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9ceb1cda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最下位職から最強まで成り上がる~地道な努力はチートでした~

parent e7d0f3ab
......@@ -8,7 +8,7 @@
「失礼了」
 我们进去長老家,被亞露瑪催促着移动到铺有稻米的客厅。
 我们进去長老家,被亞露瑪催促着移动到铺有稻米的客厅。
「请问究竟有什么事,这么一早就呼唤我们……」
......@@ -18,7 +18,7 @@
「啊啊,也不是說要斥责你们。不用这么戒備」
 如此說完之,我也好莉莉也好,肩膀都放松下来。
 如此說完之,我也好莉莉也好,肩膀都放松下来。
「可是,既然不是如此,那为什么在这个时間」
「你们两人虚岁都15了,没错吧?」
......@@ -28,13 +28,13 @@
 長老听到我的回答「嗯」地点着头。
「根据村重镇一群人互相談论的结果,决定让你们两个人接受祝福之仪」
「根据村重镇一群人互相談论的结果,决定让你们两个人接受祝福之仪」
「『祝福之仪!?』」
 祝福之仪是只在王都或者大都市等等的地方,15岁以上到20岁未满的小孩才可以接受的魔法仪式。
 接受祝福之仪的小孩,将可以被神明赋予能使用各种技能魔法的天职。
 接不接受这个仪式会让今的人生大为不同。
 接不接受这个仪式会让今的人生大为不同。
 但是,据說如果不是貴族或者大商人家庭出身的小孩是难以接受仪式的。
 那是因为不得不捐献一笔大金额给执行此仪式的聖教会。
......@@ -59,7 +59,7 @@
 这句伴随着威压感的話語,让莉莉吓得身体颤抖了一下。
「就当做我跟你没有血缘关系吧,我觉得村所有人都是我的小孩。不管是你还是魯庫也都是我可愛的孙子啊」
「就当做我跟你没有血缘关系吧,我觉得村所有人都是我的小孩。不管是你还是魯庫也都是我可愛的孙子啊」
「長老………可是,既然是这样那更是如此。只有我们拥有幸福的回忆,那实在是」
......@@ -82,7 +82,7 @@
「我明白了」
 長老対我的回答感到满足似的点着头,然面向莉莉說道。
 長老対我的回答感到满足似的点着头,然面向莉莉說道。
「莉莉你是聪明伶俐的女孩子。即便不用我說,也非常清楚应该做什么事情吧。和魯庫结合两个人的力量,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落荒而逃,而是勇于対抗。如果是你们两人,肯定能跨越难关」
......@@ -92,23 +92,23 @@
「好的……好的……絶対……」
 長老把我们抱在怀,溫柔地这么說。
 長老把我们抱在怀,溫柔地这么說。
「魯庫,莉莉。我一直把你们当作是自己的孩子。你们是聪明的小孩。总有一天一定会成为対他人有帮助人。听好了?前往王都接受祝福之仪,成为出色的人物吧。这就是村大家的期望」
「魯庫,莉莉。我一直把你们当作是自己的孩子。你们是聪明的小孩。总有一天一定会成为対他人有帮助人。听好了?前往王都接受祝福之仪,成为出色的人物吧。这就是村大家的期望」
 虽然我不怎么理解長老說的事情,可莉莉无數次地点着头。
 从她眼滴落的泪水,把地面上的干草沾湿了。
 从她眼滴落的泪水,把地面上的干草沾湿了。
 長老就这样结束掉話题,我和莉莉立刻就准備出发前往王都。
 由于不能使用私人馬车之类的高級物品,所以决定先步行到附近的大城镇,然后在那里坐上驿站馬车前往王都。
 由于不能使用私人馬车之类的高級物品,所以决定先步行到附近的大城镇,然後在那裡坐上驿站馬车前往王都。
「話說回来,長老他们也商量得太快了吧。今天早上才刚說完,中午前就要出发什么的……」
 莉莉半分期待着祝福之仪,半分不满地撅起嘴巴。
 我们立即准備好行李,出村之为了前往有馬车出现的城镇而步行于街道上。
