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it 876b1776 authored by testbot's avatar testbot

[Segment] user 物語の中の銀の髪

parent 7acdd504
商人有一辆马车,于是两人坐在马车上向精灵想去的城市出发。此时草还不怎么茂盛,马车在辽圹的草原上驰骋着,故事也很顺利地进行着(物語ではよくありそうな、なにもない草原を走っていた。这句就算有大神指点还是不太清楚……)自我将那名圣精灵介绍进车里後她就没讲过一句话……这种(尴尬的)局面是我不擅长应付的。虽然想说些什么,但因为还对这世界一无所知,所以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似乎我是完全不知道的。
商人有一辆马车,於是两人坐在马车上向精灵想去的城市出發。此时草还不怎麼茂盛,马车在辽圹的草原上驰骋着,故事也很顺利地进行着(物語ではよくありそうな、なにもない草原を走っていた。这句就算有大神指点还是不太清楚……)自我将那名圣精灵介绍进车里後她就没讲过一句话……这种(尴尬的)局面是我不擅长应付的。虽然想说些什麼,但因为还对这世界一无所知,所以对接下来会发生什麼似乎我是完全不知道的。
“……那个……”
“……怎了?”
“……怎了?”
“现,现在我们是要去哪裡?”
......@@ -17,11 +17,11 @@
亚里亚向我投去有点不安的目光。“嘛你究竟要去哪”这样的心情我是明白的。
(我们)又向前行驶了一段时间,但此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所以不得不做好和亚里亚合宿的备。马此时正悠闲地吃着草。我发动技能召唤night walker。这是50级左右的怪物,一般5只左右成群出现,所以被称为初学者杀手。我的程度是一次召唤5只。有了他们的话,应该能防止怪物的袭击了吧(这一段机翻完全看不懂所以就按照自己的想法瞎翻了)
(我们)又向前行驶了一段时间,但此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所以不得不做好和亚里亚合宿的备。马此时正悠闲地吃着草。我发动技能召唤night walker。这是50级左右的怪物,一般5只左右成群出现,所以被称为初学者杀手。我的程度是一次召唤5只。有了他们的话,应该能防止怪物的袭击了吧(这一段机翻完全看不懂所以就按照自己的想法瞎翻了)
“这……是召唤术吗?”
“仅仅是使用了技能而已啊(怎了?)”
“仅仅是使用了技能而已啊(怎了?)”
“(事情到了)如果有第三个人的话就一定会说出去的地步。”
......@@ -29,7 +29,7 @@
“哎……╮(╯▽╰)╭”(这裡作者应该卖了个萌,两处都一样,我只好用表情代替了)
“你到底是什人?”
“你到底是什人?”
“说一直在山林裡靠着竹篮子生活(你会信吗?)”
......@@ -44,18 +44,18 @@
“……那个……”
“怎了?”
“怎了?”
“进去的话是不是需要通行证之类的?”
“应该是这样吧……”
我以“被遗弃在山林中,之後被爷爷捡起(抚养大)来说明通行证什的是没有的。”
我以“被遗弃在山林中,之後被爷爷捡起(抚养大)来说明通行证什的是没有的。”
“总之,如果在裡面弄到行会卡的话也会被认做国民,所以得先找到方法进去的说。”
“虽然我想到几个进去的方法,但你有什么主意吗亚里亚?”
“虽然我想到幾个进去的方法,但你有什麼主意吗亚里亚?”
“你有能进去的方法?能不能说出来听听的说?”
......@@ -63,7 +63,7 @@
“……驳回。”
“啊?为什?”
“啊?为什?”
“我到想听听你想如何破坏要塞。”
......@@ -85,7 +85,7 @@
亚里亚发出大大的叹息。不愧是(认为)被绑架了,和(像我这样的)陌生人一道旅行一定很累吧。总之,我把破魔之弓房放进储物箱中,之後从这道具箱中取出一柄纯白色的法杖。这据说是上哪裡闪灵望多恩的s级法杖(貌似有人名この杖はシャイニングワンドというSランクの装備である。)
它拥有提高魔法攻击力mp回复量和光魔法威力的能力。那为什么要收回退魔之弓?仅仅是因为拿着弓就得带着沉重的弓袋这个微妙的理由,所以不用在意这些事。
它拥有提高魔法攻击力mp回復量和光魔法威力的能力。那为什麼要收回退魔之弓?仅仅是因为拿着弓就得带着沉重的弓袋这个微妙的理由,所以不用在意这些事。
“天马,召唤!”
......@@ -95,14 +95,14 @@
“这,这是真货吗,我以为只会在故事裡出现……”
“是,是真货。那,(一起)乘坐吧!”
“是,是真货。那,(一起)乘坐吧!”
骑着天马在空中遨游。天马(柔软的皮毛)和(迎面吹来的)风都让我感觉心情舒畅。我是连飞机都没有坐过的,所以此时感觉很开心,但亚里亚似乎对此有点心悸。
“看!要塞是那的小!”
“看!要塞是那的小!”
“不用飞那高!能高过要塞就行了,飞低点啊!”
“不用飞那高!能高过要塞就行了,飞低点啊!”
