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b6e0a5c8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姫騎士がクラスメート! 〜異世界チートで奴隷化ハーレム〜

parent d88051b8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坐在沙发,被两个人用不认识的視线注視着
我坐在沙发,被两个人用不认识的視线注視着
豪华的日用器具品被镶嵌,宽广地顶棚高(貴)的客厅。
「……………………」
......@@ -19,7 +19,7 @@
対总算张开口的我,年轻的女人伯爵微弱地举起小的眉看起来不可思议地反覆问。
「我所說的?那个是什么意思?」
「領地和邸宅的所処位置,王家的远亲这个立場独身……又不愿见人,喜欢好奇的游玩的随心所欲的性格。特最的刚刚好」
「領地和邸宅的所処位置,王家的远亲这个立場独身……又不愿见人,喜欢好奇的游玩的随心所欲的性格。特最的刚刚好」
「真没有礼貌,意義不明白什么的事!」(「ぶ、無礼な!なにをわけのわからぬことを!」不懂)
摇起手上拿的扇子,正打算痛打我的友理奈。
......@@ -29,7 +29,7 @@
「闭嘴,你这个来历不明而且什么也不知道的的下等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被往下甩的扇子 … … 在我的脸的前面突然停止了。
那瞳孔的周圍,绿色的光隐約闪烁着,从后面的执事是看不见吧。然后対着他,尤丽娜转过身来了。
那瞳孔的周圍,绿色的光隐約闪烁着,从後面的执事是看不见吧。然後対着他,尤丽娜转过身来了。
「你,下降吧」(「……お前、下がりなさい」不懂)
......@@ -48,30 +48,30 @@
即使听到システィナ公主被上的谣言。但做梦都没有想到作为在这个边境出现的我这样大約年纪的家伙就是是犯人的魔隷術師了吧
「在你的領地的尽头……シェイヨル大森林为止的地方,几乎没有使用别邸,如果有?在那就是我的新的据点的」
「在你的領地的尽头……シェイヨル大森林为止的地方,几乎没有使用别邸,如果有?在那就是我的新的据点的」
「是的,主人……啊,啊啊啊啊……这个,气味,厉害……!」
「接来把因为長旅途继续了所以馬上到达的馬车,为了在面的村庄女儿们在館里住,要麻烦伪装成你的往常的游戏,是吧" … … 啊,另一方面在属于我,所以不要放出来?」
「接来把因为長旅途继续了所以馬上到达的馬车,为了在面的村庄女儿们在館里住,要麻烦伪装成你的往常的游戏,是吧" … … 啊,另一方面在属于我,所以不要放出来?」
「知道了……吧唧吧唧」(口交拟声词)
笨拙的首次口交的伸了口深処,红色的口红黏着的小鸡鸡冲进敌陣(?)。
我毫不客气地抓着整理过的但茶色头发前挺进着
我毫不客气地抓着整理过的但茶色头发前挺进着
「以后出发之前,为了让过后送交的清单中含有我存在的都不要泄露,请在佣人中下禁止口令」
「以後出发之前,为了让过後送交的清单中含有我存在的都不要泄露,请在佣人中下禁止口令」
「Nn──是!!Npua,Fua,Fuaii……!」(口交拟声词)
「好,好,好孩子……対了尤丽娜,你还是処女吗?」
拔出阴茎,一边听着討人喜欢地被呛的話,一边听女伯爵的坦白。(ずるりとチンポを引き抜いて聞くと、けほけほと可愛くむせながら女伯爵は告白する。)
「哈……是,在……,処女,害怕,一直那,是没使用……!」
「哈……是,在……,処女,害怕,一直那,是没使用……!」
「好,在出现那个之前预先得到。高兴吗?」
「是……尤丽娜的初次请你品尝!那个……!如果主人可以的話……!请告诉我名字」
那么說来我没自报姓名 我一边用阴茎像别人那样稍微打击好像幸福的化开的表情,一边报告了。(そういえば名乗ってなかったな、と……俺は別人のように幸せそうなとろけた表情を、ぺちぺちとチンポで軽く叩きつつ告げてやった。)
「是彻,是魔隷術師小田森彻" … … 记住你最的主人的名字,并且得到你的第一次」
「我叫クルス,以我们就认识了的!」
「是彻,是魔隷術師小田森彻" … … 记住你最的主人的名字,并且得到你的第一次」
「我叫クルス,以我们就认识了的!」
在让旁人退出的里院迎接的那个男人?哈,不至于與所說的万一……预想不同,用像镜子一样地被擦亮的銀的面具蒙上着全面部。
声音闷声闷气了,白色長袍身姿的身量一起好像和魔隷術師彻稍微不同
......@@ -79,11 +79,11 @@
「不巧我没有和在众人面前掩盖脸的客人長期能交往的信心」
「这是严厉的……哎呀,难看的脸上有点伤伤了,请谅解」
明显假惺惺台词了,那的追求也のらりくらり和甩开了。(明らかに白々しいセリフだったが、そこを追求してものらりくらりとかわされそうだった。)
明显假惺惺台词了,那的追求也のらりくらり和甩开了。(明らかに白々しいセリフだったが、そこを追求してものらりくらりとかわされそうだった。)
以クルス为名的銀假面的說話方式有联想到那个魔隷術師的气氛,让セレスタ感到烦躁。
「然,关于公主的去向你知道什么的?」
「然,关于公主的去向你知道什么的?」
「不,准确一点是关于抓走公主的魔隷術師的……哟」
「……什么!!」
......@@ -101,7 +101,7 @@
唐突的,クルス的身影从眼前消失。
ぞくり……と女騎士の背中に戰慄が走る。
由于直觉意识到被顺便去背,想要反射性地移动身体的瞬間 … …!
