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96f0feca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_out よみがえる殺戮者

parent 29626cd2
一二三任由清风肆虐,舒心地享受着自己的旅程。
溫暖的日光照耀着大地,一二三駕着馬沿着大道驱驰、然而路上并没有见到任何一个行人,只有骏馬在対自己的新主展现它強劲的腿力。
溫暖的日光照耀着大地,一二三駕着馬沿着大道驱驰、然而路上并没有见到任何一个行人,只有骏馬在対自己的新主展现它強劲的腿力。
一二三把赶路都放手交给自己的馬,取出水筒痛饮一口,仰望天空。
太阳当空照,找到城镇就可以进去收集情报,然锁定目前的主战場。
太阳当空照,找到城镇就可以进去收集情报,然锁定目前的主战場。
「哦?」
虽然离街道似乎还有距离,可是前方已经感觉到人的气息。
正好是在离开城街,将要进入森林地区的那段岔路口附近。
草丛蹲着几个,还有一个在树上张望着。
草丛蹲着几个,还有一个在树上张望着。
「嗯……真是急性子。」
......@@ -27,23 +27,23 @@
「现在,这个世界也越来越危險了!就算是一个满脸鼻涕的小鬼,也說不定会从哪裡掏出一把致命的兵器让你升天。那么,劍士们会怎么做呢?那些决定依赖手槍的人,真的能不满足于现状继续前行吗!」
第二槍从一二三左侧穿去,在遥远的方着陸。
第二槍从一二三左侧穿去,在遥远的方着陸。
弹速很慢,一二三的双目能准确地理解它的形状。
「圆形的子弹──还只是种子岛(注1)級别。不过,如果在战争中使用的話,說不定效力会超过我的想象。」
一二三满怀期待地等待着,可是第三槍迟迟未到。
本来以为是要拉近距离再射,可是突入森林,顺路将一个望风的腦袋削飞之,还是没有等到。
本来以为是要拉近距离再射,可是突入森林,顺路将一个望风的腦袋削飞之,还是没有等到。
反过来,五个大汉倒是从草丛中跳出阻挡着一二三的去路。
「运气不错小子。不过,要是乖乖死在槍下,也就能免受皮肉之苦了。」
站在中央的一个身長超过二米的大汉,还在诡笑着,一二三已经把馬拴在身旁的一棵树上。
走进周圍一个草丛,一刀扎了下去。
走进周圍一个草丛,一刀扎了下去。
「嘎……」
感觉到刀锋入肉的触感,一二三用鬼彻把面的可怜虫扯了出来,拔出一刀刺穿了他的头。
感觉到刀锋入肉的触感,一二三用鬼彻把面的可怜虫扯了出来,拔出一刀刺穿了他的头。
「废話說完了吗?」
......@@ -116,7 +116,7 @@
「?@!!%」
大汉惊讶地語不成句、瞬間,一二三抱住了他的头,顺势向一扯。
大汉惊讶地語不成句、瞬間,一二三抱住了他的头,顺势向一扯。
一二三的体重和回转力把大汉的颈椎折断,他的腦袋的皮被拉的老長,吊在自己背上。
「嗯……」
......@@ -132,7 +132,7 @@
普婕用手抵着奧莉佳的腹部进行完魔力诊断,擦了擦汗說道。
維涅和約夏娜等人也一同搬到了现任遠野伯爵准備的宅邸之中。包括二十名侍女,以及侍女長希克。
把希克当作侍女長派遣过去,梅古納特伯爵対一二三等人的关心可见一斑。
别墅一共二层楼,所有人都有自己的房間。侍女们都不住在别墅内,只有希克作为警備员也住在面。
别墅一共二层楼,所有人都有自己的房間。侍女们都不住在别墅内,只有希克作为警備员也住在面。
毕竟,和普婕一起住还是比较令她怀念的。
然而这个百合盛开的花园中,主题也就大致为二种。一个是維涅的魔法教育,一个是奧莉佳腹中的孩子。
......@@ -140,17 +140,17 @@
奧莉佳双手捂着自己还没膨胀的腹部,微笑着說道。
「依梅娜利亞陛下分娩的时候,根本不能向外人泄漏……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一次,满眼通红带着黑眼圈死死的研究人类的分娩。」
「依梅娜利亞陛下分娩的时候,根本不能向外人泄漏……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一次,满眼通红带着黑眼圈死死的研究人类的分娩。」
普婕似乎有点疲累,微笑也略显消瘦。然而那时的研究成果,直接影响到了今后80年的母子分娩前后的死亡率。対此,依梅娜利亞还给普婕特别发布了奖赏。
普婕似乎有点疲累,微笑也略显消瘦。然而那时的研究成果,直接影响到了今後80年的母子分娩前後的死亡率。対此,依梅娜利亞还给普婕特别发布了奖赏。
「离出生还要好久呢。希望你还能保持平静的生活。周圍的事情我们在,遠野伯爵也派了许多佣人来帮忙。」
「是啊。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毕竟我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把和他的孩子安心地生下来。」
普婕自己也被仇人盯上,所以希克建议她不要随意出门。既然刺客的方所在还没有查明,那么还有可能卷土重来。
普婕自己也被仇人盯上,所以希克建议她不要随意出门。既然刺客的方所在还没有查明,那么还有可能卷土重来。
虽然别墅周圍希克也派了士兵把守,可是也不容大意。
「现在还没什么关系,不过肚子变大之,还得订做一些衣服呢。」
「现在还没什么关系,不过肚子变大之,还得订做一些衣服呢。」
虽然有店买成品,不过普婕也是自然想到订做。看来被宮内生活毒害严重。
