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a75f3bb7 authored by player's avatar player

Update Files(其實,我乃最強+三度被龍輾死,我的轉生職人生活)

parent 5f9541ff
......@@ -20,14 +20,14 @@
==========
感覺好痛啊……。好像是捐贈給教會的時候就快用完了。
磨損的好嚴重啊……。好像是捐贈給教會的時候就快用完了。
我之所以有這種感覺,是因為看到了『HP』的數值。
HP與人的狀態上的HP意義幾乎相同。
如果這左邊的數值為0,那麼無論何時壞掉都不奇怪。
可能是變成0的那一刻,也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這是命運的安排
可能是變成0的那一刻,也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會如何就看運氣了
反過來說,只要HP還剩下1,就絕對不會壞掉。
......@@ -53,7 +53,7 @@
但是,一個插槽內只能賦予相同的屬性。所以,把【水】、【土】交叉地附加在同一個插槽上是不可能的。
「總之,插槽1號是有【火】吧?」
「總之,插槽1號就用【火】吧?」
是強化【火】性能方面的屬性。
可以說是基本中的基本。
......@@ -87,9 +87,9 @@
以及的訊息。7個屬性也緊隨其後。
這樣的訊息。7個屬性也緊隨其後。
擁有【解析】技能的我,可以這樣進行物品強化。非常方便。
擁有【解析】技能的我,可以這樣進行道具強化。非常方便。
其他人的【道具強化】技能可以專用的視窗顯示,但不能顯示負面狀態的插槽。
也就是說,適當指定技能點數,然後進行相應的強化。所以會有浪費和不足。
......
如果賦予『銅劍』【闇】和【混沌】屬性、
============
名稱:銅的魔劍
屬性:闇、混沌
S1:◆◆◆◆◆(混沌)
S2:◆◆◆◆◆(闇)
HP:27/250
性能:A-
強度:C+
魔效:C
【特殊】
 自爆劍
 毒斬+
============
讓人失望的魔劍做好了。
不,雖說是讓人失望的,『性能』的A-還是相當厲害的哦?也許,岩石也很容易砍。
『強度』與最大HP一起提高了,修理的話大概可以使用很長時間。除非使用『自爆劍』。
因為『魔效』也達到了普通水準,所以『毒斬+』也可以不錯使用。算了,我的MP沒多少,所以一天只能用一次。(武器和防具的特殊效果是需要消耗MP。)
我知道,如果將【混沌】屬性與其他屬性組合起來,充填時『性能』、『強度』、『魔效』分別會提高4、4和4。(就像『銅劍』一樣。)
然後,【闇】單獨上升到4,1,3,因此總體來說,它從原本的『銅劍』上升到8,5,7。
考慮到只有兩個插槽,還是很划算的。
總之,路上的魔物很弱,只要有這把魔劍,就算是等級低的我也能輕鬆獲勝。打中就能打倒。如果猜對的話。
我有點不安,於是拿起了另一件禮物——『鍋蓋』。
插槽數是1。雖然用【土】強化了,但充填等級是1,等於幾乎沒有強化。湯姆叔叔.....。
總之把充填等級定在max的5就好了,但是我這時想『那就沒意思了』。
給防具【土】賦予屬性,正規也是不錯的地方。還是想要浪漫。
這樣一來,除了單體無用【混沌】之外,稀有屬性的【聖】或【闇】。為了保護自己,這是最合適的選擇。
而且,總覺得無聊的我。
基礎是木製的鍋蓋,即使狀態值稍微提高一點也無濟於事。
我開始想做點詭異的事。所以試著賦予【風】吧。
================
名稱:鍋蓋→疾風的鍋蓋
屬性:―→風
S1:◆◆◆◆◆(風)
HP:42/50→70
性能:E-→E+
強度:E→E+
魔效:E-
【特殊】
 飛行+←new
================
名字聽起來有點酷。
雖然狀態不是很高,但是『飛行+』更有意思。雖然是可以飛得很遠的特效,但似乎也可以擊中目標。
正如湯姆大叔所說的『扔出去牽制』的用途成為了現實。我不高興。
無論如何,這些屬性都不能超過它們的主要作用(例如,鍋蓋),這就是我們所說的。
我做了最終決定得到了『疾風的鍋蓋』。
那麼,就買方便攜帶的食物繼續旅行吧。
我把魔劍放在腰上,把鍋蓋放到腰的另一邊上,然後離開了客棧——。
 ――三天過去了。
我翻山越嶺,過河,沿著大路一個勁兒地走,晚上就露宿在外面。
沿著兩邊都樹木茂密的山路往下走。
「喔—喔!」(狗叫聲)
我聽到狗在嚎叫。為什麼聽起來這麼耳熟?
