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b37a2568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 駆除人

parent 8b5d852b
结束精灵药店的扫除工作的时候已经过了傍晚时分,太阳早就落山了。
名为卡米拉的药店店主,是一位眼神锐利的驼背老人,年龄大概800多岁。精灵特有的金和长耳是其特征。
名为卡米拉的药店店主,是一位眼神锐利的驼背老人,年龄大概800多岁。精灵特有的金和长耳是其特征。
我收取了报酬,离开店面对着满天繁星深吸了一口气。
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之过了三个星期。生活总算是步上了正轨。
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之过了三个星期。生活总算是步上了正轨。
还在地球上的时候,我做着清洁员兼驱除害虫的工作,被垃圾房里崩塌的垃圾压死的时候,被这个世界的神给捡到了。
刚开始的时候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自从察觉到这是个和RPG游戏一般的世界,就开始熟悉起这个世界了。
刚开始的时候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自从察觉到这是个和RPG游戏一般的世界,就开始熟悉起这个世界了。
加入了冒险者公会,粗略接受了一下战斗的训练,但我没有剑和魔法的才能,于是便决定像和在地球上时一样,以清洁员和驱除害虫为主开始生活。
今天也来到冒险者公会,寻找扫除的工作。
讨伐魔物和魔兽以外的任务没什么人气,要多少有多少,每天都闲不下来。
......@@ -13,12 +13,12 @@
打扫药店的工作拿到了5枚10诺特的银币。
诺特是货币的单位。
虽然不清楚其他国家的情况,但在这个国家,1诺特是铜币,10诺特是银币,100诺特是金币。
虽然不清楚其他国家的情况,但在这个国家,1诺特是铜币,10诺特是银币,100诺特是金币。
顺便一提,我还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名字。
不过到时候总能知道,不要着急安稳地巩固地盘吧。
告诉冒险者公会的接待员任务已经完成。
公会也同时设置着旅馆。
公会也同时设置着旅馆。
旅馆的收费是20诺特,还剩下30诺特。
因为想要尽快租到属于自己的房间而开始存钱。
......@@ -29,9 +29,9 @@
“是的,你不是基本只做清洁和驱除害虫的委托吗?”
“恩,基本没离开过镇子”
其实,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进入这个最近的城镇之就一次都没有出去过。
其实,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进入这个最近的城镇之就一次都没有出去过。
和那些与哥布林和野熊战斗的冒险者们不同。
或许会被人在背笑話,但反正也基本听不懂在说什么,就不怎么在意了。
或许会被人在背笑話,但反正也基本听不懂在说什么,就不怎么在意了。
之前和接待员妹子的交谈也是夹杂着手势的谈話。
交给我的委托是下水道的老鼠型魔兽繁殖得太多所以希望能驱除掉。
......@@ -60,16 +60,16 @@
顺便问了下这儿附近有没有空闲的房屋,说是药店的二楼就是空的。
只要打扫一下就能住。
租金是30天150诺特。
暂时定下预约之,离开了药店。
暂时定下预约之,离开了药店。
看来卡米拉很中意我。
在回到旅馆之前,置办了些粗面小麦粉还有水和蜂蜜,从肉店免费拿到了废弃的魔物血和脂肪。
不知道是不是营业用笑容的果断进攻起效了,还是单纯被我弄恶心了,肉店的店主给了我满满一桶血脂。
回到公会后,就算是冒险者们也受不了这东西,让我转移到后面的井那边去。
回到公会後,就算是冒险者们也受不了这东西,让我转移到後面的井那边去。
在井边铺上布,在这制作特制灭鼠剂。
在井边铺上布,在这制作特制灭鼠剂。
就像硼酸丸子那样。
用小麦粉和毒草做成丸子,然用魔物的血脂调整气味。
用小麦粉和毒草做成丸子,然用魔物的血脂调整气味。
总计做了100个左右,明天就来试试威力吧。
材料还有得剩。
......
我在旅馆付了2天的租金,当我在餐厅吃着晚饭的时候,艾露回来了
我在旅馆付了2天的租金,当我在餐厅吃着晚饭的时候,艾露回来了
满身污秽,筋疲力尽(少女你今天经历了什么?)
普通的冒险者或许就是这样的吧在进行了清理之还把给过去的回复药一干而尽
普通的冒险者或许就是这样的吧在进行了清理之还把给过去的回复药一干而尽
“不好意思,得救了!”
“讨伐顺利吗?”
