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b3889793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人喰い転移者の異世界復讐譚 ~無能はスキル『捕食』で成り上がる~

parent 34130c2d
 三天,王都卡普托処刑場。
 三天,王都卡普托処刑場。
 到処都是惡趣味的观众们。
 今天的訓練顾及到大家依旧中止,不过看样子特地前来观摩処刑場的就只有我一个人。
 赤羽姑且不论,身为同班同学,要是除我之外能再来个人见証荣仓的临终就好了。
 顺带一提,赤羽因为身体不适正躺在宿舍休息。
 顺带一提,赤羽因为身体不适正躺在宿舍休息。
 回去的时候给她买杯果汁,试着让她打起精神来吧。
 在会場上静候片刻,荣仓被身为死刑执行者的王国士兵们押解着现出身影。
 在会場上静候片刻,荣仓被身为死刑执行者的王国士兵们押解着现出身影。
 身着寒碜的囚服,形容憔悴的她,步履沉重地走到断頭台前。
 手被绑在身,头发也被剪得很短。
 手被绑在身,头发也被剪得很短。
 因为原本头发很長的缘故,给人的印象变化极大,一瞬間我几乎没认出她是谁。
 嘛,从没化妆的时刻起容貌就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变化,现在又更进了一步而已。
......@@ -17,7 +17,7 @@
 不过她的脸上流淌着泪水,想必正在哀叹着死亡吧。
 士兵摘下荣仓的手铐,押着她的背,把她的腦袋和两个手腕放到台上。
 再从上方扣上木板固定,她的身体就完全动不了了。
 再从上方扣上木板固定,她的身体就完全动不了了。
 完成固定的士兵暂时离开場地,从旁边的其他士兵手中接过崭新的銀色長劍。
 那就是用来斩断绳索的劍吗。
 劍刃周圍铭刻有文字,感觉相比实战用,更接近为仪仗而制造的劍。
......@@ -32,8 +32,8 @@
 劍刃挥下,举起的劍切断了绳索。
 深灰的斬首刃落向荣仓的头颅。
 最的一瞬,她的視线與我的視线交汇。
 从这人山人海的观众之中,最后的最后发现了我,简直犹如奇迹。
 最的一瞬,她的視线與我的視线交汇。
 从这人山人海的观众之中,最後的最後发现了我,简直犹如奇迹。
 为感谢这絶妙的偶然,我露出率真的微笑。
 看到这个笑容的荣仓瞪大双眼。
 『你就是那个寄信人吗』,简直就好像,事到如今终于察觉到了一样。
......@@ -55,7 +55,7 @@
 在処刑場不见停歇的满場鼓掌声中,我瞥了一眼怒視着这边的荣仓的腦袋,离开了现場。
 亲眼见証了処刑,我带着王都的特产果汁回到宿舍。
 亲眼见証了処刑,我带着王都的特产果汁回到宿舍。
 最先去的地方,当然是赤羽的房間。
 除了我的房間外,宿舍的每个房間都是二人間,幸运的是现在赤羽的室友似乎外出了。
 我叩响门板,传来微弱的一声「请进」
......@@ -93,11 +93,11 @@
 我叼起吸管,吸了一口果汁。
 几乎没有酸味。
 甘甜到几乎令人怀疑面是不是加了糖浆,还有些粘稠。
 甘甜到几乎令人怀疑面是不是加了糖浆,还有些粘稠。
 确实是能让人回复元气的味道。
 确认我喝过,赤羽才咬住吸管喝起来。
 确认我喝过,赤羽才咬住吸管喝起来。
「秘方似乎加入了海产品哦。」
「秘方似乎加入了海产品哦。」
「唔诶,真的假的!?」
「听說是加入了一种叫度切的甜貝的缘故。」
「黏糊糊的也是这个的缘故?」
......@@ -111,7 +111,7 @@
 两人静静地喝了一会儿果汁。
 先喝完饮料的赤羽,等到我喝完才开口。
「得到阿尼瑪之太兴奋了以至于一直没意识到,事到如今才去思考,为什么我们会被带到这个世界呢。要是我们没有过来……荣仓他们就不会死了。」
「得到阿尼瑪之太兴奋了以至于一直没意识到,事到如今才去思考,为什么我们会被带到这个世界呢。要是我们没有过来……荣仓他们就不会死了。」
 关于人的死亡的談話,颇为新鮮。
 等我喝完才說,大概是觉得这話题并不是能边喝饮料边聊的内容吧。
......@@ -127,7 +127,7 @@
「该道歉的是我才対。虽然或许道歉了也于事无补……対不起呢。」
「确实于事无补,因为那时候赤羽対我什么都没做嘛。」
「只是看着,却什么都不去做。我觉得这比直接出手还要过分。」