由于直觉意识到被顺便去背,想要反射性地移动身体的瞬間 … …!
「あうッッ!?」
......@@ -112,7 +112,7 @@
「是他,还是附体着于你的」(ふむ、やはり貴方に憑いていたのですね)
哪裡與ルメイ潘德神之聖印也相似的,黑红的圆形的薄的块,像濒死蜘蛛一样地哆哆嗦嗦蠕动着。
対脖颈子做手的話,在那硬象剥下疮痂一样的伤。
対脖颈子做手的話,在那硬象剥下疮痂一样的伤。
那种东西……难道自己身体一直粘在一起了吗?
「キ、サ……マ……ナ、ゼ……ギギャッッ!?」(不明,貌似拟声词)
......@@ -149,8 +149,8 @@
【装甲魔法人偶的娜娜】【魔貴族パルミューラ】【女伯爵尤丽娜】
ランバディア王都。
女騎士一边摇晃着亞麻色的馬尾辫一边穿着毫无性感的室内便服在自己的房間走来走去。
虽然是貴族的宅邸但一个华丽的家具都没有。在房間的角落放在发出着白銀和红铜的光辉的家传鎧甲。
女騎士一边摇晃着亞麻色的馬尾辫一边穿着毫无性感的室内便服在自己的房間走来走去。
虽然是貴族的宅邸但一个华丽的家具都没有。在房間的角落放在发出着白銀和红铜的光辉的家传鎧甲。
「为什么、为什么不向我 发出追踪的命令… …!」
......@@ -160,7 +160,7 @@
在这期間,传来了报告,也没有发现根据天启之塔的「假面的魔隷術師」被杀害的(和セレスタ报告)グルーム元大神官的遺体。( その間に聞こえて来た報告によると、もぬけの空となった天啓の塔では「仮面の魔隷術師」に殺害された(とセレスタが報告した)グルーム元大神官の遺体は見つからなかったそうだ。)
后从现場消失了王家的馬车两辆在不同的地方发现,坐在那里的是面具男用钱雇佣的流氓 … … 就是說,公主的跟踪现状,什么的成果也没提高。
後从现場消失了王家的馬车两辆在不同的地方发现,坐在那裡的是面具男用钱雇佣的流氓 … … 就是說,公主的跟踪现状,什么的成果也没提高。
「难道现在,雾香的家伙的手,強行将那花朵……真的!为什么那个样子,堕落了,公主騎士堂堂……的,可怜啊……!」(「もしや今ごろ、キリカのように奴の手で無理矢理その花を……くっ!どうしてあのような姿に堕ちてしまったのだ、姫騎士ともあろう者が……な、情けないッ……!」)
......@@ -171,7 +171,7 @@ Duang的一声把拳头打在墙上。细長而清秀的眼睛懊悔着,與咬
突然抱着头卷着了的身体,火熱的血到処奔跑的感觉。
忘不了,那个彻的鬼畜外道给予的,作为女人最大的屈辱。
那一天不思い返さ了……然,每当回想起来。
那一天不思い返さ了……然,每当回想起来。
「Uu,Ku……!Ma,又,我的身体……怎、怎么了……啊,啊啊啊!?」
......@@ -194,7 +194,7 @@ Duang的一声把拳头打在墙上。细長而清秀的眼睛懊悔着,與咬
一边按俯卧的样子原封不动地更加移动手指,一边用泪眼睛看着家传的鎧甲 … …那 个被彻底地诬蔑的骄傲的象征。
好像害怕被谁知道的,回来的时候也没有人碰到自己的手,荣耀,……取回自己的荣 耀的方法,现在正是只有一个。
「彻,魔隷術師彻……呜!!啊,我,女騎士セレスタ,一定会就回公主和雾香、……然你,うぅぅぅっっっ!!?」
「彻,魔隷術師彻……呜!!啊,我,女騎士セレスタ,一定会就回公主和雾香、……然你,うぅぅぅっっっ!!?」
让优雅的身体向后仰,在床上搞乱馬尾辫,把臀部高高顶起来的 セレスタ。
那种姿势是與被在馬车中被男人夺走纯洁的时候相同的姿势。
......@@ -214,7 +214,7 @@ Duang的一声把拳头打在墙上。细長而清秀的眼睛懊悔着,與咬
突然听到的女仆長的声音和少许的敲门声,セレスタ心脏从口跑出的那样吃惊。
「是是吧,什么啊!等,等一下,不打开门說吧!!」
「是,是的……那个,奇怪的客人,システィナ公主殿下的小姐有話要……」
「是,是的……那个,奇怪的客人,システィナ公主殿下的小姐有話要……」
「奇怪的客人?」
「那个……该怎么說呢,因为带着假面所以年龄不明确、身份不明,要赶走吗?」
......