老师说我还想飞高点,但亚里亚太过害怕胸部紧贴在我身上抱着我。所以越过要塞後就一口气降低高度降落到地面。
......@@ -124,15 +124,15 @@
我现在在奥卢安娜王国边境城市鲁透。今天我部队的任务是调查海纳教国和阿尔内森林及周边地区。
阿尔内森林,哪怕在战争结束100年的现在仍被称作魔之森林理由就是裡面存在大量超乎想象等级的魔物。正是这个原因,这片森林如今也没有属任何一个国家的部队进去过。我们也没有进去的打算,仅仅是对周边地区是否有魔物出没进行调查而已。
阿尔内森林,哪怕在战争结束100年的现在仍被称作魔之森林理由就是裡面存在大量超乎想象等级的魔物。正是这个原因,这片森林如今也没有属任何一个国家的部队进去过。我们也没有进去的打算,仅仅是对周边地区是否有魔物出没进行调查而已。
“团长!卢布拉团长!”
“怎了?”
“怎了?”
“一只怪兽跨过了王国的要塞!”
“什……什么!为什么没有阻止它?”
“什……什麼!为什麼没有阻止它?”
“(因为)那,那是天马座!”
......@@ -140,7 +140,7 @@
天马座是在100年前战争中也出现过的怪物。曾边飞在空中边给冒险者和勇士们降下雷电带来很大的痛苦。这样的怪物(要)入王都?
“如果(就这么)让它进入王都的话会造成很大问题的!(立刻)集结骑士准备讨伐天马座!”
“如果(就这麼)让它进入王都的话会造成很大问题的!(立刻)集结骑士準备讨伐天马座!”
绝对,(要守住)王都!
......
视点变更 雷奥纳→蕾
总算是到达了海纳教国的国境上,抬头仰望着布满荆棘的城堡.
「......现在来说有点那个,这个荆棘围不会觉得大得过头了吗?」
「......现在来说有点那个,这个荆棘围不会觉得大得过头了吗?」
「姑且说下,季节到了的话,可是会开满蔷薇的哦.」
『想看』
「我也没有见过呢.」
两个人与一只猫沿着城堡聊着天到达了检查所.在那儿有两名男性精灵,身着真红的长袍.因为是第一次见的装备,稍微有些兴趣.两人似乎是察觉到了我们的身影,向这边搭话道
「哦呀,有什事吗?」
「哦呀,有什事吗?」
「那,其实那个呢.」
暂且先把亚里亚被拐卖,由我救出的事向他们转达了.
「那可真是太糟了呢,稍微把随身物品给我们检查下就可以进去了哦.」
「唉,还有再确认的什吗?」
「唉,还有再确认的什吗?」
「啊~是不会怀疑信奉海纳教的人啦,因为精灵的大家都是海纳教的信徒嘛.」
「是这样吗.」
精灵似乎是不管好人坏人都会相信的种族.另一名精灵看了下黑猫桑对我问道
......@@ -19,12 +19,12 @@
「能说话的吗!?」
「啊啊,因为是使魔呐.」
「就算是使魔也有不会说话的哟.」
「嘛、嘛,使魔的话应该没关的吧......虽说抱歉,请到这边的房间来让我们检查下携带物品和装备吧.」
「嘛、嘛,使魔的话应该没关的吧......虽说抱歉,请到这边的房间来让我们检查下携带物品和装备吧.」
「好的.」
被身穿真红长袍的精灵带着向房间移动.
「喂,亚里亚.」
「怎了?」
「这些人是军人还是其他什吗?」
「怎了?」
「这些人是军人还是其他什吗?」
「啊~那些人是魔导院的,就像奥路亚纳王国的骑士般的存在.」
「好想要那个长袍呐~......」
「是那样吗......听说那个长袍有着铠甲一样的防御力哦.」
......@@ -33,30 +33,30 @@
「D呀......那还是算了吧.」
「蕾桑你还真是现实呢.」
「因为我已经有各种各样的那类的了......」
由运营商恶搞的捕猎如东京巨蛋大小的怪物【魔法城 巨型蜘蛛】,在同国之间的争老是只盯着我......虽然很重视这个活动,却也明白了无可奈何的事实.如果能拿下的话,应该能入手比圣女的连衣裙更加神器级的装备了吧.
由运营商恶搞的捕猎如东京巨蛋大小的怪物【魔法城 巨型蜘蛛】,在同国之间的争老是只盯着我......虽然很重视这个活动,却也明白了无可奈何的事实.如果能拿下的话,应该能入手比圣女的连衣裙更加神器级的装备了吧.
「......暂且先请在这儿等一下,我去叫负责担当的队员过来.」
在房间裡等着的魔导队的另一人脸稍稍拉着,好像听到了刚才的谈话,选择无视吧.没过多久,一名穿着同样真红长袍的女性出现了.
「久等了,我需要做点备,还请再等一下哦.」
「究竟是要做什呢?」
「嗯?用【辅助 搜索】调查一下你的装备哦.不过可能会涉及到个人信息,关那方面,还请你见谅了哟.」
「我的话,那样也没关.」
「久等了,我需要做点备,还请再等一下哦.」
「究竟是要做什呢?」
「嗯?用【辅助 搜索】调查一下你的装备哦.不过可能会涉及到个人信息,关那方面,还请你见谅了哟.」
「我的话,那样也没关.」
「唔......嘛,应该没问题吧?」
「?蕾桑有什问题吗?」
「啊,不,什都没有哦?」<Yami:语气,内心状态之类的请自行脑补的说.>
「?蕾桑有什问题吗?」
「啊,不,什都没有哦?」<Yami:语气,内心状态之类的请自行脑补的说.>
......现在,作为既是高等精灵又是精灵大师的我大概是500级左右吧?从当今世界的现状来看,我是算超规格般的存在.得想想办法隐藏一下,可眼前却毫无头绪.