差不多是該出現弱小魔物的地方了。就算有流浪犬和狼也不足為奇。雖然有點讓人失望,但是拿著魔劍的我,應該不會有問題。
我聽到同樣的嚎叫聲好幾次,而且越來越近。
不僅如此。
咚,咚,地響般的......哎,這,是腳步聲嗎?
這附近應該不存在巨大的魔物......。
我戰戰兢兢地說,如果我聽到聲音接近。
嘎嘎嘎嘎嘎!
「哦!」
噗——。噗——。噗——。
一隻、兩隻、三隻大兔子跳了出來。
雪白的毛和紅眼睛的兔子是大型犬大小。與可愛的容貌相反,用鋒利的門牙襲擊的小動物,名為『卡尼巴拉兔』的兇暴魔物。
單體能力和流浪犬沒有多大區別。正因為如此,如果以複數為對手的話,我就真的會成為牠們的餌食。
不過,這些傢伙不會成群結隊的吧?
我還在想這個問題的時候,兔子們蹦蹦跳跳地穿過街道……跳進了另一邊的灌木叢裡?
好像沒把我放在眼中的樣子。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大地仍在震動。大概是被巨大的魔物驅趕,使得卡尼巴拉兔四處逃竄……。
我被迫做出是穿過街道還是掉頭的選擇。
如果考慮到兔子們從眼前經過的情況,無論是前進還是返回都沒有什麼區別。
於是,我拼命往前跑——話說回來。
「哇ーーー哇!」
跳過灌木叢,眼淚汪汪的女孩不是出現了嗎。
像是清澈湖水般的藍髮一直長到臀部,耳朵直挺挺地豎在頭頂。和頭髮一樣顏色的尾巴因為恐懼而豎了起來。
裹著布的平胸看上去很眼熟。
短褲,甚至連肘部的夾克都有。
或者說,我一看到她的臉,就知道她是什麼人了。
和在空中漂流的女孩目光相遇。
 ハッと驚いた表情をした彼女は、いっそう目を潤ませて、
她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眼睛濕潤了、
「哥哥——嗯! !」「噗噗!」
竟然在空中扭曲身體向我撲來。
用臉接住胖乎乎的肚子。就這樣兩個人滾來滾去。
「哇!哥哥,哥哥,阿利特,哥哥——!」
這個抱著我的頭,連聲稱呼我為『哥哥』的少女,莉露。
雖然是狼人族,但是其中也是繼承偉大的青大狼血統的超稀有一族。
和身為平凡人族的我,當然沒有血緣關係。
我3歲的時候,我媽媽在村外發現了一個受傷的男狼人。那個男人小心翼翼抱著的剛出生的嬰兒。
沒有人照顧受傷的他,三天後他就死了。臨死前將嬰兒託付給了我媽媽,所以莉露作為養女被我的家人收養了。
所以就成為義妹。
雖然從小就很貼近我,但是我出發的時候,卻沒有來送行。
「哇!莉露,你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阿利特哥哥說要離開村子,所以莉露也想跟著去……但怕被說『絕對不行』,所以就默默地跟在後面。」
因為我什麼都沒和她商量,所以她以為我一定在才生氣的,但看來不是。
輕輕摸了淚流滿面的莉露的頭。還是一如既往的輕飄飄的感覺真好。
既然妳這麼想,就沒有拒絕的理由了。
因為她很可愛。在我的四次人生中,她無疑是個絕對優秀的美少女。......咦?為什麼會覺得『好像還有其他人』呢?
好吧,不管怎樣。
「出來了!?」
一陣劇烈的搖晃越來越近,一棵樹被推倒在地,一個巨人出現了,抬頭看著牠。
毛茸茸的巨人大概有7米高。牠的臉龐大,額頭上微微隆起。
慌忙發動【解析】技能。
==================
名稱:一瘤食人魔
屬性:土、闇
HP:355/560(1020)
MP:80/80(150)
體力:B
力量:B+
智力:D
魔力:D+
敏捷:D
精神:C
【技能】 
 剛腕(鬼):C
 硬化:C
==================
不可能在這麼偏僻的地方,遇到危險度等級B的魔物――。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57,14 +57,14 @@
「嗨,來了。我來了!」
「請回……。」
「請回……。」
「你真是聰明的傢伙,竟然說夢話來趕人啊,你呀。」
嫌麻煩起床。有個戴著眼鏡的矮子。
雖然看上去這麼幼稚,但卻是我所屬的研究室的教授,名字很長,叫提亞利埃塔.路塞亞納爾。
怎麼會在這裡?」
怎麼會在這裡?」
能和學院往返的【任意門】應該只有研究棟的我的房間才有?分身你在做什麼啊!