......@@ -29,14 +29,14 @@
「有很多要求哦! 可是、如果你不这样做,我周圍被欸啰啰啰啰……!」
「这,这样什么……? 啊啊、真是的在习惯啊啊啊啊啊……!」
整洁的黑色直发和轻波养了的白金金在小鸡鸡的两侧面上下走来走去,等級差别是显露的。
整洁的黑色直发和轻波养了的白金金在小鸡鸡的两侧面上下走来走去,等級差别是显露的。
出生和世界都不同,有一个共同的就是两人都是周圍的偶像。
这豪华过度的双重奉献,視覚性也受不了。
「呼……雾香,我们这样服务彻先生的,相当的,所以不习惯啊……老实讲我、一点呃呜呜……!」
「诶,诶?我硬要被灌输这种知识 ……,但是公主,不討厌是吗……?」 「我,器望彻感到喜観……,対:I欢的人的明基做这样服务的,呈然組俗可是感到幸福…… chuuuu」「演,・,我是與公主不同的幸福吗,………、好・Tl …T…B-、 I…/ ………0…-、 1
有數养的大小姐脸颊緋红,没品的口交的声音,一边不知不覚吸附我的小鸡鸡一边争夺添含在嘴的,所以我忍受不了
有數养的大小姐脸颊緋红,没品的口交的声音,一边不知不覚吸附我的小鸡鸡一边争夺添含在嘴的,所以我忍受不了
『好了好了,两人用你们的大奶给我乳交吧!』
『那是什么,,突然用身体?』
......@@ -61,9 +61,9 @@
「厉害,雾香和公主西两个的奶阴道汇总,最高…… Uu!」
偶尔把好像窒息在柔软奶海中的阴茎从十字形的山谷中顶出
很高兴ピュピュッ和カウパー泄漏,敏感的乳合十锤炼合行为桃色通红的美少女,两人的脸上散的。
很高兴ピュピュッ和カウパー泄漏,敏感的乳合十锤炼合行为桃色通红的美少女,两人的脸上散的。
「还是硬的的,在奶的面……」
「还是硬的的,在奶的面……」
「呼 ?硬梆梆的阴茎在能着空的乳头」
要融化般的触感的支持而柔软的空間浮力的我的小鸡鸡,简直是无重力状态。
......@@ -81,8 +81,8 @@
「哦,是吗?」
「啊,哎?」
左手黑发的右手金的,好的手感中插入中間一靠近,柔软的脸额互相更紧密地使。
后四大柔肉凶器中,猛烈的速度在激烈的前端那里……!
左手黑发的右手金的,好的手感中插入中間一靠近,柔软的脸额互相更紧密地使。
後四大柔肉凶器中,猛烈的速度在激烈的前端那裡……!
「都沐浴在我的鸡鸡牛奶中吧!雾香、希斯緹娜公主」
「等、等一下……啊啊啊!?」
......@@ -108,13 +108,13 @@
『啊,啊!太狡猾了,两个人就已经不是并始了吗,混在一起明!』
『我也要参加…………』
这几天从早到晚持续着,魔隶们采取替换式的梦一样的宮玩法,还没有结束。
这几天从早到晚持续着,魔隶们采取替换式的梦一样的宮玩法,还没有结束。
虽說如此,当然,我的H不是准備。
雾香和公主,一边用手抚摸賽利亞和阿梅利亞重叠交替插入充分享受5 P之
雾香和公主,一边用手抚摸賽利亞和阿梅利亞重叠交替插入充分享受5 P之
我邀请阿梅利亞 去 妮娜 的 武器器管理 室。
「是什么主人,交付给我的东西?」
「啊啊,这毫无女人味的礼物在尤丽娜伯爵家的宝藏找到的」
「啊啊,这毫无女人味的礼物在尤丽娜伯爵家的宝藏找到的」
拿出来的是平时她用相同大小的長劍。就像美工刀的刀身的扁平状,有數不清的分割点一样的东西。
......@@ -131,7 +131,7 @@
「ーーーー!啊,想要快点实战尝试!要是这种重量平衡的話,即使是鞭子状态也会有很深的伤痕……呵呵呵………!」
那很好啊不过,总觉得眼带有点流氓的光辉。见人就砍气势。
那很好啊不过,总觉得眼带有点流氓的光辉。见人就砍气势。
「啊,阿梅利亞看到好武器的話就像打开了战斗狂熱者开关一样」
「是,是吗……能让我试试外面那块木头吗?」
......@@ -160,12 +160,12 @@
魔隷術師的水平多少自己知道吧,耐久力與普通人几乎不变,沉重的防具也穿不上了。
魔隷強化不能以我自己为対象,強化魔法的跟进也有界限。
队伍中心的我是最弱的,特别是被敌人知道我是魔隷術師的話,会被集中攻击的
不过我的生存能力的提高是格魯姆之战也见识了,今的战斗中重要的课题了。
不过我的生存能力的提高是格魯姆之战也见识了,今的战斗中重要的课题了。
「时間加速的护腕,这一点是提高生存率」
以其薄的想紙一样的防御力,还是这的人不叫信赖
哎呀,巧妙发挥魔隷们能力的我是安全的,今更是。
以其薄的想紙一样的防御力,还是这的人不叫信赖
哎呀,巧妙发挥魔隷们能力的我是安全的,今更是。
「話說回来,妮娜就有一点之前就很在意。为什么最近,那个样子啊?」
......@@ -178,7 +178,7 @@
我是不太懂,但妮娜也十分想的地方。
「因此,今我女仆法術師妮娜!并且由原来主人呼叫的,正好!」
「因此,今我女仆法術師妮娜!并且由原来主人呼叫的,正好!」
「哦,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努力吧」
那好,不过,女仆衣服上面披着術士長袍是等着我吐槽吗?我魔隷師新生活要开始了
......