......@@ -164,13 +164,13 @@
魔力太高,反而让一点小型的爆炸魔法都能造成甚大的损害。不知从何时开始,約夏娜和妹妹沙罗梅都已经开始用郊外的专用訓練場訓練了。到现在,她们已经完全放弃攻击魔法了。
「关于特殊的魔法,资质就很重要了。只要能找到她擅長的分类,之就好多了。」
「关于特殊的魔法,资质就很重要了。只要能找到她擅長的分类,之就好多了。」
「丈夫說的対,她如果不能自己保护好自己总是不行。那么我也得稍微给她指导一下……」
「啊,不用不用。希克虽然看起来很笨,可是毕竟也是几十年的魔法顾问,让她去做就可以了!」
普婕慌忙地阻止了奧莉佳的暴行。
当年她和亲友一起成为一二三的奴隷的时候,每天都被斯巴达教育玩坏的故事,已经广为流传了。
一二三毕竟是道場生活的年轻的劍術師范,还是比较擅長教导别人的,所以还能根据学生的特性改变訓練内容。可是奧莉佳觉得自己接受的訓練是世界最先进的,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対谁都下那一套。在佛卡洛尔領工作的那段时間,她已经被一二三从訓練官这除名了。
一二三毕竟是道場生活的年轻的劍術師范,还是比较擅長教导别人的,所以还能根据学生的特性改变訓練内容。可是奧莉佳觉得自己接受的訓練是世界最先进的,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対谁都下那一套。在佛卡洛尔領工作的那段时間,她已经被一二三从訓練官这除名了。
「而且刚才也說过了,不仅仅是激烈的运动、巨大的声音和感情的凌乱都会影响到孩子的。」
......@@ -184,20 +184,20 @@
「那么请来一点红茶把。」
「好的。」
普婕离开房間,和侍女传达了红茶的事情后,走到庭院里
普婕离开房間,和侍女传达了红茶的事情後,走到庭院裡
「啊……普婕姐……」
希克看到普婕,满脸愁容转过头来。
庭院一角、本来应该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坪,现在已经被挖出一个大坑。看来刚才的爆炸是这出事的。
庭院一角、本来应该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坪,现在已经被挖出一个大坑。看来刚才的爆炸是这出事的。
「发生了什么事?」
大坑旁边,維涅似乎用尽了魔力,躺在草上一动不动。侍女在旁边用湿毛巾给她降溫
約夏娜藏在希克身,一副恐惧的表情。
約夏娜藏在希克身,一副恐惧的表情。
「听說风魔法比较擅長,所以我就稍微教了点风属性的攻击魔法……」
「対不起……我把之前和普婕学的压缩空气的事情說了以……」
「対不起……我把之前和普婕学的压缩空气的事情說了以……」
于是全力产生的空气球就这样失去控制爆炸了。
維涅因为这个魔力耗尽昏了过去,約夏娜觉得自己的話惹出了大祸,所以现在惶恐不敢探出头。
......@@ -205,7 +205,7 @@
「没事的,約夏娜殿下。不熟悉的时候这样很正常。您自己不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吗?」
「啊……嗯,也是哦……」
普婕为了让約夏娜安心微笑着摸摸头,然走到維涅身旁。
普婕为了让約夏娜安心微笑着摸摸头,然走到維涅身旁。
「……不过看这样,你被一二三哥丢下不管我们也帮不了你了呢。」
「不要啊啊啊!!!」
......
......@@ -28,7 +28,7 @@
「魔物的扫除和我无关。我的目的不是扫除街道,是战場饮血。」
「那么就更合适不过了。我也不会阻止您去战場,我只是希望您在参战的途中顺便帮我们処置一个人。」
「……为什么选我。」
「非常简单。只身一人把冒險者集団组成的盜贼击退……不,歼灭、毫发无伤。您的实力可见一斑。然吗……气場吧。我目前还无法想象到有什么能击败您。」
「非常简单。只身一人把冒險者集団组成的盜贼击退……不,歼灭、毫发无伤。您的实力可见一斑。然吗……气場吧。我目前还无法想象到有什么能击败您。」
「哼哼…怪人。」
一二三笑着,乖乖地接受了他的委托。
......@@ -37,19 +37,19 @@
「我是无所谓……」
「不用那么僵硬啦,我已经不是魔族的女王了。」
薇帕爾也和她的侍从菲莉斯和喵儿一起,就这样住在了遠野伯爵准備的豪宅
薇帕爾也和她的侍从菲莉斯和喵儿一起,就这样住在了遠野伯爵准備的豪宅
今天她们似乎在外面游玩了一整天,喵儿玩脱吃了一下午,现在趴在床上哼哼着出不来。
「那么,看来要准備一些美酒了。」
「啊,我带着,一起喝吧?」
薇帕爾說着拿出一瓶魔族本地的红酒瓶。
普婕于是让侍女拿来二个杯子,带着薇帕爾走进了会談室。现在天还不错所以只是一間普通的客房,不过到了冬天这里还有暖炉,里面存着大量只有貴族才用的奢侈品。
普婕于是让侍女拿来二个杯子,带着薇帕爾走进了会談室。现在天还不错所以只是一間普通的客房,不过到了冬天这裡还有暖炉,裡面存着大量只有貴族才用的奢侈品。
「呵呵,遠野伯爵的品味不错啊」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伯爵本人的品味,不过我也觉得这房間很好。」
二人举起手中酒杯,优雅地晃动着内的紫红液体。这玻璃杯也是高級品,一般市民失手打碎可是要穷上几个月了。
