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8b5d852b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 雪色エトランゼ

parent e6d8dfae
1
在傍晚的河边,我们正在推着自行车在走着。
唯和夏奈愉快地谈笑着,优人和路则埋头于有关最新的rpg话题中。
而我,筱崎奏士,则悠闲地跟在那样的四人身
而我,筱崎奏士,则悠闲地跟在那样的四人身
远方回荡着日暮的声响,平静又略显忧伤。
我们这些家伙都是住在附近,是从小就常常粘在一起的伙伴。唯是邻居家的孩子,比我年长一年,现在上高二。优人是街角香烟店兼杂货店的独子,和我同年。夏奈和陆是姐弟,住在稍远一些的公营住宅区,夏奈今年中三,陆今年中二
还在小学的时候大家经常这样一起放学,但是上了中学和高中分开以,像这样聚在一起的机会也变少了。
还在小学的时候大家经常这样一起放学,但是上了中学和高中分开以,像这样聚在一起的机会也变少了。
今天只是偶然地大家的时间都对上了,又偶然在车站前碰面。好久没有像这样一起回家了。
......@@ -26,7 +26,7 @@
“奏士从中学就开始练习剑道吧?很强么?”
“啊啦,陆你不知道么?在中学时期最的大会上,奏士拿到了县大会第四哟”
“啊啦,陆你不知道么?在中学时期最的大会上,奏士拿到了县大会第四哟”
“诶?”
......@@ -59,7 +59,7 @@
神采奕奕的夏奈笑着问道。
“闭嘴,然请你去死”
“闭嘴,然请你去死”
我冷冷地回答道。夏奈不满地鼓起脸颊。
......@@ -69,7 +69,7 @@
因为夏奈的反应让大家都哈哈地笑了起来。
我虽然很努力地尝试忍住,不过最还是跟着一起笑了。
我虽然很努力地尝试忍住,不过最还是跟着一起笑了。
真是久违的快乐傍晚。我觉得偶尔这样也不错。
说说最近那些发生在学校的事,学习,朋友,游戏,甚至是新鲜的恋爱故事什么的。和这些家伙在一起真是有说不尽的话题。
但是在路程途中,夏奈最先发现了异变的出现。
......@@ -79,7 +79,7 @@
“怎么了?夏奈”
在那之优人和陆也陆续下到河滩。
在那之优人和陆也陆续下到河滩。
“嗯?那是什么啊?在发光么?”
......@@ -94,10 +94,10 @@
陆开玩笑的说道,夏奈则还以颜色。
“喂,危险,会掉到河的”
“喂,危险,会掉到河的”
虽然我在岸堤上大声呼喊。但是那些家伙已经得意忘形了,他们都在干什么阿?虽然现在是夏季,但是掉到河里然后变得浑身湿漉漉地回家,是会伤风的吧。
虽然我在岸堤上大声呼喊。但是那些家伙已经得意忘形了,他们都在干什么阿?虽然现在是夏季,但是掉到河裡然後变得浑身湿漉漉地回家,是会伤风的吧。
突然,河滩上刮起一阵强风。
不知不觉间我闭上了眼睛。
......@@ -105,7 +105,7 @@
“啊,呀!”
突然传来了夏奈的悲鸣声。
突然传来了夏奈的悲鸣声。
我睁开眼睛的瞬间使我感到了愕然。
眼前的光景令我难以置信。
河面好似沸腾一般,流水声响彻云霄。
......@@ -129,16 +129,16 @@
我这么叫的瞬间,压倒性的水量将我吞没。
水的寒冷以及那压倒性的质量所带来的压力将我的意识打飞了。
这只是瞬间的异常事态。
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的意识中断在了那
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的意识中断在了那
在小时候,我率直地憧憬着强大,憧憬着在祖父道场所见到的日本刀那样笔直的力量。
我最喜欢“奏士,奏士”的叫着我,疼爱着我的祖父了。原本是警察的祖父在退休经营着教居合道和剑道的道场。喜欢小孩子的祖父也非常疼爱我,但在道场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我最喜欢“奏士,奏士”的叫着我,疼爱着我的祖父了。原本是警察的祖父在退休经营着教居合道和剑道的道场。喜欢小孩子的祖父也非常疼爱我,但在道场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带着任何人都比不上的锐利目光,用钢铁一般的手臂挥舞着日本刀。在道场中总是充满了可怕的集中力和气魄。
当时还是孩子的我虽然从心恐惧着那个姿态的,却又十分向往那个姿态。就是从那时开始,因为憧憬着祖父,我也想锻炼出那种刀刃一般的氛围。
当时还是孩子的我虽然从心恐惧着那个姿态的,却又十分向往那个姿态。就是从那时开始,因为憧憬着祖父,我也想锻炼出那种刀刃一般的氛围。
为什么现在会想起了这些事呢。
不明白。
但是,总觉得自己现在,必须想起这件事。
接着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最初映入眼帘的是深邃的森林。青草浓烈的香味钻入了我的鼻子,草堆为我的脸带来刺痛感,在模糊的意识中我渐渐开始清醒起来。
最初映入眼帘的是深邃的森林。青草浓烈的香味钻入了我的鼻子,草堆为我的脸带来刺痛感,在模糊的意识中我渐渐开始清醒起来。
我慢慢地起身。
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疼痛的地方但四肢还残留着疲惫的感觉。
深呼吸~
......@@ -154,7 +154,7 @@