「好的,准备完成.那么,开始了哦?没问题吧?」
「好的,準备完成.那麼,开始了哦?没问题吧?」
「是的.」
「唔~嗯,嘛.」
「那,【辅助 搜索】.」
魔导队的女性凝视着亚里亚,没过一会儿就往纸上写着什.大概是记录名字之类的吧.
「那,接下来是......唉!?」
「怎啦?」
「那,【辅助 搜索】.」
魔导队的女性凝视着亚里亚,没过一会儿就往纸上写着什.大概是记录名字之类的吧.
「那,接下来是......唉!?」
「怎啦?」
魔导队的人看向我的视线凝固了.
「......既是高等精灵又是精灵大师什么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既是高等精灵又是精灵大师什麼的,你到底是什麼人!?」
「啊,果然是很罕见啊.」
「这才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啊!高等精灵什么的,明明听说只有女王大人一人而已.」
「这才不是什麼罕见的事啊!高等精灵什麼的,明明听说只有女王大人一人而已.」
「蕾桑是高等精灵么.我还以为肯定是圣精灵那种.」
「就是这样哦,使劲的称我吧~」
「就是这样哦,使劲的称我吧~」
「实际上,这是被怎样夸奖也不为过的事啊.」
「那,那样的稍微会有点困扰.」
我想要自由的生活下去!
......@@ -68,15 +68,15 @@
「嚯~」
「明白了吗?」
「充分的理解了哦.」
从亚里亚那儿得知海纳教国的国境边上有一片森林,相当的广袤.据告知亚里亚的精灵的话来讲,似乎是为了防范侵入者.<Yami:此处的精灵是汉字的精灵,不同于エルフ,咱是理解为一种精神生命体.>
从亚里亚那儿得知海纳教国的国境边上有一片森林,相当的广袤.据告知亚里亚的精灵的话来讲,似乎是为了防範侵入者.<Yami:此处的精灵是汉字的精灵,不同於エルフ,咱是理解为一种精神生命体.>
「说起来,亚里亚?」
「怎了?」
「怎了?」
「你的家乡,在哪儿?去首都顺路的话顺便就送你回去了.」
「我居住的村庄吗?」
『除此之外还会是什?』
『除此之外还会是什?』
「......对我来说的话,还想再跟着蕾桑一起旅行.」
「为什呢?不想见爸爸妈妈吗?」
「怎么会不想见.....这是第一次出来村庄,但能够和蕾桑相遇.被人贩子拐卖真是太好了呢,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为什呢?不想见爸爸妈妈吗?」
「怎麼会不想见.....这是第一次出来村庄,但能够和蕾桑相遇.被人贩子拐卖真是太好了呢,我不知道为什麼会有这种想法.」
「唔~我记得亚里亚的家是教会吧.」
「是的.因为海纳教国没有贵族,相对的圣职者的地位就比较高.常言来讲的话,感觉我就像是大小姐.世俗点来说就是千金小姐呢.嘛,村子裡也有朋友,也经常和商人之类的聊天.」
「但是,你懂很多东西呢.」
......@@ -85,17 +85,17 @@
「也就是说,亚里亚为了今後不然家人担心,想在外面增长更多的见识吗?」
「.....是的,就是那样.」
「这样的话,很简单!」
「......有什好主意吗?」
「......有什好主意吗?」
「对父母坦诚亚里亚的心情,证明和我在一起也是很安全的不就好了嘛!」
「......蕾桑,我跟在一起不会觉得是麻烦吗?」
「怎会!倒不如说,我老是接受亚里亚的帮助呢.」
「怎会!倒不如说,我老是接受亚里亚的帮助呢.」
亚里亚半哭着回答道
「蕾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
父母问题吗~以前我也有过试着穿裙子,结果妈妈和姐姐非常生气,还搞得离家出走了三天的事情呐.这是亚里亚这个年龄[我也差不都呢]的孩子都会有的烦恼啊.作为朋友,我也想为她些什.
父母问题吗~以前我也有过试着穿裙子,结果妈妈和姐姐非常生气,还搞得离家出走了三天的事情呐.这是亚里亚这个年龄[我也差不都呢]的孩子都会有的烦恼啊.作为朋友,我也想为她些什.
「没问题!只要好好说清楚,他们肯定会理解你的!」
啊......也是呢......」
「那,事不宜迟!喂——那边的商人桑!」
「嗯?什事?小姐们?」
「那,事不宜迟!喂——那边的商人桑!」
「嗯?什事?小姐们?」
我从後面跟上商人的马车喊话道
「作为护卫的同时,也请让我们搭上来!」
「这,这还真是唐突呢......」
......@@ -103,7 +103,7 @@
「哇!猫说话了.」
「拜,拜托您了!」
「可以免费雇佣我,快请让我坐上来!」
「那个命令的语气是怎回事啊!嘛,也罢.上来吧,小姐们.想去哪儿呢.」
「那个命令的语气是怎回事啊!嘛,也罢.上来吧,小姐们.想去哪儿呢.」
「哪儿?亚里亚?」
「唉,那个,到希拉村.」
「希拉村?啊—就当作是稍事休息了,没问题.」
......@@ -112,7 +112,7 @@
得到商人的认可後我们进入装着商品的马车.这次的马车与掳走亚里亚的那次不同.有2个窗户,马车中间摆放着数个木箱,窗户也嵌有玻璃.