「你能这么想就足够了。然,这样子和赤羽同学聊天我也很开心,正负相抵还有盈余呢。」
「你能这么想就足够了。然,这样子和赤羽同学聊天我也很开心,正负相抵还有盈余呢。」
「白诘……」
 个中缘由姑且不论,开心这点是真心实意的。
......@@ -146,17 +146,17 @@
「就算想来聊天,你身边有桂君和广濑君在的話没有空隙可钻呢。」
「是吗?那两个人非常我行我素,总喜欢把我丢在一边自己做自己的事。现在不就是这样。」
「难道說,今天也?」
「没错,訓練去了。那俩家伙的肌肉一直長到腦子,完全理解不了別人细腻的情感。」
「没错,訓練去了。那俩家伙的肌肉一直長到腦子,完全理解不了別人细腻的情感。」
「确实,赤羽同学都已经那么虚弱了还放着你不管,太过分了。不过那两个人……特別是广濑君,我觉得他只是不想让別人看到自己的软弱而已。只有同为男人才察觉得到就是了。」
「露骨的狐狸精发言呢。」
「都說了我本来就是男人。」
 桂與广濑,不管是休息日还是訓練结束之,都会主动留下来继续訓練。
 桂與广濑,不管是休息日还是訓練结束之,都会主动留下来继续訓練。
 原本就优秀的两人,拜如此訓練所赐,級別不断提升,正在获得越来越超群的強大力量。
 艾薇也対他们抱有期待,偶尔会配合他们自主练习。
「対了,団十郎不想暴露自己的软弱是什么意思?」
「因为广濑君是班的領导人物,大概正在为几人的死亡懊恼不已吧。」
「因为广濑君是班的領导人物,大概正在为几人的死亡懊恼不已吧。」
「那訓練呢?」
「为了排解悔恨,也为了能在关键时刻保护重要的人。」
「因为这个才放着我不管,让人完全开心不起来。」
......@@ -194,7 +194,7 @@
 我苦笑着握住了抬高音量的赤羽的手。
 像这样一动不动的过了十分钟,她的呼吸逐渐变得悠長。
 我松开手,最轻轻地摸了摸她的额头,离开了房間。
 我松开手,最轻轻地摸了摸她的额头,离开了房間。
◆◆◆
......@@ -217,7 +217,7 @@
 一个人独処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阴暗的思考。
 艾薇対于普拉娜斯能像这样来到她的房間,打从心底感激。
 嘛,因为最近普拉娜斯频繁造访此地,所以艾薇的心也开始期待「普拉娜斯该来了」
 嘛,因为最近普拉娜斯频繁造访此地,所以艾薇的心也开始期待「普拉娜斯该来了」
 不言而喻,这是岬的建议带来的影响。
 只要普拉娜斯身在艾薇旁边,水木就无法轻易靠近艾薇。
......@@ -246,7 +246,7 @@
 原本以为想要保护艾薇的性命,只要终结战争就行了,基于这一想法做出的行动,结果而言反而成为了激化战争的原因。
 要是被她知道,也许她会討厌自己──普拉娜斯这么想,所以。
「使者的事会走露出去,也就是說城潜入了間谍吧。」
「使者的事会走露出去,也就是說城潜入了間谍吧。」
「也或许是同外务大臣作対的激进派的人干的,会是哪边呢。不论如何,阿尼瑪要是再减员就麻烦了,已经下达了立即结束訓練将他们送上前线的指令,时間剩下不多了。」
「是說,艾薇也要一起跟着上前线吗?」
「大概会吧……啊啊普拉娜斯,不要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是以为上了前线我就会死吗?」
......@@ -281,9 +281,9 @@
「不,那啥……啊咧?」
 在艾薇开口解释那是个玩笑之前,似乎很是开心的普拉娜斯就已动作迅速地离开了房間。
 徒留房間的艾薇再度一脸困扰地挠着头。
 徒留房間的艾薇再度一脸困扰地挠着头。
「一起睡什么的長大之就……这也別有一番乐趣,嘛,无所谓了。」
「一起睡什么的長大之就……这也別有一番乐趣,嘛,无所谓了。」
 这种时候就算用上強硬的也阻止不了普拉娜斯了,一直以来她都离不开艾薇。
 或许艾薇自身,也在心底的某処期待着如此吧。
......@@ -297,7 +297,7 @@
 必须依赖遍布世界的微弱魔力的流动。
 一定程度的适应是必要的。
 为此,即使必须立刻送达前线,唯独夜間訓練不能落下。
 学会夜間的行动方式,就可以送上前线,投身于实际的战争中,以此积累经验。
 学会夜間的行动方式,就可以送上前线,投身于实际的战争中,以此积累经验。
 虽然手段激烈粗暴,但现在的王国已经没有照顾他们身心的余裕了。
「要是能平安无事的结束就好了……」
......