......@@ -9,11 +9,11 @@
敌人是树妖,有着一张像骷髅一样的可怕的脸、凶狂的樹木巨人。
 那家伙想要再次把埋进森林柔软的土地的拳头拔出来,但是……!
 那家伙想要再次把埋进森林柔软的土地的拳头拔出来,但是……!
「机会来了」
 在后方的我发出指示之后、树妖的动作停止了。
 在後方的我发出指示之後、树妖的动作停止了。
「ヌゥゥゥオォォォーッッ!!压制住Da Z啊!!」
......@@ -49,9 +49,9 @@
「就是现在,帕露缪拉絲。」
「呵呵,知道了」!死亡怀抱之翔,制裁的魔光……裂破魔霰弹!!」
松开握住煌劍的手、雾香向后方跳躍退避之后
松开握住煌劍的手、雾香向後方跳躍退避之後
足以把黑色的哥特式礼服向扬起的強大的紫色魔力弹被射了出去。
足以把黑色的哥特式礼服向扬起的強大的紫色魔力弹被射了出去。
它的目标不是巨木树人,而是深深插入树干的【艾尔坎榭尔】的刀身。
......@@ -69,7 +69,7 @@
虽說有魔奴隷契約的強化,但是居然毫发无损的打到了連熟练的的战士団都觉得棘手的巨型树妖,这个组合还是很強的呢。
「做得太好了,各位。在后方躲避的尼娜和公主一边呼喊着一边哭泣的跑向这里。」(译:感觉有问题。)
「做得太好了,各位。在後方躲避的尼娜和公主一边呼喊着一边哭泣的跑向这裡。」(译:感觉有问题。)
「我知道了、Ma Si Ta,啊─,比想象中的没意思呢,还想要砍更多。」
(译:危險的孩子!给你柴刀,帮我砍死男主。)
......@@ -78,7 +78,7 @@
 其他人为了煌劍的回収、戰闘後的処理而开始活动起来、我发现了有一个孤单的身影
把弓整齐放到背、一言不发的希尔。
把弓整齐放到背、一言不发的希尔。
「……………………」
......@@ -89,7 +89,7 @@
「希尔…………有一个対她来說很重要的大姐。」
(译:希尔用名字自称,不要告诉我你不懂。)
 在别墅的寝室里。从背后被我抱住的雪白的身体让我感觉的心头一暖
 在别墅的寝室裡。从背後被我抱住的雪白的身体让我感觉的心头一暖
肌肤贴合在一起摩擦、我打听起了希尔的事。
「呃?那还真是初次听闻呢。」
......@@ -114,7 +114,7 @@
她好像是黑暗精灵族的祭祀巫女、有着继承巫女的血脉。
 前代去世了,作为新一代的巫女,必须要回到部族
 前代去世了,作为新一代的巫女,必须要回到部族
「这就是突临的离别嘛,会感觉寂寞吗?」
「嗯,嗯…………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姐姐,我有觉悟,总有一天会有这样的…………但是,但是」
......@@ -130,18 +130,18 @@
 就連精灵的老人们,也表示没有听过那样的事情,一致劝她放弃。
就算是这样,希尔也没有放弃。因为如果就这样放弃,姐姐实在是太可怜了,这样想法在腦袋呈现。
就算是这样,希尔也没有放弃。因为如果就这样放弃,姐姐实在是太可怜了,这样想法在腦袋呈现。
「原来如此,所以才离开森林成为冒険者,寻找解除詛咒的方法。」
希尔点了点头
作为冒険伙伴的妮娜他们知道了这件事,就算正在进行其他的任务,也帮忙寻找解除詛咒的方法的线索。
「但是,还没有找到任何成果…………所以,现在要回到森林…………让我感觉到一点点,郁闷……」
「但是,还没有找到任何成果…………所以,现在要回到森林…………让我感觉到一点点,郁闷……」
 细小的手臂放在放在很有分量的胸前,捏紧拳头。
在身后看不见她的表情,不过,她一定露出了责備自己无力和后悔的表情。
在身後看不见她的表情,不过,她一定露出了责備自己无力和後悔的表情。
「所以,說要去(XXX)大森林的时候,才会反应與平时不一样。」
「……啊,是啊!?啊,主人……!?」