....好疼。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拉扯头发就一定会疼。
我战战兢兢地把头发放入视野中,
如果是黑的话那还留有现实的味道吧,日本人的头发就是黑色的。但是进入我视线的我的头发是通透闪亮的银色。
如果是黑的话那还留有现实的味道吧,日本人的头发就是黑色的。但是进入我视线的我的头发是通透闪亮的银色。
银.....发?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情况?
头有点疼了
......@@ -162,11 +162,11 @@
因为没有镜子,关于头发的事暂且保留。
首先应该把握现状
我站了起来,环视四周。
我所处的位置是森林,不管哪都生长着郁郁葱葱的树木。
我所处的位置是森林,不管哪都生长着郁郁葱葱的树木。
确实我和唯,还有优人他们是被河冲走的,可是在河滩的四周并不存在着森林。
我究竟被冲到哪了呢?优人他们,还有唯怎么样了啊
我究竟被冲到哪了呢?优人他们,还有唯怎么样了啊
我不抱希望地四处顾盼,,轻轻摇曳的长发让我陷入更大的忧郁之中。
突然间一个白色的物体进入我的视线
突然间一个白色的物体进入我的视线
我下意识地跑向白色物体那边,是优人的一只运动鞋掉在地上。
我慌忙四处寻找优人的踪影
......@@ -228,12 +228,12 @@
“奏士,那个胸,是塞了什么吗?”
对于被敲头却完全没反应的优人指着我的胸口提出问题。
对于被敲头却完全没反应的优人指着我的胸口提出问题。
我立刻低头看去,确实制服的胸口鼓了起来。真的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搞的这种精致的恶作剧.....
我愤怒地偷看自己的胸口,接着轮到我硬直了。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 !
我脑袋一片空白。因为很羞耻,我赶紧把领口周围复原了
我脑袋一片空白。因为很羞耻,我赶紧把领口周围复原了
我变成女的
真的.....
是梦么?
......
......@@ -4,10 +4,10 @@
一眼望尽到处都是枝叶茂密的大树。
把我们冲走的河流已经不见了,也看不见唯他们。即使森林的尽头也看不到。
一路中我都不知道叹息多少次了。
优人默默不停地用手拨开树下丛生的杂草和树枝,帮我开路着。起先,对我,那个...变...变成女人这件事,他狠狠的嘲笑着我,但是当查觉到我真的陷入混乱之,就什么话也不说了。
优人默默不停地用手拨开树下丛生的杂草和树枝,帮我开路着。起先,对我,那个...变...变成女人这件事,他狠狠的嘲笑着我,但是当查觉到我真的陷入混乱之,就什么话也不说了。
在现状与原因都不清楚的情况下,笨拙的安慰和同情只会引来不愉快。我这个好友,察觉了这回事。对此,处于混乱中的我表示非常感激。
这样的优人继续开路着,我也紧紧跟随在
不久之,我们初次来到看起来有走过痕迹的小路。
这样的优人继续开路着,我也紧紧跟随在
不久之,我们初次来到看起来有走过痕迹的小路。
“要选哪边呢……”
......@@ -16,19 +16,19 @@
我很小声的嘟嚷着。但是那把带着动摇以及不安语气的少女声音,使得气氛更加沉重。
就在我打算开始踏出第一步的瞬间,优人用粗壮的手臂制止了我。
表现出险峻眼神的优人,朝道路的前头望了过去。
在短暂的沉默之,茂密的草木开始摇曳起来。
在短暂的沉默之,茂密的草木开始摇曳起来。
在那其中,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是一只野狗。
而且,非常的大!
漆黑的身体看上去有小牛般的大小,眼神闪烁着红色的光芒,露出獠牙的嘴可怕地低吟着。
黑色的野犬直直的望着我们,慢慢的接近过来。
我不禁向退了一步。
我不禁向退了一步。
“咚!”的一声背撞上了粗厚的大树发出了声音。
“咚!”的一声背撞上了粗厚的大树发出了声音。
立刻寻找可以当武器的东西,最捡起掉落在附近最衬手的木棍。
立刻寻找可以当武器的东西,最捡起掉落在附近最衬手的木棍。
拿着木棍正眼和他对上了,但是对手是那只巨大的野狗,木棍什么的根本不可能有用。
优人焦急的站在我面前。
野狗慢慢地接近。
......@@ -42,7 +42,7 @@
虽然体格逊于优人,但是因为剑道锻炼出的体力与反射神经可不是摆设。就让你看看我可以把野狗驱逐并保护好友的实力!
我横身闪开野狗的攻击,对着鼻子挥下木棍。银色的头发配合我的活动画成了圆弧形。
木棍发出了“啪”的一声之就折断了。
木棍发出了“啪”的一声之就折断了。
胸口迅速得变冷。
我立刻用折断了而变得尖锐的木棍,朝着野狗柔软的侧腹刺了过去。
但是木棍却轻易的被弹飞开去。
......@@ -72,7 +72,7 @@
但是优人闪耀着银色光芒的拳头,却轻易地贯穿了野狗的侧腹。
的确是贯穿了。
但是,血什么的一滴都没有流出来。
那个野狗,僵硬了一瞬间后开始融解,最后像雾一样消散了。
那个野狗,僵硬了一瞬间後开始融解,最後像雾一样消散了。
“呼呼……”
......@@ -88,8 +88,8 @@
“谁知道……?只是一心想着要救你,就突然发光了。”
说到这的优人表情突然间凝固了。
视线注视着我的背
说到这的优人表情突然间凝固了。
视线注视着我的背
粗野草木繁茂处摇曳的声音。
本来已经消失的不安和恐怖再次蓦地起来。
战战兢兢地回头看。