......@@ -3,7 +3,7 @@
 自処刑起已经过去了五天,宿舍的气氛表面上取回了平静。
 食堂也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熱闹,能听到零星的笑声。
 这时,在食堂中央附近和桂與广濑一同吃饭的赤羽走近这
 这时,在食堂中央附近和桂與广濑一同吃饭的赤羽走近这
 虽然赤羽最近和我一同行动的时間增加不少,不过要是有桂和广濑在她还是会以他们那边为优先。
 但今天赤羽没有跟桂和广濑一起离开,反而以我这边为优先。
 不过也不能就此认为自己获得了青梅竹馬以上的信赖就是了。
......@@ -19,13 +19,13 @@
「我觉得面対面說話是不是更方便一点呢。」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啦,我想这么做而已。」
 対于我们之間的互动,班的几个同学饶有兴趣地看着。
 対于我们之間的互动,班的几个同学饶有兴趣地看着。
 为什么那个赤羽会和白诘。
 很明显抱有这样的疑问。
 从我與赤羽关系亲近开始,対我的攻击急剧削弱。
 亲身体验过,我才明白为什么死掉的赤羽党的那些家伙,会対赤羽亲近到谄媚的地步。
 亲身体验过,我才明白为什么死掉的赤羽党的那些家伙,会対赤羽亲近到谄媚的地步。
「我从艾薇小姐那儿听說,今夜的夜間訓練结束之,我们就要被送去战争的最前线了。」
「我从艾薇小姐那儿听說,今夜的夜間訓練结束之,我们就要被送去战争的最前线了。」
「是吗……那样啊。」
「完全不吃惊呢。」
「因为多少察觉到了,最近的訓練严格的要命。」
......@@ -36,7 +36,7 @@
 好不容易到来的收获期,真希望能以万全的状态去应対啊。
「話說団十郎也干劲十足呢,有点可怕完全没說上話。」
「大概是因为最的訓練精神紧绷吧,虽說我感觉神经绷太紧対身体有害就是了。」
「大概是因为最的訓練精神紧绷吧,虽說我感觉神经绷太紧対身体有害就是了。」
「対啊,說的没错。很明显精神不好,也许他在做无用功也說不定。」
「试着送点什么能让人恢复元气的东西如何?」
「能让人恢复元气的东西吗……」
......@@ -72,7 +72,7 @@
 赤羽手中握着以前两个人一起喝过的果汁。
 看样子,为广濑恢复元气而准備的礼物,是那个加入了海产品的甜果汁。
 广濑本身也并不太討厌甜食,爽快地接过赤羽的礼物。
 討厌貝类的广濑没有拒絶,是因为赤羽没說面加了魚类和貝类吧。
 討厌貝类的广濑没有拒絶,是因为赤羽没說面加了魚类和貝类吧。
 我站在不远処,注視着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岬君,可以占用一点时間吗。」
......@@ -101,19 +101,19 @@
 今天的訓練没有対搭档的強制要求,可以自由组合队伍。
 不过,广濑的周圍没有桂與赤羽的阿尼瑪的身影。
 看样子是打算单独出击。
 我确认了一下自己在埃克斯的可視范圍之外,然和他选择了同一方向出击。
 离开王都卡普托,确认周圍没有其他阿尼瑪存在──
 我确认了一下自己在埃克斯的可視范圍之外,然和他选择了同一方向出击。
 离开王都卡普托,确认周圍没有其他阿尼瑪存在──
「技能发动,卑劣的俯瞰者【LifeTorture】。」
 我发动从中那夺取的技能。
 我发动从中那夺取的技能。
 我的視野中,排列着许多点。
 所有的点,都指示着存在于周边的阿尼瑪。
 我在其中找出应该是埃克斯的点,集中意识进行标记。
 随后这个点单独变成了红色。
 这样一来就方便追踪了。
 我一边追在埃克斯的背,一边回忆起訓練中见过的埃克斯的属性。
 我一边追在埃克斯的背,一边回忆起訓練中见过的埃克斯的属性。
────────────────────
......@@ -173,4 +173,4 @@
译注
①:希瓦吉,シヴァージー,Shivaji,賈特拉帕蒂?希瓦吉,1630~1680,是印度的民族英雄,他領导起義反対莫卧儿帝国的统治,建立了馬拉特国家。因为莫卧儿帝国是伊斯兰教的,所以,希瓦吉也被称为印度教的聖人。
②:金刚杵,ヴァジュラ,Vajra,古印度神話里帝释天(亦称因陀罗)的武器。帝释天原为手持金刚杵、騎着白象、投掷雷电的战争之神。佛教里引入他时做了諸多变形,其形像通常呈天人形,乘白象,右手执三钴杵、左手置于胯上。另外,Vajra还是个印度神話的神,阿尼律陀之之子,Yadu王朝最后的幸存者,因陀罗普斯太(Indraprastha)之王,不过这个有点太冷门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②:金刚杵,ヴァジュラ,Vajra,古印度神話裡帝释天(亦称因陀罗)的武器。帝释天原为手持金刚杵、騎着白象、投掷雷电的战争之神。佛教里引入他时做了諸多变形,其形像通常呈天人形,乘白象,右手执三钴杵、左手置于胯上。另外,Vajra还是个印度神話的神,阿尼律陀之之子,Yadu王朝最後的幸存者,因陀罗普斯太(Indraprastha)之王,不过这个有点太冷门了。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6,7 +6,7 @@
 难怪艾薇会认可他,耐久力與其他阿尼瑪有天壤之別。
「咕……**,你打算做什么!」
「不都說了来杀你的嘛,还想說心没点谱的吗?」
「不都說了来杀你的嘛,还想說心没点谱的吗?」
「复仇吗?难道說,身体状况不佳也是……」
「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哟。」
「那我又怎么会!」
......@@ -26,15 +26,15 @@
「再来、一发!」
 埃克斯左拳再度打来。
 不愧是被赤羽评價为肌肉長到腦子的家伙。
 不愧是被赤羽评價为肌肉長到腦子的家伙。
 真以为同样一套行得通么──!
