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c3c46df2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没落予定なので、鍛治職人を目指す

parent 9ceb1cda
......@@ -83,7 +83,7 @@
(庫魯利)「做吧」
(愛莉絲)「是!」
(微胖商人)「襲擊我們的事兩頭狼形的魔物,巢在從這裡進入森林大概五百米的地方。我們沒辦法戰鬥,只能幫到這裡了」
(微胖商人)「襲擊我們的事兩頭狼形的魔物,巢在從這裡進入森林大概五百米的地方。我們沒辦法戰鬥,只能幫到這裡了」
(庫魯利)「明白了」
聽了簡單的說明後,走向自己的馬車
......
现在我與愛莉絲,正站在学校南边的正门。
展示过学生証后就可以在学園走动了。
展示过学生証后就可以在学園走动了。
进入那(学園)之中重新向四周观看,还是蛮宽广的。
巨大的池塘啦、喷泉啦、花坛啦从入口到校舍一直绵延着。
「一年級的宿舍向西走」
跟从门上简单的說明,将馬车上的所有行李搬走。
从这开始学院内要步行。
西边,那么走过校舍往左走。
从这开始学院内要步行。
西边,那么走过校舍往左走。
这地有点大了啊。
看见的建筑,感觉要走10分钟。
注意到这个建筑物也很大呢。
......@@ -19,7 +19,7 @@
「男生的住宿是前面的建筑,女生的宿舍是在里侧的建筑物
那个左边排列的建筑是食堂。
房間是先到先得。因为有两个人为男生宿舍或女生宿舍吵架的情况,所以选自己喜欢的房間就好」
「那么我一定要2楼的,那么以再见吧。」
「那么我一定要2楼的,那么以再见吧。」
愛莉絲很快就决定了,把自己的行李搬了进去。
......@@ -34,7 +34,7 @@
我也赶快将行李搬了进去。
搬家的工作很累。为了不延后,从第一天开始一口气整理一下吧。
房間有4个屋子。
房間有4个屋子。
一个寝室,一个客厅,一个是铁匠作业的房間,另一个是仓庫吗?
考虑好计划,馬上进行工作。
房間太宽了,太窄也会被抱怨的吧。
......@@ -48,7 +48,7 @@
因为疲劳吗,由于那个少量就饱了。
回到房間,接下来是铁匠铺的空間的事情了。
材料堆积在馬车上,制作的过程也知道,终于在傍晚的时候结束了。
晚饭的时候,几个学生稀稀落落的开始光临,不过,特别是没有搭話的人,一个人吃的,在地下的公共浴場躺下身体。
晚饭的时候,几个学生稀稀落落的开始光临,不过,特别是没有搭話的人,一个人吃的,在地下的公共浴場躺下身体。
「果然适应环境的时間很疲劳啊」
......@@ -57,16 +57,16 @@
所有东西都大啊。
校舍,謎一样的植物园,2、3年級的宿舍也都是巨大的建筑。
这样精神会很疲劳的哦。
住在城市的人抱有不同的印象吧?
早餐,想和愛莉絲见面,男子轻易的去女生宿舍是不赞成的,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住在城市的人抱有不同的印象吧?
早餐,想和愛莉絲见面,男子轻易的去女生宿舍是不赞成的,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首先修复愛莉絲的劍吗?因为是不良品,所以从新做一个吧。
如果外表相似的話是不会被发现的吧。
就这么决定了,在鍛工车間为喜愛的劍做准備,将铁加熱。
就这么决定了,在鍛工车間为喜愛的劍做准備,将铁加熱。
那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的声音有点大。
中断作业,为来客打开门。
……有个巨人。
脸上完全没有面容的男人站在那
脸上完全没有面容的男人站在那
「在旁边的人」
......@@ -78,21 +78,21 @@
这次的声音很小很难听见。
但是,这种身体有很大的压迫感,有种收到恐吓的心情。
「啊啊,我是海蘭領的人。今也请多读关照。」
「啊啊,我是海蘭領的人。今也请多读关照。」
「我这边也是,海蘭的溫泉的話题,ぃっ?ぃっ…?」
啊!最的是什么!?