......@@ -158,7 +158,7 @@
种族特有的触摸手感,这也是公主和雾香有着风韵不同的胸部。
「时間并不是非常紧迫不是吗,在以后的时間里慢慢的寻找不就行了吗?」
「时間并不是非常紧迫不是吗,在以後的时間裡慢慢的寻找不就行了吗?」
「是,虽然是这样没错,但……但是,主人………」
「反正要寻找【破天之骸】,詛咒的解决方法也可以顺便一起寻找,而且希絲緹娜公主的预言說不定可以帮你解决问题呢。」
......@@ -188,7 +188,7 @@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当然,现在我対希尔的【那位】也抱有兴趣。』
让希尔坐在我的身上,我从方抱住她的腰部、把肉棒插进因为敏感的耳朵和胸部受到愛抚而变湿的小穴里。
让希尔坐在我的身上,我从方抱住她的腰部、把肉棒插进因为敏感的耳朵和胸部受到愛抚而变湿的小穴里。
にゅぶぶぶっっ(插进去时候的水声)……的、受到了小小的抵抗和轻微的体重,把我的包容住了。
......@@ -199,13 +199,13 @@
知道冷酷的精灵女孩会发出这样如此可愛的娇喘的声音的男人、世界上只有我吧。
「庫!这个体位,让原本就插进小穴深処的肉棒更加深入了……!」
「啊啊─…………主人大人的、粗大的…………希尔的面、貫穿了…………蒽!!」
「啊啊─…………主人大人的、粗大的…………希尔的面、貫穿了…………蒽!!」
姆扭姆妞的揉着胸部、这就像是可以随便揉有趣的形状百变的精灵巨乳的专席一样。
用力地摇动着腰部,不断的貫穿于抽出着希尔的身体。
「不需要做出多餘的担忧哦,希尔。心不安的时候,我随时都可以像这样让你安心下来。」
「不需要做出多餘的担忧哦,希尔。心不安的时候,我随时都可以像这样让你安心下来。」
(译:我来,你滚,不需要你!)
「蒽!蒽啊!…………很、舒服、蒽!被主人、抱住会感觉很安心………啊蒽蒽~啊!!」
......@@ -220,12 +220,12 @@
キュッキュと的愉悦的收缩着的精灵小穴,與希尔的声音不同,直率的变现出了快乐的感觉。
「庫!收缩的真紧,要射了,就这样射在面了哦。」
「来吧,主人的、炽熱的……………把希尔的面射的满满的…………ひうっ、ひんんんぅぅあ!!?」
「庫!收缩的真紧,要射了,就这样射在面了哦。」
「来吧,主人的、炽熱的……………把希尔的面射的满满的…………ひうっ、ひんんんぅぅあ!!?」
 ごちゅんっっ!!(射精的声音)と、出现就像是从下方小小子宮那射到了胸部的位置的错觉。
 ごちゅんっっ!!(射精的声音)と、出现就像是从下方小小子宮那射到了胸部的位置的错觉。
金色的头发被弄的凌乱的希尔向下倾、我把我的欲望全部注射到了胸部以外的另一个最性感的地方。
金色的头发被弄的凌乱的希尔向下倾、我把我的欲望全部注射到了胸部以外的另一个最性感的地方。
「啊啊啊主人っ…………んふぁ啊゛啊゛啊゛啊゛っっっ!!? あぁぁぁーーーーっっっ!!」
......@@ -235,7 +235,7 @@
 向有魅力的異种族的雌性舒爽的射尽白灼液,是作为雄性最棒的瞬間。
維持着抱住希尔的这个动作,倒向了方堆起来的枕头。
維持着抱住希尔的这个动作,倒向了方堆起来的枕头。
(译:其实我有一个抱枕,名叫真白。)
......@@ -256,11 +256,11 @@
(意思大概是一个公主和一个女仆站在一起笑,却没有违和感。)
在那之(我们)跨越了各种危險、我们在希尔的带領下终于到达了精灵的村落附近。
在那之(我们)跨越了各种危險、我们在希尔的带領下终于到达了精灵的村落附近。
「……………等一下,各位。」
,希尔的耳朵震动了一下,并阻止我们继续前进。」
,希尔的耳朵震动了一下,并阻止我们继续前进。」
接下来,眼前的地面被不知道从什么方向射过来的弓箭插住。
......