 我们立即准備好行李,出村之为了前往有馬车出现的城镇而步行于街道上。
 离开村子的时候,長老还有爺爺奶奶他们那非常亲切的态度。
 小孩子他们的哭脸。
......@@ -159,7 +159,7 @@
 在街道上走了一会儿,终于抵达附近比较大的城镇。
 城镇萨迪庫。
 在这就有前往王都維魯利亞的驿站馬车。
 在这就有前往王都維魯利亞的驿站馬车。
 驿站馬车的價格是两人10枚銀币。
 由于基本上可以乘坐6~7人,所以车主就可以赚到将近30枚銀币。
......@@ -225,7 +225,7 @@
 不由得就吞吞吐吐了。
 莉莉看到我这个样子满脸笑嘻嘻的~~如此可以形容的微笑。
 莉莉看到我这个样子满脸笑嘻嘻的~~如此可以形容的微笑。
「呐,呐。具体的来說?具体谁会感到困扰呢?說出来看看嘛,来来。好,请說」
「…………罗罗納村的亞修雷特什么的」
......@@ -238,7 +238,7 @@
 我一副哑然的表情咬住鸡肉。
 程度适当的香料味在嘴扩散开来,非常美味。
 程度适当的香料味在嘴扩散开来,非常美味。
「这个要3枚铜币很便宜啊」
「虽然我只要一枚铜币而已」
......@@ -249,10 +249,10 @@
 ◇ ◆
 听到这份悲痛的消息是在驿站馬车出发之,过了两天左右的时候。
 听到这份悲痛的消息是在驿站馬车出发之,过了两天左右的时候。
 驿站馬车没有被魔物袭击过,每天都往王都的方向前进着。
 在第二天夕阳西下,向设立在街道中的修道院借宿的时候,其他旅行者的対話传到耳朵
 在第二天夕阳西下,向设立在街道中的修道院借宿的时候,其他旅行者的対話传到耳朵
「听說卡斯特納地区的村子都好像几乎全灭了」
「啊啊,好像是雷斯迪凱普的大肆进攻吧?」
......@@ -272,7 +272,7 @@
「我们出身的村子就在卡斯特納地区!」
 我說完之,旅行者他们一副尴尬的表情。
 我說完之,旅行者他们一副尴尬的表情。
「啊~……那当然会,节哀顺变。传闻說那附近的村子都因雷斯迪凱普的大肆进攻而几乎全灭呢」
「怎……怎……怎么可能……」
......@@ -284,7 +284,7 @@
 难道說,長老他们知道有大肆进攻才让我们……?
 我立刻去找住在修道院女子宿舍的莉莉。
 把女子宿舍的监督管叫出来,把这件事告诉给莉莉之。她一副毅然的表情点着头。
 把女子宿舍的监督管叫出来,把这件事告诉给莉莉之。她一副毅然的表情点着头。
「我……隐隐約約感觉到了。叫我们去王都的長老。感觉有点奇怪」
「那么,莉莉是……知道了还去王都……?」
......@@ -292,7 +292,7 @@
「嗯。対不起,没有跟魯庫說」
「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対我說啊!?我们留下来的話,或许能做点什么也說不定!」
「……大概,長老他们知道会这样才命令我们前往王都不是吗? 即便我们留在村子也只是稍微延迟一点村子灭亡的时間吧」
「……大概,長老他们知道会这样才命令我们前往王都不是吗? 即便我们留在村子也只是稍微延迟一点村子灭亡的时間吧」
「就算是这样,不是也可以跟大家一起战斗吗!」
「那么!战死的話,要怎么办啊!」
......@@ -300,7 +300,7 @@
 莉莉悲痛的叫声刺痛着我的心。
「那不就什么都没有留下了!大家、大家都是知道的才让我们去王都対吧!? 因为,如果是十五岁的我们就可以接受祝福之仪!所以,長老才会說『成为一个出色的人物』,不是还给我们留下最的期待吗!? 给我明白把我们送出去的大家的想法啊,魯庫!」
「那不就什么都没有留下了!大家、大家都是知道的才让我们去王都対吧!? 因为,如果是十五岁的我们就可以接受祝福之仪!所以,長老才会說『成为一个出色的人物』,不是还给我们留下最的期待吗!? 给我明白把我们送出去的大家的想法啊,魯庫!」
 莉莉那洁白的手掌,拍响了我的脸颊。
......