......@@ -103,7 +103,7 @@
“啊啊、逃吧”
两人悄悄的转向,然我们,二话不就就全力的逃跑了。
两人悄悄的转向,然我们,二话不就就全力的逃跑了。
害怕得不敢回头看。
周围的树木摇曳着。
前方,从树上跳下了像是猫的漆黑生物。
......@@ -148,12 +148,12 @@
“你们,快来这边!听得懂我们说的话吧!”
与优人交换了眼色,我们立即用尽全力向声音的方向跑去。
穿过最的草木繁茂处,出了森林。耀眼的光芒使眼睛一瞬间晕眩了。
声音的主人在森林的出口那
齐整修剪的短金。一看就知道有着锻炼过的体格。并且,用银色的薄金属板铠甲裹住身体,跨着在马上。在腰上系上剑。
与优人交换了眼色,我们立即用尽全力向声音的方向跑去。
穿过最的草木繁茂处,出了森林。耀眼的光芒使眼睛一瞬间晕眩了。
声音的主人在森林的出口那
齐整修剪的短金。一看就知道有着锻炼过的体格。并且,用银色的薄金属板铠甲裹住身体,跨着在马上。在腰上系上剑。
确实,这是比游戏和小说幻想出来的骑马武士有着更雄伟的身姿。
其身的10人。穿着比骑马的武士稍稍简朴的铠甲,手上拿着弓和箭。
其身的10人。穿着比骑马的武士稍稍简朴的铠甲,手上拿着弓和箭。
看来,帮助了我们的是他们没错了。
可是他们,明明帮助了我们,却简直象看到幽灵般,以发呆的表情一同望着我。
优人对我偷偷地耳语。
......@@ -171,7 +171,7 @@
“那个,非常感谢你们的救援”
我向前踏出了一步然低下头。
我向前踏出了一步然低下头。
哀,从旁落下的头发让我好郁闷。
不知为何发着呆的骑士风男人,惊慌的从马上下来跪在我面前,深深地低下头。
......@@ -179,7 +179,7 @@
“大、大小姐。在下是利姆维亚侯爵家白磷骑士团的一人---菲路德,是艾莉莎大小姐……吗?”
发的骑士菲路徳仰视着我,然后赶紧扭过头去。
髮的骑士菲路徳仰视着我,然後赶紧扭过头去。
“为何大小姐会在这个地方……。与勇者在一起吗?而且那个简陋的衣服……。不,可是艾莉莎大人已经,确实…
......@@ -200,7 +200,7 @@
我重新看向自己的身姿时,吓了一大跳了。
被黑兽袭击时在森林中用全力狂奔所流出的汗,紧紧地贴在穿着校服薄衬衫的身体上。
连自己也对惊人地带有圆润感的女性的身体感到愕然。
终于注意到了,为何总能感觉到弓兵们的视线,我惊慌朝向了面。
终于注意到了,为何总能感觉到弓兵们的视线,我惊慌朝向了面。
我的脊背被轻飘飘的布披上了。
回头看去。
是菲路德,取下自己的披风让我披上了。
......@@ -215,7 +215,7 @@
骑士菲路德用视线的压力使弓兵们沉默,故意似的干咳了一声。
“不管怎样,先回到城里吧。那里的勇者也一起来吧。晚点会对你做关于勇者的事以及现状的说明”
“不管怎样,先回到城裡吧。那裡的勇者也一起来吧。晚点会对你做关于勇者的事以及现状的说明”
对能明白现况感到非常庆幸,不过在那之前必须解开一个误解。
......@@ -236,7 +236,7 @@
“明明是女人却说自己是男人这样不会怀疑才怪,绝对会被怀疑。最坏的情况可能还会被捉起来”
我和优人互瞪了数秒。然,我退让了。
我和优人互瞪了数秒。然,我退让了。
“……明白了。那么关于自报姓名?是用唯,还是夏奈?”
......@@ -245,7 +245,7 @@
“笨蛋。那两个人有机会像我们一样被保护起来吧。那时一定会立即败露。事态则会发展到想避开避开都不行的地步吧。既然那样,你的名字……”
在那优人咧着嘴笑了。
在那优人咧着嘴笑了。
姆。
这是什么图谋着邪恶的脸。
......@@ -254,7 +254,7 @@
看着胸有成竹的优人。不行啊,这家伙看来非常享受啊……。
我对着高个子的优人翻了翻白眼之,迅速回头看去。
我对着高个子的优人翻了翻白眼之,迅速回头看去。
为了让对话不被怀疑,试着浮起竭尽全力的笑容。
......
......@@ -5,13 +5,13 @@
由于我受祖父的影响,所以受不了所谓的骑士道,武士道之类的。
当然,我毫无骑马的经验,马自然是由菲尔德牵着的。优人在一边步行,面跟着组成方队的弓箭手。
当然,我毫无骑马的经验,马自然是由菲尔德牵着的。优人在一边步行,面跟着组成方队的弓箭手。
我脑内一边漫不经心地闪过马上的视野好高之类的感想,一边环视四周。
在森林中央地带被开拓出的道路两旁,是悠闲宁静的田园风景,我们在这风景中缓缓的向一个小山丘前进。
宁静的天空是如此宽广。
听见不知从哪传来的高亢悠长的鸟啼。
听见不知从哪传来的高亢悠长的鸟啼。
菲尔德一边前进着,一边对我进行说明。
......@@ -24,7 +24,7 @@
「你们是异世界来的人,这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
「除了我们以外还有其他的人吗?那,地球人……」
想来有些羞耻啊,地球人这种词,还是第一次用啊……
「这里并不是名为地球的世界,这里是利穆威尔侯爵的领地,五年间大约会有一到两名勇者出现」
「这裡并不是名为地球的世界,这裡是利穆威尔侯爵的领地,五年间大约会有一到两名勇者出现」
「这个勇者是什么啊?」
......@@ -41,26 +41,26 @@
尝试未果感到有些羞耻,我默默地停手了。
「魔兽说的就是之前在森林袭击我们的黑色野兽吗?」
「魔兽说的就是之前在森林袭击我们的黑色野兽吗?」
「是的,小姐……失礼了。伽娜蒂小姐。」
 菲尔德恭敬地低下头。
 