啊!最的是什么!?
身体那么大,但是声音是叽叽咕咕的。
这样没法対話啊。
「今后在同样的学園里一起努力吧,瓦因君」
「今後在同样的学園裡一起努力吧,瓦因君」
没有回应。
回話的抛接球下次是那边投。
連夜看不见了,令人莫骨悚然啊。
「如果没有事,今天就到这吧。我们以后再学校里再见面吧」
「如果没有事,今天就到这吧。我们以後再学校裡再见面吧」
「好的」
男子就坡下,把手放门上,豪爽的关上了。
......@@ -149,7 +149,7 @@
「可以吗?」
「清」
穿过门,我终于能看见看到那张脸了。
穿过门,我终于能看见看到那张脸了。
與可悲的野獸的影响不同,好好地带着口罩。
倒是是从王都出来的,仔细看,服装也很时尚。眉目清晰,给人清爽的印象,
头发有些卷发,又显得高雅了。
......@@ -157,7 +157,7 @@
感觉在一定层次的
感觉在一定层次的女生中会有爆炸的人气。
为什么放进来了?
瓦因君进入了5分钟后就后悔了。
瓦因君进入了5分钟後就後悔了。
放进来是好事,但瓦因君完全不說話。
自己不說,也不向他人求索。
注意到关系在最坏的階段。
......@@ -169,9 +169,9 @@
没办大,让我重新开始铁匠的工作。
那样会发出声音吧。
但是,没有声音。
而且,瓦因君不知为何在我正方坐着。
而且,瓦因君不知为何在我正方坐着。
一般的情况下,为了方便說話不是坐在旁边的吗?
为什么是正面。
为什么是正面。
感觉很可怕。
在战斗中从死角突入是正确的,但是在交流中这是最坏的一手!!
正騎士長都教了些什么!!
......@@ -183,7 +183,7 @@
但是,什么?那个提问!?
从死角,出现否定我的行动的一声。
什么?我,你在考验我吗?
在这回答错误会被杀的!?
在这回答错误会被杀的!?
被将来的正騎士長杀掉,像是被扔掉的垃圾一样。
「那个,不能从旁边說吗?这是彼此的対話啊」
......
......@@ -6,7 +6,7 @@
「是吗,明明是同一类人」
他不說的部分一定在腦中有各种各样的考虑吧。
與其相遇的2周,他是怎样的人也渐渐明白了。
與其相遇的2周,他是怎样的人也渐渐明白了。
「人是相愛的,又是相互憎恨的。他们的区别是什么?」
「嗯,这不是日常会考虑的问题」
......@@ -16,7 +16,7 @@
他対这样没有什么道理的事也会认真対待。
我呢,依然在和他正面対峙的时候,额头上流着汗,集中地做着铁匠工作。
一边做什么一边対話,以外的圆滑地交流着。
工作的声音在舒适的空間持续了一段时間。
工作的声音在舒适的空間持续了一段时間。
「明天就考试了,不做准備好吗?」
......@@ -38,7 +38,7 @@
这是打铁的場合该考虑的吗?但是,在正式演出前着急,结果是不会戏剧性地变的吧。
做喜欢的事迎接正式演出是最好的。
瓦因的話,需要担心学习吧。
为什么不去学习,而在我的屋子思考人类永远的问题呢?
为什么不去学习,而在我的屋子思考人类永远的问题呢?
「那个──!!」
「是门的方向」
......@@ -69,7 +69,7 @@
从玄关开始,瓦因的溫柔的声音連渣都没有了。
顺便說下,他没有惡意。
「这,是庫魯利・海蘭殿下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庫魯利・海蘭殿下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出乎意料地悲鸣。
我相信那是能掀翻天地的絶叫。
......@@ -90,7 +90,7 @@
为什么!?
那个回答最让我吃惊。为什么擅自遣送回去?