......@@ -26,12 +26,12 @@
顺便和我纠缠的冒险者都被艾露给打飞了,这大概就是冒险者们热热闹闹的晚餐日常吧
在喝完酒后在微醉的状态下安然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把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艾露抛下,向奴隶商人的屋子走了过去
屋子到处都是死掉的巴古洛琪,将他们打包装袋在中午前将1楼和地下的巴古洛琪全部回收了起来装进袋中已经装了3个袋子了(发家致富系列)
屋子到处都是死掉的巴古洛琪,将他们打包装袋在中午前将1楼和地下的巴古洛琪全部回收了起来装进袋中已经装了3个袋子了(发家致富系列)
接着去了昨天没有去到的2,3层虽然没有多少,但是阁楼的房间还有马苏马苏卡如(マスマスカル不知道什么鬼,看下边放杀鼠团子估计是老鼠类的吧,反正知道是只不知道什么鼠就行了,名字我不会翻,希望能有会日语的朋友来接坑吧)
接着去了昨天没有去到的2,3层虽然没有多少,但是阁楼的房间还有马苏马苏卡如(マスマスカル不知道什么鬼,看下边放杀鼠团子估计是老鼠类的吧,反正知道是只不知道什么鼠就行了,名字我不会翻,希望能有会日语的朋友来接坑吧)
但被对方要求了“一定要驱除掉”所以在阁楼的房间转悠着,一边清理一边放置着杀鼠团子
在等了一段时间之,肥胖的奴隶商人来跟我打招呼了
但被对方要求了“一定要驱除掉”所以在阁楼的房间转悠着,一边清理一边放置着杀鼠团子
在等了一段时间之,肥胖的奴隶商人来跟我打招呼了
“你对奴隶有什么兴趣吗?”
......@@ -40,19 +40,19 @@
简而言之,是希望用奴隶来支付报酬吧
虽然对奴隶不是很感兴趣,但如果说一定要20枚金币的話,好像也没有那么渴望钱财
在考虑要怎么办的时候,就被介绍了各式各样的奴隶
基本上在这干活的人都是奴隶
如果是会料理的人的話我会很高兴,这么说了,然会做饭的人就被找过来了,然而全员都要30枚金币以上
基本上在这干活的人都是奴隶
如果是会料理的人的話我会很高兴,这么说了,然会做饭的人就被找过来了,然而全员都要30枚金币以上
“我没有太多钱呢,所以这回就算了吧”
“是。。是吗”
当我拒绝的时候奴隶商人脸上布满了遗憾的表情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来决定之的预定和规则吧”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来决定之的预定和规则吧”
“好的”
“我接下来要去南方的港湾城镇,然弄到地图再去周游世界,观赏不同的景色,品尝世界各地的料理,提升自己的等级和技能,我是这样想的”
“我接下来要去南方的港湾城镇,然弄到地图再去周游世界,观赏不同的景色,品尝世界各地的料理,提升自己的等级和技能,我是这样想的”
“是世界吗?”
......@@ -70,7 +70,7 @@
“是的,一个人去做了守墓人,另一人前往了王都魔法学院,虽然听说原本是奴隶的話找工作会比较辛苦。但是,如果找到好的工作的話,我想马上把你从奴隶中解放出来,如果希望的話也可以现在解除让你回家”
“不,那是不行的,因为那个房子并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不,那是不行的,因为那个房子并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是吗,那就暂时跟着我吧”
......@@ -78,7 +78,7 @@
“怎么了?”
“我几乎都是在宅子度过的岁月,计算和料理虽然没问题,但是从没有与魔物战斗过,没关系吗?”
“我几乎都是在宅子度过的岁月,计算和料理虽然没问题,但是从没有与魔物战斗过,没关系吗?”
“啊啊,那个的話没问题的,我也几乎没有战斗过,作为冒险者也只是F级”
......
......@@ -5,7 +5,7 @@
说着,特露开始脱衣服了。(50岁的大妈。。。)
总之先停止脱衣服,然再考虑惩罚的事。
总之先停止脱衣服,然再考虑惩罚的事。
“比起那种事,我今天必须做旅行的准备。等一下我要去镇上,但我不知道卖东西的地方,所以请告诉我位置。”
“我明白了。”
......@@ -13,7 +13,7 @@
将脱去的外衣穿上了。
我对她说女仆的打扮就不用再做了,所以特露穿着黑色的连衣裙出门了。
在市场我们只买了面包和蔬菜,之在街道的阴影处将物品放进了物品袋里。
在市场我们只买了面包和蔬菜,之在街道的阴影处将物品放进了物品袋里。
“直树大人,那个袋子……”
......@@ -36,23 +36,23 @@
在花店买了橙色的花,在布店买了一卷结实的麻布。
在杂货店也买了牙刷和搓擦用的毛巾。
我就用了两个金币。
我就用了两个金币。
还剩下的是10个,另外还有一枚银币。
当我确认钱包面的东西时,特露正在盯着什么东西。
当我确认钱包面的东西时,特露正在盯着什么东西。
视线一看,一名妇女带着健壮的奴隶买了大量的东西。
“即使是稀奇的东西我也会买来的!不过,我的奴隶们的腕力很强啊!”
摇着扇子,光天化日地触摸着健壮的奴隶的胸部。(变态出没)
说实話我感觉自己虽然是个暴发户,不过也不会过于这样高调,但街上的注意力似乎都集中在那
说实話我感觉自己虽然是个暴发户,不过也不会过于这样高调,但街上的注意力似乎都集中在那
“你喜欢那个奴隶的男人吗?”