二人举起手中酒杯,优雅地晃动着内的紫红液体。这玻璃杯也是高級品,一般市民失手打碎可是要穷上几个月了。
「纪念旧友重逢?」
「您是指我们?还是指您和一二三哥?」
......@@ -107,7 +107,7 @@
「听說要去霍兰特战場观光……啊!!」
「比想象的还要快呢。一二三哥是从魔国过去,勇者一定是霍兰特王城方向进攻。早晚会撞上决一雌雄、同样是異世界人,三人就这样好起来──毕竟是一二三哥,不大可能。」
薇帕爾也有点醉了,灰色的皮肤被血色染红,开始悔应该早点叫一点下酒菜的。
薇帕爾也有点醉了,灰色的皮肤被血色染红,开始悔应该早点叫一点下酒菜的。
「哎,现在只能等了。不过我觉得不大会有什么好消息传过来。」
「当然咯,肯定有一边被打的七荤八素的。」
......@@ -124,14 +124,14 @@
普婕无言以対,想了半天刚想开口,就听到玻璃窗破碎和侍女的悲鸣。
四目相対,二人直起身来
「真是的,战斗这种东西就放在战場面玩玩不行嘛。你如果走不动路就回去醒醒酒?」
「真是的,战斗这种东西就放在战場面玩玩不行嘛。你如果走不动路就回去醒醒酒?」
「请不要小看王城魔法顾问的酒量,这种程度的酒精只能让我更精神。」
普婕用魔法消除了二人的脚步声,悄悄把门推开。
一二三駕馬驱驰,到了第三天,已经感觉到战場血腥的气氛了。
各村的人大多都已逃离,留下的人为了前赴战場的冒險者们提供食物和住所。
面的人全部都全副武装,四周都是没人処置的尸体。
面的人全部都全副武装,四周都是没人処置的尸体。
一二三单槍匹馬超越了途中的馬车,以惊人的速度接近着战場。虽然有适当的休息,可是这匹馬能跟上一二三的节奏确实不易。
「冒險者S……」
......@@ -143,14 +143,14 @@
和大部分冒險者一样,她为了在战場打出名气,和其他的冒險者们一起乘上了前往战場的馬车。可是和她一起的冒險者在途中失去了音讯。
少數冒險者途中会忍不住死亡的气息脱逃,可是全部失踪前所未闻。所以公会开始調查,终于在某个村庄发现了一名和冒險者S一同出行的冒險者。
濒死的冒險者很快离开了人世,他最的遺言就是关于冒險者S的骇人犯罪。
濒死的冒險者很快离开了人世,他最的遺言就是关于冒險者S的骇人犯罪。
在途中野营的时候,二人一组进行望风。冒險者S把另一名望风的冒險者杀害,随后趁其他冒險者熟睡的一一杀害、前往了王都。
「冒險者S应该是和亞人排斥軍会合了」
「为什么」
「調查的时候发现的尸体之中,亞人的尸体损害特别严重。看来她用刀物在尸体上泄愤。而且她并没有回到魔国附近,而且也确认目前她还没有加入任何战場的部队。」
顺便一提,之还发现她以前和亞人起过冲突。
顺便一提,之还发现她以前和亞人起过冲突。
「公会认为,这是她対公会的一种背叛行为。不论死活,请把她带到我们的面前来。身份我来确认。」
......@@ -160,9 +160,9 @@
「因为她值这个價钱。」
「确实。」
虽然是夜間奇袭,可是其中一人是在醒着的时候杀害的。一共同行7人,不能保証途中没有任何抵抗。而她却除了最一名让他侥幸脱逃,其他全部当場斩杀,足以証明她的实力非凡。
虽然是夜間奇袭,可是其中一人是在醒着的时候杀害的。一共同行7人,不能保証途中没有任何抵抗。而她却除了最一名让他侥幸脱逃,其他全部当場斩杀,足以証明她的实力非凡。
「红馬尾、穿着带帽子的披风……不过衣着这类我也不怎么在意,也不算什么有用的情报。」
「红馬尾、穿着带帽子的披风……不过衣着这类我也不怎么在意,也不算什么有用的情报。」
毕竟,这个男人从封印之前就一直执着着自己的道袍。
......@@ -170,7 +170,7 @@
一二三不禁笑了起来
「在槍的尖端装上斧头的特殊兵器──竟然能在这看到女性使用斧刃槍。」
「在槍的尖端装上斧头的特殊兵器──竟然能在这看到女性使用斧刃槍。」
而且公会记录說她也会土系魔法。魔法和武器并用的冒險者、斧刃槍型的武器,在封印之前都是没有见过的。(注1)
......@@ -182,7 +182,7 @@
走进营寨入口,几个带着兵器的人拦住了他
「停下,你想去哪。」
「我要去战場。这就是前线吗?」
「我要去战場。这就是前线吗?」
「这是参战的冒險者的营寨,要說的話也就是前线了。」
离此不远処是霍兰特各都市的正规兵的营寨。公会說道的古涅镇在更前方,已经被排斥派占領了。
......@@ -203,14 +203,14 @@
适才的犬獸人走了过来,威吓道
「别小看战場啊,我可是好心想让你这种外行能在这种战争中活下来才……」
「然后?把年轻人送上战場,自己在后面等着给其他队补充兵力?」
「然後?把年轻人送上战場,自己在後面等着给其他队补充兵力?」
「你TM說什么?!!」
一二三抱着自己的刀,嘲笑着这个自以为溫柔体贴的獸人。
「我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杀戮而来,既没有听你们指示的意思,也不是来为你们战斗的。我要睡觉了,滚。」
一二三闭上眼睛,犬獸人怒发冲冠紧握着双拳。看来他在这算是老大,其他的冒險者,则远远地圍观着不敢上前。
一二三闭上眼睛,犬獸人怒发冲冠紧握着双拳。看来他在这算是老大,其他的冒險者,则远远地圍观着不敢上前。
他们的眼中,一二三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
却不知,他们的轻蔑和同情,在一二三的身上都不再适用。
......