「你这家伙!难道,在庫魯利殿下的房間做不好的事?」
「你这家伙!难道,在庫魯利殿下的房間做不好的事?」
「那样又怎样」
「那请貴方出去!」
......@@ -101,7 +101,7 @@
啊,我很在意叫的事情。
「这里的話我来应対,瓦因在房間里等我」
「这裡的話我来应対,瓦因在房間裡等我」
「啊啊」
感觉很勉強啊。
......@@ -109,8 +109,8 @@
「那么,庫魯利・海蘭。初次见面,是吧?」
向眼前的漂亮女性打了招呼。
她跟瓦因一样漂亮的整理了服装,而且金色的头发是在面扎成一束。
以一根筋样笔直的美丽的姿态站在那,巨大的眼睛看现房这边听着。一言以蔽之,美丽的女性。评價的話是A。顺便一提,没有标准。
她跟瓦因一样漂亮的整理了服装,而且金色的头发是在面扎成一束。
以一根筋样笔直的美丽的姿态站在那,巨大的眼睛看现房这边听着。一言以蔽之,美丽的女性。评價的話是A。顺便一提,没有标准。
「是的!我叫庫羅西・艾米拉雷。很荣幸见到你」
......@@ -134,7 +134,7 @@
「什么?」
和瓦因的視线バチバチ地战斗着。【W:拟声不能,想像成俩人眼出现闪电那样対峙就好】
和瓦因的視线バチバチ地战斗着。【W:拟声不能,想像成俩人眼出现闪电那样対峙就好】
还是放弃吧。你是赢不了的。
因为他是巨人!会吃了你的!
......@@ -180,7 +180,7 @@
不,不要那么沉重!
因为会有压力!
強大,被这句話吸引了吧。
與庫羅西的対話结束,瓦因开口了。
與庫羅西的対話结束,瓦因开口了。
「想要变強的話,首先从身体开始。你的身体太纤细了。虽然魔法能用,但是劍术的話很困难」
「闭嘴!你的命令是不接受的!我是庫魯利師父的弟子!」
......@@ -212,9 +212,9 @@
「好!」
请你们好好相処下吧!
中間的我是不需要的!!
中間的我是不需要的!!
「之鍛鍊腿部!」
「之鍛鍊腿部!」
瓦因严厉的指导插进。
......@@ -222,7 +222,7 @@
庫羅西无視了。
「之鍛鍊腿部如何?」
「之鍛鍊腿部如何?」
「是!」
真是的!
......@@ -250,7 +250,7 @@
「你是男人吧」
「没错!但是别碰!」
「吵死了。好了,再张大点!」
「所以不要碰那!」
「所以不要碰那!」
恩,关系真好。
瓦因照顾得很好。語調严厉,但是指导起来很细心。
......@@ -261,8 +261,8 @@
「你的骄傲怎样都好。啊哒哒哒哒哒哒,太強烈了!好痛!」
「现在看是你的疼痛生活开始了」
「可惡,你这家伙,愚弄我!」
「好了沉默吧。忍耐的話之会強大的」
「好了沉默吧。忍耐的話之会強大的」
「不用說,我知道!」
恩,果然关系很好。
另外,可以在自己的房間里做吗?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另外,可以在自己的房間裡做吗?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10,7 +10,7 @@
「啊—、初次见面,大家好。我是米歇爾・伍。
今天是体能测试,先请同学们绕学校的外圍先跑个大約十公里。
因为时間一直在流逝 所以好好努力。
有你们每个人的学号的号码布,请在前面領取。那么,一小时后从正门出发
有你们每个人的学号的号码布,请在前面領取。那么,一小时后从正门出发
请各位不要懈怠!以上!」
10千里啊、要說体力我还是很有自信的,这样简单的项目真是太好了。
......@@ -59,7 +59,7 @@
尽管如此性格很糟糕啊!要是有一个谦逊的性格那不就完美了吗【Lolicon:隔壁有的】,真可惜。