「喔~意外的宽敞!」
「小姐......冷不丁的冒出这样的话不觉得失礼吗?」
「那种事不要在意,出!」
「那种事不要在意,出!」
「我觉得姑且还是应该注意一下......」
『走,快点』
「......嘛,算了.小姐,可要认真的担当护卫哦.」
......
......@@ -15,7 +15,7 @@
如果其中有怪物的反应的话,就会感觉到。
「商人先生,现在周围没有怪物哦。」
「嗯?小姐你能使用什魔法吗?」
「嗯?小姐你能使用什魔法吗?」
「嘛,可以使用哦。」
「欸~这样的话让你当护卫也许是正确的呢。」
「对吧,对吧」
......@@ -29,22 +29,22 @@
「嗯…大概还要二、三天吧?」
「二、三天吗~。」
要花很长时间呢~。 果然还是使用八脚神骏比较快吗?< EyStau:拿八脚神骏跟马车比。。我该怎吐槽>
要花很长时间呢~。 果然还是使用八脚神骏比较快吗?< EyStau:拿八脚神骏跟马车比。。我该怎吐槽>
「总之蕾桑。 请不要召唤什奇怪的怪物出来。」
「才不会召唤什奇怪的怪物呢!只是召唤出来的是帅气的怪物而已!」
「总之蕾桑。 请不要召唤什奇怪的怪物出来。」
「才不会召唤什奇怪的怪物呢!只是召唤出来的是帅气的怪物而已!」
「就是这个问题!」
不知觉交谈着的同时,马车一边摇晃着一边前进。
「说起来,在运送什东西呢?」
「啊啊,从萊伊维恩同盟买的,是卖给海纳教国的魔道队和冒险者的武器。 剑对于精灵们来说并不那么畅销,不过首都也有精灵以外的冒险者呢。」
「说起来,在运送什东西呢?」
「啊啊,从萊伊维恩同盟买的,是卖给海纳教国的魔道队和冒险者的武器。 剑对於精灵们来说并不那麼畅销,不过首都也有精灵以外的冒险者呢。」
「欸~。」
精灵与其他种族相比,物理攻击力和物理防御力要低。 那份魔法攻击力和魔法防御力要比其他种族高。 因为这个原因,从「Magic·Tail」时起,成为剑士的精灵似乎只有我一个。说起来奥路亚纳王国骑士团长也是呢,奇特的帅哥也是存在的呢。
「蕾桑拥有各种各样的武器吧?」
「嗯?嘛,有哦?突然怎了?」
「嗯?嘛,有哦?突然怎了?」
「没有……之前有使用弓,之後是杖……还会使用其他怎样的武器呢~只是忽然这样想。」
「嗯…,其他的……能使用剑又能使用小刀,枪也能射击,鞭也有,甚至长枪也能使用……大部分的武器都能使用吧?」< EyStau:两种枪,一种是热武器,一种是冷武器。嘛。。总之就是6>
「到底有多少武器啊……。」
......@@ -52,12 +52,12 @@
嘛,精灵大师可不是假的呢。
「嗯?商人先生。 前面有大约五只怪物。」
「怎了?魔法失效了吗?」
「怎了?魔法失效了吗?」
「似乎是呢。」
虽然还不知道是什怪物,但还是从道具箱拿出了破邪之弓。
虽然还不知道是什怪物,但还是从道具箱拿出了破邪之弓。
「怎做?小姐。」
「怎做?小姐。」
「请就这样前进。 来到这边之前我会打倒全部的。」
「蕾桑怪物出来了吗?」
「当然!」
......@@ -78,20 +78,20 @@
「不想见到了使用奥义的程度了吗!?」
「因为很恶心不是吗?」
箭从上空飞过,在那之後百根箭向史莱姆袭去。 嘛,只要中上一箭,只是史莱姆之流的话就要倒下了呢。 因为,很恶心不是吗?
箭从上空飞过,在那之後百根箭向史莱姆袭去。 嘛,只要中上一箭,只是史莱姆之流的话就要倒下了呢。 因为,很恶心不是吗?