“不,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为了卖自己的店的奴隶而在街头进行宣传的。”
“是吗!那个妇女是卖奴隶地方的人。”
“大概是的,但不是我在的那家店,而是把另外一家店的。但还有这样的方法来进行买卖就不知道了。”
“你们赚钱了吗?”
“不,现在不管哪的奴隶商也颇为苦恼吧。战争很少,也不会有冒险者来买奴隶。只有农户和船员的人买去干活的。还有被卖去娼館的,我是运气好的了。”
“不,现在不管哪的奴隶商也颇为苦恼吧。战争很少,也不会有冒险者来买奴隶。只有农户和船员的人买去干活的。还有被卖去娼館的,我是运气好的了。”
在这家奴隶商妇人离开为止,我一动不动地盯着。
不搞战争和大规模农庄奴隶就卖不出去了吗。
......
第二天,从床上醒来,发现了在我的喉头上有着被阳光映着闪闪发光的剑的刃。
第二天,从床上醒来,发现了在我的喉头上有着被阳光映着闪闪发光的剑的刃。
面前是以前没有见过的长着满脸胡子的战士。
“喂,早上好。这是怎么回事?”
......@@ -24,7 +24,7 @@
我确认了艾露和特露的手腕一直带着复活的护身符的存在。
总之,好像不会死。
我从床上下到地上,一把抓住了战士的刀刃,刀刃就轻易地折断了。
摔倒了的战士脸涨红了,站起来,又朝另一个在床边的人手抽了一把剑出来面对我。
摔倒了的战士脸涨红了,站起来,又朝另一个在床边的人手抽了一把剑出来面对我。
扔掉断刀,我转向了在特露面前看守的男人。
“你怎么能把这些东西指向我的奴隶呢?”
......@@ -38,13 +38,13 @@
“好了,大家先吃点早饭吧。”
特露放心地叹了口气,然用桌子开始做三明治,“我明白了”。
特露放心地叹了口气,然用桌子开始做三明治,“我明白了”。
“喂!这是什么!”
“动不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无视男人们,穿了挂在衣柜的外套。
我无视男人们,穿了挂在衣柜的外套。
艾露则从夺走了男人手中的武器。
“那么,这些家伙到底在做什么?”
......@@ -72,7 +72,7 @@
“那是……”
据说,现在的领主非常害怕街上的人的叛乱,特别注意贝尔斯。
另外一点他还说,在斗技比赛中,从来没有外来人取得胜利的情况,最甚至出现了对艾露的处刑命令。
另外一点他还说,在斗技比赛中,从来没有外来人取得胜利的情况,最甚至出现了对艾露的处刑命令。
“我要给予你们一定的惩罚。因为今天还要去造船所。所以我会到领主地方说明情况去。”
“明白了。”
......@@ -82,13 +82,13 @@
艾露把绳索的一端拿着,“走吧!”怒吼着。
在城市中的人纷纷露出好奇的眼神,不过这些人却是袭击了人的安眠,这是理所当然的报应。
领主的部下带路,大概很快就知道发生什么了,但是,即使现在是清晨看热闹的人却不断地增加,我和艾露的面也开始出现人群拥挤的现象了了。
领主的部下带路,大概很快就知道发生什么了,但是,即使现在是清晨看热闹的人却不断地增加,我和艾露的面也开始出现人群拥挤的现象了了。
由于担心有石头和酒瓶从路边扔过来,所以在领主的部下身上画上了魔法阵,提高了他们的防御力。
渐渐的街道上在向领主的馆里形成了一条道路。
领主的住房里离城里稍远,虽然是在幽静的郊外,但现在却在喧闹着。
领主的住房裡离城裡稍远,虽然是在幽静的郊外,但现在却在喧闹着。
在石造的门柱上开着铁制的大门,进入了领袖的范围。
领主的宅邸在无论哪都是一样的,像在库柏尼亚去清除马斯卡那时的宅邸一样。
领主的宅邸在无论哪都是一样的,像在库柏尼亚去清除马斯卡那时的宅邸一样。
“卑鄙的人”
......@@ -99,11 +99,11 @@
绅士笑容满面地说。
“不是,我们之间大概有误会?我想在房间里睡觉,但这里的人员突然的的袭击过来。据他们说是领主大人的部下是吗?所以我想先确认一下就将他们带了过来了。”
“不是,我们之间大概有误会?我想在房间裡睡觉,但这裡的人员突然的的袭击过来。据他们说是领主大人的部下是吗?所以我想先确认一下就将他们带了过来了。”
探测技能已经完成了。
里面的女仆和执事都聚集在窗前,被认为是领主的人好像和谁在房间里对峙着。
裡面的女仆和执事都聚集在窗前,被认为是领主的人好像和谁在房间裡对峙着。
“是这样吗?”