 我扑入埃克斯怀中,趁着交错而过軍刀深深刺入腹部。
 回头又在他背补上一击。
 回头又在他背补上一击。
「咕呜呜呜。」
 没有疼痛,但冲击依旧存在,广濑吐出苦闷的声音。
 埃克斯有些迟缓地试图向在他背后的我发起反击,但那时我已经后退到希瓦吉的射程之外了。
 埃克斯有些迟缓地试图向在他背後的我发起反击,但那时我已经後退到希瓦吉的射程之外了。
「甘狄拔,展开。」
......@@ -51,7 +51,7 @@
 対准即便如此依旧没有失去战意的广濑,我射出甘狄拔。
 啪咻,吧啾!
 攻击被障壁挡住,表面上看不到伤害,但因为这武装的威力相比軍刀还要高出一截,HP应该正在被确确实实地削减。
 那之我一点一点地靠近埃克斯,一边不断射出甘狄拔,直至他的HP耗尽为止。
 那之我一点一点地靠近埃克斯,一边不断射出甘狄拔,直至他的HP耗尽为止。
 一发、两发、三发、四发、五发、六发──
「啊、咕啊……呃。」
......@@ -59,7 +59,7 @@
 广濑的音量抬高了一截。
 虽然箭矢被弹开了,不过有反应,是HP磨光了?
 我试着用甘狄拔在埃克斯的右大腿上射了一箭。
 然──
 然──
「噫,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84,7 +84,7 @@
 或许是习惯了疼痛吧。
「饶、不了你……混账、哈……咕呜呜呜呜呜……呃!」
「饶不了我?說什么呢,一直以来给我带来深刻痛苦的不是你们那边嘛。放学特意叫我出来,大家聚在一起又踢又打!痛得都要死掉了,全身都是淤青呢,我只不过是把那些原數奉还而已。」
「饶不了我?說什么呢,一直以来给我带来深刻痛苦的不是你们那边嘛。放学特意叫我出来,大家聚在一起又踢又打!痛得都要死掉了,全身都是淤青呢,我只不过是把那些原數奉还而已。」
 我再度展开魔法軍刀,自上而下刺入埃克斯的右手腕,切断。
......@@ -92,7 +92,7 @@
「每次都大喊大叫的你烦不烦啊!」
 嚓庫嘶,嚓庫嘶,軍刀反覆刺入埃克斯的左手。
 一刀一刀,从小指开始按顺序一根根地切断手指,砍完大拇指后是手背,然后再是手腕。
 一刀一刀,从小指开始按顺序一根根地切断手指,砍完大拇指後是手背,然後再是手腕。
 在一声接一声灌入耳中的令人不快的惨叫声带来的焦躁感下,埃克斯的左手被无數次无數次无數次穿刺,化作碎块。
「哈、哈……要杀,就痛快点……杀了我啊,你这、性格乖僻的废鸡……咳。」
......@@ -143,7 +143,7 @@
「他们……居然……全员都!?可惡……放、放开我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只有你,絶対要杀了你!」
「身体都破破烂烂了意外的有精神呢……啊,対了。」
 我忽然想起忘记告诉他的最一件事,中断了捕食。
 我忽然想起忘记告诉他的最一件事,中断了捕食。
「广濑君,知道一种叫度切的貝类吗?」
「***在說什么……有本事放开我!」
......@@ -153,10 +153,10 @@
 大概已经猜到了什么吧,广濑开始倾听我說的話。
「以前,赤羽同学身体不舒服的时候给她喝过,让她很是中意呢。她說过想要让广濑君打起精神来,或许是拿同样的东西当礼物了也說不定。」
「百合那儿得到的那个……难道說……有、貝类?」
「百合那儿得到的那个……难道說……有、貝类?」
「没错,加入了貝类。广濑君一直想維持住自己帅气高大的一面,不想让赤羽同学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才──連自己対貝类过敏这种事,都不告诉赤羽同学。」
 赤羽应该是知道面加入了海产的。
 赤羽应该是知道面加入了海产的。
 明明知道却还是送了出去,說明过敏这件事就連她都不知道。
 即是說,她将果汁送给广濑这一行为,是受到发自心底的善意驱使。
 希望他能打起精神来,所抱的想法无非单纯是为了重要的青梅竹馬,除此之外別无他物。
......@@ -183,7 +183,7 @@
「有没有理解到一点呢,被单方面施加暴力却又无能为力的痛苦。」
「啊、啊嘎,百合、百、百合……我、対……你……」
「喜欢?还是想要守护她?可是很遺憾,赤羽同学她……不,百合我会充分地利用到最一刻的,你就了无牵挂地在无能为力中一边饱尝痛苦折磨一边去死吧。」
「喜欢?还是想要守护她?可是很遺憾,赤羽同学她……不,百合我会充分地利用到最一刻的,你就了无牵挂地在无能为力中一边饱尝痛苦折磨一边去死吧。」
「百……合……」
 嘎叽,咕啾………
......@@ -192,7 +192,7 @@
 这份成就感之強烈──若是肉身的話,恐怕我的脸颊已经泪如雨下了。
 在我沉浸于感慨中时,机体开始了变化。
 胸部與腕部传来某种东西蠢动的触感。
 然,产生了不同的崭新力量寄宿在乌尔緹欧上的实感。
 然,产生了不同的崭新力量寄宿在乌尔緹欧上的实感。
 打开属性栏──
────────────────────
......@@ -250,7 +250,7 @@
 那是艾薇在出发前的会议中提到过的,代表立即撤退的信号。
 說是只会在紧急事态发生的时候使用的……难道說,是我捕食广濑被发现了吗?