所以说并不是小姐什么的啊……外表姑且不论,但我还是男人啊,这种叫法很让人受伤的。
「士兵们也是勇者吗,看他们用弓箭把魔兽给击倒了呢。」
 
我向面的弓箭手们挥手致意,偶然和其中一人目光相接,他也满脸浮现出笑容挥着手。我保持着笑容埋下头。大概,笑了几分钟脸有点抽了。
我向面的弓箭手们挥手致意,偶然和其中一人目光相接,他也满脸浮现出笑容挥着手。我保持着笑容埋下头。大概,笑了几分钟脸有点抽了。
 
为什么方会传来欢呼声呢?
为什么方会传来欢呼声呢?
「……并不是,我们所使用的武器,都是通过能力者附加了银气的,我们本身是没有使用银气的才能的。」
「呼~,这个世界也很复杂啊。」
 
优人漫不经心地嘟哝着。不知道他本人是否有注意到,自从来到诺维鲁斯法大陆后,优人的眼睛里就闪着光。大概是因为能在这个悠闲的幻想世界里享受生活吧。
优人漫不经心地嘟哝着。不知道他本人是否有注意到,自从来到诺维鲁斯法大陆後,优人的眼睛裡就闪着光。大概是因为能在这个悠闲的幻想世界裡享受生活吧。
「……我们还能够回去吗?」
 
我低下头小声说了一句,连自己都感到有些吃惊。
 
菲尔德和优人一起用担心的目光看着我。
「没关系的,大小姐……伽娜蒂小姐。教会有关于勇者的详细资料。不管是学者还是传闻消息……」
「没关系的,大小姐……伽娜蒂小姐。教会有关于勇者的详细资料。不管是学者还是传闻消息……」
「不用担心哦,奏士……啊不对,伽娜蒂。总找到办法的。」
 
是这样...吗。
......@@ -68,7 +68,7 @@
 
马上两人就一起害羞地扭过头去了。
 
优人终于察觉到自己刚说出了羞耻台词啊。他是还不习惯吧,我在心笑着。
优人终于察觉到自己刚说出了羞耻台词啊。他是还不习惯吧,我在心笑着。
 
这样啊,只有我一个人陷进苦恼可不行。
 
......@@ -81,7 +81,7 @@
下面伸展出巨大的街道。
 
像湖一样大的水池。泛着光的宽广河面。一排排的红顶尖塔。白色的石质建筑和绿色形成了令人赏心悦目的对比。
「那么,这就是我们利穆威尔侯爵领地的中心,因贝罗斯特街。」
「那么,这就是我们利穆威尔侯爵领地的中心,因贝罗斯特街。」
 
如此宏达的场景,我们都看得忘了出声。
 
......@@ -125,7 +125,7 @@
 
我这样思考着,肚子却开始咕咕叫了。
 
由于一直处于紧张和惊讶之中,结果连自己肚饿都忘了。先是在森林徘徊,再是托跑来跑去的福,肚子早就饿了。
由于一直处于紧张和惊讶之中,结果连自己肚饿都忘了。先是在森林徘徊,再是托跑来跑去的福,肚子早就饿了。
 
从路边摊飘来烧肉的香味,煮蔬菜汤的香味都刺激得鼻子痒痒的,门口还摆放着看起来很新鲜的鱼和贝类。
 
......@@ -139,11 +139,11 @@
 
我赶快摇一摇头打断了思考。
 
结果是,现在我们去哪投宿都不知道。
结果是,现在我们去哪投宿都不知道。
 
肚子虽然十分饿,但是这个世界的金钱却是一分也没有,连一串烤肉串都买不了。
 
靠菲尔德或许可以解决一下今天的吃饭问题,那么明天呢?天呢?
靠菲尔德或许可以解决一下今天的吃饭问题,那么明天呢?天呢?
 
我渐渐感到不安。
 
......@@ -168,11 +168,11 @@
在我们说着无谓对话时,一行人也在徐徐前进。
 
从平民聚集的区域上坡之,就是放眼望去豪宅林立的贵族区。我感觉路上就像是突然变安静了一样,只听见马蹄在石板路上不断敲击的声音。
从平民聚集的区域上坡之,就是放眼望去豪宅林立的贵族区。我感觉路上就像是突然变安静了一样,只听见马蹄在石板路上不断敲击的声音。
 
走过上坡之,再从尖塔林立的教会风格的建筑物前经过。
走过上坡之,再从尖塔林立的教会风格的建筑物前经过。
 
我们到达了一处巨大的城门前,这分成两队的警备骑士穿着和菲尔德一样的铠甲。
我们到达了一处巨大的城门前,这分成两队的警备骑士穿着和菲尔德一样的铠甲。
 
这时,天色正好完全暗下来了。
 
......@@ -182,7 +182,7 @@
 
菲尔德回答的语气变得严厉了起来。
 
还是在这露一下脸,把事情说清楚比较好吧?
还是在这露一下脸,把事情说清楚比较好吧?
 
我擅自取下了斗篷。
 
......@@ -204,10 +204,10 @@
 
没关系……吧?
 