实际上艾莉莎的背常有四天王跟着,被那四天王的視线威吓着不,不想去接近。
实际上艾莉莎的背常有四天王跟着,被那四天王的視线威吓着不,不想去接近。
如果是有價值的男人的話,她会自己接近。除此以外的全部排除!除了那个以外全部都排除吧!这不就是给予你的任务吗?一定是这样。
說起来原作中的艾莉莎,确实理所当然的是在A班。也就是說,这場馬拉松她也会排在前位。
......@@ -90,7 +90,7 @@
想不到(艾莉莎)本人出现了。
艾莉莎制止了名为梅莉梅的女生,来到我面前。
虽然說不上是完美,以非常美丽的动作行了一礼(想像动画淑女提起裙角行礼)
虽然說不上是完美,以非常美丽的动作行了一礼(想像动画淑女提起裙角行礼)
好險、、差点儿把「好美」的感想纯粹地說出来。
......@@ -138,7 +138,7 @@
我当然是属于先头集団那一边。我没有顾虑多餘的事,附近是谁也没有去注意。
学校的外墙就在左手边,最初的弯道向左弯曲。
一共有四个弯道,后三个转弯之的話就是最终的直线冲刺了。
一共有四个弯道,后三个转弯之的話就是最终的直线冲刺了。
最初到达第一个弯道的大約有先头集団的五十人。渐渐地集団开始冲散,变得容易跑起来了。(徐々に集団がばらけてきだし、走りやすくはなっている)【这句不大懂】
就这样集団(跑速)开始变慢,(先头集団)减少到了三十人。
......@@ -146,7 +146,7 @@
不好、不好、不集中注意力的話我也会被先头集団落下的。
第二个弯道之是很長的直道,我不去想所谓直线道路即使再怎么跑距离也不会缩短。
第二个弯道之是很長的直道,我不去想所谓直线道路即使再怎么跑距离也不会缩短。
这精神上的痛苦是难以忍耐的,回过神注意到时集団已经只剩十人左右了。
带头的是第一王子亞克,真的假的!?这样不妙!集中注意力!
......@@ -154,11 +154,11 @@
到达第三个弯道,最長的直道终于完了。
領先的是亞克、威魯、瓦因、像装了发条在跑着的男人、以及我。
都到这王子还能提升速度让我感到有些惊讶,但全员总算是跟上了。
但是,在最一个弯道,瓦因和那个上发条一样的男人被甩下了。
都到这王子还能提升速度让我感到有些惊讶,但全员总算是跟上了。
但是,在最一个弯道,瓦因和那个上发条一样的男人被甩下了。
这是三人的最终决战。
亞克开始了最冲刺
亞克开始了最冲刺
为了不被拉开距离紧紧地跟上,但馬上就注意到了。
我还能再提速(俺にはもう一段ギアがあると)【谷歌度娘曰:」我还有一档!」请问你是不是叫路飞?】
......@@ -174,7 +174,7 @@
「你看起来还很有余裕呢」旁边露出笑颜的威魯突然这样說道。
令人感到奇怪的笑容
呼啊的力量用尽到达终点了,威魯是第二名,而我是第三。
比賽过亞克和威魯互相赞扬彼此的奋斗。
比賽过亞克和威魯互相赞扬彼此的奋斗。
紧接着瓦因和发条男激烈争夺的结果是瓦因以零点一秒取胜
「太好了!」很难得地听到他这么大声說話
......@@ -184,18 +184,18 @@
补充完水分的瓦因来跟我搭話。
「瓦因才是真虧你能以那高大的身体这样跑。」我也称赞了瓦因。
运动过心情为什么会这么清爽呢。
身体鍛鍊得不错的男同学们也流入了终点。
运动过心情为什么会这么清爽呢。
身体鍛鍊得不错的男同学们也流入了终点。
直到现在还没有女生到达终点,対女生来說果然是还太苛刻了。
「第九位」最的个位數排名呢。
「第九位」最的个位數排名呢。
顺着瓦因的視线笔直地看过去。一定是因为担心着庫羅西吧,(瓦因)也希望能(和她)够一同站在上位来。
馬上就看到第九个到达的人了…是女生!