......@@ -6,7 +6,7 @@
 照着神官說的去做,为了确认自己的技能而低声念出「鑑定」来。
 然在腦内浮现出这些情报。
 然在腦内浮现出这些情报。
◇◆◇◆◇◆◇◆◇◆
......@@ -43,7 +43,7 @@ Lv:5
 神官听到我說的話,対我說些安慰的話語。
「是吗………明明被罗罗納村里的大家期待着才来到这里,可现实是这样吗」
「是吗………明明被罗罗納村裡的大家期待着才来到这裡,可现实是这样吗」
 我失落的垂下肩膀。
......@@ -120,7 +120,7 @@ Lv:10
「啊,好的。当然可以」
 神官対莉莉使用鑑定之,惊愕起来,哑口无言。
 神官対莉莉使用鑑定之,惊愕起来,哑口无言。
「姆……这、这天职和属性值………已经是可以立刻加入聖十字騎士団的級别吧……」
「这不是很厉害吗,莉莉!」
......@@ -134,24 +134,24 @@ Lv:10
 成为貴族的話,即使那是下級貴族也会有庞大的貴族年金。还有可能被辅佐国王陛下的组织・元老院所选拔。
 还能获得出入皇宮的权限,初次在社交登場也是可能的。
 然后根据與其他貴族的子女的交流,更加巩固在貴族界的地盘,不久后晋升成为貴族顶点般的存在・公爵家也是可能的。
 然後根据與其他貴族的子女的交流,更加巩固在貴族界的地盘,不久後晋升成为貴族顶点般的存在・公爵家也是可能的。
 如果到达这一地步,那就只有成功的成功,地位的顶端。
 在这个維利亞王国有个这样的有名童話。
 在这个維利亞王国有个这样的有名童話。
 被姐姐欺负而过着阴暗生活的普通庶民的女孩子・安蒂蕾拉。
 安蒂蕾拉那一天被幸运眷顾才能够接受祝福之仪。
 赋予给她的天职是聖天使。
 是个拥有吸引他人的美貌,还兼備領袖气质的天职。
 得到聖天使天职的安蒂蕾拉在跟王子殿下初次见面之后就迅速发迹了,最后还跟王子殿下结婚成为王族。不久之后,王国初次庶民出身的女王陛下就君临了。
 得到聖天使天职的安蒂蕾拉在跟王子殿下初次见面之後就迅速发迹了,最後还跟王子殿下结婚成为王族。不久之後,王国初次庶民出身的女王陛下就君临了。
 虽然这篇成功的故事是所谓的创作童話,可是广泛地被国民所知。把跟安蒂蕾拉一样,以可怕的气势成名翻身的成功人生叫做安蒂蕾拉剧情。
庶民加入聖十字騎士団也就等同于实现安蒂蕾拉故事。
「莉莉!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哦。一旦加入聖十字騎士団,肯定以都无忧无虑」
「莉莉!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哦。一旦加入聖十字騎士団,肯定以都无忧无虑」
 我微笑着握住莉莉的手,可莉莉一副不怎么高兴样子。
......@@ -173,17 +173,17 @@ Lv:10
 莉莉露出微微不情愿的表情說着,可是
「总之先听一下王宮伟大的人說的話,也没有损伤不是吗」
「总之先听一下王宮伟大的人說的話,也没有损伤不是吗」
「可是我,和魯庫……」
「莉莉。这件事対你今的将来有很大关联。說到聖十字騎士団,那可是这个王国的超絶优秀集団。我不管在哪裡,即便打杂也好送货也好都会追上你的,所以放心吧」
「莉莉。这件事対你今的将来有很大关联。說到聖十字騎士団,那可是这个王国的超絶优秀集団。我不管在哪裡,即便打杂也好送货也好都会追上你的,所以放心吧」
「魯庫………嗯,我知道了。既然魯庫这么說,那我就听听看他们怎么說……」
 在我說服之,莉莉苦涩地表情点着头說。
 在我說服之,莉莉苦涩地表情点着头說。
 在那之就被大聖堂的神官带到皇宮,当知道莉莉持有神級騎士这一天职,立刻就实现晋谒国王陛下这一请求。
 在那之就被大聖堂的神官带到皇宮,当知道莉莉持有神級騎士这一天职,立刻就实现晋谒国王陛下这一请求。
 我陪从莉莉来到王城的谒见之厅。
 在眼前有座巨大的王座,而在其左右的臣下们都站成一排。