......@@ -135,7 +135,7 @@
“站住!你们正在非法闯入!”
绅士把剑的剑鞘反转,转身绕过艾露,朝我袭击来了。
艾露在后面用斜着砍砍了绅士的身体后,但是绅士就以轻松的动作躲开了。
艾露在後面用斜着砍砍了绅士的身体後,但是绅士就以轻松的动作躲开了。
轻松的战斗方式。让我感到很浪漫的绅士。
“这位老大爷,你比昨天比赛的斗志更强!”
......@@ -150,7 +150,7 @@
“让我过去!”
后,向在里面的人打招呼。
後,向在裡面的人打招呼。
触动了金属的烛台之类的东西,门被关上了,但我是认真的,女仆们则用身体堵住大门。
我在门头上独臂上举,空着的手画魔法阵。
一瞬间,一股耀眼的火焰把门破坏了。
......@@ -158,7 +158,7 @@
““‘啊!’”
那些昏倒在阳光下的女仆们发出了尖叫声。
,门变成了一片烧炭。
,门变成了一片烧炭。
“请让我过去。”
......@@ -175,7 +175,7 @@
“不,只是让你的领主把朋友还给我。”
终于领主的房间的门之前,停了下来了。
敲门一开门,火球就击中了我的胸膛。
敲门一开门,火球就击中了我的胸膛。
当然是被赋予了耐火的,所以也不会有什么损坏。
一位肥胖的人,拄着拐杖的领主向这边了。
我胸部的火焰余温一样,用手拍打火球击中的部位。
......@@ -185,11 +185,11 @@
面带笑容地举手致意。
“为什么你在这? !”
“为什么你在这? !”
贝尔斯看着这边,吓了一跳。
“你不也是在这吗?我想,你没有受到伤害吗?”
“你不也是在这吗?我想,你没有受到伤害吗?”
“嗯,什么也没有。只是打算问我关于叛乱的事呢。”
“是吗?如果就算一根手指被伤害到,每个屋子全部烧掉……”
......@@ -197,7 +197,7 @@
“你敢杀了我!我是领主!”
如果在这战斗会惊扰王都,王都的军队来战斗,在王都的学院学习魔法的塞拉会带来困扰差错。
如果在这战斗会惊扰王都,王都的军队来战斗,在王都的学院学习魔法的塞拉会带来困扰差错。
“没关系。我真的是什么也没有回答。大概很快就会结束了”
......@@ -220,9 +220,9 @@
“哈哈!你们不知道那个怪物的厉害!谁也不能活着去新天地! !”
我们的背领主向着说。
我们的背领主向着说。
没有回头,我们就出了屋。
在庭院艾露战胜了之前的管家,正在和其他的侍者战斗。
在庭院艾露战胜了之前的管家,正在和其他的侍者战斗。
“身体锻炼的不够啊!你的技术训练都很到位,快跑!快跑!”
......@@ -248,5 +248,5 @@
“贝尔斯也要收拾行李,大家一起出海吗?”
“嗯,就这么办!”
我们先去了贝尔斯的家,然决定去造船厂完成工作,带上特露一起离开。
我们先去了贝尔斯的家,然决定去造船厂完成工作,带上特露一起离开。
终于,围观的人也开始解散,而在领主的馆里弥漫着一股灰色的气氛。
......@@ -10,13 +10,13 @@
“嗯,没关系,请您多加小心。”
特露握紧我做的通信袋说。
只要做好最的准备就立即出发。
说是最的准备,也只能把行李放在船上。
只要做好最的准备就立即出发。
说是最的准备,也只能把行李放在船上。
船只有游艇的大小,除了旧的和脏的以外,意外的结实,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
“最终还是和艾露分手了。”特露有些伤感。
“打算分手了吗?即使斗技会上夺冠我也不会坐那艘船的,直树大人,贝尔斯,以也多多关照。”
“打算分手了吗?即使斗技会上夺冠我也不会坐那艘船的,直树大人,贝尔斯,以也多多关照。”
艾露说着,拍打着我的肩膀。
出港的时候,不仅是特露和巴洛克,造船所的员工和街道的人也都挥手了。
......@@ -30,7 +30,7 @@
海鸥相似的魔物和我们一起飞行前进。
过了一段时间,发现船的底部破了个洞,马上就开始进水了。
把墙板揭下来。
也许是因为担心领主的船会追上来,所以把产生水流的魔法团画在船的面,加快速度,导致损坏。
也许是因为担心领主的船会追上来,所以把产生水流的魔法团画在船的面,加快速度,导致损坏。
一边修理船只,一边让船前进,确保床铺等杂务,我们三个人来一起完成。
厨房的清扫用了让目标变得干净的魔法阵设置。
船里厕所的地板掉了下去,所以用门做地板。
......@@ -40,7 +40,7 @@
啊!
突然,船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是海的魔物
突然,船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是海的魔物
章鱼吗?