 不,不可能的,可視范圍内没有任何其他阿尼瑪存在。
 那么,就是在和我无关的場所发生了什么紧急事态。
 那么,就是在和我无关的場所发生了什么紧急事态。
「啊咧,反应在减少?」
......@@ -258,12 +258,12 @@
 異变不仅如此。
 有个光点,正在以異常的速度移动。
 拥有这等机动性的,就只有桂和赤羽程度的阿尼瑪。
 那个光点靠近其他光点,然戏耍般的驱赶着対方逼近这边。
 那个光点靠近其他光点,然戏耍般的驱赶着対方逼近这边。
 谨慎起见,我用亲愛的朋友【Swindler】恢复成以前的状态。
 两体阿尼瑪进入視觉可确认范圍。
 首先现出身形的是矶干的阿尼瑪。
 像是在从某人処逃脱般,一边不停地扭头扫視方一边全力奔走。
 其身,手持巨大斧子的赤黑色阿尼瑪逐渐逼近。
 像是在从某人処逃脱般,一边不停地扭头扫視方一边全力奔走。
 其身,手持巨大斧子的赤黑色阿尼瑪逐渐逼近。
「喂喂,跑得再卖力点啊,不然会死掉的喔!」
......@@ -275,7 +275,7 @@
 发现乌尔緹欧身影的矶干试图向我求救。
 他在过去和折鹤关系颇为亲密,與折鹤两人合伙玩弄着我的身心。
 腦子究竟装的什么东西才会令他拉下脸皮,试图向我求助呢。
 腦子究竟装的什么东西才会令他拉下脸皮,试图向我求助呢。
「嘿呀!」
......
......@@ -12,7 +12,7 @@
 这么說着,阿尼瑪架起斧子。
「我就先报上姓名吧,毕竟你挺有趣的样子。我的名字是基希尼亞【キシニア】,然后这可愛迷人的阿尼瑪叫阿芙蕾提亞【アヴァリティア】①。听說王国里大量出现阿尼瑪使后,前来狩猎的帝国人。那么,你呢?」
「我就先报上姓名吧,毕竟你挺有趣的样子。我的名字是基希尼亞【キシニア】,然後这可愛迷人的阿尼瑪叫阿芙蕾提亞【アヴァリティア】①。听說王国裡大量出现阿尼瑪使后,前来狩猎的帝国人。那么,你呢?」
「名字是岬,阿尼瑪叫乌尔提欧。」
「是吗,岬啊。名字我姑且记下了。」
「可以容我再请教一个问题吗。」
......@@ -36,7 +36,7 @@
 阿芙蕾提亞以斧格挡。
 常理来說是无法防御住的,可是──那把斧子,还有那个阿尼瑪,都无法以常理衡量。
 自胸部放出的粗大射线被斧子截住,分为两个方向避开阿芙蕾提亞射向其斜方。
 自胸部放出的粗大射线被斧子截住,分为两个方向避开阿芙蕾提亞射向其斜方。
「咿嘻嘻,挺能干的嘛。外表也发生了好~大的变化,看样子你果然和其他家伙不一样,能陪我好好玩玩。」
......@@ -59,7 +59,7 @@
 咣──!
 然而,乌尔提欧的身体被再度吹飞。
 是冲击波。
 即便没有直接接触,光凭冲击波便有足以掀飞阿尼瑪的威力──也就是說,只要正面吃下一发,毫无疑问就没有然了。
 即便没有直接接触,光凭冲击波便有足以掀飞阿尼瑪的威力──也就是說,只要正面吃下一发,毫无疑问就没有然了。
「最、后、一击!」
......@@ -128,8 +128,8 @@
「咳喝……嘶!」
 阿芙蕾提亞按住腹部退几步。
 我也当即撤,进一步拉开距离。
 阿芙蕾提亞按住腹部退几步。
 我也当即撤,进一步拉开距离。
 ……真是危險。
 要是対方知道希瓦吉的話,刚才那下就真的死定了。
 但是,下回怎么办?