但并不是庫羅西,瓦因馬上就失去了兴趣。
凝神一望,看见愛莉絲和艾莉莎正展开激烈的争夺。
下一位到达的就是第九名,然后她们二人正为着那最后一个个位數名次而斗争。
下一位到达的就是第九名,然後她们二人正为着那最後一个个位數名次而斗争。
两人因拼命于争夺名次而糟蹋了自己的美貌。
愛莉絲。不能赢啊!
......@@ -206,7 +206,7 @@
拜托了!!
愛莉絲,为了你自己,为了我,也为了这个世界,一定要输啊啊啊啊!!
「加油啊!最一点儿了,坚持住啊愛莉絲!!」
「加油啊!最一点儿了,坚持住啊愛莉絲!!」
不理会旁边(我)的心情瓦因向愛莉絲应援着。
蠢蛋啊!
......@@ -236,13 +236,13 @@
「辛苦了,艾莉莎同学…是吧?是一場非常棒的比賽」
愛莉絲跑去艾莉莎身边,伸出手来。真是运动最棒的景色呢
愛莉絲跑去艾莉莎身边,伸出手来。真是运动最棒的景色呢
「哼」艾莉莎鼻子轻轻地哼了一声,无視愛莉絲去补充水分了。
愛莉絲很伤心地跑来我们这边
「明明是一場不错的比賽呢,但好像被討厌了。」
「辛苦了,很棒的比賽。然,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哦」
「辛苦了,很棒的比賽。然,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哦」
我满面笑容地将水递给愛莉絲。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5,7 +5,7 @@
算上发表考试结果的今天,离正式开学的开学典礼还有五天。
在正式开学之前有时間来去除疲劳。
在那之由学生自己斟酌自己的情况,有可能因此跟不上学園的学习,错过最好的开局【很不肯定,腦补居多,原文:後はそれぞれの裁量次第で、学園の勉強に乗り遅れるか、最高のスタートを切るかが変わってくる。】
在那之由学生自己斟酌自己的情况,有可能因此跟不上学園的学习,错过最好的开局【很不肯定,腦补居多,原文:後はそれぞれの裁量次第で、学園の勉強に乗り遅れるか、最高のスタートを切るかが変わってくる。】
在宿舍门口贴着的写着「新生学力测验」大字的紙下面,写着这次学力测验的排名和每个人的得分。
学力测验是在体能测验的第二天进行的。
......@@ -35,7 +35,7 @@
没有作弊吧?一瞬間这么想的应该不止我一个。【原文:ずるしてないよね?と一瞬魔がさしたのは俺だけじゃないはずだ。】
第三名是威魯吗,这也是情理之中的。
他在原作也是离学年第一总是只有一步之遥,偶尔也十分想要拿到学年第一。
他在原作也是离学年第一总是只有一步之遥,偶尔也十分想要拿到学年第一。
第四名是我。
让莫蘭爺爺教给我各种各样的知识真是太好了。
......@@ -89,7 +89,7 @@
「你的学习能力真的完全发挥出来了吗?」
我用目光追着瓦因和庫羅西两个人,突然耳边传来了声音。
回头一看,是威魯在那站着。
回头一看,是威魯在那站着。
威魯脸上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感觉我的想法都会被他看穿,稍微有点可怕
......@@ -107,7 +107,7 @@
「那样的話,你是威魯君吧?」
我当然是知道他的名字的,不过这要假装不知道更好。
我当然是知道他的名字的,不过这要假装不知道更好。
威魯没有立即回答我,而是短暂地沉默。
威魯斜着眼睛向这边看过来。
......@@ -119,7 +119,7 @@
「啊,好,请多关照」
握住了威魯伸出来的手。
胡乱地握着,之结束了握手的礼节。
胡乱地握着,之结束了握手的礼节。
「再见,庫魯利君,我们下次有时間的話再聊吧」
......@@ -128,15 +128,15 @@
明明脸上的笑容很溫柔,却让人觉得很可怕(耀:你明明上面說他的笑容毛骨悚然的…)
他确实,是农民出身。
虽然没有公开这件事,但是今他将会與愛莉絲共享这个秘密。
虽然没有公开这件事,但是今他将会與愛莉絲共享这个秘密。
而且还有一个事实是,他的双亲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
威魯小时候在祖父家生活的时候偶然與第一王子相识,不过,小王子很中意威魯那友好的性格和精明的好処,两个人就这样成为了亲友。
威魯在祖父去世,就作为侍者和朋友跟随第一王子进入了王都。