我急着,虽然是加强了强化魔法阵的船,但还是有风险。
......@@ -52,19 +52,19 @@
因为修理也很费事,所以就直接把魔力输入魔法阵,只靠流水前进。
等到风平静的时候,周围島影却消失了。
看到远处水平线。
我看了地图,不知道自己在哪
我看了地图,不知道自己在哪
依靠指南针,向东驶去,那边有岛屿。
大概一段时间,就会看到岛了。
只是这个岛周围有大量水母类的魔物、更多的章鱼海怪也袭击来了。
用中间裂开的窗户框架制作螺旋桨,加上风魔法的魔法阵保持动力。
后系上绳索向大海里扔去,窗框做的螺旋桨在海面上,固定好用来控制船的速度。
後系上绳索向大海裡扔去,窗框做的螺旋桨在海面上,固定好用来控制船的速度。
在魔法缓慢旋转的过程中,水中的水母被吸入窗框做的螺旋桨,被旋转的力量抛向空中。
在飞舞的地方,艾露则正挥舞剑斩开魔物。
似乎没有再生能力,逐渐消失在海的海
似乎没有再生能力,逐渐消失在海的海
不久,贝尔斯说看到了陆地,島影出现在东面的水平线上。
在靠近小岛的时候,魔物的个体变得更大了。
螺旋桨被堵了,所以将窗框做的螺旋桨回收。
在船的周围重新画上魔法阵,再次用水流在海前进。
在船的周围重新画上魔法阵,再次用水流在海前进。
回收的螺旋桨上刮起了龙卷风一样的风,便停止了魔力的输入,船渐渐的靠岸了
这座岛屿好像是孤岛,好像没有人。
......
......@@ -22,17 +22,17 @@
“就算那样也太过分了吧。”
“嗯,有必要进行调查。这是一个魔素积存相当丰富的地方,还是有着相当丰富的食物。你看,那个魁伟的身躯背上生长着青苔。”
贝尔斯用手指着不远处,沼泽地有巨大的龟类的魔物。
贝尔斯用手指着不远处,沼泽地有巨大的龟类的魔物。
虽然是常见的一种魔物,但现在看到的物体有20米左右。
的确,在黑色的的壳上生长着苔藓,开着小花。
,这说明了这种巨大化现象存在了很长的时间。
“也就是说,那个巨大身躯需要很多食物维持魔素蓄积,应该有食物在岛上的啊。”
“这个丛林的植物有可以食用的果实吗?”
“这个丛林的植物有可以食用的果实吗?”
岛被茂密的丛林覆盖,食物的話需要仔细寻找。
“丛林可以吃的植物其实有限。支撑那个身高的卡路里消耗量和巨大的魔物的个体数考虑…岛屿更应该是个被吃光像秃山一样,可是并没有。”
“丛林可以吃的植物其实有限。支撑那个身高的卡路里消耗量和巨大的魔物的个体数考虑…岛屿更应该是个被吃光像秃山一样,可是并没有。”
只前进了20米的丛林,出现了巨大的植物无法用双手抓住的大小。
实际上,还不知道这个岛的大小多少,如果有丰富的食物来源,就可以大到那种程度吧。
......
从森林涌来的是像填满地面一样多的的马斯卡鼠类魔物。
从森林涌来的是像填满地面一样多的的马斯卡鼠类魔物。
我们立刻乘船逃跑了。
试图海离开域的瞬间,吧嗒吧嗒的声音传来,在大海上的暴风雨又开始下了起来。
之前巨大的魔物们张口吃起马斯卡鼠来。
岸边巨大的魔物们不停的踩踏着地面,之停止了动作,吞噬着地面被猎杀的食物。
岸边巨大的魔物们不停的踩踏着地面,之停止了动作,吞噬着地面被猎杀的食物。
压倒性的弱肉强食。
不能做马斯卡鼠,会被杀死的。
虽然有些困惑,但不知为何老鼠们依旧向大海走去。
......@@ -15,7 +15,7 @@
能采取措施的只有我了。
把艾露和贝尔斯塞进船里,我则在周围尽力构筑防御魔法阵。
蜂拥而至的马斯卡鼠由于数量多,魔物相互累积,马斯卡堆积起来高度竟开始急剧上升,并且攻击着之前猎杀他们的巨大龟类魔兽。
巨大魔物的腿被咬破,一口血喷出来,之的马斯卡鼠就像疯了一样朝着伤口咬去。
巨大魔物的腿被咬破,一口血喷出来,之的马斯卡鼠就像疯了一样朝着伤口咬去。
巨大的魔物,反而被捕食。
这是弱肉强食的规则反转。
弱者将强者打败,吃掉。
......@@ -42,17 +42,17 @@
探测技能中看到,马斯卡鼠慢慢地成为状态异常的样子。
运用风魔法的魔法阵的帮助继续向岛的深处输送着烟。
大概30分钟以
大概30分钟以
在探测技能中看到的范围的魔物全部变成了状态异常。
烟雾消散的时候,我解开了防御的结果。
海岸边的降雨也已经结束了。
船中的其他2人开始善工作。
船中的其他2人开始善工作。
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继续工作。马斯卡的尸体大概有几条?贝尔斯为研究向我问道,除了研究用剩余的全部销毁。
收集了几个地方之,一口气烧掉其他。
收集了几个地方之,一口气烧掉其他。
马斯卡的进化体烧剩下不少了魔石。
进化的东西的魔石,颜色有差异。
也许以会有用,所以全部回收。
也许以会有用,所以全部回收。
我们在岛中四处走动,在能看到的范围内的马斯卡的尸体在燃烧着。
巨大な魔物も動けなくなっていたものはアイルが首を落とし、解体していった。
......