我们走到城墙面,仰望着高大的城楼,顶端已经融入了夜色之中看不清楚。带着弓箭或长枪的士兵列队站在,随处可见的火光照亮了他们的威容。
「各自拿好武器,先去休息。小队长一个小时之后到我的房间里来。解散!」
我们走到城墙面,仰望着高大的城楼,顶端已经融入了夜色之中看不清楚。带着弓箭或长枪的士兵列队站在,随处可见的火光照亮了他们的威容。
「各自拿好武器,先去休息。小队长一个小时之後到我的房间裡来。解散!」
 
菲尔德下达命令之弓兵们就解散了。有几个人朝我挥手,我对他们回以笑容。
菲尔德下达命令之弓兵们就解散了。有几个人朝我挥手,我对他们回以笑容。
 
我和优人则在引导下进入到城堡内部。
 
......@@ -218,12 +218,12 @@
 
和熊熊燃烧的篝火截然不同的柔和白光照亮了对称修剪的灌木篱笆和花草。在我们面前是在密林合抱之中灯火通明的洋馆。
 
夏虫低唱着。看到这里我出神地想着这里和地球简直一样。
夏虫低唱着。看到这裡我出神地想着这裡和地球简直一样。
 
我乘着的马穿过花香四溢的庭院,在洋馆前自己停了下来。
 
我在菲尔德的帮助下从马背上下来。长时间在马背上颠簸得我屁股都痛了。
「那么,这就是侯爵的公馆了。对于你们的处置由侯爵来决定。放心吧,这是即使是严厉,也会宽大和公平地处理,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那么,这就是侯爵的公馆了。对于你们的处置由侯爵来决定。放心吧,这是即使是严厉,也会宽大和公平地处理,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菲尔德微笑着,用力推开了门。
 