威魯在祖父去世,就作为侍者和朋友跟随第一王子进入了王都。
威魯有着像貴族一样的英俊的面容和富有光泽的头发,记忆力也非常好,也很精通礼节和惯例等规矩。没有一个人会想到,他是农民出身吧。
我知道(农民出身)这个你只與愛莉絲共享的秘密,対不起。
真的很抱歉。
这件事我対谁都没有說,所以希望你能够停止那个好像能够看穿别人心的視线。
这件事我対谁都没有說,所以希望你能够停止那个好像能够看穿别人心的視线。
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愛莉絲从我手掌打开的一侧进入了我的視线(耀:这个手掌打开的一侧我也不太清楚是什么情况,可能是沉思的时候一隻手在做諸如握拳托下巴之类的动作一隻手就是打开自然下垂吧,如果有人指正的話就好了,非常感谢)
......@@ -147,19 +147,19 @@
愛莉絲满面笑容,是想要得到谁的赞赏吧。
在馬拉松比賽上给艾莉莎声援的罪惡感在心中涌动。
应该坦率地赞扬她吧。
应该坦率地赞扬她吧。
「真不愧是你,感觉要期待将来非常了不起的谢礼了」(耀:个人认为指的应该是旅途上主角帮忙的事的谢礼)
愛莉絲开心的笑了,露出了排列整齐的洁白牙齿。
和愛莉絲进行了短暂的交談,她向圖書館走去了。
和愛莉絲进行了短暂的交談,她向圖書館走去了。
在瓦因和庫羅西把我的寝室弄坏之前我也要赶紧回去了。
但是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一个不能错过的人。
这个人当然就是艾莉莎。
她抬着头,双手环抱在胸前,眼睛紧盯着面前的成绩单不打算动。
其他的学生都想靠近看成绩,却又被艾莉莎吓得不敢靠近(耀:这气場是有多強…)
大家都在为难吧!快从那让开吧艾莉莎!
大家都在为难吧!快从那让开吧艾莉莎!
如果能够像老媽一样责備她的話还好,不过不巧的是,我面対她也会稍微感到胆怯,那种像梦一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但是尽管如此,除了我以外能够和艾莉莎交談并且指出现状的人是没有的吧。
......@@ -168,7 +168,7 @@
和說出我是下郎这种話的女生不同的另一名女生。
她们四大天王守护在艾莉莎身旁的顺序也是轮班的吗?稍微有些在意她们的组织图。
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生的眼睛,仿佛在說「限你3秒之内从这滚开,卑贱之人」
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女生的眼睛,仿佛在說「限你3秒之内从这滚开,卑贱之人」
不,我是說真的。
虽然她没这么說,但是她的眼神的确是这个意思。
......@@ -179,7 +179,7 @@
「呀,艾莉莎,好像在消沉呢」
如果在这直率地說出来的話,対方也很容易会抱怨吧。
如果在这直率地說出来的話,対方也很容易会抱怨吧。
我稍稍停顿了一下,但是艾莉莎并没有回答我。
「嘛嘛,这不是很厉害吗,拿到了499分,和满分没什么区别」
......@@ -197,6 +197,6 @@
艾莉莎也不在乎他们,直接走开了。
四大天王紧跟着艾莉莎也离开了。
艾莉莎也是在那出错的呢。
艾莉莎也是在那出错的呢。
果然,我也还是不知道呢…
維生素C的正式名称是抗坏血酸什么的…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6,12 +6,12 @@
是久违的奔跑吧。
尽管馬活动得不是很剧烈,但是看起来相当快乐的样子,作为騎手的我心情也很不错。
听說西边的森里生活着小型魔物。
听說西边的森里生活着小型魔物。
大多數小型魔物是有毒的,幸好这片森林中大概不存在那种有毒的小型魔物。
(这片森林的魔物)又不会群居在一起,所以并不会被当做什么危險的地方。
(这片森林的魔物)又不会群居在一起,所以并不会被当做什么危險的地方。
我觉得这正是用来试劍的理想場所。
我觉得这正是用来试劍的理想場所。
「さぁ,跑起来吧」为了向馬传达命令用脚夹了一下馬腹。
作为回应,馬加快速度飞奔起来。
......@@ -44,7 +44,7 @@
是在哪裡受伤了吗,都拖着一条腿在行走。
上吧!吾意已决
也有想要测试的魔法,这可是测试从莫蘭爺那得到的【魔法書3】的魔法的好机会!