......@@ -75,7 +75,7 @@
「……我总是听說精灵一直說我们魔族都是大惡魔什么什么,倒是我现在觉得你们精灵更加阴險诶。」
「你好毒啊!怎么可能。这种东西和种族没关系的。……啊,都活着。」
过了一会,听到骚动赶来的希克和維涅也一起帮忙,终于把那群入侵者都给绑起安置到客房
过了一会,听到骚动赶来的希克和維涅也一起帮忙,终于把那群入侵者都给绑起安置到客房
「那么我先去和領主报告……」
「等等。」
......@@ -83,7 +83,7 @@
薇帕爾說着,把正准備离开宅子的希克一把抓住。
「嗯???」
「看那
「看那
薇帕爾打开大厅模糊不清的窗户,指向外面大门。
希克看过去,大门那边有二名遠野領的士兵在站崗。
......@@ -97,8 +97,8 @@
「似乎是从正门直接走进来的。也没被守门的人拦住──要我說的話,你倒也有点嫌疑啊,遠野伯爵領魔法顾问希克小姐。」
「诶……?」
薇帕爾带有王的威严的視线,让希克不禁退了二步。
撞到一具柔软的身体。
薇帕爾带有王的威严的視线,让希克不禁退了二步。
撞到一具柔软的身体。
「希克……」
「啊啊不不不不不不,咱啥都不知道啊啊!再說那个伯爵阁下怎么敢让手下袭击这个房子嘛!!!!」
......@@ -114,7 +114,7 @@
「嗷、嗷笠加姐¥@……%¥#……」(哭丧脸)
「睡眠不足是健康的大敌。为了我腹中的孩子,还是不要多麻烦了。維涅,把她也绑起来,扔到储物室面。」
「睡眠不足是健康的大敌。为了我腹中的孩子,还是不要多麻烦了。維涅,把她也绑起来,扔到储物室面。」
「表醬啊啊啊……」
「你还是乖一点吧。乱抵抗反而让大家更加起疑。」
「呜呜呜……」
......@@ -128,7 +128,7 @@
当然,杀意已决的奧莉佳出来的时刻,他们的死亡已经成为定局。
狂袭而来的风刃一同切断了二人的首級,很识相地跪倒在黑暗的路边。
「把头放到入侵者的房間吧。說不定他们看到了就想說了呢。能拜托你吗?」
「把头放到入侵者的房間吧。說不定他们看到了就想說了呢。能拜托你吗?」
「啊,是……」
奧莉佳吩咐完維涅后事,稍微打了个哈欠,又慢慢飘回自己的房間。
......@@ -152,7 +152,7 @@
冒險者露出一副不爽的表情,指向古涅镇說道
「原来你是公会派来的猎人啊。那个死女人,在这也闹了一通。把被你干掉的那个狗獸人之前的老大给杀了,逃到了那个叫古涅的城镇那边。」
「原来你是公会派来的猎人啊。那个死女人,在这也闹了一通。把被你干掉的那个狗獸人之前的老大给杀了,逃到了那个叫古涅的城镇那边。」
「是吗。」
說着,一二三扔下一枚銀币,离开了营寨。
......@@ -173,11 +173,11 @@
說着,一二三腰略略上扬。
发现了突击而来的身影,士兵们稍微吃了一惊,馬上架起武器准備应战。
一二三仔细观察着士兵的身形。最需要注意的、是槍支和弓箭。
没有发现弓兵的气息,有一个人腰部挂着类似手槍的物品,可是现在手拿着的是長缨槍。
没有发现弓兵的气息,有一个人腰部挂着类似手槍的物品,可是现在手拿着的是長缨槍。
那么、就可以理解槍支在这个世界目前的所処位置了。
根据他的观察,一般士兵是基本不带槍支的。騎士这类貴族士兵大部分都携带了槍支。看来十分的貴重。
上次的盜贼用的应该是从什么地方偷来抢来的。所以根本不知道有效射程。
旧領主府的时候騎士的手槍。
旧領主府的时候騎士的手槍。
他们在室内也必须在特别接近的地方射击。盜贼袭击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大約有效射程(注1)甚至不超过15米,命中率之低可见一斑。
结论来說,手槍是必须注意的环节、可是威胁不大。
......@@ -203,7 +203,7 @@
「幸苦你了,魔物出来的話你就直接跑吧。城镇中应该也有你的同类。」
他找到一个两边的入口都无法探查到的地方,躲在麦田当中观察着城镇。看来没有什么巡逻兵,可是四米高的圍墙让大部分入侵者望而却步。
他找到一个两边的入口都无法探查到的地方,躲在麦田当中观察着城镇。看来没有什么巡逻兵,可是四米高的圍墙让大部分入侵者望而却步。
当然,一二三并不算在内。
波紋浮动、一二三从麦田中笔直前进、直指高墙。
墙上没看到哨兵身影,也没感觉到气息。虽然也有可能他们隐藏起来了。
......@@ -212,14 +212,14 @@
「唷……!」
飞身一跃,踩中高墙上的一个缺口,又用力一踩硬是跳了上去。
虽然最还差一点没有直接越过四米圍墙,可是有锁镰帮助,还是有惊无險。
虽然最还差一点没有直接越过四米圍墙,可是有锁镰帮助,还是有惊无險。
「唔。」
圍墙很宽,可以让哨兵在此巡逻。
旭日东升,镇内大部分是木质平房。在镇子入口有一个巨大的仓庫,看来原本是一个农业小镇。
可是,和平的城镇已经被战火破坏,本来应该已经汗流浃背的农夫也不见踪影。倒是四処,都是士兵们鎧甲的金属声。
要么是被排斥派雇佣的,要么是自愿的,有冒險者也在面。
要么是被排斥派雇佣的,要么是自愿的,有冒險者也在面。
「哦?」
......