哐啷一声,囚禁住我们的地牢大门,在眼前被关上了。
但是仔细看的話,可以发现笼子不是用铁制造成,而是看上去很坚硬的木材,应该是使用了什么魔法強化才対。
「就算有勇气想要逃跑也没有用哟,人类。铁面树可是具有強悍的魔力冲击耐性……还有,就算你是擅長破坏魔法的術士也没用,你一样离开不了这。」
「就算有勇气想要逃跑也没有用哟,人类。铁面树可是具有強悍的魔力冲击耐性……还有,就算你是擅長破坏魔法的術士也没用,你一样离开不了这。」
这位有着巧克力颜色的褐色皮肤,上下重要部分包裹在薄布,身体线条可以清楚看见的黑暗精灵美女,用着细長,清秀的眼睛瞥了我一眼。
这种看着人类的眼神,明显就是种族歧視的視线……而且她好像是看管这个底下监牢的狱兵。
......@@ -14,24 +14,24 @@
而留在会場的我、希艾拉、艾米莉亞则举起双手投降。
如果,他们想要杀我们的話,可以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放下箭雨,才不会在开始时射出威赫的一击。
所以从情况可以看得出来,可以判断他们已经早就先一步用了什么方法进入場内。
就我想的一样,黑暗精灵们没有追击撤退组,而是来捕获我们方唯一的精灵希艾拉,然把她带回自己据点……就是现在这个广阔的底下部落。
就我想的一样,黑暗精灵们没有追击撤退组,而是来捕获我们方唯一的精灵希艾拉,然把她带回自己据点……就是现在这个广阔的底下部落。
「那么……之怎么办,主人?」
「那么……之怎么办,主人?」
从背坚硬的土墙那边,是听见我们対話,而过来的艾米莉亞。
从背坚硬的土墙那边,是听见我们対話,而过来的艾米莉亞。
不过她现在的武器、盾牌,防具都被解除放到监牢外面。
「是啦,首先要一边想办法离开,一边收集情报。所以来协助我,艾米莉亞。」
「协助……果,果然是要那样做……是呢。」
「在說什么?喂,你在說什么啊,人类!?」
肯定啦,听见我理所当然的从嘴說出来的話,作为监視的黑暗精灵肯定会用着惊讶的表情看向这边。
我才不管呐,催促红着脸,理解我意图的艾米莉亞,接着她走到旁边有格子的墙壁,双手抓住然突起腰部翘起臀部。
肯定啦,听见我理所当然的从嘴說出来的話,作为监視的黑暗精灵肯定会用着惊讶的表情看向这边。
我才不管呐,催促红着脸,理解我意图的艾米莉亞,接着她走到旁边有格子的墙壁,双手抓住然突起腰部翘起臀部。
「但,但是真的要在这种地方……咿呀!?等一下主人,不要那么突然……啊呶哇啊啊啊!?」
我从破烂的布里掏出小弟弟,再把遮挡艾米莉亞腰部的皮革提起,可以看到因为紧张,而收紧的健康股間已经湿淋淋……并漏出。
和說着困惑的話相反,那已经足够湿润,都做好随时被插进去的准備。
和說着困惑的話相反,那已经足够湿润,都做好随时被插进去的准備。
「什……!?什,你们,究竟要做什么啊!?」
......@@ -41,22 +41,22 @@
「啊啊啊啊……哇啊!?咦,啊呜!主,主人,这样好害羞……咦呜!?」
抓住背墙上因为晒黑的双臂突然伸直,女战士柔软的身体,由于我猛烈的攻击背部竖起,像弓一样向后仰。
抓住背墙上因为晒黑的双臂突然伸直,女战士柔软的身体,由于我猛烈的攻击背部竖起,像弓一样向后仰。
在異常状态下,红着脸被别人看着的情况下,给艾米莉亞的身体带来比平时更加敏感的反应。
噗噜噗噜害羞的水声在逐渐变得更大声,结合部分传出来的声音传遍了这个狭窄的底下监牢。
「激烈运动后的地方比平常更加湿润呐,艾米莉亞!?莫非是被别人看到之后更加燃烧起来了!?」
「不要說这种坏心眼的話,主人啊啊!我,让我变成这样子,全是因为主人从背后的征服我,才会让我感到作为女人的快感。啊,主人的弟弟大人!!」(X:到这里我才了解作者有多喜欢背式。)
「激烈运动後的地方比平常更加湿润呐,艾米莉亞!?莫非是被别人看到之後更加燃烧起来了!?」
「不要說这种坏心眼的話,主人啊啊!我,让我变成这样子,全是因为主人从背後的征服我,才会让我感到作为女人的快感。啊,主人的弟弟大人!!」(X:到这裡我才了解作者有多喜欢背式。)
就算比自己年下,面対力量也比自己弱小很多的男人面前,要怎么才能使之做到弄哭的力量。那就是唤醒她快感,就算是胜过男人,有着刚強力量的女战士也好也要拜倒石榴裙下。(X:这段理解的一知半解!)