也有想要测试的魔法,这可是测试从莫蘭爺那得到的【魔法書3】的魔法的好机会!
魔法書3的内容为,1性质变化、2比起魔力外部維持更高級的魔法、被国家认定为上魔法,其主题就是魔法生物的精制。
......@@ -69,7 +69,7 @@
啊、、失败了
炼成这样的生物絶非我的意志,果断回学校。
全员就在那站着、察觉到我就是他们的创造者、其中一匹呼喊起来,跟着全员都开始欢呼雀跃起来。
全员就在那站着、察觉到我就是他们的创造者、其中一匹呼喊起来,跟着全员都开始欢呼雀跃起来。
「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ウィッ」
(污噫)
......@@ -162,7 +162,7 @@
「グォォォ」
食尸鬼们被无力化,全部都呆立在那
食尸鬼们被无力化,全部都呆立在那
「很能干嘛」
......@@ -172,7 +172,7 @@
乘馬接近食尸鬼们。
知道食尸鬼会从口中吐出些什么东西,所以小心地从面迂回过去。
知道食尸鬼会从口中吐出些什么东西,所以小心地从面迂回过去。
下馬,拔出劍来。
再一次看向劍。平衡、耐久性、美观所有方面跟过去相比都是最好的逸品。
說不定教我鍛劍的師匠也不能打造出这样強大的劍。
......@@ -199,7 +199,7 @@
几乎没有斩中的感觉啊。
真是相当的锋利啊。
难道只将劍抵在脖颈,向前推一下腦袋就会飞出去吗。
难道只将劍抵在脖颈,向前推一下腦袋就会飞出去吗。
普通地挥了一下感觉就跟切布丁似的。一定会这样。
听闻食尸鬼身体很坚固,仅用一击就让其首体分离的这把劍是得有多厉害。
......@@ -227,7 +227,7 @@
没有痛苦吧。
没有抵抗没有痛苦、就这样被燃尽吧。
調转馬头,身的事ウィ軍団。
調转馬头,身的事ウィ軍団。
不知什么时候它们也跑开避难了。
「那么,也该和你们告别了」
......@@ -245,7 +245,7 @@
姑且先让馬跑起来吧。
让它从中午开始站了很久啊。
…总觉得做了不好的事。
是因为看到了最那悲伤地神情了吧。
是因为看到了最那悲伤地神情了吧。
回去的路上在馬背上考虑着这样那样的事情。
明明是失败作,却有种厌烦感留在心中。
......@@ -261,23 +261,23 @@
「嗯?」
在馬跑着的小路的左边有一位女性在那
在馬跑着的小路的左边有一位女性在那
「愛莉絲!!」
那个背影毫无疑问是愛莉絲。
「庫魯利!?为什么会在这?」
「庫魯利!?为什么会在这?」
拿着什么东西的愛莉絲和我一样惊讶。
拿着什么东西的愛莉絲和我一样惊讶。
「这是我要问你的話啊」
「也是啊。今天是来采摘野菜的。食堂的饭很好吃,不由得怀念起在家吃的东西了」
「也是啊。今天是来采摘野菜的。食堂的饭很好吃,不由得怀念起在家吃的东西了」
「啊啊,原来是这样啊。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我也有那样的心情」
「嗯。対了,庫魯利你騎馬干什么去了?」
「有点儿事,打了把好劍就想去试试它。如果你现在要回学校的話,一起騎馬回去怎么样?」
离学園还有几千米。
离学園还有几千米。
(让她)一个人走回去感觉有些不安。
......