「小姐好害啊……」
「小姐好害啊……」
「打倒恶心的东西这种程度是很有必要的。」
「这讨厌吗。」
「这讨厌吗。」
「当然!」
「……嘛让小姐你给我护卫真是帮大忙了呢。」
「史莱姆是这危险的东西吗?」< EyStau:对啊,很危险的,都到了要用奥义的地步了。>
「史莱姆是这危险的东西吗?」< EyStau:对啊,很危险的,都到了要用奥义的地步了。>
「是呢,因为伤害完全无效,不太会有喜欢的人呢。」
「呼~嗯。」
顺带一提,如果打倒了史莱姆的时候通过的话,史莱姆会变成绿色的液体。
两天後,我还在乘着马车……理所当然的吗。顺带一提,多亏了夜黑猫桑的看守,我特别的没有贞操危机。< EyStau:卧槽。。贞操危机!已经很自然的认为自己是女生了!> 嘛,也没有会做这种事的人在。
两天後,我还在乘着马车……理所当然的吗。顺带一提,多亏了夜黑猫桑的看守,我特别的没有贞操危机。< EyStau:卧槽。。贞操危机!已经很自然的认为自己是女生了!> 嘛,也没有会做这种事的人在。
「差不多到了吧?」
「啊,希拉村差不多到了呢。」
......@@ -99,7 +99,7 @@
亚里亚紧张的脸。
「终可以洗澡了哦!」< EyStau:ひゃひゃひゃひゃひゃ!>
「终可以洗澡了哦!」< EyStau:ひゃひゃひゃひゃひゃ!>
「在那裡吗!?」
「没问题的!你的父母会明白的!」
『对对。』
......@@ -110,15 +110,15 @@
虽然可以看到的还只是很小,不过可以看到是被栅栏覆盖住的村子。
「撒!围绕着亚里亚的战争!」
「那是什!?」
「那是什!?」
『噢——。』
「黑猫桑也劲满满!?」
「黑猫桑也劲满满!?」
我是亚里亚的朋友。 帮助亚里亚做想做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
「……真是美好的友情呢」
「嗯?什?」
「虽然不知道为什,但是是为了那个小姐努力吧?」
「嗯?什?」
「虽然不知道为什,但是是为了那个小姐努力吧?」
『没错。』
「真好呢,真青春呢。」
......@@ -126,7 +126,7 @@
「阿嘞?是魔道队么?」
「嗯?啊啊,魔道队不只是在国境一带和首都有哦。 因为数量不少。 多半是村裡的大人哦。」
『倒不如说,怎从这裡拐走人的?』
『倒不如说,怎从这裡拐走人的?』
「……的确。」
「啊啊,维路祖帝国的人贩子似乎有会使用奇特魔法的人在。」
「据说会暂时的失去意识。」
......@@ -151,7 +151,7 @@
「嗯…,艾吾斯神父能理解吗~。」
「……果然很严峻是吧。」
「啊啊,因为那家伙是疼爱女儿,不让女儿做危险事的家伙呢。」
「啊啊,因为那傢伙是疼爱女兒,不让女兒做危险事的傢伙呢。」
「啊啊,顽固的父亲吗。」
「嘛,就是这样的,原本是旅行的话,一般的父亲都是反对的啦。」
「……果然只能使用武力了吗~」
......@@ -162,25 +162,25 @@
与商人先生在栅栏处分开了。
「对了!维纳。」
「怎了?」
「怎了?」
「现在,人类个人公会的人们在这留宿了。 也许能卖点武器给他们哦。」
「真的吗?谢谢!」
个人公会和接受委托之类的冒险者公会不同。以个人聚集来接受冒险者公会委托的人们的聚集。 「Magic·Tail」也有个人公会,大家参加各国的战争。 城市和家等作为据点,大家聚集在一起。有时因为被袭击据点而防卫……做着这样的事。
「是什名字的公会?」
「是什名字的公会?」
「啊啊,是狼之集会吧?似乎在奥路亚纳王国还挺有名呢。」
「诶~……那个?为什有奥路亚纳王国的冒险者在海纳教国?」
「诶~……那个?为什有奥路亚纳王国的冒险者在海纳教国?」
「大概冒险者公会在奥路亚纳王国和海纳教国是一体的公会哦。」
「明明国家不同?」
「欸,不管怎样都不会顺从国家的政策,为了人民工作什的。」
「欸,不管怎样都不会顺从国家的政策,为了人民工作什的。」
「良好的作风呢。」
「差不多该走了蕾桑。」
「是呢。」
「加油给神父柔头哦。」< EyStau:有点奇怪这句。。也有可能是我翻译错误。>
「我会试着努力的~。」
两人和一只猫往村子的方向行走。那,来战争吧!……到底还是想避免行使武力呢。
两人和一只猫往村子的方向行走。那,来战争吧!……到底还是想避免行使武力呢。
==================================
......
“假的吧……公会会长……”
“这淡泊的样子……”
“怎可能……”
“这淡泊的样子……”
“怎可能……”
狼之集会的人们一边发呆一边嘟囔。 我一边看着这些人,一边想说上话。 亚里亚的父亲是艾吾斯桑吧?跟他搭话。”<原文就是这样的分段。。>
......@@ -24,7 +24,7 @@
啊,亚里亚的父亲颓丧地垂下头,亚里亚的母亲和村民正激励着亚里亚。 是相当有趣的光景。
“那么,该出发了吧。”
“那麼,该出發了吧。”
“嗯?要走了吗?”
“是的,一直居住的话会不知不觉一直居住下去的。”
『是这样的吗?』
......@@ -34,7 +34,7 @@
突然来到异世界到现在冷静下来,所以也许意外地变冷淡了呢。
好好想想的话原本居住的世界目前怎样了呢?
“冲击!在玩在线戏时死掉了!?”感觉这样变成新闻就好了呢……
“冲击!在玩在线戏时死掉了!?”感觉这样变成新闻就好了呢……
“蕾桑?”