......@@ -110,7 +110,7 @@
提亞教授緊緊地貼在窗戶上。
有什麼事嗎!?那是骷髏騎士?那邊是泰坦.哥雷姆嗎?其他還有很多魔物闊步前行,這裡到底是哪裡呢!?」
那是什麼!?那是骷髏騎士?那邊是泰坦.哥雷姆嗎?其他還有很多魔物闊步前行,這裡到底是哪裡呢!?」
「解釋起來很麻煩,不過芙蕾帶來的魔物住在這裡生活著。」
......
我的妹妹夏洛特,插班進入了國內最高峰的魔法學院(和我一樣的地方)。
我的妹妹夏洛特,插班進入了國內最高峰的魔法學院(和我一樣的地方)。
「我是第一次聽說?」
......@@ -98,7 +98,7 @@
「兄長大人!一起吃午飯吧!」
夏爾登場了。
夏爾登場了。
「哦,已經那麼晚了。」
......
......@@ -10,7 +10,7 @@
嘛,因為我不會使用魔法,所以幫助提亞教授也是有限度的,所以教授也不會對分身的我說什麼。
舒適的閉居生活,現在還沒有被打擾,這樣躺在床上睡懶覺也沒問題。
舒適的家裏蹲生活,現在還沒有被打擾,這樣躺在床上睡懶覺也沒問題。
「哈特.芬菲斯在嗎!」
......@@ -127,7 +127,7 @@
她再抓兩枚金幣。算了,作為以學生為對象的打工費,她還是挺努力的吧。
可是,我怎麼可能做有點困難的計算。
可是,我怎麼可能做有點困難的計算。
「不好意思,我不擅長計算,所以不行。」
......@@ -173,7 +173,7 @@
「她好像做了什麼奇怪的事情!」
「我不是說過了嗎?那個女人除了做可疑的以外,不可能做別的事了。」
「我不是說過了嗎?那個女人除了做可疑的以外,不可能做別的事了。」
雖然聽起來像是常識,但是,我還是覺得奇怪?
......
......@@ -8,7 +8,7 @@
一個白髮褐色皮膚的女孩,用紅色的眼睛不停地問我。
不可思議的是,這個孩子竟然認出了分身的我和本體是『不同的人』。更奇怪的是,把男人的本體叫做『媽媽』。
「墨爾,別在別人面前說『長得像媽媽的』,好嗎?」
「墨爾,別在別人面前說『長得像媽媽的』,好嗎?」
「那我該叫你什麼?」
......
當我的妹妹夏洛特醬到處宣揚哥哥的時候,家裏蹲的我(的分身)的地方,像是對著未來型萬能機器人哭泣的眼鏡男子一樣的迷茫的人們,接二連三地來訪了。
打從心底,我不想理會他們。跟家裏蹲的人面對面的諮詢不是很欺負人嗎?
但如果分身他的精神負擔加重,他又會罷工。他是我的分身,但是很麻煩。不過是我嘛。別無選擇。
於是,作為本體的我被迫出差,但說實話,我也沒有什麼對策。
「救救我,提亞教授!」
首先,我像戴某種眼鏡的男子一樣,向提亞教授哭訴。就當我沒看到妳在做什麼人體實驗。
「當然可以。你就儘管依靠我吧。」
原本以為會含糊其辭或置之不理,沒想到竟然是善意的反應。
「我沒什麼機會賣恩情給哈特君,都已經在同一條大船——。」
「不用了。」
「為什麼!?」
我很抱歉,但如果我欠她一個人情,以後會有更多的麻煩。我知道,我知道的。
那麼,雖然我失去了唯一的對策而彷徨,但在會議室裡靈光一現。找到了,你的朋友。
朋友,就是互相幫助。
我問伊利斯菲利亞,她在桌子上不停地寫著什麼。對她說,替我陪大家吧。
「我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再也代替不了你了。」
我被冷淡地拒絕了。
「為什麼說不呢?我們是朋友吧!」
不死心地拔出傳家寶刀的我。這傢伙是個想珍惜朋友的女孩。我會讓你在朋友呼籲中聽話的。
「我很想聽朋友的要求,但我現在做的工作也是替你做的。」
對了,分身自豪地說有些是強加給伊利斯的。
我沒聽清楚。別人的自吹自擂真讓人惱火。再怎麼和我一模一樣的複製品,不,同樣的容貌才會讓人生氣。我就是這樣。
不管怎樣,已經把給伊利斯的朋友卡給剪了。
我的天啊。我沒有籌碼了。我沒有其他朋友了。
就在我陷入困境的時候,更多的麻煩來了。
「喂,哈特,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橄欖球運動員式的大塊頭嚴肅地說。這就是你向別人求教的態度嗎。
「萊斯,你去跳舞吧,他們會喜歡你的。」
「什麼?你在說什麼?」
這是我的臺詞。想讓我教你魔法,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因為我的魔法,有點不同於其他人。
「啊,哈特君,你回來了。那麼,請馬上和我談談魔法理論——。」
現在又是姐姐妳了。
「說是談話……」
沒什麼好說的。基本上,既然妳是公主兼學生會長,妳應該多做點學校的工作……嗯?