......@@ -11,10 +11,10 @@
「探知スキル無しでは来れなかったな」
と独り言ちる。
看了看情况,附近哪有魔物。
看了看情况,附近哪有魔物。
但是在夜晚黑色毛发,原本居住在黑暗中魔物的,我看得一清二楚。
后,我意识到这里是这里,是一座远离常识的孤岛。
後,我意识到这裡是这裡,是一座远离常识的孤岛。
发觉到马斯卡鼠的尸体和巨大魔物的尸体都不见了。
地上还有战斗和血的痕迹,但巨大的魔物的尸体却没有。
......@@ -27,8 +27,8 @@
“有吃骨头的魔物吗?”
回到附近再次运用毒烟,
笼罩30米左右的空间,之探测技能发动
消去气体,从面过来看。
笼罩30米左右的空间,之探测技能发动
消去气体,从面过来看。
直到能辨认的地方,才发现有一具巨大的尸体被运走了。
尸体太大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运送,但是看到了蠢动的白色身影的魔物。
月光照亮了一只拼命地搬运着的马斯卡。
......@@ -45,11 +45,11 @@
大量尸体被埋在深坑里,被埋在地下。
地面上虽然有有枯叶和树枝,也能看见很大的洞穴入口。
果然,这样到洞穴中去了。
我回到了船上。
我回到了船上。
“虽然我很奇怪,但说不定那就是迷宫了。”
贝尔斯听了我的见闻之说道。
贝尔斯听了我的见闻之说道。
贝尔斯是船里的魔物学者,为了证明自己所以一起旅行。
“迷宫?和洞穴不同的东西吗?”
......@@ -62,20 +62,20 @@
“这有什么特别的?”
“魔物自动刷新。”
“自动刷新!”
“当然,蛋白质脂肪也有,但实际上是没有实体。讨伐像烟一样消失。不过,经验值,魔石和讨伐部位留下。
“当然,蛋白质脂肪也有,但实际上是没有实体。讨伐像烟一样消失。不过,经验值,魔石和讨伐部位留下。
“在迷宫中打到的都是固定的魔物?”
“就是这样。”
“但是!”
今天看到的马斯卡是有实体的,没有像迷宫的魔物一样消失。
今天看到的马斯卡是有实体的,没有像迷宫的魔物一样消失。
“迷宫里的魔物具体变化我不太清楚。但今天这里的马斯卡鼠群是实体的,而且迷宫的特征也存在着争议…,
“迷宫裡的魔物具体变化我不太清楚。但今天这裡的马斯卡鼠群是实体的,而且迷宫的特征也存在着争议…,
但是我的老师——维斯这个魔物学者这样理解
迷宫会产生魔物,这的魔物和外面的生物一样都需要蛋白质或生物所需必备品,也会采取和实体一样的行动。”
迷宫会产生魔物,这的魔物和外面的生物一样都需要蛋白质或生物所需必备品,也会采取和实体一样的行动。”
“实体魔物以及迷宫所产生的魔物,为了摄取会营养会出来战斗”
“是的。这的魔物都是超规格的存在,从身体因素来考虑也是这样的。”
“那么,这为什么是这样?”艾露看了看迷宫。
“是的。这的魔物都是超规格的存在,从身体因素来考虑也是这样的。”
“那么,这为什么是这样?”艾露看了看迷宫。
“魔物向迷宫聚集。”
......@@ -87,7 +87,7 @@
“魔物本来是个体在行动。以个体的意志移动。只是比较弱小的魔物,是成群狩猎或社会性的”。
根据贝尔斯推测这的魔物大概有一种类似蜂王的存在。
根据贝尔斯推测这的魔物大概有一种类似蜂王的存在。
“即使如此,如果同伴被讨打了,一般的魔物就会逃跑。这是因为他们的意志。但是,今天看到的马斯卡的族群,却没有逃跑,整个群体似乎都有自己的意志。”
“这很奇怪?”
......
“原来如此。因为魔物受到了精神上的控制。”
从贝尔斯那得到了解释
从贝尔斯那得到了解释
对此艾露尔很有理解。
“诶?你竟然知道吗?”