“啊,嗯~那走吧。”
......@@ -49,7 +49,7 @@
视点变更蕾→雷欧纳
在海纳教国出来的魔法,瞬间移动的魔法最近在奥路亚纳王国普及了,在短的时间内移动变得可能。<原文这段真的是。。。>
那份消耗的魔力非常大量,从首都到环形的街道需要6人分的魔力,是有这种缺点的方便的魔法。
那份消耗的魔力非常大量,从首都到环形的街道需要6人分的魔力,是有这种缺点的方便的魔法。
回到街道後,由骑士们继续怪物的搜索。 已经经过了三天,不过哪裡都没找到怪物。 现在在这个国境待机的骑士们全都开始疲劳了。
“团长……果然说服国王终止搜索比较……。”
......@@ -60,21 +60,21 @@
就算如此部下抱怨的内容基本都是这种感觉。 我也觉得终止比较好。 也没接到天马袭击街道和村子这样的报告,完全不认为传说的怪物仅有骑士就能取胜。 也就是说只看到样子这样的感觉。
“总之,国王召集之前要一直在这裡呢。”
“怎这样~团长~。”
“怎这样~团长~。”
“这也没办法啊……。那个国王对种族平等,但是与地位有关时就区别对待的人。骑士团长也只能考虑自己的饭碗啊。”
“果然是前代的国王比较好呢~”
“……这个同意。”
前代……也就是说三代的国王,是奥路亚纳王国仅仅一代就大大缩减了种族差别的王。 矮人在旅店留宿的时候,国王听到了人类的旅店主人拒绝让其留宿的事件的时候亲自到旅店逮捕了旅店的主人并送进牢房,有这样有名的故事。 除此之外为了奥路亚纳王国活跃的人不论种族赐予报酬,根人的不同来赐予无论是精灵还是矮人还是贵族的地位,这种事也有。
前代……也就是说三代的国王,是奥路亚纳王国仅仅一代就大大缩减了种族差别的王。 矮人在旅店留宿的时候,国王听到了人类的旅店主人拒绝让其留宿的事件的时候亲自到旅店逮捕了旅店的主人并送进牢房,有这样有名的故事。 除此之外为了奥路亚纳王国活跃的人不论种族赐予报酬,根人的不同来赐予无论是精灵还是矮人还是贵族的地位,这种事也有。
与四代王相比,三代国王被认为是比起自己的事更注重奥路亚纳王国的国民政治的伟大的王。
“啊,团长!?”
“怎了!?”
“怎了!?”
通信兵的骑士急忙向我搭话。 那个样子明显有某些大事发生了,但是是什事呢。
通信兵的骑士急忙向我搭话。 那个样子明显有某些大事发生了,但是是什事呢。
“维、维路祖帝国宣告开战了!”
“什!?”
“什!?”
开战宣告……也就是说奥路亚纳王国和维路祖帝国要战争吗。
......@@ -90,11 +90,11 @@
视点变更 雷欧纳→彰
家伙下落不明五天了。 五天前,因为上午九点时那家伙的母亲说他迟迟没起来,去看看的话,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 那家伙的妹妹说上午一点去洗手间时从房间裡似乎可以看到光。 我也在「Magic·Tail」和那家伙到上午二点为止一起领任务,所以知道。
和那家伙是初中二年的时候的朋友。 中学二年级的时候,邀请那家伙玩β测试的MMORPG。 那就是「Magic·Tail」。 那家伙似乎是第一次玩MMORPG,但是完全入迷了。 那家伙从那个时候受同班的男子的欺凌而苦恼,我说“要转换心情吗?”地邀请了他。
嘛,虽然不知道怎么说,但是直白地说那家伙到底去哪裡了呢,不可思议地想着。<真拗口。。> 就这样冷静地想,是总是会做蠢事的男子。 从高校的同班同学哪裡知道了那家伙已经不在了,所以让我很在意。 真是的到哪裡去了呢? 民间的传闻中也有说去了「Magic·Tail」的异世界什么的。一边各种各样地思考着,一边从教室的窗向天空眺望沉思着。
傢伙下落不明五天了。 五天前,因为上午九点时那傢伙的母亲说他迟迟没起来,去看看的话,似乎不知道什麼时候已经不在了。 那傢伙的妹妹说上午一点去洗手间时从房间裡似乎可以看到光。 我也在「Magic·Tail」和那傢伙到上午二点为止一起领任务,所以知道。
和那傢伙是初中二年的时候的朋友。 中学二年级的时候,邀请那傢伙玩β测试的MMORPG。 那就是「Magic·Tail」。 那傢伙似乎是第一次玩MMORPG,但是完全入迷了。 那傢伙从那个时候受同班的男子的欺凌而苦恼,我说“要转换心情吗?”地邀请了他。
嘛,虽然不知道怎麼说,但是直白地说那傢伙到底去哪裡了呢,不可思议地想着。<真拗口。。> 就这样冷静地想,是总是会做蠢事的男子。 从高校的同班同学哪裡知道了那傢伙已经不在了,所以让我很在意。 真是的到哪裡去了呢? 民间的传闻中也有说去了「Magic·Tail」的异世界什麼的。一边各种各样地思考着,一边从教室的窗向天空眺望沉思着。
伙……白崎陆到底去哪裡了呢?