我盯著瑪麗安姐姐看。
「怎、怎麼……?你這麼盯著我看……」
這個欲言又止的人,是這個國家的公主,也是這所學校的學生會長。
這次我看到一個大塊頭。
「什、什麼……?你幹嘛這麼盯著我看……」
不知為何臉紅的這傢伙,是這個國家的王子,一年級的時候應該是主席。
在這個學院裡,兩個最接近權力,最有實力的人……。
「你到底怎麼了?我們被困住了,你得快點找到我們――」
「就是它!」
用手指著他,萊斯嚇了一跳。非常激動。
「我很忙。非常的忙。所以不能一一陪著來的人。」
我沒說謊,好嗎?我想看的動畫片有很多呢。
「怎麼樣?你們倆願意做我的窗口嗎?我希望你們仔細考慮諮詢的內容,並且拒絕任何其他老師或者其他可以處理的人。」
也許大多數的諮詢工作都可以在其他地方處理。大部分案件本來就是我辦不到的。
可是談判事情完全不行的我,即使想拒絕也有被強行拒絕的危險。反而只能看到被擠壓的未來。
所以輪到瑪麗安姐姐和萊斯君上場了。
在這所學院裡,幾乎沒有人可以接近他們說話。畢竟對方是王子和公主。作為有實力的人也會受人尊敬,應該會有很多顧慮。
如果這兩個人能成為我的屏障,我就可以安心家裡蹲了。
好好安排一下,不讓想說什麼的兩人有任何的藉口。
「當然,我會盡可能滿足他們的要求,我很忙,但是你們看,我們是夥伴吧!」
「夥伴啊……。你這麼說,我們怎麼能拒絕呢?」
「我們似乎佔有了哈特君,我感到很難過......但我們是夥伴的!」
熟人以上,朋友未滿,感覺良好的曖昧模糊關係----『夥伴』。這是一個方便的用語。
我已經承諾過了。
我一邊說著,一邊在惡意回路的刺激下想出了另一個妙計。
抱歉,我也不想當你們兩個的對手。
「萊斯,我認識擅長遠端控制魔法的人。你可以去問芙蕾和麗莎。」
如果其他學生和老師發現她們倆是魔族就不好了,所以我不能推給她們,但是姐姐妳和萊斯應該已經知道了所以沒問題。
「瑪麗安公主也可以和她們談談。她們對魔法非常瞭解。」
兩人都露出不滿的微妙表情,但還是勉強答應了。
嗯,多完美的結果啊。
現在可以關閉所有煩人的諮詢了。做到了。
我不停地提醒王子和公主,我得意洋洋地回到家裡。
可是——。
「嘿,媽媽,這個「漢字」怎麼唸?意思是什麼?」
我被勤奮學習的孩子抓住了。
不過這孩子已經學會了平假名和片假名。夏爾也是,異世界的孩子真聰明啊。
將近一個小時,不斷被提問,我的生命值就要耗盡了。
我讓芙蕾和麗莎照看孩子,但是她們不能應付日語學習。
就在這個時候,甚至不惜想向孩子下跪求饒。
「兄長大人,我回來了!」
救世主,現身!
「你回來得正好。夏爾,我想請妳幫個忙。」
「兄長你!請我幫個忙!?」
她的眼睛好像閃閃發光啊?
嗯,很少見吧。平時扮演『可靠的哥哥』的我。不管是否起作用,我很少請夏爾幫忙。
想請她教墨爾醬日語時。
「明白了。我夏洛特會全力以赴『傳教』的。」
妳確定這是我的主意嗎?算了。
就這樣,一口氣解決了許多難題的我,回到了安穩的家裏蹲生活――。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Markdown is supported
0%
or
You are about to add 0 people to the discussion. Proceed with caution.
Finish editing this message first!
Please register o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