......@@ -154,7 +154,7 @@
「呜嘎,这味道……『王之城墙』来了吗。」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紧随基希尼亞声音其后,我的背后传来充满魄力的低沉女声。
 紧随基希尼亞声音其後,我的背後传来充满魄力的低沉女声。
 回头望去,远処艾薇駕驭的雷斯雷庫提欧正在不断接近。
 我慌忙把乌尔提欧恢复到原来的姿态。
......@@ -168,7 +168,7 @@
 雷斯雷庫提欧與阿芙蕾提亞一同上演追缉剧期間,我离开现場,搜寻被阿芙蕾提亞杀掉的阿尼瑪们。
 时間不太充足,如果太晚回卡普托的話我也会遭到怀疑的。
 最,发现的阿尼瑪共计三体。
 最,发现的阿尼瑪共计三体。
 鸭脚【いちよう】的内布拉⑤,魚屋【うおや】的盖魯⑥,还有敷岛【しきしま】的威尔特克斯⑦。
 包含矶干在内共计四体,他们原本的属性并不太高因此机体的属性没能获得大幅度提升,不过成功获得了新的技能與武装。
......@@ -204,13 +204,13 @@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想方设法把人骗到外面,再悄声无息地吃掉吗。
 必须更加仔细地推敲作战了。
 嘛,总而言之现在──先回卡普托去和赤羽见个面吧。
 笼络的最工序,必须得完成呢。
 笼络的最工序,必须得完成呢。
译注
①:阿芙蕾提亞,アヴァリティア,Avaritia,拉丁語源,有貪得无厌、暴食、吝啬的意思,也能理解为标题中的強欲。
②:婆罗娑罗摩,パラシュラーマ,Parashurama,印度神明毗湿奴的第六个化身,婆罗娑意译为斧,这个名字的字面意思即持斧罗摩。月球玩家注意,此罗摩非彼罗摩,两个罗摩是比试过一次的。
③:Hold On Me,抓/抱紧我的意思。
④:Pile Bunker,一种架空兵器,最早出现在『装甲騎兵ボトムズ』,这之于不同作品中频繁出现。总之想象成手持式的打桩机就行了。
④:Pile Bunker,一种架空兵器,最早出现在『装甲騎兵ボトムズ』,这之于不同作品中频繁出现。总之想象成手持式的打桩机就行了。
⑤:内布拉,ネブラ,Nebula,拉丁語源,有云雾、烟雾的意思,星云也是这个词。
⑥:盖魯,ゲルー,Gelu,拉丁語源,有霜冻、寒冷、冷漠的意思。
⑦:威尔特克斯,ウェルテクス,Vertex,拉丁語源,有旋涡、顶点、极点、王权等多种含義。
......
「岬君!」
 回到卡普托,看到我的彩花靠上前来。
 回到卡普托,看到我的彩花靠上前来。
 她握住我的手,眼中闪烁着泪花,为我的平安归来而喜悦。
「岬君,没有受伤吧?哪裡疼吗?」
......@@ -13,12 +13,12 @@
 不过,我不觉得还会有人比我回来得更晚,或许在場的全员就是幸存下来的人了。
 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人,包括水木老師在内共39人。
 出击前的掉队者有6人所以还剩33人,算上我下手的2人,再加上捕食掉尸体的3人共计28人。
 可是在这的人數──才23人。
 可是在这的人數──才23人。
 也就是說,惨遭阿芙蕾提亞毒手的人數达到8人,被害者出乎意料得多。
「說起来,赤羽同学看起来相当消沉的样子。我想是因为广濑君没有回来的缘故,你们俩关系很好,去看一眼比较好吧。」
「赤羽同学呢?」
「不太清楚,我只看到她和金持【きんもち】同学說过話,之就不见了。」
「不太清楚,我只看到她和金持【きんもち】同学說过話,之就不见了。」
 金持吗……记得她是赤羽之外的另一个女子组的首領,两个人的关系不太対付。
 莫非不必我亲自出馬,她就已经把那件事告诉赤羽了?
......@@ -30,7 +30,7 @@
 彩花以略显阴郁的笑容目送我离去。
 那样的表情蕴含着何种意味呢,我不打算深入思考。
 赤羽蹲在距离南门一段距离的建筑物的影子,紧紧抱着膝盖。
 赤羽蹲在距离南门一段距离的建筑物的影子,紧紧抱着膝盖。
 附近没有路灯,一片昏暗。
 或许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她的眼中看不到一点光彩,简直如同死了一般。
 我用尽可能溫柔的声音,向赤羽搭話。
......@@ -48,7 +48,7 @@
「并不是每件事都需要资格的不是吗。」
「需要的!必须要!因为,我……是我……」
 果然如此,从金持那听說了广濑対貝类过敏的事啊。
 果然如此,从金持那听說了广濑対貝类过敏的事啊。
 金持的性格也颇为惡劣,一旦被她抓到机会,就会果断利用赤羽把果汁送给广濑这个情报将赤羽踢落深淵吧。
「明明我只是,想要让団十郎打起精神……才……!才会……把那个果汁、送给他的!」
......@@ -64,7 +64,7 @@
「……」
「白诘,你說点什么啊!」
 赤羽抓住我的衣領剧烈地前摇晃。
 赤羽抓住我的衣領剧烈地前摇晃。
 不必那么焦急,我会把广濑死掉这件事一五一十告诉你的。
「赤羽同学,我有一件事一直瞒着你。」
......@@ -80,7 +80,7 @@
「……呜。」
「我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很明显命不久矣了。」
「別說了……」
「广濑君最対我这么說,『我死了你很开心吧,白诘』。」
「广濑君最対我这么說,『我死了你很开心吧,白诘』。」
「別說下去了……」
「没有把赤羽同学托付给我,毕竟我们之間不是那种关系。不过──」
「我不是說了叫你別說了吗!団十郎,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死、死掉呢!」