伙……白崎陆到底去哪裡了呢?
......
视点变更 彰→蕾
之後的第二天,我们还待在村子裡.
之後的第二天,我们还待在村子裡.
「不知不觉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呢.」
「基本上都是因为蕾桑啦」
『跟孩子们玩,开心.』
吃过午饭後,与村子裡的孩子们一起玩了抓鬼游戏、捉迷藏.还被一个孩子邀请到家里吃晚饭,顺势住了一晚.
顺便一提,用回复魔法治疗了狼群的鲁鲁丹後交给了公会.狼群公会的成员不知为何显得战战兢兢......很明显你们是年长的长辈啊,面对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少女却那么害怕.好歹你们也是冒险者吧喂.
「所以,亚里亚这次是真的要出了吗?」
吃过午饭後,与村子裡的孩子们一起玩了抓鬼遊戏、捉迷藏.还被一个孩子邀请到家裡吃晚饭,顺势住了一晚.
顺便一提,用回復魔法治疗了狼群的鲁鲁丹後交给了公会.狼群公会的成员不知为何显得战战兢兢......很明显你们是年长的长辈啊,面对比自己小那麼多的少女却那麼害怕.好歹你们也是冒险者吧喂.
「所以,亚里亚这次是真的要出了吗?」
「是的,爸爸.我出门了.」
「啊—一路顺风.」
是这次真正道别後,2人1猫踏上前往海纳教国首都的路......自然是搭乘来时相遇的商人桑的马车.
是这次真正道别後,2人1猫踏上前往海纳教国首都的路......自然是搭乘来时相遇的商人桑的马车.
「久等了,维纳桑.」
「嘛,没关......」
「嘛,没关......」
大家应该还有映像吧?就是从海纳教国来希拉村时,让我们搭车的商人桑.刚到希拉村的时候,是只能靠名字辨别的一个人.之前虽然没有交代,种族是人类.
「好像是很轻的打倒了狼群公会的公会长啊.能免费雇佣这样的你,对我来说还真是万万岁啊.」
「哼哼~我可是很害的哟~」
「啊啊,现在的我可是打从心眼儿裡那认为了.」
「好像是很轻的打倒了狼群公会的公会长啊.能免费雇佣这样的你,对我来说还真是万万岁啊.」
「哼哼~我可是很害的哟~」
「啊啊,现在的我可是打从心眼儿裡那认为了.」
「因为是蕾桑呢.」
『也是,啊.』
两个人与一只猫对我投来有些温暖的视线.
「那啥!大家给我来点一般点儿的称吧!」
「咿呀......蕾桑是个非常害的人~之类的.」
「啊啊,小姐是个害的人.」
「那啥!大家给我来点一般点儿的称吧!」
「咿呀......蕾桑是个非常害的人~之类的.」
「啊啊,小姐是个害的人.」
『嗯,嗯』
「怎说呢,普普通通的被赞美却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怎说呢,普普通通的被赞美却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果然我只适合呆角担当吗......
视点转换 蕾→海纳2世
「女王大人!」
「嗯?何事?」
到首都的孤儿院探望过後,在回到宫殿时我因女官的呼唤挺住了脚步.比起坐在王椅上听汇报,我更乐意走着倾听子民的述说.最初,母亲大人只是对受伤的人无私的持续救助.不知何时,以这些人们为中心,形成了村落、国家,这就是今天海纳教国的由来.母亲大人制定的规矩和她的思想变成了海纳教国的圣书,这些都是我从母亲大人那儿听来的.
「那,那个是关从国境魔导队传回来的报告书的事......」
「很紧急的问题吗?还是说传闻机有什不完备的地方吗?」
「那,那个是关从国境魔导队传回来的报告书的事......」
「很紧急的问题吗?还是说传闻机有什不完备的地方吗?」
传闻机......是最近研发出来靠魔力运作的道具,可以与很远距离的传闻机之间进行文字的传达.现在已经在国境附近配置了试作品.嘛,原则上不是非常紧急的状况一般是不会使用的......<Yami:你Y的不就是电报机咩~>
「啊......传闻机似乎是没什么问题.好像是关于通过国境的有点不同的精灵种的人.」
「啊......传闻机似乎是没什麼问题.好像是关於通过国境的有点不同的精灵种的人.」
「不同的?」
「是的......据魔导队的人说,居然是高等精灵什的.」
「是的......据魔导队的人说,居然是高等精灵什的.」
「嘛......是高等精灵吗!!」
高等精灵......是我认为当今只有我一人的种族.因母亲大人的遗传而成为高等精灵的我,对这个身份有着些许的抵制.但是,现在得知这个大陆上还有着与我同种的人,心裡变得有一点开心.
「知道那个人现在在哪裡吗?想和她谈谈啊......」
「抱歉......关这点并不清楚.」
「抱歉......关这点并不清楚.」
「是这样啊......」
有些在意对方会是个怎样的人呢.可是连住在什地方都不知道,心裡不禁有些失落.好想和那个人说说话......
「请,请不要那失落!女王大人!姑且会向全国的教会通报寻找那个高等精灵!」
有些在意对方会是个怎样的人呢.可是连住在什地方都不知道,心裡不禁有些失落.好想和那个人说说话......