......@@ -2,9 +2,9 @@
奧克索兰蒂士兵们,目前被奇妙的紧张感包圍着。
除了要守卫勇者们的使命感、还有镇内突然战斗所产生的动摇,以及一二三这个童話传說中的存在。
其中最冷静的士兵,悄悄往靠了一靠,対美貴說道
其中最冷静的士兵,悄悄往靠了一靠,対美貴說道
「美貴大人,这我们死守住。您趁此机会带着雄一郎大人逃吧。我们也会找机会离脱战线……」
「美貴大人,这我们死守住。您趁此机会带着雄一郎大人逃吧。我们也会找机会离脱战线……」
「……果然,他很強吗?」
「如果是本人的話……从颜貌来看,应该不会有错。那位的強悍、我曾听我王都的祖母說起过。虽然…雄一郎大人应该不会输,可是,万一受了伤……」
......@@ -14,7 +14,7 @@
「一定要……活着回来。」
「当然。过会在旅館再会吧。」
說着,第一名牺牲者已经发出了他最的哀嚎。
說着,第一名牺牲者已经发出了他最的哀嚎。
第一名士兵持着長劍劈将过来。
袈裟斩来說、他虽然速度偏慢,可是劍法的型非常标准。一二三冷静地评價着、缩进他的胸前。
......@@ -64,7 +64,7 @@
「哈!!!」
槍兵见状,持槍猛刺
伴随着數次佯攻、最突向心脏的一击、比之前的突刺更加迅速。
伴随着數次佯攻、最突向心脏的一击、比之前的突刺更加迅速。
这是他最擅長的一招、至今为止还未尝败绩。
「啊?」
......@@ -91,14 +91,14 @@
「接招吧!」
一二三把刀刃朝下,摆出类似拔刀术一般的架势,猛地一跺脚、飞身跃上。
面前的四名騎士的身,是他们拼尽性命也要保护的勇者。
面前的四名騎士的身,是他们拼尽性命也要保护的勇者。
「呼……」
边吐息、一二三的刀刃从最近的士兵的脚由下至上一刀斩断。
顺势飞跃而起,一刀又把另一名士兵連同头盔一起劈碎。
尸体伴随着崩裂的腦浆倒在地上,一二三一劍又刺穿了另一个士兵的喉咙。
的一个,趁一二三在攻击同事的缝隙、持劍斩向一二三的腋部。
的一个,趁一二三在攻击同事的缝隙、持劍斩向一二三的腋部。
「有点慢。如果想出其不意、那么就要做好一刀連同队友一起斩断的觉悟。」
......@@ -141,7 +141,7 @@
然而障壁被破解,最为吃惊的是美貴。
这在訓練中,在实战中,没有任何人的攻击能穿透这道屏障。这是她最值得信赖的防御手段,用它她保护住了不知多少同伴。
「精彩的还在面。」
「精彩的还在面。」
一二三說着,有嘴咬住左手手套,露出了自己的左手。
面対一二三的左手,雄一郎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 -171,7 +171,7 @@
「总还有相遇一天。届时看来得先処置那个魔法師了。……那么」
屠杀中,一二三已经被冒險者団団圍住。他们虽然没有发出敌意,可是也叫了人来。霍兰特士兵似乎正朝这赶来的样子。
屠杀中,一二三已经被冒險者団団圍住。他们虽然没有发出敌意,可是也叫了人来。霍兰特士兵似乎正朝这赶来的样子。
地上全部是奧克索兰蒂士兵的尸体。那么他们很容易就能认定一二三是敌人。
「那么,他们自己送上门来了,找人应该也会方便许多。」
......@@ -211,7 +211,7 @@
这个年轻的騎士,是近位騎士队長阿蒙不在的期間,代理城内警卫队長的阿凡。年纪轻轻,总是和阿蒙一同行动、经验丰富,是次仁近位騎士队長的最有力候补。
他虽然告诉雄一郎并无大碍,可是其实他知道美貴危在旦夕。背部的伤口非常深,失血量也非常惊人。摸着美貴的手,已经渐渐转冷。
,由魔法師所抢救,美貴总算留住了性命。不过失血过多,虽然没有让她昏迷不醒,也必须静养一段日子。
,由魔法師所抢救,美貴总算留住了性命。不过失血过多,虽然没有让她昏迷不醒,也必须静养一段日子。
这个突发状况,被王城严密地封锁起来。国王馬上派士兵前去霍兰特調查情况。然而,一二三復活的情报,让国王等为政者头疼不已。如果此事符实、那么他们已经把传說中的英雄惹怒了。
美貴静养期間,雄一郎为了下一次和一二三的战斗,还在独自訓練着。
......@@ -223,11 +223,11 @@
「有什么需要吗?」
「啊,没什么……」
美貴慌忙否定,突然想到可以读書。她已经学过奧克索兰蒂的文字,虽然还不是很娴熟,可是和侍女一起的話,也应该没有问题。
美貴慌忙否定,突然想到可以读書。她已经学过奧克索兰蒂的文字,虽然还不是很娴熟,可是和侍女一起的話,也应该没有问题。
毕竟,什么都不做的話只能让她更加不安。就算入睡,她腦海中留下的还是那个道袍的男人,让她难以安眠。
「读書……」
「嗯……就躺着这,总觉得有点无聊=-=」
「嗯……就躺着这,总觉得有点无聊=-=」
美貴害羞地說道,侍女优雅地抚嘴一笑,一礼道
......@@ -246,7 +246,7 @@
如果他所言属实,那么自己战斗的意義何在呢
被斩伤的伤口隐隐作痛。可是比起憎恨,她更好奇。美貴觉得,自己离这个世界的真相,已经很接近了。
「先好好学习……然,到我能动了……」
「先好好学习……然,到我能动了……」
美貴在枕边写上了普婕和薇帕爾的名字。
......