“你不知道吗?啊,这样啊,虽然我不去教堂,但我也自己也能治好自己的伤。”
艾露说如果出现伤口,就会有让教会的僧侣在战斗中接受治疗的时候被说教的样子出现。
在那面不是自私的,是利用教会的理念与信仰让他们认为是冒险者要互相帮助的。
他说,自私的冒险家马上就被魔物所杀害,无论去哪里的教会,冒险者都只能在自己的脑袋里一边思考,一边听着。
在那面不是自私的,是利用教会的理念与信仰让他们认为是冒险者要互相帮助的。
他说,自私的冒险家马上就被魔物所杀害,无论去哪裡的教会,冒险者都只能在自己的脑袋裡一边思考,一边听着。
(利用治疗手段拉拢教徒吗?)
......@@ -41,7 +41,7 @@
“如果能攻击空中的話,就更方便了”
,我和贝尔斯也想要学习关于体术技能。
,我和贝尔斯也想要学习关于体术技能。
「俺たちは人のままでいたい」
と、返すと、「そうかそうか」とニヤニヤ笑っていた。
......
......@@ -5,11 +5,11 @@
“你怎么想?那是村子吧?”
“嗯~ ~这完全是村子。”
在上层消灭掉是亡灵状态的精灵继续走,之发现了在悬崖下村庄。
在上层消灭掉是亡灵状态的精灵继续走,之发现了在悬崖下村庄。
草顶房,还有土墙包围。
房子的周围是一片田地。
村人都是精灵,在田地做庄稼活,买卖魔物的素材的店铺,还有剥开树上的果实吃。
村人都是精灵,在田地做庄稼活,买卖魔物的素材的店铺,还有剥开树上的果实吃。
从探测技能上看,所有人都是魔物。
明明是魔物,却能形成“村”。
......@@ -20,7 +20,7 @@
在艾露手指指向的方向上,有一群假精灵精向我们架起了箭。
他们抬着弓,好像在告诉村民们危险迫近了。
危险是我们的事吧。
得到消息的村民们,带着孩子一样慌慌张张的回到家,家的窗户和门紧紧关上。
得到消息的村民们,带着孩子一样慌慌张张的回到家,家的窗户和门紧紧关上。
“很显然,我们是坏人”
......@@ -39,8 +39,8 @@
“没有回复啊……”
举起双手,远处的假精灵对表示没有战斗意志行为的也没有反应。
探测使用技能和家里和墙边,村民们正在这里窥探着我们。
而在村子里的大房子里,很多人都是假精灵,他们在往里面走。
探测使用技能和家裡和墙边,村民们正在这裡窥探着我们。
而在村子裡的大房子裡,很多人都是假精灵,他们在往裡面走。
“有人吗,我们没有恶意,可以去打扰一下吗?”
......@@ -59,8 +59,8 @@
说完,我们打开家门,这时无数的箭飞向我们。
为了展示实力差距,布置防御魔法阵结界。
所有的箭刺被魔法阵束缚并掉落,没有声响,七零八落,箭落在地上。
我这边看是大房间假精灵们。
拿着弓箭的战斗成员,面还有女性和孩子的假精灵向地板下方,高喊“大师”。
我这边看是大房间假精灵们。
拿着弓箭的战斗成员,面还有女性和孩子的假精灵向地板下方,高喊“大师”。
啊~好像有不好的事情啊。
虽说是魔物,之前有一只被打倒了。
......@@ -87,9 +87,9 @@
“老板!有侵入者!”
从房间传来了假精灵的叫声。
从房间传来了假精灵的叫声。
是什么妨碍了我们
等我离开这
等我离开这
一个伪精灵一边警戒着这边,一边跑到井边。
......@@ -99,12 +99,12 @@
“这是一种可怕的、可怕的家伙,塞巴斯在一瞬间就被打了!”
“呃?谁!?”
“不,那个……村子最有能力的家伙!”
“不,那个……村子最有能力的家伙!”
“啊,好辛苦啊……”
“不,boss请帮助我们! !”!
‘这个入侵者们还在这?》
“有!看这!”
‘这个入侵者们还在这?》
“有!看这!”
‘嗯~ ~知道了。那么,我们先给我拉上去~』
......@@ -113,7 +113,7 @@
“好吧!”
,看着出来的男人,我好像在哪见到过。
,看着出来的男人,我好像在哪见到过。
大大的鼻子,八字胡。粗眉。
大眼睛,卷着头发。
但红色的帽子也没有穿,只有名字和姓氏相同,世界著名的水管工非常相似。(是你,马里奥)
......@@ -133,7 +133,7 @@
假精灵们全力脖子摇了摇头。
“啊,这样啊。这没有虫害,请回吧。”
“啊,这样啊。这没有虫害,请回吧。”
灭害虫被认为是接受了专门的委托。
......@@ -144,8 +144,8 @@
贝尔斯回答。
“魔物学家?那样的人在做什么?不,请稍等!你,你,你们是不是从外面的世界转移过来的?”