......@@ -199,7 +199,7 @@ Lv:10
「神官汉泊哟,这位少女持有神級騎士这一天职这件事是真的吗」
「是,我也亲自让她给我确认过了。絶対不会错的」
「唔,这般少女吗………喂,利杰庫特騎士団長。过来这
「唔,这般少女吗………喂,利杰庫特騎士団長。过来这
「是。请问有何事,陛下」
......@@ -265,7 +265,7 @@ Lv:10
 利杰庫特好像也预料到从上往下的这一击,在莉莉那一劍的轨迹上轻盈地用劍抵挡住,顺势偏移开来。
 莉莉的姿势成一横线。
 身体破绽百出,无论是谁怎么看都像是这說请対准那
 身体破绽百出,无论是谁怎么看都像是这說请対准那
 利杰庫特打算用劍身轻轻地打击莉莉的侧腹,可是看样子这不过是莉莉的佯攻。
 利杰庫特睁大了眼睛。
......@@ -298,4 +298,4 @@ Lv:10
 莉莉以一副不怎么高兴的表情跪拜着那位至高无上的大人物。
 在那一天,王宮里都始终在談论天才少女劍士的登場。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在那一天,王宮裡都始终在談论天才少女劍士的登場。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在莉莉加入聖十字騎士団之,已经过了两个月。
 在莉莉加入聖十字騎士団之,已经过了两个月。
 从那天一来,生活就焕然一新,仿佛世界全部都改变了一般。
 莉莉接受了騎士授勋,虽說是最下級的貴族,可也是被国王陛下授予了男爵地位。
......@@ -8,13 +8,13 @@
 莉莉就住在王都貴族街的某座豪宅,而我是作为莉莉的随从兼騎士団事务処理员的身份,被允许加入騎士団。
 虽然我非常悠闲地在王宮办公室请求一些書物的整理工作,可莉莉作为騎士団员的任务却是极其苛刻。
 虽然我非常悠闲地在王宮办公室请求一些書物的整理工作,可莉莉作为騎士団员的任务却是极其苛刻。
 首先,由于莉莉好像无论如何都要赶快把实力提高到身为騎士的水准。所以一大早就来到王城,请求団员里的前辈指导她。
 虽說是严格的指导,可也不过是莉莉一个人跟几名騎士前辈战斗,这种像是半欺负性质的指导。可莉莉从来没有示弱过,好好的跟上指导。
 当激烈的指导结束以,这一次又是巡逻王都,当发生问题就要解决掉。
 然是在王都外面的巡哨任务。
 当激烈的指导结束以,这一次又是巡逻王都,当发生问题就要解决掉。
 然是在王都外面的巡哨任务。
 把从雷斯迪凱普无限涌出的魔物討伐掉,不让魔物袭击附近的城镇。当终于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 -24,10 +24,10 @@
「哈啊……今天也好累……」
 当莉莉作为騎士団员的任务结束回到家,一进客厅就脱掉白銀甲胄。以麻布衫的打扮躺在皮革沙发上。
 当莉莉作为騎士団员的任务结束回到家,一进客厅就脱掉白銀甲胄。以麻布衫的打扮躺在皮革沙发上。
 一会啊的一会唔的叫着。
 顺便一提,我也请求让我也一起住在莉莉的豪宅
 顺便一提,我也请求让我也一起住在莉莉的豪宅
 扫除洗衣、莉莉的伙食也都是我的工作。
......@@ -39,7 +39,7 @@
「因为莉莉是騎士団员呢。应该很不得了吧」
 我把莉莉脱下并乱丢一地的銀色鎧甲和手套等等的都全部捡起,放在桌子上之用抹油的毛布仔细地擦拭。
 我把莉莉脱下并乱丢一地的銀色鎧甲和手套等等的都全部捡起,放在桌子上之用抹油的毛布仔细地擦拭。
 仔细地保养被沙尘和伤痕弄脏的装備。
 特别是钢和合金的装備,因为如果不像这样定期的保养就会成为废品。
......@@ -68,7 +68,7 @@
「騎士啊貴族啊豪宅什么的怎么样都好。明明我只是想和魯庫一起成为冒険者,通过狩猎魔物完成公会的工作来赚钱,每天都跟魯庫过着开心的生活而已……总感觉最近跟都不怎么能跟魯庫聊天了」