......@@ -2,12 +2,12 @@
前作登場人物介绍──蕾妮:她是某羊型獸族的妹子。把一二三当哥哥一样崇拜,是个天然呆。身边另一只獸族叫海伦、担任吐槽的重要工作。獸族寿命和人族类似、所以80年前的这两位已经駕鹤归去。
「阿蒙队長~~我们还要在这待多久啊~~」
「阿蒙队長~~我们还要在这待多久啊~~」
佛卡洛尔旅館,一个满头金的女孩不满地対身边一个、正在满面愁容和报告書作斗争的男人說道。
佛卡洛尔旅館,一个满头金的女孩不满地対身边一个、正在满面愁容和报告書作斗争的男人說道。
「吵死了。你没事干就回你房間滚床单去,有事我会叫你的。」
「稍微去街上玩玩不好嘛,听說这有王都都没得卖的超級极品点心……」
「稍微去街上玩玩不好嘛,听說这有王都都没得卖的超級极品点心……」
不知道她从哪淘来一张「佛卡洛尔观光指南」,在阿蒙面前甩着。
上面密密麻麻地,把从车站开始的佛卡洛尔各処名小吃、餐館和以旧領主府为首的观光聖地标在地图上。
......@@ -20,7 +20,7 @@
「……你稍微给我认真点。」
阿蒙放下文件,叹了一口長气。
二名观察対象,和遠野伯爵以及他的儿子会面、就住进了伯爵所持有的一栋别墅。
二名观察対象,和遠野伯爵以及他的儿子会面、就住进了伯爵所持有的一栋别墅。
「认真……可是人家又没什么事干。」
......@@ -30,7 +30,7 @@
阿蒙顶着自己的头、继续开始和旅館的書桌上的文件开始了战争。
问题大致分为二个。第一个是普婕約夏娜、以及和自己皇国騎士不同目的的第三势力。虽然很想查个清楚、可是袭击者已经被杀。前夜強袭王女所住别墅的家伙,看来也被抓起来或者当場処决了、目前还没有离开这栋别墅。
就是,从一系列的细微的线索发现的另一个巨大问题。
就是,从一系列的细微的线索发现的另一个巨大问题。
「英雄復活的可能性……」
......@@ -47,7 +47,7 @@
文件是另一个在市内調查的人写的报告。他本来是在調查第三势力的、可是在路上,竟然看到前往魔国劳厄尔的车上,有一个身着深蓝道袍、全身漆黑的男性。
他立刻联想到了王城广場看到的英雄石像,为了预防万一报告给了阿蒙。
「而且、薇帕爾女王退位、竟然和普婕大人会合。」
「而且、薇帕爾女王退位、竟然和普婕大人会合。」
阿蒙非常迷茫。
在这个城内的某个别墅中、聚集着能够颠覆整个世界的战斗力。虽然他上报王城想得到一些应対方针的指示、可是还是没收到回应。目前进入魔国調查的风險太大,所以只能在佛卡洛尔内监視,以观后事发展。
......@@ -57,17 +57,17 @@
一个士兵敲门入室、现在他变装为普通市民,在城内游荡着寻找情报。
「怎么了?」
「冒險者公会有动作了。会長带着一名調查官,今早到那个别墅面去了一次。」
「冒險者公会有动作了。会長带着一名調查官,今早到那个别墅面去了一次。」
「遠野伯爵那边呢?」
「至少没有进过那栋别墅。」
阿蒙听完报告,又开始头疼了。
被謎一般的集団袭击之,公会会長亲自访问、还带着調查官。
被謎一般的集団袭击之,公会会長亲自访问、还带着調查官。
「难道是他们内部出事了?」
共生派最大的弱点、就是他们毕竟是多种族的集団。人类和魔族、人类和獸族关系再好,也不代表魔族和獸族能关系処理的很好。
事实上,魔族和他种族的隔阂很明显。獸族中,也有许多不喜與人类打交道、和以前一样活在树林
事实上,魔族和他种族的隔阂很明显。獸族中,也有许多不喜與人类打交道、和以前一样活在树林
說不定另有缘由、不过王女約夏娜一行和遠野伯爵发生矛盾一点都不奇怪。
阿蒙想着站起了身。
......@@ -75,7 +75,7 @@
「出门?去哪?」
「公会。我们也是时候当一波冒險者了。」
瑪丽亞虽然还没搞懂状况,可是一想总比家蹲要好,于是就跑回自己房間准備去了。
瑪丽亞虽然还没搞懂状况,可是一想总比家蹲要好,于是就跑回自己房間准備去了。
「真是烦啊……」
「您說什么?」
......@@ -96,12 +96,12 @@
「我们也没什么必要去理解他们的理由。」
「奧莉佳姐。」
突然奧莉佳走进了会話室,普婕刚想让她为了腹中胎儿好好休息,可是看到身的希克,顿时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突然奧莉佳走进了会話室,普婕刚想让她为了腹中胎儿好好休息,可是看到身的希克,顿时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普、普婕姐……T-T」
希克虽然没有受什么伤,可是已经心力憔悴、哭哭啼啼地看到普婕就扑了上去。
监視着她的单耳兔維涅,也苦笑着站在她身
监視着她的单耳兔維涅,也苦笑着站在她身
「奧莉佳姐、你対她……」
「大概就是和她面対面說了一个多小时的話吧。」
......@@ -159,9 +159,9 @@
「普、普婕姐……T-T」
希克抱着普婕,一股救救我的表情。可是普婕的回答只能是「放弃抵抗吧」
「也不能說你没有什么责任。毕竟警備方面伯爵全权交给你的。就门卫背叛这点来說,你应该认错、追查原因,然和伯爵一起和奧莉佳姐道歉。」
「也不能說你没有什么责任。毕竟警備方面伯爵全权交给你的。就门卫背叛这点来說,你应该认错、追查原因,然和伯爵一起和奧莉佳姐道歉。」
「嗯……=-=」
「我和她们就宅家了。好不容易休息一会,我才不要没事自己撞到麻烦事上面去呢。」
「我和她们就宅家了。好不容易休息一会,我才不要没事自己撞到麻烦事上面去呢。」
薇帕爾說完,离开会話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 -205,6 +205,6 @@
「就算不用武器,也能战斗的体术技巧、一二三不是很熟悉嘛?而且,有一群人,一直守护着他所传授的武术技巧呢。在一二三哥回来之前,你在那边学学如何?」
「真的?不过,我去他们会教我吗?」
「没事的。因为那是、遠野伯爵領内的獸族村。」
「没事的。因为那是、遠野伯爵領内的獸族村。」