......
5
我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看着眼前的老贵族。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遇到的人在见到我之露出的那种不自然的反应啊。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遇到的人在见到我之露出的那种不自然的反应啊。
与逝去的侯爵千金无二的脸孔突然间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自然会吃惊吧。
“是说代替大小姐么?”
“....没错”
......@@ -8,7 +8,7 @@
“....我能问问理由么?”
雷古鲁斯侯眯起了眼睛:
“当然可以....你有知道的权利”
老贵族像是类了亦样闭上了眼睛,深深地陷进了坐垫
老贵族像是类了亦样闭上了眼睛,深深地陷进了坐垫
“是为了守护侯爵领。老朽的继承人只有伊莉斯(受丘:エリーセ,Elise,艾丽莎/爱丽莎/艾莉莎应该是アリーシャ)。要是知道那孩子死了的话,不管是中央的王宫(受丘:原文王統府,咱是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还是其他贵族都会为了瓜分侯爵领而积极行动吧。”
权力之争。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而利用我么。
......@@ -22,11 +22,11 @@
“没有什么能让我知道大小姐相貌的东西么?像是画像之类的...”
雷古鲁斯侯点了点头,从胸口取出了项链挂坠,打开让我看。
我探出身子看着那个挂坠。
在那画着和在浴室见到的现在的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孩子。
在那画着和在浴室见到的现在的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孩子。
发色是明亮的茶色,瞳色是黑色,这些是不同的。但是容貌则是双胞胎的程度,不论是发型还是现在扎着的丝带,又甚至是身上的礼服也是完全一样的。
啊,原来如此,这件礼服也是莉莉安娜安排的吧,是为了我和雷古鲁斯侯的会面而做的布置吧。
“...伊利斯”
我看着肖像画的时候,从拉克鲁斯侯那传来了轻声低语。
我看着肖像画的时候,从拉克鲁斯侯那传来了轻声低语。
听到那个声音,我才明白过来
在那边的已经不是直到刚才为止那个为了守护自己的领地而算尽机关老奸巨猾的野心家了。
我不禁看向拉雷古鲁斯
......@@ -43,7 +43,7 @@
“当然可以。那么明天晚上,让我听到你的回答。....去吧”
我行了一礼,离开了雷古鲁斯侯的床。
“伽娜蒂”(受丘:依照咱贫乏的语言知识咱没办法把カナデ还原成任何一个像是名字的词....倒是老是组装成canard,Canada或者是 канат...)
从我的背传来了声音
从我的背传来了声音
“不管你的回答是什么,那件衣服送给你了。....很适合你”
我转过身低下了头:
“万分感谢”
......@@ -58,7 +58,7 @@
不是这样的,奏士,是使用头脑,考虑事情
现在自己的力量,对手的力量,为了什么而战斗,赌上什么而战斗,为了守护什么而战斗,仔细思考。
看着发怔的我,祖父继续说道:
背负着自己思考所得出的结论而战斗的话,奏士,到那时候你就能够用最强的力量战斗了吧,就算最后得到了在他人眼里觉得可惜的结果,你也绝对不会后悔。无悔地落败,想到与前进的食粮。
背负着自己思考所得出的结论而战斗的话,奏士,到那时候你就能够用最强的力量战斗了吧,就算最後得到了在他人眼裡觉得可惜的结果,你也绝对不会後悔。无悔地落败,想到与前进的食粮。
祖父笑了。
遥顺从感情和状况啊,奏士。
你所相信的都是确实无疑的话,就向着你所坚信的道路前行吧。
......@@ -67,7 +67,7 @@
啊啊,这是梦啊——这么想着,我渐渐从浅眠中醒来。
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
大概是还残留着疲劳吧,身体还有点倦怠,我就这么呆呆地坐在床上。在礼貌地敲门之,莉莉安娜进入了房间。放下换洗衣物的她传达了优人在食堂等着,行了一礼离开了房间。
大概是还残留着疲劳吧,身体还有点倦怠,我就这么呆呆地坐在床上。在礼貌地敲门之,莉莉安娜进入了房间。放下换洗衣物的她传达了优人在食堂等着,行了一礼离开了房间。
要和优人商量昨天雷古鲁斯侯的提案。
我换上了莉莉安娜拿来的衣服,
是和昨晚相同风格的连衣裙。
......@@ -83,12 +83,12 @@
我粗暴地坐到了离优人他们最远的座位
他们两个人的视线扎了过来....好在意,静不下来。
我向姗姗来迟的女仆传达了早餐简单些就好的意向,接着送来了装着一口大小面包的筐和各种果酱,还有作为甜点的酸奶(之类的东西)。
我无视了像是想说些什么的优人,拿着面包张开了嘴。刚烤好的面包香味在嘴蔓延。
我无视了像是想说些什么的优人,拿着面包张开了嘴。刚烤好的面包香味在嘴蔓延。
“那个,伽娜蒂....”
我用锐利的目光看向优人。
是威吓,限制攻击。
“我跟着菲尔德先生去参观骑士团宿舍啊城啊什么的....”
在我的威压下两个人慢慢地动了起来。但是当他们出去关上门的瞬间,我听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对话。
“我跟着菲尔德先生去参观骑士团宿舍啊城啊什么的....”
在我的威压下两个人慢慢地动了起来。但是当他们出去关上门的瞬间,我听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对话。
“真可爱啊,吓到了...”
...菲尔德。
“哈哈哈,我的好友是当地第一的美人!”
......@@ -96,19 +96,19 @@
我闷闷不乐地吃完了饭,悠闲地走向宅邸的后院。
结果没有和优人商量。雷古鲁斯侯的提案是针对我一个人的,最终决定必须要我自己来下达。
我被莉莉安娜禁止到宅邸正面的庭院区去,因为会被看到。
后院是雷古鲁斯侯私人的庭院所以没关系,在获得许可之我沿着后院小河边的步道走向森林的方向。
后院是雷古鲁斯侯私人的庭院所以没关系,在获得许可之我沿着后院小河边的步道走向森林的方向。
前院是由人制作体现人工之美的庭院,后院则是利用原本生长着的植物以表现自然之美的庭院。
伴随着小鸟的低语,耀眼的阳光透过枝头洒落到地面上,尽管艳阳之下稍有闷热,但很快被凉爽的风所吹散。
枝叶摇曳在风中,传来似波浪般的低鸣。银丝般的头发在风中飘荡。
