比,这简直就像是天国。
 在家裡顶多也就是用简陋的毛布铺在稻草上,然後睡在上面而已。
 与其相比,这简直就像是天国。
(值得一提的,就是这个铁桶浴――!)
 听魔王大人所说,这似乎是叫做「铁桶澡盆」。
 令人吃惊的事情是,这里面放进了“热水”!奢侈到无法相信的地步。即使我已经泡在里面,身体也止不住颤抖。
 令人吃惊的事情是,这裡面放进了“热水”!奢侈到无法相信的地步。即使我已经泡在裡面,身体也止不住颤抖。
(不过,魔王大人为什么要道歉……)
......@@ -29,11 +29,11 @@
 如果是想说这已经是“极限”的话,那是理所当然。因为我根本就想象不出还有什么比这更加奢侈的事情。
(魔王大人究竟是来自哪呢?虽然我也想过是魔界之类的地方……)
(魔王大人究竟是来自哪呢?虽然我也想过是魔界之类的地方……)
 有点在意魔王大人喝醉的时候说过的“大帝国”。
 那有可能是魔王大人的故乡也说不定。
 那有可能是魔王大人的故乡也说不定。
 当我想着这些事情,就听到魔王大人的声音从门对面传过来。
......@@ -75,10 +75,10 @@
 如果能回到那一天那一刻,那倒没什么问题。
 可如果在这度过的时间跟原本世界的时间是同样在运作的话,那将是致命性。
 可如果在这度过的时间跟原本世界的时间是同样在运作的话,那将是致命性。
 假如说我一个月之回到原本世界,本应作为失踪案件处理的我,肯定会引起巨大骚动。「我去了趟异世界,嘿嘿」这句话也未必行得通。
 到时候,我应该会被送进精神病院,长期被关在付有铁栏的病房
 假如说我一个月之回到原本世界,本应作为失踪案件处理的我,肯定会引起巨大骚动。「我去了趟异世界,嘿嘿」这句话也未必行得通。
 到时候,我应该会被送进精神病院,长期被关在付有铁栏的病房
(现在应该先以恢复全部权限为目标吗?)
......@@ -121,8 +121,8 @@
「真的吗?诶嘿嘿……」
 恶很高兴似的笑着,接着钻进被窝
 因为恶的头发是金,就像是毛色不错的小猫,有种令人怀念的心情。
 恶很高兴似的笑着,接着钻进被窝
 因为恶的头发是金,就像是毛色不错的小猫,有种令人怀念的心情。
「你啊,打算跟我一起睡吗」
......@@ -142,7 +142,7 @@
 几天――圣光国 山中
 几天――圣光国 山中
 山中有将近四十名“山贼”在蠢蠢欲动着。
......@@ -156,7 +156,7 @@
 首领率领着这个不惧生死的集团,坐在树桩上傲然盯着山麓。
 他从十岁起就干着抢劫的勾当,如今已然是驰名于附近一带的山贼首领。虽说年龄高达51岁,不过体格依然健壮如牛,与年轻时期别无二致。
 正当他缓缓倾斜着酒瓶之时,便看到山麓的人影。
 正当他缓缓倾斜着酒瓶之时,便看到山麓的人影。
 ――不是那些猎物。
......@@ -165,7 +165,7 @@
 ――陷阱吗。
 如果我们盯上这份人数不多的美味诱饵,背却有本队进攻过来――
 如果我们盯上这份人数不多的美味诱饵,背却有本队进攻过来――
 回过神来已经被团团包围,只能连滚带爬地逃之夭夭。这种事也是常有的。
 这时候,原本无法掌握圣女目的的他,终于也明白过来了。圣女是打算引诱我们出现,再借此机会完全歼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