不错,那里就是崇拜一二三、受一二三熏陶的羊獸人「蕾妮」建立的獸族村落。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不错,那裡就是崇拜一二三、受一二三熏陶的羊獸人「蕾妮」建立的獸族村落。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前文概要:奧莉佳一行抵达領主府,准備彻查維斯那背叛一事。同时,在古涅镇,一二三结束了他的屠杀,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前文概要:奧莉佳一行抵达領主府,准備彻查維斯那背叛一事。同时,在古涅镇,一二三结束了他的屠杀,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在古涅镇的冒險者们,只是在远方观望着一二三的屠杀,并没有打算対一二三进攻,也没有打算去救那些奧克索兰蒂士兵。
他们毕竟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而战、如果能在战場绽放光彩,那么也不惜赌上自己的生命。
可是为了面前这种一点荣耀都没有的乱斗而死,确实不大划算。
「理解目前的状况、然避开没有意義的战斗」,这就是在場所有冒險者的想法。
「理解目前的状况、然避开没有意義的战斗」,这就是在場所有冒險者的想法。
「嘛…很正确的选择。」
......@@ -14,7 +14,7 @@
冒險者本严陣以待,看到一二三掏出的是冒險者S的通缉令,說道
「……她啊。这家伙应该在这个城镇的某个角落、不过我也不大清楚。」
「……她啊。这家伙应该在这个城镇的某个角落、不过我也不大清楚。」
「是吗。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我也没听說她和谁有交情。」
......@@ -39,9 +39,9 @@
「正当防卫?因为他们知道你是反叛軍的尖兵,才対你出手的吧!」
「我既不是共生派的、也没打算加入你们排斥派。」
一二三笑着,対全体士兵摆出了完全放松的姿态。視线已经捕捉到了所有霍兰特士兵和他们的周圍、也发现了他们身,有其他霍兰特士兵发现異常正在赶过来。
一二三笑着,対全体士兵摆出了完全放松的姿态。視线已经捕捉到了所有霍兰特士兵和他们的周圍、也发现了他们身,有其他霍兰特士兵发现異常正在赶过来。
「当你拔劍的那一刻,我就变成了你们敌人。那么你身的家伙也会变成我的敌人。届时,会有人大声叫道──这是敌兵,杀了他」
「当你拔劍的那一刻,我就变成了你们敌人。那么你身的家伙也会变成我的敌人。届时,会有人大声叫道──这是敌兵,杀了他」
轻轻地,一二三的左手添到鞘口。想起单手的时候,不禁浮现一陣苦笑。
......@@ -61,18 +61,18 @@
当然,事实确实是奧克索兰蒂先动手的,另一方面,看到一二三深不见底的武学功力和自信,要和他「正面交锋」实在是难为他们了。
「……看来是奧克索兰蒂的士兵先动手攻击的,不过……你为什么杀了他们?」
「他们太暴力了,我只是說我没打算当他们的援軍,就怒发冲冠地杀了过来。啊啊,我还以为要死在这呢,还好他们弱的不行,真是运气好。」
「他们太暴力了,我只是說我没打算当他们的援軍,就怒发冲冠地杀了过来。啊啊,我还以为要死在这呢,还好他们弱的不行,真是运气好。」
那名队長,无法理解一二三的真正意图。作为勇者的护卫到达前线的士兵们,个个都是精锐士兵。事实上,他们追随勇者、在各大战場屡立战功。
然而周圍的冒險者,个个都対一二三的言论表示赞同。(主要是対前半段)
「……那么,你的目的是在这里找公会悬赏的通缉犯是吗?然后,你既不是我们的友軍,也不是我们的敌人。」
「……那么,你的目的是在这裡找公会悬赏的通缉犯是吗?然後,你既不是我们的友軍,也不是我们的敌人。」
「說不定就变成敌人了呢?这都看你们的行动决定。」
「是吗……」
队長深吐一口气,把手从劍柄上挪开。
「本官名为『大策』。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部長:竟然在这出现和风的名字……)
「本官名为『大策』。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部長:竟然在这出现和风的名字……)
「一二三。」
「好,一二三,我们是在这城镇当治安維持官的。如果出现了什么争斗,请先通知我们。」
......@@ -86,7 +86,7 @@
說着,一二三消失在一行視野之中。
「那家伙真的没问题吗?」
「找人监視他,然至少让上級知道这事。」
「找人监視他,然至少让上級知道这事。」
另一名士兵得命、跑向兵站寻求增援。
......@@ -111,7 +111,7 @@
在夺回古涅的时候也是,在前线奧克索兰蒂的勇者不仅是战斗力上、更是排斥派精神支柱。
虽然要依赖他国援軍、作为霍兰特士兵来說也不是什么特别高兴的事情。可是如果能借此减少兄弟的死伤,那么是再好不过了。国家的面子什么的,都是国家上級想的事情。
「听說,美貴大人为了保护雄一郎大人,直接吃了那个男人狠狠一劍。应该美貴大人身负重伤,可是在此之二人直接消失不见了」
「听說,美貴大人为了保护雄一郎大人,直接吃了那个男人狠狠一劍。应该美貴大人身负重伤,可是在此之二人直接消失不见了」
「传送魔法……」
美貴是稀有的传送魔法師也是一个有名的話题,大策立刻就理解了消失的道理。
......@@ -136,7 +136,7 @@
「說不定能找到什么証据。而且还有可能有其他的协力者。」
梅古納特没有拒絶的权利,只能亲自带着奧莉佳一行前去維斯那的房間。
庫罗亞娜也带着怀斯曼、和奧莉佳一起跟着梅古納特走了出去。在身后一言不发的希克、也跟着队伍最后面。
庫罗亞娜也带着怀斯曼、和奧莉佳一起跟着梅古納特走了出去。在身後一言不发的希克、也跟着队伍最後面。
「那家伙,到底为什么……」
「維斯那大人,虽然是个进取心很強的人、也是一个独占欲很強的人。而且,虽說是貴族的長子,可是出身是孤儿。和其他貴族家的孩子们,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交友关系。」