「请,请不要那失落!女王大人!姑且会向全国的教会通报寻找那个高等精灵!」
「谢谢,就拜托了.」
「好的!女王大人,就请交给我吧!」
现在见不到也没办法啊.坐在椅子上的我一边工作,一边想着那不知名的高等精灵.
视点变更 海纳2世→蕾
「ッ!?クシュン!」<Yami:感冒打喷嚏音,请自己脑补>
『怎?感冒?』
「咿呀......是有谁在谈论我吧,什的?」
『怎?感冒?』
「咿呀......是有谁在谈论我吧,什的?」
『?』
「对了......说起感冒,关于 状态异常 病 知道些什么吗?」
「对了......说起感冒,关於 状态异常 病 知道些什麼吗?」
「唉?」
感觉亚里亚是用「唉,这个人在说什呢?」的眼神看着我.
「状态异常 病 也分各种各样的啦.比如说,体力渐渐减少、身体疼痛,然後变得不能行动之类......基本上经过一段时间自己就能恢复.但是也有恢复不了的情况哟.」
感觉亚里亚是用「唉,这个人在说什呢?」的眼神看着我.
「状态异常 病 也分各种各样的啦.比如说,体力渐渐减少、身体疼痛,然後变得不能行动之类......基本上经过一段时间自己就能恢復.但是也有恢復不了的情况哟.」
「也就是说,是生病了?」
「嘛,就是那样.」
「啊~原来如此.」
......@@ -63,17 +63,17 @@
「海纳教国是南方国家啊?」
「是的,处在大陆西南方向的位置呢.奥路亚纳王国是正西方,维路祖帝国则是西北方向.」
「很意外的基本都处在西方呢~」
「但是萊伊维恩同盟是在东南方向哟.据说是有矿山什么的.大陆正中间是没有什么国家的.」
「虽说正中间是大平原,但是有着平原之主的怪物徘徊.如果建造了城镇什的,据说会被平原之主破坏.」
「但是萊伊维恩同盟是在东南方向哟.据说是有矿山什麼的.大陆正中间是没有什麼国家的.」
「虽说正中间是大平原,但是有着平原之主的怪物徘徊.如果建造了城镇什的,据说会被平原之主破坏.」
「嚯,平原之主吗.」
「你怎了?」
「......能够捕捉啊,什的.」
「你怎了?」
「......能够捕捉啊,什的.」
「......小姐你是认真的吗?」
「暂且拿出天马、八脚神骏和朱雀的话,应该能行的吧?」<Yami:这裡的朱雀是汉字,不是シムルグ即前面章节出现的始祖神鸟.嘛,咱也不确定是不是同物.毕竟作者给人的感觉很毛蛋!!!>
『还有我!』
「是啊!还有黑猫桑!」
「为什说出来的净是传说中的怪物的名字啊......」
「......小姐你到底是什人啊......」
「为什说出来的净是传说中的怪物的名字啊......」
「......小姐你到底是什人啊......」
感觉维纳桑惊得全身瑟瑟发抖.是那样的么,要不拿出八脚神骏试试.<Yami:这句翻得很蛋疼,但意思不会有太大偏差.话说猪脚居然还喜欢调戏大叔233>
「对了!用八脚神骏的话,不是很快就能到首都了!」
「都说了那种建议驳回.」
......
......@@ -5,7 +5,7 @@
「是指都城吗?」
「啊啊、首都海麓啊! 那座城市很大的啊,小姐你们一定也会被吓到的哦! 毕竟你们好像是第一次来啊。」
「是的! 是第一次!」
「会是什样的城市呢~。」
「会是什样的城市呢~。」
『有猫粮卖吗?』
「真是执着于猫粮呢……黒猫桑。」
......@@ -17,7 +17,7 @@
「那是因为森精灵本来就是生活在森林裡的种族啊。 还有、周围有森林的话比较容易和精灵交流啊。」
「啊啊、是这样。」
「而且、森林中的话是森精灵的主场啊。 森林裡的话人类不是对手的。」
「嘛、边向精灵确认敌人的情况边战吧。」
「嘛、边向精灵确认敌人的情况边战吧。」
『就是说周围的树不都是因为森精灵的缘故?』
「因为是森精灵的国家啊。」
......@@ -26,15 +26,15 @@
「检查。」
「啊、好的。 从萊伊维恩同盟运来武器的。」
「哦、让我们确认一下……这些孩子是?」
「啊啊、这个孩子是「我是蕾!和女王大人见面要怎做呢?」喂!」
「啊啊、这个孩子是「我是蕾!和女王大人见面要怎做呢?」喂!」
恩?什么啊明明非常普通的提问,维纳桑和魔导队的人都惊呆了哦? 亚里亚做出了发愣的表情。 黑猫桑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虽然我不知道猫的表情是怎样的。
恩?什麼啊明明非常普通的提问,维纳桑和魔导队的人都惊呆了哦? 亚里亚做出了发愣的表情。 黑猫桑的表情没有什麼变化……虽然我不知道猫的表情是怎样的。
「怎么了?维纳桑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肯定会大声的啊! 突然打听些什事啊!」
「怎麼了?维纳桑发出这麼大的声音。」
「肯定会大声的啊! 突然打听些什事啊!」
「因为想要见面嘛……。」