而且和毫无浪费肌肉的野生动物一样,但是又有其他不同的部分。就像她现在表现出来的两面性,在进入小穴过程中那份既柔软,又像要把我融化感觉一样。
「什,什么啊这……就像野獸,这就是人类的交配行为吗……!?」
「被别人这么說哦,艾米莉亞?你看,像动物一样从背部被侵犯,快向主人奉献小穴!」
「是,是的!我,我是主人的小狗,弟弟大人这是摇晃着的屁股哦,汪,汪汪……哇呀~!?」
「是,是的!我,我是主人的小狗,弟弟大人这是摇晃着的屁股哦,汪,汪汪……哇呀~!?」
配合着嵌入在丰厚屁股里,代替尾巴的小弟弟正在晃来晃去。身为忠犬的女战士,主动的向着我献媚同时,内侧却紧紧的勒住我那里
由于眼前突然展开的无耻行为,而看得目瞪口呆的黑暗精灵总算回过神来,然恼羞成怒(害羞和发怒)的脸都红透。
配合着嵌入在丰厚屁股裡,代替尾巴的小弟弟正在晃来晃去。身为忠犬的女战士,主动的向着我献媚同时,内侧却紧紧的勒住我那裡
由于眼前突然展开的无耻行为,而看得目瞪口呆的黑暗精灵总算回过神来,然恼羞成怒(害羞和发怒)的脸都红透。
「停,停下来小子!你们知道自己立場吗,喂!」
......@@ -66,7 +66,7 @@
「呜……啊,啊……?这,这是……!?」
我反射性的放开褐色的手,再看向在外,是背対这边摇晃着绑住而垂下的暗淡色銀发,抱着腦袋东倒西歪的黑暗精灵。(X:这里应该是单馬尾!?)
我反射性的放开褐色的手,再看向在外,是背対这边摇晃着绑住而垂下的暗淡色銀髮,抱着腦袋东倒西歪的黑暗精灵。(X:这裡应该是单馬尾!?)
虽然还没有完全的隷属化……但是,已经跟堕落没有什么区别了。
......@@ -79,8 +79,8 @@
「喂,听得到我声音吗……我是你的主人,现在你和她一样,都是我的宠物。接下来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嗯,嗯……怎么会,明明知道不能听从……但是身,身体自己却……啊,啊~!?」
后,淡绿色的隷属魔力,在黑暗精灵的銀发周圍闪烁起来。
后的抵抗已经没有用了,她用颤抖的手伸进垂下的長方形腰布里,开始抚摸起来……而那个健康的褐色屁股,从木材制的格子伸向我这里
後,淡绿色的隷属魔力,在黑暗精灵的銀髮周圍闪烁起来。
後的抵抗已经没有用了,她用颤抖的手伸进垂下的長方形腰布裡,开始抚摸起来……而那个健康的褐色屁股,从木材制的格子伸向我这裡
「好的,真是好孩子……艾米莉亞你先等一会了,我先让这家伙完全隷属化……吧!」
......@@ -89,13 +89,13 @@
「嗯啊!?啊,好痛…呀啊啊……进来了……这,这是什么啊!?」
「哎呀,原来是処女啊……跟有着傲慢的脸不同,有个可愛的地方啊!」
从艾米莉亞那里拔出的小弟弟,隔着格子毫不客气的顶上黑暗精灵的小穴,然后夺取她的処女,进行愛愛行为。
仔细品尝经过鍛鍊而丰满,还富有弹性的巧克力色女生性器,我的小弟弟一边被処女特有的缩紧感纠缠着,一边感觉由同調达到足够湿润的面。
从艾米莉亞那裡拔出的小弟弟,隔着格子毫不客气的顶上黑暗精灵的小穴,然後夺取她的処女,进行愛愛行为。
仔细品尝经过鍛鍊而丰满,还富有弹性的巧克力色女生性器,我的小弟弟一边被処女特有的缩紧感纠缠着,一边感觉由同調达到足够湿润的面。
「这是啊啊,这是什么,这种未知的感觉咦咦~?被灼熱的硬物貫穿了……好痛,好灼熱的感觉传到了身体深処……呀啊呀啊呜~!?」
「啊啊啊,能感觉到,主人的弟弟大人进来……咕~!?」
虽然受到格子,让动作受到限制,但是反而感到挺新鮮。然再抓住褐色屁股上的腰,一点一点尝试进入也相当有趣。
虽然受到格子,让动作受到限制,但是反而感到挺新鮮。然再抓住褐色屁股上的腰,一点一点尝试进入也相当有趣。
同样受到感觉同調的艾米莉亞,也因为被插入带来的快感,使得悬空(寂寞)的小穴变得湿润。
「快看快看,人类大人的小弟弟舒服吗,黑暗精灵!?」
......@@ -104,27 +104,27 @@
「好啦,想要更多舒服的感觉,就要服从我!听我的話,知道吗!?」
「是,我会服从!我会将所有奉献给这根人类的弟弟,不管什么都会做啊啊啊!所以,让我们做更多舒服的事!!」
而现在,黑暗精灵自己把丰满的褐色臀部推进格子,露出屁股中間的小穴。(X:中間那段我也修改,原来是黑暗精灵把她那丰满的臀部肌肉向格子挤压)
而现在,黑暗精灵自己把丰满的褐色臀部推进格子,露出屁股中間的小穴。(X:中間那段我也修改,原来是黑暗精灵把她那丰满的臀部肌肉向格子挤压)
我那対異种族愛愛,而变得更加兴奋,勃起的小弟弟依旧激烈的进攻中。
黑暗精灵娘和艾米莉亞两个的尖叫声混合在了一起,噗呲噗呲的愛液声音與现在的气氛同时提升到灵一个次元。
「好啦,让我把最服从用的精液注入进去!好好感谢你那个処女小穴能收下,被你蔑視的人类大人的精子吧!」
「好啦,让我把最服从用的精液注入进去!好好感谢你那个処女小穴能收下,被你蔑視的人类大人的精子吧!」
「哇啊──!让我收下人、人大人的种子。满满的注射进来了……呀啊啊啊啊好熱──!!?」
どくんっっ!!どぐっ、どぐびゅるるっっ……びゅるるるるっっっ!!(X:这段我就不翻译了,大概意思就是噗呲!!噗呲噗呲……的声音。)
「我这,这也来了啊啊啊!?感觉到主人的弟弟大人,高潮……啦,啊啊啊……!!?」
「我这,这也来了啊啊啊!?感觉到主人的弟弟大人,高潮……啦,啊啊啊……!!?」
看着到现在,対夺走了这位処女的異种族娘,我还不知道她名字叫什么来的,只顾着尽情在做不负责的中出,让她完全被我征服!