......@@ -5,7 +5,7 @@
熊的價钱很高。
既能享乐狩猎,也能得到钱。
対我来說是极好的猎物。
看到早上的直觉成为了现实,身体溢出了喜悦。
看到早上的直觉成为了现实,身体溢出了喜悦。
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
进山后不久,找到了往年见不到的大小的熊。
好像没有注意到我这边。
......@@ -15,7 +15,7 @@
熊與女人的眼睛重合了,是馬上就要袭击过去的势头。
拿出弓。
2年前终于能够拉开(弓)了,強大的弓。
村落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能拉得动这张弓。
村落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能拉得动这张弓。
要我自己說,我的本領可以說是名射手。
取出一支箭,拉弓引弦。
这箭矢也相当重。
......@@ -63,7 +63,7 @@
不爽,结果看到原来是这用货色,心情好多了,这家伙啊,没戏!】
「啊!?那样的,这么貴付不起啊」
「如果不付钱,其他的东西就好了。例如宝石啊。赶紧拿出来吧」
「没带宝石」【W:这原文是用的「持」愛莉絲的意思是没有,这貪财的家伙以为是没带】
「没带宝石」【W:这原文是用的「持」愛莉絲的意思是没有,这貪财的家伙以为是没带】
「那么,值钱的东西什么都行」
脸上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但是,伸出的手上是野菜。
......@@ -91,7 +91,7 @@
明明刚知道这个女人是平民,为什么討厌的心情「嗖」的消失了。
再一次郑重地看着脸。
果然是漂亮的脸蛋啊。【W:我是翻译,我不能偏心……】
「貴族学校的平民啊。辛苦了啊。」
「貴族学校的平民啊。辛苦了啊。」
「是吗?相当好的地方啊」
「真的吗?我只是想象着就想吐」
「虽然有討厌的事情,但是有好多好的事情」
......@@ -103,7 +103,7 @@
「现在要烤野鳥吃,要吗?」
听說过貴族学園能每天吃奢侈的吃饭吃到饱饱的。
听說过貴族学園能每天吃奢侈的吃饭吃到饱饱的。
反正这家伙每天都在那吃。
不吃野鳥之类吗。
我没听說过。
......@@ -131,12 +131,12 @@
两人都用很好的手法生火,烤起鳥。
香味散发出来。
没有盐是心唯一的殘念,那是没有办法的事。
没有盐是心唯一的殘念,那是没有办法的事。
「学園的伙食盐放得太多,我的舌头不习惯」
「奢侈的烦恼啊」
「呵呵,是啊。最初的时候,是多么的奢侈啊!虽然我很感激,但是很快思念
朴素的饭菜了」
朴素的饭菜了」
「那就是野菜吗?」
「恩,最难得的就是吃野鳥了。小时候爸爸给我吃过」
......@@ -144,7 +144,7 @@
唔,爸爸的話题不好。
「說起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艾白璐。没有家名。没有父母,被村的人捡到的」
「艾白璐。没有家名。没有父母,被村的人捡到的」
「艾白璐。好美丽的名字」【W:度娘给的鳐魚,美丽的名字……恩,果然吃货】
愛莉絲也是,一脸糟糕的表情。
......@@ -166,7 +166,7 @@
听见愛莉絲說,在意倒在旁边的熊。
「和村落的大家一起搬运。这个大小一个人搬很困难」
「和村落的大家一起搬运。这个大小一个人搬很困难」
「是啊,艾白璐很強壮啊」
「是吧?強壮而自由的男人,那就是俺」
「恩,很棒」
......@@ -182,7 +182,7 @@ av2868142,安利下我看过的】
「那,没有那种事」
愛莉絲的回答掺杂着谎言。
果然在貴族学園,平民活下去很辛苦的吧。
果然在貴族学園,平民活下去很辛苦的吧。
「貴族大人们中平民一个人吃饭。被歧視打扮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