“嗯,是的……这是为了调查魔物来的。”
“啊!是这样的吗? !对不起,误以为是这的人了。啊啊,300年左右,迷宫闭关了,所以人们疏散离开了
“嗯,是的……这是为了调查魔物来的。”
“啊!是这样的吗? !对不起,误以为是这的人了。啊啊,300年左右,迷宫闭关了,所以人们疏散离开了
你知道我吗。
很抱歉。
......
“啊……好喝。”
“是今年的新茶”
老板把茶壶的绿茶倒入了茶杯让我们品尝着。
老板把茶壶的绿茶倒入了茶杯让我们品尝着。
现在,我和艾露,贝尔斯的3人正在这个亚空间的主人居住的井底。
和世界闻名的配管工长得很像,是个敦厚老实的人,老板并不是他的名字,而是三个字的姓和名字,马尔克斯。
做了自我介绍,在有结实的叶子的房间的一角,我们坐着。
地毯上有个矮桌,作为日本人非常冷静。
艾露和贝尔斯在椅子上坐有些不习惯,有点让人感到困惑。
这么说来,在这个世界,奴隶是坐在地上的。
这么说来,在这个世界,奴隶是坐在地上的。
“那是一个迷宫的吗?”
“那是一个迷宫的吗?”
贝尔斯在面的架子上坐着,手指着金色闪闪的石头。
贝尔斯在面的架子上坐着,手指着金色闪闪的石头。
“不,那是魔物的魔石。很多石核一直都在地下。只有我才能去的地方。”
“那么大的魔石……怎么可能?”
......@@ -35,7 +35,7 @@
“为什么要让精灵出现呢?”
“保护森林的話,都是精灵吧?还是个人爱好?”
“这个迷宫最强大的魔物在哪?”
“这个迷宫最强大的魔物在哪?”
“怎么说呢?越往下一层,魔物的强度就会越强,但实际上,在个体的强度上说的話,地上的魔物是最强的了。
真是的啊。
......@@ -46,7 +46,7 @@
对艾露和贝尔斯的问题,笑着回答的马尔克斯先生。
“哪为什么在这要成为一个敦厚的主人?”
“哪为什么在这要成为一个敦厚的主人?”
“嗯?……”
关于我的问题,马尔克斯一边抓着茶店,一边苦笑了一下。
......@@ -64,7 +64,7 @@
“我的情况,仅仅是为了赚钱而去完成的。”
“是吗,你并不是被传唤来的。”
“是的,我的记忆已经淡薄了,但在以前的世界,有一次,这个世界的神给我捡来了。那是神在做什么表情,是什么声音?
“是的,我的记忆已经淡薄了,但在以前的世界,有一次,这个世界的神给我捡来了。那是神在做什么表情,是什么声音?
我记不得了。
神的保佑和使命,也没有被说教过的记忆。
......@@ -78,7 +78,7 @@
“羡慕吗?”
“我是为了打倒魔王而被叫唤的。如果魔王不在了,就不需要特别需要了。”
被召唤了之,魔王就没有了,我已经不被需要了,别开玩笑了!
被召唤了之,魔王就没有了,我已经不被需要了,别开玩笑了!
我也想这么说。
“这一点,你可以随心所欲地生活下去。如果你有什么期待,上帝也会赐予你一些技能和才能的。你完全的自由,可以完成自己的目标。
......@@ -90,33 +90,33 @@
“我还不知道,我的想法是,在世界范围内不断旅行,慢慢地决定。”
“嗯,那很好。”
,贝尔斯和艾露在向马尔克斯斯提问时,没有了茶。
,贝尔斯和艾露在向马尔克斯斯提问时,没有了茶。
“如果可以的話,我带你去这的迷宫吧。”
“如果可以的話,我带你去这的迷宫吧。”
“可以吗?”
“‘拜托了’”
马尔克斯先生说:“好久没来的客人了”,把茶收拾好了。
在我们到这之前,几乎没有来过为了提高能力的冒险家,或者是来劝诱的魔族。
在我们到这之前,几乎没有来过为了提高能力的冒险家,或者是来劝诱的魔族。
他说:“没有能够对話的人。”
而且,外面也出现了巨大的魔物,所以谁也不来了。
“这边。”
说着,马尔克斯先生打开了房间的窗户。
说着,马尔克斯先生打开了房间的窗户。
明明是地下,为什么会有窗户,很奇怪,但好像是通道。
穿过窗户,那是一片沙漠。
穿过窗户,那是一片沙漠。
像树林一样,从天花板到阳光的地方,地面都是沙。
,什么都找不到。
,什么都找不到。
“这的魔物在这个迷宫中是最强的吗?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下去战斗吗?”
“这的魔物在这个迷宫中是最强的吗?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下去战斗吗?”
埃尔兴奋地问。
“啊,这不会真正的死亡,请放心。”
“啊,这不会真正的死亡,请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