我在小池塘边的亭子稍事歇息。
拾级而上遁入凉亭下的阴影,我突然见到了认识的面孔。昨天在我面前痛哭流涕的女仆乌玛正拿着扫帚站在那
我们僵直在那对视了几秒,紧接着同时摆出了架势。
拾级而上遁入凉亭下的阴影,我突然见到了认识的面孔。昨天在我面前痛哭流涕的女仆乌玛正拿着扫帚站在那
我们僵直在那对视了几秒,紧接着同时摆出了架势。
我是希望她别再哭了,
乌玛是怎么想的呢?长得神似已去世的伊利斯的我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了啊。
先有动作的是我。我竭尽全力摆出了营业微笑点了点头,由来的路反身回去。
“那个,请稍等一下!”
我回头一看,乌玛低下了头。
“昨天的事真是太对不起了!我不知道伊利斯大人的双胞胎妹妹来了....我全部从菲尔德大人那听说了!因为伊利斯大人去世了,所以才把作为养女过继出去的您再接了回来。”
“昨天的事真是太对不起了!我不知道伊利斯大人的双胞胎妹妹来了....我全部从菲尔德大人那听说了!因为伊利斯大人去世了,所以才把作为养女过继出去的您再接了回来。”
其实菲尔德...到底和这个女孩说了些什么啊?她说出来的简直就是小说嘛。
我露出了不置可否的微笑。
“自我介绍有些晚了,我是伊利亚大人的贴身女仆,乌玛。”
......@@ -124,12 +124,12 @@
“伊利斯大人啊...总之是个很温柔的人。总是带着清爽的漂亮笑容,即便我是下人也会和我打招呼。因为是父亲工作的助理,应该是没什么空闲的,但即便是这样也会和我们女仆喝茶聊天....”
乌玛望着水池,目光像是在看着远方一样。
“还很喜欢花呢。明明是那么高贵的身份,还帮庭师修建玫瑰园,和我一起给花坛浇水...”
美丽稳重地在院子工作的大小姐么。大概是被大家所爱戴,所珍视的吧。
美丽稳重地在院子工作的大小姐么。大概是被大家所爱戴,所珍视的吧。
“因什么而过世的呢...?”
“医生大人和司祭大人说是魔兽瘴气引起的病。...真的只是转瞬之间。身体状况变差,吃的越来越少,卧床不起。紧接着,真是警戒着...我们家里所有的人都无法相信,那歌太阳一般温暖的大小姐....家主大人在那之后也卧床不起...”
“医生大人和司祭大人说是魔兽瘴气引起的病。...真的只是转瞬之间。身体状况变差,吃的越来越少,卧床不起。紧接着,真是警戒着...我们家裡所有的人都无法相信,那歌太阳一般温暖的大小姐....家主大人在那之後也卧床不起...”
乌玛紧紧地握着扫帚。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一滴滴地落了下来,并不是昨天那样的嚎啕大哭,而是静静地落泪。
“大家就好像心突然开了个洞一样....伊利斯大人...那个伊利斯大人怎么就....”
“大家就好像心突然开了个洞一样....伊利斯大人...那个伊利斯大人怎么就....”
看到静静流泪的乌玛,我下定了决心。
各种各样的想法在看到乌玛的眼泪时做了了断。
我得到了结论,什么是我必须去做的事,我必须守护的东西。
......
Act:6
吃完晚饭,我在莉莉安娜桑的陪同下来到了雷古鲁斯候的执务室。
吃完晚饭,我在莉莉安娜桑的陪同下来到了雷古鲁斯候的执务室。
吃饭期间优人好像想说什么似的频频的看向我,但我没有关心的余俗。
在此之如果我不认真的决出胜负的话可不行。
在此之如果我不认真的决出胜负的话可不行。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
墙的两侧布满了书架。书架上排列着有着厚厚书脊的书。
正面全是窗子。被敞开着,凉爽的夜风吹了进来。
窗外是沉没于黑夜的庭园。那个的对面被篝火照亮的城塞浮现了出来。
以那个夜景作为背景,大大的办公桌上看着文件的雷古鲁斯候抬起了脸。
穿着看起来很高级气派的西装系着领带。就好像大企业的社长一样。
左手边是执事阿雷库斯、胡须凌乱的骑士、然后与在那里的莉莉安娜桑并列着。
左手边是执事阿雷库斯、胡须凌乱的骑士、然後与在那裡的莉莉安娜桑并列着。
我踩着紧张的步伐来到雷古鲁斯候的面前。
“告诉我答案吧”
以手托腮的雷古鲁斯侯用锐利的目光看着我。
......@@ -19,9 +19,9 @@ Act:6
仿佛找到了猎物的肉食动物一样,雷古鲁斯侯一下子眯起了眼睛。
“……呒姆,是吗。真遗憾。能告诉我理由吗?”
没有抑扬顿挫的雷古鲁斯侯的声音,让我冷汗直流。
“…回利穆威尓侯爵大人的话,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我们来说您的提议是值得庆幸的事。我成为伊莉斯桑的话,对我自身也好优人也好,然是侯爵大人也好都能够得到帮助。净是些好事这么想了,但是…”
“…回利穆威尓侯爵大人的话,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我们来说您的提议是值得庆幸的事。我成为伊莉斯桑的话,对我自身也好优人也好,然是侯爵大人也好都能够得到帮助。净是些好事这么想了,但是…”
我慢慢的眨了一下眼睛,调整好呼吸。
“我看到伊莉斯桑身姿时的反应。对伊莉斯桑的思念,然是侯爵大人的,对女儿思念的眼神。那让我想起了非常重要的事。
“我看到伊莉斯桑身姿时的反应。对伊莉斯桑的思念,然是侯爵大人的,对女儿思念的眼神。那让我想起了非常重要的事。
我以伊莉斯桑的名字自称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活着的,被各种各样的人爱着的真货的伊莉斯桑的名字将会消失。
虽然我和伊莉斯桑并没有见过面,但她活着的人生,不应该被这么简单的否定。她生活过的证明,伊莉斯这个名字,不是任何人的东西。而是伊莉斯桑自身的东西。是表示伊莉斯桑的东西,所以必须继续守护下去。侯爵大人,和您的回忆一起”
我一口气说完,大大的吐了一口气。
......@@ -37,16 +37,16 @@ Act:6
想起祖父的教导思考着思考着,这就是我坚信的道路。
我现在,有想要守护的,必须要守护的东西。
“侯爵大人,各种各样的关照了,这份恩情我一定会归还……”
否定了雷古鲁斯侯提案的现在,已经不得不离开这了吧。
我说到这,注意到低着头的雷古鲁斯侯肩膀微微的颤抖。
否定了雷古鲁斯侯提案的现在,已经不得不离开这了吧。
我说到这,注意到低着头的雷古鲁斯侯肩膀微微的颤抖。
渐渐的那个幅度越来越大。
“库库库…”
笑起来了。老侯爵低沉的声音回响着。
“库库库,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忍不住了一样,雷古鲁斯侯仰望着天花板大声笑了起来。
终于忍不住了一样,雷古鲁斯侯仰望着天花板大声笑了起来。
我目瞪口交,只能呆然的注视着老侯爵。