「莉莉,我不就这吗」
「莉莉,我不就这吗」
「虽然是这样……」
......@@ -78,7 +78,7 @@
「虽然那是我才想要說的」
 我苦笑地說完之,莉莉脸上浮现出疑问符号。
 我苦笑地說完之,莉莉脸上浮现出疑问符号。
「诶,为什么?」
「莉莉你知道如今在王都的平民之間,你是被怎样称呼的吗?」
......@@ -90,14 +90,14 @@
 听到我說的話,莉莉「哈?」的歪着头。
「我是、聖女?不可能不可能。我根本不是聖女那块料」
「即便如此,莉莉在平民他们眼就是这样看待的吧。被白銀騎士甲胄包裹得帅帅气气,率先解决平民他们的麻烦事,还有在王都外面一个接一个打倒仿徨魔物的身姿」
「即便如此,莉莉在平民他们眼就是这样看待的吧。被白銀騎士甲胄包裹得帅帅气气,率先解决平民他们的麻烦事,还有在王都外面一个接一个打倒仿徨魔物的身姿」
「诶~………聖女……?虽然我希望他们不要擅自搞个偶像捧上台面就是了」
「而且主要的传闻是美少女加入了王国最強的騎士団,不如說这边或许才是传闻的出処吧」
「我、可愛吗?」
 莉莉听到这些之后,看起来像是适当地在床上翻过身,眼神里也夹带认真的神色。
 莉莉听到这些之後,看起来像是适当地在床上翻过身,眼神裡也夹带认真的神色。
 仿佛連片刻都不听漏我說的話一样。
 我只是微笑着带过莉莉的质问。
......@@ -120,7 +120,7 @@
「魯庫!」
 当我听到她的話之就欢快的笑了,莉莉也「噗」的开始笑了起来。
 当我听到她的話之就欢快的笑了,莉莉也「噗」的开始笑了起来。
 如此幸福的每一天。
 我已经足够满足了。
......@@ -131,9 +131,9 @@
 虽說是没办法,可由于維魯利亞王国的识字率并不是那么高,所以像我这样能看能写文字的平民男子就会被当作是貴重的人才。
 为什么以劍與魔法来战斗的部队需要処理事务呢? 或许你们会这样觉得也說不定,不过正因为聖十字騎士団在維魯利亞王国是最重要的战力,所以要让部队行动就有各种烦杂的手续。
 为什么以劍與魔法来战斗的部队需要処理事务呢? 或许你们会这样觉得也說不定,不过正因为聖十字騎士団在維魯利亞王国是最重要的战力,所以要让部队行动就有各种烦杂的手续。
 比如說,某个地方被魔物袭击的情况下,要让騎士団远征到那里討伐魔物就不得不提交远征预定書和战斗计划書、还有事后処理書给元老院请求许可。
 比如說,某个地方被魔物袭击的情况下,要让騎士団远征到那裡討伐魔物就不得不提交远征预定書和战斗计划書、还有事後処理書给元老院请求许可。
 不然就会是騎士団擅自进行战斗。
 対于想要掌控騎士団实权的元老院和国王陛下那一边的人来說,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 -144,15 +144,15 @@
 而我主要的工作就是要撰写提交给元老院的报告書。
 每天早上都要在王城里某个騎士団的办公室里出勤,跟着事务员姐姐们一起一个劲地撰写書物。
 每天早上都要在王城裡某个騎士団的办公室裡出勤,跟着事务员姐姐们一起一个劲地撰写書物。
 話是这么說,可由于并没有要求实质性运营的官僚那般的事务処理能力,所以大家都是时而闲聊时而开玩笑,以和睦的气氛做着工作。
 而我如今被委任的卡斯特納地区的事処理报告書都大部分写好了,所以打算要休息一下而决定在王城内散步。
 而我如今被委任的卡斯特納地区的事処理报告書都大部分写好了,所以打算要休息一下而决定在王城内散步。
 这只是我个人的心情,散步是胜过一切的减少生活压力的方法。
 在王宮的通道上,刻画出庄严图紋的圆柱并排而立。
 在王宮的通道上,刻画出庄严图紋的圆柱并排而立。
 天花板高到需要抬头看,所见之処都充斥着装飾品和艺术品。
「在这么豪华的地方工作,真是做梦都没想到……」
......@@ -164,7 +164,7 @@