......@@ -98,12 +98,12 @@
 赤羽瞪大眼睛,一动不动。
 除开脸颊上流淌的泪水,她的其他部分简直如同时間停止了一般,甚至忘却了呼吸。
「他死,只能由我来保护赤羽同学了。必须继承他的心意,必须战斗,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捕食了埃克斯。」
「他死,只能由我来保护赤羽同学了。必须继承他的心意,必须战斗,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捕食了埃克斯。」
「吸收、掉了?」
「嗯,自己大概做了一件很过分的事。可是不那么做的話,弱小的我保护不了赤羽同学。所以……广濑君的心意,絶非比喻、毫无疑问,正寄宿在我胸中。」
 我这么說完,赤羽悄悄伸出手,搭在我的胸口。
 然闭上眼睛。
 我这么說完,赤羽悄悄伸出手,搭在我的胸口。
 然闭上眼睛。
 犹如,想要确认心脏的鼓动一般。
 搜寻着本不存在的青梅竹馬的遺志一般。
......@@ -111,7 +111,7 @@
 微弱但确实地呼唤着广濑名字的赤羽,在那个瞬間,接受了广濑的死。
 連同我继承了他的心意这种形同诡辩的說法一并。
 走馬灯般回味着與青梅竹馬的回忆,最低限度的整理完情緒──赤羽噗通一下,扑入我的怀中。
 走馬灯般回味着與青梅竹馬的回忆,最低限度的整理完情緒──赤羽噗通一下,扑入我的怀中。
「啊啊……好溫暖。」
......@@ -160,7 +160,7 @@
 互相交换着犹如事先编排过的対話。
 我们対不出所料的问答会心微笑,同时在双臂注入力道。
 然,不熟练的两人牙齿微微相碰,发出清脆的鸣响,初次的Kiss。
 然,不熟练的两人牙齿微微相碰,发出清脆的鸣响,初次的Kiss。
「嗯、呼……」
「……嗯唔……嗯。」
......@@ -173,7 +173,7 @@
「噗哈……噗呼……」
 足有數十秒双唇重合的我们,分开的瞬間四目相対,互相露出苦笑。
 足有數十秒双唇重合的我们,分开的瞬間四目相対,互相露出苦笑。
 我(僕)/我(私),究竟在做什么呢。
「哈、哈哈……我,在団十郎死的这一天,和其他人接吻了。明明一直,一直喜欢他的。明明想要在一起的。在他死的这天,和完全不同的其他人……还是和女的,接吻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做才好啊,哪裡不対劲……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 -184,7 +184,7 @@
 所以,我只能用自己的怀抱一直一直迎接着她的泪水。
 一边祈愿着,愿她就此沉沦,永远淹没其中,再也无法上岸。
 那之,没能抓到基希尼亞的艾薇回到卡普托,告知了集合起来的我们一个殘酷的结果。
 那之,没能抓到基希尼亞的艾薇回到卡普托,告知了集合起来的我们一个殘酷的结果。
 ──死者10人。
 其中我杀掉了两人,所以阿芙蕾提亞实际上杀掉了八个班上的同学。
......@@ -195,23 +195,23 @@
 果然那个自称基希尼亞的少女,并非泛泛之辈。
 要是战場上那样的家伙遍地都是,那单纯被从異界召唤来的我们也无法成为战力。
「虽然之前說过訓練结束后就前往战地,但恐怕要延期了。之后的联络会在短期内由这边传达,今天就先回宿舍平复一下心情吧。」
「虽然之前說过訓練结束後就前往战地,但恐怕要延期了。之後的联络会在短期内由这边传达,今天就先回宿舍平复一下心情吧。」
 即使宣告了解散,一时間也没有人动作。
 同班同学一口气死掉了四分之一之多,谁都不可能冷静接受。
 从艾薇讲話期間,直到返回宿舍之,百合一直都紧抓着我的手,几乎抱在我的身上。
 从艾薇讲話期間,直到返回宿舍之,百合一直都紧抓着我的手,几乎抱在我的身上。
 距离悲剧发生过去了三天。
 这期間既没有进行过一次訓練,也没有从艾薇那收到过任何联络。
 这期間既没有进行过一次訓練,也没有从艾薇那收到过任何联络。
 宿舍人數一下子减少许多,再加上大家都在平复自己的心情,所以相当之安静。
 唯一闹腾不已的,就只有烦躁不安的水木老師。
 人數减少,自然宿舍就空出了房間。
 百合趁此机会去和艾薇直接交涉,希望离开现在的房間和我住到同一間。
 既然两个人意见一致那就没什么好說的,她的要求很快就通过了,再加上我的行李很少,当天就搬了过去。
 这样一来,我就和百合住在了同一个房間
 这样一来,我就和百合住在了同一个房間
 没有訓練,去外面也没什么事好做。
 住到同一間之,百合或许是为了排遣失去广濑的寂寞,対我撒娇的程度虽然还不至于过火,但也到了不能让外人看到的程度,我也一天天地持续着対她的娇惯纵容。
 住到同一間之,百合或许是为了排遣失去广濑的寂寞,対我撒娇的程度虽然还不至于过火,但也到了不能让外人看到的程度,我也一天天地持续着対她的娇惯纵容。
 轻抚下颚與腹部便会发出猫咪叫声的百合的模样,除我之外应该谁都没有见过吧。
 在此期間,宿舍中开始流传起某个传言。
......@@ -221,8 +221,8 @@
 眼前桂正全心全意投身于訓練,和百合几乎没有交談,所以实质上就只剩下了我。
 失去朋友的人为數不少,対于急需缓解压力的同学们来說,这个流言正是发泄压力的絶佳材料。
 所以,流言无人否定,以異样的速度瞬間扩散开去。
 传播至全部宿舍,流言会被添油加醋,本没有发生过的事肆意发酵──
 最,蔓延开来的惡意,浓度会增加到无可挽回的階段。
 传播至全部宿舍,流言会被添油加醋,本没有发生过的事肆意发酵──
 最,蔓延开来的惡意,浓度会增加到无可挽回的階段。
 我看到了这样的未来,却故意冷眼旁观,静等着惡意爆发的那一天。
 为了利用它,完成下一次的复仇。
......