“尊重名字吗!有趣!令人钦佩的想法!你是男人的话一定能成为高洁的骑士吧!可惜,实在是可惜啊,呐加雷斯”
不,嘛,是男人啊,面是……。
不,嘛,是男人啊,面是……。
被质问的胡须凌乱的骑士加雷斯,向前踏出一步,露出不合适的笑容。
“遵受您的旨意。最近的年轻人对那方面完全不能理解。比起实利更应该忠诚于自己的主公以及注重名誉才是骑士道的夙愿!恕我失礼,把她赐予为我的女儿,一定能成为非常优秀的女骑士您觉得如何”
什!这个老头,把人当做东西一样……!
......@@ -64,7 +64,7 @@ Act:6
突然被这么说也没有实感。
但是,有一件事必须确认。
“…关于优人的支援,可以拜托您吗?”
否决了侯爵的提案,自己也觉得很厚脸皮,但这是重要的事。今就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了。为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上唯一的亲友。
否决了侯爵的提案,自己也觉得很厚脸皮,但这是重要的事。今就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了。为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上唯一的亲友。
“为了我的女儿,会实现的”
“还有一个请求”
雷古鲁斯侯用眼神催促我继续。
......@@ -73,18 +73,18 @@ Act:6
我是…慢慢的点了点头。
“如果是这样就决定了呢”
复杂的心情。
我今就是还不是很了解的这个人的孩子了。
我今就是还不是很了解的这个人的孩子了。
没问题。
守护了伊莉斯的名字。优人和唯们的支援也确保了。
没问题。
我说给自己听。
一定不会悔。
一定不会悔。
“阿雷库斯,火速的修改伊莉斯的出生记录。实际上是双胞胎。小时候是在远方作为养子收养的事先准备好 ”
“遵命”
啊,好像在哪听过这种设定…。骑士菲尔德的妄言现实化了…!
“那个和宴会准备好。把中央会馆的家里人全部集合起来。为大家介绍伽娜蒂”
“之,能请您正式的介绍吗?简单的东西以外恐怕难以准备…”
“好。正式的仪式日再说。先准备好酒”
“那个和宴会准备好。把中央会馆的家里人全部集合起来。为大家介绍伽娜蒂”
“之,能请您正式的介绍吗?简单的东西以外恐怕难以准备…”
“好。正式的仪式日再说。先准备好酒”
“遵命!”
阿雷库斯以漂亮的角度行了一礼,快步的离开执务室了。
“加雷斯白磷骑士团长听命。召集骑士团。马上出发,把执政官们也一起带过来。各公会的会长,市民长们也是。允许使用我的名字。轮换的警备兵也允许喝酒。适当的呐。其它的人员全部到大厅集合”
......@@ -96,19 +96,19 @@ Act:6
“我知道了”
莉莉安娜桑认真的行了一礼,看着因为突然的事态而呆住的我。
看到她尖锐的视线,我有讨厌的预感从脑海中经过。讨厌的预感,全开。
“伽娜蒂大人。因为要为您准备请稍后到房间里来一下”
“伽娜蒂大人。因为要为您准备请稍後到房间裡来一下”
莉莉安娜桑的嘴唇微微画成弧形。她的笑容也许是第一次见到。
对我也行了一礼的莉莉安娜桑,翻起妹抖服裙子的下摆从执务室出去了。
三人都离开了执务室。只剩我和雷古鲁斯侯了。敞开的窗户外,隐隐约约的能够听到夏天的虫子们的声音。使椅子嘎吱嘎吱响的雷古鲁斯侯,把背靠在椅子上,吐出了一口气。
三人都离开了执务室。只剩我和雷古鲁斯侯了。敞开的窗户外,隐隐约约的能够听到夏天的虫子们的声音。使椅子嘎吱嘎吱响的雷古鲁斯侯,把背靠在椅子上,吐出了一口气。
“我也,没那么多自信啊”
一边仰望着我的脸雷古鲁斯一边继续。
“但是今天我要感谢神明。给了我这么好的相遇”
雷古鲁斯候的眼神,和谈论对策时严厉的眼神以及思念伊莉斯桑的忧伤的眼神都不同,仅仅只印着我的脸。
“…今请多多关照, 利穆威尓侯爵大人 ”
“…今请多多关照, 利穆威尓侯爵大人 ”
惊人的自然的我把它组织成言语。
啊啊,今后这里就是我的归宿了。不知为何会这么觉得。
啊啊,今後这裡就是我的归宿了。不知为何会这么觉得。
雷古鲁斯侯对我的话露出苦笑。
“从此之你也是利穆威尓的人了,对父亲用家名称呼很不自然吧?”
“从此之你也是利穆威尓的人了,对父亲用家名称呼很不自然吧?”
雷古鲁斯候像是想到了什么,意味深长的笑了。浮现出非常严肃的不认为是老贵族一样非常有人情味的表情。
“……伊莉斯桑是怎么称呼的呢?”
“父亲大人,这样”
......
Act:7
跑回房间的我等待着的是,地狱。
被面带笑容的女仆军团桑五人包围了。在那后面是邪恶头目的请多多关照,莉莉安娜桑仁王一样站在那里
跑回房间的我等待着的是,地狱。
被面带笑容的女仆军团桑五人包围了。在那後面是邪恶头目的请多多关照,莉莉安娜桑仁王一样站在那裡
“伽娜蒂大人,撒,过来这边”
抓住呆然的站立着的我的手腕,女仆军团桑中的一人让我在梳妆台前坐下了。
她们的反应,和之前明显的不同。
因为和伊莉斯桑一模一样吧,之前像是看到了幽灵一样胆怯的目光,或是注入了不信任感的目光。但是现在已经面露笑容,这个那个的过来搭话了。
我的头发被弄的像炸什锦一样,用束发带固定住了。
工具箱一样巨大的箱子被打开了,面有各种各样化妆品和小笔等等我不知道用途的道具整齐的排列着。
工具箱一样巨大的箱子被打开了,面有各种各样化妆品和小笔等等我不知道用途的道具整齐的排列着。
“伽娜蒂大人,您的肌肤,真漂亮啊”
“真的啊,清澈的好像透明一样”
“好像没有化妆的必要呢,呵呵,自然状态就行了呢”
......@@ -17,15 +17,15 @@ Act:7
眉毛被整理好,眼睛上,脸颊上,嘴唇上,都被涂上了颜色。特别是嘴唇上涂上口红的感触还是初体验,我总觉得紧张的心脏高鸣了。
睁开眼睛,镜子的对面是,像是被雨淋湿的小狗那样胆怯的眼神看着这边的少女。
我才不需要谁的同情…。
充分的触摸了脸颊的我,被女仆桑们带到壁橱那去了。
充分的触摸了脸颊的我,被女仆桑们带到壁橱那去了。
“呜—!”
,连抵抗的时间也没有,现在穿着的连衣裙就被脱下了。
,连抵抗的时间也没有,现在穿着的连衣裙就被脱下了。
在女性们面前只有一件内衣…。还是女式内衣…。
因为太害羞了。头脑变得一片空白。咚咚的跳动的心脏仿佛要飞出去一样。心脏的跳动好像带动了身体全身似的。头脑中充血了,眼睛也眩晕了。
“哇,伽娜蒂大人,身材真好呢”
“呀…!”
女仆桑冰冷的手指触碰到我的腰,我不由得发出了高声的悲鸣。
“腰和脚都很厉害的紧绷着呢…。在以前的家,做过什么运动吗?”
“腰和脚都很厉害的紧绷着呢…。在以前的家,做过什么运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