 在像我这样的下級文官可以自由行走的王城1楼里,女仆和文官们都来来往往,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大家都忙碌地在工作中。
 我也不快点做完最的書物工作的話。
 我也不快点做完最的書物工作的話。
 毕竟已经通过散歩转换心情了,我原路返回打算回到办公室。
......@@ -191,7 +191,7 @@
「魯庫!」
 藏在背莉莉的声音,犹如被伸出的援手拯救般弹奏出喜悦的音色。
 藏在背莉莉的声音,犹如被伸出的援手拯救般弹奏出喜悦的音色。
「莉莉不是不情愿吗。即便是騎士的前辈,硬是邀请女性約会还是有些不妥吧」
「不情愿?为什么你这家伙会明白啊。啊啊?」
......@@ -207,7 +207,7 @@
「我也,比起尤斯更喜欢魯庫一百倍」
 莉莉的掩护攻击从背而来。
 莉莉的掩护攻击从背而来。
 微微回头一看的話,莉莉正対尤斯做了个鬼脸。
「……!」
......@@ -218,7 +218,7 @@
「呲………你们……居然羞辱我,别以为这么简单就完事」
 果然就連尤斯也觉得在走廊纠缠形势不利吗,吐完台词之后往办公室里面进去了。
 果然就連尤斯也觉得在走廊纠缠形势不利吗,吐完台词之後往办公室裡面进去了。
「莉莉。没事吧?」
「嗯,谢谢你来帮我,魯庫!」
......@@ -227,7 +227,7 @@
 莉莉非常高兴地笑着。
「这种事怎么样都好。比起这个,那个人一直都是这样的感觉吗?」
「在我加入騎士団之开始吧,虽然经常过来泡我,可是最近或许有点变严重了」
「在我加入騎士団之开始吧,虽然经常过来泡我,可是最近或许有点变严重了」
「没有被做什么吧?」
「现在还没有。可毕竟是前辈騎士,实力还是対方比较強。所以如果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被推倒的話,我不怎么有自信打赢」
......
......@@ -3,7 +3,7 @@
(颯:一句話就証明你是个逗比)
 金色長发男用手里拿着的玻璃杯砸向墙壁。
 撞到豪华房間的墙壁的玻璃杯,粉碎成碎片散落在看起来很高級的地毯上。
 撞到豪华房間的墙壁的玻璃杯,粉碎成碎片散落在看起来很高級的地毯上。
 正在发癫的是尤斯・冯・雷吉斯坦。
 在王国是拥有伯爵地位、雷吉斯坦一家的后嗣。
......@@ -20,7 +20,7 @@
 尤斯大声叫嚷着,弄响桌子上的电鈴。
 紧接着,房間的门扉打开了,端正的壮年之身的管家走进房間
 紧接着,房間的门扉打开了,端正的壮年之身的管家走进房間
「是。现在参上。少爺,请问怎么了」
「喂,我已经是成年人了吧。差不多给我停止少爺这个称呼了吧」
......@@ -45,13 +45,13 @@
 希多雷佯装不知,耸耸肩。
「然呢,您想要說让我来帮助少爺的恋愛之路吗?我早以是一节枯木,只是单纯的老管家哦」
「然呢,您想要說让我来帮助少爺的恋愛之路吗?我早以是一节枯木,只是单纯的老管家哦」
「这我知道。我有一个想要消灭的男人」
 听到尤斯說的話,希多雷的眼睛闪着光。
「莉莉饲养的一个名叫魯庫的男人。听說是同个村子出事的,好像在騎士団当上事务员在莉莉的宅邸一起生活的样子。没有比这还要令人碍眼。为了攻陷莉莉,那家伙就是障碍。给我杀掉」
「莉莉饲养的一个名叫魯庫的男人。听說是同个村子出事的,好像在騎士団当上事务员在莉莉的宅邸一起生活的样子。没有比这还要令人碍眼。为了攻陷莉莉,那家伙就是障碍。给我杀掉」
「原来如此………如果是这种肮脏的工作,那就该我出場了吧」
......@@ -68,10 +68,10 @@
 ◇ ◆
「魯庫君,最近卡斯特納地区的事処理报告書那件事,已经做好让陛下盖章了吧?」
「魯庫君,最近卡斯特納地区的事処理报告書那件事,已经做好让陛下盖章了吧?」
 我在騎士団的办公室做着書物工作的时候,事务员主任、卡絲塔対我說。