由于感觉同調被全开的艾米莉亞也迎来高潮了,因为絶頂而脱力,她现在趴到地牢的地上,健康的屁股之間噗呲潮喷中。
「好的,在我们从这里出来之前,先把这里发生的所有跟我们說明一下吧。」
「好的,在我们从这裡出来之前,先把这裡发生的所有跟我们說明一下吧。」
所以,我最初才会回答没有必要逃离这……如果不那样的話,怎么能欺骗到她。
所以,我最初才会回答没有必要逃离这……如果不那样的話,怎么能欺骗到她。
趁着逃脱这段时間,就让我好好利用身为魔隶的她为我做事吧。
那么,首先要理解清楚,为什么原本友好关系的黑暗精灵,现在却是敌対关系……究竟发生了事,这点一定要調查清楚才行。
因为魔隶是処在半約束,半开放状态,所以在解除術式前,也是需要看之发展的情况。
因为魔隶是処在半約束,半开放状态,所以在解除術式前,也是需要看之发展的情况。
「啊,是……但,但是,腰快要直不起来了,真……是,対不起………」
「真是太过分了,主人啊啊……!」
......@@ -134,13 +134,13 @@
期間,我一边等待着两人回复之前,一边想着希艾拉现在究竟怎么样………
…我…是…神…殿…分…界…线…
黑暗精灵部落的地下村落,最深処的位置。
,是由树木经过复杂的雕刻,和由石头精致组合而成,静謐的神殿。
,是由树木经过复杂的雕刻,和由石头精致组合而成,静謐的神殿。
「……这是哪裡?」
「……这是哪裡?」
和地球的神殿非常相似,在木地板的神殿面。
和地球的神殿非常相似,在木地板的神殿面。
不仅武器被夺走,左右两边还有精悍的黑暗精灵战士二人伴随着的希艾拉,一如既往的无表情,现在正渐渐崩溃,同时丰满的胸部深処,传来被敲响的警告声。
那么在这里……恐怕是,那个人在这里吧。
那么在这裡……恐怕是,那个人在这裡吧。
「……你们啊,都给我退下。」
......
眼前是一棵非常巨大的树木,而在树干與树枝之間可以看见有好几条吊桥把它们連接在一起。上面还有用木材、叶子、草等制作而成,排列在粗大的树干以及树枝的家。形成了
一个自然而紧密,立体感的村落。
而这,正是精灵们生活树村。(X:树上的村庄)
而这,正是精灵们生活树村。(X:树上的村庄)
在逃离黑暗精灵的追击之后,娜娜和妮娜,以及希絲緹娜公主急忙来到这里
在逃离黑暗精灵的追击之後,娜娜和妮娜,以及希絲緹娜公主急忙来到这裡
「貴安,精灵们的各位。我是希絲緹娜.兰波迪亞。是自古以来與你们有着友好关系的,兰波迪亞王国第三公主。」
当看到公主坚定(毅然)的样子,原本多少还在警惕的精灵们,対待我们的态度也改变了(缓和下来了)。
当看到公主坚定(毅然)的样子,原本多少还在警惕的精灵们,対待我们的态度也改变了(缓和下来了)。
后,在村落的中心,两人加一体被招入制造成族長家,最巨大的树洞里
後,在村落的中心,两人加一体被招入制造成族長家,最巨大的树洞裡
「哼……这么說,你们就是希艾拉的朋友啦。包括希艾拉在内,其他伙伴都被黑暗精灵囚禁了,是这样吧?」
看着头戴皇冠头飾,身穿礼服的王族;穿着女仆装,披着法袍的魔法師;最是赤铜色的魔法人偶,这个奇妙的三人组合。
看着头戴皇冠头飾,身穿礼服的王族;穿着女仆装,披着法袍的魔法師;最是赤铜色的魔法人偶,这个奇妙的三人组合。
対久违而来的「外来」访问者,摆出干巴巴脸的精灵長老,若无其事的双眼盯着那边。
「是这样没有错,请帮忙拯救主人和希艾拉!」
......@@ -35,7 +35,7 @@
她(希尔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