 广濑死过去了一周时間,流言进一步蔓延,终于到达了能対百合造成实际损害的地步。
 广濑死过去了一周时間,流言进一步蔓延,终于到达了能対百合造成实际损害的地步。
 和过去的我一样,她开始被当做「不存在的东西」対待了。
 主动搭話也毫无反应,只会以满是惡意的視线注視着她。
 百合大概是察觉到了蔓延开来的气氛,明显减少了离开房間的次數。
......@@ -10,7 +10,7 @@
「为什么大家,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呢。」
 完全陷入消沉状态的百合,低声說道。
 我从背紧抱着她坐在床上,为了缓解不安的心緒,她紧握着我环抱着她的手。
 我从背紧抱着她坐在床上,为了缓解不安的心緒,她紧握着我环抱着她的手。
 要是没有我在的話,或许她已经崩溃了。
 只不过──没有我在的話,广濑也不会死。
......@@ -45,14 +45,14 @@
 我在明知这一切的前提下,却还是一味地持续着安慰百合。
 如此一来,対百合的欺凌逐步升級,不止金持组里的人,其他同学也开始受到感染。
 立場上本应阻止事态的艾薇,为事后処理與今后的协商忙得不可开交,没有关心我们的余裕。
 立場上本应阻止事态的艾薇,为事後処理與今後的协商忙得不可开交,没有关心我们的余裕。
 平时早该察觉的桂,也因为广濑死去的冲击终日投身于訓練,対此一无所知。
 可以說対百合而言,除我之外全员皆敌。
 就在那段时間,我们学会了互相抚慰。
 就在那段时間,我们学会了互相抚慰。
 厌倦了敷衍的言語安慰,所以我尝试了一下推倒她,结果轻而易举地成功了。
 顺势脱掉衣服,她也只会因羞耻满面通红,没有抵抗的意思。
 倒不如說最反而会露出欢喜的表情。
 倒不如說最反而会露出欢喜的表情。
 我是第一次,百合也是第一次。
 同为第一次,又同为女性,要說互相抚慰感想如何──那就是,令人惊異地使人沉溺其中。
 柔软的触感,溫柔的溫暖,添上強烈的快感,简直令人错以为其中真的存在愛情般的甘美。
......@@ -61,27 +61,27 @@
 没有拒絶的理由,因此我们每天除了吃饭之外不再离开房間,没日没夜地互相索求。
 当然,如此任性妄为地放浪形骸,不可能瞒过周圍人。
 之,辱罵我们的词又加上了『变态』和『惡心』
 之,辱罵我们的词又加上了『变态』和『惡心』
 这些本身不算什么大问题。
 最大的问题在于,和这些词加入辱罵差不多同一时期,金持她们犹如摘掉了枷锁般,欺凌激化起来。
 契机不仅如此,也有水木老師开始参與欺凌的因素在内。
 光是走在路上都会被人从背踹倒之类,洗的衣服被剪刀剪开之类,晚饭时腦袋被泼熱汤之类。
 光是走在路上都会被人从背踹倒之类,洗的衣服被剪刀剪开之类,晚饭时腦袋被泼熱汤之类。
一边說着「让我来告诉你们男人的好処」一边显摆寒酸的那話儿之类,一经拒絶便会施加暴行──看着这些,就仿佛看到了过去的我。
 金持一伙人完美地避开了桂與艾薇的視线。
 然,每当事情发生,我总会努力保护百合。
 然,每当事情发生,我总会努力保护百合。
 紧抱住百合的身体,代替她承受暴力,摆出一副可靠的恋人模样。
 每当看到我身上留下的伤痕與淤青,百合脸上都会蒙上阴霾,說着「対不起呢」向我道歉。
 每次我都会回答「没事的,只要想成是守护百合的勋章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之她便会說着「谢谢」抱住我。
 每次我都会回答「没事的,只要想成是守护百合的勋章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之她便会說着「谢谢」抱住我。
 如此反覆多次,我们之間的关系越发牢固起来。
 宛如锁链缠绕般,再度变化,成为了无・论・发・生・什・么都不离不弃的羁绊。
 距离广濑之死过去了将近两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