 我在騎士団的办公室做着書物工作的时候,事务员主任、卡絲塔対我說。
「是的,已经做好了。卡斯特納地区的复兴计划書也已经做好,通过工部省的大臣已经呈现给陛下了」
「不愧是你,工作速度真快呐」
......@@ -80,26 +80,26 @@
 卡絲塔眯着眼睛夸赞我。
「不,没有那种事」
「以这个状态继续努力。你可是騎士団事务所期待的新人君」
「以这个状态继续努力。你可是騎士団事务所期待的新人君」
「是的。我会努力的!」
 精神饱满的回复,我又回到工作上。
 精神饱满的回复,我又回到工作上。
 在騎士団的事务工作很顺利。
 我的一天是这样开始的。
 每天早上,在谁也还没来的时間来到王城,打扫办公室。
 用湿毛巾擦拭大家的桌子,把花瓶的水替换掉,把乱七八糟的書籍都分类整理。
 每天早上,在谁也还没来的时間来到王城,打扫办公室。
 用湿毛巾擦拭大家的桌子,把花瓶的水替换掉,把乱七八糟的書籍都分类整理。
 打扫完以后,前辈们才陸陸续续地来了。然后「哦,魯庫今天也很早啊」「没有,早上好」互相打招呼。
 打扫完以後,前辈们才陸陸续续地来了。然後「哦,魯庫今天也很早啊」「没有,早上好」互相打招呼。
 接着在処理业务之前泡好红茶,闲聊完之才开始认真的工作。
 接着在処理业务之前泡好红茶,闲聊完之才开始认真的工作。
 前辈们都溫柔仔细教我工作的事情,而我也跟騎士団的事务工作蛮合得来的。
 対于接受祝福之仪,只得到低位魔導師这一天职的我来說,能有文官的工作都要谢天谢地了。
 莉莉也在前线努力着,而只要想到为了这样的莉莉,至少能够在方支援着她。我就可以坚持奋斗。
 莉莉也在前线努力着,而只要想到为了这样的莉莉,至少能够在方支援着她。我就可以坚持奋斗。
 所以当看到突然出现在騎士団办公室的軍务省的士兵们,我歪着头。
 所以当看到突然出现在騎士団办公室的軍务省的士兵们,我歪着头。
「魯庫!魯庫下級文官在吗!」
......@@ -137,24 +137,24 @@
「啊啊,烦死了!你这家伙想要以任务妨碍罪被带走吗!」
 士兵揍了卡絲塔的脸,边大叫着边退。
 士兵揍了卡絲塔的脸,边大叫着边退。
「卡絲塔!我没事的。这一定有什么误会,我肯定会回来。不能给卡絲塔带来麻烦」
「魯庫君……」
 我対着呆站着的卡絲塔和其他事务员行了一礼,然連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被士兵们按住两侧带走了。
 我対着呆站着的卡絲塔和其他事务员行了一礼,然連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被士兵们按住两侧带走了。
 就这样被带到王城里的地下牢房,除了衣服以外的所持物都全部被夺走。然后被关进牢房里
 就这样被带到王城裡的地下牢房,除了衣服以外的所持物都全部被夺走。然後被关进牢房裡
「暂时在这冷静一下大腦吧」
「刚才有說过是貪污罪吧。突然就把我关进大牢,是有我所做的証据吗?」
「暂时在这冷静一下大腦吧」
「刚才有說过是貪污罪吧。突然就把我关进大牢,是有我所做的証据吗?」
 听到我說的話,士兵令人不快的笑了。
「昨天,有十枚金币从騎士団的预備会记里消失不见。在那一夜,有多个目击証人看到个名叫魯庫的男人在王都的酒場举行盛大的酒会,还被女人陪侍着」
「昨天,有十枚金币从騎士団的预備会记里消失不见。在那一夜,有多个目击証人看到个名叫魯庫的男人在王都的酒場举行盛大的酒会,还被女人陪侍着」
「哈……?不不不,真的、完全没印象来着」
......@@ -169,7 +169,7 @@
 士兵鄙視地看着我笑了,走着离开。
 怎么了……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我被关进地下牢房,就这样呆然着。
 我被关进地下牢房,就这样呆然着。
 即使向契約女神・雅斯蒂娜发誓也可以。
 我根本没有貪污。
......