......@@ -166,10 +166,10 @@
「无论是貴族、甚至是王族,这些称呼対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意義。所有的事情,対他们来說只有対错。如果侵犯到他们,就不论身份,被狂风暴雨卷入地狱而已。」
希克的言论、是基于远古的记忆的。
人类、精灵、魔族,他们的传统和权威被毫无情面的混沌之力击碎破散、就連最依赖數量的蛮力也无法抗衡。
人类、精灵、魔族,他们的传统和权威被毫无情面的混沌之力击碎破散、就連最依赖數量的蛮力也无法抗衡。
终于,世界人种的墙壁,被一二三一行強行打破了。
希克、普婕,还有薇帕爾她们,都知道,当时确切的切合了一二三的思想方针的亞人种,只有一小部分的獸族而已。
在这当中,最明显的就是和人类最为亲近的獸族団队的首腦──羊獸人蕾妮。她在一二三被封印后,不知为何反而和人类拉开距离,建成了现在獸族的村落。虽然和人类相互交流,可是并不接受人类的移民。在她去世,这个基本理念也被保存了下来。
在这当中,最明显的就是和人类最为亲近的獸族団队的首腦──羊獸人蕾妮。她在一二三被封印后,不知为何反而和人类拉开距离,建成了现在獸族的村落。虽然和人类相互交流,可是并不接受人类的移民。在她去世,这个基本理念也被保存了下来。
「还好一二三哥本人不在。可是即便如此,要阻止奧莉佳姐我是不可能的。要集中起现在領内所有的兵力,估计也就55开……」
......@@ -192,13 +192,13 @@
「怎么可能……」
追捕犯罪集団的,不仅仅是公会,当然作为領主的梅古納特也是其中之一。
到现在为止,和公会通力协作虽然已经击溃了他们數个据点,可是首領和根据地都没有发现。阿丽莎死、他们的活动更加频繁,可是还是无法捕获。
到现在为止,和公会通力协作虽然已经击溃了他们數个据点,可是首領和根据地都没有发现。阿丽莎死、他们的活动更加频繁,可是还是无法捕获。
「这也是必然的,搜捕方的信息対他们来說,早就了如指掌了。」
「那个混账儿子!!」
梅古納特满脸通红地罵道、立刻表示会动用士兵最大限度协力追捕行动。
注1、虽然二人关系不错。可是毕竟是家的事情,庫罗亞娜也不是維斯那的母亲或者梅古納特的情人,是不敢対这些事情随便乱說的。
注1、虽然二人关系不错。可是毕竟是家的事情,庫罗亞娜也不是維斯那的母亲或者梅古納特的情人,是不敢対这些事情随便乱說的。
部長:好了。这里出现很多线索。梅古納特年迈力衰,唯一的继承人維斯那这个样子已经基本宣判死刑或者无期(如果奧莉佳心软的話)。那么,梅古納特隐退后,谁会当下任佛卡洛尔領主呢?我用膝盖都猜得到这个会是谁。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部長:好了。这裡出现很多线索。梅古納特年迈力衰,唯一的继承人維斯那这个样子已经基本宣判死刑或者无期(如果奧莉佳心软的話)。那么,梅古納特隐退後,谁会当下任佛卡洛尔領主呢?我用膝盖都猜得到这个会是谁。
\ No newline at end of file
......@@ -11,11 +11,11 @@
維斯那不知是内心有鬼,还是单纯狂妄自大,根本没下馬车的意思。普婕鼓着脸刚想先教育一顿就地逮捕,維涅却把她给拽到自己身边。
一看,她的那只長耳不停地抖动着,收集着四周的情报。
「有人在远処看着我们。一共二个人,似乎在怀疑我们什么。可能是他的同伴,这比起惹事,不如先把他引诱进府内比较稳妥。」
「有人在远処看着我们。一共二个人,似乎在怀疑我们什么。可能是他的同伴,这比起惹事,不如先把他引诱进府内比较稳妥。」
維涅悄悄說道,普婕也冷静下来,点了点头。
「啊,失礼了。我们是找領主大人有点事情,因为希克还没来,只能在这等着了。」
「啊,失礼了。我们是找領主大人有点事情,因为希克还没来,只能在这等着了。」
「是这样啊,那么我先告辞了。」
維斯那也不愿多說,让侍从駕着馬车就走进了府内。
......@@ -47,7 +47,7 @@
「滚!!」
維斯那罵着,边想用手推开面前的普婕。普婕不慌不忙,身影向一引,維斯那的右手便以扑空。
維斯那罵着,边想用手推开面前的普婕。普婕不慌不忙,身影向一引,維斯那的右手便以扑空。
「放弃吧。」
......@@ -60,23 +60,23 @@
「普婕小姐。」
「奧莉佳姐,他这样乱跑,那么……」
「是的,看来心有鬼呢。」
「是的,看来心有鬼呢。」
奧莉佳說着,把和隐蛇私通的書信在普婕眼前甩了甩。
「說起来,刚才好像我听到有谁倒了下来……应该不会是梅古納特大人怎么样了吧?」
「維斯那本想和梅古納特說話,一看我在拔腿就跑。然就対挡在他路前的庫罗亞娜女士打了过去。」
「維斯那本想和梅古納特說話,一看我在拔腿就跑。然就対挡在他路前的庫罗亞娜女士打了过去。」
「这可不好了,赶紧给她看看……」
「啊,不过她没有事。不愧是公会会長,身法还是不输给现役的冒險者呢。維斯那的拳头根本无法伤她分毫。」
奧莉佳满面微笑,似乎在为庫罗亞娜骄傲。
「……那么谁倒下来了?」
「就是那个呆站在庫罗亞娜女士身的怀斯曼。真是让人失望。」
「就是那个呆站在庫罗亞娜女士身的怀斯曼。真是让人失望。」
說着奧莉佳开始担心起公会的調查官的人才不足问题了。
侍从们都有点迷茫,可是还是遵从梅古納特的指示把他关在府内的留置室面。
侍从们都有点迷茫,可是还是遵从梅古納特的指示把他关在府内的留置室面。
现在也没什么人在用,所以关在铁栅栏里也没人知道。可是问题在于没人守着他。毕竟,奧莉佳、普婕和薇帕爾都不会完全信任佛卡洛尔的士兵们。
「那么,就让士兵们看守,钥匙交给老夫保管如何?」
......@@ -85,12 +85,12 @@
于是,留置室的钥匙就交给了奧莉佳。
梅古納特,就气場上和实力上都不及奧莉佳。而且毕竟她还是梅古納特的義母的母亲,更是让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対她,只有敬畏和畏惧的感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