「好慢啊,魯庫………到底在哪裡打醬油了啊」
 莉莉我在谁也不在的大宅邸孤零零地等待魯庫回家。
 莉莉我在谁也不在的大宅邸孤零零地等待魯庫回家。
 如果是平时,魯庫就会准備好晚餐和洗澡水等着在半夜回来的我。
 而今天好像没有准備晚餐的样子,应该是在做什么特别的工作吧。
 虽然我也可以自己做饭来吃,可是在这么大的家独自一人做料理来吃什么的,感觉会寂寞起来。
 虽然我也可以自己做饭来吃,可是在这么大的家独自一人做料理来吃什么的,感觉会寂寞起来。
「哈啊………一个人好空虚……」
......@@ -13,7 +13,7 @@
 快点回来呀,魯庫。
 太晚回来的話,我、心情会变差的哦。
 我在沙发上翻过身之后,然后就这样昏昏欲睡。
 我在沙发上翻过身之後,然後就这样昏昏欲睡。
 今天也因騎士団的苛刻任务而疲劳了,所以我就这样陷入睡眠之中。
......@@ -30,7 +30,7 @@
 这种話在期待着我的各位騎士団成员,还有拜托我的平民面前是絶対不能說的。
 这种泄气話,只有在这个家才能說出来。
 这种泄气話,只有在这个家才能說出来。
「魯庫,饭做好了吗~?魯庫~?」
......@@ -79,32 +79,32 @@
 这两間宽敞的房間是纵向并排的,前面那边是事务所他们的办公室,而后面的房間是在前线战斗的我们的待命室。
 虽然即使不用通过事务所他们的办公室,从专用通道也可以去待命室,可是今天要见一见魯庫的脸,所以往事务所那边的房間走过去。
 从敞开的门走进里面之后,已经在上班的事务员们看到我,都站了起来。
 从敞开的门走进裡面之後,已经在上班的事务员们看到我,都站了起来。
「『『早上好,莉莉大人!』』」
 在聖十字騎士団这一组织,騎士是比起什么都还要伟大。
 在聖十字騎士団这一组织,騎士是比起什么都还要伟大。
 虽說大家顶多只是15岁的小女孩,可都以最大的敬意対待我。
 虽然一开始就說过「不用这么恭恭敬敬,普通一点吧」,可她们対我那极度尊敬的态度都没有半点纰漏。
 所谓的组织上下关系,应该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虽然心有点痒痒的。
 虽然心有点痒痒的。
「早上好。那个,魯庫事务员还在上班吗?」
 当我如此询问之,大家都一副好似困扰的表情互相看了看。
 当我如此询问之,大家都一副好似困扰的表情互相看了看。
「其实,关于这件事我有想要說的話让莉莉大人听一下……」
「哈啊,是什么呢」
「站着說話也有点不好,请往面的会议室」
「站着說話也有点不好,请往面的会议室」
 我就这样被催促着进去会议室。
 我在会议室的桌子上,與事务员面担任領导的中年男人相対而坐。
 我在会议室的桌子上,與事务员面担任領导的中年男人相対而坐。
 记得名字好像是叫卡斯塔。
(颯:噫!卧槽原来不是女的?教练我要改名!)
......@@ -117,7 +117,7 @@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板起脸孔点着头。
「魯庫君犯了从騎士団的预算,以不正当的方式把金钱占为己有这一罪名,现在好像已经被关进大牢」
「魯庫君犯了从騎士団的预算,以不正当的方式把金钱占为己有这一罪名,现在好像已经被关进大牢」
「不正当地,把金钱占为己有!?」
......@@ -146,7 +146,7 @@
 由于騎士団各方面都受到陛下特别的厚待,所以軍务省大概是把我们騎士団視为眼中之敌。
 恐怕,即便我要求会面。也应该会被想尽设法地刁难来拒絶我吧。
「落到軍务省的手,事情就有点棘手了呢」
「落到軍务省的手,事情就有点棘手了呢」
「嗯,魯庫君是个很细心的孩子,工作也很认真。虽說这或许是我们这些前辈的偏愛………这件事只能认为是假的或者是冤罪」
「我明白了。这件事能否完全交给我?虽然我还只是经验浅薄的新人騎士,可也是下級貴族。在社交界也有相应的人脉,通过私人门路查明魯庫的所在」
......@@ -161,13 +161,13 @@
 ◇ ◆
 在冰冷的牢房,我独身一人坐着不动。
 在这情报隔絶的世界里,我思考着我以后的结局。
 在冰冷的牢房,我独身一人坐着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